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神话如何出笼 2016-08-20 09:37:19

  2015年6月,全国媒体上掀起旋风:人民网、中国军网、环球网、中华网纷纷转载新华网的报导“追击五壮士日军小队长重返狼牙山谢罪 磕头嚎啕大哭”——连当年八路军的日本对手都承认“狼牙山五壮士”是真实的!但是,这篇报导可靠吗?


  ◆高伐林

  写博客文章是一种休息、放松,但不是每天能有福气挤得出时间来写。昨天就没来得及写完,今天接着写。谈谈花蜜蜂在我的博客文章的跟帖中,所援引的中国报刊“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的报导。
  几天前,8月16日,我在博客上刊出一篇文章《中国人在信息的酱缸里如何生存》,我在按语中说:
  相信谎言,这样的事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都经历过、也正在经历。
  共产党并非说谎的始作俑者和谎言的唯一来源,远了不说,共产党的对立面——早年所挑战的势力,晚年面对的挑战者,就同样都说过很多谎。美国华人学者冯胜平就指出过,海内外反对专制的异议人士中就不乏谣言制造者,有人甚至在会上发言,大声疾呼称不能放弃谎言这个武器。

  那篇按语,我重点想谈的是,人们为什么会对不实之词信以为真。以前我往往简单化地将这个“为什么”回答为:信息接收者的知识程度不够,见闻太少,容易轻信,过于忠厚单纯,而不实之词的“仿真段位”又很高……等等,但是后来我越来越多地接触这样一类现象:受过高等教育、甚至是满腹诗书、见多识广的学者,也会上当受骗,将一些似乎並不太高明、破绽百出的不实之词轻易接受下来。例如,关于“周恩来临终遗言”,关于“胡耀邦、杨尚昆透露1976年天安门事件骇人真相”,关于“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信”等等……早就有多人、多批次地辟谣,仍然过一段时间,就有学者当成事实来传播。  
  最新的一例,就是花蜜蜂所援引的这一篇报导
  在谷歌上打入“日军小队长谢罪”这几个字,出来12500项结果。标题基本上是同样的——“追击五壮士日军小队长重返狼牙山谢罪磕头嚎啕大哭”。刊登的媒体,大多数具有官方权威性,如:新华网、人民网、中国军网、环球网、中华网……在2015年6月中旬的全国媒体(至少是网络媒体)上掀起了一阵旋风。
  对洪振快竟敢质疑“狼牙山五壮士”英雄故事的细节,中国军民同仇敌忾,发表了大量文字,花蜜蜂都没有引用,而是引用这篇报导,显然是认为,这一位名叫“茅田幸助”的日军亲历者的证词更为权威:连日本人、当年八路军的对手,都承认“狼牙山五壮士”是真实的!
  这篇报导可靠吗?  
  中国媒体工作者方可成说:这几年美国新媒体中出现的最伟大的新事物,不是数据可视化,不是VR,也不是Pokémon。是fact check,即“事实考证网站”。很可惜在中国基本上没有这样的考证渠道,人们往往也没有这样的习惯,媒体说什么,读者只能是简单化地相信什么或者不相信什么,较真的,只好自己动手去查证。
  这篇报导,成千上万的媒体都照转,恕我不敬,让我想起一个成语:“一犬吠影,百犬吠声”。但还是有一位有心人,动手查证,还真查证出来了破绽。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处在“狼牙山五壮士”风波中心的洪振快。
  官方媒体和诉讼对方要用这个日本人的话来攻击他,“全国共讨之、全党共诛之”,洪振快不得不设法查证以自辯。
  这里我要澄清一件事:花蜜蜂等人或许有误解(他在跟帖中说:“老高都忌讳这样自我暴露!”云云,显然是将我与洪振快视作同一观点的人)。我对洪振快卷入的争论和诉讼没有预设的立场。他与对手的谁是谁非,我并不清楚,“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对我没有深入了解原委的一件事,我没法表示立场。我反对的只是:动用权力、暴力威胁(包括武力威胁——军方高层给司法界领导放出了狠话:“你们这个案子如果判反了,你们就是反军叛国!”)来压制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在标榜“依法治国”的国家,这样的事情骇人听闻。
  看看我这几篇文章,包括我所写的按语,我的态度是很明确的:
  我支持的,并非洪振快的言论本身;我支持的,是洪振快质疑英雄事迹细节、发表言论的权利。
  不过,洪振快的这一篇对“日军小队长谢罪”的考证文章除外。对这一篇,我非常赞成!它符合学术规范,有理有据。转载如下,请花蜜蜂和各位明察。
  《追击五壮士日军小队长重返狼牙山谢罪磕头嚎啕大哭》风行一时,而揭穿其破绽造假的文字,相比之下,寥寥无几。这说明什么?
  有人一定会说,这表明人心所向。
  我得到两点启示:一是真相永远不如假话跑得快、跑得远;二是许多人相信不实之词,不是由于无知,而是由于偏见——他们相信的,只是他们愿意相信的。

  对中共过去推出的英雄,只許赞美,不许批评,这让我想起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名剧《费加罗的婚礼》中那句言简意赅的台词:“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句话,也成为法国《费加罗报》的座右铭。


  附:“茅田幸助” 是何许人?
  
——揭穿“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的谎言

  洪振快,新浪博客2015-06-16



  昨日(2015年6月15日),《解放军报》刊登文章,称“追击英雄当年的日军小队长——一边磕头谢罪一边嚎啕大哭”,其文并被新华网、人民网等转发,改为大标题“追击五壮士日军小队长重返狼牙山:磕头谢罪嚎啕大哭”,某些人急于转发、评论此文。
  对于“追击五壮士日军小队长重返狼牙山:磕头谢罪嚎啕大哭”之说(以下简称“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说),从严肃、严谨的历史研究的角度去看,本来不值得去辨析,但某些人一再以此说攻击本人,故不得不做一点考证,看看其真实性如何。

  一、“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出现已有十年

  “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说,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而是已经存在至少十年了。为考证其说之真伪,不妨选择几个知名媒体做代表(也顺便观察一下这些媒体的水平和公信力)。
  据本人观察,较早出现此说法的是《燕赵都市报》(河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主管)2005年7月31日刊登的文章《勿忘国耻侵华军刀——尘封不了的罪恶》(网上可见http://yanzhao.yzdsb.com.cn/system/2005/07/31/000511179.shtml),作者署名“本报记者国风 文/图)。

01.jpg

  《燕赵都市报》2005年7月31日刊登“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文章的版面

  其后不久,新华网河北频道8月14日电(记者曹国厂),发出《日本老兵谢罪:一柄日军军刀下狼牙山五壮士的悲歌》一文。http://www.he.xinhuanet.com/news/2005-08/15/content_4882251.htm

  2007年8月,央视国际做过《狼牙山背后的故事》的节目。部分文字内容刊于网上:http://www.cctv.com/program/zbzg/topic/geography/C19163/20070816/107778.shtml

  2015年6月15日,《解放军报》刊登文章,新华网、人民网等转发。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5/0615/c1011-27153476-3.html

02.jpg


  2015年6月15日,人民网转发《解放军报》刊登、新华网转发的文章

 
  二、“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的基本内容

  上述有关“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的报道,基本内容如下:1997年7月14日,时任易县县长的刘建军接待“一位80多岁的日本侵华老兵”茅田幸助和他的30多岁的儿子,茅田幸助称,他就是1941年9月25日追击狼牙山五壮士的日军的小队长,“当年是他们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亲眼目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壮举后,他命令士兵脱帽敬礼、朝天鸣枪,向英雄致敬。后来有人告发此事,他因此被调回日本国内并受到处分。”刘建军称,当日,他和茅田父子驱车来到“狼牙山脚下一个拐弯处,老人要求停车。下车后,他面对狼牙山笔直立正,用日语大喊了一声,随后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以上,就是各知名媒体报道、已流传十年、目前还在网上热传的所谓“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的基本内容。

  三、“茅田幸助”为何许人?——揭开其身份真相

  上述报道,都称亲自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日军小队长、“追杀狼牙山五壮士的那个小头目”——茅田幸助磕头谢罪。那么,真有这样的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日军小队长——茅田幸助专程到中国来磕头谢罪吗?
  下面,我们就来揭开这个“茅田幸助”到底是何许人?是不是真的就是那个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日军小队长?
  《燕赵都市报》2005年7月31日刊登的文章,关于“茅田幸助”的信息如下:“一位80多岁的日本侵华老兵”,“风烛残年”,“满头白发,行动也有些迟缓”,“30多岁的儿子”,“原来在沈阳留学,后来被征调回国当兵,侵华战争打响后,又被派往中国战场。当年随侵华日军在易县打仗时,他是一名小队长。……生日是8月14日,他要赶在他的80岁生日和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纪念日之前,专程来到易县向中国人民谢罪,完成他这一生中最后一个心愿。”“茅田父子离开时,没有给刘建军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只说是来自横滨市,自己岁数大了,终于完成了谢罪的心愿。此后,刘建军通过驻日本横滨的外交途径和在日本的朋友,多方打听都没有找到茅田的踪迹。”
  新华网河北频道2005年8月14日电(记者曹国厂),信息大致一致,但提到“刘建军还有一张茅田幸助的照片,他已经把照片捐献给了军事博物馆。照片上面是他和茅田幸助,以及北淇水村的几位老人。”1945年日本天皇投降后,“茅田幸助从孤岛上获救后,自己开始做生意,并获得了成功。”
  ——这些文字,透露了两点信息:
  1.“茅田幸助”留有照片,可以验证真身;
  2. 茅田幸助是生意人。

  央视国际频道(CCTV-4)2007年8月份的节目中,提供了“茅田幸助”的如下信息:节目开头,刘建军介绍说原来以为日本老人是来招商引资。老人年青时在长春读过书。“茅田幸来谢罪的那天,是1997年7月14日,他跟刘建军说这天是他80岁生日,他特意挑选这个日子前来谢罪”。“一米七多一点……一头白发”,“这张照片是日本老人狼牙山谢罪之行留下的惟一影像”。“直到离别时,这位日本老人才向刘建军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茅田幸,他说这不是他本来的名字,是离开荒岛以后改的,意思是他在岛上住茅草房,种田,才侥幸活了下来的,所以从那以后,他就叫茅田幸。”

01.jpg


  央视国际频道2007年8月节目中出现的“茅田幸助”照片,应属刘建军提供

  与前面两篇报道相比,表明事过两年之后,刘建军对自己之前的描述作了修改:“茅田幸助”已经改口为“茅田幸”,并且还借“茅田幸”之口,解释了其名“茅田幸”的原因。刘建军的改口,显然有意回避查证当时日军中有没有一个叫“茅田幸”的士兵之质疑,可以说查无此人是因改名了。这样,就永远无法查实此人了。
  本着对历史的尊重,笔者曾经想查究“茅田幸助”或“茅田幸”的真实身份,以验证其是“追杀狼牙山五壮士的那个小头目”及所见跳崖情况之真伪。之后,在刘建军的博客上发现了蛛丝马迹:
  在其2011年7月15日的日志中,有这样一句话:“1、刘建军会长于3月15日与日本合作多年的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茅田幸助通话表示问候,茅先生说地震对他们所在的横滨影响不大,只是核电厂爆炸引发所有人忐忑不安,刘建军会长邀他们到中国休假。”这句话证明:茅田幸助实有其人,而且的确是横滨人,并且还是刘建军“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作为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刘建军打电话表示问候是合乎情理的。而茅田幸助提到的“核电厂爆炸引发所有人忐忑不安”也符合实情,因为大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由此可知,刘建军博客日志中所述的2011年3月15日与茅田幸助通话及内容,没有理由怀疑是假的,应该属于真实情况。

02.jpg

02b.jpg

  刘建军博客(其内容为公司活动记录)表明茅田幸助为其“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http://fzliujianjun.blog.163.com/blog/static/121998526201161594318471/
 
  这样,问题就来了:刘建军2005年对《燕赵都市报》和新华社河北频道的记者说,1997年7月茅田幸助到狼牙山谢罪时,已是“80多岁”——再详细点,1997年8月14日(或7月14日,刘建军在上述材料中有两个说法)是其80岁生日,那么茅田幸助应该出生于1917年,至2011年3月15日与刘建军通话时,已是94岁。一个94岁的老人,还有可能是“大华株式会社社长”吗?这就证明,如果2011年的工作日志是真实的,就意味着2005年接受采访时撒了谎,刘建军要解决这其中的自相矛盾,只能说这两个“茅田幸助”不是同一个人。可是在上述材料中,“茅田幸助”都是横滨人。那么,横滨有没有可能存在两个“茅田幸助”?刘建军作为一个中国人,有没有可能如此巧合,居然认识横滨的两个同名的“茅田幸助”?——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由此,可以推测:2005年刘建军接受采访时所说的到狼牙山谢罪的“追杀狼牙山五壮士的那个小头目”——茅田幸助,实际上就是其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茅田幸助。那么,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茅田幸助有没有可能就是当年“追杀狼牙山五壮士的那个小头目”?
  从年龄推测,如果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茅田幸助2011年时没有94岁(或90岁光景),那么就不可能在1941年9月追杀狼牙山五壮士,因为1941年到2011年相差70年,如果“追杀狼牙山五壮士的那个小头目“茅田幸助”当年只有20岁,到2011年时也已经90岁了,如果当时是30岁,到2011年就是100岁了。由此可以推测,刘建军在前述接受《燕赵都市报》、新华网河北频道、央视国际频道采访时实际上是在撒谎,所谓“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是其自己编造的。
  2015年6月15日《解放军报》刊登,新华网、人民网等转发的文章,进一步证实了刘建军撒谎:据其所述,“离别时,日本老人向刘建军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茅田幸助,当时是日本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这就证明,刘建军原来所说的1997年7月到狼牙山磕头谢罪的“日军小队长”,就是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茅田幸助。
  由此,真相已经大白,所有这一切都是刘建军自己陈述,已无法辩解,再编谎话圆谎。

03.jpg


  《解放军报》2015年6月15日第二版刊登的文章,称“茅田幸助,当时是日本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
 
  四、媒体的职业伦理:不能编造和传播谎言

  以上采访报道、转载转发的媒体,有河北日报所属《燕赵都市报》、新华网河北频道、央视国际频道、《解放军报》、新华网、人民网等,这些都可以称为知名媒体,同时他们也都是党媒官媒。不能编造和传播谎言,这是媒体的基本职业伦理。从前文所述,已知所谓“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是一个谎言。媒体有核对新闻报道内容真实性的义务。对于所谓“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上述报道完全采纳刘建军一个人的说法,没有进行任何查证核实,这已是背离了新闻报道的基本伦理。
  上述媒体,作为党媒官媒,都曾表示要打击谣言。那么,就让我们看看,它们会如何对待这一谣言?它们会及时纠正错误,并向公众谢罪吗?且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这些党媒官媒有多大的公信力。

  五、谎言难以获得他人尊重

  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诚信是最基本的道德,也是基本的底线,靠谎言是谎言难以获得他人尊重的。
  谎言的特点,就是在细节上难免留下漏洞,而且由于时间问题,会产生遗忘,因此在重复谎言时,很难完全照顾到之前所说,由此就会出现细节上前后叙述不一致的情形,从而留下撒谎的蛛丝马迹。
  上述刘建军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接受记者采访,所述的细节就多有矛盾(为免烦琐,姑置不议)。最终,他泄露了“茅田幸助,当时是日本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这个之前一直隐瞒的关键信息,在茅田幸助的年龄这一细节上,他也顾及不到“谢罪”时间、生意交流与其年龄上存在的矛盾,因此,最终暴露了之前对媒体所述属于撒谎。
  在“狼牙山五壮士”这样重要的历史问题上,有些人都敢于撒谎、传谣,可见其对历史毫无敬畏之心。

  六、对学问要有敬畏

  历史是一门严肃的学问。论从史出,是史学是基本要求。论从史出,就要求一切结论、判断,都必须建立在史实的基础上。史实的真伪,是建立结论和判断的前提。史实错误,建立在史实基础上的结论,自然不能成立。因此,研究历史,对历史事件和人物作出评判的前提,是严密地考证史实。如何考证史实,史学有自己的学术规范。不掌握这些学术规范,而且对某个具体历史问题也没有进行考证者,就没有对该史实的发言权。
  不懂如何研究历史,对某个历史问题也没有深入研究,却指手画脚,动辄无理指责他人,只能说是其对学问缺乏基本的敬畏,属于无知无畏。而以谎言为立论基础,动辄谩骂他人,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者,更证明其品性卑劣。


  近期图文:

  每个民族都需要英雄——需要真实的英雄  
  同是英雄后代,对历史的态度有天渊之别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再遭质疑  
  “狼牙山五壮士”引发言论自由官司  
  
中国人在信息的酱缸里如何生存  
  





浏览(776) (51)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22 06:21:15

蜜蜂昨天晚上跟朋友一起看奥运闭幕式侃大山,回家太晚就睡觉了。迟复为歉。

的洪振快诋毁抗日英雄的事没有深入关注,对老高转贴的这篇文章就三句话评论:

1,洪振快认为2011年日本人茅田幸助90多岁就不可能当自己生意的“社长”,如果100岁就“不存在了”。

2,蜜蜂请问:炎黄春秋杜导正93岁仍然是“社长”李锐99岁就不存在了吗?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以83岁居世界第一。

3,河东的鸡公叫,河西的鸡公也叫,河东的鸡公不叫了,河西的鸡公还叫。它们不叫太阳就不出来?!

嘿嘿!

回复 | 0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1 18:27:34

我提醒那些人对烈士和烈属闭嘴,仅仅为了给那些阵亡将士留一点最低限度的亡灵尊严。我在澳大利亚,纽西兰,加拿大一带呆了20多年。以澳大利亚为例,每一个小镇都有一,二战阵亡将士纪念公园,每个出生在这个小镇的阵亡士兵都被列名在石碑上,他们的事迹也都记录在案,供后人缅怀和纪念,经常可以看到后人在那里敬献花篮,中国为那些阵亡将士做了什么?

我2009年来华探亲,父辈专门找人带我到当地档案馆查找大伯父和其他两个叔公的参军和阵亡记录。搞了一个多星期,仅仅是找到我大伯公的参军和阵亡记录,总共四行字,只有参军时间,当时扩红的红军番号,阵亡记录简单到你不信,阵亡地址:山西阳泉,军衔少尉,其他两个叔公则只有参军记录,阵亡记录都没有。

从此也可以看出,共军最少还保持了最简单的记录,看看国军都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做吧!现在我们只能根据两个叔公参加的军队建制和所参与的战事,我父亲推测,一个可能阵亡于民国28年第一次长沙会战,另外一个可能是民国29年的枣宜会战。

一个民族有木有凝聚力,就是看怎么对待阵亡将士遗孀和遗属,我有一个澳大利亚本地朋友是爱尔兰人,他的父亲参加二战,他的母亲现在94岁,政府一直养着。再看看日本怎么对待阵亡将士?

我善意提醒那些对阵亡将士和遗属说三道四的人闭嘴,这过分吗?

回复 | 0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1 17:55:57

作为参加抗战阵亡将士的遗属,你们那些参战而活下来的人是不能体会我们这些家里主要成员阵亡给这个家族带来的伤害。

以我家为例,大伯公为国捐躯以后,大伯婆一直守寡,她是一个小脚女人,我爷爷去世以后,她跟我奶奶相依为命,一方面用自己烈属的身份保护我奶奶和我父亲,那是我家唯一的血脉,另一方面她也自身难保,小脚女人生活能力有限。

我大伯婆91年才去世,我父亲为她送终,我自己小时候一直跟她们一起生活,一个家族的兴衰,就是从她们那里得知。73-74年,我们那里出现严重灾害(主要是人祸),当时就有一些人就在商量,说是要灭了我全家,那时我家有8口人,这样可以减少吃口粮的人口,大伯婆拼了老命才保下我们。试想想,如果我家不是因为为国捐躯死了那么多人,四兄弟都建在,谁敢策划这事?

回复 | 0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1 17:37:52

@高生伐林,我跟您还是有较大背景区别,我是65年出生,我的故事,是爷爷辈抗战的事情,从花蜜蜂得知,你是父辈参加抗战。我自己从记事起,也就是经历了一个文革的尾巴,76年毛去世时,我仅仅是小学三年级学生,跟你的经历估计有天壤之别。我奶奶“陪斗”的事情,是我亲身经历,当时我奶奶挨斗的时候,都带着我,背着我弟弟,父母要干活,这些事情,我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另外一个区别是,你们经历的是城市红卫兵,我们经历的是乡村对地富反坏右臭老九的批斗。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21 10:10:35

是老高被洪振快的这篇文章搞成了浆糊,现在要外出。晚上再来回复。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6-08-21 00:40:09

赞同老高对事实(facts)的坚持。

某些时候,某些人夸大事实或者编造谎言是为了实际具体的好处,如《三国演义》里曹操借管粮官的脑袋来稳定军心,虚报战果来欺骗民心。

也有人士需要编造或维护谎言来满足特定的心理需求,比如阿Q想要姓“赵”,记得家里“先前阔”,等等,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进益,但在心理上会有满足感。现代大陆华人在海外谋生者中也有类似现象,明明自身已经移居海外,把下一代也养育在海外。自己既没有参加“轰轰烈烈”的强国梦,自己的后代也少有机会和可能重返父母故邦,再融回“根”的故乡,如当年部分美国非裔返回非洲建立利比里亚那般。但是因为自身不能接受“西方”观念,不能把个人的价值建立在自身的认知和对所在社会的意义上,免不得从自己与生俱来的肤色族裔上找认同感。更有不能区分个人、族群、国家、政权等等不同概念者,把所有对有关事务的批评,对真实历史的探讨,误认为是对其个人价值和荣誉的威胁,就好比不许阿Q姓赵、或是对他喊“亮了”一般可恶。于是乎,稀里糊涂地就要找些论据来证明“先前的确阔”,“祖上真姓赵”等等“光荣事迹”。

另一方面,老高您抱定忠于事实的宗旨,相信如果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你的论述有误,您一定会闻过则喜,秉笔述实,似此,足以!

古人曰,吾日三省乎己,可惜今人却多“吾日三百吹乎己”,悲夫!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3:38:31

回复fog七七(5):在学术研究中也有类似情况,一个悖论:对配偶、亲人、朋友的证词,要非常重视,因为他们有亲历亲见的条件,能提供鲜为人知的第一手资料;但也要特别慎重小心,因为他们可能会为亲者讳、会有溢美之辞、会有隐恶扬善的内心动机,反而公信力较小。对这一点,花蜜蜂非常理解。他说服我、驳斥我,没有举出“狼牙山五壮士”后人的证词为论据,他知道用这样的证词来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说服力相对小;而是用了所谓“日军小队长”的话。花蜜蜂只是没想到,这位“日军小队长”的年龄和身分,都被生意合作伙伴的县长和中共官方媒体捣成了一盆浆糊。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3:32:42

回复fog七七(4):再扯得远一点。我关注这件事,缘起是因为一场有关言论自由的官司。在司法实践中,关系越近的人,反而越应该回避。为什么美国打官司选陪审员,一定要选与案件毫无瓜葛、与原告和被告都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因为他们认为越与原告和被告的诉讼没有关系,才越能以客观的态度评判。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20 23:28:09

回复fog七七(3):“你自己没有想过要为国家和民族做些什么,你最好是闭嘴”这句话,我也觉得最好不要说。许多学者,正是用他们的方式、在他们的专业领域在为国家和民族服务,国家和民族需要有人披坚执锐,流血捐躯,也需要有人“翻故纸堆”,“钻牛角尖”。前方将士的贡献和牺牲,有些人视而不见;学者们的贡献和辛劳,也会有人戴着有色眼镜来看。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3:24:56

回复fog七七(2):我非常理解您为先祖自豪的感情,但我不同意您所说的这一观点:“如果你自己的亲人没有为这个国家做过什么,或者是你自己也没有想过要为国家和民族做些什么,你最好是闭嘴。”您与我都经历过文革,经历过红八月。当年的红卫兵在批判台上对想发言的人当头喝问:“报你的出身!”如果发言者不是“红五类”,红卫兵就喝道:“滚下去!”我想,您一定不会赞成他们的这种逻辑吧!那么,“如果你自己的亲人没有为这个国家做过什么”,“你最好是闭嘴”,您是不是应该不这么说、不这么想呢?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3:23:46

回复fog七七(1):要做到中华民族所有英雄都被实事求是地记载和传扬,并不容易。这就需要开放历史档案资料,需要鼓励当事人、知情人和后人都来讲述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同时还要开放言路,让学者们来百家争鸣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局限甚至偏见,但大家从各个角度来各抒己见,就能像手术室中的无影灯一样,减少记忆黑洞,全面还原真相。在争鸣中一定会有许多意见是并不入耳甚至充满谬误的,但是中国古话不是说“兼听则明”,又说“理不辩不明”么!当权者用权力、用暴力来压制与他们不同的看法,您的家族、我们中华民族吃这样的苦头吃了多少年!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20 23:15:36

感谢不列颠地主、西游记和fog七七诸位光临发表意见!fog七七的文章一发表我就拜读过。您的先祖在卫国战争中付出巨大牺牲,我非常尊重和缅怀。我想,您一定希望他们的英雄事迹被真实铭刻于史册;他们的在天之灵,也一定不会愿意被贬低,也不会愿意被拔高。这也是我的希望——希望中华民族所有英雄都被实事求是地记载和传扬。

回复 | 1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1:51:46

你大部分文章我都拜读过,也知道你追求历史的严谨和真实,我从你的文章中受益良多,但是从未置评。我鼓励你继续追求历史的严谨和真实!

回复 | 0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6-08-20 21:47:15

@老高,我有回复你有关狼牙山的文章,回复较长,我单独成文,请参阅: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Y0Mjk2

你或许对我的回复不屑一顾,我也不要求你跟我持相同观点,但是我作为一个先祖曾经在卫国战争中付出巨大牺牲的遗族,我只保留了一点点自我申诉的权利。

回复 | 0
作者:西游记 留言时间:2016-08-20 12:30:13

说了半天都是猜测,推测,没有一把手的证据。别人以前写的东西有可能把日期姓名搞错,尤其是对外国人,这不能证明整个事件是假的。如果要确凿证明此时造假,必须找到茅田幸助本人,或其他认识茅田幸助的人,证明是假的。在这里猜测推测是不行的。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08-20 10:08:48

十分理解您对历史细节的执着。

五位中国军人是在对日作战中死战而不降,有这些就足够了。

纵观战争的宣传,无论东西方又有哪一家的历史宣传是绝对全面而真实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