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对文革那段历史,您的个人记忆如何? 2017-12-27 09:40:47

  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构成文革那场灾难的基础,在放纵中获得的快感成为人们参与文革的动力。看不到这一点,对文革那段历史的认识就是肤浅的,对其可能重演就会缺乏警惕。文明是什么?就是基于理性压制那种原始的野蛮和恶的冲动

  老高按:“终于发现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朋友发来这句话,真是“一句顶一万句”的典范。
  胡锦涛“不折腾”,被许多人批评为“不作为”;习近平上任后,有不少人预言:中国将从“不折腾”转到“乱折腾”。习总的第一个五年任期,还不太明显,算是转变期、过渡期吧;十九大开过,习总第二个任期开始,首都北京几乎是脚跟脚爆发三大“乱折腾”标志性事件:“赶人赶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招牌拆一半,停了!”
  半个月前我说,“事不过三”,没想到马上就来了“四”:抵制洋节!
  会不会还有“五”“六”“七”“八”……?有网友戏谑归纳为“新时代管理模式”:
  一拍脑袋——有了!
  一拍胸脯——干了!
  一拍大腿——坏了!
  一拍屁股——算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主政者相继拍了脑袋、胸脯、大腿和屁股之后,照样岿然不动。是否还会有新一轮的拍脑袋到拍屁股,谁也说不定。”——这是半个月前我写的;但经过“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我不得不相信,不是“谁也说不定”,而是可以断定必然还会不断折腾,必然将持续上演各种花样翻新的荒诞剧。
  昨天我推荐了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的短文《芳华,那就说两句吧》,看来读者不太感兴趣,浏览者不多。但我觉得他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指出的问题,是值得大家一读的;不仅适用于剖析几十年前人们心理,而且可以进而理解当前许多人包括被人讽为“毛左”的内心。时代这么复杂,社会生活这么复杂,人的内心世界这么复杂,哪能动不动就说某某作品“美化那个被彻底否定的时代”“为文革翻案”!
  今天又读到孙立平教授紧接下来写的一篇短文,对我也很有启发!转载于此。理解了孙教授这篇文章,我们对当前挑起、参与“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的成千上万的人,也就有了更丰富的理解。


  荒诞的时代同时也可能是一个放纵的舞台

  孙立平,孙立平社会观察

  在《芳华,那就说两句吧》一文发出之后,我在微博上又写了下面这段话,以使人们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能够省点劲:
  那篇文章讲的就是这几个意思:1、文革对当时未成年人的影响是独特的。2、他们在当时的感受更有懵懵懂懂的玫瑰色。3、其间很多矛盾的东西可能交织在一起。4、没过着瘾可能形成一种内心的召唤。5、这种召唤可能理智都不见得意识到。6,但这种召唤是顽强的,有力的。7、要对这种内心不自觉的召唤保持警惕。
  有人说,电影你都没看过,怎么就能写影评呢?还有人劝我,孙老师,还是看看吧。其实,我写的不是影评,看不看电影关系不大。
  那我想写的是什么呢?想写的是冯小刚的心路历程,也不仅仅是他,而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心路历程,以及这种心路历程所具有的含义。有人说,那不看电影你怎么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其实那个内心世界人们都知道,只不过因为太复杂,人们一直不知道怎么去概括它,怎么去解释它。
  我一直在想象的是,冯小刚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的内心感受是什么样的?也许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五味杂陈。如果再加四个字就是:倒海翻江。实际上,这也许是许多过来人对那段历史的复杂感受。
  这与那种场景的特点有关,尤其是与人们对那种场景的感受,特别是当时的少年儿童对那种场景特有的感受有关。更重要的是,这种感受深植于人的本性之中(说明一点,我这里说的人的本性与我这几年常讲的人性的概念不同,“人性”是指与动物不同的方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释它的力量和顽强,它的吸引与征服的能力。
  举个例子。
  在那样一个年代,阶级斗争是一个重要的内容:把一部分人专门划出来,作为另类,作为阶级敌人,而且要不时批斗羞辱。在今天,在正常人看来,这无疑是荒唐的,是一场悲剧,是那场灾难的一部分。如果我们用一种概括性的语言来讲述这种场景,任何正直善良的人们都会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
  但在当时的具体场合中,在参与其中的具体的人当中,会完全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吗?在对别人的羞辱中获得快乐,在将别人划为另类中获得自己相对的优越感,你能否认这个拿不到台面上来说的重要因素吗?
  刚才我说到人的本性。你想想幼儿园时代,中小学时代的情景就明白了。在那个时候,哪个班级里没有一两个这样的“阶级敌人”:或是学习不好,或是家境贫寒,或是形象不佳,甚至穿着破烂,有时还流着鼻涕。他们是人们贬损、欺负的对象,人们在贬损、欺负他们当中,获得快乐和优越感。这与成人世界中的阶级斗争有什么本质的不同?这两者在人的本性当中难道没有共同的基础?阶级斗争的召唤,为什么在今天还能引起远非个别的回应,与此没有关系?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荒诞的时代同时可能也是一个放纵的舞台,而且那是一种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这种基于人的本性的放纵构成那场灾难的基础,在放纵中获得的快感成为人们参与其中的动力。看不到这一点,对那一段历史的认识就是肤浅的,对其可能的浮现就会缺乏警惕。文明是什么?就是基于理性对那种原始的野蛮和恶的冲动压制。

  话说的有点沉重了,用轻松一点的方式说。
  人们都知道《阳光灿烂的日子》。说的是一群孩子在那段时间里的生活:闹事、打架、拍婆子。在宏观的背景之下,这无疑是荒唐的,甚至是一场悲剧,有的人就是因为这段历史,毁了自己的一生。
  但在孩子的眼中,甚至在几十年之后的记忆中,就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文革中取消高考是荒谬的吧,但不少人回忆起当时作为一个高中生听到取消高考的消息时,是如何的兴奋。一种摆脱压力,获得自由、任性、“解放”的兴奋。
  其实,无论是打砸抢、破四旧、大串联,你都能从中看到这个放纵的因素。背景是沉重的,结果是悲剧的,其中包含着另一部分人的苦难和折磨,但对于参与其中的很多人,就是放纵的快乐。
  说到这,我想到一个问题:假设是一个少年儿童,自己的家庭也是这场荒诞的受害者,他们的感受会如何?换句话说,人们经常讲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个词,这样的一种逻辑,具体到少年儿童的身上,会不会有什么特点?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有的可能刻骨铭心,有的可能浑然不觉,有的可能是痛苦和快乐混合在一起。这种混合就造成一种可能性:他们从苦难中走来,但记住的是快乐:苦点算什么,但那时候快乐。
  昨天晚上吃饭,著名评论家肖锋谈到我写《芳华》那篇文章时说了一个词:源代码。这个词让我想了很久。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二月图片主题:嘉树)

1514396241407187.jpg

  摄于哈佛大学校园。


  近期文章:

  您是多大年龄时走进文革的?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对邻居大动杀机  
  
大众是否真能做到自主掌控选择信息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看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哪年的事?  
  
在海外教文革历史课不是件容易事  
  
北京主政者乱折腾背后的逻辑更值得追问  

浏览(1370) (11)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7-12-28 10:17:53

美国欧洲等国家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提倡的一些普世价值中,也身体力行,而特别可怕的是怨恨文明世界的人利用这点,定居在文明世界反对自己。这有点不可思议。川普的逻辑有比较实用的部分,不喜欢我们的就请离开,喜欢我们的,在我顾不过来时也别来烦我。这是正常逻辑,也是比较可怕的部分。这也防止了对我邪恶的人利用我的高尚。 从原理上看就有点像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对比,一个绝对优势的人,还是输给了敢于卑鄙同时又敢于利用你的高尚。有些事情,如我这样的旁观者看来,不胜唏嘘。 就好比邓小平恨死了毛泽东,而毛泽东还去表现自己的高尚来重用他。邓就很简单,利用你说过“邓小平人才难得”吹捧自己,利用你提倡的为党奋斗终生,把你可以留给后代的稿费交党费。对他自己家人也言行一致地实现参加革命就是为了过好日子的逻辑。“心之力”很难斗过“厚黑学”,对“心之力”的补充还要加上“高尚”绝对不可让“邪恶”来利用!其实圣经都有非常经典的叙述。就好像雷锋焦裕禄照样还被红二代嘲笑一样。文明和牺牲绝对不是用来感动恶魔用的。对象要定义清楚。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2-27 21:23:39

教育产业化后现在每年大学生700多万,产出一大半是垃圾。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自己是什么?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27 19:23:59

记忆里那时当官的远远没有今天的官员那么贪婪、无耻。尽管社会上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和今天的见钱眼开、惟利是图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虽然生活清苦,但是大多数人很开朗、乐观、乐于助人。和今天的【碰瓷】、【医闹】、笑贫不笑娼成鲜明对比。。。

文革没有老高说的那么坏,改开也没有一些人说的那么好。脸谱化改开和文革都是不可取的。

回复 | 5
作者: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7-12-27 19:09:45

5.16通知明确指出:文革就是要整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可是,文革一开始 全国抓捕”反动学生“,接着八旗子弟”红恐队“抄家,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推向全国,组织之间”武斗“,整知识分子,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五类分子)。这些”反文革“的现象,都是发源北京,推向全国。这些”反文革“行为的利益指向非常清楚--”保护走资派“。陈楚三的谈话清楚指出,所有这些行为都有官方的政治背景,而不是”青年人"的一时放纵。

回复 | 4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7-12-27 18:41:24

《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应该是能被相对衡量的,每个人的天赋及实际处境不同,往往导致不同程度的自由意志,而对自身来说却是修养学习取舍下的选择程度,而选择的意志都可能有不同程度的自我无意识。  自由意志首先就是要有独立的判断能力,很多人虽然具备,但还是可能败于时间的记忆或强大的集体洗脑。  比如说文革。我们大多数普通人在文革的当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可在文盲老干部成功夺权后,开始听到对文革的控诉,我们开始觉得是听故事,特别是凄惨的文学描述导致我们有时也义愤填膺地表示同情,后来逐渐接受文革有很多人倒了霉,再后来被动接受大多数人都倒了霉,再到大部分人接受“十年浩劫”的判断,进而社会开始了对“时间”的否定。我分明观察到全过程,只觉得自由意志是非常容易被他人主导的。

回复 | 1
作者:老张 留言时间:2017-12-27 18:07:00

文革中,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亲历者当时觉得资本主义复辟怎么可能?没用二十年,不但复辟了,而且复辟成更糟的权贵资本主义。68年毛泽东说理工“大学还是要办的”。教育产业化后现在每年大学生700多万,产出一大半是垃圾。中国近年来的科技进步,主要还是留过洋的做出来的。教改二十年天天喊,没有看出教学质量提高在哪里。工科大学生卖房子,电子专业毕业卖服装、商科毕业做主播,大学生做快递。谁能看出来孙政才博士管理重庆比业余大专毕业的韩正管理上海好在哪里?应试教育培养蠢才,教育要革命口号现在还没过时。文革大学停招了两年,科技还是在做,诺奖科研,氢弹、核潜艇、大飞机、人造卫星、运载火箭、杂交水稻等等,都是文革中做的。文革中我的家乡遍地工厂,现在哀鸿遍野。历史从不同的视角去观察,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但是,历史是少数几个写的。刘少奇说历史是人民写的,但是不是人民印在史书上的。

回复 | 7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7-12-27 13:33:04

另外就是价值观绑架问题,取消高考到底有多荒唐?取消科举到底有多荒唐?如果改革开放时代以强制独生子女政策及强制拆迁政策被未来的某个革命新政权定义为三十年超级大浩劫,那么描叙这个时代的故事就完全不能脱离阉割与暴力拆迁吗?

回复 | 1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7-12-27 13:19:01

中国人场景的错乱都是因为过度夸张造成的,文革的阶级斗争性的批斗都是对极少数人发生的,就如同如今的拆迁也是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我们批判这些荒唐的事情不因多数人没有遭遇而有任何合理,但是因为夸张到否定岁月的程度而否定我们普通人在文革时代或毛泽东时代非常正常的喜乐哀伤就是中国文科精英们的愚蠢了。自己记忆力不好,还要定义别人的过去印象,也太荒唐了吧。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