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2018-03-29 10:30:49

  不少中国家长直截了当地问:“有没有保录取的方式?给学校交多少钱,才能买下藤校的录取?”当美国名校的录取秘密遇到决心更大且具备支付能力的中国家长,暗箱操作就被供需推动成为更公开直接的买卖。金钱似真可以买通直达象牙塔尖之路


  老高按:多年前女儿报考大学时,虽然已经听说美国对大学录取中的“平权条款”有了若干埋怨和抗议不公的案例,但并没有对我们家构成任何困扰,女儿顺理成章地就被一所藤校提前录取,还应约给本地中文报刊写了一大组如何报考大学的系列文章。
  女儿本科毕业之后工作了几年,去报考研究生,未被她最心仪的藤校录取,而是被放在了waiting list上;在她和我们看来,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谁让她在大学四年级选课时出现重大失误呢!她不死心,不肯改入另一所录取了她的藤校,执意边工作边等候。第二年还报这所藤校,但仍然被放在waiting list上。又等了一年,到第三年“饮恨”“认命”,转而进了另外那所等候了她两年的藤校。上了之后,感觉很好,只是提起当年往事来,她还是感到遗憾,说如果被最心仪的那所藤校录取的话,人生之路可能就更是自己所期望的了。
  这之后,我们很多年没有再关注报考大学的话题。
  近几年来,随着许多亲友、同事的孩子陆续到了报考大学的年龄,对这个话题的信息、议论陡然增多,我们才震惊地发现:与我们女儿报考大学的情况有了巨大的——如果不是颠覆性的话——变化!我的内侄14岁来美,仅仅三年多,高中最后两年成绩全A,SAT考了1580分(近乎满分),而且他并非“考试机器”,校内校外做过很多义工,展现若干特长,给新泽西的联邦众议员当助理(据说很得力),给华夏中文学校协助教学并在春节联欢会上主持节目……我预言,他应该能跨进藤校。但他和父母都告诉我:绝对不可能,想都甭想!只能瞄准排名20左右的大学。
  前年他果然被一所排名20左右的美国名校录取,学校给他近乎全额资助。读了一年之后,他所有课程又是全A,学校因此给他整个大学期间全额奖学金(每年6万多乘以三年),直到毕业,不需要自己和家长出再交一分钱学费。
  这样优秀的孩子,却根本不考虑报考藤校!让我大跌眼镜。是他和父母太保守了吗?若报了说不定能够录取?但我听他们和其他父母介绍大量情况,真有大批与他同样优秀、甚至比他更有亮眼成果和骄人造诣的华人孩子,被藤校拒绝的事例——是大批,而不是个案。我拿的是一本过时的黄历!
  前天读到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一路买进常春藤:金钱、暗箱操作、贿赂与平权法案的故事》,让我很开眼界。我不敢断言这篇文章所写的是否全部属实,或者有多少片面性,我们这里许多博客网友比我更有发言权。但这篇文章值得一看。
  前年何频提出“中国病毒”概念,一度引起热议,这几年似有所沉寂。但这篇文章介绍,不少中国家长坚信“钱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于是有条件的,便付诸实施:“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这难道不就是“中国病毒”吗?
  在一次关于“中国病毒”的研讨会上,我发言认为,“中国病毒”能够侵入西方肌体,“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本”,关键是西方自身的“免疫力”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英国《金融时报》的这篇文章,印证了我的观点。美国的大学的这些“潜规则”,并不是“中国病毒”造成的,但是无疑“中国病毒”加重了其病情,恶化了其症状。


  一路买进常春藤:金钱、暗箱操作、贿赂与平权法案的故事

  Theo,FT中文网2018年3月27日

  本文作者系灯塔学院 CEO,NACAC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独立升学指导顾问

http 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76644_piclink.jpg


  韩裔男孩亨利•朴(Henry Park)12年级,在年级排第14名——很高的排名;他的SAT考出了1560分——距离满分1600分只差40分的完美分数。亨利就读于格罗顿中学(Groton School),这个高中是全美最顶尖的传奇高中之一,可以被称作是“总统中学”,整个罗斯福家族的孩子几乎都是从格罗顿中学毕业的。
  亨利申请了常春藤院校中的四所——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之后收到了四封拒绝信。同样忙不迭给他发来拒绝信的还有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在格罗顿中学那一届的79个高中生里,有几乎一半的学生——34人——都拿到了常春藤院校的录取,几乎所有人的分数都比亨利要低。
  但除了成绩之外,财富、家庭背景、捐赠、家族人脉,以及种族比例上,相较之下,亨利却处于十足劣势。
  在丹尼尔•戈登(Daniel Golden)为《华尔街日报》写作的一篇叫作《对格罗顿毕业生来说,学术不是通往藤校的唯一钥匙》的故事里,亨利的妈妈苏姬讲述了儿子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我们太天真了,还以为大学录取这件事,和学术水平是有关系的。”
  这个关于大学申请的故事发生在1998年,凭着亨利的故事,记者丹尼尔•戈登斩获了那一年的普利策奖。如今这个故事过去了二十年,针对教育和种族问题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非但没有被置入历史的陈列柜,反而被反复地辩论、修订、推翻和重写,更多像亨利一样的高中生在无数次重演一样的历史,在大学录取的这个几乎是神化了的过程里,是对于“不公正”的呼喊、对民粹主义的警觉,以及金钱和学术之间的那一架神秘天平。
  在这架天平的另一端,是向布朗大学捐赠了一百万美金的索尼影业主席迈克尔•林顿的女儿(被布朗大学录取)、拥有总统父亲但GPA只有C的小布什(被耶鲁大学录取)、奥巴马的女儿、美国第一千金玛利亚•奥巴马(被哈佛大学录取)、另一位总统特朗普的千金伊万卡•特朗普(被宾大沃顿商学院录取)、向哈佛大学捐赠了250万美金的新泽西房产商查尔斯•库什纳的儿子贾里德•库什纳(被哈佛大学录取),还有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的儿子(被哈佛大学录取)、好莱坞巨鳄迈克尔•奥维茨的儿子(被布朗大学录取)、多数党领袖比尔•弗利斯特的儿子(被普林斯顿录取)等不计其数的、前1%的精英阶层或特权阶层的后代。
  如果亨利拿着自己的标准化成绩单,去和上面这张清单里的任何一个人对比,他的苦恼可能会变得更大。
  我把这个清单读给一位在北京一所普高从事教育工作的女士听,她的儿子正在这所高中里读高一,我试探地问,“他们为什么被录取了?”
  “因为家里有钱,”她耸耸肩,简明扼要地说。
  在金钱和常春藤之间,是一条斩钉截铁却又模糊混沌的线。斩钉截铁的地方在于,对于不同社会阶层被顶尖藤校录取的不同概率,几乎被所有人默认标准,约定俗成为一个不言而喻的惯例——“总统家的孩子,当然(可以享有这个特权)啊”;而模糊混沌的地方在于,尽管如此,这背后的运转逻辑,金钱如何在常春藤院校之中漂浮、游荡、渗透、扎根和产生作用的机理有时明,有时暗,就像在暗箱里隐约可见又消失的萤火虫——“只要有钱,就能被藤校录取吗?”“到底花多少钱,才能被藤校录取?”无数的不可言说下,衍生出了一个又一个阴谋论和神秘的灰色产业。
  这远不止是一个关于总统和亿万富翁的轮盘游戏。
  绝对的教育公平不存在,在一个零和游戏中,一旦天平发生倾斜,无论倒向特权和精英阶层,或是倒向少数和弱势人群,都会有另一端被丢入不公平的山谷。二十年之后,当年还未成年的亨利已经成了一位壮年男子,但他所期盼的,对于他所遭遇的不公正的裁决不仅没有到来,形势却更严峻了。
  刚刚过去的2017年末,哈佛大学的校报《哈佛深红》(The Harvard Crimson)发布数据称,今年得到哈佛大学录取的所有新生里,三分之一,都来自于“传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一项针对家庭中有申请院校毕业校友的申请者的录取偏好传统。传承录取被称作是“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福音”,这个充满争议的传统长期被诟病是基于裙带关系的“开绿灯”政策,用于专门录取腰缠万贯的、具备向大学校方捐赠能力的,或特权阶层的校友子女。40%被哈佛大学传承录取的新生家庭,都拥有最低不少于50万美金的家庭年收入。
  《哈佛深红》的记者乔纳森•布隆伯格称,哈佛大学的2021届本科新生——也就是刚刚收到录取,即将在2018年秋天入读哈佛大学的学生里,有29%都来自于传承录取。“数据显示,通过传承录取的学生与一般的常规申请学生相比,有三倍以上的几率被哈佛录取。”
  “三倍录取概率”、“三分之一”这样的惊人数据不止存在于哈佛大学,而成为一个普遍适用的原则。据《普林斯顿日报》报道称,普林斯顿大学15%的学生都来自于“传承录取”,不止如此,那些没有传承录取资质的常规申请者中,能够得到普林斯顿录取的人只有11%,而在所有拥有传承录取资质——家庭中有人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无论财富积累与阶层——的申请者里,35%都得到了录取。三倍原则。
  据大学藤网站(College Vine)调查称,全球录取率最低(5.1%)的斯坦福大学在面对传承录取的申请者时,录取率升高到了16%。三倍原则。不仅如此,13%的耶鲁大学新生来自于传承录取,22%的圣母大学新生来自于传承录取,19%的北卡教堂山分校新生来自于传承录取,10%的乔治城大学新生来自于传承录取。这个数字在更受欢迎的常春藤院校里,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常春藤院校的传承录取有一个与常规录取完全不同的录取率。在哈佛大学,这个录取率是40%,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这个录取率是41.7%,在布朗大学,这个录取率是33.5%。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藤校学生的群体里,家庭来自于美国最富裕的1%的学生数量,比来自这个家庭收入金字塔底部的60%的学生加在一块儿还要多。
  传承录取被《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查德•考夫曼形象地称作是“为特权和最富阶层而设立的平权法案”——就像六十年代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因为希望终止对少数族裔的歧视而兴起,种族比例的设定本身却又构成了对亚裔以及多数族裔的歧视一样,传承录取这个传统,最初在一战之后为避免擅长考试的犹太移民和天主教徒大量涌入常春藤,取代富裕白人成为主流学生而发明。被一并发明用来提升家庭背景和阶级权重的录取政策,还包括递交推荐信、录取面试等等,这为取悦美国社会金字塔顶端的1%群体提供了一条精心设计的康庄大道。
  丹尼尔•戈登,那个讲述亨利故事的记者后来为此撰写了一本解开藤校录取暗箱的畅销书《录取的代价》,里面详尽地讲述了诸多申请常春藤院校的家庭如何提前数年排兵布阵策划,并支付数百万或更高的费用让自己的下一代得到录取的故事。在这本书里,他还第一次公布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真实数字:超过90%的美国大学都在录取中采用了传承录取的偏好。
  借由传承录取这个特洛伊木马,金钱、分数和录取成了一个可以精确计算的简单等式,这甚至可以对“花多少钱才能被藤校录取”这样的问题给出直接的回答。普林斯顿学者托马斯•伊斯潘沙德(Thomas Espenshade)研究发现,对于背景寻常(家庭成员是毕业校友的白人中产阶级)的传承录取人来说,拥有传承录取的资质等于他们的SAT成绩额外多考了160分——考虑到SAT是一个分数可能范围从400到1600的考试,160分的加分,远比750分的中国高考中直接加上75分更价值连城。
  而对于有更高的捐赠能力,更高社会阶层的校友来说,这个等式中金钱的比重,显然可以被提升到更高的程度。
  这就像是一个可视的裂缝,生长在一个森严的制度上。时至今日,传承录取这一捷径,或是开放给中产阶级的家庭校友后代一个相对低的录取标准,或是开放给特权或最富阶层的家庭校友后代一个高额捐赠兑换量身订制、保证录取的机会。
  家庭成员里没有校友怎么办?有一个裂缝的地方,往往会出现更多的裂缝——大学、申请人、父母、升学指导顾问,以及其他的第三方商业机构都是这些合谋里轮番登场的角色,令更多没有在学术上达到标准,也不符合传承录取资质的学生得到常春藤院校的录取。据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前任校长罗伯特•里根努(Robert Rigeneau)称,完全因达到学术标准而被常春藤院校录取的大学新生占录取新生总数的一半都不到。
  奥巴马的女儿玛利亚•奥巴马被媒体广泛认为是通过“Z-List”的方式得到哈佛大学录取的:一百万美金,你就能够跻身于哈佛大学资源委员会之中,买得一张席位。拥有席位的少量大额捐赠人,将有机会把后代子女或家人直接送入传说中的Z-List,得到哈佛大学的本科录取。玛利亚•奥巴马入读哈佛大学的方式很特殊,在12月15日“提前申请”发榜日时没有人知道她被哈佛大学录取的讯息,这个讯息是在5月1日才公布了出来。之后,玛利亚选择先进行一年的间隔年,之后再入读哈佛大学。这和进入Z-List得到录取的方式如出一辙:哈佛要求被Z-List录取的学生在入学之前休息一年。
  虽然被广泛报道,但哈佛大学从未官方承认过Z-List和大额捐赠人或特权阶级之前有任何关系。在《哈佛深红》的报道里,时任哈佛大学录取委员会主任的马林•麦格拉思-刘易斯(Marlyn McGrath-Lewis)轻描淡写地扯开话题,说,“Z-List名单由一堆独立的个体组成。”
  哈佛大学的Z-List好像一个放在光明里的秘密。而“发展性录取”(development case)则像是一个更为广泛应用,却不被大学官方提及的秘密——专门针对学术资质没有达标,家庭与大学无关,无法通过传承录取的方式录取,但家庭却十分富裕,并具备在未来向大学捐赠的意愿,会在财务上支持大学更好发展的学生。
  发展性录取近年里公开的最大案例是前文清单中提及的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贾里德•库什纳是新泽西房产商查尔斯•库什纳的儿子,虽然父亲并不是哈佛大学的校友,不具备传承录取的资格,高中成绩也极其平庸,但通过向哈佛大学捐赠了250万美金,贾里德还是收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发展性录取的例子,亨利格罗顿中学的同学里更是大有人在。就拿和他一块儿递交了斯坦福申请的同学玛格丽特•巴斯来说吧。玛格丽特排在第40名,成绩中游,SAT分数只有1220(比亨利低了整整340分)。在1998年斯坦福大学录取的本科学生里,几乎所有(90%)斯坦福录取的高中生都排在高中的前10%,大多数(75%)的斯坦福学生都有1360以上的SAT分数。
  在亨利收到斯坦福拒信的同一时间,远低于斯坦福平均录取标准的玛格丽特却收到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碰巧在递交大学申请的六年之前,她的父亲——被福布斯选入全球亿万富豪榜的石油大亨罗伯特•巴斯给斯坦福大学陆续捐赠了2500万美金,又被选任为斯坦福大学的校董。
  预备学者网站(Prep Scholar)的记者多拉•赛格尔(Dora Seigel)透露,没有任何一所大学会把发展性录取所需要的捐赠金额明码标价,就像没有任何学生可以不通过中间人的安排直接冲到招生办公室,宣称要通过对大学进行捐赠而得到录取一样。不过在研究中你还是可以找到一些捐赠金额的数字,据传斯坦福大学会考虑的发展性录取最低价码是50万美金。
  在金钱、分数和录取的等式里,发展性录取——因为脱下了校友父母等的外衣,仅剩下了财富考量作为唯一的标准,因此在要求了更高价码的同时,也给出了更加保险的换算关系。拥有传承录取的资质,等于申请者的SAT成绩额外多考了160分,但对于进入发展性录取考量的申请者来说,这等于SAT的分数额外多考了500分——一个几乎可以录取任何分数段学生的标准,也就是说,哪怕SAT只有1000分的发展性录取申请人,也依旧拥有常春藤院校水准的录取竞争力。
  比传承录取更加神秘和不可告人的发展性录取,却在美国精英院校中拥有不低的学生比例。在十年之前,杜克大学几乎以主动出击的态度通过发展性录取收入了海量新生,而至今,达特茅斯学院的大一新生还有5%来自于发展性录取,这个数字在其他常春藤院校里也相似。
  大学录取名额是一个有限资源。在这个有人获益,就有人倒霉的零和游戏里,5%的发展性录取,意味着每一年,在每一所常春藤院校里,都有超过100位在学术达到录取标准的优秀申请人收到的不是大学录取通知书,而是一封拒绝信。
  曾任达特茅斯学院录取委员会副主任的米歇尔•赫尔南德斯(Michele Hernandez)在她出版的《录取常春藤的内部指南》里甚至解释了发展性录取的整个工作流程。
  首先是发展办公室(Development Office)——是的,这是大学里的一个常设部门,其次是录取办公室。发展办公室会首先形成一份符合发展性录取的申请人清单,被写进这张清单里,往往已经支付高额的费用,之后,发展办公室与录取办公室的录取委员开会共同审核这张清单上的人选,在录取委员手上的常规申请材料里寻找发展性录取人选的申请材料——主要是高中成绩和SAT分数。在这场会议中,绝大多数的发展性录取人选都会被直接送入录取名单里,只有非常少数的人选无法如愿以偿。
  大学之外,升学顾问和第三方机构的推力则将这一道缝隙彻底撕开。香港教育学院博士后谢爱磊称,保守估计,2万美金能够得到捐赠基金规模约在数百万美金的文理学院录取,5万美金能够得到更高排名的大学录取,10万美金能够得到综合排名前25的顶尖院校录取,25万美金则可以为你买到一张常春藤的入场券。当然,这是捐赠进入发展性录取的门票,该缴的学费还要再单独缴。
  《野兽日报》(The Daily Beast)的记者凯瑟琳•金斯布瑞(Kathleen Kingsbury)甚至撰文写了一篇《如何贿赂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在文中,她甚至条分缕析地给出了一份充满干货的指南:“保持安静,不要炫耀,也不要提出种种要求”、“没有百分之百的录取,但标准可以降到无限低”、“持续捐赠是个好主意”、“借助一个中间人完成这场私下交易”、“好好做功课,捐赠之前多调查”……
  对于数量更多、录取率更低,但决心更大、意愿更强,且具备支付能力的中国家长来说,一心希望儿女得到藤校录取,但其概率却如同抽中乐透彩票的超高难度里,一旦得到一个被证实可行的捷径,这些金钱和暗箱操作的交易就会被市场供需关系下的狂热推动演变成为更公开、更直接的甲乙方买卖——至少在甲方看来是这样的:“告诉我,要交多少钱?”
  对应的,是市场下赤裸的交易。一家留学服务提供商在其微信订阅号上公开发文宣称提供常春藤院校保录取的项目,甚至明晃晃地给出了价码,“综合排名前20保录取价格是七位数(人民币),比较高的七位数,综合排名前50的保录取价格只要六位数,只是六位数开始几个数字,价格不高”。在这个没有标准价格的市场里,价格的浮动,往往取决于学生与家长的决心和意愿,甚至连哈佛大学也在可以保录取的范围之内,微信号上解释说,“比前20的学校相比高了几十倍,一般只给信任的客户做,名额总共就那么几个,肯定不够。”
  而在我加入的诸多由中国留学业内人士组成的微信群里,时常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广告讯息:“卡耐基梅隆大学,硕士、博士保录取,2018年9月入学,释放1个名额。申请费260万人民币。”
  在过去的一年里,作为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认证的升学指导顾问,我密集地接触了超过1000位中国籍的学生,他们或是正计划申请美国大学,或是有打算申请美国的研究学院。尽管知道录取名额和席位有限,但为数众多的学生依旧会把常春藤院校作为申请的理想目标。
  “我如何才能被藤校录取?”是我在与学生接触的过程中,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不下20位家长向我直截了当地提出:“有没有保录取的方式?我指的是给学校交钱,要交多少钱,才能买下藤校的录取?”
  从略有悲观主义的论调出发,金钱似乎真的可以买通这一路的艰难险阻,省去漫长旅程,带一个人去往象牙塔的最高山巅。亨利大概会义愤填膺地说,不公正的教育制度下,就算得到藤校录取、毕业,拥有了常春藤学位又怎么样呢?
  当年被指称花了250万美金买进了哈佛大学政府管理专业的贾里德•库什纳,如今已37岁,他成为了白宫里的一名职业政客,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背后最有权势的幕后推手之一,他甚至还有了另一个为人所知的身份——总统女婿,特朗普最心爱的女儿伊万卡的丈夫。
  伊万卡凭借着传承录取,顺利入读沃顿商学院。两个美国地产大亨的后代贾里德•库什纳和伊万卡如今有了一个八岁的可爱女儿,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女儿选择预备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了。


  近期文章:

  当年追究文革施害者责任的历史局限  
  
1982年宪法规定任期限制原因何在?  
  
科学家研究:为何谎言比真相跑得快  
  
文明与野蛮:不要模糊了这最基本的边界  
  
中国电影持续“冲奥”为何不能金榜题名?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当年  
  
从金正恩访华想到他爷爷和他爹访华  
  
为什么人们没读懂习近平  
  
从修改历史教科书到修改宪法 

浏览(5788) (9)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春衫薄 回复 zzz 留言时间:2018-03-30 20:31:37

我朋友女儿读藤校原因, 我觉得朋友很出色。一个是美国名牌大学药学博士,发明一种药驰名世界。另一个是亿万富翁。

回复 | 0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30 18:43:03

加州的大学也有亚裔学生自杀好不好!

回复 | 0
作者:zzz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8-03-30 15:14:00

确实如此。如果你家祖辈都没上过大学、或家中很苦、或你要帮父母打工为生等等,这些都能成为生动的essay话题(哈佛就更看重这个,而不是S A T ),因而大陆学生在许多方面比本地华人学生更有竞争优势。

如果本地华人学生没有上述特例,也没有与众不同杰出才能,不妨考虑斯坦福(比许多藤校更出色),他们对SAT比较认可。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wolaoye 留言时间:2018-03-30 14:28:30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是不是现在在中国的学生反而比现在在美国的华裔更容易被藤校录取?如果考了满分也毫无机会,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家长还要花血本让自己的子女去上SAT补习班?正规的补习班二十五学时的课程收费3千5百美元。

回复 | 1
作者:bobc 留言时间:2018-03-30 14:27:26

曾是华人首富的李嘉诚,2个儿子都是Stanford 毕业的。那儿有座李嘉诚大楼

回复 | 1
作者:bobc 留言时间:2018-03-30 14:22:07

相同背景的人是跟其他同1组的人竞争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wolaoye 留言时间:2018-03-30 14:21:31

SAT考多少分才能上名校:

http://sat.koolearn.com/20161114/789194.html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回复 wolaoye 留言时间:2018-03-30 14:20:55

南京新东方SAT高分爆出 最高1540分:

http://sat.xdf.cn/201711/10725354.html

回复 | 0
作者:zzz 留言时间:2018-03-30 14:13:04

作者所言现象确实存在,但我们也有自身问题。普遍而言,华人太注重成绩,不太重视软技能和社会责任培养,面试时又不敢表现真实的自我(会被人感觉很假),看上去像出自cookie cutter,千篇一律对藤校没有吸引力。

我家老大2015被美国最好MBA(大家都知道的那三家之一)录取,我们对该校既不属于传承也没捐一分银子,只是他在投行和私募股权的工作经验对他帮助极大。

本人好几个朋友的孩子,最近几年也都进了藤校,他们大都是在本地出生的第二代,已经适应了西方文化思维,我觉得这很可能才是关键,希望我介绍的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回复 | 2
作者:欧阳峰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30 13:49:10

关于self segragation,不但名校而且所有大学都有,我认为。说到种族隔离,我的感觉是加州更厉害。我有个大学生华裔朋友,说他们加州来的华裔同学像是泡沫里长大的,对加州以外的美国了解很少。可见各人感受可以相差很大,兼听则明吧。关于自杀,的确大学生自杀是很悲剧的事。但把原因归之于不能融入因此而“悲惨的心理折磨”,还需要更多证据支持。拍脑袋的话,我能想出至少五种同样可能的替代原因。

回复 | 2
作者:西岸 回复 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8-03-30 12:55:19

不多,两个近两年在哈佛自杀的都是本地湾区的华人孩子。关于东部学校里,尤其是藤校和类似等级的名校里self segregation的现象几年前电视上有过专题。所谓self segregation与过去的segregation的区别在于这是个自我行为,但本质上并没有不同。朋友的孩子比我们小小老大大几岁,是智商160以上的天才,东部名校录取,大一就被教授看中合作发表论文,大二代表教授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她对东部self segregation的现象是注意到的,说很明显,华裔只与华裔扎堆儿,同样其他种族,彼此没有紧密关系。不论个人还是群体,是很明显的。

而这种现象在北加州根本就见不到,种族不同在学校里没人在意,小小老大高中有各种种族的朋友,毕竟她属于学校里的popular人物。

她不论当年本科还是将要选择的医学院都不愿意考虑去东部。

而两个自杀的都是这里去的,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很可能就是选择死亡的原因,因为都是天才水平的,都是才上学一年,也都被诊断为深度抑郁症。

这不能不考虑是环境的因素。早就说过,北加州的人文环境是美国任何其他地方没有的,就与其天气一样。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8-03-30 12:50:40

欧阳峰 回复 西岸留言时间:2018-03-30 09:00:03

你认识几个华裔藤校学生?有几个是受到“悲惨的心理折磨”的?

哈,哈,哈!西政委又闹笑话了?

还有 Jonson Jonson 是哪个世家啊?周小平那抄来的?还是自己抄错了?

回复 | 0
作者:wolaoye 回复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8-03-30 12:06:40

算啦,我知道好几位SAT快满分的亚裔孩子被所有藤校拒绝的, 一点也不稀奇。

大藤早就说了大部分满分的申请人都会被回绝,对于他们来说 1600 和 1500 没区别。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8:58

高中最后两年成绩全A,SAT考了1580分(近乎满分),而且他并校内校外做过很多义工,展现若干特长!只能瞄准排名20左右的大学??????------这一段绝对是没有写清楚,容易让人误解。贫道估计家长主要考虑的是全额奖学金的因素,也有可能是学生的兴趣,朋友,地点等其他因素。

如果以爬藤为目标,SAT1580分绝对很可能录取。每年全世界近一百七十万人考SAT,每年全世界不超过三千学生可以考1580分。藤校共有十三万学生,假定每年招两万名新生的话,排名前三千名的学生完全有机会进去的。招生制度再腐败,招生制度再混乱, 也不可能混乱到这个程度!再说,申请几个藤校并不影响申请排名20左右的大学。

结论是:SAT考了1580分,只能瞄准排名20左右的大学是有其他原因的,并不是没有机会进藤校。

回复 | 0
作者:图谋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2:35

现在用钱砸藤校本科,估计要1000万以上。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就是个交易,如果你出不起,读公立就是。

回复 | 0
作者:图谋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2:33

现在用钱砸藤校本科,估计要1000万以上。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就是个交易,如果你出不起,读公立就是。

回复 | 0
作者:图谋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2:31

现在用钱砸藤校本科,估计要1000万以上。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就是个交易,如果你出不起,读公立就是。

回复 | 1
作者:图谋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2:29

现在用钱砸藤校本科,估计要1000万以上。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就是个交易,如果你出不起,读公立就是。

回复 | 0
作者:图谋 留言时间:2018-03-30 11:52:21

现在用钱砸藤校本科,估计要1000万以上。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就是个交易,如果你出不起,读公立就是。

回复 | 0
作者:wolaoye 留言时间:2018-03-30 11:03:50

怎么是”中国病毒加重了其病情“? 明明是名校病毒传给了中国人。

藤校附庸权贵的传统由来久远,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在那。

只是这些年太多亚裔孩子的碰壁才成为中国人的话题。

这也是美国作为民主公平正义的典范的莫大讽刺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30 09:00:03

你认识几个华裔藤校学生?有几个是受到“悲惨的心理折磨”的?

回复 | 0
作者:wc73 回复 春衫薄 留言时间:2018-03-30 07:51:21

这就是中国人的境界,上藤校只是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改变世界。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8-03-30 02:43:44
老高如果不是因为女儿的经历,也许就不会(不愿)发表这样的感慨。时光是最好的老师。如果在美国待了几十年,还没有这样的感受,那就真正是精神上的“低端人口”。
不是中国的病毒,但“中国病毒加重了其病情,加深了其症状”。老高的阶级立场还是要坚守的。但“传承家族”有中国人的份么?
回复 | 0
作者:春衫薄 留言时间:2018-03-30 00:50:19

两个朋友的女儿都进入滨州大学商学院,出来年薪都20万。朋友是有钱,女儿一直读私立学校。我想这是他们能进入滨州大学的原因。

回复 | 1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03-29 16:44:05

有钱啥不能干? 上藤校不过小意思。

回复 | 1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03-29 16:28:34

这些藤校录取问题本来是常识,只有无知的才去想什么中国病毒。

回复 | 1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29 13:17:51

其实就是缺乏社会关系的概念,而社会关系是比什么都大的资源,进入藤校的本科生并不一定能成为什么领域的顶尖人物,但有可能建立自己的社会圈子。而那种进入藤校反倒出现抑郁症甚至自杀的华裔孩子,最大的可能是self segregation的环境导致无法具有这种社会圈子,导致失落感。而在美国如今的物质崇拜的环境下,这种现象并不难理解,当你的同学spring break是去欧洲旅行的时候,你一个一般中产阶层的家庭并不能保证你有这种机会,自然就会无形中被拒绝进入某种圈子,因为一个圈子是需要共同的兴趣的。

所以,对于一般的中产家庭的,尤其是华裔的孩子,选择对自己更合适的学校可能比试图挤进藤校更好,因为这个年龄段是世界观形成的时期,你的大学经历可能影响你的一生,一个悲惨的心理折磨,和与其他同学无法比较的学校经历,不会对一个孩子的未来有益处(当然,复仇是人生最大的动力,悲惨的经历也许能帮助你成功,但心态显然是不正常的,最后受损失的还是你自己)。所谓三代培养一个贵族,并不需要在这一代就成功。也许老中投机心理太强,认为进入藤校是一种成功捷径,其实未必。

因为这种事取决于孩子,而不是取决于父母。从小开始就力图把孩子的潜力尽可能发掘出来,让其成为自推娃,不论孩子还是父母都省心(不一定省钱,但老中不是不差钱嘛)。

而这不是很难的事情,是有方式方法的。

回复 | 3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29 13:13:45

在美国,私立大学首先是一门生意的概念,虽说不需要盈利,但需要能自我维持。还不能是混生存,而是要能吸引最好的生源,因此就需要在学术上知名,而一般来讲,最聪明的学生往往不是有钱的家庭出来的,需要资助,比如哈佛是保证任何本科生不论经济条件如何,在毕业的时候不会有学生贷款需要偿还。

那么学校就需要大量的捐款保证才能这种维持,那么吸引富裕家庭的孩子入学就是很重要的。

而什么算是聪明,并不是以学习成绩为指标,而是以你未来可能的社会地位为指标,这就是为什么黑人孩子更容易进入好学校的原因之一,并不完全是因为AA,而是这种人在族群里更明显,容易成为自己族群的领袖或者知名人物。在亚裔里,东南亚的孩子就比华裔要更容易进入藤校,即所谓life hardship的概念,你成长过程中经济困难,往往是因为你的族群是同样的水平,因而你的成功对整个族群有榜样作用,你以后成为族群的什么人物的机会就大,将来你可以利用你的影响力动用族群的资源给学校捐款或者以其他形式扩大学校的影响。

显然中产阶层是不属于这个范畴的,因为中产阶层没有上流社会的圈子的概念,也没有下层社会的群体扎堆的概念,而是都觉得是自己聪明,富人圈子进不去,穷人圈子躲的越远越好,同级的是竞争关系也不能亲近,天真地相信个人奋斗来实现美国梦。

这就是为什么中产阶层的孩子具有某种全国性的科学奖名次比学习成绩更有用的原因,因为你将来个人奋斗成功的机率要大很多,也算是一条路。

回复 | 5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3-29 12:06:02

老高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在想问一下:老高是不是希望把这个办法搬回中国去?因为一些人所鼓吹的【民主】、【宪政】事实上就是这一套。

回复 | 0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8-03-29 12:04:37

一朝藤校尽华黉

金字招牌也变铜

无量钱途新转向

虎妈虎爸另攀藤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