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81,22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事】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 对微信该不该禁,哪一方的理由更充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 分裂社会的分裂教育观,谁对谁错?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赵紫阳在“六四”之后仍有两种选择 2020-06-21 14:09:16

  赵紫阳面临两种选择:一种,坚持不低头认错,因此不能复出,导致十三大刚刚开了个头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此夭折,三十多年来反而倒退;一种,当时低头认错,从而能够出来继续领导、推进改革开放大业——这两种选择,到底哪种正确呢?


  赵紫阳不检讨,放弃复出执政的机会,是对是错?

  高伐林,《伐林追问》第110期,2020年6月17日

  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高伐林,欢迎收看《伐林追问》第110期。
  “六四”后,中共元老们几次派人找赵紫阳谈话。第一次,对他说,只要你做深刻检查,可以保留政治局委员职务——这就是所谓“胡耀邦模式”,赵紫阳拒绝了;第二次,中央几位要人说,只要你表个态,做个检查,可以保留中央委员职务——这是所谓“王明模式”,赵紫阳又拒绝了。
  李先念、薄一波、王震都提出要撤销赵紫阳中央委员职务。但据李鹏《六四日记》记载,1989年6月18日,新科总书记江泽民主持政治局常委会,决定保留赵紫阳的中央委员。
  6月19日至21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李鹏作报告,指责赵紫阳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建议撤销总书记、政治局委员、常委等职务。参会的中共高层纷纷发言批赵。会议快结束时,赵紫阳要求发言,宣读事先准备好的申辩发言稿,题目就叫“我的发言”,此举出乎参加会议的人的意料之外。发言一结束,会议主持人姚依林立即宣布散会。赵当即离开会场,但其他人没挪窝。赵紫阳后来在回忆录中说:“显然他们事先打了招呼,对我的发言不满意,对我的态度要有所表示。”中共左派领军人物邓力群在回忆录《十二个春秋》中写道,赵紫阳连“检讨”两个字都不愿意说,“完全是为他自己辩解的,实际上没有承认一点错误。”
  宁愿下台也坚持自己的主张,赵紫阳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1966年末,广州越秀山十万人集会,批斗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造反派逼他自己喊“打倒三反分子赵紫阳”的口号,他拒绝喊;造反派退一步要他喊“打倒走资派赵紫阳”,他仍拒绝;最后他只喊一句“打倒赵紫阳”。杜导正解释,就是说我赵紫阳作为个人,可以打倒,但绝不承认自己是什么“三反分子”或“走资派”。文革中被批斗的省委第一书记在全国共有二十七八个,像他这样连“走资派”罪名也不承认的,只此一例。
  1989年6月22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复会,表决对赵紫阳的处分,把中央委员也撤销了。赵紫阳说:“这显然是那一天我发言以后,他们留下来议论,因为我态度不好,临时决定加重了处分。”
  紧接着,中共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李鹏代表政治局做《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宣布他在“六四”事件上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严重错误,撤销其一切职务。全会后,中共成立专案组,开始对赵紫阳进行审查。比赵紫阳年长两岁,时任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任重,被任命为专案组负责人。
  审查过程中,王任重等人与赵紫阳进行过五次谈话,王还给赵写过三次信,赵在谈话和回信中做了反驳和澄清。赵紫阳说,他之所以拒不接受邓小平对学潮的方针,原因是对学潮的性质和镇压将会引起的后果在认识上有不同。他“要对历史负责,决不做镇压学生的总书记”。
  一年后,1990年6月,王任重向赵紫阳提交专案组的审查报告《在1989年政治动乱中涉及到赵紫阳同志的有关问题》,征求本人意见。整个材料共有三十条。赵回信对其中12条提出反驳。此后,中共对赵的审查不了了之。因为高层意见分歧,无法自圆其说,这份三十条审查材料从来未对外公开。
  赵紫阳后来几年,又给江泽民及政治局常委写过三封信,要求早日结束审查,结束软禁,恢复自由,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1992年10月,中共在十三届九中全会公报中宣布,结束对赵紫阳的审查,维持十三届四中全会对赵紫阳所犯错误的结论。公报发布前一天,乔石代表中央与赵紫阳谈话,告知这个决定。赵紫阳当即表示,当时不接收“支持动乱和分裂党”两顶帽子,现在仍然不接受。
  像赵紫阳这样始终不改初衷,软禁16年拒绝认错,在共产党内是少有的。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都曾写下长篇检讨,忏悔认错,周恩来更不用说,而彭德怀脾气虽硬,也写了检查。
  2004年3月到5月,姚监复前往北京富强胡同6号赵紫阳家看望。那时离赵紫阳2005年1月17日去世,只有不到一年时间。
  姚监复八十年代是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今年(2020年)87岁了。他出版了根据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口述整理的《胡赵新政启示录》,出版了前北京市长陈希同谈话记录《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等几本书。赵紫阳的老战友宗凤鸣请他当助手,一起去见赵紫阳好记录赵的回忆和谈话。那时他刚七十出头,比宗凤鸣年轻多了。姚监复第一次去见赵紫阳问了很多问题,后来回忆说:
  他一直在那儿输氧,放在鼻子里吸氧。但是他一直很精神,注意听着我讲。我问他,他也就讲。……最后我说,你一边吸氧一边跟我们谈这么久,我该走了。最后告诉你一句,李锐同志说,中国共产党的历任书记都是以做违心的检讨、承认错误而告终下台的。但是只有两位总书记不是这样的,一位是陈独秀,一位是你,赵紫阳。说完以后,他把氧气管拔掉,从躺椅上站起来,走两步,走到我跟前,拿手指着我鼻子:“是你说的陈独秀?”我说:“不是,是李锐同志给我说的。”然后他背过身,两个手朝着天花板,非常爽朗地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陈独秀,陈独秀。”这个细节,反映出他的心态:他希望历史最后认可他。把一个党史专家的评价告诉他,他心里非常满意。
  姚监复说道,“六四”后,赵紫阳不是没有复出的机会,但他拒绝以检讨认错换取复出:“1991年,邓小平派人带话,说你出来当总书记都可以考虑,前提是你要认错。但赵紫阳说,重新认识不必要,我的认识到此为止。所以,他真正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中国那种传统的英雄。”
  姚监复所说的“邓小平说你出来当总书记都可以考虑”,不是空穴来风。卢跃刚在《赵紫阳传》中就写了这样一件事。
  苏联和东欧剧变是赵紫阳在软禁期间关注的重大问题。在中共党内没有人预料到,中共高层对未来世界格局和趋势惊恐不安,想到了赵紫阳。王任重给赵写信,全文如下:
  紫阳同志:
  最近苏联、东欧的局势急骤变化,搞社会主义,苏联是七十年,东欧四十年,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联系到我国去年发生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确实有许多问题值得深思。我请中办将最近一个时期苏欧事件的有关材料送一些给你看看。然后,我们找时间再面谈。顺祝健康!
  王任重 1990年2月5日

  王任重比赵紫阳大两岁,党龄要长得多,是1933年加入中共的。长期担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中南局第二书记。在陶铸上调中央之后,王任重与赵紫阳都官升一级,王任重担任中南局第一书记,赵紫阳升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文革过后,王任重在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农委主任主管农业期间,是赵紫阳的改革阻力之一;后来又是赵紫阳专案组长。
  主动给赵看材料,向赵请教重大国际问题,这是赵软禁期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六四”欧美制裁中国,苏联和东欧剧变,二战以来资本主义国家和共产主义国家两大阵营的冷战格局即将土崩瓦解,赵以静观动,对正在发生的国际形势和社会主义的兴衰成败,肯定有自己的判断。但后来是否通过什么方式对王任重就这个问题专门有过反馈,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个时候,赵紫阳被软禁还刚刚八个月,读的主要还是马克思经典作家和毛泽东的著作,如《共产党宣言》《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导言,《新民主主义论》等。而且他还在被审查期间,我认为,王任重的信,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审查的一部分,就像一次开卷考试,考察赵紫阳反省得如何。卢跃刚也认为,动机恐怕不单纯是请教。
  在“赵紫阳不是没有复出的机会”这个问题上,真正说得比较详细的,是蔡文彬。
  蔡文彬也是河南人,是赵紫阳1975年主政四川时结识的。当时他是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学生,是四川学生造反组织的主要头头,1968年被周恩来提名,参加“三结合”担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副省长。赵紫阳来后,相当器重他和放手使用他,文革结束后审查“三种人”,赵紫阳反对“一刀切”,顶住压力设法保护他和安排他,1989年之后他离开体制创办民办高校和民营企业。在赵紫阳去世后,中办通知四川省七个人前来北京向遗体告别,除了省里主要官员,七人中就有赵紫阳这位生前友好蔡文彬。
  蔡文彬在赵紫阳软禁期间,多次前往看望交谈。后来他主编了文集《赵紫阳在四川》,以及采访纪录片。2010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了张博树主编的文集《赵紫阳的道路》,书中收录了海内外多位重量级人物如鲍彤、吴国光、陈子明等人分析评论赵紫阳的文章,蔡文彬的两篇文章放在最突出位置,其中一篇透露:在1991年12月赵紫阳告诉他,邓小平于1990年第四季度和1991年第四季度,曾两次派人向赵紫阳传话,请赵复出。
  这个信息称得上是爆炸性的,此前从来没有人知道。蔡文彬说,邓小平派人找赵紫阳谈话,中心意思两条:一条是希望赵紫阳对“六四”能够有个明确态度,拥护中央决定;另一条就是希望赵紫阳出来工作,做什么工作都可以商量,包括总书记。赵紫阳说,邓不是通过组织程序来找他谈话,而是通过特殊渠道的传话。第一次来人谈了以后,赵紫阳就讲:“请你回去转告小平同志:一、我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总书记这个位置上退下来,我就没有再考虑过出来工作,在我辞职前我跟家里人开过会,跟家人商量了,我有思想准备。二、要我出来工作,对‘六四’应该有个说法,‘六四’没有个说法,我无法出来工作。‘六四’无论如何不能认定为‘反革命暴乱’,更不可以否认后来发生了流血,这场悲剧本来不该发生。现在应该对‘六四’有个公正的结论。三、如果一定让我再出来工作,我不当配角,不挂虚职,也就是不当委员长,不当政协主席。我也没有能力担任总书记,但我认为我做国务院总理比李鹏合适。”
  来人回去一年以后,邓小平第二次派他来说:“上次你的意见向小平同志汇报以后,小平同志让我转告你,担任总书记、总理都没有问题。但是小平同志还是希望你对‘六四’表个态,拥护中央决定。”赵紫阳说:“看来‘六四’是个绕不开的问题,请你回去转告小平同志,如果‘六四’问题中央没有明确态度,我就不出来工作了。”赵紫阳告诉蔡文彬:“第二次谈得比较简单,因为都很明确,小平希望我接受中央对‘六四’的决定,我希望中央为‘六四’平反,这是双方坚持的底线。看来现阶段条件不成熟,后来小平就再也没有派人来了。”
  两人谈话,蔡文彬在赵紫阳去世五年后才披露,人们很自然就要问:死无对证,是否属实?赵紫阳在软禁期间见到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其中也不乏他能信得过的人,例如杜导正、宗凤鸣……为什么没有向他们透露,唯独告诉了蔡文彬?
  蔡文彬解释说,第一是数十年交往中从来没有对外泄露过两人的交谈,他信任我;其次我是一个局外人,这些话赵不好和局内人讲;第三赵还有些维护邓小平的意思,赵紫阳说“这是小平同志以个人名义向我传话,讲出去就不好了”。我根据赵的叮嘱,从未告诉任何人。2009年8月9日,单独对鲍彤讲了,问他:“紫阳讲这个事,你认为应该怎么办?”鲍彤说“你应该把它写出来。既然赵跟你讲了,他的目的绝不是只让你一个人知道,但是也不是要你马上披露,而是希望这件事早晚有一天要公诸于世。”
  鲍彤又说:“我对这个事亮明我的观点:我信。”然后鲍彤列出了他之所以相信的六点理由,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邓小平对陈云和李先念在“六四”前极力推荐、自己别无选择提拔上来的江泽民,并不满意。江泽民主政一年多,感恩于李先念和陈云,靠近他们,让邓小平不能容忍,觉得比去比来还是赵紫阳好,所以很想重新起用赵紫阳。邓小平的心病就是“六四”在自己死后被清算被翻过来。如果赵紫阳对此表态,他就放心了。
  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在他担任双主编之一的《中国战略分析季刊》2019年5月20日出版的这一期,发表了一篇很长的文章《三十年后看六四》,其中用了很大篇幅写邓、赵关系的演变过程。文中对蔡文彬所披露的这件事说:“按照这个逻辑,邓在六四后的1990年、1991年两次传话让赵‘重新出山’,也并非不可能。”
  蔡文彬在文章中,还列举了一些旁证,包括宗凤鸣、杜导正等人书中的一些叙述。但不管怎么说,这么明确地说了邓小平两次要他复出,只要对“六四”表态拥护中央决定,当总书记、总理都可以,蔡文彬的说法只是一个孤证,还有待今后更多材料来证实。这不是我这里说的重点,我关注的重点是:赵紫阳的态度很明确,符合他的一贯观点,就是:自己没有错,是中央应该认错,“六四”无论如何不能认定为“反革命暴乱”。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赵紫阳面临两种选择:
  一种,坚持不认错,因此不能复出,导致十三大刚刚开了个头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此夭折,三十多年来反而倒退;一种,当时认错,从而能够出来继续领导、推进改革开放大业——这两种选择,究竟哪一种更好?
  二十多年来,一直有人称赞,也一直有人质疑赵紫阳在坚持政治家的道德伦理上做出的选择。姚监复是坚定地认同赵紫阳不认错的选择的。他指出:“政治家要坚持道德伦理,这是为什么呢?好多人责难赵紫阳: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去主持戒严会,把总书记的职务保住,至少天安门事件以后不至于改革派全盘皆输。陈小雅就有一个观点,说赵紫阳只考虑道德伦理,不考虑责任伦理,就是为了自己的身后名。但是我想,我们如果都学邓小平,永不翻案,然后一上台再永远翻案,那有什么意思啊。如果人人都变成这样,那中国的道德那里去了?所以赵紫阳的这一点,我觉得非常值得尊敬,值得学习。”
  姚监复因为是口头表达,这番话说的不是很清楚,但意思我们明白。他举出与赵紫阳的选择相反的例子就是邓小平,邓小平被人称颂为“三起三落”,过去人们都用来称赞他多么有韧性,但是有人就说得很不客气:什么“三起三落”,就是“以曲求伸”,压力一来就认错检讨服软写效忠信,给毛泽东写过,给华国锋也写过,求得重新复出再大展宏图!
  但是毕竟邓小平这样能屈能伸,获得了成功;而赵紫阳,用卢跃刚《赵紫阳传》书的副标题的定位,是“一位失败改革家”!
  这就牵涉到两种伦理观:责任伦理和信念伦理,履行“责任伦理”最重要的,就是要顾及自己承担职责的后果或至少可预知的后果,就要选择恰当的手段行事以达到或避免负面的后果;而“信念伦理”,即姚监复先生所称颂的道德伦理,就是只考虑意图,而且常常是终极的意图、理想或信念,而不管后果、不计成败。
  (如果遵循了责任伦理,重新复出了,就一定能成功地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吗?当然并不确定——是否能走向成功,还有众多不确定因素呢。同理,如果遵循了信念伦理,也会面临失败的风险。这是我们都应评估,但此处不可能详细展开的。——老高注)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让我深感困惑。希望观众听众也来分析评判,帮助我提高认识。这期节目就讲到这里,感谢屏幕前的观众听众,也感谢屏幕后面的导播和技术人员,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近期图文:

  赵紫阳在大跃进中“反瞒产”始末  
  
中国历史上冤案平均多久能平反昭雪  
  
“美军细菌战”的中朝受害者为何不索赔  
  
99%的人没经受住人性考验,该谁担责?  
  
最新民调揭晓:中美抗疫谁得分更高  
  
像金鱼一样的七秒记忆  
  
你看到了总统背后那个影响世界的美国吗  
  
从“往下笨”发展到“挡不住的浅薄”  
  
希特勒私下承认:从马克思那里学到很多  
  
瘟疫是否能被用来避免全球化被折腾死  


浏览(1944) (9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高伐林 回复 留言时间:2020-06-22 15:32:55

咦!是否出故障了?怎么重复了十几遍?我将重复的删去

回复 | 0
作者: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6-22 14:41:47

我文章短板就是不该说弱智的傻儿学生“伟光正”不该绝食嘛。政治不正确。

那你说李锐的话如何解读?

回复 | 0
作者: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6-22 14:40:09

我文章短板就是不该说弱智的傻儿学生“伟光正”不该绝食嘛。政治不正确。

那你说李锐的话如何解读?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6-22 13:20:35

你长得是什么眼睛?人家的原文是:

李锐评邓:毛泽东干不出的(坏)事,邓干地出来。

你篡改为:

李锐说邓小平比毛泽东还坏

你这种“加工方法”,就是你的所有文章的短板。你也只能如此了。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6-22 13:14:30

真心要赵出来工作,就直接找他面谈。还装模作样什么“请人传话”。这点装象还不如老毛。65年8月找彭德怀谈话,伪善地说,庐山的争论“也可能是你对”,然后同年11月就抛出了姚文元的文章,并说:“要害是罢官的问题”。放到大三线,理所当然失去中央对彭德怀应予以负责的保护,然后让“群众”殴打彭德怀,老毛的蛇蝎心肠,阴谋诡计,中国专制历史无人可比。毛邓两人都是不讲政治伦理道德的流氓。

回复 | 0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color99 留言时间:2020-06-22 12:47:40

李锐说邓小平比毛泽东还坏,纯是打胡乱说!!

这世界还有比毛泽东更坏的人吗?

回复 | 0
作者:明月清风来 留言时间:2020-06-22 11:00:35

现在证明,赵紫阳当时决策做法确实被西方影响了,如果按赵紫阳做法,中国确实可能分裂,并被西方奴役,幸好,六四被及时制止,也是民族幸运,赵紫阳好名声,可惜历史证明他错了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6-22 00:33:43

这篇文章无非是赵紫阳小班子成员想说:赵紫阳坚贞不屈,不屈服,是一个为了真理可以牺牲自己的【英雄人物】。。。

仔细分析可以看出,所有的内容几乎都是小班子的人自己的描述,还有在人死了以后的【死无对证】的传言。这和对粟裕的造神运动有相似的地方,即:证人都活着的时候按兵不动,等【死无对证】了之后,开始用传言来迷惑人心。

赵紫阳是一个老奸巨猾的政客,他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都得以全身而【进】,以一个1938年入党的建国时期的地委一级的干部爬到总书记的高位,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靠着自己对形势的计算,按着高层的意图来出自己的牌。当然,1987年13大之后由于赵紫阳开始飘飘然(任然记得赵紫阳在13大之后,以一把手的姿态,带领全体常委接见外国记者时,那种洋洋得意,狂妄自大的样子),88年在他的小班子的鼓动下,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搞了【价格闯关】,结果很快铩羽而归,搞得自己灰头土脸;进入89年,本想利用学生的静坐让李鹏下不来台,结果没想到和老邓搞成了僵局。。。结果输的一塌糊涂。

造神可以休矣,历史的原状应该恢复。

回复 | 5
作者:color99 留言时间:2020-06-21 22:15:26

当时党内有说法流传:老赵如果检讨认错,安排他当即将上马的三峡工程副总指挥。

李锐评邓:毛泽东干不出的(坏)事,邓干地出来。

邓最后想忽悠赵一把,被赵看穿回绝了。

赵有骨气,邓坏透了。

回复 | 1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6-21 18:37:51

同意,楼下两位想的也就是赵紫阳想的。呵呵。

就是说,对六四表态是邓小平的主要目的。如果赵真选择了认错,不仅责任伦理无法实现无法谈起,现在有的道德伦理也就没有了。

回复 | 3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6-21 15:33:16

邓小平于1997年去世,陈云于1995年去世。

有这两位中共大佬在旁边,即使赵紫阳学习邓做个假检讨,重新做回总书记,那又能干出什么大事来?

如果想要把赵再次弄下台,照样可以再让赵下台的。

至于邓是否是真心想要让赵再干回中共总书记,还是要打上个大问号。说不定邓认为赵会为了总书记的官职,会写一个大检讨,那就可以为邓捞回一个大面子了。

赵的检讨拿到手后,该给赵一个什么官职,还不是邓的一句话?

这种事,毛干得多了,邓看也看会了。

回复 | 6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6-21 15:02:24

还这么幼稚,出来工作,认错。都是邓师从老毛的那一套。你做不了一把手了。你还能改革什么?即便你是一把手。胡启立等人也不在权力核心范围。你能做什么?出来是假,是给邓小平面子,最终说明的是邓小平正确,历史上认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这套 老毛整了无数共产党的高级领导的把戏,竟然今日还能谈“选择”?用毛泽东的话讲:书读得越多,越蠢。你会逐渐边缘化的。华国锋不是例子?先是政治局委员,后是中央委员,不过就去扮演举手角色。

六四后清理的人岂是几个所谓赵紫阳那几个高层。出来工作,流亡海外的那些人能够回去吗?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的那些大批精英回得去吗?

假如若是吧!否则,媒体人干什么去呢?

回复 | 6
共有1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