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北京的西藏难题,未来压力来自海外 2016-02-03 09:14:04

  藏传佛教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海外蔓延。当宗教信仰裹挟著文化乃至政治一同迅速发展,西方社会对藏传佛教逐步产生的敬仰情绪日益炽热,会从宗教、文化敬仰转换为社会、政治情绪。北京在应对西藏问题时,需面对的压力主要会在境外,会在西方!


  老高按:20多年前刚来美国在新泽西打工时,独自一人租房住在Somerset一对老夫妇家的半地下室;老太太是希腊裔,奇胖;老先生则是一个显得颇为壮实的蒙古人。有天晚上,我下班回家,见老两口盛装出行,他们颇为兴奋地告诉我:达赖喇嘛来新泽西了,他们去听达赖喇嘛演讲,“He's great!”
  那是我出国后第一次惊讶地感受到普通美国人对达赖喇嘛的兴趣。
  随后接触西藏问题慢慢多了。1998年中国独立学者王力雄的《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版,也正是他写的政治预言小说《黄祸》首次公开作者的真实姓名(该书1991年出版时,用“保密”为笔名),一时引起轰动。我那时担任在纽约出版的《中国时代》月刊的总编辑,也参与对《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的编校,印象深刻。此书既批驳了北京的谎言,也对达兰萨拉的谎言进行了辨析澄清,确实成为一本了解西藏问题绕不过去的必读书,据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人手一本。记得后来在纽约举行《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的新书首发式和研讨会,我还担任了半场会议的主持人。
  再往后,西藏问题、藏传佛教等问题就接触更多了。王力雄与达赖喇嘛四次会见后写了一本书;坚决反对藏独、揭露达赖喇嘛及其流亡政府的徐明旭也写了一本书;中国学者陈小雅写了一本关于藏族文化的书……这些观点相当对立的书,我都参与编校。有一次还有机会参加一个代表团前往印度的达兰萨拉开对话会,见到达赖喇嘛,但可惜没有去成。
  达赖喇嘛多次来到纽约和新泽西举行演讲,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我感受到了美国民众,包括老中青,对达赖喇嘛关注和景仰的巨大热度。他的每次演讲,都必定是成千上万听众参加,再大的会场都挤得水泄不通。他演讲的情况,许多人写过,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王力雄在《与达赖喇嘛对话》一书中的生动描绘。
  昨天读到在香港新创刊的一家杂志《超讯》的一篇长文,是该刊创办人、香港著名媒体人纪硕鸣所写的《西藏问题,未来难题在海外》。此前读过纪硕鸣很多文章,间接打过交道,知道他是香港明报集团的老牌杂志《亚洲周刊》的主力记者,这次才刚刚知道,他创办了一份杂志。这篇谈藏传佛教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国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的文章,资料翔实,值得推荐给大家参考。


  西藏问题,未来难题在海外

  纪硕鸣,《超讯》创刊号,2016年2月

1454519155673684.jpg

  《超讯》创刊号封面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的治藏政策见效,中国境内藏区相对平稳,早前的冲突、自焚现象没有恶化的迹象。最近,西藏主政者陈全国的发言被搬上中纪委官方网站。他在发言中透露,当局在西藏推行“15条”以严明政治纪律,肃清“叛国者”达赖喇嘛在西藏的信徒甚至朝拜者,当局似要在党内加大控制力度。据陈全国称,今年以来,全西藏共查处违反政治纪律行为19件、处分20人,无一人出境参加十四世达赖集团组织的“法会”。
  自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后,有藏区民众陆陆续续翻越山岭逃亡其驻地达兰萨拉,其中包括具有党员身份的藏人;前去朝圣的,甚至还包括党员干部身份的汉人。如今,在开放的西藏,一个几乎全民信教的民族,宗教领袖对于民众的号召力难以退潮,当局能否全面控制境内人士以宗教目的赴印度朝拜达赖喇嘛,始终是被质疑的。
  更何况,达赖喇嘛离开中国50多年,几乎是以一生的精力在经营他的国际宗教王国,吸引国际崇拜者无数。这些西方的藏传佛教徒总数究竟有多少无法统计,保守说来,应该不低于中国境内藏人人数六百万。在现行的政治体制下,北京要控制境内的藏人活动还比较容易。难的是,如何面对西藏问题未来在海外出现的状况。

  海外藏传佛教热情无法控制

  就在陈全国大肆清查境内党员干部背弃党投靠达赖喇嘛的行为时,华盛顿时间2015年10月26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了美国费城国家宪法中心(The National Constitution Center)颁发的自由勋章。尽管达赖喇嘛本人出于身体原因没有出席,但颁奖仪式照常举行,著名演员里查·基尔(Richard Gere)代替他接受奖章。
  达赖喇嘛于去年6月被选为本年度“自由勋章”的获得者。费城国家宪法中心的CEO杰弗瑞·罗斯宣布,西藏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强调了自由、对话和包容的理念”,为表彰其对推动世界各地人权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授予他本年度的“自由勋章”。
  里查·基尔是达赖喇嘛的信徒,他说,“我在亚洲、澳洲、美国各地,还有欧洲都见过他(达赖喇嘛)。他是一个能令所有人感动的人,不论你的年龄多大,性别是什么,或者来自什么文化背景。”
  美国前总统乔治·布希也通过视频祝贺了达赖喇嘛。费城市长迈克尔纳特尔出席了颁奖典礼。现场观众中有少数生活在美国的流亡藏人,但大多数出席者是美国人。他们不仅因为一个外国人得奖庆贺欢喜,更因为他是一个藏传佛教的宗教领袖,是一个可以给予宽慰的精神领袖。

  流亡藏人得到美国民众支持

  达赖喇嘛去年80岁,他的庆生选择在美国度过。在南加州安纳罕市本田中心体育馆,达赖喇嘛站在四层高的生日蛋糕旁,美国说唱歌手弗兰帝用吉他弹唱的方式,带领一群孩童和全场一万多名观众,一起向其唱生日快乐歌。
  而这只是达赖喇嘛在美国的三场庆生活动之一。早些时候达赖喇嘛在英国参加格拉斯顿伯里当代表演艺术节时,同样也有全场齐唱生日快乐歌的场景。达赖喇嘛已经在国际舞台上聚集起了他的敬仰和崇拜者。
  不久前,我在采访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时谈到美国藏传佛教,他也注意到藏传佛教在美国传播很快,他去Google及Facebook总部,发现不少人对藏传佛教有兴趣。这两大IT企业还专设了禅修打坐的小房间,供员工使用,不是因为多了西藏人,而是美国社会多了藏传佛教的信众。
  大宝法王噶玛巴无法猜测未来藏传佛教是否会成为美国的主流宗教之一。但他觉得,美国或者西方人学习佛法接触藏传佛教的目的,和东方如亚洲民众或西藏民众应该是不一样的。“大部分西方人,他们在平时很繁忙,身心都很疲倦,他们需要找到精神上的依靠,寻找一种轻松和愉快。他们没有想到传统上的目标不仅是这一世,也是为了来世,得到佛果。很多人可能没有那么遥远的目标,只是想在短暂的此生寻求一些心灵的安慰和舒缓。这和传统的学习佛法的目标好像有点不相同。”
  总部设立在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成立于1988年,代表达赖喇嘛在美国处理事务。之前设在纽约,方便向联合国表达西藏的状况。后来美国的一些有识之士向达赖喇嘛建议,要在华府设立机构,通过美国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Bhuchung Tsering是该组织的执行副主席,他向《超讯》表示,“这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但我们的理念与达赖喇嘛相近。”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通过美国社会的民间驱动和社会大众和国会的支持。2002年,美国官方出台了西藏政策,成为一个法案。美国国务卿还安排一个高级协调员专项负责西藏事务。“依我了解,华府有很多国际组织,没一个是华府安排协调员与之联络的。”Bhuchung Tsering说。
  有关西藏问题,涉及宗教教育文化的各种法案,都由协调员统筹。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的藏语节目拨款、每年20个赴美读书的奖学金名额、经济上所有藏区的援助专案也来自协调员统筹。Bhuchung Tsering表示,我们互动最主要的部门是国会。已经有20多年了,议员有新旧变更。他们退休后,新的上来,支持者经由历史传承越来越多。“我可以自豪的讲,国会里面,对西藏问题,支持者占大部分,且该比例不断上升。”
  流亡藏人分布在美国各地,参议员的任何议题,总是会听到西藏人的声音。Bhuchung Tsering说,如犹太人一样,西藏人的问题已经不仅是美国的外交问题,亦已经事关美国内政了。
  作为非政府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经费来自民间。中国部负责人Thecho Gyatso表示,组织没拿流亡政府、达赖喇嘛或是美国政府的一分钱,“我们拿别人的捐款,是会员制。不是我们了不起,而是有草根美国民众的支持。”
  对西藏的神秘主义所抱有的热情,在美国由来已久。Thecho Gyatso介绍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曾写信给达赖喇嘛,还送了手表。信中说,我们这里老百姓对西藏很向往,西藏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亲近的地方。
  美国对西藏持支持态度。五、六十年代时美国反共,反共者就支持西藏;嬉皮文化在美国流行,也是支持的大群体。对西藏内部问题不了解,只是向往,所以有虚无的感觉;1959年后,这些想法有很大的改变。现在美国,很少有人提出以武装来推翻西藏的。Thecho Gyatso表示,有些人提出要武力解决西藏问题,包括一些政治人物,但这些人不占主流。
  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理员Chopathar是著名的西藏音乐家,到美国已经29年了。他认为,1959年,佛教甚至藏族民族文化深入到西方社会,这就是达赖喇嘛的作用,影响非常大。

  藏传佛教信众在美国不断增加

  绝大部分美国人了解西藏境内的问题,Chopathar指出,“美国人是从西藏的人权、有没有信仰自由、有没有言论自由、语言的存亡,还有和平主义者等问题开始了解西藏的,这些才是重点。有一部分人从嬉皮演变过来的,还有些人成为佛教徒。那批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已经把西藏问题内化了,这批力量是庞大的。”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办公室有一张2002年的照片,是达赖喇嘛在主持十轮金刚大法会。法会一共10天,每天都人满为患,现场清一色的白人。一天下午的活动,参加者达14000人,这些都是自发掏钱参与的美国人。
  建筑商Joel和太太Joanne在南加州美丽小镇圣塔芭芭拉生活。Joel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家里还建有佛堂。太太Joanne最近也带著两个领养的中国女孩皈依了。
  圣塔芭芭拉是美国西部的海滨城市,大概有15万居民,以白人为主。这些白人中,接触藏传佛教的有将近1万人。Joel介绍,他们对藏传佛教的态度实际上可以分为两种,喜欢或欣赏。他认为用“喜欢”这个词形容自己的态度比较适合一点。
  原因是,Joel是犹太人,他现在有两种信仰,他喜欢藏传佛教,但他还没法放弃他原有的犹太教。在过去,这样的情况是很少的。他说:“现在纯粹喜欢藏传佛教的人增加了,但是还有一种人是双宗教的,没把藏传佛教当信仰,但是他喜欢藏传佛教。”这样的人,大概是3000至4000左右。在圣塔芭芭拉,喜欢和信仰藏传佛教的人全部加起来,会超过一万人。

  藏传佛教对犹太社群的影响

  Joel介绍美国本土藏传佛教的重要人物,第一个是Rabbi(犹太人牧师);第二个是Allen Wallace(艾伦·华莱士),美国著名的藏传佛教老师;第三个是Steven Jobs(苹果公司创办人),以此来说明藏传佛教对美国文化的影响。Joel说,他想讲一讲藏传佛教对他们每一个人的改变,一个是关于Rabbi的犹太故事。那一年,犹太人的新年,Joel带著孩子去祈祷。他们实际上有两个犹太人牧师,一个年轻,一个较年长。年轻的是一位女士,大概三十五岁,她告诉Joel,说她刚参加了加拿大的短期打坐修行,但没说是有关藏传佛教的。她与Joel分享关于修行经历和佛教历史,即使并没有使用佛教相关用词,但是内容都涉及佛教理念,包括慈悲心、宽恕等。
  听祈祷的人当时并不知道她讲的是关于佛教的原理。因为任何的宗教都可以成为犹太人的教理,但是Joel知道这是关于佛教的知识,所以当时就问她,你是不是参加了打坐修行?她说是的,她的老师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位西藏喇嘛的弟子。
  Joel想以此说明,藏传佛教对美国文化的影响已经非常深刻,甚至可以影响到其他的宗教解说的原理。“但是必须清楚的是,加利福尼亚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地方有可能不会发生。”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Allen Wallace(艾伦·华莱士)的,他是一名美国藏传佛教老师,跟Joel年纪差不多,在美国很有名望。他的父亲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学习非常好,在斯坦福大学可以拿到奖学金,Joel认为是非常有智慧的一个人,他学的专业也是关于自然科学的。他很小的时候就读一些佛教的书籍,然后就开始接触藏传佛教,他跟著达赖喇嘛学习藏传佛教的知识。后来,他到了印度之后出家,系统地学习了藏传佛教的教义。
  Allen Wallace在大学读书时,跟著达赖喇嘛修行打坐,并担任其翻译。学成之后,他开始到处旅行,后来他回到美国,成为了加利佛尼亚的一名教授,主要教藏传佛教。
  回到美国后,他的藏文已经非常好了,妻子也会讲蒙古语。Joel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在藏传佛教里,艾伦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当时大学中有一个有钱人想捐款设立中心,艾伦和其他的竞争者一同成为主席候选人,但是因为一些政治原因,后来艾伦离开学校。Joel说,Allen Wallace后来得到另外一个美国人的帮助成立了藏传佛教中心,发表了很多著作。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大家都很熟悉的Steve Jobs,Joel认为Jobs是改变了美国文化的一个人,甚至可以说他改变了世界原有的文化。Joel在YouTube上看到了其非常著名的一次演讲,那个演讲让Joel非常印象深刻。2008年,那个时候的Jobs已经患有癌症了,但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后来,他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进行了一次佛教性质的演讲,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而且非常鼓舞人心。Jobs讲解佛教的教义的时候就像一个喇嘛在弘法,他讲到,人生是短暂的,但前途是无可估量的,是可以成佛的,他还提到同情心、慈悲心等。
  Jobs后来去世了,很多媒体都在对他的精神世界进行探讨,认为他是一个佛教徒。
  至今,没有人知道Jobs到底是不是一个藏传佛教徒,但Joel认为,Steve Jobs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内容是和藏传佛教的教理紧密相连。
  如果说这些名人都有特殊性,那么从普遍性也可以看到藏传佛教在美国的发展。不久前,从印度来了一个仁波切(藏文rin-po-che音译,意指“珍宝”或“宝贝”,是广大藏族信教群众对活佛的敬称——老高注),在圣塔巴巴拉基督教的大教堂里面弘法,吸引了4000多人参与。这些人都是藏传佛教,仁波切以传承加持,每个人都有仪式。仁波切就住在Joel家里。
  圣塔芭芭拉是一个特殊区域,由于受基督教的文化影响比较深,普遍知识水准比较高。即使这样,在圣塔巴巴拉,藏传佛教的影响力比起10年前也翻了一倍。这从出版物的变化情况中可以看出。10年前在圣塔巴巴拉的书店里藏传佛教的书是一格,大概只有十几本,现在则有满满一个书柜。所有的书店里面都有藏传佛教的书籍,这完全是市场导向的结果。
  Joel认为有很多原因。一般说,藏传佛教是纯洁的,逻辑性很强,不像西方很多宗教里面喜欢掺杂一些东西。为什么?这个可能是因为在没有外来文化的侵入和干扰的情况之下,西藏本身的一套系统保留得非常完整。“人们喜欢直接可以吃到新鲜的东西,不需要掺杂很多别的东西。”
  Joel欣赏藏传佛教,是因为西藏本身是单纯的民族,再加上美国传统宗教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东西,比如对人的尊敬、家庭的重视还有对生命的敬畏等东西,并且很多宗教背后有利益集团,但是藏传佛教传入时没这些利益。它该有什么就有什么,并且传播者本身言行上就比较一致。西藏本身的文化就比较容易吸收,传播者本身就不会存在戒心。
  再加上大部分在西方接受藏传佛教的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逻辑性很强,道理讲得很深入,人们就比较容易接受。
  现在,藏传佛教正在以惊人速度发展。在美国中小型的城市,几乎大众知道名字的地方都有藏传佛教中心。这个中心和西藏的不是一个教派,四大教派都有。第二个原因,藏传佛教所推崇的打坐等让美国人受益很多,因此美国一大批人对它进行很深入地去学习和研究,不仅仅是表面功夫。有些人打坐过五六年就会完全不一样,这些都有事实依据。美国培养了一大批美国本地的洋喇嘛和洋尼姑,他们本身是很好的受益者,因而也更具有说服力。
  以前美国只有一家最大的藏传佛教的出版社,现在有十多家专门出版藏传佛教书籍出版物,目前有一系列的书籍在出版。还有人开始把《大藏经》翻译成英文。除了《大藏经》,其他藏传佛教的书籍基本上都已经翻译了。
  美国藏传佛教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他们主要负责出版书籍,传播文化。他们自己管理。他们没钱,不能把中心建立在富裕区,大部分情况下是在不好的区域买建筑,将其装修后,作为活动基地。藏传佛教的渗入,同时也能让该区域的犯罪率降低,喝酒吸毒的人减少,很少听到报警,房价也抬上去了,中心旁边的房子也盖起来了。

  宗教热情会转换为政治热情

  曾经与一位美国历史学家聊天,他讲到,藏传佛教在美国开始盛行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达赖喇嘛、大宝法王在美国的影响越来越强;二是有流亡的西藏人分布到美国的家庭,使美国人更有兴趣去了解它;因为基督教传统的“有罪论”,基督教是教你不能做什么,佛教教你应该做什么。
  2011年,华盛顿的法会有超过两万多人参加,这在美国是最大的法会。在华盛顿DC,最高的楼是国会山庄,要远离经济和宗教,一个宗教人士在那里办这么大的法会,而这是需要美国绝大多数议员同意的,达赖喇嘛是第一人。虽然美国宗教自由,但华盛顿DC是不充许举行大型的宗教活动以免干扰。达赖喇嘛前侍卫长嘉杨达杰说,达赖喇嘛做到了,最主要是因为达赖喇嘛不只是讲佛教的东西,重要的是讲不少人类的价值,是他自己的体验。“达赖喇嘛把佛教更为广阔的演绎,他的思想源头来自佛陀。原有的时空背景下,佛陀主要在亚洲,没有更多的时空背景,达赖喇嘛将之带向地球的深处,走得更远了。”
  世界上不同肤色、不同人种、甚至不同信仰的人士都乐意接受达赖喇嘛这个精神领袖。嘉杨说,如梵蒂冈的主教,很少会有佛教人士去参与他的活动。但达赖喇嘛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是超越国籍、超越宗教的。有人说,达赖喇嘛卸下政治责任后退下来,空间会小,我认为不可能。就他个人来说,是开拓了一个更为广阔的路。“西藏政治领袖的光环并没有给达赖喇嘛加分,如果西藏人民可以早些站出来自己执掌政权,达赖喇嘛早就会退休。他已经站上了世界精神领袖的峰巅舞台,民间说,达赖喇嘛是至高无上的,这还是从精神领袖的意义上讲。”嘉杨的观点是:如果达赖喇嘛回不去自己的国度,他就是世界人!他应该成为国际法认可的世界精神领袖,也应该由国际法来认定达赖喇嘛的转世。
  嘉杨说,人的出生和死亡是无法自我选择的。“生死平等,没有人可以有特权。当你面临死亡时,需要心灵上的慰藉,这只有宗教可以做到。达赖喇嘛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在世界上,大家对达赖喇嘛的尊重也在于他是精神领袖,而不会去考虑政治原因。”

  美国媒体为达赖喇嘛“喊冤”

  美国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达赖喇嘛是智慧的源头,是世界上仅有的最有哲理的人。嘉杨认为:“很多美国人在评价达赖喇嘛时,不会吹捧他,而是从达赖喇嘛的眼界和思维中得到了人生启发。达赖喇嘛在西方的影响也不是在政治层面上,主要是他站在他的宗教高地赋有哲理的思想,对人生、自然、天人共存的思考。”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副主席Bhuchung Tsering一再强调自己的观点,西藏问题主要不是政治问题,而主要是认同,民族特性,这些要保证。“只要有美国人民对西藏文化有兴趣,自然会支持。”不过,事物是变化的。西方社会对藏传佛教认识以及对达赖喇嘛的敬重,与北京的态度发生矛盾时,冲突就变得激烈了。
  在达赖喇嘛80岁纪念之际,美国媒体接连发声抱怨中国,为达赖喇嘛“喊冤”。
  《华盛顿邮报》7月5日发表著名好莱坞演员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董事会主席里察·基尔和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联合撰写题为《达赖喇嘛将八十岁了,可西藏仍在受苦》(As the Dalai Lama Turns 80,Tibet Still uffers)的文章称,达赖喇嘛1959年骑马徒步从西藏逃亡印度后,在印度建立了集宗教、教育和政治服务机构于一身的西藏流亡社区。达赖喇嘛周游世界以促进西藏事业发展并致力于丰富藏传佛教的教义。在政治主张上,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和解道路以缓解汉藏语系的冲突,该主张承认中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同时寻求保存西藏的文化、宗教与身份。
  该文还称,中国民众也越来越多地被达赖喇嘛的教义、西藏文化尤其是佛教信仰所吸引,达赖喇嘛一直将中国政府同中国人民区分开来,他并非反对中国,这是不容置疑的。
  《华尔街日报》5日还发表题为《西藏前方艰难之路》(Tibet's tough road ahead)的文章称,必须正视的是,在达赖喇嘛80岁之时,西藏仍面临许多问题。西藏一直充斥著汉族定居者,寺院被置于中国政府的直接控制下,作家被逮捕和折磨,超过200万名牧民已经被强行安置在城市地区,这些摧毁了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破坏了青藏高原本身就很脆弱的生态系统。达赖喇嘛称之为“文化灭绝”政策。已经有超过149名藏人自焚以反抗中国当局的统治。美国政府出资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席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n)也发表了《残忍时代的生日》一文,批评中国政府在西藏压制人权。格什曼在文章中说,达赖喇嘛访问世界各地传播藏传佛教文化,构想以“中间道路”解决中国和藏族矛盾(Sino-Tibet anconflicts),并寻求保护西藏文化、宗教和身份认同。这些成就使他成为“受全世界人爱戴和尊敬的人物”。

  藏独派势力正在抬头

  而在美国的流亡藏人中,独派势力正在抬头。2011年达赖喇嘛退出政坛,给支持独立人士留下了空间。不久前纽约支持中间道路及支持独立的流亡藏人进行了一场辩论。支持中间道路的四个人,竟辩不过支持藏独的一个人。
  支持藏独者的主要理据就一条,中间道路走不通,达赖喇嘛走了20多年,北京连谈判都取消了,而且多年的谈判毫无成就,达赖喇嘛要为这个毫无成就承担责任,并要承认失败及道歉!
  而支持中间道路者因为没有实践的成就,讲不出很多道理,最后只能以“你反对中间道路就是反对达赖喇嘛”来扣帽子。
  这场辩论在流亡藏人中影响很大。中间道路的支持者对达赖喇嘛绝对忠诚,但对中间道路越来越失去信心。支持独立人士认为,达赖喇嘛断送了后代人选择的权力。他们指,共产党从来不吃软的,必须动武。他们的选择不在境内而在境外,最终才会回归到谈判。在美国和西方,支持西藏独立的人士相对中间道路派要少的多,但独派宗教色彩淡薄,都受西方良好教育,比较难控制。如安多人是达赖喇嘛的老乡,以前安多人100%支持中间道路,这样的基础现在被动摇,坚定信心者成弱势了。值得注意的是,西方社会对藏传佛教逐步产生的敬仰情绪日益炽热,会从宗教、文化敬仰转换为社会、政治情绪。
  北京需面对的是,未来西藏问题的压力主要会在境外,会在西方!


  近期图文:

  头次遇到明知是谣却传谣再辟谣的怪事  
  
知识分子百年命运史诗《南渡北归》三部曲让我大跌眼镜  
  
中国研究院是个什么样的机构?  
  
现代政治,其实还不就是这点小九九  
  
对网络“反台独圣战”的三种解读  
  
取街名、改街名,都是政治  
  
台湾和香港,都紧紧连着大家的心(组图)  
  
给这一轮太平盛世的备忘录  
  
岁末之问:“我是谁”与“我们是谁”

浏览(1458) (9) 评论(1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2-04 06:02:50
宗教热情会转换为政治热情,

~~~~~~~~~~~~~
国外不是这样的包裹,政治法律主张政教分离,议员绝对不能以宗教观点作为政治动员,公立学校不能宣扬宗教,警察执法甚至不准佩戴宗教首饰。法律治理罪犯不会因为宗教信仰得到照顾。

既然达赖喇嘛不再搞分裂和藏独,中国政府应该让他回家安度晚年。严格政教分离,就没有啥大不了的。

西藏特殊的地理环境,住在哪里的人画地为牢,语言文字产生隔阂,不能融入主流社会。生存条件异常艰苦,不是藏族人根本受不了。经济发展不起来,几十年一直靠政府拨款度日。

藏独想搞也成不了。其实不如干脆开放让那么多热爱藏传佛教的人们为西藏捐献,请他们移民西藏跟他们热爱的西藏融为一体。每天抱着氧气瓶,多好啊!外国人到西藏访问,为何没有谁愿意留在那里,却愿意留住云南。

在外面制造“西藏没有信仰自由,”去看了就明白是造谣而已。政府从来没有消灭寺庙没有阻止喇嘛学院,藏族人从来没有信仰缺失。即使有藏族人反政府自焚,也没有捣毁寺庙。

嘿嘿!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4 05:49:39
看留言些,雾霾中国山寨污物这乱窜,伐林伐木锄草烂草毛!
狗日党国发言人女贾春淫档徒下五毛窜!呐傻na傻nasa五毛喷粪死全家。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4 05:49:38
看留言些,雾霾中国山寨污物这乱窜,伐林伐木锄草烂草毛!
狗日党国发言人女贾春淫档徒下五毛窜!呐傻na傻nasa五毛喷粪死全家。
回复 | 0
作者:NASA 留言时间:2016-02-04 02:29:03
卖杂志的广告。我说你打广告也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吧。
回复 | 0
作者:apache2000 留言时间:2016-02-03 23:27:53
藏传佛教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海外蔓延, 不知何时藏传佛教能成为美国,德国,或法国的国教? 届时达赖可以到那里去转世.
回复 | 0
作者:beiqian 留言时间:2016-02-03 22:45:14
反基导致佛兴;再反过来,佛兴促使反基。中美都一样;如果不信耶稣基督的福音,终将会砸自己的脚
回复 | 0
作者:kshdjj 留言时间:2016-02-03 21:03:28
西藏问题,未来难题在星外人! 你可能还没想象到吧? 应该富于超前想象力。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6-02-03 17:19:21
玩出口转内销,没那么容易。

当年加拿大的藏独何等猖狂,连多伦多中领馆屋顶上的中国国旗也敢拔,就是仗着一帮加国政要在后面撑腰。现实教育中国侨民,虽人在国外,维护祖国统一完整还得靠自己。这才有多伦多2008年3.29反藏独集会及其后全加国乃至全世界华人华侨的反藏独浪潮。

就此一役,加国的藏独再也没缓过气来,哪里再敢与主流华人对抗。即便后来达赖访加,也没搞成什么动静。在西方国家靠分裂中国讨点食吃可以,但别犯众怒,否则实得其反。
回复 | 0
作者:google88 留言时间:2016-02-03 14:11:14
天下本无事,凡人自扰之。
回复 | 0
作者:BigPPP 留言时间:2016-02-03 13:56:33
别又是啥政府和组织借机加了自己的私货吧...
回复 | 0
作者:BigPPP 留言时间:2016-02-03 13:53:26
不是说好的, 上帝的归上帝,凱撒的归凱撒...
怎么你说的藏传佛教要反其道行之, 在海外绕一圈会来就要干涉凱撒了, 可是世界潮流真的不是政教合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