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读懂世界很难,那就先来读基辛格吧 2018-01-23 09:43:58

  基辛格说:稳定的国际秩序需要各方价值观一致。中国拥有了青春期的力量,也具备了中年人的克制,缺少的是关于世界秩序想象的合法性价值。合法性价值是世界领导权的核心所在,世界霸主的巅峰对决,不是实力的较量,而是价值观的比试


  老高按:在我们这一辈中国人所耳熟能详的美国人名字中,亨利·基辛格肯定能进入前十名。1971年7月,他作为尼克松的国家安全顾问,从巴基斯坦瞒天过海秘密飞到北京。当时那故意放在党报不起眼的位置、只有短短两行字的美国总统将访华的消息,真的是震撼了中国、震撼了全球——现在我一闭眼,当时的场面历历在目。
  后来基辛格无数次晋谒中南海,中国要人也无数次朝觐基辛格,我的一位同窗还随摄制组专程到美国采访拍摄基辛格,成为某个重大题材的纪录片中必不可少的一笔。我周围的人也常常提到基辛格,尤其是在前几年中国研究院的研讨会上。但人们似乎更多地关注基辛格的外交活动实践,关注他就中美关系或美国亚太政策提出的某个具体设想。在中国专制体制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基辛格仍然乐当中国领袖的座上宾,让很多人不爽,我就听到不止一个人称他是“老狐狸”,“讨好专制者”来“两头通吃”。
  正如中国著名学者、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许纪霖教授所说,基辛格“前半生与哈佛结缘,后半生在白宫度过。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在哈佛与白宫游走自如,既是一个大师级学者,又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国际政客”。95岁的基辛格,身上兼有学者与政客这两方面的特质,但是我们比较多地看到了他政客这一面,却忽视了他作为学者的这一面。许纪霖发表于两年多以前的《读懂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这篇文章则提醒了我们,基辛格还确实是名不虚传的“大师级学者”,他的历史眼光和全球视野,确实能从战略上给当代和后代各国执政者以启迪。
  前年夏天陪两位摄影界的朋友贺延光和萧燕逛普林斯顿大学,正见到一群中国孩子的“美国迪斯尼梦想成真艺术展演亲子团”,在纳苏大楼前合影,几十个孩子充满豪气地齐声高喊:“我们来认识世界!让世界认识我们!”愿望很好,但在我看来,中国人要真正认识世界,并不容易。或许,我该请教一下“老狐狸”。几十年前,读过基辛格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记忆之中是所谓“内部出版”),这次要找来他的《论中国》和封笔之作《世界秩序》。


  读懂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许纪霖,大家

  基辛格是一个传奇。这位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创造了20世纪世界政治多个标志性事件。他的前半生与哈佛结缘,后半生在白宫度过。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在哈佛与白宫游走自如,既是一个大师级学者,又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国际政客。
  基辛格在哈佛的本科毕业论文,长达377页,导师看了前100页,便情不自禁提笔批了“最优”。因为他的论文篇幅过长,哈佛因此制定了“基辛格规则”,限定大学生撰写本科毕业论文的长度,不得超过基辛格论文长度的1/3。他的博士论文主题是19世纪的维也纳体系,著名的基氏均势理论就此奠基。1957年,基辛格出版了《核武器与对外政策》,首次提出了有限战争理论,哈佛因此聘用他,成为著名的国际关系研究大家。12年之后,基辛格弃学从政,在尼克松总统赏识之下,在国际舞台上大展宏图,中美关系破冰、缓和中东局势、结束越南战争,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卡尔·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是一个既能解释世界,又能改变世界的历史伟人,基辛格也属这样的豪杰。
  前几年基辛格的《论中国》一书在中国出版,在读书界风靡一时,我与许多学界朋友都视该书为经典,没有一个美国人比他更了解中国的当代政治与国家领袖了。今年(2015年),这位92岁的老人,又出版了他的封笔之作《世界秩序》,中信出版社最近推出了中文版,我放下正在研究的课题,先睹为快,顷读之下,不由拍案叫绝。基辛格,不愧为全球国际关系第一老法师,他有独家的均势理论,又梳理出以自家理论为骨架的历史演化脉络,兼以无人可比的从政经验,使得《世界秩序》成为他本人、乃至国际关系领域的巅峰之作。
  中国已经崛起,以世界老二的姿态,一步步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然而,我们关于世界秩序的知识储备配得上自己的经济实力吗?想改变和颠覆现存世界秩序的大有人在,然而,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现代的世界秩序究竟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
  读基辛格的《世界秩序》,就会豁然开朗,让糊涂者清醒,让清醒者更清醒——除非糊涂者不想清醒,清醒者以为自己最清醒。

  众所周知,现代国际体系起源于17世纪中叶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17世纪初神圣罗马帝国内部天主教与新教的尖锐对立,引发了惨绝人寰的“三十年战争”,日耳曼诸邦国60%的人口被消灭,交战各方不分上下,打得筋疲力尽之后,最后终于现实理性占了上风,交战诸国坐到谈判桌前,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各国相互承认主权、领土完整,从此基督教神权世界宣告结束,一个以民族国家为主体的新世界来临。
  基辛格指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普遍意义源自它的程序性特征,即在价值观上是中立的。它的规则适用于任何国家: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边界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享有主权,鼓励遵守国际法。”以往中世纪的战争都是以上帝为名的战争,各国为争夺神的恩宠、为占据宗教的正统而厮杀,那是价值的纷争,不可和解、无所让步,每一方的内心都充满了神圣的正义感,都自以为是上帝最好的选民,哪怕血流成河,尸骨遍野,也在所不惜,那些死难者不过是上帝意志在人间展现过程中被碾压的无足轻重的小草。
  自16世纪新教改革之后,欧洲逐渐进入了一个马克斯·韦伯所说的祛魅时代,一个共同的神消失了,每个国家、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所供奉的上帝。“三十年战争”是一场上帝之争,但没有一个国家有实力能够将自己的上帝强加于他国,于是,一种程序性的工具理性代替了实质性的价值理性,主宰国际关系的基本法不再是自以为是的神圣价值,而是工具性的主权承认;正义不再体现为究竟谁代表上帝,而是遵循普遍的程序性原则。这就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核心所在,因而它适应不同的宗教、文明和文化传统所形成的国家间交往,它是世界祛魅的世俗化产物,难怪今日的世界依然处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延长线上——除此之外,你想不出更好的解决跨宗教、跨文明、跨文化的国家之间纷争的有效方式。
  从17世纪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到19世纪的维也纳体系,维系和平的秘密不再是共同信奉的上帝,而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均势。价值祛魅的世界必定是一个霍布斯式的丛林世界,丛林世界要有和平,必须有各种力量之间的均衡,让每个国家都明白,合作要比不合作好,霸权之间保持适度的张力。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之后的两百年,欧洲避免了类似“三十年战争”的多国混战,首先是英国纵横捭阖,守护了欧洲大陆的整体均势,其次是法国操纵了中欧的均势,严防统一后的德国作为头号强国崛起。
  然而,基辛格认为,均势是很容易被打破的,“均势至少受到两方面的挑战,一是某一大国的实力强大到足以称霸的水平,二是从前的二流国家想跻身列强行列,从而导致其他大国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直到达成新的平衡或爆发一场全面战争”。拿破仑大帝的出现是前一种挑战,但很快为联合起来的欧洲强国所镇压,重新回到维也纳体系的新均势。而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作为野心勃勃的后发达强国则是后一种挑战,也最终归于失败。

  德国之后,再无挑战者?其实,世界的均势是相对的,而不平衡是绝对的。意识形态所激发的野心、国家利益的无限膨胀,会不断地产生对世界均势的挑战者。之所以如此,基辛格如此分析:“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弱点是其长处的反面。尽管这个体系有饱经战乱的国家设计,但它并没有提供一种方向感,它给出了分配和维持权力的方法,但没有解答如何产生的合法性。”这意味着,假如要实现康德的“世界永久和平”的理想,在利益的交易和实力的均衡之外,依然要寻找一种更高的普世价值——这一价值当今世界,不必是高度分裂的宗教信仰,而是世俗性的人文价值。毕竟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为世俗的人文价值奠定了全球基础,而且已经在世界各大轴心文明和民族文化之中获得回应。哈佛大学政治学巨擘约翰·罗尔斯在世时写的《万民法》,试图从不同的宗教和文明传统中发掘当今世界的普遍人权法则,就是继承康德壮志未酬的遗志,为世界秩序寻找新的合法性价值。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二战之后的欧洲,意识到仅仅靠均势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无法实现稳定的世界秩序,需要一个超越于均势之上的统一欧洲。法德之争是过去300年间欧洲每一场战争的渊源所在,在冷战的背景下,法国与西德实现了终极性的和解,开始携手合作。冷战结束之后,一个统一的欧洲诞生了,欧盟的出现,象征着对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摒弃,在民族国家之上,有了一个更高的、虽然是有限的价值与利益共同体。欧洲是多元的,也是同质的,这个同质不仅体现在多级世界中欧洲的共同利益,更重要的,乃是来自于古希腊罗马、中世纪基督教和近代启蒙所奠定的欧洲价值观,这是欧盟合法性的精神支柱所在。

  当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始作俑者正在超越自身、致力于建构一个世界新秩序的时候,亚洲却成为了这个业已过时体系的忠诚继承者。基辛格说:“威斯特伐利亚模式的国际秩序如今在亚洲推行得最为得力,远强于欧洲,中东更是无法与亚洲相比。”历史上的亚洲与欧洲不同,并没有一个类似罗马帝国那样的共同帝国,也没有基督教那样的统一宗教。今日的亚洲各国,存在着各种宗教:中国的儒教,东亚的大乘佛教,东南亚的小乘佛教,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教,印尼、马来亚、巴基斯坦的伊斯兰教,还有韩国的基督教和菲律宾的天主教。亚洲成为了轴心文明最丰富、最齐全的地域。好在东方世界具有多神教传统,不像历史上一神教的欧洲和中东,为了一己之信仰而大打出手,发生宗教战争。不过,亚洲各国不同的宗教背景虽然不至于爆发战争,却是建立亚洲共同体难以跨越的屏障,因为超国家共同体的建立,最终还是要取决于是否有合法性基础:共享的价值观。

  基辛格发现,今日的亚洲各国,民间大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泛滥,政府基本按照19世纪欧洲的国家理性方式进行外交,国家利益至上,并不排除武力的选项。更要命的是,还缺乏欧洲式的均势。因为在欧洲,主要国家的利益即使不完全一致,也是相互兼容的。亚洲却没有这样的利益一致性,各大国为自己选定的重点就是明证,印度最担心中国,中国却认为与自己分量相当的竞争者是日本和美国。不过,这位老资格的国际关系权威也表达了谨慎的乐观:“现在印度、日本和中国均由有战略眼光的强势政府领导,虽然竞争可能加剧,但找到大胆的解决办法的可能性也大为增加。”在欧盟式的超国家共同体远未露出曙光之前,亚洲各国只能暂时按照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原则维护脆弱的均势,美国是东亚均势的最重要砝码,日本与中国和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再次出现一个共同的敌人——在上个世纪70-90年代中日短暂的蜜月期间,所依赖的共同敌人就是咄咄逼人的苏联。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成为新世界体系的主导者,两霸相争成为一霸独揽。不要忘记美国是一个具有极端一神教传统的清教徒国家,早在1630年,约翰·温思罗普总督就在驶往马萨诸塞的移民船上宣布:我们要在新大陆建立一座上帝的“山巅之城”,其正义原则和榜样力量将激励整个世界。基辛格认为,近代欧洲秩序的基础一直是政教分离,将绝对的道德观与现实政治谨慎地分离,但美国的外交是传播美国价值观的工程,认为其他民族都应该渴望这套普世的价值观,复制美国的现代化道路。美国是一个矛盾的大国,既有盘算自己利益的孤立主义传统,又有理想主义的传教精神,其外交政策经常在二者之间震荡,试图找到平衡点。但作为清教徒的美国人之最终信念,还是相信自己担当着上帝赋予的“天命”,有责任拯救混乱和堕落的世界。“天命”意识在国家利益之上——仅就这点而言,美国与传统的中国倒有相似之处,中国的儒家士大夫相信天下主义,王朝之上还有天下:一个普遍的正义秩序——只是当下中国的一些国家主义者不懂美国,以为美国的所作所为皆出自其自私的国家利益。不了解竞争对手的精神之魂,只能导致一而再、再而三的误判。
  就塑造世界秩序而言,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当属曾经做过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伍德罗·威尔逊。对于他,中国的知识分子并不陌生,五四时期的陈独秀称之为“世界上第一个好人”。威尔逊总统在巴黎和会上提出了十四点和平原则,最早论述了国际联盟的设想,以保障大小国家的领土完整与政治独立。威尔逊主义是超越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理想与实践,可惜当年巴黎和会上如狼似虎的英国与法国,唯国家利益是图,视实力均势为唯一法宝,让威尔逊主义没有落地的空间,之后建立的国际联盟也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空架子。
  直到二战结束美国成为西方的新盟主之后,威尔逊主义才有了实践的机会。基辛格说:威尔逊之所以伟大,乃是他提出了宏大愿景,极大地激发了美国的例外主义传统,每当爆发世界性的危机,美国都会以某种理想主义的方式回归威尔逊主义。然而,威尔逊主义的悲剧在于,它留给这个举足轻重大国的,只是一套令人振奋但脱离历史感和地缘政治意识的外交政策学说,美国之后的一系列国家错误皆与此有关。比如美国的中东政策,事实证明,以多元民主取代萨达姆的残暴统治要比推翻这个独裁者要困难得多,伊拉克内部、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在美国式民主选举之下,演化为无法整合的宗教与民族冲突。而以埃及革命为中心的“阿拉伯之春”,最终被证明为不过是一场美国所不喜欢的“伊斯兰觉醒”。

  向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公然挑战的,当属伊斯兰教。基辛格说:“伊斯兰教既是一种宗教,又是一个多族裔的超级国家和一种新的世界秩序。”伊斯兰教所想象的世界秩序,乃是一个没有祛魅的真主意志的世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创始者哈桑·班纳提出,要用伊斯兰的制度取代世俗的民族国家体制,他充满激情地号召穆斯林信徒:“穆斯林的祖国将延伸到全世界,难道你们没有听到神圣和全能的安拉的话?我们将与异教徒战斗到底,直到永远不再受到迫害,直到安拉是唯一的信仰!”
  在20世纪的历史当中,曾经有多个世界秩序的挑战者,从希特勒的纳粹种族主义、斯大林的东正教共产主义到第三世界革命,最后都归于失败,如今的伊斯兰教对基督教世界秩序的挑战,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是短暂的威胁,还是一场永无止境的一神教之争?
  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其超越宗教、超越终极价值的程序性设计,为各民族国家的和平相处,提供了国际法的公共尺度。然而,正因为其背后价值合法性的不足,使得和平永远是战争之间的空隙,一旦国家间的均势被打破,就会有诱导战火的挑战者出现。哈佛大学一项研究表明,历史上的新兴大国和原有大国互动的15个例子中,有10个最后走向了战争。

  到了21世纪,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正在崛起,从国家经济总量而言,十年之内,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头号GDP大国。中美之间,难道必有一战?基辛格对此并不悲观。
  作为美国首屈一指的中国通,他对中国的了解未必比对美国少。他承认,对于中美两国而言,对方都是一个难以通约的“例外”:“两国的文化和政治背景有着重大差异。美国的政策着眼于务实,中国则偏重概念。美国从未受过邻国威胁,中国的边境四周却无时不刻强敌环伺,虎视眈眈。美国人相信每一个问题都有解决办法,中国人却认为每个问题的解决只会引起新的问题。美国人对眼前形势一定要拿出结果,中国人注重的则是大局的发展。美国人制定‘可以做到的’计划,中国人只确定总的原则,进而分析它的走向。”
  不管基辛格的对比是否正确,但中美之间因为价值观和文明传统的差异,的确隔着一层无法打破的钢化玻璃。
  自从晚清备受列强欺凌之后,中国放弃了天下主义的雄心,守护的只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民族国家主权底线,基本上自家管自家的事,表现出一种东方式的孤立主义。虽然到了21世纪崛起于世界,但诚如李光耀所说:“中国与其他新兴国家不同,中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接受,而非作为西方社会的荣誉会员”,“过去,苏联与美国抗衡以争夺全球主导权,现在,中国的行为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它对改变世界不感兴趣”。
  不过,东方式的孤立主义能够维持多长的时间呢?中国无意于挑战现存世界秩序,但作为一个黑格尔所说的“世界民族”,中国的一举一动,总是会在世界舞台发生超乎自己预期的影响。
  基辛格在本书中提出了一个世界秩序三要素理论:力量、克制和合法性。他认为:“秩序永远需要克制、力量和合法性三者间的微妙平衡。”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已经拥有了青春期的肌肉与力量,也具备了中年人的隐忍与克制,独独缺少的,是关于世界秩序想象的合法性价值。
  不要以为合法性价值不重要,那是世界领导权的核心所在。世界霸主的巅峰对决,最终不是实力的较量,而是价值观的比试。谁赢得了全球普遍的人心,谁就把握了世界文明的未来。在上个世纪,德国之所以两次挑战世界秩序失败,乃是其始终缺乏引导世界的新价值观和普世性建制。只有一己之民族利益和国家理性,是不会获得世界尊重的。

  时殷弘曾经做过一个富有启发性的研究,他借助乔治·莫德尔斯基的世界政治大循环理论,发现近五百年来,所有对世界领导者的挑战无一不落入失败者的行列,替代老霸主成就新一代霸业的国家,都是先前世界领导者的合作伙伴。比如17世纪取代葡萄牙的荷兰,18、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时殷弘提出的这一观点,或许需要作个别的修正,问题不在于国与国家之间的关系,而在于对普世文明的态度:凡欲挑战全球核心价值的最终难免失败,而顺应普世文明又有所发展的,将有可能以新的文明领导世界,成为地球方舟的新一代掌舵人。
  基辛格在书中有一个并非不重要的观察。你以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之后的欧洲,真的是靠力量的均势维持了二百年的和平吗?不,基辛格说:稳定的国际秩序需要各方价值观一致。当年维护欧洲秩序的政治家是一批宫廷的贵族,他们对诸如荣誉与责任这些抽象概念的理解毫无二致,他们代表了同一个精英社会,讲同样的语言(法语),出入同样的沙龙。国家利益虽然不同,也各为其主,但对国际法规则有共同的认知,对世界秩序合法性有心照不宣的认知。
  读懂了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元月图片主题:阅读)

1516729161299502.jpg

      小小读书郎。


  近期文章:

  有的革命是逼出来,有的革命是造出来  
  
警惕法西斯:这应该列为人类永恒的警告  
  
非逻辑的逻辑课,反价值的价值观  
  
蒋经国忌辰30年,如何评价其功过  
  
文革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却造成更大问题  
  
盘点美国2017年的十场文化激战  
  
大众是否真能做到自主掌控选择信息  
  
国家崛起有可能变成独裁者冒险的本钱  

浏览(2482) (11)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oogle007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01-24 18:14:26

查一下谁先有用“华人的败类”骂人。我只不过用同样的词汇回敬她罢了。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8-01-24 11:10:41

基辛格刻意冒充毛周朋友,也跑重庆支持薄。但骨子里完全相反,打造霸权文化。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8-01-24 10:33:21

帝国主义就是价值观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01-24 10:24:59

google7,欢迎您光临并发表看法。但希望您对您不同意的人士论及的对象也好,争论的对手也好,当然还有族裔,等等,都尊重对手、以理服人,而不要动辄起绰号、加恶谥。不得已,删去您的一帖。

我不知道google007与您是不是同一个人,但语言风格相似。所以此帖也是对google007的忠告。

如果您认为自己实在改不了一贯如此的语言习惯,那就敬请您自己开设博客。

回复 | 0
作者:google007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01-24 06:36:44

"哈哈哈, 华人不但要反穆斯林,要反黑,还要反犹,不管跟不跟共产党,还要反华人自己的败类,真的任重而道远啊。"

1,我所列举都是“历史事实”,圣经的记载,上帝的话语,上帝的作为。你对圣经不满?床铺手按圣经宣誓就职,你是否“反床铺”,反历届美国总统?

你把“木,黑,犹,华人败类”并列,你指责别人“反犹”,你的逻辑正好说明你在支持 油大:你就是华人的败类!

2,“油大”在学术界很多腐败,麻省油大教授 Stephen,martin ASME 的专题组长,就是一个剽窃者。这个我可以为你出庭作证。更多的事实 在“未名空间”常年不断。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1-23 22:30:36

其实,今天川普的美国优先外交,大部分也是基于摩根索与基辛格的现实国际政治思维框架。但是,他也不能忽视其他美国国际政治大家的理论影响,尤其是从威尔逊起的美国理想主义,和经过布热津斯基等发展补充的理想现实主义,到软实力巧实力概念,以及包括冷战时代发展成套的核武恐怖平衡战略思维等等。川普本人不一定要熟悉所有这些理论理念,但是他的外交智囊要根据几乎所有这些理论理念向他提出各种战略思维建议忠告,他要基本上听得懂。而对于中共, 懂得这些,远比鼓捣毛的所谓三个世界理论要实用实际得多。习近平也至少要有川普的头脑,听得懂这些玩意。

回复 | 5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1-23 22:16:36

俺觉得哈佛教授联名拒绝基辛格重返哈佛有一定道理,因为他确实已经是有着很鲜明党派色彩的政客,而并非单纯的政治学者了。当然,这也不一定是美国不能允许他重归学术岗位的坚实理由。

不过,俺很赞成你这个观点:

中国人一直把基辛格视为美国的化身,视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种中国式的一厢情愿”,从一开始,就是对美国的无知。是中国式思维的“合理”顺延。

中共除了特别认可基辛格对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贡献,还特别看重他对美国政界以及高层精英舆论界的影响力。他的著作以及见解,对世界政治的影响力也是不能小看的。另外,许教授此文把基辛格作为现代均势理论的提出者,不符合事实。最早完整论述现代均势理论现实国际政治学的是汉斯-摩根索Hans Joachim Morgenthau,基辛格不过属于摩根索学派的重量级学者之一。而摩根索学派的国际现实政治学派,是战后强力影响美国与世界国际政治的主流学派。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读懂了摩根索与基辛格,确实对了解美国外交以及国际政治很有必要。

回复 | 8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8-01-23 20:14:06

基辛格在国务卿一职退下后,想回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遭到十名教授的联名拒绝,指出他不是学者,是政客。可参阅李 欧梵《我的哈弗岁月》。

一直很奇怪,中国人为什么把基辛格视为美国的化身?视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种中国式的一厢情愿”,从一开始,就是对美国的无知。是中国式思维的“合理”顺延。

连许教授都陷入了这种怪圈,又怎们能够让中国人能够正确认识这个世界?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01-23 19:47:22

其实也不要觉得不可思议。那穆斯林世界,除了伊朗沙特等势不两立,哪怕就在土耳其一个国家,突厥人和库尔德人恐怕也还要互相杀戮几千年呢。华人应该学习突厥人的这种精神。

回复 | 6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01-23 19:43:46

哈哈哈, 华人不但要反穆斯林,要反黑,还要反犹,不管跟不跟共产党,还要反华人自己的败类,真的任重而道远啊。

回复 | 6
作者: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01-23 18:05:42

油大历史上作恶多端二次被上帝灭国,千年来油大就是一个有家无国的民族。二战前,西欧排油,油大逃亡北美。战后东欧排油,无国接受,英美为了对抗苏联,遏制中东,这帮流浪狗强行安插了现在的以色列。多年来,纽约多伦多多次出现反油标语,看来仇恨又开始在世界上积累。

回复 | 5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8-01-23 18:03:12

我对中国脑残的评价是:愚昧不减狂妄。

譬如说吧,一个人,可以代表自己说话,天经地义。

一个人,连自己走过的历史都摸不透,竟然敢代表中国(十几亿人),说“中国读懂世界很难”,狂哉!狂哉!

***

读懂世界,何难之有?

改造花岗岩脑袋,难!难!难!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01-23 16:11:40

基辛格深奥,许教授阐释清晰,但仍然令中央委员听起来打瞌睡。俺八年前有一个未经基辛格授权,也未经中央批准的针对中美关系核心的解说演讲,虽然是以己昏昏使人昭昭,但保证不让大家打瞌睡。

“邓小平如何用信仰赢得美国”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t/87189.html

回复 | 11
作者: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01-23 13:23:31

Google 维基解密 重庆 鸡心哥的秘密报告。--一个遏制中国颠覆中国的黑手。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