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打造纯度高达99.8%的恐怖世界 2018-03-11 09:27:09

  “会场半小时,中国退百年。”习近平完成了复辟终身制的关键一举。一个世纪以来,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到、甚至功亏一篑的事,习近平竟然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他接位不是才五年半吗?他是怎么做到的?


  老高按:中国的人大会议北京时间今天(3月11日)下午表决,超高票通过宪法修正案。官方公布的数字是:
  会议应出席代表2980人,出席2964人,缺席16人。最后2958票赞成,2票反对,3票弃权,1票无效。
  只有6票未表赞成。
  99.8%的拥护率。
  篡改一句“预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老话,这,就叫“情理之外,预料之中”。
  社群媒体上在第一时间冒出戏称:好一个“新戊戌六君子”!
  自打中共公布修宪建议,十多天来,大家都领教了“自欺欺人”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为营造举国拥护的假象,当局花了多少心血,用了多少手段,砸了多少银子!中南海就是如此这般地“自信”!
  这是有传统的。这几天在微信群里,借古喻今,指桑骂槐、反对终身制、反对一言堂的冷嘲热讽此起彼伏——尽管如前几天我转发的赵小莉的文章所说,“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但在国内,“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更短命”啊!最近各个朋友圈疯传据称是贺卫方的一个帖子。后来有人指出,原本是中国著名女记者戴晴的一篇长文,记叙了26年前同样发生在人民大会堂的一幕:
  1992年3月份,在七届中国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一直反对三峡工程的黄顺兴(台湾代表)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
  根据《议事规则》,人大委员长必须安排发言,但是到表决前的最后一刻,黄顺兴都没有被安排发言。他当即在座位上举起手,要求即席发言,但时任委员长的万里不予理睬。黄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坚决要求发言,此时,全场扩音系统突然关闭了,只剩大会委员长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
  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不按表决器表示抗议。他仍说:“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台湾去,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
  在黄顺兴的离席抗议下,有三分之一的委员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
  事后,面对记者,黄顺兴当场表明不愿再当这个人大代表。第二年,黄顺兴果然辞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职务。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我也想不通。一届政府,一个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而且还在全国、全世界的瞩目之下,为封锁一个代表的发言,怎么到了不惜公然违宪的程度。我想,可能有那么一批人,已经头脑发热到三峡工程非通过不行、就怕我的发言给这通过造成哪怕一点点干扰的程度。我又想,动机如果纯正,为了国家人民,听听大家意见,有什么不可以呢?没有必要这样嘛!更况且,学者们提到的不过是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你如果在这方面有把握,为什么不敢让人家说呢?”
  之后,黄顺兴退出了政坛,但依然关心中国大陆的农业及环境保护问题。而他的出现也告诉了人大代表,人大不应是橡皮图章。

  这件往事最发人深省之处在于:最清醒地认识到北京人大代表本质的,最坚决要捍卫作为一个公民权利的,是一位来自台湾的人士!与他相比,现在正坐在人民大会堂的衮衮诸公,实在应该脸红,无地自容——当然他们不会。
  BBC中文记者随机采访了12名人大代表,询问他们对修宪的看法,他们几乎清一色地表示“非常支持”,“一定投赞成票”。来自广西的人大代表邓桂芳说:“我希望他(习近平)一直当下去。”但法广记者海克·施密特3月9日在北京街头随机采访行人,请他们谈对修宪的看法,却受到警察干涉和短暂拘押,还被强迫删掉所有采访到的声音。
  今天法广“明镜书刊”节目,轮到我来介绍《外参》月刊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明镜执行总编陈小平对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关于修宪问题的访谈整理稿。按说,陈小平本人来对法广介绍是最好的,但是他实在太忙,于是任务落到了我头上。
  坦率地说,我觉得冯崇义教授这次接受访谈讲得不理想,没说清,不深入,也不够有力,远远不如万维博客艺萌女士几天前所转发的《冯崇义:习近平复辟终身制是死路一条》。而这次访谈的文字整理者,活干得也相当糙。我勉为其难根据这篇文字整理稿,回答了法广的问题。法广这个节目的时间有限制,我不得不说得更为简略,也更为肤浅。
  陈小平此前就中共修宪问题,对何频做了一次访谈,冯崇义对何频的某些观点很不以为然。他的这次答问,其针对的靶子之一就是何频。我觉得这样的坦率辩驳交锋好得很,远远胜过中共强行封杀一切反对、质疑声音的99.8%的恐怖世界!
  中国人熟悉这个“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典故。今天却是“会场半小时,中国退百年。”人民大会堂的半个小时,习近平完成了复辟终身制的关键一举。一个世纪以来,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到、甚至功亏一篑的事,习近平轻而易举地做到了!3月11日这个下午,我相信会无数次地出现在未来历史学家的笔下。习近平接位不是才五年半吗,他怎么做到的?


  冯崇义:修宪复辟元首终身制,习近平率中国重返极权

  法广 索菲

  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建议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刚刚上市的《外参》95期,发表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接受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访谈的长稿,是根据3月2日的《法治与社会》第109期电视节目整理。今天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他们的访谈。

  法广:高伐林先生,中共中央修宪建议提出来之后,明镜媒体上的反应很热闹。你们为什么要请冯崇义教授当嘉宾呢?
  高伐林:中共提出修宪建议,一下成为民众和学者们关注的焦点,明镜旗下的电视、广播、网站、杂志和社群媒体,用了大量篇幅,提供各方人士的各种意见,帮助大家从各种角度来深入了解这个修宪建议的来龙去脉、它的实质、以及通过后可能造成的影响。对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的访谈,就是其中的一篇。冯崇义教授多年研究中国政治、宪政转型,中共修宪建议正在他的研究视野内。

  法广:冯崇义教授对中共修宪建议有什么看法?
  高伐林:他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习近平刚上任时,表现得左右都要兼顾,大家都猜他是会往左,还是往右?但是五年下来,习近平亮了底牌:既不往左,也不往右,而是往后,就是复辟个人专制的极权制度。

  法广:为什么冯崇义教授这么说呢?
  高伐林:冯教授回述,文革之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是从极权社会转变到后极权社会,表现出三股大潮流:市场化、全球化和民主化。现在回头从政治层面看,中国领导干部体制的改革,任期制是仅存的成果。邓小平当时总结,文革那么大灾难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毛泽东成了一个权力不受限制的最高领袖。所以,要限制最高权力,防止新领导人拥有一人独尊、至高无上,连对身边战友都可以生杀予夺的专制权力。但习近平这次修宪,等于把这个任期制完全颠覆了。
  冯崇义反驳了对习近平集权种种正面解读的说法。

  法广:他反驳了哪些赞同习近平修宪的说法呢?
  高伐林:例如,陈小平引述说何频认为习近平之所以集权,因为他首先要保命,避免落到胡耀邦、赵紫阳的结局。冯崇义教授认为,这是一个误判。习近平已经大权在握,掌握了枪杆子、刀把子,完全控制了办公厅和中央警卫部队,习王联手反腐,打击最厉害的就是军头。而习近平现在压制的,恰恰是那些党内和社会上相对温和、理性的、追求民主宪政的人和组织,五年来把中国公民社会的进步力量,像非政府机构、民间异见领袖、自由知识分子、律师群体……几乎是斩草除根!习近平要做独裁者,当然有各种政治对手,但他更多的是“假想敌”,疑神疑鬼,将别人看成、说成“阴谋篡党夺权”。这是独裁者的惯用把戏,不同的是,毛泽东用的名义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习近平用的名义是反腐。

  法广:记得您此前接受我们专访时介绍过,何频先生认为:集中权力的正面作用是避免无人负责的情况、更有效率?
  高伐林:对,陈小平在对冯崇义的访谈中也转述了何频的看法:任期限制在两任,造成当王储时不敢积累自己的人脉,接任后才能着手组织班底;五年过去,到第二任可以按照自己的蓝图施展了,交班的期限又到了!取消任期限制,才能避免互相牵扯。冯崇义不同意何频这种看法。他说,习近平五年来集权,所谓“效率”在哪儿?都体现在对社会、对民主力量的摧残上了;而十八届三中全会那些体现经济理性、法治思想、集体智慧的改革举措,几年来一条都没落实,因为这跟他的党权至上、个人权威至上相互冲突。对习近平集权的利弊,要看放在哪个框架里面来评判。不能跟着习近平做梦,在党国专制框架里打转,要跳出来看一看更重要的政治评价:个人专制和集体领导,哪一种体制更有利于社会发展、更有利于宪政转型?冯教授说,从治国模式的博弈过程来看习近平修宪的实质,就更清楚。

  法广:这怎么理解呢?
  高伐林:冯教授认为,江泽民和胡锦涛时期一直贯穿党国维稳和公民维权二者的博弈,习近平的做法是将维稳系统整个升级,从周永康的政法委、维稳办模式,提升到国安委模式。这是巩固党国专制,还是走向宪政转型?无疑他所做的一切制度安排,完全是服从于他个人专制这个目标,服从于党国极权专制这个目标,就是要切断、要堵死中国向宪政民主转型的路。五年来,习近平一直是开历史倒车,千方百计想把中国从后极权社会又拉回到极权社会。那么,我们根据什么事实、什么逻辑,去幻想习近平可能启动中国民主转型机制呢?

  法广:习近平这种思路,根源何在,冯教授怎么看?
  高伐林:冯教授说,习近平春节期间慰问群众讲不忘初心,脱口而出自己的使命就是保住“党的家业”——他是把这个国家,把我们的民族,十几亿人,都当成“党的家业”的!这就是北京人所讲的,是一个二愣子的使命感。刚才我们谈到反腐,冯教授指出:腐败的定义是以权谋私,这个“私”可以是金钱,可以是女人,但更厉害的是权力。习要攫取不受限制的专制权力,把天下都当成属于他和他那个小集团的,这是最大的腐败、头号腐败!这是所有专制帝王共同的一种心态,一种病态。

  法广:习近平修宪走向终身制的前景如何?
  高伐林:这次全国人大看来是会通过修宪草案的,但是对习近平走向终身制的前景,冯教授很不看好。他说,所有专制者都把天下安危系于一身,“离不开我”。但是他没有可以信任的党国接班人,社会条件已经不复存在了,“红三代”是成长不起来的,所以不管习近平“红二代”如何折腾,党国是要在他们手中结束的!
  位高权重的人,需要有章可循来确保有自身安全感。现在如果把这些仅有的章法都摧毁了,这既冒天下之大不韪,又激起党内元老、同僚的恐慌,把人都得罪光了。还有别的路好走吗?那只能是越来越依赖蛮横暴力。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再次极大地增加了政治争夺的不确定性、隐秘性和残酷性。


  近期文章:

  李维汉与邓小平秘密谈话就像是针对今天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动”  
  
中共修宪建议后为何封杀这篇“劝进”文  
  
高层是一种倒退,底层是另一种倒退  
  
别躲躲闪闪,说出来,大声说:不!  
  
这是最应列入北京“两会”的议案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浏览(3014) (27)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灰机 留言时间:2018-03-13 04:13:20

微信上的发言

天下午五投票束小後,新版《法》竟然奇般出在官方店的架上,每本售六至八元人民,令民大跌眼。新浪微信一民嘲道,「事效率真高。法草案尚未表就已成。今天真是奇的刻」。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3-12 08:00:36

萨达摩的得票是 99%,拿习近平的 99.8% 差太多!

萨达摩还没有举国上下,海外墙内文痞五毛政委们全面出动拍马舔屁。

回复 | 1
作者:oneplusone 留言时间:2018-03-12 06:35:03

香港立法委员必须回去投票,但是不算人数,投反对票的提前声明

反对其他条款的修改(不要开枪,自己人!)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04:44:01

支持的人已经充分表达了观点,君不见国内譬如天盖地的颂扬文字么?海外发出反对的声音也是对国内赞扬声音的一种平衡,我看挺好嘛。您应该建议国内开放言路,允许在报刊网络上公开讨论修宪才是正理,不是说“批评不自由,赞扬无意义”么?

回复 | 7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3-12 02:26:34

反对这个修宪的人可以表达观点,而支持的人就没有权利表达?这是什么逻辑?

为什么就假定那些投赞成票的人就一定是违心的?

其实从表达方式上不难看出人品的区别,对于一切支持中国政府政策的人冠以类似五毛之类的称呼直接针对人攻击,而这种表达的潜意识是只能有一种观点,其他都是反动的意思。这是典型的文革手段,可见世界观形成时期的重要性,和在人品上的表现。

对于这个修宪,你可以说这是集权在个人的体现,但就不允许他人更看重政策持续性和可预测性的思维?难道这个世界对任何事物就只能有一种解释?

人们做决定是基于成本的,集权是一种成本,而失去政策的持续性也是一种成本。那种成本更高,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衡量标准不同,这个不难理解吧?

而不同的标准导致不同的结论,哪个更符合现实社会需求,显然也会有不同的解释,但关键词是“不同”。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不能有不同,只能是一种结论的模式呢?

回复 | 0
作者:反独裁 留言时间:2018-03-12 01:50:55

人欺人,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回复 | 4
作者:fg20171230 留言时间:2018-03-11 21:57:42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回复 | 0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8-03-11 21:35:46

“会场半小时,中国退百年。”绝唱。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