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别躲躲闪闪,说出来,大声说:不! 2018-02-28 10:13:46

  即使一切无可改变,语言仍有力量。说出的语言比想法有力量。公开的语言比私语有力量。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如果你也认为这是危急的时刻,不要放弃使用语言的权利。不要等到无法使用语言的一天。他们能剥夺,就必将继续剥夺

  老高按:今天在微信上读到朋友发来几篇中国公民对中共修宪建议表达看法的文章,但都是用图片格式,甚至是头脚颠倒的倒置,弄得我要将手机歪着,我的头也得歪着看。不明白为何要让读者这么折腾?看过之后,我对文章作者却衷心的敬佩。为了在这里推荐,我在网上另外找到了文字格式的这几篇文章,也就顺带明白了在微信上流传时为何图片倒置的原因。这里我转发两篇:赵小莉和余文生的文章,至于中国青年报社《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和北京你女企业家王瑛两位的意见,网上流传太多,我就不在此转载了。
  不知道赵小莉何许人也,我只知道,她(他?)是一位中国公民,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公民,一位令人崇敬的公民!赵小莉比那些全国人大代表,更有代表性!虽然我已经不是中国公民,但她也完全能代表我。

  多说两句。写完上面的按语并发布出去之后,感到还有些话想说,另开一帖似不必要,就写在这里吧。
  今天,2月28日,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闭幕,发布了公报。公报说,通过了向全国人大和政协推荐的领导人选名单云云,都是例行公事非走不可的过场,毋须多言;而只字未提中共建议修改宪法,不免令人有点奇怪。但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公报称: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
  我们记得,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曾经通过了一个“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足有六十条之多,当时我也与许多朋友一样,感到非常振奋。但四年三个月下来,这六十条,实现了几条?现在习近平领导的执政党再次打出了“改革”旗号,这不管怎么样,掌权者对改革重新表现出了兴趣,是不是我们也该高兴呢?
  公报并没有公布“改革决定”和“改革方案”的任何具体内容,究竟打算怎么改,要过几天才能揭晓。但我们不妨根据公报的如下措辞所强调的内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全会提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加强党对各领域各方面工作领导,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确保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要建立健全党对重大工作的领导体制机制,强化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更好发挥党的职能部门作用,统筹设置党政机构,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全会提出,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实现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的必然要求……

  有海外媒体注意到:公报讲了七次“统一”。当然其它内容讲了很多,什么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四个力”(党的领导力,政府执行力,群团社会组织活力,军队战斗力),“三个性”(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云云,不一一赘述,但最核心的,就是上面那段话。
  根据这段话,我的判断是:这次习近平推出的“改革”,完全不是四十年来人们所说的“改革开放”那个意义上的改革,完全不是党要逐步有序地让出社会空间,还政于民,而是要空前加强党的权威,党的权力要“全覆盖”——无所不包、无远弗届、无微不至。正如有位国内学者(未得允许,姑隐其名)在微信的朋友圈中所说的:习的改革,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党的万能”,“这和改革开放所奉行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的方向完全相反”!
  这到底叫“改革”还是叫“倒退”,您看呢?
  再过最多半个月,习近平的改革蓝图就会揭晓,我这番臆测是否准确,有待裁决。我迫切地盼望:届时非常愉快地接受事实和众人狠狠扇我大嘴巴,打得我眼冒金星!

  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赵小莉,《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编者按:2月25日,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建议修改宪法、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之后,赵小莉、王瑛、李大同、杨鹏等人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发表了公开的反对和抗议。他们的反对和抗议意见以图片形式(有些倒置或横卧,均为了避开关键词审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以下文字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经图片转换而来,并分别加上标题。
  同时附上人权律师余文生2018年1月18公开发布的修宪建议书。1月19日,余文生被抓。据余文生妻子许艳1月25日发布的声明,余文生于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

  2月25日的晚上,我陷于极大的痛苦。
  2月25日的晚上,我读到许多隐喻性的内容。袁世凯,华盛顿,某篇法学论文,还有淘宝出售假发辫的价格。
  以前我也会是转发这些内容的人之一。因为二十多年来,我深知在发表意见的时候需要如何保护自己。我深知面对能够压制一切、掩盖一切、改写一切、粉碎一切的权力的危险。
  然而躲藏在隐喻的后面,躲藏在隐晦的话语体系中,躲藏在道路以目的沉默中,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力量,带来空间。沉默换来的是统治者一次又一次对人民权力的践踏。沉默换来的是独裁者对权力永无止境的欲望。沉默换来的是修改宪法第七十九条的建议。沉默换来的是《一九八四》里踩在我们脸上的那只鞋。
  2月25日的晚上,我并不是为了将要有这样的未来而痛苦,而是为了在这样的未来中我仍然将要沉默而痛苦。
  我恐惧。如果我发声,我恐惧我将付出的代价。但如果我不发声,我恐惧我的余生将永远在这样的痛苦和耻辱中度过。
  因为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那个极限。
  所以此刻我将不沉默、不讽刺、不牢骚、不隐喻。我将明确表达我的观点。我将行使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公开表达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的反对。
  我反对将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我反对取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连任期限的限制。因为这一修改将是独裁者攫取权力的工具。是我国政治制度的倒退。是对百年革命理想的背叛。是对社会契约与公民权利的践踏。
  这是我一个人的观点。我知道有很多人观点和我一样。然而我们已分散太久,弱小太久,隐喻太久。
  此时此刻,我仍然满怀恐惧。然而我此时恐惧,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恐惧。我此时准备迎接痛苦,是为了不永远陷于痛苦。我此时发表言论,是为了不永远陷于无言。
  即使一切无可改变,语言仍有力量。说出的语言比想法有力量。公开的语言比私语有力量。明确的反对比隐喻有力量。
  如果你也认为这是危急的时刻,不要放弃使用语言的权利。不要等到无法使用语言的一天。他们能剥夺,就必将继续剥夺。
  赵小莉 2018年2月26日

  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公开信

中共中央委员会及各位委员:
  由于中共2018年1月18、19日酝酿修宪,余文生作为从事法律工作近2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律师,提出以下修宪意见,供中共执政当局参考。
  一、建议删除“宪法序言”。“宪法序言”在宪法及法律上不具有实际约束力和实际宪法意义,在实际应用上会产生争议和歧义,建议将“宪法序言”的相关有用内容“条文化”或纳入“宪法解释”,其他内容予以删除。
  二、建议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产生。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等额选举类似于任命,没有任何选举意义,对国家、对公民社会、对世界各国都不具有公信力。
  三、建议取消军委主席,其部分职权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建议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由国家主席提名,全国人大通过产生。由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是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其产生方式,影响了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的权威性,不利于国家主席对内对外代表国家。国家主席应该自动具备军队最高指挥权,取消军委主席职位,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可以加强军事执行力及军事合法性。
  建议取消军事委员会,其职权并入国防部,并受国务院领导。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国务院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理应代表国家领导军队。
  四、建议宪法设专章规定“政党管理制度”。任何政党都应在国家行政机关(司法部或民政部)登记,任何政党都必须接受国家行政机关管理,任何政党都不能凌驾于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上。
  五、建议撤销没有宪法依据的政治协商会议。
  建议人:余文生
  2018年1月18日于北京


回答“马甲”:

有位网名“马甲”的读者,昨天在我转发赵小莉和余文生的文章之后立即问我:“老高对何频的观点是什么看法,是赞同还是怀疑还是不赞同?有没有和他讨论过?”

这让我一头雾水。我推荐赵、余二文,何频对此二文发表过什么看法吗?我一无所知。若说是别的问题的看法,何频每天都在“点点今天事”,纵论古今,发表了很多看法。“马甲”横空一问,我从何答起?在跟帖中作答,想问问“马甲”问的是什么,电脑上却跳出窗口告诉我“网络故障,请稍后再试”,遂作罢。

刚才发了今天的网络日志,再看昨天博文跟帖,才知道“马甲”总算是有了进一步说明:“高伐林极其虚伪!何频第一时间就用高伐林一致为之铺陈翻案的袁世凯的例子支持修宪,但是他自己却妆模作样地好像反对修宪”。

我曾说我是享有“愚蠢”盛名的“高老头”,此公说得我更糊涂,反复看了多遍,这番话的大意算明白了。

我的态度从25日当天以来说的有什么让人犯疑的吗?这几天我在按语中说得更多。好吧,我愿更简明扼要地说:

习近平删除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文字,这是历史倒退的一大步,我反对。

何频和其他人对这个问题怎么看,观点是否如“马甲”所转述的?我不全了解,也许此后会进一步了解。但我的上述对删除任期限制的态度,“马甲”是真看不明白?还是明知故问?

鉴于试了多次仍然发不了跟帖,只好在此答覆“马甲”,希望他能看到。(3月1日下午3点30)




  近期文章:

  中共修宪建议后为何封杀这篇“劝进”文  
  
高层是一种倒退,底层是另一种倒退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当年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这个狗年不一般:又是一个戊戌年  
  
戊戌变法双甲子祭  
  
60项改革承诺兑现,就接近威权社会了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锐实力”之争对海外华人有什么影响?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教育



浏览(3017) (22)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8-03-01 10:46:11

取消任期限制的修宪再荒诞,也会有人(如果还算人类的话)支持滴;当年袁世凯称帝不也有人恬不知耻地支持?明天袁二提出要搬到故宫里住,恢复阉人制度,一定还是有人会支持,只不过,这路货会不会自告奋勇地当太监???

回复 | 3
作者:马甲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3-01 07:33:20

我不知你所说的“你们”是谁。我的立场很明确:支持修宪!我从没说过反对。只是觉得高伐林极其虚伪!何频第一时间就用高伐林一致为之铺陈翻案的袁世凯的例子支持修宪,但是他自己却妆模作样地好像反对修宪,问他对何频的观点什么态度,他从不回答,却要别人别躲躲闪闪!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3-01 07:27:57

转贴:

美国中文媒体《明镜新闻》的创办人、时事评论人何频则在其政论直播节目中,为习近平的举动假设了一套更深层的"设计"。

认为,从修宪、打破任期来判断习近平要搞终身制、独裁,未必过于简单。在何频看来,可以想象习近平延长国家主席任期是为了提升国家主席在中国政治体制中的地位,使之"实权化,与国际接轨"。何频推测,习近平的集权将推动中国出现"更大变数"。修宪之后,未来在党的系统、政府行政体制、人大政协体制内,有可能进行"颠覆性的机构改造",所谓砸烂"政治机器人",为进一步的举措作准备。他认为习近平可能会走的一个方向是:反贪、抓吏治,从而走向法治。至于这条"集权化"道路能不能最终通向民主?何频认为这种可能并非不存在。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03-01 07:25:51

如果继续走何频的思路,认为习近平走集权是为了政治体制颠覆性的改革,即所谓“民主化”的改革。是不是你们就该支持修宪呢?

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03-01 07:02:51

老高:别躲躲闪闪,对何频的观点,你若赞同就大声地说赞同! 若反对就大声地说不!

你到底是认同还是反对何频对修宪的看法?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8-02-28 21:53:12

我说的哪点不对,欢迎你批评。进宫的事还是让改革派去做吧,他们比较会拍马屁。像我这样仗义执言的人,文革中是右派,现在又反对极右,实在不合适。。。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8-02-28 20:32:05

新天狱博向你祝贺啊,你当进宫做太监的愿望突然有谱了啊。到时不要同西岸打破头啊,一起去吧

回复 | 1
作者:天蝎有血 留言时间:2018-02-28 17:36:42

谁支持包子上台的谁负责 谁之前拥护包子上台的谁负责 当年打倒薄熙来选择拥护习包子上台的出来负责 不关我们屁事不管14亿人民的事

回复 | 1
作者:md009 留言时间:2018-02-28 17:18:47

你先“冲锋在前”让大家伙看看是什么样子!别藏在背后鼓噪!那是小人的行径!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2-28 16:52:34

我倒认为是一个进步。至少还先修宪法,再连任(仍有待观察),说明习近平是认真的。比邓小平的【永不翻案】、华主席【万岁、万万岁】,然后翻脸不认帐;让别人都退休,然后自己垂帘听政这样【说和做完全不是一码事】要好。中国现在的诚信危机,邓小平要付很大责任。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2-28 16:03:58

邓小平随口说军队可以经商的时候,就已经背叛了【改革开放】的初衷。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2-28 15:50:37

【这次习近平推出的“改革”,完全不是四十年来人们所说的“改革开放”那个意义上的改革,完全不是党要逐步有序地让出社会空间,还政于民,而是要空前加强党的权威,党的权力要“全覆盖”无所不包、无远弗届、无微不至。正如有位国内学者(未得允许,姑隐其名)在微信的朋友圈中所说的:习的改革,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党的万能”,“这和改革开放所奉行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的方向完全相反”!】

有意思的是,到底什么是最初十一届三中全会所说的【改革开放】?我的看法是:1992年以后,特别是邓小平死了以后,【改革开放】被不断地重新定义,所以说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大家可能忘记了当时的所谓【新时期总任务】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逐步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把我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为此,需要努力做到:促进"社会主义经济"的全面高涨;努力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努力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把党建设成为领导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坚强核心。"】(为了提醒注意,特别加了引号)这才是改革开放的初衷。至于后来的所谓【改革开放】变成【全面私有化】、【市场万能】、【trickle down经济】、【全面否定国有经济】。。。才是真的是改了【基因】的改革开放。。。

回复 | 6
作者:垂钓者无敌 留言时间:2018-02-28 14:34:11

中国就是像赵女士的人太少了哇!

回复 | 2
作者:填海愚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28 13:05:48

那依你的意思,袁世凯不负责任,不现实?西特勒不负责任不现实?斯大林不负责任不现实?还有:你怎么就认定他取消任期制就是负责任就是现实,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不现实?

回复 | 15
作者:guitarmanzw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2-28 12:54:01

赵女士希望做公民,其实连做奴才的资格都不够,只是奴才圈养的牲口。

天见可怜,祝她安好!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2-28 12:51:31

"不知道赵小莉何许人也,我只知道,她(他?)是一位中国公民"?

土共国没有公民一说。赵小莉也许想做公民,但她的地位是奴才。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2-28 12:48:20

我觉得不管如何赵小莉比那些给习近平写恐吓匿名信、起个什么绰号、搞个什么小动作的人更爷们。特别是那些曾经高调表演过的朱荣鸡、瘟家堡之类要爷们,比胡锦涛、李克强、胡春华们爷们。据说朱荣鸡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棺材,看来他也不准备自己真的躺进去,和瘟家饱的臭旅游鞋一样,只是演戏用的道具。。。呵呵呵呵呵

这是中国【改革派】的通病:见利益就上,见风险就跑。所以才有被抓以后哭天抹泪、跪地求饶、痛不欲生、自杀上吊。。。这样素质的人,根本没有把中国引向民主的资质。

再者:第一,取消任期限制和终身制是两码事,不能自动划等号;第二,搞教条主义,让另一个胡锦涛式的庸人执政,只会把中国搞得更乱(说到这里,不禁想到近年来,有人为了胡锦涛不惜替汉献帝、刘禅涂脂抹粉,真是好笑);第三,没有任期限制的民主国家不是一个两个,难道它们都是袁世凯当家?;第四,美国的最高法院法官都是名正言顺的、货真价实的【终身制】。

说到这里,我要再次谴责那些用黑社会语言给习近平写匿名信的人:如果说这次是倒退的话,也是让你们这些流氓给逼的。

回复 | 5
作者:西岸 回复 填海愚公 留言时间:2018-02-28 12:32:53

何必呢,有人从来都是不需要对任何事情负责任的,只需要人家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够了,事情做成做不成,天塌下来都是大个子的事情。

但有人就不得不对事情负责,包括对其他人负责,一件事是否能干成是关键,因为没人能替你顶着。

那么就需要从现实的角度看事情。

我想这是我与你在现实生活中最大的区别。倒是没有优劣之分,都是生活方式。

回复 | 1
作者:转个帖 回复 填海愚公 留言时间:2018-02-28 12:15:17

忍者神龟劝进团待遇会更高吧!

请观赏西岸同志先作伪证,然后缩头不出的伟岸雄姿。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802/315719.html

看评论。谢谢!

回复 | 4
作者:填海愚公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28 11:58:06

以前老是不理解为什么袁世凯称帝时会有妓女劝进团。看了你的高论后,似乎有点明白了。。。。。呵呵呵呵

回复 | 9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28 11:30:54

对这次修宪这件事,我觉得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这里描述的基于理想主义的,那么形式就是非常重要的指标。

另一种是基于现实,也就是不接受理想主义为基础。

那么对现实的认知,就是解释这件事的基础。现实是什么?

现实是十九大没能定义接班人,没人能肯定在习的第二个任期内能解决共党接班人的问题,尤其这个接班人被要求能持续现在中国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势头,也就是不论政策上还是外交内政具有持续性。

那么你是否接受习在第二任期末,在仍旧没有解决接班人问题的情况下,要求修宪这种事情?

现在提出这个事情,最低限度让人知道在习的第二届之后,中国政府和共党的政策会具有持续性,那么也就是具有可预测性。这比在任期末提出导致的混乱要小很多。

别跟我说民主选举就能发现更能干的人,这在中国现阶段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是生活在现阶段,不是在未来。

也就是如果你没有能力让共党接受民主体制,不论用什么方式,也就别谈论这种non sense的东西,而是发现对中国社会成本最低,或者可能最低的方式。

回复 | 1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02-28 11:15:07

老高对何频的观点是什么看法,是赞同还是怀疑还是不赞同?有没有和他讨论过?

回复 | 0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02-28 11:14:40

老高对何频的观点是什么看法,是赞同还是怀疑还是不赞同?有没有和他讨论过?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