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欢迎软实力竞争,抵制锐实力威胁 2018-02-08 10:28:48

  上个世纪末由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提出的“软实力”这个概念,大家已经用得很多、深入人心了。软实力的竞争,是正常的竞争,有益于各国形成良性互动。但美国提出与这个概念相似的“锐实力”是怎么回事?其矛头一点不隐讳地直指中国和俄国


  老高按:“锐实力”(sharp power)这个词,正在国际舆论市场迅速走红。
  这个词,呱呱坠地刚刚三个月。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简称:NED)2017年12月5日发表一份名为《锐实力:日益增长的威权影响力》的报告。此后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将“锐实力”一词贴上封面,西方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中国官媒称,为了能让“锐实力”一抛出就能快速走红,NED“还提前进行了学术预热”:2017年11月,美国《外交》双月刊发表了一篇由报告主导者、NED研究部副主任克里斯托弗·沃尔克和杰西卡·路德维希合写的文章,首次提出“锐实力”。按照NED官方网站介绍,这篇文章是赶在该组织麾下“民主研究国际论坛”发布上述报告前发表的,专门讨论了“中俄在海外的影响力迫使人们重新审视‘软实力’一词”。
  “软实力”(soft power)这个概念,现在大家已经用得很多了,是上个世纪末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S. Nye Jr.)提出的,同时也就产生了相应的“硬实力”(hard power)概念。而“锐实力”这个概念,是由之生发,但矛头一点不隐讳地直指中俄。中国感受到压力,官媒纷纷作出反应——
  《环球时报》1月29日发表社评《“锐实力”,披着学术外衣的骂人话》。社评中说:
  西方给中俄编了个“锐实力”概念,近来逐渐流行开来。当它被用在中国头上时,主要是指中国的对外文化交流受政府控制,并且有对西方国家进行价值观渗透、干预文化领域各种自由的政治目的。
  文章抱怨说:
  做同样的事,美国和西方是展现软实力,中俄则是使用锐实力。比如美国的基金会在中国资助学术研究,是软实力。中国香港的中美交流基金会资助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就成了锐实力。在中国有德国的歌德学院,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学院,它们都是软实力,中国在世界各地办的孔子学院,就被约瑟夫·奈贴上“锐实力”标签。
  文章还说:
  中国有意愿通过“渗透”改变美国和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影响那里的学术及言论自由吗?全体中国人都会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
  “全体中国人都会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中国老百姓觉得莫名其妙,我相信——这个问题确实与他们八杆子打不着,他们用不着“咸吃萝卜淡操心”;但中南海衮衮诸公,会“觉得莫名其妙”吗?
  刚刚出版的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今年第6期,也发表了相当长的一篇深度报道《警惕西方“锐实力”舆论陷阱》。文中说:
  什么是“锐实力”?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上述报告里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中国和俄罗斯花费数十亿美元,运用各种手段,诸如人文交流、各类文化活动、教育项目以及传媒和信息项目,在世界各地营造公共舆论和观念。这种做法,既不像硬实力那样具有强制性,也不是“软实力”那样的“魅力攻势”,因此称之为“锐实力”。
  在一些西方人士看来,相较于“软实力”利用文化和价值的吸引力来增加国家实力的做法,“锐实力”则是“专制政权”胁迫、操纵外国人的观点。

  《瞭望》记者写道: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国际政治研究学者们对“锐实力”一词的动机表示怀疑。“尽管看似学术的一个词,但‘锐实力’背后绝不简单,充斥着零和的冷战思维,为‘中国威胁论’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其实质是西方对中国发起的又一轮舆论围剿。”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韩保江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锐实力”的提出,让西方政客和媒体看到了新的舆论“抓手”。在报告发表几天后的12月13日,美国国会中国执行委员会专门举行了一场关于中国的听证会,主要讨论中国是否在运作“长臂”的软实力,向全球输出该委员会所认为的“有中国特色的威权主义”。

  《瞭望》的文章不仅批判这个提法,而且顺藤摸瓜,揭露NED的底细: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直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而这个位于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和智库,可谓来头不小,有美国政府与国会为其背书。
  基金会成立于1983年,源自1982年前总统里根在英国议会发表的演讲。里根当时提出,西方大国应该共同资助“非民主国家”的民主建设,包括建设这些国家的媒体、工会、政党与大学等。
  美国国会对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不仅巨大,而且自1984年就写入了国会授权法案中。2003年,参众两院通过决议,赞扬国家民主基金会并承诺“继续支持其工作”。此后对基金会的拨款也从最开始的几百万美元,到近几个财年上亿美元。根据2013财年拨款委员会的报告,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提供了1.22亿美元,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提供了2.36亿美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该组织每年能够提供多达1700多笔“赠款”,用于支持海外90多个国家的非政府组织项目。

  《瞭望》的文章援引了一些他们采访的学者的观点。例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锐实力”,作为一个建立在双重标准基础之上、经不起推敲的国际政治新名词,短短2个月便迅速“走红”,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西方自身的语言和技术优势,以及在国际传播领域所掌握的话语霸权。
  《瞭望》还引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的文章称,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冷战”期间操控国际媒体,长久以来好莱坞借由战争片的制作和审控裁剪,为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服务。“那么,美国是否对于自己‘锐实力’的运作,采取了双重标准?”
  《瞭望》声称:要“警惕新一轮对华舆论围剿”。特别提醒说:
  这其中,最具有隐蔽性也最具“穿透力”的要数西方的“理论霸权”,或者说是“价值观霸权”,即在政治和意识形态宣传上披上看似科学的外衣。
  稍加留意不难发现,类似于“锐实力”这样的“学术”新概念,近年来在西方国家层出不穷。比如,上世纪90年代约瑟夫·奈首创“软实力”;2009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让2004年美国学者苏珊娜·诺赛尔提出的“巧实力”一词进入全球视野;2014年美国国防学院副院长马扎尔又提出“辨别力”战略……虽然名目繁多,但这些概念本质上都是美国借助学术语言进行议题设置和传播的手段。
  因此,作为社会主义大国,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崛起让一些西方人士如芒在背,疑华、恐华、谪华的论调多年来不绝于耳。面对同他们走着不同道路的中国,西方不断行使“话语霸权”,制造概念,从早些年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到现在的“锐实力”,利用种种奇谈怪论,给中国贴标签、泼脏水,把中国正常的对外交往视为“渗透”和“威胁”。
  对此,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钱乘旦曾撰文指出,二战结束后,苏联、日本、欧盟先后被美国视为对手或潜在对手,并以不同的方式被整治下去,“今天轮到了中国”。
  从此角度来看,“锐实力”的提出代表了新一轮的“中国威胁论”情绪,再次反映出某些西方人士自封于冷战思维中止步不前,并试图对中国发起新一轮“文化冷战”和舆论绞杀。

  在这种喧嚣的背景中,最先提出“软实力”,甚至被称为“软实力之父”的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的文章《锐实力怎样威胁到软实力》,引起人们重视并纷纷转载,就不难理解了。推荐如下,供各位参考。我觉得,“锐实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何应对,首先必须仔细分辨什么是正常的“软实力”,什么是别有企图的“锐实力”。将这两者混为一谈,一概拒之门外,不妥;不加分辨地全盘接受,也不妥。听听约瑟夫·奈的意见吧,很有道理!


  锐实力怎样威胁到软实力

  应对威权国家影响力的正确和错误方式

  约瑟夫·奈,纵览中国,原载美国《外交事务》网站,2018年1月24日

  华盛顿一直在全力研判一个描述旧威胁的新术语。由全国民主基金会(NED)的克里斯托弗·沃克尔(Christopher Walker)和杰西卡·路德维希(Jessica Ludwig)生造的“锐实力”(sharp power)一词,指的是当今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这种威权国家发动的信息战。
  过去十年间,北京和莫斯科利用它们自身处处设限的体制与民主社会之间在开放方面的不对称,新旧戏码齐齐上演,耗资数百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塑造它们的公众认知和行为表现。影响是全球性的,但在美国,人们的关切集中在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和中国控制美国出版物、电影和课堂中敏感议题讨论的举动上。
  在他们的全国民主基金会报告中,沃克尔和路德维希认为,中国和俄罗斯锐实力的壮大和优化,理当激发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决策者重新审视它们的应对手段。他们对比了锐实力与软实力,前者“突入、渗透、击破目标国家的政治和信息环境”,后者利用文化和价值观的魅力增进一个国家的影响力。他们认为,民主国家不只必须 “预防威权国家的有害影响”,还必须“基于它们自身的原则采取远为坚定自信的立场”。
  今天,中国和俄罗斯的信息战所施加的挑战是实实在在的。但面对此种挑战,民主国家的政府和社会理当避免任何效仿对手手段的诱惑。那意味着要当心,不要因对锐实力反应过激而损害民主社会的真正优势。纵然在今天,那一优势也来自软实力。

  软实力的持久力量

  在国际政治当中,软实力(我在1990年出版的一部书中首度使用这一术语)是这样一种能力:通过吸引和说服而不是强制和惩罚之类硬实力来影响他国。就其本身而言,软实力绝难说是充分可用的,但结合硬实力之后就将威力倍增。软实力结合硬实力虽然绝非新生事物(罗马帝国既依托于罗马的兵团,也依靠罗马文明的魅力),但对美国的领导地位而言尤其是重中之重。实力有赖于哪一方的军人赢得战争,也有赖于哪一方的故事能赢得人心。强有力的叙事是实力之源。
  软实力就其本身而言无所谓好坏。扭曲他人的精神未必好于强迫他人。奥萨马·本·拉登既没有对那些驾驶飞机撞入世界贸易中心大厦的人施加威胁,也不曾付出薪资:他早已用其理念蛊惑了那些人。但即令软实力可被用于邪恶的目的,其手段仍有赖于自愿;从人类为自身做主的角度出发,这是更可取的。
  相较而言,硬实力有赖于通过惩罚进行劝诱,或者通过威胁施加强制。假如有人用枪指着你的头,问你要钱包,你的愿望和想法就都是无关轻重的。那是硬实力。假如那人试图说服你慷慨交出你的钱包,一切就都有赖于你的愿望和想法。那是软实力。
  锐实力,即出于敌意而欺骗性地运用信息,是硬实力的一种。操纵人们的想法、政治认知和选举过程的历史漫长而悠久。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均诉诸此种手段。长期以来,威权政府想方设法利用假新闻和社会分裂来削弱民主制度的吸引力。1980年代,克格勃散布的谣言称,艾滋病是美国政府进行生物武器试验的产品;该谣言源自一封发往新德里一家小报的匿名信,随后经广泛转载和人们的一再讲述,而在全球范围内扩散。2016年,同一手段的升级版被用于制造“披萨门”(Pizzagate)谣言,即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经理曾在华盛顿一家酒店虐待儿童。
  令人耳目一新的不在于基本模式,而在于此类假信息能传播出去的速度,以及传播此类假信息的低成本。相较于间谍,电子更廉价、更迅捷、更安全也更可靠。凭借其收费水军和僵尸网络大军,与“今日俄罗斯”(RT)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之类媒体携手,俄罗斯情报部门可以连续几周扰乱和搅动新闻圈,先前它们侵入过民主党全国委员和克林顿竞选阵营高官的电子邮箱。
  但假如锐实力扰乱了西方的民主程序并玷污了民主国家的形象,它对提升作恶国家的软实力也绝少帮助,在某些情形下效果适得其反。俄罗斯正专注于在国际政治中充当搅局者,于俄罗斯而言,那么干的代价可以接受。但中国有其他目标,实现这些目标要求具备作为软实力的吸引力和作为强制性硬实力的扰乱和审查手段。这两方面的目标诉求很难结合在一起。比如在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的认可度正在上升,但一些有关中国运用其包括介入澳大利亚政治的锐实力工具的说法越来越令人不安,显著妨碍了中国公众认可度(疑为“公众对中国的认可度”之误——老高注)的进一步提升。
  据乔治·华盛顿大学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教授的研究,在软实力手段方面,中国一年总计要花费一百亿美元,但投资回报极低。“软实力三十强”(Soft Power 30)指数排名中,中国在被评估的三十个国家中排名第二十五位(俄罗斯第二十六位)。(此处“软实力三十强”为2017年排名,由英国波特兰公关公司与美国南加州大学外交研究中心2017年7月共同发布。——译注)

  民主人士的两难境地

  尽管锐实力与软实力的作用方式迥然有异,其间的区别却难以厘清,这也是应对锐实力成为棘手难题的部分原因。所有说服都涉及如何表达信息的多个选项。只有当表达渐变为欺骗,限制了对象的自主选择,才算越界并异变为强制。开放以及限制有意欺骗,正是这样的素质将软实力与锐实力区别开来。不幸的是,认清这一点并不总是轻而易举。
  在公共外交中,当莫斯科的“今日俄罗斯”或北京的新华社在其他国家公开播报新闻时,它们是在运用软实力;即便它们传递的信息不受欢迎,这样的举动也理当获得接受。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暗地里支持其他国家的广播电台时,这样的举动就越界并异变为锐实力了,理当予以揭露。缺乏适当的披露,自愿原则已经遭到破坏。(上述区别也适用于美国外交:冷战期间,在1948年意大利选举中资助反共政党,以及中央情报局秘密支持“文化自由大会”均为运用锐实力而非软实力的案例。)(“文化自由大会”[Congress for Cultural Freedom] ,1950年成立于西柏林,旨在对抗二战后部分西方知识分子和旅游者当中对苏联的同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发展至巅峰,在三十五个国家设有办事机构,出版二十余种知名杂志。1979年解散。——译注)
  今天的信息环境引入了新的复杂情况。广播节目主持人爱德华·默罗(Edward R. Murrow)指出,1960年代,国际信息交流的最重要环节不是电子设备在一万英里之外的播放,而是最后三英尺的个人接触。但在一个社交媒体盛行的世界,那意味着什么?“好友”意味着一次鼠标点击,而伪装成好友是轻而易举之事;它们可以散布收费水军和机器人程序生成的假新闻。
  民主国家在应对锐实力时务必当心,不能反应过激,乃至于采纳那些提倡基于威权模式、与锐实力一较高下的人士的建言,从而削弱自身的软实力。这样的软实力多半源自民间社会——就华盛顿而言是好莱坞、大学和基金会,更多并非官方的外交举措,而且,关闭渠道或者结束开放局面可能浪费这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威权国家在形成自身软实力时有些困难,恰恰是因为他们不愿赋予其民间社会的巨量精英干才以自由。
  而且,关闭中国和俄罗斯推广其软实力的合法机构,效果适得其反。如同任何形式的实力一样,软实力往往被用于竞争性的零和目标,但一样可以形成正和效应。譬如,假如中国和美国希望避免冲突,那么一些旨在提升美国对中国的吸引力或者相反的交流项目,对两国来讲就都是大有裨益的。在诸如气候变化之类跨国挑战方面,软实力有助于建立推动合作得以实现的信任和网络。仅仅因为中国的软实力举措有时会渐变为锐实力而予以禁止,这么干可能是个错误;即便如此,小心检视不同举措之间的分界线仍是至关紧要的。
  以如下事项为例:中国支持在全球范围内的大学和学校设立五百所孔子学院和一千处孔子课堂,用来讲授中文和中国文化。政府支持并不意味着这些机构必然成为某种锐实力方面的威胁。BBC也得到政府支持,但其运作足够独立,确保其成为可靠的软实力工具。只有当一所孔子学院越界,试图侵害学术自由(已在一些案例中发生)之时,该机构才应当被视作锐实力工具。
  民主国家应对锐实力威胁之时,理当小心唐突冒犯之举。在战场上,信息战可以发挥有益的战术作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争已昭示了这一点。但对民主国家而言,效仿威权主义者并发动大规模的秘密信息战可能是个错误。这样的行动不大会长期保持隐蔽状态,而一旦被披露,就可能削弱软实力。
  同时,在防御性措施方面,民主国家政府可以采取若干步骤,反击威权主义者实施的信息战技术,这些技术咄咄逼人,包括对政治过程和选举的网络攻击在内。但民主国家尚未形成充分的遏制和韧性战略。它们还必须加倍留心,确信诸如孔子学院之类俄罗斯和中国的软实力项目不会滑入“锐”实力。但开放依旧是最好的防御措施:面对此种威胁,媒体、学术界、民间组织、政府和私人部门理当通过披露真相来提高公众的免疫能力,致力于揭示信息战技巧。
  幸运的是,那是民主国家相较于独裁政权所拥有的另一项优势。民主社会的开放为威权政府提供了运用旧式信息战技巧的机会,这是事实。但开放也是民主国家之所以具备吸引力和说服力的源头活水。即令民主国家遭遇的锐实力运用日渐加码,它们在与独裁政权争夺软实力的公开竞争中也极少惧色。民主国家降格自身至其对手的层级,可能浪费掉它们的核心优势。
  作者Joseph S. Nye Jr.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杰出贡献教授。本文原刊于美国《外交事务》网站,2018年1月24日发布,原题:“How Sharp Power Threatens Soft Power”。
  原文出处: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18-01-24/how-sharp-power-threatens-soft-power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2018年2月图片主题:庆典)

1518114365300226.jpg

  美国华人举行中国新年庆典,孩子们表演极具中国文化传统特色的节目。

  近期文章:

  文革大规模暴行能怪到毛泽东头上吗?  
  
从当今“阴题”说到八十年前的素质教育  
  
毛泽东与林彪的“太子之争”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拥护可以反对的政权,反对只准拥护的政权  
  
专制者+数位科技=万年铁桶江山?  
  
盘点美国2017年的十场文化激战


浏览(664) (11)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擘倾聃 留言时间:2018-02-09 06:14:13

把 power 界定为影响力,到中文里又被确定为“实力”,结果就成了:影响力=实力。请每个人自己想想,这两种力到底是应该区别开来谈论的。

回复 | 1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08 20:21:16

我感觉是没什么说服力,这里关于锐实力的定义和其要达到的目的是矛盾的,无法自洽。

锐实力被定义为以欺骗的方式来影响他人,尤其是用了美国大选被俄国影响的例子。问题是经过这件事,俄国的影响力增加了?连俄国都不承认是自己干的,这如何增加影响力?

大选这件事,至多事情报战的概念,并非合法方式,是任何大国都在干的,比如美国对乌克兰选举的介入(是其大使自己承认的,只不过本来应该是秘密)。从用金钱收买,到制造假消息来刺激极右翼暴乱,占领总统府,本质上与俄国干涉美国大选有什么不同?

关于孔子学院干涉学术自由的说法,我至今也没有看到有说服力的证据,你在课堂上谈西藏的事情,老师不允许,这算干涉学术自由?怎么不说你超出了课堂内容?老师是有权力设定内容的,课堂上什么可以讨论,什么不可以,老师如果没有这个决定权利,那才是干涉学术自由。

总之,这个锐实力作为一个新词创造出来,是刻意使用双重标准的,缺乏说服力。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2-08 14:37:40

黄祸,金钱版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2-08 12:22:44

“锐实力”?

远远不如何频的“中国病毒”准确易懂。

不知是不是美国学院派的毛病:不敢用可能冒犯共产极权的术语。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2-08 12:02:09

如果把价值比作一个女人的话,那么软实力就相当于女人的相貌,而锐实力就相当于富婆的钱包。锐实力概念的提出,体现出传统西方价值观在富婆面前所表现出的一种无奈窘迫心态。首先,西方经典现实主义国际政治的最初目的,是打算让中国这个“穷女人”变的漂亮些。结果是脸蛋没怎么变,钱包倒是鼓起来了。在西方人心目中,中国就是一个欲罢不能,欲拒还迎的丑富婆。

锐实力是一个伪概念。首先,中国的崛起现象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客观存在。中国富婆的存在主义哲学自信,并非完全是盲目的,非理性的。西方的正确态度,首先是认识到自身的哲学贫瘠。例如,即便富婆是不存在的,民主政治加上放任自由经济这种社会模式所产生的问题一点儿也不会因此而减少。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批判的核心,也正是围绕着资本主义体制具有价值自我毁容本质。例如在中国崛起之前,西方人对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是非常有信心的。认为政治经济这两个自由,不仅是面包和小汽车的基础,而且同时也是文明价值的基础。其实这种自信并不具备太多的理性基础。因为这种自信,是来自反例还没有出现。如今中国富婆是一个很好的反例。假如哈耶克还活着,我相信他对自己的理论肯定不会再那么信誓旦旦了。

其次,锐实力概念是对实证主义精神的一种逃避。按照我的看法,西方现实主义国际政治并没有完全失败。中国富婆虽然丑,但比希特勒毕竟还是温柔了不少。除了在南中国海跟西方国家耍耍小性子之外,一时还不至于成为希特勒的。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