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2018-06-06 10:27:50

  马克思从古典哲学、政治学理论中所拿来的“异化”概念,用来探究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依然适用:权力会异化,制度会异化,领袖也会异化……而民主宪政改革,就是遏止异化;今天我们是否可以说:言论自由也面临异化危险,也在异化过程当中?

  半个月前的一天,突然接到冯胜平电话:老高,我要告你侵权!
  我一头雾水:侵权?侵什么权?
  ——著作权!我写的文章,都归到了你的名下!
  我更糊涂了。冯胜平这才不再说笑,告诉我,有人一再揭露说他的文章,其实都是我写的,发表时署上了冯胜平的名字——我是他的枪手。
  我马上反击回去:如果文章真是我写的,发表出来作者变成你了,应该是我告你侵权才对呀?你不是屡屡自称“最讲逻辑”,信奉“逻辑比事实更重要”吗,怎么将原告被告都搞反了!
  说笑归说笑,本来对网上浩如烟海的胡言乱语,我有“不理会、不打听、不介入”的“三不”应对之策(有人一听我说“三不”,马上联想起台湾施明德公开宣称的对女性“三不”:“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既然冯胜平说都在某人的推特上,我真的在临睡觉之前去看了看——
  冯胜平先生,你不是想做双面谍吗?想学潘汉年吗?……你的那些党主立宪的捧脚文字是高伐林还是庐迪(当为“芦笛”之误?——老高注)代笔的呀?最近他们不见了,出什么任务去了?
  看来此公不看我主持的每周一到两期、有时甚至三期的《历史明镜》节目,更不看几乎每天一篇的老高的博客。竟说我“不见了”!
  冯大手下军师高伐林,作家培训班出身,冯那些捧习近平臭脚的文章估计出自此人的手笔。
  有人告诉我冯胜平已经当上中将了,十年前曾经回国授勋那次是刚当上少将。他手下的人更牛了,作家培训班出身的高伐林吹牛说如果留在国内的话,他早已当上副总理了。看来这是一个特务中央集团。

  此公其它类似言论就不去说它了,什么何频是中共国安少将,冯胜平是国安部副部级,是何的上司,陈某是双性恋……
  这种胡言乱语,就像美国超市里不登大雅之堂的八卦媒体《国家询问报》(National Enquirer)一样,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实在拙劣,只有智商超低者才会相信并传播。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听到、读到过很多比这水平高得多的、力图以假乱真的谎言。就我自己而言,几乎每天都回答询问、或者忍不住主动出手去戳穿某些谣言,什么“习近平在军委高层内部讲话”“毛泽东给汪精卫亲笔信”“胡绩伟谈杨尚昆日记:胡耀邦临终忏悔”……但是,不仅新谣言层出不穷,而且老谣言“野火烧不尽,阴风吹又生”,过一段就又沉渣泛起。
  前几天在一个饭局上,几位朋友还告诉我:现在微信上非常流行一种做法:将自己的一段话标上某位已故名流或者健在的公众人物的名字,什么麦克阿瑟说,胡适说,乔布斯说,李小琳说……于是这段话便借这一金招牌不胫而走。古今中外名人名言浩如烟海,读者从何核对?“你要相信真是某人说的,你就上当了!”
  这一现象并不限于简体中文世界,西方国家的朝野也为真假错杂所苦。川普总统多次严词抨击“假新闻”,其实他最恨的、屡屡点名的那些美国主流媒体,由于长期形成的严格反复核对的发稿程序依然得到遵循、行之有效,由于小心地保护极不容易一点一点树立起来的公信力和声誉,真正出现“假新闻”是相当难的。谣言充斥的,倒正是包括川普最喜欢用的推特在内的社交媒体,因为这个领域无人把关、无人核对。
  事物似乎正在走向自己的反面?
  前一段时间对阮铭先生做访谈视频节目,在最近的几期中,阮铭反复阐述周扬复出之后得罪邓小平、胡乔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周扬指出了马克思所沿用的“异化”,在社会主义中国依然起作用,权力会异化,制度会异化,革命领袖也会异化……而民主宪政改革,就是遏止、克服异化;那么,今天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言论自由也面临异化的危险,言论自由也在异化过程当中?
  让我想起这个重要话题的,不仅是冯胜平说起的这个某人胡言乱语的笑话。5月25日,明镜集团总部乔迁新址,比原来的大了许多,尤其是演播厅堂皇了许多。明镜为此举行了乔迁酒会。一个规模不大的中文传媒企业办公地点乔迁,当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明镜自己很重视,认为是不断发展壮大的标志之一,宾客云集,开得很隆重。我也应邀前往,在酒会之前还主持了一期中国研究院以“文革重演的风险在当今中国有多大”为题的研讨会。
  明镜总裁何频致辞,没想到讲得很长(至少半小时吧?),而且他一改在其《新闻点点事》的东扯西拉的废话风格,讲得很认真、很严肃、很有深度。这个酒会已经在网络直播,我不用更多引用。但启发我的是他说的这么一个思想(以下并非原话,我根据记忆所写):
  1989年7月19日,我在零丁洋海上,出逃胜利在望。那时,我充满喜悦的强烈愿望是:到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环境中,好好干一番事业!29年过去,我先后创办了多家媒体,尤其是最早创立的明镜。在这个过程中,经历过多次挫折和失败,但是从来没有受到来自美国政府的任何阻碍,让我充分体验了言论自由环境的可贵和重要。但是,我感觉到,在言论自由得到保护的西方,权力不能压制言论自由,而言论不负责任,却严重地威胁着言论自由的健康发展。
  我今天的想法,与29年前在零丁洋中所想,有了重要的改变。当时只想着要争取言论自由,今天则是:要继续争取言论自由,同时要探索,如何让言论负起责任,让言论真正担负起应该担负的使命?

  何频提出了这个问题,但他并没有拿出可行的答案——兹事体大,不是能很容易拿出答案的。
  西方民主自由的先驱,对这个问题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当时面对的主要是权力对言论自由的压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突破对言论自由的桎梏,没有也不可能具体想到言论自由会被滥用到何种程度,于是要么将之作为言论自由的副作用,不得不容忍、接受下来;要么,像有的先贤,认为可以通过法治来解决问题,例如当今各国所设的“诽谤罪”“侮辱罪”等等。但是,毕竟法治所覆盖的范围有限,留下了极大的空间,让具有极大负面作用、扰乱视听的不实之词横行无忌。
  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威胁言论自由的正常发展,而且让中共这样的专制政体(他们自己就撒了无数谎)拿来作为绝不能开放言论自由的理由。自由民主人士不能对这一问题视而不见,应该以负责任的态度,提出各种从制度上解决的方案。

  在明镜的酒会上,还有一个完全出乎我意料的议程:何频竟给我颁发了一个奖。后来有的朋友看到直播了,来信笑称其为“终生成就奖”。我也笑答,首先说不上“成就”,其次我给明镜干活不过是从2009年开始,第三我又没有到行将就木的年龄,何来“终生”“成就奖”?
  当然,我对明镜颁奖是非常感谢的。
  在会上,明镜的职工表演了一些文娱节目。两位年轻女士朗诵了我写于1980年的短诗《陨铁》,让我感动。我愿重新刊登在这里,标明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

    陨铁

    高伐林

  北京自然博物馆陈列着一块陨铁残骸。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

    【我说】

    一颗璀璨的星,只剩下了残骸
    你早夭的悲剧呀,就因为不肯忍耐

    看你无数同伴,多么循规蹈矩
    站在指定位置,寸步不敢离开

    谦卑与驯良换来长寿与安宁
    才有资格永远闪烁瑟缩的光彩

    只有你,星星家族倔犟的儿子
    不安分地乱撞,才烧成了尘埃……

    【陨铁说】

    我憎恨窒息心灵的黑暗
    我不愿生命是永恒的苍白!

    我要在茫茫宇宙中到处寻觅
    寻觅葱绿的森林,寻觅洁白的云霭

    就是死,也朝夜的脊梁猛抽一鞭
    哪怕黑暗像死水,划开又合了拢来

    这一瞬间,我毕竟燃烧得畅快!
    我的陨灭,证实了我的存在
      (1980年8月)


  近期文章: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世界读书日反省:哪些因素冲击阅读好书  
  
介绍一套面对年轻人的通俗民国史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事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世界新闻自由日,让我们来谈谈删帖  
  
乌托邦不要紧,千万别不择手段去实现  


浏览(250) (4)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6-07 06:50:41

其实这是个关于民主与独裁两个体制的对信息的不同管理方式的对比问题,很早就被提出和有过很好的解释,即独裁体制采取的是information control的模式,而民主体制是用information lost的模式,两者的目的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要对社会掌握信息进行控制。

所谓information lost是借用数据库设计的一个概念,即当你需要的数据不能被准确提供的时候,这个数据库结构的设计是失败的(具体有三级标准)。而不能准确提供信息,不是指没给你信息,而是指伴随了其他垃圾,使你无法知道什么是真的,那么信息等于失去了。

而言论自由显然为这个模式提供了途径,因为当造谣没有成本的情况下,就会出现大量垃圾,这是墨菲定律解释的。比如阴谋论一族,Alex Jones之类的,主观上他是把这种事作为挣钱的生意,但客观上是制造信息垃圾。

而心理学已经证明人类在做决定导致负担太重的情况下,就会自觉放弃这个权利,而转为依靠“专家”为你做决定。这是西方代议制的社会心理基础,也是广告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因为寻求“容易和轻松”是多数人的天性,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目的之一。

而这也是人类社会多样化的需求导致的,人们生活的目的之一就是寻求与众不同,否则没有存在感。那么感觉自己拥有其他人不具备的信息是最便宜的“财富”,这是为什么阴谋论广泛存在于社会底层的原因。

不意识这不是因为别人不具备,而是别人不相信,这里有个主动与被动的问题。而且知识是与资源成正比的,而资源是与财富有关系的。

至于社交媒体,与大字报没有任何本质不同,多数内容属于垃圾,但不自觉制造垃圾与刻意制造垃圾还是有不同的,因为目的不同,效率也不同。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