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2018-06-05 08:24:58

  积极执行邓小平“六四”镇压命令的各级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官,事后都得到了犒赏,升官记功,用民众的鲜血染红头上的乌纱帽。“六四”研究专家吴仁华将多年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列出一份升官晋级的名单,这份历史记录可以称作“耻辱册”


  老高按:“六四”过去,胜利者自然要论功行赏,给表现最坚决积极(在这里,应该读作“疯狂凶狠”)的官兵记功、晋级。这一方面是用功名利禄来犒赏他们、笼络他们;另一方面,也是挟持他们、裹胁他们,将他们与这场悍然与良知为敌、与人民为敌、与世界为敌的暴行更牢固地拴在一起,让他们明白:咱们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船一旦翻了,谁也活不了!
  我们当时只从官方的报刊上、电视上看到报导,一些官兵被评为“共和国卫士”“烈士”“火线入党”,但对于上中层指挥员获得嘉奖的情况不甚了然。感谢吴仁华先生,他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从“六四”以来二十多年,锲而不舍地研究“六四”,收集大量史料,既研究被害者(包括死难者和被捕者),也研究施暴者,还研究抗命者,写出一本又一本专著:《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和《天安门事件逐日记录》……他列出的《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填补了我的知识空白。
  吴仁华先生经历“六四”时33岁,是经“黄雀行动”的营救出境辗转来到美国洛杉矶定居的。可惜我去过洛杉矶多次,无缘见到他。最近看到明镜火拍和德国之声等多个媒体采访他,才得知他长期接触惨痛的史料,严重影响了他的精神健康。他说:“这些资料让我悲伤、愤怒、激动。这麽多年接触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从2010年到2012年,我几乎无法针对这个主体写出一个字来。很多想好的写作题目和研究项目,一旦打开电脑,脑中就一片空白。最近一年多,我也没有写出任何东西,也是因为心理因素,让我很痛苦。”最近他到台湾,要进一步收集资料,跟台湾学界交流,实际上也是要休养。
  这份“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是2009年完成的,其后可能又有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习近平上任之后,对郭伯雄、徐才厚的军中势力大整肃,许多军人的命运发生剧变。我转载于此,只是想让吴仁华搜集的历史记录得到更广的传播,让更多的人知道,请大家来补充、更新吧!
  在当年,这样的名单或许被其本人和家族列为光宗耀祖的红色功劳簿;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只会是让其后人羞于提起的黑色耻辱册!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

  吴仁华,《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2009年

  积极执行北京戒严任务的各级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官,在事后论功行赏时都得到了犒赏,用民众的鲜血染红了头上的官帽子。特将多年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做成一份论功行赏、升官晋级的名单予以公布,留作历史的记录。当然,每个指挥官的情况不尽相同,在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的相关章节中有所说明。

  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固辉中将(辽宁省盖县人),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南京军区副政委史玉孝中将(陕西省宝鸡市人),升任南京军区政委、广州军区政委、中共第十三届和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会委员、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工少将(山西省原平市人),解放军戒严部队发言人,先后升任北京军区政委、成都军区政委、中国军事科学院政委,中共第十四届和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齐连运少将(安徽省太和县人),历任赤峰守备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刘存康少将(山西省五台县人),先后升任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部主任、副政委,颁授中将军衔。
  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朱敦法中将(江苏省沛县人),先后升任广州军区司令员、解放军国防大学校长、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芦光祖少将(河南省商丘市人),先后升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地指挥部司令员、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政委、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2001年3月5日病逝,终年六十六岁。
  陆军第12集团军军长郭锡章少将(湖北省武穴市花桥镇刘常村西湖口垸人),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12集团军政委温宗仁少将(安徽省巢湖市人),先后升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兰州军区政委、中国军事科学院政委,中共第十五届和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陆军第12集团军副军长徐文义少将(山东省历城县人,历城县现为济南市历城区),升任上海警备区司令员。
  陆军第12集团军专职纪律检察委员会书记史水洲少将(江苏省溧阳县上兴镇刘庄人,溧阳县现为溧阳市),先后升任陆军第12集团军副政委、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
  陆军第12集团军副政委胡道仁大校(安徽省霍邱县人),升任安徽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12集团军参谋长季崇武大校(江苏省响水县人),升任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12集团军步兵第36师师长徐承云大校(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12集团军副军长、军长、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参谋长、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12集团军坦克第2师政委陆凤彬少将(江苏省南通市通州东社乡人),先后升任陆军第12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江苏省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福建省军区政委,颁授中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副军长左印生大校(河北省蒿城人),先后升任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副政治委员田瑞昌大校,先后升任成都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副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旅长李家洪大校(湖北省汉川市人),先后升任空降兵第15军参谋长、副军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政委赵金奎大校(河南省镇平县人),先后升任空降兵第15军政治部主任、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第44旅旅长武运平大校,先后升任空降兵第15军副军长、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颁授少将军衔。
  空降兵第15军第44旅政治部主任樊友义上校(湖南人),先后升任空降兵第45旅政委、空降兵第15军副政委、成都军区空军后勤部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0集团军军长梁光烈少将(四川省三台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54集团军军长(该集团军是中央军委战略总预备队,实力仅次于陆军第38集团军)、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陆军第20集团军政委杨兴隆少将(河北省迁安市人),升任济南军区纪律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因健康原因没有给予实职),1991年7月离休,2002年10月13日在北京病逝,终年71岁。
  陆军第20集团军参谋长张祥林大校(山东省高密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0集团军副军长、陆军第54集团军军长、济南军区副参谋长、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4集团军军长周玉书少将(湖南省攸县人),先后升任武装警察部队司令员、颁授武警中将军衔、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共第十三届和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24集团军政委尹文声少将(河北省蔚县人),升任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
  陆军第24集团军步兵第72师政委任之通大校(江苏省灌云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陆军第63集团军政委、天津警备区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4集团军步兵第70师步兵第208团政委常跃上校(重庆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5集团军装甲师政委、内蒙古军区政治部主任、陆军第38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颁授少将军衔。
  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政委吴忠明大校,先后升任陆军第24集团军副政委、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团长罗刚上校(北京市人),先后升任坦克第1师副师长、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6集团军政委刘书田少将(山东省滕州市人),先后升任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广州军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广州军区政委、成都军区政委、中共第十五届和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军长钱国梁少将(江苏省吴江县人),先后升任济南军区参谋长、司令员、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沈阳军区司令员,颁授上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朱增泉少将(江苏省无锡市人),先后升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政治部主任、副政委、解放军总装备部副政委兼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第十五届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副军长黄信生少将(河北省新城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7集团军军长、陆军第38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南京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副政委陈学政大校(江苏省扬州市人),升任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79师师长黄高成大校(江苏省盐城市人),升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联勤部部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高射炮兵旅旅长车成德大校,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副军长、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司令部侦察处参谋赵勇明少校(江苏省南通市观音山镇人),升任北京军区侦察大队副大队长,颁授中校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80师政治部副主任周衍智上校(安徽省舒城县张母桥镇人),先后升任第3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政治部主任、副政委、政委、解放军总后勤部后勤工程学院副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80师团长彭新国上校(湖南省攸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80师副师长、师长、南疆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副军长、代军长张美远少将(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下八庙镇人人),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军长、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1992年预定提升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但由于被视为杨家将主要成员,随着杨尚昆、杨白冰兄弟被邓小平清洗出军队,却被贬任青海省军区司令员,继而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后来转任兰州军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直至退休。
  陆军第38集团军政委王福义少将(辽宁省丹东市人),升任北京军区副政委兼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中共十四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参谋长刘丕训大校,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副军长、陆军第24集团军军长、陆军第38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师长刘兴贵大校,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参谋长、副军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副师长佟喜刚大校(吉林省吉林市人),先后升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参谋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参谋长冯兆举大校(山东省莒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师长、陆军第38集团军参谋长、陆军第65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步兵第334团团长李少军上校(江苏省睢宁县人),先后升任步兵第112师参谋长、陆军第38集团军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军长、军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师长于承海大校(江苏省滨海县人),升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政委陈锦彪大校(江苏省通州市金余乡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政委、天津警备区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副参谋长王喜斌上校(黑龙江省宁安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参谋长、陆军第27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解放军国防大学校长,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政治部副主任郐万增上校(辽宁省瓦房店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副政委、陆军第63集团军政委、山西省军区政委、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炮兵团团长岳中强中校,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炮兵旅旅长、陆军第38集团军装备部部长,颁授大校军衔。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炮兵团政委马炳泰中校(河北省卢龙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4师政委、河南省军区开封军分区政委、武装警察部队河南省总队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军长傅秉耀少将(黑龙江省巴彦县人),先后升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第一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新疆军区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政委马盛林少将,升任辽宁省军区政委,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李栋桓少将(河南省南阳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9集团军政委、武装警察部队政治部主任,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5师师长张作礼大校,先后升任陆军第39集团军副军长、沈阳军区联勤部副部长,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步兵第347团团长艾虎生上校(河南省禹县人),先后升任步兵第116师师长、陆军第39集团军参谋长、军长、成都军区参谋长,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步兵第347团政委刘建星上校,先后升任陆军第40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40集团军军长吴家民少将(辽宁省人),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军长朱超少将,升任河南省军区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副参谋长黄汉标大校(广东省揭东县玉湖镇人),先后升任陆军第54集团军后勤部部长、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黄汉标是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张万年上将的女婿。
  陆军第54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岳宣义大校(四川省南江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5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河南省军区政委,济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颁授少将军衔。现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驻中国司法部纪律检查组组长、中国司法部中共党组成员、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师长钟声琴大校(四川省蓬安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6集团军军长、济南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政委王玉发大校(河南省南召县人),先后升任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副政委、政委、成都军区空军政委,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62师师长黄栋甲大校,升任河南省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62师政委胡永柱大校(四川省渠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54集团军副政委、西藏军区政委、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中共第十五届和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步兵第379团团长徐乃飞上校(河南省郸城人),先后升任陆军第12集团军步兵第36师副师长、师长、陆军第31集团军副参谋长、陆军第1集团军参谋长、陆军第31集团军副军长、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步兵第379团政委张文品上校,升任河南省军区鹤壁军分区司令员,颁授大校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军长刁从洲少将(河北省深泽县人),升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政委曲继宁少将(山东省龙口市人),升任济南军区副政委、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参谋长刘荫超大校(河北省玉田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纪律检查委员会专职副书记、山西省军区参谋长、陆军第65集团军副军长、军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2003年11月2日病逝,终年62岁。
  陆军第63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张秋祥少将(河北省邢台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政委、陆军第65集团军政委、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参谋长刘逢君少将(辽宁省辽阳市人),先后升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师长黄伯诚大校,升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政委邵松高少将(江苏省兴化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7集团军政治部主任、陆军第38集团军政委。1996年1月,因贪污受贿被免职,判处12年有期徒刑。
  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参谋长李海清大校(河南省正阳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7师师长、武装警察部队宁夏自治区总队总队长,颁授武警少将军衔。
  陆军第63集团军司令部作战训练处处长李世明上校(四川省三台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参谋长、步兵第189师师长、陆军第24集团军参谋长、军长、北京军区副参谋长、沈阳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4集团军副军长刘书明大校(吉林省洮南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9集团军副军长、辽宁省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联勤部部长,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4集团军副政委张传苗大校(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张家坡乡西五庄村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9集团军副政委、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兼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第2炮兵部队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4集团军参谋长葛振峰大校(河北省清苑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39集团军参谋长、陆军第64集团军军长、沈阳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解放军国防大学副校长、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中共第十六届和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陆军第6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于景常大校(山东省黄县人),先后升任黑龙江省军区副政委、政委,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64集团军步兵第190师参谋长王国生上校(吉林省大安市人),先后升任步兵第190师师长、陆军第64集团军参谋长、陆军第40集团军参谋长、副军长、军长、兰州军区参谋长、司令员、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5集团军军长臧文清少将(河北省承德市人),先后升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副司令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5集团军政委曹和庆少将(河北省宁晋县人),先后升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第2炮兵部队副政委兼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中共第十五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1999年7月8日在北京病逝,终年61岁。
  陆军第65集团军守备第3师政委李文华大校(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人),先后升任陆军第65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政委、北京卫戍区政治部主任、政委、北京军区副政委、中共第十六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5集团军司令部炮兵指挥部主任方文平上校(北京市人),先后升任陆军第27集团军副参谋长、步兵第80师师长、陆军第27集团军后勤部部长、河北省军区参谋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65集团军守备第3师第9团团长张鸿兵上校,先后升任守备第3旅旅长、陆军第65集团军高射炮兵旅旅长、山西省军区临汾军分区司令员,颁授大校军衔。
  陆军第65集团军守备第3师第9团政委金秉章,先后升任陆军第65集团军步兵第207师政委、石家庄陆军学院副院长,颁授颁授少将军衔。
  陆军第67集团军军长吴玉谦少将(山东省宁阳县人),先后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中共第十四届、第十五届和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颁授中将军衔。
  陆军第67集团军政委杜铁环少将(辽宁省鞍山市人),先后升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济南军区政委、北京军区政委、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师长秦涛大校(湖北省黄安县七里区秦罗庄,黄安县现为红安县),升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颁授少将军衔。秦涛是原中国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秦基伟上将之子,1994年因为“田明建事件”被免职,随即退役。[注]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参谋长李胜堂上校,升任陆军第24集团军副参谋长,颁授大校军衔。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1师陆海空三军仪仗大队副大队长程志强中校(山西省永济县方池村人),先后升任陆海空三军仪仗大队大队长、北京卫戍区副参谋长,颁授大校军衔。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高射炮兵团团长李旦生上校,先后升任警卫第3师副师长、师长、内蒙古军区阿拉善军分区司令员,颁授大校军衔。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第13团副团长邓健康上校(安徽省宿县人),先后升任第13团团长、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9师参谋长、北京军区联勤部司令部后勤工作研究室副师职研究员、山西省军区临汾军分区司令员,颁授大校军衔。
  武警部队北京市第1总队第1支队支队长杨德安上校(河南省临颖县人),先后升任武警部队北京市第1总队副总队长、武警部队司令部直属政治部主任、武警部队北京市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武警部队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北京市总队总队长,颁授少将警衔。

  此外,还有一份被中央军委记功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师(旅)、团级建制单位名单,也一并列出,留作历史的记录:

  集体一等功: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2师(师长刘兴贵、师参谋长冯兆举)
  陆军第24集团军步兵第70师步兵第208团(团长贾炳正、团政委常跃)
  北京卫戍区警卫第3师第13团(团长幸中原、团政委万金华)
  陆军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步兵第347团(团长艾虎生、团政委刘建星)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步兵第379团(团长徐乃飞、团政委张文品)

  集体二等功:
  陆军第38集团军步兵第113师(师长于承海、师政委陈锦彪)
  陆军第63集团军步兵第188师(师长黄伯诚、师政委邵松高)
  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师长陈明义、师政委徐福安)
  陆军第40集团军步兵第118师(师长郝柏栋、师政委郭景全)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师长钟声琴、师政委王玉发)
  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旅长李家洪、旅政委赵金奎)

  集体三等功:
  陆军第27集团军步兵第79师(师长黄高成、师政委刁九健)
  陆军第65集团军步兵第193师(师长王勤、师政委张常青)
  陆军第24集团军守备第7旅(旅长李守成、旅政委安明)
  陆军第54集团军步兵第162师(师长黄栋甲、师政委胡永柱)

  因为各种条件所限,上述解放军戒严部队各级指挥官升官晋级的名单显然很不完整,立功的部队也仅限于被中央军委记功的师(旅)、团级建制单位,不包括师(旅)、团级建制单位以下的建制单位,也不包括被各大军区记功的部队。但是,从中仍然可以大概看出哪一支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比较卖力,手上所沾的民众鲜血比较多。1989年6月3日晚上至6月4日凌晨,在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进军时,陆军第38集团军、空降兵第15军、陆军第39集团军、陆军第54集团军是四大主力部队;1989年6月4日清晨,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中,加入了陆军第27集团军、陆军第24集团军、陆军第63集团军、陆军第65集团军、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等部队。在整个镇压行动中,陆军第38集团军最卖力,杀人最多,其次是空降兵第15军。

  [注]
  1994年9月20日,驻扎在北京市通县的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第12团副连长田明建,乘部队出操之机打死包括团政委在内的多名军官后,拦截车辆闯进北京市区,在建国门立交桥附近与围堵的军警发生激烈枪战,多名军警丧生,路过的伊朗驻中国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及其儿子也遇难。田明建后来被部队狙击手击毙。因为田明建事件,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何道泉、北京卫戍区政委张宝康、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秦涛、佟喜刚等被免职。


  近期文章: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事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介绍一套面对年轻人的通俗民国史  
  
世界读书日反省:哪些因素冲击阅读好书  
  
乌托邦不要紧,千万别不择手段去实现  
  
  


浏览(1955) (20)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8-06-06 17:42:43

追究不追究执行者的责任,是一个问题。举个例子:假如一个国保奉命监控异见人士,如果他能够善待监控对象,只是按上级要求监听、跟踪,那么以后可以不追究其责任;如果他发挥“创造力”,不仅对监控对象拳打脚踢,还威胁其家人,那么对这样的恶人就要严惩。

同样的道理,一般士兵如果只是服从命令开枪,可以不予追究;而对开坦克冲撞碾压和平撤退学生的军人必须严惩,因为这是滥用暴力杀害平民的犯罪行为。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06:50:49

反思六四,不能仅仅停留在声讨解放军大屠杀这个问题上。

蜜蜂比较赞同王军涛的反思文章的观点,老高应该非常清楚:

2000年王 军 涛 与 芦 笛 的多维网上对答。

http://www.64memo.com/b5/8283.htm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06-06 06:45:02

刚才跟朋友谈论这个追究责任的问题,要看当时的环境事态。

19日李鹏宣布戒严令之后,学生继续占领广场,北京卫戍区部队不执行清场命令。20日邓小平调动外线部队进北京,被北京市民成功阻扰,很长时间不能进城。学生误以为解放军进不了城,继续坚持在广场;

北京市民用自己的身体把解放军阻挡在城外十多天,在解放军历史上没有过,说明什么呢?解放军不是来屠杀市民的。

解放军不能进场,然后,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也要集结进城”的命令,自然只能武力突破阻扰,开枪前进。大屠杀死人不是发生在天安门。而是发生在武力突进广场的途中。现在有名有姓有场地有原因的死亡统计总共300多人。

如果解放军是来屠杀人民的,想想看会是什么结果?!

3日晚,38集团军和24集团军分别从东西两方突入广场。

天安门清场是在周舵、侯德健、刘晓波、高新跟解放军谈判之后撤离,解放军并没有开枪杀人。

4日,还有人继续进入天安门广场,解放军朝天开枪,“天安门坦克人”独自阻挡坦克,没有被压死。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mnet 留言时间:2018-06-06 06:11:52

当然是这样,战争结束之后,只是审判战犯,而从来没有审判所有的下级军官和普通士兵。你不能杀光所有参与战争的人和后方制造武器的工人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18-06-06 06:07:32

你说得对,当时有军人拒绝执行命令。但是,38军就却丢掉了一个控制不滥杀群众的机会。

但是,这个拒绝执行命令的效果,被邓小平提高警惕了,马上调动二十万野战军来执行命令。那就不是谁再能够控制的了,说不定38军自己也会把消灭。

这就是当时造成的状况。

回复 | 0
作者:mnet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6 05:19:05

照你这种逻辑,纳粹军人和柏林墙开枪的士兵,都是因执行命令而不应被追责,但事实相反.

回复 | 6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06-05 19:52:06

欢迎和感谢渔阳山人、花蜜蜂、盲从三位光临并发表看法。

花蜜蜂所说“追究六四屠杀的责任,应该是追究当时的决策者邓小平。中国军事委员会军委主席和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也难辞其咎”,这个意见我赞成。一般来讲,这些军人奉命而为,确实很难追究个人的法律责任(但是也要研究具体情况)。就像日本军人、德国军人中战犯毕竟只占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道理一样。

不过,花蜜蜂说“不觉得采集和公布这个黑名单是个好主意”,这个意见我不赞成。

吴仁华的文章和我都并没有要求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吴仁华说的是“留作历史的记录”,我说的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只会是让其后人羞于提起的黑色耻辱册”——这也类似于日本侵华军人、德国侵略军人,哪怕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但列出这个名单就是要众所周知,名单上的每一个名字,在其自己的历史上都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也让家族蒙羞。

回复 | 3
作者:盲从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5 16:41:31

时任38军军长徐勤先就拒绝执行屠杀学生和市民的命令。

回复 | 7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6-05 16:08:36

蜜蜂不觉得采集和公布这个黑名单是个好主意。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而不是质疑命令或者拒绝执行命令。国家就是暴力机器,使用暴力是国家的职权之一,所有民主国家也是一样。

追究六四屠杀的责任,应该是追究当时的决策者邓小平。

中国军事委员会军委主席和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也难辞其咎。

回复 | 3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8-06-05 10:11:44

比起另一份名单—抗战中牺牲的中国将军,这份升官名单真是耻辱。

回复 | 1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