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多久 2018-10-09 10:56:37

  很多观察家凭着大堆数据,一次次宣布中国即将崩溃或即将霸权,但后来又一次次发现,事情常在他们意料之外。原因之一是他们忘了中国是中国,拿不准中国的脉,可能把中国的难事当作想当然的易事,又可能把中国的易事当作想当然的难事


  老高按:反抗权力压制易,突破传统窒息难。
  权力的压制就你面对的前方,传统的窒息却来自四方六合;权力的压制是有形的,传统的窒息却无色无臭;你反抗了权力的压制,同样受压的民众会为你喝彩,你突破传统的窒息,会遭到同样被传统窒息的民众的唾弃。
  中国转型之难,重要原因之一是传统实在沉重万分。哪些传统拖累中国在制度上转变成现代国家,阻滞中国人接受普世文明的价值观念?传统怎样暗中左右,使得在西方行之有效的先进制度一到中国就“橘逾淮而为枳”?……很多有识之士都看到、都说过,说了快两百年了。不少人像祥林嫂一样反反复复地说,却乏人理会,更无法催发立竿见影的现实改变,于是愤极而骂,“酱缸”“类人猿”“巨婴”……指望通过当头棒喝,能让国人悚然而惊,霍然而起。
  棒喝的强刺激对少数热血志士仁人能有效果,多数人呢,还是你说你的,我过我的。“棒喝”次数多了,边际效应递减,更被人当耳旁风,不能不让那些有识之士抓狂或者极度沮丧——闻一多不就写过《死水》嘛:“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国的转型,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最需要的其实是韧性:韧性有两重含义,缺一不可:一个就是要看准目标绝不动摇;第二个就是要有马拉松长跑的思想准备。
  这里我们来看看韩少功的文章《人情超级大国》。对韩少功的文章,我是久违了。八十年代读过他的小说,十分佩服;九十年代知道他去了海南,官至海南省作协主席然后是省文联主席,他编的杂志《海南纪实》和《天涯》独树一帜,我在美国都买过多期。但他本人的文章,这次是不期而遇。他不紧不慢地徐徐道来,颇有真知灼见!您不这么觉得吗?


  人情超级大国

  韩少功,如学传媒 公众号

  烧烤的面包和牛排,能使我们想象游牧人篝火前的野炊。餐桌上的刀叉,能使我们想象游牧人假猎具取食的方便。人声鼎沸的马戏、斗牛、舞蹈,能使我们想象游牧人的闲暇娱乐。奶酪、黄油、皮革、毛呢、羊皮书一类珍品,更无一不是游牧人的特有物产。还有骑士阶层,放血医术,奥林匹克运动,动不动就拔剑相向的决斗,自然都充满着草原上流动、自由、剽悍生活的痕迹。这可能是欧洲人留给一个中国观察者的最初印象。统计数据说,现代美国白人平均五年就要搬一次家,这种好动喜迁的习性,似乎也暗涌着他们血脉中游牧先民的岁月。
  当然,古欧洲人也有葡萄、橄榄、小麦以及黑麦。只是他们的农耕文明并非主流。相比之下,中国虽然也曾遭北方游牧民族侵迫,甚至有过元朝和清朝的非汉族主政,但农耕文明的深广基础数千年来一直岿然不动,而且反过来一次次同化了异族统治者,实为世界上罕见的例外。直到二十世纪前夕,中国仍是全球范围内一只罕见的农耕文明大恐龙,其历史只有“绵延”而没有“进步”(钱穆语)。
  一个游牧人,显然比一个农耕人有更广阔的活动空间,必须习惯于在陌生的地方同陌生的人们交道,包括进行利益方面的争夺和妥协。在这个时候,人群整合通常缺乏血缘关系和家族体制,亲情不存,辈份失效,年长并不自动意味着权威。那么谁能成为老大?显而易见,一种因应公共生活和平等身份的决策方式,一种无亲可认和无情可讲的权力产生方式,在这里无可避免。
  武力曾是最原始的权威筹码。古希腊在荷马时代产生的“军事民主制”就是刀光剑影下的政治成果之一。现在西方普遍实行的“三权分立”在那时已有蓝本:斯巴达城邦里国王、议会、监察官的功能渐趋成熟。现代西方普遍实行的议会“两院制”在那时亦见雏形。“长老院”senate至今还是拉丁语系里“参议院”一词的源头。当时的民众会议即后来的public握有实权,由全体成年男子平等组成,以投票选举方式产生首领,一般都是能征善战的英雄。而缺乏武力的女人,还有外来人所组成的奴隶,虽然占人口的90%却不可能有投票权。
  随着城邦的建立和财富的积聚,长老院后来有了更大影响力。随着越洋拓殖和商业繁荣,中产阶级的市民逐渐取武士而代之,成为民主的主体。随着世界大战中劳动力的奇缺和妇女就业浪潮,还有工人反抗运动和社会福利保障政策的出现,妇女、工人、黑人及其它弱势群体也有了更多民主权利——这就是民主的逐步发育过程。但民主不管走到哪一步,都是一种与血缘亲情格格不入的社会组织方式,意味着不循私情的人际交往习俗。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民主是一种制度,更是一种文化。一个观察台湾民主选举的教授写道:八十年代台湾贿选盛行,一万新台币可买得一张选票,但人们曾乐观地预言:随着经济繁荣和生活富裕,如此贿选将逐步消失。出人意料的是,这位教授十多年后再去台湾,发现贿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变本加厉,“拜票”之风甚至到了见多不怪的程度。人们确实富裕了,不在乎区区几张纸币,但人们要的是情面,是计较别人“拜票”而你不“拜票”的亲疏之别和敬怠之殊。可以想见,这种人情风所到之处,选举的公正性当然大打折扣。
  在很多异域人眼里,中国是一个人情味很浓的民族,一个“和为贵”的民族。中国人总是以家族关系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母本,即便进入现代工业社会,即便在一个高度流动和互相生疏的社会里,人们也常常不耐人情淡薄的心理缺氧,总是在新环境里迅速复制仿家族和准血缘的人际关系──领袖是“老爷子”,官员是“父母”,下属是“子弟”,朋友和熟人成了“弟兄们”,关系再近一步则成了“铁哥”“铁姐”。这种现象在军队、工厂、乡村、官场以及黑社会皆习以为常。“章子不如条子,条子不如面子”。公章代表公权和法度,但没有私下写“条”或亲自见“面”的一脉人情,没有称兄道弟的客套和请客送礼的氛围,就经常不太管用。公事常常需要私办,合理先得合情。一份人情,一份延伸人情的义气,总是使民主和法制变得面目全非。
  民主与法制都需要成本,光人情成本一项,一旦大到社会不堪承受,人们就完全可能避难就易,转而怀念集权的简易。既然民主都是投一些“人情票”,既然法制都是办一些“人情案”,那么人们还凭什么要玩这种好看不好用的政治游戏?显而易见,这是欧式民主与欧式法制植入中土后的机能不适,是制度手术后的文化排异。
  我们很难知道这种排异阵痛还要持续多久。
  当然,这并不是说人情应到此为止。作为一种传统文化资源,亲缘方式不适合大企业,但用于小企业时有佳效。至少在一定时间内,认人、认情、认面子,足以使有些小团队团结如钢所向无敌,有些“父子档”、“夫妻店”、“兄弟公司”也创下了经济奇迹。又比如说,人情不利于明确产权和鼓励竞争,但一旦社会遇到危机,人情又可支撑重要的生存安全网,让有些弱者渡过难关。有些下岗失业者拿不到社会救济,但能吃父母的,吃兄弟的,吃亲戚的,甚至吃朋友熟人的,反正天无绝人之路,七拉八扯也能混个日子,说不定还能买彩电或搓麻将,靠的不正是这一份人情?这种民间的财富自动调节,拿到美国行得通么?很多美国人连亲人聚餐也得AA制,还能容忍人情大盗们打家劫舍?
  很多观察家凭着一大堆数据,一次次宣布中国即将崩溃或中国即将霸权,但后来又一次次困惑地发现,事情常在他们意料之外。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忘了中国是中国。他们拿不准中国的脉,可能把中国的难事当作了想当然的易事,又可能把中国的易事当作了想当然的难事。


  近期图文: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专家解读从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中国  
  
只见规律不见人,那叫什么“历史学”!  
  
“这个世界会好吗?”你的未来取决于你的预期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百年来中国思潮围绕什么东西缠斗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述?  


浏览(451)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高伐林 回复 公孙明3 留言时间:2018-10-12 08:00:09

最近网上流行几句话:

甲之美玉,乙之瓦砾;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贫穷限制想象,富贵也阻碍体验。

回复 | 0
作者:公孙明3 留言时间:2018-10-09 16:31:12

浪费读者时间的无聊垃圾文字!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10-09 14:15:17

社会意识的变化是需要take generation的,因为涉及利益问题,也有世界观问题。一个已经形成的世界观是不容易改变的。

再有就是人类从来都是从自己的错误学习的,没有其他可能,因此犯错误是所谓成长的代价。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8-10-09 13:05:23

人情浓的另一面是产权意识淡漠。很简单,父母到你家来做客,你家还是你家吗?就变成父母做主的地方了。在欧美是不可想象的。没有产权,就会衍生出各种经济政治方面的奇奇怪怪的中国特色问题。所以,中国要赶上西方文明,还任重道远。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