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能否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2021-03-24 10:39:57

  越来越多的呼声建议抵制将在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会。当我们目睹北京摧毁了香港的民主基础,利用拘禁营镇压新疆的穆斯林,怎么能无视所有这些而专注于滑冰?但是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是“2025年奥运会”——它在习近平的日历上


  老高按:习近平等人说“东升西降”,“中国是增量,美国是存量”,“平视美国、平视西方”,甚至当面告诉美国人“中国不吃这一套”……其咄咄逼人的口气,西方人听了自然很不受用,让我们这些多年在海外、对专制格格不入的华人听了,也感觉特别反感。
  反感之余,我们会不会对这个威权大国的追赶势头感到惶惑?会不会用他们目前还没追上、几年之内还追不上美国来自我安慰?会不会断定中国的统计数据根本不可信、执政集团都是凭空自欺欺人而直接选择无视?会不会用“堡垒会从内部攻破”“多行不义必自毙”之类不着边际的空话来给自己鼓劲?会不会寄希望于中国爆发某种政治或社会或经济危机,猝然打断其越来越接近美国的步伐?会不会不切实际地把朋友圈里抱团取暖的那些对中共的揭露剖析,误以为是亿万民众的共同心声、误以为可以撼动那个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
  我觉得,我们应该正视现实。
  为什么对母国赶上居住国觉得难以接受?当然并不是巴不得故乡的父老乡亲永远在一穷二白中挣扎。老百姓能过上富足的好日子,难道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反躬审视内心,我是在四个方面,心理难以平衡:
  第一,难道威权制度(甚至还正在向专制极权温水煮青蛙式地倒退),真的能在与民主宪政制度的竞赛中拔得头筹?这个制度,用丘吉尔的话说: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难道扼杀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中共,真找到了更好的制度?
  第二,权力集团对西方的平视(或许内心更渴望俯视西方、睥睨世界),建立在亿万子民对他们的仰视基础之上,他们以中国的名义宣称的“成功”,意味着牺牲无数老百姓的利益和尊严;
  第三,这个政权在两到三代人的时间段倒行逆施,造成多少天怨人怒的灾难,至今要么轻描淡写,要么矢口不提,根本没打算做像样的反省和对受害人的真诚忏悔,就凭着赶上、超过美国而一俊遮百丑,历史巨债就一风吹了?
  第四,中共不仅在生态环境上造成极大亏空积重难返、在某些方面甚至是不可逆的,更毁灭性地败坏了民族的精神环境,导致“一切向钱看”、“笑贫不笑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言而无信,成为全民族上下的常态……难道这样的国家,竟然要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的No.1?
  继续思考,我发现上述这四条,还不是我对母国赶上居住国心理难以平衡的全部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尽管感受到后有追兵在衔枚疾走,也意识到自己蹒跚难行,却无法轻装、无法自拔——前总统川普“让美国重新伟大”口号振奋人心,本应让全民形成合力,但他以推特施政,南辕北辙,就算牢牢抓住了川粉的心,却加剧了全国民众的撕裂。一场疫情,一次大选,将美国盘根错节的痼疾顽症暴露出来,让我看到,中共正在驱使民众全力追赶,美国却陷于无穷无尽的纷争,种族、性别、枪枝、媒体、暴力……当然还有教育问题,当然还有移民问题,甚至戴不戴口罩、打不打疫苗,无一不要主事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人们的大量精力消耗在无谓的争论(当然投入争论的人并不认为“无谓”)乃至对立冲突之中,令人仰天长叹。
  “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这是三获普利策奖的托马斯·弗里德曼一篇文章的标题,够刺眼,更够扎心。或许读一下此文,能帮助我、帮助博友们找到扭转颓势的症结和对策?当然,更重要的是帮助美国的当政者和民众不要犯错误、走弯路,把美国的事情做好——时间紧迫,真要抓紧了!


  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

  托马斯·弗里德曼,纽约时报中文网2021年3月24日,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我们都知道中国在做坏事。他们违反了香港自治的承诺;他们将维吾尔人关在拘禁营,并惩罚持不同政见者。而我们不想成为那样。但我们得在告诉所有人该做什么的威权政府和什么都做不了的代议制政府之间找个位置。”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而另一半认为我们必须阻止蜥蜴人,因为他们在吃婴儿。……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有严重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中国领导人是凶狠而脆弱的,”咨询公司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董事长麦健陆(James McGregor)说。“正是因为他们不是由选民选出的,他们每天醒来都害怕他们的人民,这使他们非常注重业绩”——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可以非常邪恶,它也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邪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越来越多的呼声开始建议我们抵制在中国举行的这次运动会。我支持这个呼吁,当我们目睹中国摧毁了香港的民主基础设施,并利用拘禁营残酷镇压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而对世界舆论完全漠不关心。我们怎么可能无视所有这些而专注于滑冰?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习近平的日历上。2015年,习近平单方面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习近平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习近平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习近平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中国说的是:小心点。你的某些外交官听起来太自大了。正如谚语所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美国在许多领域仍然表现出色。
  但是,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因为好的想法——尊重人权、民主,拥有独立的司法机构、自由市场、对少数族裔的保护——在世界范围内赢得支持,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想法很好。它们扩散开来并被接受,是因为其他人看到,正在实践这些想法的国家得到了正义、权力、财富、机会和稳定。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他1981年加入时报,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他著有七本书,包括赢得国家图书奖的《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


  近期图文:

  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是什么位置?  
  
中美关系四个“不寄希望”与一个窗口期  
  
想象一下2019年底一场核爆炸危害全球  
  
言论自由和正当程序正面临无妄之灾  
  
盘点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敲响警钟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和能量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之恶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标准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个重要选择  


浏览(2624) (27)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xpt 留言时间:2021-03-24 13:46:10

老兄是学历史的。看看1917年苏联建立后的欧洲,也是一样的恐惑。苏联还有现在的中共国,都是靠牺牲人性和人的自由来达到的经济发展。这, 永远不会改变。

这个“绝招”, 自由国家不会用, 也是自由国家一直在抵制和要消灭的。

在短期内恐怕中共国是一定要崛起。但不会永远。原因非常简单:人类的发展不会这样下去。

中国可能特殊。但也不会永远这样发展。毁灭人性和取缔自由最后会成为中国人压垮自己的包袱;西方也会被中共越来越明显的霸道和控制最后唤醒。

要相信人类, 尤其是西方,向上的力量和能力。

弗里曼德本身就是西方自由的结果。他的耸人听闻的东西或者说明他不明历史, 不了解中共,或者是为了吸人注意。

回复 | 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