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520,35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识】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 如何看中国那些领袖人物的“卖国言
 · 张扣扣案的辩护词引发了舆论之争
 · 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中心,其实是伊朗
 · “赵家人”对中美贸易战提出的战略
 · 如何看待历史悖论:古人说与做大相
 · 哪个朝代最让人郁闷得无法忍受?
 · 关于汉奸的糊涂账,再翻开还是糊涂
【史】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撒谎
 · 国共围绕毛泽东《沁园春》掀起的诗
 · 保存专制者历史罪行核心证据的数据
 · “阿芙乐尔号炮击冬宫”?谎言还在
 · 你知道“六四”吗?经历过“六四”
 · 陈小雅考证:“坦克人”是官方导演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
 · 晚清时期的三国演义
 · 美国历史是否也应来一次颠覆性清理
 · 善变的民心,让中南海一点不敢大意
存档目录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弯 2019-07-18 11:40:46

  金正恩大批进口名表豪车,我不奇怪;好奇的是:既然国际严格制裁禁购禁运,怎么有人竟能有办法把大量奢侈品偷偷运进朝鲜?虽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但豪华名车那么大的东西,怎么瞒天过海?纽约时报中文网登出了调查


  老高按:去年秋天,各国传媒都大肆报道: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国际制裁下,仍然不顾人民死活,动用外汇大批进口奢侈品。中国大陆的网络和社交媒体,也纷纷传播,一度竟然并未遭禁,网管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其一马。
  是《朝鲜日报》最先援引自由韩国党议员尹相现披露,“金正恩自2012年执政,截止到去年(2017年)期间,在购置汽车、手表、贵金属等豪华奢侈品上的开销,竟达40亿429万美元”!除了供金正恩一家人消费外,还赏赐给那些支撑金正恩体制的权贵们。
  即使在2017年朝鲜因频频试射核导而受到国际社会全面制裁时,金正恩花费在奢侈品上金额,仍高达6亿4078万美元。该数额相当于去年朝鲜对中国进口额(36亿多美元)的六分之一。尹相现说:“如果朝鲜将去年购买奢侈品的外汇用来购买国际市场上的大米,可以买到165万余吨大米,相当于朝鲜口粮量(80.2万吨)的两倍。”
  金正恩如此行径,我一点不奇怪。我感到好奇的,是既然国际制裁、禁购禁运,查到了轻则罚款,重则没收,是什么人,通过什么途径,前仆后继、乐此不疲地把大量奢侈品偷偷运进朝鲜?俗话固然说得好:“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但毕竟不光是手表戒指项链这些小物件,还有顶级豪华名车呀,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做到瞒天过海?
  纽约时报中文网登出了一篇调查《金正恩的迈巴赫豪车是从哪来的?》,揭开了黑幕一角的若干秘辛,很有意思,与大家分享。


  金正恩的迈巴赫豪车是从哪来的?
  黄安伟、Christoph Koettl,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7月17日


  华盛顿——金正恩所到之处都能看到黑色装甲豪华轿车,这些造型优美的西方座驾是这位年轻朝鲜独裁者的专车。
  在与特朗普总统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峰会期间,金正恩乘坐这些用货机从朝鲜首都平壤运来的轿车,穿行在新加坡、河内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街道。有时一群保镖会随车奔跑。
  这些车都是梅赛德斯-奔驰的顶级车——迈巴赫S600普尔曼卫队和迈巴赫S62,它们深受世界各国领导人欢迎,每辆售价高达160万美元。金正恩正在使用它们,公然蔑视联合国旨在禁止朝鲜进口奢侈品的制裁。
  根据研究走私网络的华盛顿非营利组织高级防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Defense Studies)的研究,以及一项《纽约时报》的调查,通过一个复杂的港口转运系统、秘密的公海航运和隐蔽的幌子公司,西方高端商品正在进入朝鲜的精英阶层。

01.jpg

  2018年6月,金正恩和特朗普总统于新加坡举行峰会前,金正恩的车队中有一辆梅赛德斯,对朝制裁规定,这种车不被允许进口到朝鲜。 Joseph Nair/Associated Press

  特朗普政府以制裁为工具向平壤施压,迫使其进行认真谈判,结束核武器计划,这些对制裁的规避表明:制裁可能存在限度。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对朝鲜唯一真正的筹码就是严厉的制裁。在今年2月越南河内以失败告终的峰会上,金正恩对特朗普的主要要求就是解除自2016年末以来收紧的重大制裁。
  应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要求,联合国于2006年对朝鲜实施制裁,禁止朝鲜进口奢侈品。
  但据高级防务研究中心周二发布的报告,从2015年到2017年,多达90个国家成为朝鲜的奢侈品来源。此外,这些网络和供应链贯穿联合国安理会一些成员国和美国盟友的领土,其中包括中国、俄罗斯、日本和韩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 最近访问平壤时,都与金正恩一起乘坐梅赛德斯-奔驰轿车。
  制裁专家说,对于寻求实施制裁的官员来说,追踪奢侈品的走私,尤其是装甲轿车等稀有物品的走私非常重要,因为朝鲜使用类似的办法为其核武器项目获取军民两用技术。分析人士说,朝鲜还在继续进行铀浓缩,以扩张其目前约30到60枚核弹头的核武库。
  “在规避制裁方面,朝鲜依靠的是一群人数不多,却经验丰富、值得信赖的个人。他们负责搞到朝鲜需要的任何东西,无论是奢侈品还是导弹组件,抑或为它安排资源的进出口,”海事专家、前联合国朝鲜制裁执行小组成员尼尔·瓦茨(Neil Watts)在谈到朝鲜非法贸易模式时说。

02.jpg

  在朝美谈判中,金正恩的主要要求一直是解除自2016年末以来收紧的重大制裁。 Pool photo by Sergei Ilnitsky

  联合国专家组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指出,平壤出现了梅赛德斯-奔驰和劳斯莱斯生产的豪华轿车。去年10月,金正恩在平壤从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豪华轿车里出来,迎接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
  两辆梅赛德斯迈巴赫S600装甲轿车从欧洲到东亚的旅程,可以帮助我们一窥这个奢侈品运输网络是如何运作的。高级防务研究中心和《纽约时报》使用包括航运记录和卫星图像在内的开源材料,追踪了它们穿越五个国家的踪迹。
  对官员和企业高管的采访证实了该网络的一些细节。今年2月,韩国官员扣押了一艘运送这些轿车的俄罗斯船只。
  这次环球航行始于荷兰的鹿特丹港口。据货物追踪记录显示,2018年6月,卡车将两个密封集装箱运至一个货运码头,每个集装箱都装有一辆价值50万美元的梅赛德斯轿车。这些货物由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照管。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汽车当初的买家是谁。梅赛德斯的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表示,梅赛德斯会对汽车的潜在买家做背景调查,以确保该公司不会向制裁禁令的违反者出售这些汽车。
  这些汽车经过41天的海运到达中国东北的大连。集装箱于该船在7月31日抵达后卸下。它们在港口一直停留到8月26日,然后被装上一艘开往日本大阪的船,在那里又被送上另一艘船,经三天航行后,于9月30日到达韩国釜山。

  然后是这段航程最神秘的部分。这批集装箱在抵达后一天内,就转移到悬挂西非国家多哥国旗的DN5505货船上,驶往位于远东地区的俄罗斯纳霍德卡港。现在,汽车交给了在马绍尔群岛注册的Do Young船运公司,该公司拥有DN5505和另一艘船——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油轮卡特琳号。
  文件和采访显示,Do Young的所有权在注册材料上是笔糊涂账,但似乎是跟俄罗斯商人丹尼尔·卡扎丘克(Danil Kazachuk)有关。与这两艘船有过合作关系的韩国船运代理公司Han Trade和AIP Korea的高管说,卡扎丘克是这两艘船的船东。高级防务研究中心获得的文件显示,卡扎丘克在2018年被列为卡特琳的所有者,时间约为一个月。
  载有汽车的船DN5505最初叫Xiang Jin号,就在两辆轿车抵达大连的前几天,它更名为DN5505,所有权也在去年7月27日从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转移到了Do Young。
  10月1日离开釜山后,这艘船消失了——它的自动识别系统停止发送信号。这是船只逃避制裁的常见做法。
  信号关闭了18天。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这艘船在韩国水域。现在,它正在返回釜山的途中,但装满2588公吨的煤,后来卸在了另一韩国港口浦项。据高级防务研究中心的报告称,韩国的海关记录显示,该船是在纳霍德卡上的煤。
  这个港口城市毗邻卡扎丘克所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船舶交通数据和船运机构高管表示,这艘船在载着车辆离开釜山后,曾报告纳霍德卡是它的目的地。
  高级防务研究中心的报告没有肯定地说出轿车在那里的下落。但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汽车可能是从俄罗斯空运至朝鲜的。据一个在线视频和航班跟踪数据显示,10月7日,朝鲜国营航空公司高丽航空的三架货机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正好是金正恩在平壤坐着劳斯莱斯去见庞皮欧的同一天。)

01.jpg

  金正恩奔驰豪华轿车的局部,摄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种轿车深受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欢迎,每辆售价可达160万美元。Alexander Khitrov/Associated Press

  朝鲜货机飞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情况非常罕见。从注册编号上看,这两架飞机与在朝鲜境外运送金正恩座驾所用的飞机完全相同。
  “鉴于飞机的载货能力,以及它们在运输金正恩装甲豪华轿车中的作用,货机可能装载了梅赛德斯车,”报告说。
  NK Pro分析的视频片段显示,四个月后的2019年1月31日,同样型号的梅赛德斯-奔驰行驶在平壤街头,前往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所在地。当天,这些轿车还与金正恩一起出现在与一个艺术代表团的拍照环节。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卡扎丘克承认DN5505是他的船,但拒绝提供有关这些车的运输详情,也拒绝透露他如何或有否将它们送到朝鲜。
  “这是我公司的商业秘密,”他说,“为什么我要告诉大家我在哪里买的这些车,然后又卖给了谁?”
  没有证据表明卡扎丘克与向朝鲜运送军事技术或货物有关,但国际制裁专家表示,俄罗斯远东地区是走私货物进出朝鲜的常用中转站。

02.jpg

  金正恩的豪华轿车。从2015年到2017年,多达90个国家成为朝鲜奢侈品的来源。 Brendan Smialowsk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今年2月,由于涉嫌违反制裁,韩国当局分别扣押了DN5505和“卡特琳”号。DN5505从纳霍德卡出发,装载了3200多吨煤炭,停靠在韩国浦项。有关官员告诉韩国船运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这艘船因装载朝鲜煤炭而正在接受调查。卡特琳号则被控向朝鲜运送石油产品。
  卡扎丘克说,作为船东,他不对船只运载的物品负责。他还表示,韩国当局是在进行“政府欺诈”,可能栽赃到这两艘船上。他说:“韩国警方站在高高的钟楼上,向基本人权吐唾沫。”
  他的船和涉嫌违反制裁的行为之间的联系不止于此。去年秋天,DN5505在卸下两辆轿车后返回,把煤炭送到浦项后,一家名为Enermax Korea的公司接收了这批煤炭。
  联合国小组一直在调查在韩国注册的Enermax违反制裁的情况。
  该小组在其2019年的报告里称,Enermax似乎是朝鲜煤炭的最后接收方。这批煤炭原本计划于2018年4月由悬挂朝鲜国旗的“智诚”号(Wise Honest)货轮在印尼海域转交给一艘俄罗斯货船。印尼当局在4月1日前后扣押了“智诚”号。
  Enermax签署合同,从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购买了这批煤炭,但它告诉联合国小组,是从印度尼西亚当地经纪商手里购买的印尼煤炭。
  销售合同显示,这批煤炭的估值近300万美元。
  今年5月,美国宣布没收“智诚”号。
  Enermax高管在接受采访时称,与印尼经纪商的交易谈崩了,双方没有发生资金往来。他们还表示,他们原以为DN5505在去年10月(就在两辆车卸货之后)和今年2月运到韩国的煤炭都来自俄罗斯。他们说,卡扎丘克告诉他们这些煤来自俄罗斯。
  自2017年底以来,因涉嫌违反制裁,韩国当局扣押了至少六艘船。上个月,它开始“卡特琳”号的报废工作。官员说,这是应卡扎丘克的要求进行的,他不想继续为遭扣押的船缴纳停靠费。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记者。
  Choe Sang-Hun自韩国首尔、Luz Ding自北京、Sophia Kishkovsky自莫斯科、Makiko Inoue自东京、Christopher Schuetze自柏林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近期图文:

  保存专制者历史罪行核心证据的数据库  
  
好民主与坏民主:周舵新著从头区分  
  
美国历史是否也应来一次颠覆性清理?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枝枪  
  法庭档案·抗暴者·“六四”  
  
你知道“六四”吗?经历过“六四”吗?
  拒绝成为“六四”第二场屠杀的遇害者  
  
哪个朝代最让人郁闷得无法忍受?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远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浏览(72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