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政治两极化,美国怎么可能长治久安? 2018-11-05 10:17:12

  很多学者喜欢美国的两党制,就是因为极端小党很难获得席位。但是他们没想到共和党和民主党也有极端的一天!连续三起高规格恐怖暴力袭击,不仅可能降低民主党投票率,也可能进一步点燃白人种族主义热情。中期选举将是关于投票率的生死决战,只看双方支持率已经意义不大


  老高按:半月因故没有来这里与博友读者交流,今天回来一看,万维论坛和博客上硝烟更浓,炮火更烈,但这次的刀光剑影,却不是为了故国的政治,而是紧紧围绕美国的政治。
  明天就是美国的中期选举之日。“为了美国的长治久安,请投民主党!”“为了美国的长治久安,请投共和党!”的声浪在万维上此起彼伏,一浪高一浪,跟帖针锋相对,进入白热化。华人参政的呼声火爆,胜过前年的总统大选,令人高兴,也令人忧虑。前年就有人预言:美国大选撕裂华人,重新洗牌,不再仅仅是一目了然的左派右派,而会呈现出错综复杂的更多派别,最明显的就是右派中分裂出拥川和反川两派,拥川的一派中,还有不少人将所有反川的华人一律打成黄左。
  作为一个自扰的庸人,作为一个忧天的杞人,我与其说关心民主、共和两党的输赢,不如说更关心美国社会、人心被撕裂的前景。现在看得很清楚,不论参议院、众议院各自得分如何,铁定的一个前景是:美国两党的拥护者将更加走向极端,彼此更加势不两立。本来民主党、共和党各自都有稳健(或说温和)和激进两端,而两三年来,双方激进派的声音已经完全压倒双方温和派的声音,摆事实讲道理被视作迂腐不堪,而出口成脏、开口詈骂、怎么痛快怎么来、给论敌冠以各种侮辱头衔标签、专门着眼于刺激看客听众的非理性情绪,日益成为常态。互骂不过瘾,自然就会升级到互打;肢体冲突难占上风、暴打对方犹不解恨,自然就生念头动用枪炮……
  前几天在微信上收到朋友发来的署名为Huey Li的文章《美国连续恐怖暴力袭击的背后——政治两极化和投票率之战》,说的也是这个问题,读后更加剧了我的疑虑。这一段时间,与周围许多朋友谈起来,大多都忧心忡忡,认为极端派绑架了两党、绑架了民众。政治本来是博弈的过程、妥协的艺术,现在却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架势,极大地压缩了彼此沟通、互相让步、各自调整的空间,在所有议题上,都是泾渭分明,壁垒森严,这对于我们期望美国真正长治久安、期望美国成为中国看得见摸得着的样板这一愿望,是何等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我交谈的对象,都是跟我差不太多的自扰的庸人、忧天的杞人,我们深知,网络上的热度,比起现实生活来,因为蒙面,火爆了几个数量级,在美国人包括美国华人的日常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剑拔弩张,口沫横飞。但令我们茫然的是,这种危险的苗头,会如何恶性蔓延、扩展和升级?将伊于胡底?
  我清楚,我这类担心,是无法说动那些自命为使命在肩、真理在胸、正义在手、“势把反动派一扫光”的热血老年中年们的。跟他们一谈,不论哪一方,他们都必会振振有词地回答我:是对方的歪理邪说甚至胡作非为——多年的歪理邪说和胡作非为——才造成了这种局面,你怎么能各打五十大板,不讲是非?必须将对方的歪理邪说彻底驳倒、胡作非为完全取缔,“美国才能长治久安”!
  呜呼,我只能眼看着情况日益恶化,中间势力的声音被彻底压倒甚至消音,美国的裂痕还在急速扩大。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我不过是一介草民,无力螳臂当车,但川普总统比起无数跟我一样的草民,不是有最有权力、也最有责任吗?他该做点什么?


 美国连续恐怖暴力袭击背后:政治两极化和投票率之战

 Huey Li,《美国华人》公众号


  作者简介:
  Huey Li,比较政治学博士,曾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政治学系讲师,《东方日报》、《时代周报》专栏作者。


  中期选举已经近在眼前,但是现在能做的预测非常有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美国的单席位选区制,使得选票数和席位数往往不成比例(比如2014年共和党以48%的选票获得了57%的众议院席位)。全国范围内做做民调,大致预测一下两党选票比例并不难,但是要预测两党的席位数,必须在每个选区都有大量的样本。而全美国有435个众议院选区,再加上参加此次参议院选举的33个州(参议院每次只改选1/3),要预测每个席位的归属谈何容易?再加上我之前文章里提过的美国特有的“杰利蝾螈”现象(Gerrymandering,指选区划分之方式是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的),也就是控制州议会的政党在选区划分时优待本党,更扩大了选票比例和席位比例的差距。

1.jpg

  一周多以来在美国制造恐怖暴力袭击的三名嫌犯:Robert Bowers(左), Cesar Sayoc(中), Gregory Bush(右)。

  如果这些还不够让人头大的话,一周多以来又连续发生了三起右翼恐怖袭击事件。国内读者可能对种族色彩的右翼恐袭不熟悉,其实在美国历史上此类恐袭数量远多于其他形式的恐袭,只是还没有哪次达到911的规模而已。三名嫌犯现已全部抓获,第一个是针对民主党名人发送邮包炸弹;第二个是袭击黑人教堂未遂,便在附近商店射杀两名黑人顾客;第三个则是在犹太教堂开枪杀害从54岁到97岁不等的11人。如果这些事件单独发生,也许可以说是偶然因素所致。但是三起高规格恐袭事件如此集中地发生,而且恰好发生在离选举只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寻找它们的共同点就非常重要了。
  为什么三个恐怖分子选择同时作案?
  首先,我并不认为这是一起经过事先协调的阴谋,但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选举前的时间段作案,就很值得思考。不要忘了,英国退欧公投之前的一星期,也发生了一起新纳粹实施的暗杀事件,导致一名留欧派的议员Jo Cox丧生。
  选举暴力在英美不常见,但是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选举暴力的方式五花八门,但是最终都有一个同样的潜在动机,就是降低对方选民的投票率。有的时候实施暴力的是根本不参加选举的武装组织,比如塔利班,他们希望降低投票率以损害政府的合法性。但也有时候是选举的一方,希望通过降低对方选民的投票率来增加己方获胜的概率。面对暴力,选民可能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因为气愤而更愿意投票,但更大的可能是你担心自己遭受暴力袭击而选择留在家里。
  美国的枪击案发生率已经相当之高,远高于任何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美国的中小学经常有针对枪击案的演习,不时还给父母发送紧急状态时的注意事项。当你听说有针对本族裔的恐袭事件,你去投票时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还有人提到犹太教堂枪击者并不支持特朗普,所以和选举无关。这就大错特错了。注意那名嫌犯对特朗普不满的原因,是认为特朗普对少数族裔的态度过度温和!这样一个人对于民主党的看法会是什么样?他从福克斯新闻听到了犹太人资助难民入境的阴谋论所以憎恨犹太人,怎么可能容忍民主党上台?即使他对特朗普有所不满,对民主党绝对是恨之入骨的。

2.jpg


  匹兹堡犹太教堂屠杀案凶嫌Robert Bowers在社交媒体平台GAB上最后的反犹言论,几分钟后他冲进教堂大开杀戒。(GAB平台截屏)


  连续三起高规格袭击,不仅可能降低民主党投票率,也可能起到进一步点燃白人种族主义热情的作用。例如枪击案嫌犯关注的一个反犹账号曾经写到,对犹太人的枪击可以“让普通人好奇为什么犹太人招人恨,这样他们就会去了解更多。”
  这种以暴力来影响投票率的策略,其实是相当有效的。共和党靠着特朗普的族群政治,虽然支持率不高,但是粉丝大都热血沸腾。而民主党缺少一个有号召力的领袖,投票率本来就岌岌可危。德州的参议院候选人Beto O'Rourke的演讲水平可以说是相当出众,但是要论嬉笑怒骂贬低对手的能力,比特朗普还是差了一大截。民主党不管支持率再高,如果找不到一个供选民谈论的兴奋点,恐怕还是困难重重。即使勉强拿下众院,2020年的期末考试(大选)还是凶多吉少。

  两极化把选举变为投票率之战

  理想状态下,竞选活动的主要内容应该是试图说服对方加入己方阵营。整个社会可以在这种辩论过程中达成一个最佳的政策选项。但是在一个两极化社会中,说服对方基本上成了无用功。我不相信你能说服任何一个共和党支持者下星期投票给民主党,反之亦然。
  我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有这样一个简单的示意图:

3.jpg

  美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左图的状态,也就是说两边的候选人都需要拉拢中间选民,否则无法获得过半数的支持率。而中间选民往往并没有很确定的政党偏好,所以在两党间摇摆。
  但是在最近十几年的时间里,两党的差别越来越大。很难说特朗普的出现是原因还是结果,我倾向于认为二者都有。他看准了美国社会两极化是一个他可以利用的机会,但同时他依靠自己的激烈修辞来进一步推动这种两极化,最终美国社会进入了右图这种状态。
  绝大多数选民(除了那些从来就没打算投票,连电视都不看的人)有非常强烈的偏好,基本上不再可能更换政党,中间选民基本上是在民主党的一边,很难被说服到共和党那边。
  特朗普则根本不试图去说服中间派,他的优势在于让自己的支持者兴致高昂,愿意花费时间去排队投票,并且让对方的支持者因为他散布的虚假信息而兴趣寥寥。这种投票率策略,再辅以共和党各种制度性阻挠投票的策略,俄国水军的社交媒体轰炸,又加上这几天的暴力袭击的恐吓,不能不让人捏着一把汗。
  相反,民主党在这方面过于绅士,他们只想着增加己方的投票率,但是对于扑灭对方的投票热情,并没有下太大功夫。例如特朗普在沙特阿拉伯的商业利益,例如目前国债不断增加等,其实是很容易引起美国民族主义者不满的,但是民主党至今没有在这些方面大做文章,政客演讲里也很少提到。说好听点是出于某种理想主义的民主伦理,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制造负面新闻的口才和想象力欠缺。

  美国政治两极化的必然性

  美国的两极化是一个有明确数据支持的公认现象。例如下图显示的是众议院里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对总统提案的支持程度。可以看出本党议员对总统的支持率越来越高,而反对党则越来越低。很遗憾我没有最新的数据。如果把特朗普时代包括进去,我相信上面已经接近100%,而下面已经接近0。

4.jpg

  (图片来自Gary Jacobson的著作《The Politics of Congressional Elections》第八版265页)

  过去很长时间里,美国政治被认为是趋于成熟的温和政治的代表,两党政策分歧不小,但是可以找到很多共同点,在提案上形成两党妥协。但是当年的政治学者没有意识到,这种温和状态并没有长期的可持续性。政客会不断寻找更鲜明的方式定义本党的政党标签,选民也会逐渐分流到离自己意识形态更接近的政党中去。这个过程被政治学者Morris Fiorina称为Sorting(可以翻译为“站队”现象)。当越来越多的人明确地站队,两党的区别也就越来越大。
  我个人认为政治议题的全国化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互联网不普及的情况下,很多政治议题是地方化的,很多选民如果不看CNN,《纽约时报》,对联邦级别的政党议题并不屑于了解,甚至对总统候选人也只是有模糊印象。但是今天的选举已经完全被联邦级别的议题所淹没,议会选举几乎已经完全成为了总统选举的陪衬。2016年每个人的社交媒体都被特朗普或克林顿的各种视频、图片和帖子所占领,地方候选人除了依附于其中一个总统候选人别无选择。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一个善于在投票率上做文章的候选人,无论他的观点离中间选民相距多远,和他保持一致就可以有很大的赢面。
  我由于长期研究制度设计问题,很难不把这种现象归咎于政党数量太少和总统权力太大。在多政党、议会制的条件下,极端主义政党也许可以获得很多选票(如德国的AfD),但是要找到其他政党联合执政非常困难。即使是勉强建立了执政联盟,在政策上也需要处处妥协以避免联盟解散而不得不重新谈判甚至提前选举。以前很多学者喜欢美国的两党制,就是因为极端小党很难获得席位。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也有极端的一天。在我看来,总统这种东西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但不知道要再过几十年美国选民才能意识到。
  总之,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将会是一场关于投票率的生死决战,光看双方支持率已经意义不大。由于选区数量的庞大、选票数和席位数的不成比例,我认为目前为止所有的预测都没有说服力(或者说,置信区间太宽),大家只能等到选举的那一天揭开谜底了。


  近期图文: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和邪路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多久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美国的黑奴,纳粹的犹太人,中国的黑五类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题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述?  
  
回望老冷战,直面新冷战  



浏览(1654) (15)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转个帖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18-11-06 08:05:33

下面西政委的“表演”非常有意思:一个按本地移民法定义的“skilled worker”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毫不吝啬地鄙视“不愿干每小时2美元农场活”的“本地红脖子”。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欺软怕硬、恃强凌弱的厉害国厉害民样一点没变。

让本地“低技术工人”“干每小时2美元的农场活”,要不就让“无证移民取而代之”,充分表现了西政委这类“入流的现代文明人”的文明水准。

可惜,美国的民主制度也给了“红脖子”们一人一张选票。

回复 | 4
作者:水蛇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1-06 05:07:02

无论如何这样的体制搬到中国去,只能造成中国四分五裂是可以预见的。

----------------------------------------------------------------

虽不中听,但极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

政治制度是文化的产物。文化离了根,是死是活,不好说。

好坏不论,适合,适应是最重要的。

回复 | 4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1-05 22:23:35

恰恰相反,正因为中国人里像你这样的【smart ass】太多,才会比美国更糟糕。。。

++++++++++++

中国搞不好是因为我这样的人太多【smart ass】,那还是在骂中国人嘛。

回复 | 1
作者:天雅 回复 yala 留言时间:2018-11-05 22:07:34
不过在我眼里, 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本质上推行的东西是一样的。别忘了纳粹全名翻译"国家社会主义"。都是大政府,独裁,国家控制,等。不同的是纳粹杀外族,共产杀本族。在这意义上很难说,谁比谁更progressive。。。。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南大街哦哦 留言时间:2018-11-05 20:13:31

【你这不是污蔑中国人不如美国人呗,你是典型的反华小丑呀】

恰恰相反,正因为中国人里像你这样的【smart ass】太多,才会比美国更糟糕。。。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05 20:08:31

来美之后7次大选,就有两次是靠选举人制获胜的。2000年布什在自己兄弟当州长的佛罗里达州靠区区几百票否决了50多万人的选票。2016年rust belt的10万张【老白穷教】选票否决了300多万张选票。。。当选总统从上任第一天起,就没打算当全美国的总统,执意要做他的选民的【总统】,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美国总统是他选民的总统,那么美国必然分裂】

回复 | 5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8-11-05 19:17:55

在中国古代,作为一国之主的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党争。

+++++++++

三党的权力平衡皇权才最稳固,三党是:皇亲国戚党、宦官党、大臣党。中国古代一旦这三权平衡被破坏,皇权就完蛋了。

毛主席的后期,三权是四人帮党、老革命派、新干部派。批邓后,老革命被干下去了,三权结构破坏了,四人帮和新干部就必须摊牌。

回复 | 0
作者:青灯法师 留言时间:2018-11-05 18:29:45

在中国古代,作为一国之主的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党争。结党的结果就是营私,一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利益,不管对方的意见是否合理,一并否决。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美国,也出现在加拿大。不同的是美国只有两大党把持政局,出现矛盾不易调和,加拿大有四个党,至少还有些平衡。

所以作为现代社会的主人,我们每个普通人,就应该要求立法取缔一切政治党派,每个人都必须以个人名义去参选,执政,这样当在投票时,不至于出现以党的利益为出发点去决策。如此才能使社会团结。

回复 | 2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11-05 18:22:25

极端派哪都有,不同的是西方越来越极端,后果当然就是内耗,折腾自己。

除非中国也这样乱搞,不然中国想不崛起都难。

回复 | 4
作者:yala 留言时间:2018-11-05 18:05:36

其实极端派哪里都有,哪个国家都有,左派有极端的,右派也有极端的,左派的极端就是共产主义,右派的极端就是纳粹主义,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都不是好东西。

回复 | 3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1-05 17:11:32

无论如何这样的体制搬到中国去,只能造成中国四分五裂是可以预见的。

++++++++++++++++++++

你这不是污蔑中国人不如美国人呗,你是典型的反华小丑呀。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11-05 16:48:50

第一次听说“黄左”一词。

网路上流行的是”黄右“,”黄川粉“二词。

也许是土共国人移民美国,惯性的左,左是常态,“黄左”有点重复了。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1-05 16:40:15

分裂早就存在,激化是川普上台的原因和执政的基础。。。无论如何这样的体制搬到中国去,只能造成中国四分五裂是可以预见的。其实这也是一些人最想看到的。。。

回复 | 6
作者:liucarl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5 16:12:56

分裂社会是奥巴搞的,当年很有名的,无知少女吗。2008就开始了,怎么归到川总这里?

回复 | 7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5 15:25:57

美国如今的分裂川普负有极大的责任,因为树立敌人是他的竞选方式。

这种分裂社会的方式激起人们的恐惧,恐惧美国被穆斯林们发起恐怖行动,恐惧非法移民占领美国,恐惧少数族裔控制美国政治,恐惧美国不能伟大。。。

这种恐惧心理也就使得社会的期望值降低,马斯洛早在几乎一百年前就解释了。

基于自保的心理就必然发生排外的倾向,尤其是美国的赢者通吃的西方文化,害怕被吃掉就不得不收缩到自己信任的群体来自保,这是社会分裂的主要原因。而经济上的贫富差距继续增大显然也是催化剂,你有了我就没有,毕竟资源有限,比如工作有限,哪怕那种每小时两美元的农业工作白人如今根本就不会去干,那也不能让非法移民干,因为我不干不意味着我放弃干的权利。。。因为工作机会也是权利,我要不要是我的自由,但我不要不意味着就愿意让给你,这是从个人利益考虑,而不是从社会整体利益考虑的典型思维,也是西方文化里个人自由具有绝对地位的一种体现。

也就是人们在恐惧基本生存权利都被威胁的情况下就会接受极端主义的思维和观点,社会整体不再是思维的出发点,而是个体自由和生存地位。

那么社会分裂就是必然的。

这种思维一直存在于不论什么社会,但在现代文明下属于不入流的,因为人类是依靠组织性来提高效率的, 不能容许极端自私的思想控制社会,因此而发展出类似政治正确的概念。

而川普的竞选和如今的做法却把这种人类社会的文明成果否定了,也就刺激的社会里最自私的心态有了地位。

回复 | 9
作者:newbigman 留言时间:2018-11-05 12:56:10

I share the same concern as you do. A highly divided country cannot be "长治久安".

Regading: "但川普总统比起无数跟我一样的草民,不是有最有权力、也最有责任吗?他该做点什么?" My observation is: He did not do anything to help. All he did is to stir up the hatred among his base. in the past 3 years, hate crime is on the rise, and I believe he is responsible for it.

回复 | 3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8-11-05 11:25:38

我认为中间选民全归共和党囊中了,不然不能解释2016的结果。今年选举,效果只会更明显。明天可知分晓。

回复 | 6
作者:安文 留言时间:2018-11-05 10:50:16

越过党争,瞩目于社会平衡与团结的中间派属于曲高和寡,极端主义才有煽动力,此时天上飘来三个字,爱谁谁。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8-11-05 10:29:23

呵呵,老高接触的那些“忧心忡忡”者,大概都是大陆来的吧?

没有经受过这种选举洗礼的人,似乎就会忧心忡忡。

其实,美国历史上这种两党针锋相对的时刻不是仅此这一段,但是“美国依然伟大”!呵呵!

再看看身边其他的美国人,日子不是照常在过?没有什么异常吧?能说他们是冷血动物、不懂政治?可能他们早已把选票寄出去了。

回复 | 1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05 10:21:06
来美后,前后经历了 7 次大选, 没有一次像2016年这样的。输的一方,这么小儿科式的闹。逼得本不关心政治的我们,不得不走向极端。由于工作关系,我们很少参与中期投票,明天则一定要去了。
回复 | 3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05 10:11:53
今天美国政治的两极分化,O8和MSM 要负很大的责任。川普只是在 纠枉过正 而已。O8 当选时, 我曾寄于很大希望族裔矛盾可以减缓一些。可是那年的弗隔森骚乱,是黑人青年范法在现,后又抢夺警察的枪,但O8 jump on immediately, 支持他? ... 然后 2016 年大选, 川普 胜出, 各地骚乱, O8 一声不啃? 我家孩子那时,就说 obama 因该出来condemn these actions. 如果说当时有很多中间选民是捏着鼻子选的川普, 两年下来,在民主党和主流媒体鼓励下,尽情表演的mobs, 把这些中间选民都推向了共和党阵营。
回复 | 2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05 09:51:46
还有,不管你左也好, 右也好,大部分的用词文风都很像党文化的文革语言, 董胜今老先生的除外。也没办法, 那是差不多一代人的洗脑教育。Hillary 16 年有个演讲,说川普的支持者有一半是deplobles, 然后一下子跟上好几个 phobias。我顿时就想到了文革时的红卫兵小将,给阶级敌人戴帽子, 也是一顶顶的, 脑子都不动, 顺口就来。
回复 | 2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8-11-05 09:38:47
看了几年了,一天到晚把 白左,白右,黄左,黄右,白川粉,黄川粉,白希粉,黄希粉 挂在口上,辨不了几句,就说别人RACIST 。在我眼里,这种人自己最RACIST, 就像 CNN 的 DON LEMON。if you can't judge others by their characters, always their skin color first, then you are the racist. Are we all Americans?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