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818,76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
· 我们面对一个更复杂的“丛林”
· 中共口头声称平等,实际是不平等
· 中国人不学逻辑、“不信谣,不传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识】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肺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赢
 · 悲剧并非偶然,武汉只是平均水平的
 · 社会要知识分子干嘛?就用来添乱吗
 · 新冠病毒肺炎给全球化时代画上句号
 · 装睡的人叫不醒,真睡的人就能叫得
 · 我们因为什么对李文亮之死感到如此
 · 又到庚子年,我们还热衷于预测吗?
 · 如此纷争撕裂,为何他说是“最好的
【史】
 · 在中国,暴力史有更深更长久的渊源
 ·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 中国历史上是统一还是分裂的时间长
 · 是“文明古国”,还是野蛮古国?
 · 这不是语言,也不是音乐,分明是哭
 · 杨继绳:决不能让后代子孙继续受骗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事】
 · “楼上漏水淹楼下”比喻是否哗众取
 ·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
 ·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 为什么盯着那场浩劫不放?非常罪犯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视】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拾】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说
 · 我们面对一个更复杂的“丛林”
 · 中共口头声称平等,实际是不平等的
 · 中国人不学逻辑、“不信谣,不传谣
 · 有人之处就有忽悠,有忽悠就有反忽
 · 一个大国落到长不大的孩子手里多么
 · 这次和过去30年任何一次社会事件都
 · “神预言”:《花冠病毒》引言和第
 · 跟着感觉走的心理分析:虽不属实却
 · 上梁不正下梁歪,国君背信人心坏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我们因为什么对李文亮之死感到如此悲愤 2020-02-12 17:19:12

  有人说:李文亮是英雄,权力者对这样一位差一点就拯救了中国的英雄都要打压迫害,怎不让人怒火万丈?又有人说:李文亮不是英雄,权力者对这样一位跟你我一样安分守己、不过向身边亲友提个醒的普通人都不放过,怎不让人怨愤难平!


  老高按:2月7日那一天,大概余生难忘了。不是因为97年前的“二七”大罢工,而是因为武汉医生李文亮之死。民间说他是2月6日晚9点半就永诀了,但医院到午夜发出官方正式信息称还在抢救,后来发布死讯,说他是2月7日晨2点多去世。李文亮逝世的消息,激起了全网悲悼的狂潮和控诉的风暴,对他辞世时间蹊跷的猜测也推波助澜。那一天,我什么都干不了,胸膛里面郁闷悲愤,简直要爆炸!
  为什么我们对李文亮之死,反应如此强烈?
  当然是因为他在去年年末就发出了疫情预警,却被警方传唤训诫,要他按手印画押,更有甚者,地方电视台到中央电视台,一次又一次地播报他和其他人散播谣言受到处理。他们的预警被弃之不顾,导致上千万人口的武汉封城,祸延全国,危害世界,而这样一个年轻医生,送走身怀六甲的妻子,奋战在抗疫救人第一线,却自己染上病毒,死了!这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情何以堪!
  这个反差太巨大了。
  几乎就在当天,我们同学群中就发生了一场讨论,随后网上更多场合有了类似的讨论:如何看待李文亮?在我看来,这与上述我们为什么对李文亮之死如此悲愤这个问题,密切相关。
  有人说:李文亮是英雄,权力者对这样一位差一点就拯救了中国和世界的英雄都要打压迫害,怎不让人怒火万丈?
  又有人说:李文亮并不是英雄,他就是普通人,权力者对这样一位跟你我一样安分守己、不过就向身边亲友提个醒的普通人都不放过,怎不让人怨愤难平!
  您赞成哪种意见?
  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徐瑾昨天发出了一篇文章《武汉好人李文亮》,内容广泛,但也涉及上述话题。转载于此,与大家分享。


  武汉好人李文亮

  徐瑾(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FT中文网 2020年2月11日

6.jpg


  “好人总是先死,这就是生活。不过他是个有头脑的人。”
  在疫情中,我重读加缪著名的小说《鼠疫》,看这两句话,心中一怔。没想到,在生活中,活生生真是应验了,还那么快。
  生命的脆弱,没有比冠状病毒疫情肆虐的当下,更为突出。同样,被病毒夺取的上千生命中,恐怕没有人的去世,比起李文亮医生的离开,更让人悲痛。
  李文亮,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2019年12月末,他发出疫情预警。当时官方公开宣示,疫情不会人传人。并不那么意外的,等待他的,是当地警方的训诫。随后,他自己在工作中感染疫病,妻子母亲也先后被感染。
  随着疫情日益严重与更多信息披露,对李文亮的关注与声援不断增加,他也被外界称为疫情的“吹哨人”。2月6日,有媒体报道李文亮晚间9点半去世,随后其他消息源则表示医院在全力抢救。按照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消息,李文亮在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
  从媒体报道李文亮去世到医院最终确认,短短几个小时时间,社交媒体沸腾,网友自发悼念,有朋友称之为一场自发的“国葬”。
  加缪还说过,一个人的人生,要活得最多而不是最好。李文亮医生很年轻,有可能是已经公布的武汉疫情中,最年轻的去世者。即使院士钟南山,谈到李文亮也哽咽道,他是英雄。李文亮34岁的人生,对得上“最多”这一评价。
  这一次,会有什么不一样?

  软阶层李文亮

  李文亮的短暂一生,普通又不寻常,如同流星一样划过疫情的长夜。根据财新网中青报等媒体对李文亮采访来看,给人第一印象,他是一个普通的善良人。
  他是北方人,到南方读书,因为不想处理太复杂的人际关系;觉得要学个稳定的专业,选了学医,本硕连读七年。他是武汉大学毕业,去过厦门,回武汉工作,也刚几年。给他惹来大麻烦、也带给他无上荣耀的预警,本只是发布在同学熟人的小圈子中,当时还特意提醒不要外传。
  他去世之后,不少人整理了他的社交媒体,希望总结出点什么闪光点,但却没发现太多特别的。他的第一条微博,是支持动车事件中的优秀媒体人,显露出他的社会关怀。和很多人一样,他是吃货,期待连续剧《庆余年》续集,没实现车厘子财务自由,支持香港警察。
  换言之,李医生,就是一位软阶层,上有老下有小,依靠一门专业谋生。他认定的,也不过是极朴实的简单道理,“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英雄。但如果大家更早知道疫情,提早防护,肯定情况比现在更好。”
  看起来,李文亮和多数人没多大区别。他的无妄遭遇,起因不过是从专业出发的几句真话——遗憾的是,就算只是“几句真话”,却是很多人没有担当去做的。

  中产的冲击

  李文亮成为吹哨人,并不是命中注定,好像只是几个恰好。
  他恰好是善良的好人,他恰好在疫情的时间出现在疫情爆发的前线,恰好又是一个医生,出于专业与善良,对同学圈子发出预警。他并不是立意要做吹哨人或者英雄,只是以最贴近人性的天性,说了几句真话,却不幸蒙难,挣扎,最后死亡,不幸,成为烈士。
  正是这种和普通人贴近又不同的特质,使得多数人对于李文亮去世感同身受,同理心被激发——反而使得李文亮的故事,有了异乎寻常的道德感召力。上一次中产阶级体会到类似的冲击,还是在2016年的雷洋事件。雷洋作为人大硕士留京就业,家庭事业有成,据说朋友圈也自称热爱正能量,却在执法过程中意外去世。
  不过,这两个事件热度还是存在不同。那时,多数人为雷洋发声的人,是觉得应该为他争取应有的权益。当时传播最多的,还是在媒体人与知识分子等圈子;而今天,面对李文亮,公众感觉他与自己更亲近,也更多感到单方面受惠于他,不少原本很少关注类似新闻的人,也在表达感想。
  李文亮事件,可谓举国关注,可以用“出圈”来形容——我想,触动中国大众的,是一个朴素的情感,“这个人,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而我们,却无以为报”。
  李文亮的去世,让不少人在社交媒体表示感到抑郁。这并不意外。从心理学说,当你目睹遭遇一场悲剧时,即使没有直接发生在你的身上,也会对你产生心理创伤。何况,这场悲剧与人人相关,夹着那么多无法舒展的情绪。
  长夜中,文明的沉沦与毁灭的思考,难以回避。同样,这样的拷问,太过沉重,也容易摧折志气,甚至压垮一代代年轻人。
  人如此,民族也是。年轻人会愤怒,年轻也会老去,最后成为中年,有的成熟明智,有的愤世嫉俗,有的油腻圆滑。一代代人,成为自己的父辈,继承他们的年龄与命运。有的人成为自己应该成为的样子,有人成为青春期的对立面,更多,只能,忘了自己是谁。

  好人为何薄命

  最早得知李文亮感染疫情时,我就曾经感叹,好人为什么没有好命。在6号那个夜晚,我和不少网友一样,彻夜无眠,悲愤,也夹杂着羞愧——羞愧在于,面对善良好人悲惨命运的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并不是特例。两千年前,司马迁写《史记》时,也曾经困惑,发出天问:如果天道是善待善人,为什么圣人如伯夷叔齐与颜回等人,却困苦终生甚至饿死早逝,而吃人肉杀无辜的大盗与没有节操的人,却可以横行无忌,得到善终,甚至富贵显达。到底什么是天道呢?(“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邪?积仁洁行,如此而饿死。……若至近世,操行不轨,专犯忌讳,而终身逸乐,富厚累世不绝。或择地而蹈之,时然后出言,行不由径,非公正不发愤,而遇祸灾者,不可胜数也。余甚惑焉,倘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李文亮去世次日,不少朋友更多是用沉默表示悼念。是啊,凡是不可说,才是真正珍重的。情绪过去之后,我收拢心神,写下对这位同龄人人生的一些感受。或者说,一些多余的话。我的专业是经济,过去,我并不希望过多介入经济之外的时事,担心自己变为不专业的浅薄批判者,也一直警惕于对大众情绪的鼓动。但到最后,发现在长夜之中,李文亮们的命运之问无可回避,甚至对一个经济观察者而言,也是如此。
  因为,当我们谈经济的基础,无论是手中的学区房还是银行的存款,无论是公司经营还是正在进行的交易。你是否想过,这些经济活动,最大的基本面是什么?如果放在大历史的眼光看,上层建筑也在决定经济基础:经济的根基,是基于对游戏规则的认可与遵循,基于对未来的确定预期。正是这些林林种种的信念,这种集体想象,构成了经济活动运行其上的基础。
  可以说,将看不见的想象包装成最难以放弃的信念,这是人类最擅长的魔术之一,也是推动人类社会不断突破自身窠臼的背后秘诀。这个,我们常常也称之为社会进步。这种想象,在正常时代看似有坚实基础,甚至坚不可摧,但是如果其作为根基遭到动摇,这种想象很可能变得脆弱,出现裂缝,甚至坍塌。

  李文亮去世,能带来什么改变

  中国经济的崛起,造就了一个大时代,也成就了不少在一个个浪头翻滚的弄潮儿。
  我见过不少成功者,他们总认为自己并不普通,把自己的成功看做自我奋斗的结果,却往往意识不到时代与社会的加持。很自然,他们习惯对各种不公装聋作哑。他们往往笃信,批判没有力量,乐观哪怕盲目的乐观,才有未来,至于悲剧与不幸,都是发生别人身上。
  软阶层中,也有这样的人,经济动机成为他们苟且安全感的主要来源。须知,再多的散沙,哪怕是金灿灿的散沙,也不足以成为一个有机体。经济成功,并不自动以给予软阶层足够的安全感与价值感,更不用说尊严。
  很多人在追问,李文亮去世后,谁来为我们吹哨,能带来什么改变?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李文亮生前是眼科医生,他的去世,值得让更多人睁开眼睛,从此看得更明白一些。上面所谈的一部分人,企业家商人白领等软阶层,开始受到触动发声,表示惭愧甚至忏悔。
  在太平盛世,据说个人经历最大的兵荒马乱,是幻灭。我以前觉得这话太文艺青年,现在对照李文亮的去世,却觉得苍凉。每一次幻灭,大概都会在心理上留下褶皱——从坏的方面,这是天真幼稚的结束,从好的方面说,也是自我觉醒的开始。
  目前,有人提议设立李文亮纪念基金会,也有人呼吁通过保护“吹哨人”法案。对此,我并不乐观,现在李文亮的训诫书还在,甚至最早预警的八人名单都不清晰。我的希望,更多是对于软阶层自身——起码,大家不应该那么健忘。记忆,不是为了李文亮,而是我们的自我救赎。没有记忆,那么最终也只是人生的傀儡。要记住,多少家庭失去亲人,要记住,灾难的第一步是缺乏透明。
  古希腊人说,要么成为好人,要么模仿好人。想想确实如此,如果永远寄托希望好人的挺身而出,好人也会耗尽。一个社会的良性运转,有赖于不同个体的彼此守望相助。如果我们总是一次次沉默,一次次依赖好人冒着风险的良心发现。也许,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送走不同的吹哨人,事后,转发一句“为人抱薪者”,转身就完了。那么,随着时间,一切将淡忘,装作对一切视而不见。一切,还会循环。
  午夜漫漫,但终将有天明。俄罗斯文豪索尔仁尼琴说,对苦难的忍受也表现为一种尊严,面对不公正的命运,活下去就构成了一种抗议,一个胜利。疫情当下无论如何严重,终究会过去。事后,我们除了庆幸,更不应该遗忘。苦难不会将人们打倒,但是苦难不应该白白浪费,唯有记忆,才让苦难有其价值。
  好人的苦难,在日光之下,神意之中,也许,也构成与上帝同在的见证。让我们,配得这些善良好人的牺牲与苦难,继续活下去,带着尊严与记忆。


  近期图文: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驴  
  
群众心理是可怕的,运动力量也是可怕的  
  
法国有几位先贤被拦到了先贤祠之外  
  
这不是语言,也不是音乐,分明是哭泣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白桦忌辰一周年:这一只早叫的公鸡  
  
两封信的祸殃,一个人的毁灭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历史学家和政治家不同的地方  
  
控制舆论骗人害人,最后被骗受害者是自己  



浏览(832) (1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0-02-13 08:03:19

问题在于一个正常的社会,行政资源应该拿来去对付李文亮们吗?李文亮死了,而且被他不幸言中了,然后就英雄了?应该保护了?他说出他的担心的时候心里就真那么有谱?这叫扯淡,他一个眼科医生,专业素养,资讯的掌握。肯定够不上专家,地方大员们。然后?被训诫了,差一步就进了小号?那么简单的问题就是以后准备怎么办?从事件的缘起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有一点医学知识和经历的人(肯定没有多少传染病学的经验,否则自己也不应该中招了吧?)站在自己的视角说出了自己的所见和担心(没人可以保证他说的一定对!)然后就应该成为维稳对象?然后又发现抓错了?那么是来抓他,训他的人操蛋吗?他们只不过在做本职工作而已。干的就是这行。现在有谁出来说他们错了吗?说这样的制度安排有问题?如果没有,我看这事没完,还会有李文亮2.0,3.0......直到这个制度自己开始改变,或者被谁推着改变?不过真要走到哪一步,场面可能会没那么好看吧?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13 07:47:56

声明一下:我丝毫没有对李医生不尊敬的意思,对死者的不幸,我非常同情。何况李医生是战斗在武汉疫区为患者尽心服务的英雄。但是我反对消费李医生的死,反对政治化李医生的不幸。李医生之所以是英雄是因为他【战斗在武汉疫区为患者尽心服务】,战死在自己的岗位,不是因为他受到了【惩戒】。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2-13 07:42:45

【当然是因为他在去年年末就发出了疫情预警】

只要稍微看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知道李文亮医生12月30日只是在传播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认真对待的【消息】。李医生是眼科医生,按理说接触新肺患者的概率要远远低于呼吸科的张继先医生,张医生早在12月27日就发现,并且报告了新肺的病情。她还让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加强防护,至今张医生还任然在第一线工作着。。。这不比在微信上发一条消息(如同微信上每天千百条半真半假的消息一样。。。例如发现了四肢爬行的水鬼之类。。。)更有效、更真实、更可以【差点拯救了中国】吗?

李医生在发了微信之后,自己并没有真的对自己发的消息【认真】对待,据他对新京报记者的说法【1月8日我接诊了一位82岁的女性眼科患者,当时她患急性闭角型青光眼,但没有发热等症状,结果第二天这位患者出现发热症状,CT结果显示,她的症状是“双肺磨玻璃样病变”,属于病毒性肺炎。后来,这位女患者被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支原体、衣原体感染等情况,但那个时候我们医院还没有检测确诊病人的试剂盒,所以当时没有给她确诊。当时很多人都不在意,我们医院也没做特殊的防护措施,和病人接触的时候我也大意了。后来,我因为发烧、咳嗽,于1月12日住院治疗,现在属于疑似患新型冠状肺炎病例。】

可见李医生自己也承认【和病人接触的时候我也大意了】,因此可以推定,李医生自己对自己9天前发的微信是将信将疑的,至少是没有真的警惕起来。这是一个不幸的悲剧。

至于为什么愤怒,我看原因很多,有的人本来就找各种机会(文革、土改。。。)发泄愤怒,有的人是借机煽动愤怒,有的人是忙着经营人血馒头产业。。。我的意见:冷静下来认真面对事实。

回复 | 3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2-12 19:29:02
完全可以肯定地说:不是英雄。而我们所以纪念他是因为,这个社会已经不能容忍这门一个普通而心存最基本的良知的人的存在。这才是中国社会照此下去的最可怕的问题。
回复 | 6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