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从长津湖到上甘岭:他的回忆颠覆了中国军事博物馆 2023-09-18 07:43:21

  中国根本就不该参与为金家王朝火中取栗的“抗美援朝”。长津湖的极度寒冷,上甘岭的极度干渴,以及无时无刻的极度饥饿,随时降临的粉身碎骨……人命不如草,人血不如水。这样不惜人命堆起、鲜血凝结的“光荣”,有什么可向世人和后代夸耀的呢?


  从长津湖到上甘岭:他的回忆颠覆了中国军事博物馆

  《读书之乐》第6期,2021年10月10日首播

  高伐林



  中国大陆国庆节假期,推出长达近3小时的电影《长津湖》,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执导,投资高达13亿元人民币,据称上映几天,票房已经逼近30亿元。
  顾名思义,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长津湖的一场惨烈战役,中共将之宣传为一场大捷。官方新华社发文援引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一川指出:“最重要的是,这部影片回答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打那场仗,因为‘我们不打,就是我们的下一代要打’。”

1695047040647419.jpg


  《长津湖》把七十年前的朝鲜战争重新推进了当代人的视野,马上引起了热烈甚至是激烈的争论。不过,这段时间我被一本书完全吸引了。这本书中有相当大篇幅,将近三分之一吧,是与朝鲜战争有关,这部书,就是刘家驹先生的《光荣的背后——我的军旅见闻》,由美国华忆出版社出版。
  《光荣的背后——我的军旅见闻》书中一个重要判断是:朝鲜战争是金日成挑起的一场不义之战,中国根本不该打这场为金家王朝火中取栗的“抗美援朝”战争。——恰恰与电影《长津湖》针锋相对唱反调。
  《光荣的背后》有三篇序,分别由鲍彤、高瑜和刘家驹本人所写。全书分成三辑:战场见闻、军旅札记、人物轶事,最后是作者的一篇很长的文章《〈炎黄春秋〉的历史和“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代跋。据高瑜说,这是刘家驹的最后遗作,是2016年7月《炎黄春秋》杂志社整个被抢劫后,他拖着病体,为正版《炎黄春秋》立的大传。
  除开自序不算,他写所历所感,所见所闻,全书共有29篇文章。

006c.jpg

  刘家驹对过去的岁月刻骨铭心。

  刘家驹于2017年7月31日病逝,终年86岁。百度百科给他的定位是“著名解放军作家”。实际上,他的人生,远远不是这个标签显示的那么简单。
  刘家驹,1931年生,重庆人,1949年参军。他跟随部队参加过朝鲜战争中五次战役,所在的参战部队是12军第35师,师长是李德生。刘家驹说,我是师野战医院的文化教员。战争开始,我被指派登记伤员和带领挑夫班掩埋死者,目睹了我们师5000多人,仅在两天时间里倒在加里山战场。

006d.jpg

  中国人民志愿军奉命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奔赴前线。

  朝鲜战争结束后,刘家驹参加了12军的军史写作,他说:搜集的第五次战役史料均真实可信,我采访的亲历者都说了真话。第五次战役本是一场一败涂地的战争,被描绘成我军“惨胜”,载入军史的是颂扬我军英勇顽强,战绩显著,是毛泽东的决策英明,损失不可避免。
  刘家驹历任副连长、副队长、副处长。高瑜在序言中说:因为他有高中肄业的学历,入伍后没有发给他枪杆子,而是让他当了笔杆子。高瑜将刘家驹的人生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参加朝鲜战争和从事军旅宣传。刘家驹自己回顾说:
  从1957年开始,总政部署全军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同时开展大写革命战争的征文活动。我这个高中肆业生,被团领导推荐到师,还担任了师征文组组长。12军文化处处长特地用总政治部的指示告诫我:下笔不得暴露我军的阴暗面,每篇文章都要紧紧把握住人民军队的“伟大光荣正确”这一宗旨。
  1964年,《解放军文艺》收编了我。我到编辑部还当了散文组副组长。从基层来到总政,眼界大开,散文组要编发大量的革命战争回忆录,面对着红军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各类稿件,我走访了不少老革命,读他们的回忆录,和代笔人交流,可歌可泣的光辉业绩都已跃然纸上,但是血腥的、丑恶的史实,只能埋藏在自己的笔记本里。

  1986年解放军出版社拟了一个为十大元帅立传的计划,其中不能没有林彪。特聘刘家驹撰写林彪传,他采访了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和北京林彪驻地毛家湾的里里外外,最后要采访黄吴李邱“四大金刚”。没想到第一个采访的目标李作鹏,粉碎了他全盘写作计划。李作鹏给公安部写信检举:刘家驹“筹谋为林彪翻案”,总政立刻责令刘家驹停止采访,随后下达了退休令。

1695047276139685.jpg

  李作鹏中将被打成“林彪集团主犯”判刑多年,却举报刘家驹“为林彪翻案”。

  由此开启了刘家驹人生第二个春季。1991年5月,六四反对开枪的七位开国将军之一萧克上将,84岁筹办《炎黄春秋》,聘请两位军旅作家洪炉和刘家驹担任正副总编辑,刘家驹还担任执行主编,他在《炎黄春秋》工作13年。
  第三个阶段,从2003年开始,刘家驹彻底退休。高瑜说得很形象:72岁的老军人翻开50余年的尘封笔记,曾经必须刀砍斧削的一批“负面”记录,泛着血腥,显露着丑恶,重重地锤击着他,让他必须放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去思考、去批判。
  高瑜回忆:
  大约是2010年,刘家驹给我送来一篇1.4万字长文《我经历的朝鲜战争》,是他从文化教员到收尸排排长的经历。志愿军不是“吃一口炒面咽一口雪”的“最可爱的人”,因为后勤补给跟不上,他们抢夺南朝鲜百姓的粮食;为了安全,把带路的南朝鲜人灭口;争抢战友尸体的内脏……这还不是全部,“白大腿好吃”还没有敢写进去。泯灭人性的战争在于它的非正义性。我征得老刘的同意,推荐给何频,发表在《新史记》。至今震撼的影响仍在。

006h.jpg

  明镜集团《新史记》杂志刊登过许多重磅文章,当时因发行量没有上去,这些文章影响不算大,但是随着社交媒体兴起,许多文章获得重生,不胫而走。

  以上是高瑜的原话,当时我正是明镜集团旗下《新史记》的主编。编发这篇文章,要说“震撼”,首先就震撼了我。他的书收入他记录朝鲜战争的四篇文章,无一不是惊心动魄。正如鲍彤在序言中的评价:“其中有人有事,有生有死,有泪有血。”
  高瑜给刘家驹这部文集写的序,标题是“军中董狐笔”。南宋文天祥写了一首《正气歌》,其中有两句:“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歌颂春秋时期齐国和晋国的史官。晋国史官董狐不畏权势、坚持直书实录,为千百年来史家以及所有知识分子树立典范。孔子称董狐为“良史”,高瑜说:刘家驹一生最后阶段,用良知与大无畏记录着中国军队和战争,他堪称军中董狐笔。

006i.jpg

  刘家驹被中国著名女记者高瑜称赞为“军中董狐笔”,他的书“颠覆了长安街上的那座军事博物馆”。

  “光荣的背后”,这个书名起得很贴切,也很有深意。光荣,是谁的光荣?是某个政党的光荣,某个团体的光荣,某个领袖的光荣,还是全民族的光荣,全体人民的光荣?是韭菜的光荣,还是镰刀的光荣?是某个时段的光荣,还是超越时空的光荣?光荣里有没有水份?是不是实打实的光荣?
  “光荣的背后”更意味深长,“光荣的背后”是什么呢?至少可以品出这样几重涵义:光荣的背后,有多少阴暗面?为了某人某党所高悬的光荣目标,是否采取了不可告人的不光荣的手段?是否挑战了人道、人性、人类文明的底线?“光荣的背后”,驱使军人与民众付出了什么代价?当我们说,不惜一切代价夺取胜利、争取光荣时,我们是否仅仅就只是那个代价?“光荣的背后”,是不是造成了、留下了深远的、严重的后患?

006b.jpg

    刘家驹《光荣的背后》,封面很朴素,内容很震撼。

  为所谓“光荣”付出代价,其实长津湖战役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但刘家驹没赶上,他赶上的是上甘岭战役,于是只写了《上甘岭是肉磨子》。他说:“我坚信,我的记述更接近真实。”
  文中说,五圣山如一尊巨佛盘坐在平康平原的南端,山高1061.7米,山前有两个突出的小高地,像是巨佛的两个膝盖,右边的高597.9米,左边的高537.7米。敌我43天的争夺、拉锯,就一直在这3.7平方公里的两个山头上。
  这场战役刚结束,志愿军总部举办战役展览会。刘家驹去参观了一天,看到从上甘岭战场537.7高地取得一平方米的土,厚度有30公分,土层里有2300多块弹片,还密布着人的碎骨。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炮灰”。人的死有天葬、土葬、水葬、火葬……而在上甘岭是炮葬。

006j.jpg

  电影《上甘岭》很早就拍成上映。被中共当成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的教材。

  志愿军15军、12军以6万人血肉之躯,抗衡美7师和韩2师3万人进攻。美军用了16个炮兵群,280门大口径火炮,150辆坦克,发射190万发炮弹,3000架次战机,投下5000枚炸弹,我军以两个炮兵师百门火炮,用了40万发炮弹还击,敌军死8千,我军死两万五。毛泽东赞扬说:“历史上没有攻不破的防线,上甘岭防线没有被攻破,这还是奇迹。”刘少奇也称颂:“上甘岭开创了一个世界纪录。”
  毛泽东与刘少奇讲的就是“光荣”。但刘家驹说:奇迹也罢,世界纪录也罢,都来自我军将士的数万具尸骨,而我军用超过敌人数倍的牺牲,换来的是“美国不过是纸老虎”的自欺欺人和自我膨胀。

006m.jpg

  饥寒交迫的志愿军战士在吃炒面。

  刘家驹写道:秦基伟率领的15军,阻击半月就遭到了重度伤亡。兵团副司令王近山再也不能容忍秦基伟的人海战术,令他把阵地交给李德生的12军。解放战争时期,王近山和秦基伟都是第二野战军的纵队司令,王打的仗,仗仗漂亮,电视剧《亮剑》就是以王的经历为背景编的。淮海战役后,王升任三兵团的副司令,司令是陈赓,未到职。王是秦的上级,一再忠告秦,美军打的是消耗战,要多使用小兵群对敌,保存战士生命。秦似听非听,他杀鸡非用牛刀不可,王在关键时刻,不得不使用自己一手培养的12军,任命12军副军长李德生担任上甘岭前敌总指挥。
  李德生12军接替秦基伟15军之前,先带师团干部观看了15军在579.9高地的攻防战。
  15时整,我军火炮齐鸣,15分钟就发射出13000发炮弹,579.9高地火光闪闪,浓烟滚滚。15军一个营分成多路上去了,敌人反应很快,趁我军立足未稳,他们的数百门大炮也发出剧烈的吼声,高地上又是一片烈焰火海,石头土块伴着人的肢体冲天而起。

006k.jpg

  朝鲜战争中中国军人伤亡极大。

  刘家驹写道:仅10分钟,美国人的炮火停了,硝烟散开来,我们上去的一个营不见了,在土层中还有几只抖动的手臂。敌人一个营成散兵线上来了,在半人深的积雪中爬行,刚爬到我前沿,我们反击的炮火又呼啸而去,团团硝烟覆盖了山头,覆盖了敌群,几个活下来的美国人,连滚带爬地溃逃下去。我们又上去一个营,几百人像群蜂出巢,敌人的炮火依然是铺天盖地,霎时间,我们的营又在火海中消失……
  15军的人海战术,让观战的12军干部们看得发怵,都摇头,这种阵仗在国内战场谁都没经历过,李德生心里更沉重,说不能再打这种肉磨子战了。要改变战术,用添灯油的办法去打。李德生的话简单明了,又很形象,一座小高地你争我夺,确实像在推磨,敌人用钢铁大磨盘把我们的人碾碎。李提出用添灯油的打法,用班排、单兵对付大举进攻的敌人,和敌人打消耗战,这是最经济的打法。

006n.png

  志愿军付出大量伤亡的代价,最终守住了上甘岭。

  午夜,579.9高地移交给了12军。上去的是8连135人,他们按照李德生的意图,分散兵力,在各个阵地只放小组、单兵,单打独斗,人自为战,倒下了,由后面上来人“添灯油”。终于顶住了一天的恶战,打退了敌人13次进攻。伤亡95人。
  李德生指挥打了25天,12军只耗损4671条生命。比秦基伟多打了7天,人少死1万5。有句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在上甘岭战役中可以改成:兵傻,死一个,将傻,死一窝。
  李德生在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是12军副军长,1955年授勋,他当了少将——那一年,授勋十个元帅、十个大将,55个上将,175个中将,多少个少将呢?798个。十多年过后,到了文革初期,李德生只是12军军长。但是1967年,李德生时来运转,青云直上,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1695047800898028.jpg

    李德生的仕途多年踏步不前,但1967年后青云直上。

  他在1969年先被调进北京当上总政治部主任,在这一年的中共九大上不仅进入中央委员会,还当上候补政治局委员;1970年年底,毛泽东召见他,要他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毛泽东到晚年,心思转得像风车一样快,本来李德生在1971年“九一三”林彪事件之后是继续获得重用的,他是二野的,并不是林彪四野那个山头的,1973年的十大,他更上一层楼,进入政治局常委、当上中央副主席。
  但是好景不长,十大开过没几个月,1973年年底,他就被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1974年,文革新贵王洪文在京西宾馆主持召开各大军区负责人会议,批评帮助李德生、许世友等人。李德生是“重点的重点”。王洪文在会上说:“对于批林批孔中各地揭发的问题,主席说,‘除若干同志外,有少数同志或多或少有些问题’,这个‘或多’就是指的李德生!”王洪文、毛远新列举李德生“销毁黄、吴、李、邱的黑材料”等十几个问题,要李德生交代。李德生1975年1月十届二中全会上申请辞去党的副主席职务。
  《光荣的背后》这本书中,有一篇《文革鼙鼓动江淮》,讲述李德生受命于危难之中,平息安徽文革动乱的故事,这一段是李德生青云直上的初期,刘家驹那段时日还在12军内,通过亲身经历,见证了这一段艰巨复杂的军管岁月,也见证了“光荣”究竟是怎么回事。

006p.jpeg

  李德生在文革中主政安徽,平息武斗,恢复生产。

  安徽的武斗,是从1967年元月造反派夺了省委大权开始的。一派认为夺权“好得很”,人称“好派”;一派坚决反对,认为夺权不搞大联合是“好个屁”,人称“屁派”(P派)。双方打得不亦乐乎。
  中央军委紧急命令驻苏北的12军进入安徽全面军管,任命12军军长李德生兼安徽省军区司令,接管安徽省军管会;又任命李德生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在安徽的各军兵种驻军,都听命李德生统领。
  我在文革时是武汉的初中学生,耳闻目睹过大型武斗——保守派与造反派的武斗,造反派中激进派和稳健派的武斗。武汉的武斗很少动枪动炮,多是长矛木棍冷兵器。而刘家驹讲述的芜湖、安庆、合肥、淮南等地两大派,都是热兵器甚至重火器。他说:武斗大乱之所以那么难于制止,因为两派背后,都是现役和退役军人在指挥。像芜湖P派的武斗总指挥程明远是芜湖民政局局长,早在1931年就是红军干部、县委书记。当年在鄂豫皖指挥一支30多人的小游击队,拿大刀片子杀出来,现已掌握了P派的百万武装力量。

006r.png

  文革中各地大型武斗一度不可收拾。

  再比如淮南,两派的武装力量都是按班、排、连、营、团、师、兵团编成。P派头头张家祥原是国共内战中共军侦察排长,他手下的李参谋长原是共军连长,打国军时是“踩着遍山的尸体上到山头的”。刘家驹问P派头头张家祥:“你要打进淮南,准备出动多少人?”张家祥说:“四个兵团,一百万人!”刘家驹很感慨:侦察排长造反半年,混成了十万造反大军的总司令。共产党能冲杀的军事干部,大都出身游民阶层,张家祥就是这一类型。

006s.jpg

  江青提出“文攻武卫”。图为她1967年8月接见安徽红卫兵。

  刘家驹也随同李德生去了安庆。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宗书阁、东海舰队后勤部副部长,是这里武斗各派的后台,战斗一触即发,李德生亲自出马扑灭正在燃起的战火。召见了当地两派大佬,一派的作战总指挥原是20军60师参谋长,参加过苏中战役和孟良崮战役。另一派的总司令,是安庆军分区宣传科杜科长。
  李德生部署缴枪行动,全省收缴了20多万条枪、数十门炮。热兵器的武斗得到平息。这应该说光荣了吧?但马上刘家驹就让我们看到了光荣背后的荒唐。他说:
  一场动乱后需要社会稳定,省军管会根据中央精神,“清理阶级队伍”。仅半月,全省揪出各类“反动分子”十多万人:该管制的、该判刑的、该枪决的……刘家驹到安徽省体育场去看公审大会,十多个“现行反革命”分子被押到后台,一个青年犯人被推下囚车就高喊:“冤枉,我没有罪!”几个战士跳下车把他按在地下,一个公安上来掰开犯人的嘴,另一个公安从口袋里掏出把钳子,伸到犯人嘴里夹住舌头,拉了出来,又从口袋里掏出根像筷子粗的竹签子,从舌头中间猛插下去,钳子松了,舌头给别在嘴唇外,鲜血不住地滴。犯人动弹不得,只能从喉管里发出呜呜的吼声,三个战士他拽起来连推带拉拥到主席台前和其他犯人跪在一起。13个犯人用卡车拉着游街示众,然后拉到东郊刑场。

006t.jpg

  文革中大批处决“反革命”。

  枪毙人是公开的,一人头上给一枪,暴尸三日。“反革命家属”来领尸,还要交一毛五的子弹费。刘家驹打听到,那个舌头被插竹签的犯人是地主家庭出身,罪行是攻击林副主席,说他秃头斜眉像个奸臣。
  到1968年春,“现行反革命”杀得差不多了,又从劳改农场、工厂矿山的劳改队和监狱清出一批关了十多年的“老反革命”。中央要求全国各省每月都要杀一批,保持镇压势头。一次,刘家驹有事要请示李德生,他正在公检法大楼开会,坐在首席,面前放列一摞卷宗。他要拍板明天杀哪些人。

1695047988198305.jpg

  李德生在文革动乱岁月中提着朱砂笔下令处决了很多人。

  刘家驹写道:我看到李德生翻着卷宗,念念有词:×××当过保长,思想反动,又调戏过妇女,可以杀。
  李翻一页:×××是书记长,罪恶不大嘛,是不是留一留,放到下个月再议。
  李又翻开了一页:×××当过乡长,破坏统购统销,还贪污公款,这人也可以杀;×××地主,反攻倒算,搞过敲诈,可以杀……
  公检法办公室主任李练恒悄声告诉刘家驹,他们在全省管的犯人有20多万人,都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在白湖的劳改农场,就关了七万犯人,他去挑选过三百多可杀的供每月上报做备用。
  刘家驹问:“你们杀人的程序就这么简单,为什么不让法院来审理呢?”
  “我们公检法是三家一块牌子,一统天下,过去监督、审理、判决有分工,现在全由我们军队决定,李主任来只是复核,省人省事。”
  李德生每月例行的公事,差不多用了个把小时圈点完了,掉过头问坐在他身边的公检法革委主任张铭法,李说:“一共多少了?”
  张主任回答:“有23名了。”
  李又问:“浙江这个月杀多少?”“27个。”“江苏多少?”“25个。”
  李德生说:“够了,我们不要去超过人家,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在《安徽日报》头版下角刊登了处决历史反革命的消息,罪名是统一的:“破坏社会主义建设,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清仓式的月月杀“反革命”,是中央文革的战略部署,要让人们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李德生仅是提朱砂笔画勾。读刘家驹的书,让我想起明代诗人沈明臣的一句诗:“杀人如草不闻声”!在那个年月,人命不如草,人血不如水。这样用人命堆起来、用鲜血凝结的“光荣”,究竟有什么可夸耀的呢?


  近期文章:

  “爱你没商量”——当老红军看上了女学生  
  过去数十万年从动物升为主宰;今后数十年从主宰沦为废物?  
  
苦难归于人民,辉煌归于党:习近平聊天时推荐的这本书  
  
百思不解:脍炙人口的史诗中,为何有意嵌进一段弥天大谎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美国驴象两党究竟各自代表哪些选民?  
  为何这么多人认为中美难免一战?  
  
宪法学教授眼里美国宪政的原罪、救赎与短板  
  造反结党,内部也有“权大”还是“法大”的生死之争  
  危急关头的紧迫会议:践踏规则成为中共常态  
  
  
  
  
  

浏览(10120) (228)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肖薇 留言时间:2023-10-19 18:30:20

当时安徽普通人只知道6408 部队,而不知 12 军..
李德生之后是宋佩章, 实际主政 7 年

回复 | 0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23-09-20 11:38:50

李作鹏显是怕上当。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3-09-18 14:15:56

为有牺牲多壮志。


这些毛主席的宠臣深刻理解毛主席诗词,语录和心法。符合主席圣意。

回复 | 4
作者:renweida 留言时间:2023-09-18 09:40:04

总结起来,只有4个字

魔王治世

回复 | 13
作者:席琳 留言时间:2023-09-18 08:00:30

批李德生有印象,在批陈整风和批林批孔前后,可能批过李德生。

回复 | 4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5,409,38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一部童话引发图书界难得一见的翻
· 书里的乌托邦是曙光,现实的乌托
· 一个青年干部的婚姻危机怎样惹翻
·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背面的
· 我的儿子,你的秘书:《进出中组
· 夺得了令举世振奋的“大捷”?来,
· 文革最大受害者的另一个身份:文
友好链接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旅泉:旅泉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虎猫:张石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一部童话引发图书界难得一见的翻
· 读书要读有趣的书:走这一条捷径
· 《长安三万里》藏着大国由盛转衰
·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不受瘟疫侵袭
· 推荐三部中国作家描写瘟疫的优秀
· 横跨美国之旅(后记):来,享受
· 母亲节回忆与母亲有关的若干小事
· 中国百姓的诗歌江山被他们这样一
· 余英时先生在“祖国”“故乡”安然长
· 请告诉我哪句可原谅,哪句必须批
【识】
· 书里的乌托邦是曙光,现实的乌托
· 过去数十万年从动物升为主宰;今
· 孩子一出生,就能算出有多大几率
· 美国驴象两党究竟各自代表哪些选
· 以江泽民冠名的“三个代表”理论从
· 宪​法学教授眼里美国宪政
· 顾维钧和汪精卫看法相近,冯友兰
· 到美国查阅档案成了座上宾,回中
· “中国的贝利亚”:关于康生的传言
· 中共“左王”另一面:曾是有良知有
【史】
·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背面的
· 夺得了令举世振奋的“大捷”?来,
· 文革最大受害者的另一个身份:文
· 不实之词无处不在,《革命烈士诗
· 连周恩来都承认:蒋介石还算一个
· 从长津湖到上甘岭:他的回忆颠覆
· “爱你没商量”——当老红军看上了女
· 苦难归于人民,辉煌归于党:习近
· 百思不解:脍炙人口的史诗中,为
· 江泽民为何整垮陈希同?奥妙在邓
【事】
· 一个青年干部的婚姻危机怎样惹翻
· 我的儿子,你的秘书:《进出中组
· 文革多少杀人犯,他是忏悔第一人
·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 袁世凯大哉问:中国实现共和需要
· 中共的公信力是怎样磨损到最终折
· 华国锋让军权落到邓小平手里,不
· 华国锋是文革后中国历史性转变的
· 华国锋按部就班请出邓小平,邓小
· 耄耋老人江泽民没出席二十大,但
【视】
· 好莱坞科幻题材电影大盘点
· 横跨美国之旅(第17天续):如何
· 横跨美国之旅(第17天):在“911
· 横跨美国之旅(第16天):见识了
· 横跨美国之旅(第15天续):地平
· 横跨美国之旅(第15天):第一位
· 横跨美国之旅(第14天续):一所
· 横跨美国之旅(第14天):不期而
· 横跨美国之旅(第13天):在造物
· 横跨美国之旅(第12天):把开胃
【拾】
· 为何这么多人认为中美难免一战?
· 科技不断进步,过去的社会形态绝
· 几乎没什么比实现中国民主宪政更
· 国家能力过于强大,就只能靠“死
· 你如果不想当井底之蛙,就不能不
· 大数据的神器也救不了计划经济的
· 一种解释:为何中国坚持另搞一套
· 俄乌只能在战场决出胜负?各方基
· 现在乌克兰战事在军事上结果已经
· “联俄反美”还是“近美远俄”?这不
存档目录
2023-12-04 - 2023-12-04
2023-11-06 - 2023-11-27
2023-10-02 - 2023-10-30
2023-09-04 - 2023-09-25
2023-08-01 - 2023-08-28
2023-07-03 - 2023-07-28
2023-06-02 - 2023-06-30
2023-05-01 - 2023-05-31
2023-04-03 - 2023-04-28
2023-03-01 - 2023-03-31
2023-02-01 - 2023-02-27
2023-01-02 - 2023-01-30
2022-12-07 - 2022-12-30
2022-10-03 - 2022-10-17
2022-09-02 - 2022-09-30
2022-08-01 - 2022-08-31
2022-07-01 - 2022-07-29
2022-06-01 - 2022-06-29
2022-05-03 - 2022-05-30
2022-04-06 - 2022-04-29
2022-03-01 - 2022-03-31
2022-02-01 - 2022-02-28
2022-01-02 - 2022-01-27
2021-12-02 - 2021-12-31
2021-11-04 - 2021-11-23
2021-10-01 - 2021-10-30
2021-09-04 - 2021-09-30
2021-08-01 - 2021-08-24
2021-07-01 - 2021-07-28
2021-06-02 - 2021-06-28
2021-05-06 - 2021-05-27
2021-04-02 - 2021-04-26
2021-03-01 - 2021-03-31
2021-02-02 - 2021-02-25
2021-01-01 - 2021-01-30
2020-12-01 - 2020-12-30
2020-11-01 - 2020-11-30
2020-10-07 - 2020-10-29
2020-09-02 - 2020-09-30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9
2020-06-02 - 2020-06-24
2020-05-01 - 2020-05-31
2020-04-02 - 2020-04-30
2020-03-01 - 2020-03-30
2020-02-03 - 2020-02-29
2020-01-01 - 2020-01-27
2019-12-05 - 2019-12-27
2019-11-08 - 2019-11-26
2019-10-01 - 2019-10-29
2019-09-02 - 2019-09-27
2019-08-01 - 2019-08-30
2019-07-17 - 2019-07-31
2019-06-01 - 2019-06-29
2019-05-01 - 2019-05-31
2019-04-01 - 2019-04-30
2019-03-01 - 2019-03-29
2019-02-01 - 2019-02-28
2019-01-01 - 2019-01-31
2018-12-01 - 2018-12-31
2018-11-05 - 2018-11-30
2018-10-01 - 2018-10-18
2018-09-03 - 2018-09-28
2018-08-01 - 2018-08-31
2018-07-02 - 2018-07-31
2018-06-01 - 2018-06-29
2018-05-01 - 2018-05-31
2018-04-02 - 2018-04-30
2018-03-01 - 2018-03-30
2018-02-01 - 2018-02-28
2018-01-01 - 2018-01-31
2017-12-01 - 2017-12-29
2017-11-01 - 2017-11-30
2017-10-02 - 2017-10-31
2017-09-01 - 2017-09-28
2017-08-01 - 2017-08-31
2017-07-03 - 2017-07-31
2017-06-01 - 2017-06-30
2017-05-01 - 2017-05-31
2017-04-03 - 2017-04-16
2017-03-01 - 2017-03-30
2017-02-02 - 2017-02-28
2017-01-02 - 2017-01-31
2016-12-03 - 2016-12-31
2016-11-01 - 2016-11-30
2016-10-03 - 2016-10-22
2016-09-01 - 2016-09-30
2016-08-01 - 2016-08-31
2016-07-14 - 2016-07-29
2016-06-01 - 2016-06-22
2016-05-02 - 2016-05-31
2016-04-04 - 2016-04-28
2016-03-01 - 2016-03-31
2016-02-01 - 2016-02-29
2016-01-01 - 2016-01-31
2015-12-01 - 2015-12-31
2015-11-01 - 2015-11-30
2015-10-09 - 2015-10-31
2015-09-01 - 2015-09-28
2015-08-01 - 2015-08-28
2015-07-01 - 2015-07-31
2015-06-01 - 2015-06-30
2015-05-01 - 2015-05-28
2015-04-02 - 2015-04-30
2015-03-02 - 2015-03-31
2015-02-07 - 2015-02-28
2015-01-01 - 2015-01-29
2014-12-01 - 2014-12-23
2014-11-03 - 2014-11-26
2014-10-01 - 2014-10-29
2014-09-01 - 2014-09-30
2014-08-01 - 2014-08-29
2014-07-01 - 2014-07-30
2014-06-03 - 2014-06-30
2014-05-03 - 2014-05-31
2014-04-02 - 2014-04-29
2014-03-02 - 2014-03-31
2014-02-02 - 2014-02-28
2014-01-01 - 2014-01-31
2013-12-01 - 2013-12-30
2013-11-01 - 2013-11-29
2013-10-01 - 2013-10-31
2013-09-02 - 2013-09-30
2013-08-01 - 2013-08-28
2013-07-01 - 2013-07-29
2013-06-02 - 2013-06-28
2013-05-03 - 2013-05-31
2013-04-02 - 2013-04-30
2013-03-04 - 2013-03-31
2013-02-04 - 2013-02-27
2013-01-02 - 2013-01-31
2012-12-02 - 2012-12-31
2012-11-03 - 2012-11-30
2012-10-01 - 2012-10-28
2012-09-10 - 2012-09-27
2012-08-01 - 2012-08-27
2012-07-01 - 2012-07-31
2012-06-01 - 2012-06-29
2012-05-01 - 2012-05-31
2012-04-01 - 2012-04-30
2012-03-02 - 2012-03-29
2012-02-01 - 2012-02-27
2012-01-02 - 2012-01-31
2011-12-01 - 2011-12-31
2011-11-02 - 2011-11-30
2011-10-01 - 2011-10-29
2011-09-01 - 2011-09-29
2011-08-01 - 2011-08-31
2011-07-01 - 2011-07-31
2011-06-01 - 2011-06-30
2011-05-01 - 2011-05-31
2011-04-01 - 2011-04-29
2011-03-02 - 2011-03-31
2011-02-02 - 2011-02-28
2011-01-02 - 2011-01-31
2010-12-01 - 2010-12-30
2010-11-01 - 2010-11-30
2010-10-04 - 2010-10-31
2010-09-03 - 2010-09-30
2010-08-01 - 2010-08-31
2010-07-01 - 2010-07-30
2010-06-01 - 2010-06-30
2010-05-21 - 2010-05-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3.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