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芹泥  
乘兴独行于文字之间, 或可与友人共娱, 或可会心自乐吧.  
网络日志正文
回乡散记(1):惠山古镇 2015-12-25 16:12:03

说起来,那几日真可称得上清雅可爱的。

这次回乡探亲,在先生家小住几日,因行程匆忙,没有通知亲友,省却了往年探亲时亲友往来络绎不绝地热闹,虽少了些美酒佳肴的享受,却也隔断了嘈杂和忙碌,我们竟清清爽爽地乐享了几日平静而又有些仿古的时光,至今想起,那独有的疏旷之怀仍盈盈而生。

先生的家坐落在惠山脚下,那几日,我们日日睡足那江南烟雨,觉来时推窗一望,那满目的清樾,点点的枫胭,和绰绰的塔影便有梦人忽惊起的异感。山景的突入,带来倏然的心动,自然地开启了一天的清新趣味之源,引出那雅然之水一日无倦而流。

“我们先去爬山,然后我们再去惠山古镇吃早点,然后再沿着城墙古道漫步回家,然后。。。”,先生这样安排着这几天的日程。

哦,真是好主意,单说清晨从爬山开始,便担得“清雅可爱”的意趣了,不对吗?细问,我们这一生中究竟有几日日常的家居生活是从爬山开始呢?   这一日的新鲜,从足踏山间落叶,目浸苍绿枫火,笙簧盈耳的鸟鸣,便幻化出性灵的笑意了。

惠山是一个很小的山,它坐落在无锡闹市中,简单的隆起,便将那一片宁静的时空从市井的繁华中分仳出来,那自然的秘密,是天目西倾的余脉,是若冰洞深处的一泓清碧。而古人的幽趣,则是听松的石床,经幢的刻印,茶人陆羽的品泉鉴水,漪澜池壁的赵孟(fu, 这个字造成乱码,故用拼音)墨迹,勿怪明代公安三袁中最著名的袁宏道在游玩惠山后感喟:“。。。眼目之昏聩,心脾之困结,一时尽遣。。。 始知真愈病者,无逾山水。”(《游惠山记》)。

始知真愈病者,无逾山水。”(《游惠山记》)。

惠山的好处是它并非如其他名山大川那样远离俗世,进出总免不了车马劳顿之苦,它是都市中的山林,闹市中的幽避处,它孤岑矗立,进出全无妨碍。在这里,你若犯了东坡半山的泉石之癖,随时可以‘宾客山水’,只需将脚步踏进山里,瞬时便可将尘世中的一切嚣杂隔绝。你若念画檐人家,茶庄酒肆,从山里走出,一条曲径便直通惠山古镇。

惠山古镇是无锡市唯一保留民国特色的老街坊,拥有很多古老的祠堂,寺庙,会所,公馆,行会,无锡因毗邻上海,南靠太湖,又有大运河穿城而过,是中国工商业发展最早的城市。而惠山古镇小巧玲珑,横有古运河支流惠山浜水街,纵有五里香勝祠直街,这水石两街十字相携,将古建,古桥,古刹,古亭,古泉,古园林,一并招揽进来,时间消逝在塔影里,汇漪在溪桥下,定格在锦阁上,寄畅在园林中,更有古老的故事流进了书院里。

古镇川流的人群多非游客,而是市井的居民。这里早点铺子麟集,满满的都是先生儿时的回忆。 第一天,先生带我来到了一家很有名的面馆,名字很特别,叫一亩三分地,面馆是一个古式院落,穿过天井便进入厅堂,那天仍是有些小雨,从厅堂向外看,有一道细细的水帘,挂在天井的飞缘处,煞是好看。面馆的桌椅都是很旧的式样,硬木的,那暗红的颜色浸透着岁月的润痕。宽宽的椅面,笔直的靠背,消瘦的扶手,透着横平竖直的严谨,这样的椅子由不得你不正襟危坐,有时候,优雅和舒放自适是不可兼得的。

这个面馆的早面是先生小时候最喜欢的,面虽很细,却一根根的清清爽爽,淡淡的酱色解说着纯粹的甜怡香郁。各式浇头,放在精小的碟子里,我要了三鲜(笋片,面筋,黄花),先生要了肉丝雪里蕻。价格虽便宜,吃起来却是地道的老味道。

第二天的早点,先生推荐了著名的惠山油酥饼加惠山豆腐花,油酥饼的味道对我来说甜腻而陌生。回国,我常常会无端地挑食,腹中的空间一定要预备给我心心系恋的老食品,吃得是回忆,享受的是舌尖上的时空跳跃。 我不愿意让那些我无法悦纳的东东占据有限的空间。就像你不会随意挥洒旅游时的珍贵时间一样。说起来,我小时候最常吃的早点是油条,每次回家都是要吃的,另外还有糍糕,一种油炸的糯米糕。 据说这类东西已经很少有人食用了,因为油炸的食品不太健康,加之地沟油的坏名声。可越是没有,越是想念,这时,饮食的目的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果腹了。和先生找了一路,终于发现了一个油条铺子。这个铺子没有座位,我们便是一边吃,一边闲逛,记得第一口咬下,我从心底里发出愉悦的叫声,脸上洋溢着无可名状的满足感,几近忘我的境地。

幸福有时真的是很简单的。那几日,我们日日漫步在古镇的青石板路上,沿途买一些小吃,时而倚栏聊看池中游鱼,幻化子陵一钓;时而闲听街边评弹,便有了解名缰,疏利锁的臆想。心道: 若真能将世上的荣枯俱忘,脱离理性和责任的挟持,做个烟霞逸客,那岂不美哉?

哦,我这如天马脱羁的心思,可真是飞的有些远了。(笑)

-----------------------------------------------------

  后记:回美后的一天,先生拿着偷拍的照片问我, “想不想看看你那天第一次见到油条时两眼放光的模样”,这简简单单的调侃,唤醒了那几日的活泼记忆,想来,那从世间偷来的闲暇时光,终是我所不舍遗忘的,所以才有了这一篇不似游记的游记。

 

浏览(3274) (14) 评论(8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6-01-02 07:29:52
大掌柜的,新年好。

山哥,谢谢,也恭祝先生新年新气象。

小思先生,谢谢鼓励,也恭祝先生新年里心想事成。
回复 | 0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6-01-01 18:29:37
诚恳感谢芹泥绝色天香般的好文--惠山古镇,学习了。专门祝新年老高兴,大发财!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5-12-31 17:16:12
祝芹泥新年蒙福!
回复 | 0
作者:春阳 留言时间:2015-12-31 09:46:22
"想不想看看你那天第一次见到油条时两眼放光的模样"?
想看!!!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31 08:05:56
谢谢清友诗人美誉,这篇游记不是游记散文不是散文的小文能得到诗人的青睐,有点受宠若惊。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诗人的,诗乃文学之精华,一直希望等到比较空闲时,可以学学写诗,到时候无论是急管繁弦似的七言,还是徐迂缓步的五言,信手拈来, 多好玩:)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31 07:34:24
阿立兄好,对呀,刘半农是老大,他们还有一个弟弟,叫刘北茂,也是音乐家。民国时期,常常一家几大才子,几大才女争奇斗艳,比如淮南三吕,宋家三姐妹,周氏兄弟,合肥四姐妹等等,很有意思的现象。
回复 | 0
作者:清友 留言时间:2015-12-30 15:28:13
美文《惠山古镇》n读未厌,一缕溢美之意油然而生,一吐为快。
樾:那满目的清樾。
无倦:那雅然之水一日无倦而流。
笙簧盈耳:笙簧盈耳的鸟鸣。
等等,这些个清丽俊逸之字(词),我平生首次接触。芹博的文采可见一斑。大开眼界!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30 05:16:10
刘天华和刘半农是兄弟倒不知道。跟着芹泥涨姿势。

刘天华的《空山鸟语》以及很多其它二胡曲子阿立不光拉过,还抄过曲谱呢。那时这些曲谱都买不到,书店里只有《喜送公粮》,《赛马》等。好不容易借到旧曲谱,赶紧抄啊。。。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8:23:25
对了,是叫闵惠芬,拉《江河水》的。

刘天华是男的,民国时期的人,他有名得多。 二胡的鼻祖,他的琵琶也好。 我听过他的《空山鸟语》, 另,他和刘半农是兄弟。

我上次评论是指的闵惠芬, 不是刘天华。

“瑾子神马拍照片还可以收回的?乖乖。”, 瑾子MM开玩笑呢。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8:15:42
瑾子MM,哪有那么严重,还“兹事体大”,我们这么熟,说话不用那么小心,我根本没有介意。下一篇一定放照片,因为自己感觉有几张真的是不错滴。

还有,MM形象思维很强呀,要不然那么多漂亮文章怎么写得出呢?:)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29 15:11:23
也借芹泥的宝地向谭岳兄问好!预祝海皮牛耶!

瑾子神马拍照片还可以收回的?乖乖。

芹泥:

阿立嫂其实奏是在无锡出生,木有在无锡居住生活过。第二次去无锡是和阿立以及小阿立(大儿子)一起去的。

二胡以前女的出名的应该是闵惠芬,拉《江河水》的。

姓刘的可能是刘天华?他是正统路线的,著名作品有《良宵》等。

瞎子阿炳是野路子,但他的《二泉映月》应该是完胜刘天华的赶脚?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5-12-29 13:42:10
哦?不好意思,我这人形象思维太差,爱看直观,也以为挺熟,所以没有多想要求上个片片。我的照片从来与艺术无关,不管好看不好看只管贴,也不曾想过家门口不必拍照,我以己度人,实在不知兹事体大,特此郑重收回照片要求,也请删掉我的留言。

借宝地回问谭岳君好!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2:03:33
谭岳先生好,好久不见了,先生一向可好?

好遗憾,这万维自升级以后,好些人都说帖博有困难,希望网管能尽快解决你的问题。,到时候我们又可以欣赏到你关于音乐的大作。

是呀,二泉映月是好听,无锡有个"天下第二泉"嘛。 是不是还有一个名曲叫“江河水”,也好听。 原来有个很著名的二胡演奏家,是个女性,姓刘,叫什么名字忘了。

另,恭祝先生全家安康,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1:54:05
huofengding688先生好, 好久不见,先生一向可好? 还在研究易经吗?

谢谢先生美言,我先生自离家读书,然后就出国了,从未在无锡工作过,所以,大概不会认识。即便这样,老乡是铁板钉钉的哈。 :)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1:50:29
阿立兄周游海屿回来,有木有脚踏实地、接地气的感觉?

对呀,小时候,很多人爱吃油条,油条烧饼,油条豆浆,等等。 糍米饭裹油条, 哎呀,好想念呀,糍米饭里加一点白糖和芝麻粉,或花生粉, 再裹上油条, 雅蜜雅蜜。

“无锡锡山山无锡,平湖湖水水平湖。”, 看来你太太的家乡充满诗情画意哈。

关于黄壤的西瓜,小时候倒是常见,怎么后来就木有了呢?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1:44:42
穗儿MM,新年好! 好久不见了, 来抱抱。

谢谢MM夸俺,“带入感极强”,这话听着好开心,因为文章如果不能把人带入场景,感觉不能得到共鸣似得,MM最贴心了。

也恭祝MM全家安康快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9 11:40:40
谢谢美冬儿。 关于照片吧,我总觉得自己拍得不够美,所以没放上,再说,在家门口,也没想着怎么拍。

“留白有留白的韵味”, 哈哈,还是MM会安慰人。 :)
回复 | 0
作者:谭岳 留言时间:2015-12-29 08:33:37
赞芹泥好文!无锡惠山是阿炳二胡名曲“二泉映月”的诞生地,“二泉映月”是我最欣赏喜欢的民乐曲(没有之一)。读着你这讲述惠山的小文,心里响起“二泉映月”。祝你和家人节日快乐!

我很长时间没发博文了,现在发博文总失败,刚成功了一个Test,之后还是失败,估计与万维升级有关,在与网管联系之中。借贵地祝阿立,马黑,云乡客,北雁,老冬儿,谨子,海天,沐岚,ladybug和各位网友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huofengding688 留言时间:2015-12-29 04:33:33
才子妻、才女也!心之美,流于笔端,便成嘉文!我在无锡国旅、无锡华瑞工作过,说不定认识。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28 14:36:59
芹泥的妙文和有趣跟帖,让阿立欲罢不能的赶脚呢。

看到“南方也喜欢油条?”,太口耐了。

卖糕的。阿立小时候早饭油条烧饼可是太经常的了。如果自己要买啥,省钱的话,就要不吃油条或烧饼,每天节省三分钱。。。直到可以买把二胡啊啥的。跟儿子们说,对牛弹琴的赶脚。

那油条的吃法也是多变:

糍米饭裹油条好吃但狠奢侈,难得一吃。还有葱包桧儿,那时也是奢侈品,偶尔一尝。现在餐馆里是常见前菜之一。最常见的,却是咸豆浆,非要有油条的。卖糕的,太好吃/喝了。

说起无锡锡山,有一幅著名对联,正好是岳父母各自的家乡:

无锡锡山山无锡,平湖湖水水平湖。

至于平湖西瓜,黄馕的,艾玛,严重好吃。。。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5-12-28 13:27:22
刚补读了留言,谢谢清友和美妮儿,二位的文字学识俺从来都佩服得很。

这篇没有照片也不错啊,有缺失的美。 :-) 说真的,灵性文字要配上适当的照片可不容易呢,留白有留白的韵味。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11:54:38
Coolboy 好!

啊哈,我想先生可能误会了,以为我们每次爬惠山都登顶,没有,我们只是从家后面的一条石阶路进入惠山,然后沿着一条山间小路,走到惠山古镇。在山里的行程不过一个小时不到。

“芹泥嫁了个无锡老公,福气啊!无锡好男人特多”,

哈哈,你是不是因为自己是无锡人才这么说呀,有些变相自夸的嫌疑哟, lol。 开个玩笑哈,别介意,无锡人是蛮好的。 (现在也只能这么说,不然怎么办呢? 对不? )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11:46:28
谢谢美冬儿美赞,也祝MM节日快乐,新年新气象。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11:40:41
咦,怎么漏了瑾子才女的留言。谢谢MM的鼓励哈,MM节日快乐,新年好!

照片呀,那天我没带手机,是先生拍的,我看了几张,不是特别好,我们照相水平的确是非常有限, 每次看别人拍的东东,感觉特惭愧。

下一篇锦溪古镇,我会放一些片片。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5-12-28 11:36:56
以前中、小学上学的时候,每年清明节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去烈士陵墓的扫墓活动。活动完了之后,我与同学们都会登惠山。故登惠山是每年一次。平时节假日,家人、亲友游览锡惠公园,则是只登锡山(从没一起登过惠山),每年都会有几次。当时感到登上惠山顶的最高峰还是很吃力的事,每次在上面时的风都是很大。我都有点怀疑现在我是否还能轻易登上惠山顶。
芹泥嫁了个无锡老公,福气啊!无锡好男人特多。 :)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5-12-28 11:09:32
清雅有味,大赞!
美妮儿全家节日快乐,新年万事如意!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10:02:46
Coolboy, 新年好!

我的概念中一直认为那条爬山的小路是惠山,这次写小文,怕出错,还特别问的先生,他说是惠山。

如果论大小,不管惠山还是锡山,都不大,当然它们两相较,惠山要大很多。刚刚去查了一下先生家地址, 地图上看得清楚,先生家正好在两山之间,左边是惠山,右边是锡山,离惠山近一些,我们爬的也是惠山,从惠山的一条小路,到惠山古镇,锡惠公园等。

Coolboy先生说锡山,也没错,锡山就在惠山边角一小块,惠山寺和塔都在锡山。

先生是不是也是无锡人?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09:38:58
笑哈哈先生,新年好!

先生这个名字真是起的好,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笑哈哈这个词,眼前浮现的是一张卡通娃娃的笑脸,自己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谢谢先生的美评。

“点醒小草的露珠,似吹开花儿的春风;像轻打芭焦的雨点,如碰击碎石的溪流”,

先生这一段才是小清新呐,赞!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09:31:32
昭君MM,新年好。

特别高兴MM重返万维,给我们带来一系列重磅级的文章。 虽然关于社会学理论,我读起来有些费劲,感觉特学术,但里面的一些新鲜观点,读后受益匪浅。

哈哈,MM知我,俺是酷爱民国之风,几乎觉得自己有些强迫症了,看来要稍微克制一些,无论什么癖好,成了某种“症”终是不好吧, lol。

谢谢MM。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09:26:11
兮兮MM新年好!

真是有缘,在万维,你是我发现的第一个也爱写梦的人。 马上去拜读你的新梦作。 其实我觉得不用改,毕竟是梦,逻辑和意境无法用现实来解释,干嘛让现实来干涉梦境呢?

天,我们又有一处相似,只是我的字很不好看,天生东倒西歪的,即便小时候有点童子功,架不住天分的愚钝,终是无法掌握书法的妙韵。 九成宫、勤礼碑、玄秘塔,都是文字上的记忆,写出温馨旧事慰藉亲情。另,我第一支笔其实是精巧的狼毫。

令尊的书法一定很棒,他们老派的人对书体的执着是我们这些后辈不能理解的,我们的喜欢很肤浅,书法里丰富的内涵有很多文化积淀,没有受过那种文化氛围的熏陶, 是难以窥其全貌的。

谢谢MM的交流。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09:05:22
阿立兄新年好。

兮兮MM非小女子, 文章自有气象,所以,阿立兄误解非难理解。 我一般对新交的朋友会去看名片,以为称呼的方便,不过有时也会搞错。

圣诞期间,飞机晚点或改动时间特别平常,我们有一次也是在机场等了五个小时,他们把两班并一班,没办法。 好在你也没瞎误功夫,喝啤酒看球赛听起来也不错。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8 08:58:50
牧人兄幽默,牧嫂诙谐,你们伉俪神仙眷侣,天天相携行遍天下,不知羡煞多少人呐,这不又上路了,看华灯落球,听新年鸣钟,激动呀。
回复 | 0
作者:coolboy 留言时间:2015-12-28 08:39:09
雅文啊!
不过芹泥爬的那座山应该叫锡山,比旁边真正的惠山要小很多,呵呵。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5-12-28 06:00:29
芹泥博主的这篇文章,如点醒小草的露珠,似吹开花儿的春风;像轻打芭焦的雨点,如碰击碎石的溪流.怎一个自然美丽了得!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5-12-28 05:30:33
非常喜欢这篇清新可爱的小文。芹泥的文字功夫了得,字里行间颇有民国之风,可见你对那个时代的爱真是深入骨髓了。

祝新年快乐如意!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7 15:53:58
芹泥:又看了你的《漫话老爸》,觉得我们过去有相似的生化轨迹,故心有灵犀。我也是一开始学写《九成宫》,如果学校里写的柳体《雷锋日记》不算。我也是觉得欧体字好看,笔画挺括,拿得出手(很急功近利),也是用紫羊毫笔写。我外公反对我临《九成宫》,反对我用紫羊毫笔,要我用羊毫笔临颜字,临魏碑,我不听。我老爸对我练字也是既不鼓励,也不反对。练字终究是要花时间的,但他又要求我字写得好。

我没有老爸的墨宝,我也没见过他练字。唯一留下来的墨宝(照片),是我祖父去世时,灵堂里的横匾大字和墓碑上的字,是我老爸赶着写的。他写柳体正楷,很端庄饱满。功夫还是好的,几十年不写毛笔字,还是能写得好。
回复 | 0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5-12-27 15:21:14
首先强烈要求上些图片,还没有见过惠州古镇,芹泥MM不要总是惜图如金嘛 !:)

不用说,这篇文章意境清雅可爱,情致清雅可爱,连食物也清雅可爱起来,一如既往清雅可爱的文字,让惠州古镇在我眼前萦绕不止,古桥,古泉,古刹,古亭,在细雨中水墨。。。芹泥MM馋死人了。

祝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7 14:50:51
芹泥:与你交流很愉快!正在看你的文章,我们真是很默契。你的文章很多,我先看你的梦境,《老爸给我一盆花》和我的梦境很相似,始与终差不多,只是中间的事不一样。

我在博客里刚贴了《赶路》,也是梦境。那篇文章是旧文,但我觉得写得不满意,所以一直没有放进博客里去。想修改那篇文章,但又不知道怎么改,从哪里改。今天贴了,是想让你看看。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7 14:38:51
杭州阿立:哈哈,阿立眼镜跌落嘞,大吃廖一斤。慌先生喜欢写流氓文章,一时头很难改变文风。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27 07:24:41
芹泥好!

慌兮兮老娘舅写文章的口气严重老娘舅,所以阿立一直理所当然地以老娘舅相待的。听芹泥说了,才开始卖糕,其实奏是吃糕辣。阿立吃货帮九袋长老,糕不真的肯卖的,直接吃了。说要说卖了。

不过也跟着去看了慌兮兮前老娘舅的园子里的名片,果然是MM。卖糕的。这下学会了,要看人家的名片,卖糕的。

昨天夜班灰机,米国航空公司在俺们买好票之后又单方面改动时间,越推越晚。结果在机场等了无穷长的时间,回到家早上三点了,卖糕的。

不过在机场正好看了母校的球赛。酒吧MM严重好客。专门给俺换电视频道。喝了几杯啤酒,最后只收了一杯的钱。卖糕的,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5-12-27 07:19:19
读了第一句牧人就感叹“人比人气死人啊”,读完了牧人赶紧让牧嫂读;牧嫂读完了就对牧人说了一句话:“你这辈子是没戏了”,差点没让牧人背过气去。

祝芹泥一家圣诞快乐(过去时)、新年快乐!

我们要去时代广场迎新,就要上路了。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9:12:15
阿立兄现在应该飞回来了吧?欢迎哈。如果立嫂是无锡人,绝对是老乡。不过要论出生地,我先生倒是生在苏州。还是应该算老乡。这一会儿功夫,阿立兄卖了几块糕了?

慌兮兮君难道不是MM吗?我特别去看了名片呀,千万别搞错了,今天已经错一次了,刚刚道歉完。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9:06:53
哈哈,清友君原来是山东汉子,瞧我,不仅无才写诗,便连品诗能力也欠缺,对不起先生了。 不过,先生的诗清典可味倒是真的,相信我这基本判断不会差得太远,:)

和美冬儿算老朋友了,我最喜欢她气定神闲的安稳劲儿,她的诗简淡,却气象深远。

谢谢你喜欢《茶思》,说起来,那是我写的第一篇博文,这么看来,和先生是故交了。:)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8:50:16
再问兮兮MM好,谢谢MM回访。 我不是苏州人,我生在合肥。我能想象MM手挥五弦寻根故里失望而归的心情,江南水乡真的已经不复存在,这次探亲之前,因为听一个亲戚和我说,江南已经绝少有水稻田,我还有些不信,这次回国,我可算是深入江南,但真的是再也找不见“漠漠水田飞白鹭”的景像了。

关于梦境,我写了至少六篇,每次都是刚醒时马上要记下了,否则就忘了。写梦境是一种奇妙的经历,因为不需要酝酿构思,梦境怎么样,如实记下便可。

还有,MM说的梦见同样的地方,我也是,梦里记得原先来过,而这样的地方现实中不存在,还有些人也是,梦里挺熟悉,但现实中根本没这个人,好奇怪呀。

和MM交流很愉快,谢谢。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5-12-26 15:49:12
海漂回来,在迈阿密机场等灰机,顺便来万维溜达一下。
卖糕的,芹泥先生和阿立嫂同乡呢。阿立嫂无锡出生的。
继续卖糕,慌兮兮老娘舅肿么是MM?!
卖糕的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6 15:32:19
芹泥:与你讨论梦境很有意思。我有时会梦见同样的地方,如道路、建筑物。那些于我是陌生的,但我在梦里能记起“原先来过”,知道曾在梦里梦到过。我不知道如何解释。
回复 | 0
作者:清友 留言时间:2015-12-26 15:03:19
回芹博:
清友不是江南女,一山东汉子,呵呵。予人误解,可见稚笔缺了些儿阳刚气息。当事者迷呐。谢过!
偶尔信笔涂鸦附庸风雅而已,谢不吝褒奖。
仰慕冬儿那睿达谦逊的风范与胸襟,我是冬儿的忠实粉丝。

之前虽未与君交流,您《茶思》一文却反复品赏数十次了。并将贵韵文(一年前已拷贝)设为赋茶的工具书、每写茶诗都会从中寻求灵感。借此机会,谢谢老师!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6 13:09:58
芹泥:我也觉得与你有很多的默契感。你是苏州人吗?我祖籍是苏州,故乡就在太湖边。几年前,我手挥五弦、满怀希望地去故乡寻根,但,村庄没有了,农民住进了小区,给我留下很多的惆怅和遗憾。

梦境,我会记录下来,如果不记下来,那是很快要忘记的。但梦境短,情节少,不能成文。先记下来再说吧,将来能写则写,不能写也算是个记录。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2:46:33
Tongxin MM 在论坛上留言:

“芹MM圣诞快乐,新年好!南方人也爱吃油条呀。无锡很美,有太湖”

---谢谢TongxinMM的祝福。也祝MM节日快乐。

油条似乎在哪里都有喜欢的人吧。是呀,无锡因为太湖才美,不是有首歌说过吗,“美在太湖的水”,只是太湖的水最近不是那么美了。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2:34:42
哦,雨露MM,抱抱。

这次潜水后重返万维,最开心之事是发现一些老朋友的回归,雨露MM是一个,昭君MM是另一个。

MM这次回国也是回到先生的故乡吃小吃,看到科学家MM看到什么都想尝尝,觉得好可爱。想来这种乐趣只有经历了才会有共鸣。

也祝MM全家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2:26:38
“尔雅文绣旋凤鸾,柳骨梅魂妙画锥。
犹如文字版清明上河图。字里行间的水墨青花,引我走过惠山古镇风韵。”

--清友诗人驾到,倒履相迎。诗人好靓的文字呀,短短几句,含香蕴秀,刚刚去阁下的园中,竟有些迷失了。我不知万维还藏着这样一位逸客呐,是江南才女吗?(从诗风感觉是位女性)。既和美冬儿是诗友,必是清雅之人。我虽无诗才,倒也不介意和诗人交友的。:)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2:05:27
谢兮兮MM回访。MM不吝美辞的鼓励,我心存感激。网上的文字交流,贵在真诚友善。刚刚又去读了几篇MM的旧文,感觉和MM思想的契合度蛮高的。

MM那篇《惊鸿一瞥黄泉园》,着实让我惊讶了一番,因为,我也是颇有梦缘的,常常梦里人物栩栩如生,场景生动,还伴有极其神秘的逻辑,我能记住很多细节,甚至能解释一些梦中的事件。MM是常常可以记住做过的梦吗?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1:29:23
“三十年前单身去过一趟无锡,人生地不熟话也听不懂。突然车上的人大声嚷嚷,而且都是冲着我嚷嚷,才知道是该我下车。热情,但是,他们说话的音调很难让我心静下来。”

--欢迎汉卿兄来做客。 哈哈,虽然同属吴侬软语,无锡话的确比苏州话要硬很多,说话声音也比较大,不过,人家是好意,想让你下车,怕你听不见,没曾想,关键不是你听不见,是你听不懂,还被吓到。 lol。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1:25:29
谢谢万沐兄。恭祝先生和家人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1:22:37
敬丘MM,好久不见,big hug!

谢谢MM温言暖语的鼓励,是的,有时觉得很奇怪,舌尖上的记忆有时竟要强过画面呐。刚刚看到MM”我当农民了“,回头去拜读。 我休博两个多月,这段时间要加紧补课,看看自己都遗失了什么。
回复 | 0
作者:雨露 留言时间:2015-12-26 11:06:15
芹泥MM,

好清新悠雅的散文游记! 细腻优美的文笔,带给人一个古朴宁静的世外桃源的感觉。 看到你先生每天带你去品尝儿时的美食, 不知不觉勾起我的回忆。 我这次回国, 在老公家只有大半天的时光, 也是从吃小吃开始的。 因为没有更多机会, 我看到什么都想吃,老公就都买了给我。一次吃了7-8种。 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种乐趣。
祝芹泥MM节日快乐! 新年好!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0:54:42
海天MM好,抱一下。MM一向可好?

”出门旅行,最不喜却又难以尽弃的,便是那一点游客心态。”

--MM这一段评论很有意思,从未想过游客心态这个问题。 刚刚稍微思索了一下,觉得游客心态在于一种暂时的,路过的心态,好处是,来时的新鲜没有倦乏之前就离开了,保留美好,而离开又因为本是路过的而洒脱。最妙处还是那过后的怀想。游客心态让人不喜处在于,因为是短暂的,所以有些”急功近利“,缺乏从容,做不到和光同尘。我们看到的游客一个个急吼吼的在各处景点留下”倩影“,深怕遗失了什么,感觉不是在”游“(隐含自在的意思),而是在赶集。出门旅游,难把握的的确是一种良好的游历心态。

“离乡久了,情境都变了,回到故里也似外来的游人,总是感到无奈而惆怅。能归到那山脚的小镇,等闲可移步山间,又能寻得那旧时的面馆,找回些老味道,这样的乡,才真的勾人情思,让人回眸。“

--MM这一段把我们回乡的心态描写的真实到位,MM懂我。

”上次去无锡,按照旅游网站上的指点,去王星记吃了蟹黄小笼,去三凤桥排队买了肉骨头,还有到处都有的太湖三白,吃完总觉“亦不见佳”。我自儿时记忆中的无锡美食,恰恰就是MM说的两样:浇头丰富的豆腐花,和硕大无朋的油条。我印象中,通常油条的大小大概都是一尺之内,无锡的油条约有尺半甚至更长,金黄喷香。敢问令MM眼中放光之物,是否还是此般模样?“

--MM说的肉骨头,太湖三白,蟹黄小笼,还是要吃得,但它们毕竟是有些高大上的东东,小时候不可能常常享用。油条和豆腐花平易得多,国外无处享用,便念叨得紧了。”硕大无朋的油条“, 哈哈,MM准确,它们还是长得这么夸张,我和先生一人捧着一根肥肥的油条,沉浸在美味里忘乎所以,也就不那么在乎是否淑女了。
回复 | 0
作者:清友 留言时间:2015-12-26 10:54:25
尔雅文绣旋凤鸾,柳骨梅魂妙画锥。
犹如文字版清明上河图。字里行间的水墨青花,引我走过惠山古镇风韵。
谢谢!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6 10:23:04
芹泥:你的文章我原先看过几篇,对你的网名和文笔很有印象,你的散文写得赞的!清新雅致脱俗。散文我不大写得来,至少我觉得写得累,你的文章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10:07:55
文学花园中的高山流水、阳春白雪,透着一股清新脱俗之气。

谢谢溪谷先生鼓励,生活在忙碌的世界里,偶然停下脚步,亲近山林,目饱清越,耳饱清音,是非常有必要的。

先生健笔一只,几乎每天一文,不到一年,点击上百万,佩服。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9:58:49
宁宁MM好!MM八零年就去过无锡啦,比我还早呐。看来MM也是特别热爱旅行的人。惠山古镇肯定没有太湖鼋头渚有名,不过,惠山泥人倒是挺出名的,我记得我姐第一次去无锡就带回来过。

”找到了“古镇的青石板路”的久违思绪“,

是的,青石板路本身就有古韵绵绵,那种深深的小巷,被雨润湿了的青石板路,撑着雨伞的姑娘,哈哈,想起戴望舒了。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9:47:52
木MM好,谢谢MM的美誉,MM懂我,我一向是非常向往民国风范的,不瞒MM说,有时觉得自己太刻意的,一个时代耳濡目染形成的气质,岂是短时间可以领受到的。

去过无数次无锡,但以前都过于匆忙了,像这次每日睡到自然醒,然后爬山,吃早点,散步,中午还可以有个小憩,完全放松随意的生活还真是很少呐。

太湖这几年变化很大,我们这次沿着太湖湿地保护区饶了一圈,感觉至少规划的挺上档次的,但水质污染的问题依然严重。我们这次因为是秋天,到还好,春夏,蓝藻还是很厉害的。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9:28:35
马黑兄好,中国古镇的确是非常有魅力的。我去过很多古镇,包括丽江古镇,我觉得要彻底体验小镇的风情,最好是住在里面,我们曾在宏村住过一个星期,就住在古镇里的一个叫碧园(一个私家小园林,里面亭台楼榭一应具有)的地方,晚上坐在园中一个水榭的长椅上看星星,意境极为幽远,时空穿越感极强。

无锡话是属于吴语系列,我也不太听得懂。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9:18:03
谢谢云乡先生美言,很同意先生的观点,哪怕是再美的景色,游客云集,尤其是”煮鹤焚琴“的游客,的确是煞风景的,几同逛mall的感觉,如何有心情消受美景呢?

惠山本身是安静的,惠山古镇虽然很热闹,但看不到到处举着相机的游客,古镇里的居民按照他们原来的节奏生活,让我们这种客居的回乡人也很放松的”活在古镇里“。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9:07:42
望儿MM,节日好。好久不见,抱一个。MM一直在忙什么呢?怎么很少在万维露面了?

MM也是自小在无锡长大,一定觉得很亲切吧。

”一天能从爬山开始,可真的太美妙了!“

是的,尤其对我这个喜山的人来说,哪怕只是坐在桌边看着窗外的青山,都很享受。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5-12-26 09:04:42
三十年前单身去过一趟无锡,人生地不熟话也听不懂。突然车上的人大声嚷嚷,而且都是冲着我嚷嚷,才知道是该我下车。热情,但是,他们说话的音调很难让我心静下来。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8:58:58
怡然MM,节日快乐。好久不见,MM一向可好?

中国的古镇很多,但商业化很厉害,反而这个闹市中的惠山古镇还保留一些原汁原味,可能官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太湖周围吧。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5-12-26 08:54:30
慌兮兮MM好,好可爱的名字。刚看到名字,还以为是男生,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去院子里看看,原来是女生。

稍微浏览了一下,便看到兮兮MM的”江南秋雨“,写得能滴出雨来。一定是在自小生活在江南的人方才写得出那种味道。

欢迎MM,望以后多交流。
回复 | 0
作者:万沐 留言时间:2015-12-26 08:25:56
欣赏了!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5-12-26 07:53:24
跟着芹泥游惠山,两人去吃小时候爱吃的面条,油条,多么美好啊!
俺给芹泥的文学造诣竖起两个大拇指!!!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5-12-26 07:29:19
出门旅行,最不喜却又难以尽弃的,便是那一点游客心态。离乡久了,情境都变了,回到故里也似外来的游人,总是感到无奈而惆怅。能归到那山脚的小镇,等闲可移步山间,又能寻得那旧时的面馆,找回些老味道,这样的乡,才真的勾人情思,让人回眸。

上次去无锡,按照旅游网站上的指点,去王星记吃了蟹黄小笼,去三凤桥排队买了肉骨头,还有到处都有的太湖三白,吃完总觉“亦不见佳”。我自儿时记忆中的无锡美食,恰恰就是MM说的两样:浇头丰富的豆腐花,和硕大无朋的油条。我印象中,通常油条的大小大概都是一尺之内,无锡的油条约有尺半甚至更长,金黄喷香。敢问令MM眼中放光之物,是否还是此般模样?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5-12-26 07:13:27
文学花园中的高山流水、阳春白雪,透着一股清新脱俗之气。
回复 | 0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5-12-25 23:49:19
八零年暑假与闺蜜去过无锡的惠山,记得在天下第二泉和一个小山腰上的凉亭照过像。多年后又去过两次无锡,但都没有再去印象已很模糊了的惠山古镇。让芹泥这么一娓娓道来,还真让我找到了“古镇的青石板路”的久违思绪呢。叙述在家人或自己故乡的游心经历是最好的游记呀!
祝芹泥及家人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15-12-25 20:53:04
芹泥MM的散文大有民国遗风呢,笔调悠闲从容,清新自然,质朴纯真,引人入胜,文学功底不浅,佩服,佩服!

记得在05年时,我也去了次无锡,当时住在太湖的边上。印象很深的是,太湖的水污染得十分厉害。不知现在怎样了。牛头“zhi”非常美。

遥祝MM全家节日快乐 !期待你贴上更多的美文 !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5-12-25 20:23:07
随着芹泥优雅的文字神游了一遍惠山。
最为入心的是这一句:古镇川流的人群多非游客,而是市井的居民。

惠山古镇地处闹市之中,却无须承受某些煮鹤焚琴的“游客”之骚扰,幸甚!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5-12-25 20:22:34
随着芹泥优雅的文字神游了一遍惠山。
最为入心的是这一句:古镇川流的人群多非游客,而是市井的居民。

惠山古镇地处闹市之中,却无须承受某些煮鹤焚琴的“游客”之骚扰,幸甚!
回复 | 0
作者:望那儿一汪 留言时间:2015-12-25 18:28:20
问候芹泥!圣诞快乐,新年如意!

谢谢您把我们带到江南水乡,一天能从爬山开始,可真的太美妙了!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5-12-25 18:02:31
芹泥:

我也是很喜欢这类小镇古镇,我的梦想是退休后一个一个的中国古镇走一遍,每个镇至少住上三天。无锡话很难懂,芹泥听的懂吗?不过我估计你的家乡话与无锡估计是一个语言体系。
回复 | 0
作者:怡然 留言时间:2015-12-25 17:24:09
芹泥MM写得好,惠山古镇的古朴神韵,跃然纸上。
我也喜欢这样保持着传统的古镇,令人流连回味。
回复 | 0
作者:慌兮兮 留言时间:2015-12-25 16:33:36
惠山出泥阿福。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