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2021-01-19 10:13:30

  我们强调超级公司作为一种独立于国家的政治存在,也不能忽略:资本与权力可能形成新暧昧。现实是,一方面全球性资本由于脱离了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权力架构而获得前所未有的自由;另一方面经济发展成为当今各国政府最优先目标


  老高按:川普被封社交媒体账号一事,引起轩然大波,美国、中国和许多国家的社会精英层中的震动,甚至超过川普交权卸任一事。对此争论蜂起,西方对川普一向没有好印象、巴不得他早日下台的许多政要,也纷纷对此表示反对和疑虑。中国更不用说,我看到的文章就不下百篇,俨然成为当前的关注焦点——有位朋友以解嘲的口吻说:被剥夺了权利的人竟来评点言论自由!他曾写过一篇谈美国大选是非的文章,也正好用来评论关于言论自由的大讨论:
  隔岸纵观枉议多,太监评点性生活。无根偷用壮阳药,有劲徒钻冷被窝。乞丐垂涎满汉宴,奶妈空喂富家哥。截瘫梦跳交谊舞,一枕黄粱奈若何?
  对川普被封号究竟该如何解读?百家争鸣。
  我读到署名为“施展”所写的文章,警告说:资本科技巨头在实体空间的权利(rights)在虚拟空间转化为权力(power),很有启发性,但我并不同意;随后又读到孙立平教授的好几篇重磅文章,也很有信息量。今天我想先发他引起很大争论的一篇文章——他对川普被封号实践的解读:《可能不是所谓深层政府,而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文章本身其实并不太长。但我要特别提请各位别忽视了观看该文引起的争论,也就是孙立平文章后面篇幅远远超过正文的读者跟帖。
  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些发言大部分是国内读者所写。一段时间以来,许多人包括我在内,对国内舆论空间的塌方、对人们精神水平的滑坡,都印象深刻。但此文跟帖,足以让我们领悟:思想者爝火不灭!新一代中的精英,也有自己的传承和自己的抗争,有他们的独立思考!


  可能不是所谓深层政府,而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立平观察,孙立平社会观察

  孙立平:
  
这是读文笔记的第二篇。没错,是读文笔记,不是读书笔记。准确地说,是我读一篇比较有意义的文章的摘录与思考。摘录的部分用蓝色字体,我的思考和引申用黑色字体

  1、最近有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即童大焕先生的《公司打败国家!醒醒!这不是监督总统是超级奴役》。该文提出的公司打败国家的说法,正好与我最近思考的一些问题暗合。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看待最近在世界上尤其在美国发生的一系列重要事情的框架问题: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传统的政治框架中,还是发生在一种我们不熟悉的全新框架内?一些大的科技公司对政治的介入,表明的是一个国家内部资本对政治的干预,还是一种与国家相对应的、相对独立的政治主体已经出现?现在,我们也许要有一些新的眼光了。
  2、直接的标志性事件,是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山事件发生后,一些由大资本掌控的社交平台联手对川普的封杀。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而已。大资本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作用从一开始就已凸显出来,包括大资本对竞选经费的提供,由大资本控制的媒体在舆论上的一边倒,一些社交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限制与封杀等。这都成为影响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重要因素。问题是,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是看作历史上那种屡见不鲜的资本介入政治的熟悉故事的重演?还是看作过去我们完全没有见过的一种政治主体进入舞台及其演出?
  3、在上述这篇文章中,童大焕先生首先指出:美国科技社交平台联手封杀现任总统川普,其本质根本不是公民权利对公共权力的舆论监督,而是新型科技霸权对国家和民众实施的降维打击和超级奴役。这些在现代科技下最长才20余年、最短才几年时间迅速成长起来的超级公司,正用一种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科技力量,有望迅速打败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国家,并全面重塑人类的价值观与灵魂。尽管对这段话使用的语言和表述方式,我有一定的保留态度,但可以说,这段话给了我们认识有关问题的一个新角度。
  4、这种超级公司的力量不仅表现在其所控制的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封杀,更能够表明其力量的是,当川普及其支持者想利用新的平台发布意见的时候,这些大公司对那些平台的集体封杀能力。文章指出:谷歌在Play Store中暂停了Parler的下载,亚马逊直接宣称将不再向Parler提供云服务,苹果公司也加入到封杀Parler的队伍中。这不是一家科技企业的个体行为,而是几家大公司的联合行动。
  5、问题是,所有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的看法是,要真正理解这个现象,首先要弄明白在过去30年狂飙猛进的全球化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曾分别于2018年3月17日和2019年10月28日,发表了《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和《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两篇文章,其中提出的一些观点和分析,可以作为理解这个问题的线索。
  6、在《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那篇文章中,我说过:随着上个世纪末期苏东剧变,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政治障碍被清除,原来实际上的半球化开始进入真正全球化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率先释放出的是资本这个全球化的先锋要素,使得资本开始具有真正的全球性特征。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变成现实。与此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并走向真正意义的全球化舞台。
  7、在《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那篇文章中,我更进一步指出:资本的全球化流动,特别是资本的全球化属性的形成,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本与权力的关系。在全球化之前的时代里,即使是在打破地方封锁的情况下,私人资本的活动范围,一般也不超过民族国家的范围。而全球性资本的真正意义是由于其跨越了权力的边界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其与权力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已经不能完全在过去那种跨国公司的意义上来理解这种全球化的超级公司。
  8、资本的重要属性之一是自由。特别是在全球化为大资本提供了更大舞台的情况下,自由的价值就更为凸显,同时,与旧的权力框架的矛盾也就日益彰显出来。资本要求将整个世界作为市场,要求破除与此相关的那些障碍。就从我们最容易理解的层面上说,好莱坞的演员,NBA的球员,为什么大部分成为川普的反对者和民主党的支持者?因为他们更能在现实的层面理解全球化的意义:他们从世界市场获得的收益,要远远超过仅在美国本土市场获得的收益。就更不用说那些市场主要在美国本土之外的超级公司了。
  9、这次美国总统大选让人们可以看到的另一点是,超级公司拥有的能量,不仅仅在于其拥有的资本和财富的体量,这个能量也来自其所掌握的科技力量。正如童大焕的文章所说:近二十年来,借助现代科技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它终于像癌症一样成为不受控制的力量,在美国这样限制三权而不限制第四权的国家,成长为超级巨无霸的、远大于传统三权的存在,并有可能被先知先觉者控制,成为笼罩在美国上空的超级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种由跨国资本、高科技和传媒通谋协作而形成的巨大强制力,是一个经典宪政结构未能规制而放纵在外的政治浪子。
  10、在过去这些年,川普不断地、祥林嫂一般地抱怨深层政府的存在,抱怨这个深层政府对他施政的反对和抵制,抱怨深层政府施展的种种阴谋。许多人也就据此望风捕影地寻找谁谁是深层政府的成员。但现在我们也许可以意识到了,川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理解他面对的是什么,他的对手为什么那么有力量。童大焕先生很敏锐地指出:科技平台数字霸权背后的深层政府,不仅仅是美国的深层政府,更是或已经形成局部事实的统治全球的深层政府和影子政府。但其实,这么说也不确切,这些超级公司已经在成为与国家相对应的一种独立的政治主体,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11、由此,人们也许应当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了,一种新的世界政治生态是否已经开始出现?在这种新的政治生态中,原来只是作为国内政治一个要素的资本的力量,在获得新的全球性舞台之后,正在成为与民族国家平行的一个新型政治主体。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推特帐号被封之后,许多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与其关系并不和睦的默克尔,都站出来发出质疑的声音。他们也许感受到一种共同的威胁。
  12、如果可以这样理解的话,请允许我说一句有点超前甚或有点夸张的话: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美国国内不同政治力量的博弈,同时也带有一种超越国界的力量与国内本土力量博弈的色彩。当然,现在后者也许还仅仅是一个若隐若现的要素,但可以想象它日后可能拥有的能量和空间。如果是这样的话,怎么判断其对人类生活的含义,在价值上如何进行评价,也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无论如何,现在是我们需要面对这个因素的时候了。
  13、当然,在我们强调超级公司作为一种独立于国家的政治存在的同时,不能忽略一点,即资本与权力可能形成的新暧昧。现实是,一方面,全球性资本由于脱离了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权力架构而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另一方面,经济的发展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政府所致力的最优先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对外流而来的资本提供优惠的条件,甚至是某种特权,就成为一种流行的做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与权力之间的一致性甚至亲和性,甚至彼此之间形成的新暧昧,当然不能低估。否则,就真的有点幼稚了。

  读者跟帖评论:

  蔚蓝海岸
  过高评价!在美国,超级公司并不新鲜,早在1929年,美国就有超级公司,比如洛克菲勒公司等等,拥有美国石油产量的95%,石油储量的97%。再如长岛铁路公司,全美22万公里铁路,长岛公司占有18万公里。据说,在1930年之前,美国至少有两百多名垄断巨头,可以在凌晨三四点的冬夜里打电话到白宫,命令美国总统到外面的雪地上裸跑……即使用今天的眼光看,当时这些公司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今天互联网公司。它们后来又把美国怎样了呢?

  May
  人类不是第一次想象打碎国家和政府。上次有人说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顺其自然
  我个人认为美国的科技巨无霸公司还没有——至少目前还没有与政府分庭抗礼或操纵政府的能力。美国目前的“乱像”应该是左派政客把科技媒体当作工具,利用和操纵科技巨无霸打压政治对手。

  自由行
  在没有第四权的时空讨论第四权的泛滥难免錯乱,权力总是有自我扩张的内在冲动,这是人性使然,关健是否有外部制约机制,不用担心四权中唯一私权的强大,这或许是先贤们乐见的局面。没有公权力的介入,垄断舆论的局面不会产生,舆论之间的内在平衡以及其与公权力之间的平衡是自然的历史进程。

  Heyi
  只看到媒体的力量,没看到媒体代表的价值观。再说,媒体并没有能力限制受众选择权,一个Fox大旗一挥,抵得上全部科技新媒体影响力,如何理解?又如何理解拜登得票并没有压倒性超出川普?媒体激烈竞争很好,但也有人认为只看八个样板戏够了,还说“我有没有选择愚昧的权力”?

  神在荒野
  很多留言太好笑了,这是借川普事件去思考背后的社会发展逻辑。你们以为孙老师是为川普“翻案”?川普这个人当不当有什么毛关系?可是如果对新社会形态没有思考,当人类社会形态滑向科幻电影里的那种某几个科技霸权大公司与傀儡政府苟合控制全人类的局面时,仅仅因为你“可能犯罪”,就让你灰飞烟灭时,作为个体的你,请问怎么破?

  柯茂隆
  孙老师文中第13点所述点明了要害。跨国科技巨头们如果与所在国、进入国的政权形成了不正常勾结,就会对社会产生巨大的伤害。

  fape
  得从不同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比如从穿谱(川普——老高注)的角度,没有推特这个平台,2016年他恐怕不能当选。败选后,他用推特不断的煽动,最后造成五人死亡的恶劣后果,至于集会造成多少人感染新冠已经不可查。如果不是在美国,而是在一个制约力量较弱的地方,他可能就做成了。他抱怨平台就显得很滑稽,其实他抱怨的是平台不应该给他约束。
  再换一个角度,平台的角度。虽然有230可以免责,但自己还是很清楚自己的影响力的。有些很明显的言论可以毫不犹豫删除,可是,像穿谱这样的如何处理?他是个人还是总统?平台明知道他的鼓动有危险,但也不敢如何处理,非要等出了后果才能采取行动。
  对这些大平台应有戒备心,不仅是防止它们被资本利用,还有一种更难防,就是穿谱、俄罗斯等等就是利用你们的规则,有组织的大规模实施影响。你明知道,却没什么办法。默克尔还能公开质疑平台封杀穿谱,她能质疑第二种情况吗?

  喇嘛僧
  这些超级巨无霸国际公司怪兽,将对自由市场国家政治体产生巨大威胁。

  西马驹
  有时很无奈,一群没权利的人去关心拥有很多权利的人。特悲哀

  似水流年
  科技并不是一头不可控制的怪兽,科技可以作恶,也可以行善,就看它为谁所用。就像当年纳粹如果首先造出了原子弹,那么就是人类的噩耗。我们如果相信美国的宪政体制还是美国人所信奉和实行的政治体制,那么科技怪兽也是可以在这一体制下进行管制,用于行善,防止作恶。事实上,针对互联网企业对个人隐私数据的滥用,欧盟于2018年通过了号称史上最严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违法者进行严厉处罚,美国也有类似法律。而川普这个案例又是另外一个方面,即企业有没有权利封杀个人或组织的言论,这种封杀是否有法律依据?如果美国的宪政体制还能发挥效力,川普及其支持者是不是也可以通过宪法法律维护他们的言论自由?当然如果我们认为美国的宪政体制已经失灵,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刘朝晖
  童大煥显然是川普粉丝,所以他的观点不客观。川普并不代表国家,封杀他不代表干预政治。一个总统满口谎言,没有证据随便喷,武力威胁政治对手,危害社会,为什么不封杀呢?言论自由和妖言惑众有区别吧,孙老师。

  江边渡人
  川普被封号是否合法合理?言论自由与潜在鼓动暴力孰重孰轻?高科技公司在某些方面的绝对优势是否可以绑架政府,奴役民众?高科技公司如果作恶,政府是否能够制止、惩罚它?或者政府与高科技公司一起控制剥削民众而民众毫无还手之力,世界会变得如何?会否重回奴隶时代,而不过是披着现代的外衣?这是否就是如何应对人工智能的问题?也就是马斯克、霍金提出的要警惕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危害?

  蔚蓝海岸
  公司是政治组织吗?有可能是,起码在美国是可以这么认为的。假如抽去“超级”二字,若论及“公司”在美国是不是一种政治组织这个问题,我们就应该知道这样的一种事实:就基层治理角度而言,当今的美国,大约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市和镇,是完全不存在政府和议会的,只有一个公司,做为该市或镇的政治管理机构。

  GrandmaAfter79🐶
  川普不靠这些新兴科技公司的宣传,2016年也赢不了;这4年也不能引发这么大规模的煽动和影响,最终达到冲击美帝国会大厦的事。科技就是“器”,巨大的影响力但是看的是如何使用如何控制。

  王惠民
  一,童先生的观点,可能比较接近何新先生的观点。二,孙先生第九部分的最后一句话非常中肯。三,第四权利不受监督,笫四权力就会对社会对国家对个人形成实质性危害;第四权利受监督,在美国和西方的语境下,就是限制自由,这是一个悖论。这个问题在其他国家也以不同形式存在。四,在一个被称为法治同家的国家,第四权利,至少在逻辑上讲,也应依法受到监督。从孙先生文看,这是一个新问题。

  ZYO09
  我当时的理解是,全球的精英阶层在某个维度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个利益的一个基础就是全球化。特(川普)在破环这样共同利益的根基,所以这些共同利益集团的资本和媒体要抹杀代表草根的力量。读了本文,更进一步理解。

  Situ
  现在才意识到啊!这些大公司实质就是虚拟世界的国家,这是现实国家与虚拟国家的战争。

  沉睡天蝎🌻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些大公司之间“捆绑”得那么结实,甚至资本与主流媒体双双无一例外地站在了左派一方。

  星空浩淼
  只有极权体制下,不存在被超级公司操控的可能。相反,任何再牛的超级公司在极权面前只能做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阳平坚
  不大同意孙教授这个观点。试想,如果当选总统不支持禁封川普账号,或者川普支持者没有围攻国会山且没有再次煽动民众的能力,互联网科技巨头敢胆这样做吗?我的看法是川普墙倒众人推。互联网巨头有无限扩张自己权力的冲动,但没有童先生和孙先生说的那个能力。在本国,更是如此。公权力机构要治他们还是比较简单的。

  周晓东
  百无禁忌的川普,似乎从未驶入“程序正义”这条轨道。他无视既有的秩序与规则,甚至屡次三番地挑战、破坏它。川普绕开了白宫发言人,绕开了议会,绕开了整个行政国务系统,径自开辟了一条“推特治国”的新道路。或许这是他自认为的“川普式程序正义”。互联网平台对川普的封杀,正是民主的体现,那怕是总统也不能张口乱说话…

  平东海
  呵呵!川普难道没有利用互联网扩大自己的支持者?川普以推治国那么长时间也没有被封杀呀!川普做为一个政治素人在政界没啥关系,只能依靠华盛顿以外的势力站稳脚跟。川普以真人秀出头的商人,很懂得作秀!川普利用推特获取下层人的支持难道是假的?互联网时代彻底改变了传统的信息传递模式,人们开始主动接受信息,也就会接受自己认可的信息,这样肯定造成社会撕裂。美国的确面临着内外矛盾严重化的趋势,后工业化和全球化时代产业工人被架空,族裔矛盾,还有美国和盟友以及对手的矛盾越来越严重。能依靠川普这种政治素人解决吗?川普在个人素养和政治手腕上真的不及格。互联网信息时代对这个世界的改变是全面的,信息传递多维空间化了。最近在翻看孙教授以前的文章,有一篇关于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文章,俄罗斯一直处在西方文明的边缘、和西方国家一直处于对立状态,不承认不接受西方,这就导致美国及其盟友视其为对手和威胁,对俄罗斯采取长期打压封杀甚至拆解政策。这也不奇怪,你不接受别人,别人也不接受你。另外,最近看了几篇有关台积电发展的文章,美国对台积电的扶植很大,也有拆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目的。同样,韩国三星也是得到美国大力扶植。高科技产业已经很成熟了,而且牢牢的掌握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手里。由于美国等国早就完成产业转移,对高科技企业依赖严重,所以绝不会轻易转移技术,甚至会打压其他国家的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没有高科技的核心技术支持高端产业只能是个梦。后进国家的科技产业发展无法离开美国的支持。俄罗斯以后只能依赖能源产业了。

  制衡
  这篇文章的的视角很有前瞻性,也诠释了我心中一些疑惑。持续的科技发展能力虽然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基石,但任何事物也都有其两面性,大数据与个人隐私保护间本就存在悖论,巨头对垄断的渴望和政府对垄断的限制也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任何时候制度都会滞后,但永远不会缺席,博弈永远存在,社会也会在这种博弈中持续进步。

  风清
  有必要害怕资本权力吗?资本权力比较其他权力,资本权力是可以交换的,崩溃也容易,也不用血流成河。
  资本才是带领人类进步的最重要力量,如果没有资本家这个群体的努力,人类今天的生存方式也许还停留在野生动物的水准,应该说资本才是平民之友,反观那个人类社会最古老的力量,才是阻碍人类进步的罪中之最。

  凡夫
  川普曾说过要抽干沼泽……可见既得利益集团与深层政府的水有多深……可惜他力有不逮,或者说他不能团结自己的团队一同作战(尤如崇祯对文臣武将不信任动辄撤职查办令军心涣散)使其初衷不能达成。尤其是1月6日之后,他的势头更是江河日下,各路精英都对他明封(号)暗打。结合本次选举的一系列事件,令人们一方面觉得美式民主已死;另一方面看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对局势的控制。但随着人们情绪的平静,也许会慢慢发现有很多问题……至于后续发展如何?是否会不久的将来发生奇迹,我们将拭目以待。

  无知谷的猫
  确实,对川普的账号被封,对岸表现出的失望可能更甚于本地。同病相怜,实际上叹息的是自己。如果媒体实际上是掌握在政敌手里,那个政府说到底是不是还是伪政府呢?不寒而栗的是,那些媒体的背后站着的是算法,所以最终的Boss今天只是应用了算法,而未来可能就是算法本身。想起了星际争霸中的神族。他们有心灵感应,就像存在一张永恒的互联网,而后来他们确实想尽了一切办法要隔断这种联系,艺术家的想象力真够超前,他们在预示着什么呢?想着想着就更不开心了。

  三芳
  权力和资本都是有结构的,可怕的是权力与资本的不同结合体由于意识形态或利益关系不同而形成新的对立!

  Lawrence-66
  老的问题,新的视角。芸芸众生关注的是对己好坏/是否被割韭菜?权力关注的是对其威胁/制约还是借用/合流?
  归根结底:是财力和权力掌握者信仰的是什么?

  回归自然
  资本与权力可能形成的新暧昧一一这句话很贴切,这正是拉美政治准确表述。看似民主,其实是资本在背后操控。我们能看到的问题,美国人也能看到,但能不能改变,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说趋势形成,再伟大的个人也改变不了。聪明的人会利用趋势为自己谋利,这是社会衰败根本原因。

  草明
  言过其实了!平台或资本的力量源于市场,基本属性还是自由,与公权力的本质区别是:公众可选择与被选择!尽管选择本身对应某些放弃(比如习惯和便利);倘若公众甘愿为自身的习惯和便利所驱使,那是另一个问题,或者说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任峰
  大量错误的言论导致国会被暴徒冲击,难道还允许这样所谓的言论自由继续下去吗?这在任何制度的国家都不允许。

  Yk
  请教教授:超级公司除了关注利益,有没有价值观的考量?

  Peter减法
  数掌遮天总比壹掌遮天更好,好歹漏点阳光让小草生存。

  徐刘兵律师18955100224
  个人认为政治不是资本的目标,只是资本的手段而已。政治高估自己,和被人们高估了。资本的目标应该是不断增值。

  开心
  孙先生观察精到。
  新的科技革命(5G,人工智能,马斯克,NASA的宇宙探索)可能需要更新的价值观。传统价值观可能已跟不上新科技(或者说可能是一种即将出现的新文明形态)的突飞猛进。如此,新科技和大资本、民族国家、政治权利、政治权力等各个方面的关系如何处理,这些和自由的关系是什么?洛克、孟德斯鸠、马克思们等大思想家的思想是否也需要因新科技的发展而拓展?
  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资本主义文明)目前到底是在衰败还是在更新?还是在原地踏步?

  天籁人生
  标题中“可能”“而是”,说的客观,现实,并有前瞻的预想。历史中的过去,已经证明了这种存在,美国这样雄踞于世的大国,在大选的搅动下,沼泽深层的污垢已经显现,对世界的和平安宁是非常重要的警示。

  成况燕京大学晏城葛庄侠客岛
  其本质根本不是公民权利对公共权力的舆论监督,而是新型科技霸权对国家和民众实施的降维打击和超级奴役。这些在现代科技下最长才20余年、最短才几年时间迅速成长起来的超级公司,正用一种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科技力量,有望迅速打败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国家,并全面重塑人类的价值观与灵魂。美帝现在激进的移民政策导致人口结构这个变量改变了美帝,使得伪政治正确大行其道,加州的今天就是美帝的明天!

  dongdong
  的确需要重新认识资本这个怪兽了,人类兴于资本也可能毁于资本。

  海岱一客陈绪明
  “童大焕的文章所说:近二十年来,借助现代科技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它终于像癌症一样成为不受控制的力量,在美国这样限制三权而不限制第四权的国家,成长为超级巨无霸的、远大于传统三权的存在,并有可能被先知先觉者控制,成为笼罩在美国上空的超级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种由跨国资本、高科技和传媒通谋协作而形成的巨大强制力,是一个经典宪政结构未能规制而放纵在外的政治浪子”。有着如此经典的发现——虽然有点啰嗦,童先生可成为先知吗?还是对世事的超世俗见解——未来可验证的!或者是对美国政经结构下新经济范式的中式思维的评判?而川普所做的只不过是秦始皇明大祖集权专制行政的复辟与强势展现,注定如王莽改制般昙花一现!但容忍他展露头角并予以改正的制度的伟大可见一斑。

  nt
  美国的国体是资产阶级专政,所以资产阶级是统治地位,资产阶级内部现在又分裂为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支持川普的大都是传统产业为主的州,俗称铁锈带,反对他的大都是沿海高新技术和金融发达的州,剩余的就是摇摆州。川普号召资本回流,想重振传统制造业,毕竟传统产业能解决更多的就业,技术密集和资本密集产业毕竟目前来看只富了美帝少数人。

  绪严
  新技术的出现可以催生新思想、新文化、新制度,人类历史一贯如此。工业化不仅消灭了田园牧歌,也消解了传统农业社会的制度和权力结构,信息技术的发展,当然也会消解传统工业社会的制度,并催生新的制度和文化。新技术在带来好处的同时,肯定也有代价,人们自会权衡利弊。恐惧者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但有多少人愿意回到没有互联网的时代?

  姚之群
  资本全球化倒逼全球化政府

  西风歪马
  孙教授和童先生的思想深刻,这个问题的确关系到文明的走向。
  需要注意的是,强硬的川普面对“深层政府”这个庞然大物时进退失据,“敌人”明明无处不在,却一拳打去如风,对方的攻击却防不胜防,这意味着“深层政府”根本就不是一个实体,把驴档建制派的某些人当成操控者是把错了脉。
  我们知道,除了血缘关系,把人类组织起来有两种主要形式,一是理念,二是利益。川普的“敌人”构成看似庞杂,其实不外这两种类型,除了知识分子阶层属于认同全球化理念,其他的都可归纳全球化的获利阶层(其中包括想不劳而获的群体)。这是一个松散但目标一致的群体,资本控制霉体,整合各派力量,在短期内,它们同心协力成为一个无敌的存在。而川普代表的是全球化受损群体(新无用阶级)和理性务实的保守派,缺乏资本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太单薄。
  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全球化利益群体缺乏战略眼光,无视米锅内的铁锈地带和新无用阶级。最后,除了全球化资本集团成为超越国家的存在,其他群体最后也会成为新无用阶级,成为米锅空心化的受害者。罗马的衰落,没有人是无辜的。
  有趣的是,在皿煮国家纵横捭阖、为所欲为的资本家集团换个环境,它们从娘胎带有的怪病——软骨病将让它们成为丧家犬。最终,这些群体都会成为输家。
  谁是最后的赢家?

  Misha
  任何的权力都要关在笼子里,因为权力的天性是要做恶的,这是人性的恶决定的。权力越大,做恶的冲动也越大。一个好的社会就是让各种权力都互相制约。

  智慧陷阱
  叫政治怪兽也罢,叫深层政府也罢,都是同一个东西;这主要是由信息时代的到来,以及在全球化的作用下,产生的以信息这个概念为核心的利益共同体。
  其实之所以能产生孙老师曾经分析过互联网经济这个概念并不奇怪。简单说信息就是“一切意义”的代称,这对于认识主体尤其人而言就是“价值”,不论正面还是负面的价值。总之,根据公平的原则,信息是不允许任何人独占的,但是目前我们人类还没有认识到这一步,所以产生了很多所谓怪兽。所有有关问题,当正确认识以后都是能得到妥善解决的。

  安全比健康更重要
  在西方政治人物甚至就是总统不过就是金融寡头们的代言人罢了,更不用说媒体了。社会发展到今天,掌握了核心科技的阶层(代表先进生产力的那部分人群)在政坛上已经不满足于寻找代理人了,他们要直接发声,谁妨碍他们,他们就灭谁。排除其他因素,意图效仿别人家的老马自然就成了那只鸡。

  大明鼎你
  人类社会已经悄悄的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就像两百多年前美国的诞生给人类带来了民主制度一样。
  这次美国大选出现的现象,标志着国家和政府的作用在社会生活中进一步降低,人类由国家和政府控制的时代,变成了由科技公司控制。

  贺晓苏
  的确如此,新的具有全球化性质的科技信息技术革命将改变世界政治、经济版图,给人类社会带来深刻的影响。但不仅仅是负面的,更多的是在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面对这个深刻的变革,美国方案、中国方案都让人十分期待,也将是中美未来走向的重要节点。

  赵宗yin
  现在大家都在说政客,主流媒体和财团互相勾结,似乎拥有了无限的权力。难道选民的选票、司法、军队都是摆设?他们互相之间就没有矛盾和斗争?同行是冤家,在美国就没有这回事儿?
  我倒认为,美国正在利用其制度的纠偏机制,进行纠偏。

  轻描淡写
  在现代科技的带领下全球化不可避免,资本先行也不足为怪。人类的局限性很有可能不足以应付如此宏大的结构,机器统治未来感觉不是梦想。

  榕树下
  政治不应该是政府所垄断的权利。“民主”的本质也是照顾了这一点。“民主”只是目前能找到的最不那么坏的制度而已,但并非是真的“好”,问题多多。人类社会要发展还是要探索更多的方式,对新出现的事物应该给予足够的宽容。人类社会发展迄今,最伟大的进化就是自由贸易代替了战争。华尔街跟硅谷显然代表了全球贸易中的成功者,川普代表了在全球贸易中掉队的美国人,不管从哪个角度讲,川普不能代表未来。中国也被华尔街跟硅谷赚走了大量的利润,但是通过勤奋战胜了美国的工人,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获得了自己的地位,如果说奴役,中国才是被奴役的那一群人,苹果一个电话,中国的几十万工人就得加班加点。川普要把制造业转回美国,实际上是求着超级公司去奴役,但这并不那么容易。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称之为奴役?!这类人的内心居心叵测。

  Derek.Li
  可以看看电影《黑客帝国》,matrix中的人类就是一个个能源。
  现在也就军事力量的组织和个人还没有被这些平台公司充分渗透。
  再过二十年,数字化社会的土著基本会充分替换了军事力量,到时候会怎么样?
  野蛮成长的科技霸权如果主动和一些国家的政府强耦合,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样?
  当下需要考虑两个事:教育要拒绝市场化和平台化,这个是保证人类思想多元化的根本,这是最后的底线了!
  在法律的顶层设计中要允许博弈,防止跨界通吃!

  欧亚大地
  亨廷顿生前预测过:“美国人将来可以组建公司竞选总统(大意)”话音落了未多久,川普这就拍马杀到竞选成功。今日所见美国政治公司化,公司政治化,寡头民主益发明显了。

  李一鸣
  你把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当成一种宗教,这可能是新版的教权跟王权的斗争。以前基督教(泛指)最主要的优势在于,一是在民间建立起了相对高效的信息流通平台(教会),在信息的传播方式上具有代际优势。二是给世俗百姓提供了必需品(关于死后世界的权威阐释),从而在话语权上塑造了新权威。以至于封建主的统治都不得不依靠教会这个平台,谁具有统治合法性,教会的看法最具有传播性。
  所谓巨型公司,只是个代称(因为更合适的词还没被发明出来),泛指这样一类组织:它们掌握着当今世界人们最需要的产品,总有最先进的信息传播工具并且塑造了新的话语权威。这种组织的内在能量,可能是来自于学院(理论),世俗资源(政治经济利益)的复合体。
  遗憾的是,目前并没有消灭这类新型利维坦的有效手段。这可能要等到一种更新形态的文明社会的出现,而这种文明能超越功利主义对世界对价值进行新的阐释。

  为民
  过度阐释。现在连共和党都在与川普切割谋求自保。恨透了的民主党已经第二次弹劾川普了。实际上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国家主权意识形态越来越坚挺了。据此推断,无政府的比特币的价格最终会归零。

  James lee
  文章对科技平台巨头的解读有点过度了,但确实值得其他国家未雨绸缪,有趣的是我们高层已经意识到类似科技怪兽的超级能力,已经开始在约束它无序扩张了,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东西方科技巨头仍然不具备挑战政府的能力,本次美国发生的事情,是在金毛完全无底线谎言蛊惑无脑粉丝并产生了巨大的危害这个大背景下不得已而用之的举动,它恰好维护了西方普世价值这个基本的底线。实际上,如果政府更好的理解了大数据本质的话,就知道怎么去有效约束所谓的“科技巨兽”了,大数据不能从字面去理解,它是网络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资产”,既然是资产,那就有归属权问题,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这个信息资产不应该属于科技公司,而应该属于“个人所有”,因此,科技巨头就不能无所顾忌的使用属于个人的资产,如果国家再用反垄断政策法律手段付诸于行动,科技巨头这一所谓的“怪兽”自然就能被关在笼子里,我猜想我国陆陆续续就会出台措施验证我上述的观点,如是,美国就可以借鉴中国的做法,如法炮制就行了。其实,美国自从里根时代开始就一直强调自由市场概念,几十年一直放任资本自由化无序发展,很少强化资本监管,当自由化的资本和互联网科技巨头结合起来,共同占据了互联网形成了垄断地位的时候,也是到了国家强化监管的时间窗口,反垄断是美国的建国先贤们早就设计好的制度,借助本次大选这个触发剂,未来资本监管的时代大概率来临了!

  mak
  应该加上一个定语: 控制着流量的!微软曾经是最大最强的高科技公司,但流量不在它手里,所以它只能像传统的超级企业一样直接以捐款的形式影响政治。印象中,四年前川普也曾经抱怨过谷歌企图通过限制某些搜索结果的显示来影响他的曝光率。所以,这个问题不是今天才有。往前推几十年,报纸和电视也控制着流量(流量是这几年出现的词,我在这里借用),但那时候报纸电视都有激烈竞争,而现在可以说毫无竞争。前几天看过一篇文章,说川普对超级企业是最好的,减税和让资本回流的政策让美股不断高涨,资本家的身价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民主党的反垄断政策却可能是超级资本的噩梦。前面有留言说,资本和郑权合作控制政治,其这种情况在某地就正在上演。

  杨选
  对川普来说,事态可能成了一个悖论:他想捍卫美国的传统秩序并修补它。但是,根据这种传统的秩序,私人公司可以做封其推特这种事。世界确实在变。不变对于个人来说,相对容易:我行我素就得了,最多最后碰得头破血流。难的事情在于要变又要变得对。

  段星奎🔝建投创设
  各种设想,需要大重构和重新定义,定义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科学,什么是自由,这个底层逻辑本身也已经在发生变化了,而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按照原来的固有的逻辑来思考现在变化,这是不对的,现在实际上是科技的发展,远远大于哲学的发展。反思的不是科技,而是人类自己的哲学。远远超出了人类传统的约束,无论是道义上还是法制上,科技的发展超出了自有自有约束,已经能便成为一种失控的社会形态。

  老贾
  以前的科技,直接改变物质,间接改变人。现在可以直接控制每一个人,甚至可以跨过物质发展的阶段。不必等到配备汽车电视等,可以直接给原始部落每个人戴上监视装备,如果还能找到原始部落的话。科技不是中立的。科技是一个活的、比人类高一维的生命体。它终将统治人类。如同动物成为人类的奴仆和宠物和食物,人与科技的关系大致如此。人类的反抗偶尔会胜利,但最终是徒劳的。在某个偏僻角落或许还会幸存少量野生人类。不必用善恶来衡量,每个人都身不由己。

  冰雪凉水茘枝膏
  无非就是中国历史上出现的士族政治在现代条件下的翻版。左派就是当年的清流,而跨国公司就是当年的士族。川普就是当年和士族缠斗的曹孙刘,按照历史经验,他们是赢不了的,但是跨国公司也赢不了,他们拥有士族的全部弱点,缺乏控制最高权力的合法性基础,无法实现内部团结,既得利益的羁绊都会使跨国公司和士族一样难以成为一股有行动能力的政治势力。最终他们会像士族一样自我毁灭,胜利最终会属于庶民。

  洪涛Z
  本来好不容易从全有、全无的野蛮状态进化来的的民众、资本、权力、观念四项平衡游戏被一不同方式玩烂了,又有被归零到have and have no的野蛮状态的危险了。deep states或什么也好,更多的只是一个叫法,如果把哪怕最平衡最安全时期states里面一些部分从事的凌驾于显性法律约束、预决算约束的操作叫做deep states也无不可。

  沙与沫
  一个处于市场垄断地位的公共平台的管理权力就类似公权力,当大多数公民的言论权通过该平台体现时,平台就具有了公共属性,即便它仍由某个私营企业在操控。这种平台的影响力和干预能力甚至某方面超过需要选举授权的行政机构。我们强调政府权力要关在笼子里,是因为一方面它需要被授权,一方面它过于强大。而这些技术巨头同样有着每个人授权的强大影响力,为何就不需要关在笼子里?市场竞争机制能指望用来对垄断企业作为有效的制衡手段吗?就算能,也是造成恶果之后的亡羊补牢,对于平台用户缺乏基于平台作恶的风险保护,让人们的言论权处于被审查被干涉的地步。被政府审查和被科技公司审查同样糟糕,政府好歹还有媒体盯着,科技企业更为隐蔽。

  赵玉金🌻
  共同体第一要义在于共同意识,川普已经失控,随时煽动暴乱,即使不同意投票结果,认为有舞弊,也得尊重规则,可以质疑规则,但不能随意颠覆规则,否则就没有共同体了。我觉得说公司联手封杀川普是资本压制政权不合适。是共同体人在挽救共同体。

  杨选
  对川普来说,事态可能成了一个悖论:他想捍卫美国的传统秩序并修补它。但是,根据这种传统的秩序,私人公司可以做封其推特这种事。世界确实在变。不变对于个人来说,相对容易:我行我素就得了,最多最后碰得头破血流。难的事情在于要变又要变得对。

  偶爱自由
  一个更重要的观察点是,为何不仅这些大规模科技公司的持有人,还有它们的大部分员工,都是左倾的?为什么右翼几乎无法孵化出这种公司?


  近期图文: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更糟  
  
两个版本的“川普未输论”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的宣言  
  
做好最坏准备:如何对付比苏联更大的挑战  
  
美国与中国的右派、左派、极左和白左  
  
政治不可能变出天堂,却可能造出地狱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  
  
美国面临更深层问题:还信守社会契约吗  


浏览(2983) (14) 评论(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26 06:24:14

中国人和西方人处于不同的社会环境,谈问题很自然会从自己的角度去谈。基本上都是鸡同鸭讲。 中国传统社上是单一制的集权国家,规范和制约政府权力是影响中国社会变革的主要课题。 西方社会脱胎于封建制度,一向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中间权力层。过去是贵族阶级,现在是大资本。美英系统的这个特点比欧洲大陆更为明显。 而过去30年流行的新自由主义小政府理念,又使得中间层分割剥夺和占有了更多的政府权力,占有了绝大部分的利益。。美国大多数的社会失衡问题皆由此而起。平衡制约中间层权力乃是美国家未来的核心问题。

回复 | 0
作者:泰坦尼克 留言时间:2021-01-21 09:48:39

国内部分人的思维还停留在“言论自由和妖言惑众的区别”的基础上。


当一个国家机器来判断“邪(教)”或“妖(言)”的时候,就是专制体制(非宪政体制)的一个特征。


著名的案例可以参考日本奥姆真理教的地铁毒气事件。日本政府的处理方式是以违法的行为和严重后果的理由,在法制基础上逮捕并审判了教主本人和部分参与信徒。


但是,虽然奥姆真理教因此事件信誉大受打击,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组织并未被关闭,该宗教依然在日本法律制度的保护下继续运作。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1-01-20 10:41:33

问这种问题是做骚秀。

回复 | 0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1-20 04:05:15

“太监点评性生活”,很难听,也太悲观,改成“处男交流性经验”比较合适。哈哈。

孙老师文章还更进一步,直接探讨的是性生活以后要是生出一个“政治怪胎”怎么办。呵呵。

这就是后发国家的优势,总有前人的借鉴在前面。至于前人的问题,前人的经验,如何看待如何使用就是后人的问题了。

还是老高说的对,这文章主要是看评论,这些显然受过西方政治理论人文价值熏陶的,中国文化人是如何看待政治问题,如何展现自己的。这些人应该是象牙塔的少数人,但人少总比没人要好。的确有助于认识中国,中国人。


回复 | 1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1-01-19 20:37:10

难怪厉害国权贵要对马云下手。文章完全就是厉害国权贵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

所谓“第四权力-媒体”也需要被监督被牵制,而且更要有一个机制能被老百姓监督,才能独立。现在媒体于资本结合,收买了其它的几项权力,怎么可能独立?(特别是厉害国的权贵政治,根本没有互相监督牵制,有的只是互相售卖收买。)

为什么?因为少了一项“宗教信仰的独立自由”,失去了道德的牵制,特别是失去了道德背后的信仰的监督和牵制。

厉害国权贵现在做的,就是消灭“宗教信仰的独立自由”。美国现在作的,就是效法厉害国权贵,温水煮青蛙式的消灭“宗教信仰的独立自由”。


回复 | 3
作者:beiqian2016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1-19 20:36:44

墙内真正愿意独立思想的读书人,或者真有独立科学精神追求真相的研究人员,应该是少数;同时,真正能够独立思想的读书人,或者真正能够独立科学精神追求真相的研究人员,应该更是少数。除非能出现某个力量,否定当前的厉害国权贵政治现实,才能不受限制地大量出现;否则,很多人只能在表面上绕了一个大圈以后,又转回于厉害国权贵的思想禁锢和利益诱惑的双重辖制之下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1-19 18:57:41

【谷歌在Play Store中暂停了Parler的下载,亚马逊直接宣称将不再向Parler提供云服务,苹果公司也加入到封杀Parler的队伍中。】

这说明,这些公司钱多,骚包了。

就是要被把它们告上法庭,罚点大钱出来,像微软、英特尔等几个老科技公司那样,肯定就老实巴交了。



回复 | 2
作者:must 留言时间:2021-01-19 12:55:52
公然偷票成為偽總統,反誣現任總統煽動暴亂。欺人太甚! 7500萬合法選民都咽不下這口氣,看老川是不是寧當縮頭烏龜,把頭縮進海湖龜殼。
回复 | 5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1-19 11:14:39

做梦都不会想到,真愿独立思想的,现在多是一些土共墙内的读书人;真有科学精神追求真相的,也是那里的一些研究人员;真坚守言论自由的,是万维这样的少数海外中文网站。

政治正确的恐怖阴影下,美国的主流知识分子,几乎都是哈佛教授那么浮浅,专家们不是装傻就是造假,网路则自贱为民主党审查言论的真理部。

至于左媒,早就跟土共中宣部无异,都是替党服务。

数年前万维辩论政治正确时,就有警告,政治正确必然要靠谎言维持,维持谎言又必然要靠极权方法。

当时还仅是逻辑上的推导,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