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平型关大捷击毙日军166名,你信不信? 2021-07-21 12:11:19

  为什么日本的战损记录比中方宣传的战果更可信?因为日本当时已建立现代国家制度。征召入伍是政府行为,政府必须对死者遗属承担抚恤救济的义务;而且如实填报才能让上级掌握真实情况,以便部署下一步作战,补充兵员设备,瞒报者将自己吃亏倒霉


  高伐林


  林彪、聂荣臻率领的八路军115师,冒着倾盆大雨,1937年9月25日凌晨,埋伏在山西平型关侧翼小寨村、乔沟的山崖上,等来了日寇两支队伍。激战几个小时,官史称“平型关大捷”“抗战爆发以来第一个大胜仗”。尽管1971年林彪出逃殒命,但这次大捷还是中共自诩抗日“中流砥柱”,能亮出来的首要功绩。
  既是“大捷”,歼敌多少?八十多年来中方提出过多种数字——
  “歼敌一千余人”(115师师长林彪,第三天即9月27日,给中共中央军委汇报的电报
  “歼敌至少四五百人”(115师的上级八路军的正副司令朱德、彭德怀,9月27日给毛泽东电报。但电报中又说:“俘虏敌官兵三百余名”,令人诧异:林彪说过日军顽固,所以一个俘虏都没有。不知朱、彭这个消息从何而来。
  “我八路军在晋北平型关与敌万余人激战,反复冲锋,我军奋勇直前,将进攻之敌全部击溃……敌官兵被击毙者尸横山野”(八路军总参谋处1937年9月发出的捷报。毛在给朱、彭二人回电中,解释这个数字说“对外宣传可略增数目字”。朱、彭二人随后联名回复:“对外宣传,我们意见不必扩大。”
  “日军死伤二、三千人”(1938年,朱德关于八路军的工作报告
  “歼灭了日军一个旅团四千人”(1945年,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编写《抗战八年以来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歼灭日寇三千”(中共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官方标准说法,平型关大捷纪念碑文上也是这样铭刻的
  八十年代以后,数字有了变化——
  “平型关战斗歼敌一千余人”(袁旭在1983年提出这一看法,1991年写进《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若干史实的考订》
  “击毙日军第5师第21旅(即坂垣师团第21旅团)1000余人”(90年代,军事科学院编写《中国抗日战争史》中卷
  “一千多”(这是新世纪以来中国官方的标准说法。目前中小学课本都采用这一数据
  “数百人”(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杨奎松,2006年考证论文《关于平型关战斗的史实重建问题》
  “一千六”(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历史顾问高凤山,2012年多篇论文
  “最多消灭了日方四、五百人”(杨奎松《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收入九州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谈往阅今》

  “百度百科”现在刊登的说法如下——
  参战方兵力:八路军12000余人;日军4000余人
  伤亡情况:八路军伤亡600余人;日军死亡1000余人

  而日本冈山大学姜克实教授给出的数字是:林彪部队“平型关大捷”击毙日军:166名
  姜克实教授,十年下苦功细细核查日本各种供公开查阅的历史文献,包括:
  各部队各级的战损日报表、战役总结、军籍和户籍档案、遗属抚恤金发放记录、东京靖国神社和各县护国神社名录——与有一定门槛的东京靖国神社不同,日本各县护国神社收录的是所有战争中死亡者,死于何时、何地、何因,都有记录……等等。
  他说过,每个信息,都要用三个以上的可靠信源交叉验证,查出精确到人、有名有姓的死者记录。
  1937年9月25日那一天,在整个华北战场,其中包括在山西平型关整个战场(林彪八路军115师的伏击战,是平型关整个战役的一部分,中方共有中央军、晋绥军、陕军和八路军共十万兵力阻击日军进攻),日军被中方击毙(包括国军击毙与被八路军击毙)的所有阵亡者,总计261名。
  其中被林彪115师击毙多少?姜克实查明为166名。包括两名中佐,60余非战斗员的辎重特务兵。
  你信不信?
  我刚接触这个数字,半信半疑。但我仔细阅读了姜克实的《平型关大捷研究》(301页书稿电子版),我相信了他的考证。7月17日,他在明镜火拍的视频节目《中日战争史研究(1)》中,披露了这个数据。
  我读的姜教授《平型关大捷研究》是文档名。这部书稿中,还列出两个书名《平型关大捷的史料研究》,《平型关大捷的档案史料考证》,可能作者还没有想定出版时用哪个书名?

  正如我此前介绍的,姜克实教授非常反对用“歼灭”“消灭”“死伤”“日伪军”“敌人”这一类含糊说法;认为不必纠缠伤者人数——因为各方对负伤的定义,差异极大,而死者才无可置疑;也不应再以各方宣称的战果为可靠论据——因为水份极大:战争中渲染自己一方的战果,作为辅助战斗手段来长自己志气、灭敌人威风,可以理解,不仅中共、国军都这么干,日军也这么干(姜克实指出:日本鼓吹辉煌战果的所谓“大本营战报”,在日本早就成为“谎言”的同义词。)但是战争过后,作为历史研究,就必须恢复事实本来面目。所以姜克实教授多次呼吁:别再对“战果”大吹特吹了,必须转到对“战损”真实数字的探究。对方的“战损”,才是己方的实实在在的“战果”。
  日本的战损记录,为什么比中方宣传的战果更可信?因为日本在侵略中国的战争年代,已经建立现代国家制度。征召入伍是政府行为,政府必须要对国民负责,对死者遗属要承担抚恤救济的义务,一切都有记录,一切明文规定,不可能瞒报:明明死了一千,却只报出一百——那么那九百人的家属就要问政府:人哪儿去了?抚恤金呢?
  不仅如此,日军如实填报人员和武器的战损记录,还有其非常现实甚至可以说功利的原因:如实填报才能让上级掌握真实情况,以便部署下一步作战,补充兵员设备。如果瞒报,例如一个50人的日军小队,明明阵亡20人,却只报阵亡一人甚至谎称一人没死,就会导致上级按照满员来部署攻防,岂不吃大亏?
  ——这里,杜绝虚假浮夸的,并不是靠“大东亚共荣圈”之类的忽悠和忠于天皇的“觉悟”,也不仅靠每个军人的责任心、荣誉感、严细作风,而是靠一环环扣紧的制度,最大限度地防止差错。
  姜克实教授在《平型关大捷研究》书稿中,有这么一段:

  旧日军档案,贵重处一,在于多为事件当时的记录,如1937年作战当时留下的战斗详报、命令、统计、电报、报告书等,其价值远远要超过带有主观性、时间差的口述、回忆。
  贵重处二,在于又是由于败战才始得解密曝光的军内机密资料。并不是对外宣传,而是为了将来作战参考留下的战斗记录,目的是总结经验教训,以指导进行下一步作战。所以基本上没有政治宣传的水分。由于记录者多接受过军队的专业教育,所以记录方法格式严谨,基本情报(时间,地点,部队编制,命令,行动过程等,死伤数据等)丰富、客观,对再现、复原战斗过程,用兵部署,死伤、损失情况等具有较高的价值。


  姜教授在这部书稿中,详细叙述了进入林彪部队伏击阵地的究竟是什么人,有多少,他们承担的任务,武器装备情况如何。令人信服地告诉我们:
  林彪部队伏击战打响的是两场战斗,战场相距一公里。受到重创的,是日军两支队伍。一支,是从平型关口驶向灵丘方向的“北支那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两个自动车中队,即从前方开往后方;另一支,是行军向平型关口的21联队的一个小型混合行李(辎重)部队,即从后方赶往前方。
  为了读懂姜教授的书,我恶补了一下日本军队编制知识。抗战期间的日本陆军,从低到高,分为:
  分队:13人,相当于班,有一挺轻机枪、8名步枪兵;
  小队:54人,稍大于中国军队的排,辖三个分队,三个掷弹筒;
  中队:181人,远大于中国军队的连。包括三个54人小队,19人中队部——包括3军士、4卫生员、司号员、8通信员等。中队拥有9个掷弹筒,9挺轻机枪;
  大队:1100人,大于中国军队的营,却小于团;包括四个181人步兵中队,一个110人运输中队,一个174人机枪中队,一个55人炮兵小队,等;
  日军单一兵种最大的作战单位是联队:3800人,远大于同期中国军队的步兵团;
  再往上,是旅团、师团,此处不赘。
  
  进入林彪部队埋伏圈的第一支日军,是两个自动车中队,矢岛中队在前,中西中队在后,这两个自动车中队在本部长新庄中佐和矢岛、中西两位中队长的指挥下,与八路军115师686团(李天佑团长)约3000名部队对战近4个小时,最后撤出战斗。其中矢岛中队进入伏击圈,中西中队大部分没有进入伏击圈。
  参加战斗的人数,有矢岛中队全员176名与辎重兵特务兵15名,新庄自动车本部7名。另外还有闻讯从关沟村来援的第21联队第12中队(神代竹则中尉)所属的步兵一小队。再加上中西中队(不全),估计人数最大能达到350名。
  这支部队并没有被全歼。而是最终放弃了车辆,剩余官兵(主要是后面的没有完全进入伏击圈的中西中队官兵)撤回了关沟村。新庄中佐则在一打响就冲到了前面指挥战斗,阵亡。
  姜克实教授在书中列出了日军自动车部队(矢岛、中西、新庄本部)全部死亡者名单(其中一名为“战伤死”,即当时负伤,后不治)。姜教授称,这是“经过多重检验的准确数字”。

  第二支,是从相反方向前来的近百人行李队——是从第21联队的第一、第二大队和联队本部所属共三个行李队中抽调人员和马匹,混合编成的,15名武装护卫队员则隶属第三大队。
  姜克实教授解释:在日军步兵常备师团约3747名的人员编制定员中,有491名被称为“非战斗员”的兵士,其大多数(382名)是行李部队要员,兵种为“辎重特务兵”或称“特务兵”。军阶同二等兵,从事从调教马匹到搬运物资的单纯劳动。每人发给一把刺刀护身,不装备步枪;有时数人分用一支轻便式马枪,一般不参加战斗,更谈不上“精锐部队”。
  姜克实教授查明:碰巧遇到而随这支混合行李队一起行军的,还有司令部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一行7名,归队散兵5名。这支部队进入伏击圈被全歼,只有七人逃跑得逞。
  姜克实教授查核日军的装备与当天日军飞机出动记录,断言国内早已成为传奇故事的“老爷庙激战”敌人上有飞机下有大炮、坦克云云,纯属虚构。

  针对可能会有人(包括我)产生的疑问:八路军除了击毙日兵,是不是还击毙了所谓“皇协军”,如朝鲜、台湾、蒙古人,从伪满甚至在华北征召的伪军呢?以前公布的数字,或许是包括了这些人?但是姜克实运用档案史料(日本何时征用朝鲜、台湾兵员,他们担负什么任务,等等,都有明文记载)做出了否定回答,明确地证明:在平型关战役中,没有这一类的伪军。

  姜克实考证的“日军阵亡166人”这个数字,十分雷人。我认识的几位学者(其中有历史学者,但不是研究这一段的),普遍表示震惊,但进一步了解了姜克实的研究方法后,感到其立论坚实,考虑全面,难以辩驳。
  杨奎松教授在《抗日战争研究理应重视战争史研究》(载《抗日战争研究》2016年第1期)中的说法,也印证了姜教授的研究,值得参考:“日本战史资料相对可靠,除了它的军事和作战史料保存相对比较系统和完整外,也和日本军制及户籍制度有关。日本实行的是征兵制和预备兵役制,每个师团从士兵到中下级军官都来自于同一师管区,平时亦驻守该地区。而日本实行的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绝不会出现如中国抗战期间军队随便抓丁拉夫,逃了死了连姓名都弄不清楚的情况。日军人员死亡及伤残需要从原地区补充,因此伤亡,尤其是死亡的统计必须严格、准确,才能向家属和民众有所交待,从而有利于征补新的兵员。自然,日方史料也并非完全可靠,一般基层不瞒报,故战斗详报较可靠,但上层有时有瞒报,因此也需要注意鉴别。”

  顺便说一句,我昨晚读杨奎松的文集《谈往阅今》(九州出版社,2012年),其中有一段这么说(我偷懒不想打那么多字,便在网上找到这番话,文字与我读到的书上文字略有不同,甚至还有差错,例如把9月25日错成8月25日之类。我已改正。)
  2010年6月24日,网易读书。
  http://book.163.com/10/0624/10/69UGG4CL00923M2M_all.html

  ……其实没有日军的战斗部队从那条山沟通过,通过的部队是日军的辎重队,也就是运送大衣什么的这些前方部队的后勤装备部队和往回退的汽车队,没有什么士兵,所以日军整个部队的战斗力很弱,在这种情况下,打了这么一场伏击战,这场伏击战在今天能够考察到的结果就是,最多消灭了日方四、五百人,八路军损失了400多人,这是我看当时的电报,9月25号作战,9月26号林彪、聂荣臻给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电报,损失了400多人。但是今天很多人考察说,(损失的)不止400多人,是800多人,甚至有一个当时平型关附近的战地医院的院长回忆说,当年送到他那儿去的伤病(员),损失的人数应该超过1200,可能达到1500人。
  即使从(损失)400人的角度来看,对八路军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了,因为我们整个(八路军)的部队当时只有3.2万人,林彪的部队派上去打平型关这场伏击战的部队只有4000多人,换句话说,十分之一的部队损失掉了,如果按照这个比例,你这打的还是一个辎重部队,是一个比较弱的部队,你还没有跟日本正规军全面进行正面对抗,在这种情况下你就打成这个样子,所以你可以想象,再往后如果真的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冲突,那么八路军可能打不了几仗就没有了。


  几年前(2018年3月7日)我曾经在“老高的博客”上转载了姜克实的一篇文章,其中附有许多图片、原始档案表格:
  《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究竟歼敌多少人?》
  有兴趣者不妨前往参看。

  姜克实教授要我将他的有关信息(住址、电话等等)公布出来,他希望能与更多关心此事的人商榷。虽得他授权,但我几经斟酌,还是决定谨慎从事,这里只公布其电子邮箱:

  姜克実(近代史研究者)
  岡山県赤磐市×××××××
  自宅:電話(略)
  jiang.keshi53@gmail.com



  近期图文:

  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究竟歼敌多少人  
  
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究竟歼灭了多少日寇?  
  
宣扬“平型关大捷”查没查日方历史档案  
  
“狼牙山七勇士”为何变成“五壮士”?  
  
陶斯亮回忆文革中一桩告御状公案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治权威  
  
反对犬儒,更反对鹰犬:谈复旦葛剑雄教授风波  
  
历史不按剧本来,推动历史的往往是意外  
  
诸葛亮比事后诸葛亮,究竟高明在何处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浏览(8914) (326) 评论(5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海不归6 留言时间:2021-07-29 14:57:07

如果今天的亚洲是日本人的管理下,亚洲各国会是更文明还是会不如今天?

回复 | 1
作者: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21-07-27 19:42:10

林匪打得这场战斗如果称得上“大捷”,马占山的胜利是什么捷?

回复 | 0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21-07-27 11:46:29

如果说“大捷”那么“平型关大捷”原来是日军大捷。

据原广州军区后勤部卫生部长欧阳奕回忆,林部死亡七百.

张雄文著《名将粟裕珍闻录》(北岳文艺出版社2010年3月)所引林彪的话:“平型关吃了亏,头脑发热,是弼时作的决定”。

回复 | 2
作者:祝福你_ 留言时间:2021-07-27 07:58:36

击毙日军166人当然是共军的大捷!除此就没捷过,也没杀过这么多日军。不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个,没别的好宣传。总不能宣传国军前方抗日疲惫之时它们趁机攻打国军,这种事真没少做。不能说啊。

回复 | 4
作者:gmuoruo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1-07-27 04:19:52

哈,哈,老高有必要这么谦虚么?

在自由国家,尤其是网路时代,还妄想只有“胜利者”写历史,也太浮浅,还阴阳怪气用来攻击别人探求历史,只又说明了土共撒谎成性,最怕被揭。

回复 | 7
作者:南侠 留言时间:2021-07-27 04:17:53

打死166人是小捷。中共宣传90%是吹牛造假,当然不可信。

回复 | 6
作者:shamohu1986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1-07-27 04:01:43

再再谢高老回复。

1,平型关大捷,就是大捷,不是什么中捷,也不是什么小捷,前面帖子提过,是当时八路对日军作战的首战,能取得斩杀日军166名的战绩,对于八路来说,就是大捷,对此您初始也是认可的,姜教授据您所说,对于被称为大捷并无异议。可是不知您老出于什么考虑,而后竟然提出了大捷含金量的说法,我感觉有些迷惑的是,您老提出的含金量概念是怎样的一个概念?是史学界公认的潜规则还是您老的首创?如果是您老的首创,那么您老判断大捷含金量的标准和方法又是怎样的?方便透露下吗?

2,高老是在转移话题。高老此贴主要是介绍姜教授先生的研究成果,您老要是执着于中共学界对平型关大捷的评价,您老完全可以另开一贴,专事批驳。

3,您老的举例并不太好。平型关大捷是许多人认可的,也包括您老和姜教授。亩产多少只是共军自家人鼓噪而已,相提并论似乎不妥。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我认为亩产八百斤与亩产三万斤是说辞不同而已,您老认为是实事求是和夸大吹牛的交锋,那是您老加上了您老的价值判断而作的结论,我想说的是,太多的价值判断似乎是历史研究的忌讳呀。粮食亩产的多少可以量化,从而确定丰收与否,大捷如何量化?斩杀多少敌人,缴获多少物资才算大捷或是小捷?胡乱举一例,二战中山本五十六被美军袭杀,对美军来说算是大捷吗?似乎是,可是日本方面木有物资损失,也不过只是损失了几个人而已,这里的含金量该怎么算呢?

回复 | 0
作者:shamohu1986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1-07-27 03:59:40


4,再阐述下我对司马迁班固等人的认识,我不认为他们是失败者,他们记录的历史与他们本人的境遇关系也不大,如果他们的历史记录中有他们自己的影子,那么他们就不会受到后世如此多的尊崇,他们记录的历史也不会有什么价值,他们也许被称为小说家更适合一些。

5,我还认为网上比如百度或是知乎等有些网友是有些真知灼见的,但也不尽然,有的也不靠谱,端看我们如何取舍了。比如他们认为身体受了磨难就是失败者,这就有些失之肤浅了。再胡乱举一例,刘少奇彭德怀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人都曾饱受磨难,他们也因此就成为了失败者了?这又从何说起呢?

6,您老相信失败者写历史,能否举例说明?失败者如萨达姆,他能写历史?您老真相信他写的历史?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6 09:10:26

看来我所说的还是没法让您信服,是我水平不够。

中共宣传了几十年的“平型关大捷消灭日寇一个旅团”“四千人”,与这场战斗实际“日本阵亡166人”,您看不出什么区别:都是“大捷”,“不能改变事件的定性”(老天!我说了改变事件的定性吗?),含金量不应该有区别,“只是说辞不同而已”。那我就无话可说了。我只有祈祷,希望多数读者并不像您一样认为实事求是与夸大吹牛没有区别,亩产八百斤与三万斤稻子,都是丰收嘛,“只是说辞不同而已”。

“中共是从自己党派立场出发”,以前不仅有人、而且是无数人指出,包括我。我只是很高兴您加入了这个行列、也这么指出,支持了我的观点,我并没有说您是“第一个”或者“惟一一个”,所以您不必涕零。咱们共同努力,让更多的人明白这一点,不要被中共自诩为代表全民族的“中流砥柱”的说辞蒙骗吧。

至于“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您我不妨各自保留看法,您相信您读的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我相信失败者所写的历史可能(当然只是可能)更真实——实际上,有人就说过:失败者才更愿说“历史是胜利者写的”这句话。

回复 | 3
作者:shamohu1986 回复 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5 23:37:19

再谢高老回复。

1,高老也认为是有大捷,但是含金量不够,那高老判断含金量的标准是什么呢?同样的一个事件,只是说辞不同而已,这恐怕不能改变事件的定性吧?高老自创新的根据说辞的量化评价事件的方法,端的是历史事件评估界的一支奇葩。

2,您老说我指出了中共是从自己党派立场出发。。。?以前木有人提出过此类的观点么?我竟然是第一人?何其荣幸啊我,呜呜,说不下去了,正在涕零中。。。。

3,我木有您老想的那么深奥,我看过胜利者写历史这句话,认为有些道理,也就采信了,木有真心care是谁说的,木有管他是纳粹还是斯大林说的,因为我想在人类的语言运用上应该没有专利权限制吧。




回复 | 0
作者:shamohu1986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1-07-25 23:36:39

4,我认为高老对书写历史的胜利者或失败者的理解还是浅显了些,您老把历史执笔人由于个人境遇而受到的一些非正常对待简单定义为失败者,恐怕失之草率,史书记载的是国家,民族或是利益集团的成长发展的诸多历史事件,个人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粒细沙,如果高老认为司马迁班固等是失败者,那么谁使他们失败的?他们又是在怎样的历史的斗争中失败的?不可否认,由于他们的境遇他们的精神而使他们所记录所写的史实更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罢了。

5,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司马迁班固所留著述,也均是经过统治者允许才得以流传于世的,不经批准很难留存,雷霆之怒焚书坑儒也是发生过的,多少有价值的书籍木有流传后世,战乱是一方面,被称为禁书也有很大可能不能传于后世,对此还望高老明察。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9:01:32
谢谢您找出了更多关于八路军在平型关击毙日军的和其它战斗的数字!
回复 | 3
作者:高伐林 回复 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5 09:00:33

我不知道是否我说得还不够清楚:

【我认为这个“大捷”的实际含金量,与中共多年所宣传的很不相称。】

我指的,是与中共多年宣传的“歼灭了日军一个旅团四千人”“击毙日军第5师第21旅(即坂垣师团第21旅团)1000余人”这些说法相比,“166人”实际含金量没有那么高。

谢谢您指出了中共只是从自己的党派立场出发,并非如中共一贯自称的那样“是全民族的代表”。

前纳粹德国上校约阿西姆·派普说了这句话:“历史是由胜利者来写的”;传斯大林对毛泽东还说了那句名言:“胜利者是不受责备的。”您不会同意吧?

您说:“失败者是没有资格写历史的,写了也木有人看。”写《史记》的司马迁,算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呢?写《汉书》的班固呢?穷困潦倒、死于牢狱,也不是“胜利者”吧?

回复 | 3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49:56

日军在平型关战死的中佐军官,第二十旅团的新庄淳中佐和第二十一联队的桥本顺正中佐。你信不信?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44:30

日军战报: 黄土岭一战日军阵亡三人,其中一人是阿部中将. 你信不信?

回复 | 1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41:50

日军战报:平型关死伤几十人,一个中队长战死一个失踪. 你信不信?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40:52

姜克實(1953年7月29日-)是旅日中國籍歷史學者,岡山大學名誉教授。專修日本近代史,日本近現代思想史,中日战争史。他在天津市出生。你信不信?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37:09

日军战报显示他们的伤亡只有六十余人。你信不信?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32:54

日人儿岛襄着《日中战争》中称,在平型关战斗中,日军亡167人,伤94人(日本文艺春秋社1984年版),你信不信?

姜克实教授=日人儿岛襄着?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21:16

平型关大捷击毙日军547人,你信不信?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g2Mzcw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17:45

你信不信?

回复 | 0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21-07-25 05:16:51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jg2Mzcw

回复 | 0
作者:shamohu1986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1-07-25 04:53:14

谢谢高老的回复先。

再讨论几个问题:

1,平型关斩杀日军166名,是共军对日军作战之首胜,称为大捷,并无不妥,高老也是认可的,再据高老回忆,姜教授先生对大捷一说也无异议,就此大捷实锤。这里还有个逻辑关窍,倘若书作者姜教授研究后认为共军斩杀日军人数不够亮丽,亦即高老所说含金量不够,他就不会表示对大捷一说并无异议,毕竟做历史学术研究的人士对于发表带有倾向性意见是很慎重的。

2,高老采信了姜教授先生的研究结果,但是对于姜教授也无异议的大捷一说却有异议,认为含金量不够,我的看法是,高老采信姜教授的研究却不接受姜教授研究的结论的作法是草率的,难以令人信服的。

3,对此我的解释是,大捷含金量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战争中太多的因素变化和不同,根本就木有统一的标准,简单相比貌似有些荒唐。高老若说淞沪会战大捷含金量高过平型关大捷的话,那么若是和二战中斯大林格勒会战相比,淞沪会战含金量又该怎么说?

4,平型关大捷是八路打的,而八路是中共的武装,您老提到的那些晋绥军,陕军,中央军是国民政府的武装,受国民政府直接统辖,吃饭都不在一个锅里,战史自然也是各写各的,国军方面对于平型关战事的描述,大概也没共军什么事,这个并不难理解。若是要真正还原当时历史事件的全貌,恐怕要等到两岸统一并专制结束以后。

5,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来写的,因为失败者是没有资格写历史的,写了也木有人看,而成为了野史,关于介一点高老您研究历史自然更加清楚。所以高老实在不必为御用学者们的操作而愤懑。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广东人. 留言时间:2021-07-24 19:34:21

同意您的看法,中日军队战斗力有很大差距。但我说的那几位学者,并不是对中日双方军队伤亡对比之大表示震惊,而是对多年来中共宣传此战的战果,与姜克实教授考证出的日方战损数字的差别之大表示震惊。

回复 | 4
作者:高伐林 回复 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4 19:27:37

谢谢光临,并发表看法!

我赞成您的看法:以当时八路军武器之低劣,第一次与日军交手,官兵勇猛作战,取得击毙日军166名的胜利,是了不起的。说是“大捷”,自然也是可以的,据我所知,姜克实教授对“大捷”也并无异议。

但我认为这个“大捷”的实际含金量,与中共多年所宣传的很不相称。

这算大捷,整个抗日战争,还有多少场战役、战斗,也同样应该称作大捷!

远了不说,八路军115师在小寨村的伏击战,是整个平型关战役的一部分,整个平型关战役,中方晋绥军、陕军、中央军加上八路军投入兵力十万来阻击日军,血战十天,涌现无数可歌可泣的烈士,击毙日军远远超过166名。但是在中共所写的抗战史上,迄今只有115师平型关独享“大捷”美名(八十年代之后考虑到对台统战需要,台儿庄才也称为大捷了)。“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成为了不相涉的两个词,后者由八路军专用,平型关战役之后八十周年(2017年)隆而重之举行平型关大捷研讨会,我读过中央党校、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诸多专家,煞有介事地提交的论证这场大捷的几十篇论文,但与八路军并肩作战的国军其它部队,根本不在研讨之列,他们的抗日事迹,似乎在历史上并不存在。

再例如,在平型关战役之前打响的淞沪会战,8月13日到11月底,日方自己的统计,阵亡9115名。整个会战中方是失利了,但其中有多少场类似115师在平型关这样规模的战斗,可以称作大捷!

回复 | 3
作者:广东人. 留言时间:2021-07-24 18:09:17

“姜克实考证的“日军阵亡166人”这个数字,十分雷人。我认识的几位学者(其中有历史学者,但不是研究这一段的),普遍表示震惊,但进一步了解了姜克实的研究方法后,感到其立论坚实,考虑全面,难以辩驳。”


几位“学者”若是认真考察一下中日双方军队战斗力,也许就不必“震惊”了。抗日战争中著名的昆仑关战役,松山战役,中日伤亡比是6:1。166x6 略为一千人左右,符合八路军伤亡人数。

回复 | 0
作者: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4 06:09:49

差点错过了高老的介篇雄文。
姜教授先生对平型关大捷做了详细的探究,特别是对数字抠得很细,并得出在平型关打死日军166名的结论,由于我不占有资料,对此数字我并无异议。但我通过学习高老的介篇雄文,对于如何解读这个166的死亡数字可能和高老有不一样的见解,希望能和高老讨论下。我对高老雄文的理解是:高老并不认为打死166名日军是大捷,更何况共军损失更多,如果这个不能算做大捷,那共党自吹的砥柱更是无从谈起了。。。。如果我理解错误,请高老指正。
关于砥柱,太过深奥,不说也罢。

我想说的是,考察历史事件要从多方面多角度着眼,对于平型关事件,不能只从军事上考察,更要从政治上和当时的时空背景来做观察才更客观一些。由此,我认为设若平型关能歼敌166名那就算是大捷。
理由是:1,在全面抗战的初始阶段,面对日军的进犯,由于各种因素影响,中(国)军是望风披靡,更有大批中军投降了日军,成为了伪军,皇协军,甚至人数都超过了日军,致使短时间内大片国土沦丧,国民政府都不得不迁都重庆,正是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八路能在平型关杀敌百多名,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抗战士气,其政治上的影响不可低估,也不应该被低估。听说日军凶悍战斗力强,甚至英美曾都不是其对手,英军丢了东南亚。美军丢了菲律宾,所以八路能斩杀百多名日军就应该算是大捷了。

回复 | 2
作者:shamohu1986 留言时间:2021-07-24 06:09:10

2,八路战损巨大。八路的武器装备会比国军更好么?军事训练更好么?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么战损大是必然的,装备好训练好的国军尚且不能杀敌百多名,装备差的八路却能,这多少能说明些问题吧。

再来,关于共军统计数字不准的问题,在当时的情况下,共军也木有比较先进的通讯和档案管理的手段,所以有错误是必然的,当然也有可能以讹传讹的,也有可能为了宣传战果的故意为之。这些并不奇怪,就好像日本被原子弹炸了以后,具体的伤亡人数恐怕也不是当时一次两次就能统计清楚一样,尽管日本人很认真,很愿意抠数字,但要做到很准确,必须要花很多时间,如果政府不开放档案,时间还要长。

再来,高老不知为何喜欢研究八十年前的历史,不早不晚的几个意思啊?要早就干脆更早点,比如白起坑赵卒这事是不是四十万整?要晚就干脆再晚点,六四开抢到底死了多少人?这些都是有意思的话题,研究出来也很有意义。不知高老以为如何?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24 05:30:13

哈,阿妞和稀泥可以,但也要公平才对。

没有老高开头扯,怎可能“扯得远”?

其实毛給林的“指导”更重要,误导的后果更坏。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24 00:16:50

这篇是讨论姜教授的研究发现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