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历史不按剧本来,推动历史的往往是意外 2021-07-07 11:39:55

  对于西方历史学界来说,巴巴拉·塔奇曼是个很不合群的历史写作者。她“从不编造任何东西,甚至是天气”,从不相信世界上有绝对客观的历史学家,她又身体力行反对“价值先行”。她被称为“当代的修昔底德”,却断言: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老高按:作为一个“资深历史爱好者”,甚至还阴差阳错地成为历史传媒工作者,我在一个月内,竟遭到了两次猛烈冲击。第一次,来自日本冈山大学姜克实教授,不仅用其近十年的对抗日战争中一些典型案例战况、战果的研究成果,颠覆了我们从小接受的关于抗战历史的认知,更以他遵循科研原则的严谨的研究方法,让我过去多年所从事的重在记录当事人、知情人、身边人的口述回忆,“现了原形”,暴露出严重不足。姜克实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当事人的口述回忆靠不住,而中国大陆全国政协和各省政协所编辑出版的《文史资料》,也并非信史(当然并不是说其中全无真实成分,但是因为真伪掺杂,就无法当作可信资料来援引了)。
  第二次冲击,就是今天我要说到的巴巴拉·塔奇曼的观点——她从根本上否定了“以史为鉴”的可能性,断言:人类不能从历史教训中受益。老天!那么我近二十年来工作、探究、追寻真相的意义何在?仅仅是满足一下公众猎奇欲、好奇心吗?
  巴巴拉·塔奇曼(Barbara Wertheim Tuchman,1912年1月30日-1989年2月6日),美国历史学家、流行史作家、记者,两次获得普利策奖,其著述甚丰,题材广及中世纪、文艺复兴、美国独立战争、英国爱德华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乃至二战中的中国战场,中文译本有《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1911-1945》、《骄傲之塔:战前世界的肖像,1890-1914》和《历史的技艺:塔奇曼论历史》……
  巴巴拉·塔奇曼说得是否有道理?我要仔细思考,也请这里的博客、读者诸君都想一想。

500.jpg



  越预判越错判:历史没有剧本,只有意外

  巴巴拉·塔奇曼,来源:公众号《李强好书伴读》


  转载者“吉言贤食二点零”按:黑格尔曾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他说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这句话一直流转在各种出版物和文章里,但是人类究竟为什么不能吸取历史教训,这背后的本质,很少有人花时间去研究。
  ——人类认识历史的局限,究竟是自身能力的局限,还是所谓的历史教训本就不存在?
  ——如果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那么是否能从历史中得出某种规律,用以预测未来,未雨绸缪呢?
  对于这两个最为要命的关键问题,巴巴拉·塔奇曼都有鞭辟入里的精彩见解。
  本文是她1966年在芝加哥历史学会的讲话,不仅完全体现了巴巴拉·塔奇曼作为一个一生捍卫美德与文明的历史学家的智慧,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也有助于建立一个正确的历史观,防范有毒历史对自己的侵害。


501.jpg


  ▌越量化越失控:真正推动历史的往往是意外

  行外人常问研究历史的目的是什么。研究历史有用吗?我们能从历史教训里学到什么吗?
  当人们希望历史能够教会我们东西,说明他们也想确定一点,即历史是有科学标准的。
  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呢?答案就在历史最终的研究对象——“人”,这个“不可知变量”上。
  人是历史中最有意思的对象,历史也是人类行为的记录,但它没有逻辑,充满了无数的未知变量,无法用科学的方式衡量,更难系统地编排归纳。
  即使在这个电气时代,在名为“量化”的过程中,电脑正在蚕食对历史的研究,我也要大胆地做出这番表白。
  量化就是把历史事实,或称数据——也就是人的行为——被归档进入很多条目,这样才能输进电脑,然后得出来一个所谓的历史规律。
  我只能告诉你们,对历史来说,“数据处理”是无效的。研究者有多依赖机器,研究结果就有多可疑。
  我曾亲眼见证一个用量化方法探寻第一次世界大战起源的研究:
  操作员把“七月危机”中所有外交档案和信息进行分类,归入“敌意”、“友好”、“挫伤”、“满意”等条目,每一条从一到九打分,包括小数。
  最后,没有一个条目,符合那些君主与阁员的性格特征以及他们承担的社会压力。
  这项研究耗费巨大却收效甚微——它得出的结论都不算惊人:战争的可能性随着照会中敌意的增加而增加。

502.jpg


  再比如,在我的《骄傲之塔》中写了一群无政府主义者,碰巧这里面有一个意大利的无名小卒,名叫米格尔·安吉奥利罗,没人记得这个名字,可正是这个人在1897年射杀了西班牙的首相卡诺瓦斯。
  卡诺瓦斯是个强人,就在他被暗杀之时,对古巴叛乱的镇压马上就要成功。如果他没有死,古巴起义就不会扩大,美国人不会兴奋地跃跃欲试,美西战争不会爆发,圣胡安山战役不会打,不会有莽骑兵,西奥多·罗斯福也不会当上副总统,在另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又一个不可预料的人暗杀了麦金莱总统后,西奥多·罗斯福就不可能由副总统补位。
  如果西奥多不是总统,1912年共和党就不会分裂,伍德罗·威尔逊也就不可能当选。畅想还可以无限制地进行下去。
  对我来说,当我发现历史是被一堆无逻辑的人类行为记录所决定,这种方式更让我心安,它好过由远远超过人类的巨力来支配历史的情形。

503.jpg


  ▌越预判越错判:历史从不按人类的剧本进行

  太阳每天升起,潮汐和火车时刻表一样准确,前者更准时。
  潮汐和火车非常好地阐释了我的观点:你指望月亮,月亮是可靠的;但你要指望人,就不可靠了。
  人类的行为和历史中一些特定条件,不可能孤立出来或重复出现,也不可能重复给定的条件。
  复杂的人类行为不可能复制,不可能蓄意地发动,也不可能像自然现象一样可以期待它一定出现。
  没有可靠的一再重复出现的环境条件,我们不该对历史教训抱有太大自信。
  举个例子,有了一战的惨痛经历,二战时,美国打得比一战更加聪明。
  但美国从未预料到,日本敢于偷袭珍珠港,从而将美国彻底拉下水。这说明,美国人没能用好一战的教训。
  珍珠港事件是一个经典的向历史学习的失败案例。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美国本该预见到日本在谈判期间的突然袭击。
  因为,这和日本在1904年所做的事一模一样,他们当年突袭了旅顺的俄国舰队,发动了日俄战争。
  除此之外,我们洞察了所有的蛛丝马迹。我们破解了日本的密电码,我们的雷达有了预警,我们掌握了一系列准确的情报。
  那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信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判断。
  我们有了一切证据,但不愿正确地解读它们,就像德国人在1944年不愿相信诺曼底登陆的证据一样。
  人倾向于拒绝相信与他们的周密计划或事先安排相冲突的事实。
  所有军事情报的缺陷在于,不论它们是20%、50%还是100%的准确,它们终究需要人去判断,而判断,就是大量个人、社会、政治的偏见和一厢情愿的产物。
  总之,既然是人,就会犯错。如果人们能破译日本的密码,却不能相信密码告诉自己的东西,那他怎么从历史的教训中学到东西?
  电脑能做得更好吗?
  也许它们会正确地删减,正确地得出结论,但是转折突发,某人打了个喷嚏,历史就改变方向,另觅他途去了。

504.jpg


  ▌历史研究的三个最大敌人

  珍珠港事件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人类不能从历史教训中受益,因为预判干扰了他们从信息中得出结论。
  第二,历史常常会任性地偏离它的教训指向的方向。这就是历史系统的缺陷。

  ◎历史决定论:无视混沌系统,将一切随机视作必然

  被历史系统背叛得最彻底的,就是德国激进主义哲学(他指的是“马克思主义”。——老高注)
  没有一个先知这么相信自己的假设,没有一群信徒对预料中的结果这么坚定不移,没有一套对历史的阐释看来这么天衣无缝。
  他分析工业革命的作用,解开了19世纪最可怕的谜题:物质越是进步,贫穷就越是扩散和深重。
  他认为,这个进程只有通过暴力改变现存的秩序才能结束。基于此,他提出了贫困和崩溃的定理,裁定道,既然工人阶级自我意识与工业化同步觉醒,革命最先会在最为工业化的国家爆发。
  他的分析太有说服力了,看起来历史没有另外的路可走了。他的假设被信众以及后来人广为接受,仿佛是刻在西奈山石碑上的十诫。
  他解释的历史真相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可信的教条。它影响巨大得无可估量,至今余音绕梁。
  理论创建人选取的事实是正确的,思路是缜密和深刻的。他什么都是正确的,除了结论。
  发展中的历史没有证明他的理论,工人阶级过得欣欣向荣,没有每况愈下,资本主义也没有崩溃。
  革命没有从工业化最深的国家爆发,而是从工业最薄弱的国家开始。
  在集体主义之下,国家没有消亡,而是大肆扩张它控制社会的权力和功能。历史看也不看他,以它自己神秘的逻辑,走了一条自己的路。
  当他已经被证明是有问题的,痴迷决定论的人们慌忙把历史又交到了一个新的权威手中——弗洛伊德。

505.jpg


  ◎价值先行:用头脑中的价值滤镜,扭曲整个世界

  弗洛伊德把人类所有行为的动因,都解为下意识的性和精神驱力。
  弗洛伊德的信徒们坚信这一点,就像马哲的原教旨主义者坚信他们的教义一样。
  然而,弗洛伊德的例子,本身就不具备普遍性,他不幸地选取了皇家的故事来举例说明他的概念:俄狄浦斯情结。
  帝王的生活是有特殊性的,尤其是牵扯到统治和继承等权力问题,这就不是普遍的人之常情。
  俄狄浦斯弑父传说可能来源于所有皇家继承人都憎恨父亲的实际现象,但这不是因为他们想和母亲睡觉,而是他们觊觎王位。
  如果家长的统治碰巧来自母亲,他照样会痛恨母亲。母亲也一样会从出生开始就讨厌儿子,因为她知道儿子注定要取代她的位置,就像维多利亚女王和她的长子爱德华七世一样。这不是什么弗洛伊德,这就是王朝政治。

506.jpg


  ◎系统论者:用一种模型,解释整个复杂的历史

  时尚的历史理论,正如时尚的本质一样,新旧交替,走马灯一样变换。但这也没让那些建构主义者灰心丧气。
  最近又有历史学家下了断语:写作历史需要“有序的大思维”。
  说起“有序的大思维”,我眼前呈现的是一台拖拉机拉了张铁链网在犁地。我看到那个教授爬上拖拉机,随着他向前,拖在后面的“有序的大思维”就在耕犁历史的坑坑包包,直到土地平整、干净、有序。
  ——换句话说,被放进了某种系统。
  凡人——你、我、拿破仑——结合了性格、环境和历史的情景,任何人都是无数变量的集合,无法复制。
  他的出生、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他的食物、他的家、他的学校、他的经济社会地位、他的第一份工作、他的第一个女朋友,以及蕴含其中的所有变量,组成了神秘的人物性格,还要和其他变量结合:国家、气候、时间和历史情境。
  所有元素以精确的比例再次调配之后,就能复制出摩西、希特勒、戴高乐,以及杀了肯尼迪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了吗?
  只要人还是“不可知变量”——我看不出在未来,有无限可能的人会在哪方面有固定下来的倾向——我不认为他的行为可以被有效地编码和量化。
  对电子化急进又乐观的人将继续把人的过去行为切成千千万万可定义的碎片,他们叫“输入”,然后机器轰轰隆隆,一道电光闪过就给出了“输出”。
  可是输出可靠吗?我打赌十有八九历史会无视电脑的输出,就像它无视马哲一样。
  电子学是有用的,但我可以自信地说,它无法把历史学家变成按键的工人,把历史变成系统程序。


  转载者“吉言贤食二点零”补白:
  历史学界的反叛者:从不生产有毒的文字


  对于西方学界来说,巴巴拉·塔奇曼是个很“不合群”的历史写作者。
  因为她“从不编造任何东西,甚至是天气”,也很少预设立场与价值观,甚至经常把枯燥的史实写得引人入胜。
  她书写的历史不含“三聚氰胺”,和那些决定论者、价值先行者、系统论者的历史截然不同。
  她从不相信世界上有“绝对客观的历史学家”,因为“那只有时钟才可能做到”。但是她在写每个字时,都在警示自己,不能把历史强行塞进一个系统。
  正如她在《历史的技艺》中所言:
  “要诚实地让数据自己开口说话,而不是把数据关在事先准备好的盒子里。”
  很多历史作品为了表达价值立场,存在断章取义、以立场筛选史实、甚至蓄意捏造,以想象、推理代替史实的现象。
  巴巴拉·塔奇曼身体力行地反对史学界的“价值先行”,并且将高超的文学技巧运用于历史写作,以一己之力拔高了历史写作的门槛,甚至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写作品类 ——“非虚构写作”。
  曼彻斯特、黄仁宇等知名作家看了她的书,纷纷将她视作自己写作上的导师,加以模仿学习。
  巴巴拉·塔奇曼因其卓越的写作与史学成就,更是被称为“当代的修昔底德”。
  中美破冰之旅时,尼克松还将塔奇曼的书赠送给中国时任领导人。作为政治家外交活动的国礼,她的书,不只是一套经典,更是一个关于智慧、审美、品质、品位的符号。
  但遗憾的是,塔奇曼的作品在中国长期被忽视。她的部分作品引入国内后,曾一度绝版。网上单本溢价就已达到200多元,而且难以找到全套。



  近期图文:

  如何让色盲岛上的人相信世界是多彩的?  
  
史学泰斗该不该坚持“动摇国本”的观点?  
  
葛剑雄教授被打脸了,打脸者包括葛剑雄  
  
陶斯亮回忆文革中一桩告御状公案  
  
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究竟歼灭了多少日寇?  
  
葛剑雄说的是大实话?为何遭抨击?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悲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标准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是什么位置?  



浏览(2639) (21)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pd 留言时间:2021-08-14 11:22:41

老高说为这两件历史评论感到猛烈冲击, 实在不应该。 他们的评论无论对错不过讲了实话而已。 你作为历史学者,研究的方法论上出了问题。

当代中国历史(包括写史的文学 )不是信史, 若你连这都不知道而震惊, 你还研究什么?浪费生命。

回复 | 0
作者:ida 留言时间:2021-07-08 15:04:23

今年一月六日的国会山事件,就是差一点改写美国和民主制度的“意外”。今天的美国,两党恶斗,族群撕裂,贫富悬殊,枪支泛滥,这类突发意外的可能性比中国要高。

回复 | 0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7-08 09:32:15

所以我说,历史学家主要是两种人。第一种是古董收藏家,里面也有两种,真识货的和假装识货的。第二种是盗墓的人,把隐藏在古墓里的老东西挖出来卖给第一种人。哈哈。

当然老高例外。但这位女士的观点应该给老高以史为鉴的理想抱负泼了冷水。没有这样伟大的意义,做到的差不多就是盲人摸象的一些探索了。但这里的奥妙区别是,盲人完全不知道大象是啥样子,摸到啥就说大象像啥,所以受到见过大象人的嘲笑。历史学家本来跟盲人一样也没见过大象,偏偏说他们发现了真相。和历史学家站在同一位置有相同立场的人会赞同历史学家。站在不同位置甚至相反立场的人多半不会嘲笑历史学家,而会反对甚至大骂。所以我一直主张立场重于事实。盲人站在哪里,哪里就是大象。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7-07 21:42:48

您这个是正面的观点。但是究竟什么是历史以及历史的教训,有人可以用“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一句盖过,变成胡扯甚至虚无,再进一步到历史与真理垄断制造厂批发部。智人的标志就是immagination,有了想象力才有一个家伙告诉人家:快跑!老虎来了!然后一个人跑去把那只被野火烧熟了的野鸡吃了。这个人的基因有更大可能被遗传下来。这就是说故事编故事的能力与威力。猴子也可能判断错误,但是好像不会撒谎。远古人类留下的岩画壁画, 后人主要经历花在辨识那些是走形的真实记录,那些是编故事好玩。而这些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说的东西,大家也要花很大精力去分辨哪些是他们复原的真实,哪些是他们与远古智人一样想象编故事。

回复 | 2
作者:俞先生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07 21:07:04

黑格尔说人类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也是没有根据的说法。首先需要厘清什么是吸取历史教训或没有吸取历史教训。人们经常讲历史,当然会以历史为鉴。历史是一面镜子。经常有人讲,就是人们会吸取历史教训。德国人和日本人现在奉行和平主义就是吸取历史教训的结果。人类能够用语言将过去的经历记录下来,这个非常了不起。其他动物就没有这个能力。动物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曾经经历过什么,文明社会的人能知道。已经非常不得了了。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07 18:12:53

所谓客观规律是个科学词汇,也是个哲学命题。自然科学就是寻找发现客观规律,寻找发现的过程就是实验,验证,逻辑推理,同行认定,一再被客观检验,永久对质疑和验证开放。在一个流程之内被科学同行接受,到成为一个范例paradigmme,由科学精英到同行业界到大众社会接受普及。这里有三个重要前提:第一, 所谓客观规律科学定理是一种人类认知的假定,不能绝对与静止,不能有同行业界之外的权威,尤其是政治神学权威来决定与认定;第二,永久允许质疑,无条件接受反复验证与实证推翻;第三,必须用理性逻辑加实际数据事实来验证接受与反驳,人类情感不能干扰。哲学命题的所谓历史规律,无法不接受科学界的基本原则, 但是也无法完全套用自然科学的原则,因为除了上帝,没有人能够对任何一个人一辈子的思想意识以及整个人类社会进行有规定条件的社会实验。而提出历史规律的毛克斯们,伟大之处就是他们能够把整个国家民族全体当作小白鼠,进行只有他们能够控制并只会成功不会失败的社会实验,从而一再证明他们制造的历史规律宇宙真理颠扑不破。也就是在这个基础上,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拥有宇宙真理,有绝对正确不准质疑虚无缥缈无影无踪无处不在的习氏外交思想,治国理政思想,如今还有经济思想,每一个思想就是一条历史规律。俺估计全中国集中了不少顶尖脑神经专家,用国产最高级的仪器,每时每刻在研究记录习近平的脑细胞活动。 俺报名去当观察员记录员近距离研究学习习思想,沾点宇宙真理激光,赚一大把历史规律。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7-07 16:39:46

Tuchman 的史迪威传是部过时的,偏面的著作。她也许是“从不编造任何东西,甚至是天气”,但那就表示她只信史迪威的东西,只认史迪威的天气,因此不是试图还源历史真相,而只是重写史迪威自身的经历。

本人以前翻阅时觉得她基本上就是史迪威说啥就是啥,不做交叉验证,更不要说查考中文资料了,因此浮浅到正中土共下怀。若尼克森送她的书給毛泽东,就也侧面应证了这点。

史迪威完全误判,中美两国都因此受到严重伤害,更恐怖的还未完结。但史迪威误判,并不表示别人也误判,魏德迈就比他高明多了。Tuchman 断言“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有点像給史迪威,杜鲁门那样严重误判的人开脱。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7 16:08:36

还有,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就不能开设历史制造厂。而历史与新闻制造厂大行其道,并不能证明历史虚无,而是证明这些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虚伪恶心。你听到习大大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但是连赵紫阳胡耀邦都不存在,更不要说六四,俺和你能够敬佩他的当然是勇气加智慧啦。

没有人能够否定考古学的科学基础:那就是历史是有史料实物支撑的客观存在。历史虚无主义不能否认北京人头骨山顶洞人遗物, 但是同样不能宣称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人是反共分子,因此这个头盖骨是假的。马列毛党史没学好考不上数学博士研究生,政治不合格不能晋升统计学教授,这样的塔利班也能够执政掌权复辟,甚至领导民族复兴啊,因为有民族群众基础,这也是客观规律吧。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1-07-07 15:58:34

不错。 这样的悖论比比皆是。比如上帝全能,但是他能否造出一块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比如说相对论,宇宙无绝对真理,这是不是绝对正确?

牛顿定律指引了近代到现代物理学,当时相对论从几乎完全不同的假设出发,能够解说并证明所有牛顿定律验证之正确,然后超越解释牛顿定理无法解释证明之现象。古人发明的天文历法,远远在发现宇宙无边与黑洞之前, 但是这个历法基础不错。是不是发明历法的古人发现了宇宙规律?

美国立国以及二战胜利后联合国的宪章精神以及这个联合国的建立, 都是在总结人类历史很多经验教训以及接受当时最先进主流共识,也可以说是总结出来的人类历史规律之上建立的前所未有的国际秩序。 这个国际秩序肯定有一些几乎所与国家都接受的奉为历史规律之类的东西,比如对种族灭绝对纳粹法西斯的彻底否定。但是人类是否找到了所谓共同价值观,也就是所谓普世价值?别说你我说不上来, 习近平说的上来吗?他就是说了,他自己以别人都真的相信他说的宇宙真理, 他发现并掌握了历史规律吗?

人类迄今为止只有一条规律没错:人总是要死的。被汽车碾过去肯定会死。但是人走在大街上有什么规律一定会或者不会被汽车碾死?复旦书记坐在办公室,有什么规律一定会或者一定不会被姜教授杀死?最有名的名医,能够确诊并治好自己的不治之症吗?共产党万岁万万岁也是历史规律吗?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7-07 15:05:02

比如俺烟酒毛共历史,俺就找不出任何什么历史规律,但是可以看见人性党性血腥血性。俺得不出什么正义必胜,大象一定踩死老鼠之类的科学结论。就像研究病毒学的科学家一样,他们没法说什么病毒是非正义的, 一定会被人类消灭云云。但是他们的努力有一个明确的人类目标:去尽力消灭控制病毒,不让其灭绝人类。问题是并非所有病毒学家都遵循这个宗旨,否则国家与人类就没有什么细菌战的担忧了。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7-07 14:58:32

这样说恐怕太笼统了。人们对任何东西的研究,无非是这么几种情况:一是好奇心。第一个观察研究火的人,应该是这个好奇心驱动。 第二是功利实用主义,第二个观察研究火的,可能是发现雷击野火烧死的兔子肉特好吃。第三是好奇功利实用主义等等混在一起,比如俺对林彪与大跃进文革历史的兴趣,就是像看看那党到底如何伟大。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研究”,那就是《1984》的历史制造部的产销业务链。那是不准你真正研究的。所谓历史规律, 大部分是那里出产的,也就是说按照设计好的程序(规律)去制造历史,从过去到今天上午。今天上午的“历史”, 有时候叫“新闻”。

回复 | 4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7-07 13:52:16

如果没有历史规律可寻,还要研究历史干什么?完全是反科学的论调。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07 13:33:08

所谓“历史发展规律”基本是扯淡。而认识到“意外”,就是说人类无法认识预测的偶然性。这既符合科学认识,也不违反严谨的神学。比如地质学中的灾变论,量子物理的测不准定理,数学中的模糊数学等等。在科学中谁宣称发现掌握了最后绝对真理,就是疯子。但是对于最基本的科学都否认信口胡说,比如注射消毒水可以抵抗新冠,这也是神经错乱。而神学则是把测不准作为世界一切的基础,一切都是上帝安排。那么谁能够主宰安排别人的命运,谁就是上帝。 所以有很多的上帝神仙打架。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7-07 13:18:30

老高这个介绍好。塔奇曼的历史学观,归根结底是对启蒙运动以来西方两大主导世界观一次颠覆。启蒙运动是对神学的颠覆,导致了实证科学。科学的成就推动了人类近代与现代与久远古代的分割。科学突出证实了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创造奇迹,这个奇迹包括把人送上太空,也能够将整个人类送进地狱。后者的例子不只是原子弹,更厉害的是精神原子弹。这个精神原子弹就是人类历史如同物理化学世界一样具有永恒的可以被人发现掌握控制的“历史规律”, 而不是上帝的旨意,或者上帝的旨意可以授予一个超人,由他来掌控人类的命运。这就是纳粹与共产主义。而神学也是用另一种方式讲述宇宙世界人类的“客观规律”,不同的是,这个“客观规律”的“客”, 是外在于人类的上帝,是人类与宇宙万物之主,是这个“主”允许被人观察到的规律。塔奇曼对这两种都不信,但是她也不同于不可知论与虚无主义。哲学的问题与宗教一样扯不清,因为哲学的命题就是号称归纳演绎一切科学的总和的最高最博大精深的科学。一个哥德巴赫猜想就搞死世界几乎所有的数学家,而整个数学还只是整个科学沧海之一粟。除了上帝,谁能当哲学家?有了上帝,还要什么哲学家?没有上帝,哪来什么哲学家?所以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如果人类不思考,猫狗就可以主宰人类。

但是,有一些基本点是没法完全虚无的:中国今天有个伟大领袖叫习近平,前面有胡锦涛江泽民赵紫阳胡耀邦邓小平华国锋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林彪,毛泽东有个老婆叫江青,等等,至于这些人都是上帝化身还是人精人渣甚至魔鬼化身,上帝是你们家的耶稣还是他们家的真主菩萨,这就叫历史,这就叫“阶级斗争”,这就叫世界观。

回复 | 4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7-07 12:25:07

就如皇帝皇朝是奉天承运,我党的当权是历史的必然,有马列理论和与时俱进的中国历史就是革命史,阶级史,斗争史,人民史,政治史,毛史,党史来背书,更有有54白话文演化出来的现代汉语和党语言来承托,掩盖我党如奉天承运的本质.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7-07 11:50:22

不久前看到一篇文章,从经济角度谈中共的崛起和成功,就是中共革命经费来自哪里,各个时期的数字,以及其中的关键作用。

之前我只知道章士钊给青年毛泽东的那笔巨款。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7-07 11:48:32

这篇很棒呀,教会大家一种方法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