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民主国家面临最普遍最深刻的挑战:政治碎片化 2021-12-31 12:29:23

  我们很少注意到,产生有力的政府是民主的一个关键价值。但是政治碎片化,即政治权力分散到许多不同派别和势力中心,使得民主政府难以有效运作。当民主政府无力兑现承诺,这样的失败可能会导致许多公民的疏离、气馁、不信任和沉默


  老高按:今天是除夕,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正巧四岁的小外孙女早上画了一张画,我加了几个字,借此祝博客网友新年好!

1640982155508555.jpg

  几个月前,我曾经在博客上问过:“美国能否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我认为:“强化民主制度执行力将是美国取胜的关键”。昨天读到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Richard H. Pildes一篇文章《民主国家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什么?》,说的问题也很类似。我觉得很重要!但可惜他也没有救治良方。


  民主国家面临的最大困境是什么?

  Richard H. Pildes,《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1年12月30日,翻译:Harry Wong


  我们很少注意到,产生有力的政府是民主的一个关键价值。对于民主倒退所构成的威胁,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民主国家中崛起的狭隘势力,我们都耳熟能详。但几乎所有西方民主国家如今所面临的最普遍、或许也是最深刻的挑战,还是民主政治中的政治碎片化。
  政治碎片化指的是政治权力分散到许多不同派别和势力中心,使得民主政府难以有效运作。
  拜登总统认识到了这一历史性挑战,称自己总统任期的决定性使命就是赢得“21世纪的民主效用与专制之间的斗争”。
  然而,即便有政府统一管控,他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的通过仍然因为民主党内的分歧被推迟了好几个月,让人无法确定“重建更美好未来”的提案能否成为现实——哪怕只是一部分。
  当民主政府似乎无力兑现承诺,这样的失败可能会导致许多公民的疏离、气馁、不信任和沉默。这也可能激发民众对保证能结束混乱政治局面的威权领导人的支持。在更极端的情况下,这会导致民众对民主本身产生质疑,并对反民主的政府体制持开放态度。
  拜登政府在实现其政策议程上所面临的困境为所有正在经历政治碎片化的西方民主国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这种碎片化在欧洲的多党制和美国的两党制中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欧洲民主国家正面临传统上占主导地位的中左和中右派主流政党及联盟的瓦解,这些势力自二战以来执政至今。对这些党派的支持已经碎裂成新的右翼和左翼政党,还有其他一些不太容易界定意识形态成分的派别。2015年至2017年,有30多个新政党进入了欧洲议会。在欧洲民主国家中,对某一政党有强烈认同感,或是属于某一党派的人口比例急剧下降。
  这对政府执政能力的影响是巨大的。在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就是欧洲中流砥柱的德国,两大主流政党通常能得到超过90%的选票;在今秋大选中,两大主流政党的得票率跌至不到50%。失去的选票都转而支持环保、反移民、自由市场和其他政党。在2017年大选后,由于选票分散到了许多政党之中,德国用了六个月时间才组建出一个执政联盟,耗时创造了该国的历史记录。荷兰在2017年大选后也用了创纪录的225天才组建出一个政府。
  在如此嘈杂的党派杂音中组建的联合政府也更加脆弱。例如,西班牙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被迫举行了四次全国选举,只为选出一个稳定的执政联盟。直到2015年之前,西班牙基本都是两党民主制,但大规模抗议运动催生出大量新党派,使得建立稳定政府变得困难。今年夏天,瑞典首相在不信任投票中落败——这在该国现代历史中尚属首次。就像英国脱欧党在英国,以及五星运动在意大利所产生的影响那样,昙花一现的数字化政党——包括反政党政党——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从根本上扰乱了政治。
  在其他民主国家制造碎片化的同一种力量也在搅乱美国,尽管我们的选举结构基本杜绝了第三党派上台的可能。在这里,碎片化的力量被引入了两大主流政党内部。共和党方面,最引人瞩目的例子就是在2011年至2019年该党控制众议院之时,吞噬了约翰·博纳和保罗·瑞安这两位议长。博纳的回忆录描绘了一个四分五裂的党团核心,根本无法实施治理。
  无独有偶,民主党是否能克服内部矛盾,制定出有效政策,也是拜登政府面临的核心问题。明显的例子就是,佩洛西议长原本计划就基础设施法案进行表决,结果却取消了投票,因为她无法获得足够的民主党赞成票——这一非同寻常的事实表明,在分裂的力量面前,一位议长要让她的党团团结起来是多么困难。在一个灾难性的选举夜,进步派才终于放下了担忧支持该法案——其中一些人现在还后悔这么做了。
  至少就目前而言,《重建更美好未来》提案最近遭受的失败,导致了党内不同派系之间的恶斗被公布于众。
  巨大的结构性力量推动了整个西方政治的碎片化。在经济层面,全球化导致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收入停滞不前,不平等的现象加剧,还有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愤怒。在文化层面则是移民问题上的冲突、民族主义以及其他问题。
  自美国实施罗斯福新政和欧洲打响二战以来,左翼政党一直代表着不太富裕、受教育程度低的选民利益。而今,这些选民正在成为右翼政党的根基,更富裕、受教育程度更高的选民转而支持左派。对于如何在这种颠覆性的转变中拼凑出能赢得选举的联盟,主流政党一直头痛不已。
  通讯革命也是造成政治分裂僵化的主要因素。它在整个欧洲推动了组织松散的无领袖抗议运动的兴起,扰乱了政治,并催生了其他政党——但也使有效政府更加难以实现。
  在美国,新通讯时代让自由政客的崛起成为可能。一个自由政客越来越多的国会将更难实施治理。即使是在上任之初,个别国会议员(如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特德·克鲁兹)也不再需要通过党内政绩或是在主要委员会任职来获得全国知名度和影响力。
  通过有线电视和社交媒体,他们可以寻找并打造自己的全国性选区。通过互联网筹款(特别是小额捐款),政客(尤其是立场极端的)得以化身强大的筹款机器。在这个时代,政党领袖失去了他们曾经用来迫使党内成员接受党派路线的影响力。这就是为什么众议院议长会辞职,或者需要在无法拿出理想结果时重新安排投票日程。
  如今几乎所有西方民主国家都面临的政治碎片化,反映了民众对传统政党和政府实施有效政策的能力的强烈不满。而另一方面,这种碎片化也使得政府更难做到这一点。拜登说的没错:民主国家必须找到克服分裂力量的办法,以再次证明有效政府是可以实现的。
  Richard H. Pildes是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著有《The Law of Democracy: Legal Structure of the Political Process》。



  近期图文:
  
  强制人民牺牲的两个合理化条件和两个合法化条件  
  
平安夜重议豫剧《耶稣娃》  
  
中国百姓的诗歌江山被他们这样一手遮天  
  
人类进步了吗?为什么大家还是活得这么累?  
  
中国三大转型困境决定了未来的路越走越窄  
  
未来国际博弈各方应该把“不折腾”作为座右铭  
  
人类为何互相仇恨?福山找到了一个原因  
  
糊涂蛋知识分子如何把整个世纪搞得一团糟  
  
美国能否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强化民主制度执行力将是美国取胜的关键



浏览(2948) (23) 评论(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kshdjj 留言时间:2022-01-02 10:45:23

民众都是金钱利益引起政治分类。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1-02 06:19:27

有必要一再拍拜登马屁么?


回复 | 0
作者:hechun 留言时间:2021-12-31 22:44:03
这种民主政治碎片化问题,早在中南美洲,非洲就已经发生。这些民主国家最终都被军政府,或者黑社会,帮派社会瓦解并取代。希望美国,欧洲不要重蹈覆辙。走上中南美洲的道路。

个别国会议员(如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索马里穆斯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他们是从那里来的?带来了什么样的文化,什么样的政治?难道不是很清楚,很明显吗。


回复 | 0
作者:hechun 留言时间:2021-12-31 22:40:54
个别国会议员(如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索马里穆斯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他们是从那里来的?带来了什么样的文化,什么样的政治?难道不是很清楚,很明显吗。


回复 | 0
作者:hechun 留言时间:2021-12-31 22:11:34
这是民主政治的另外一种极端。也就是说,民主过程发展太快,而民众群体公民意识,宪法法治基础的建立没有完全形成(或者已经形成的被渗透与瓦解了)。一旦这种无宪法,法律精神的社会群体到达一个比例,或者超越一定临界点。或者不可逆转,这样民主社会就自然崩溃,或者再通过一定的政治冲突,甚至于流血,战争的重新组合。


回复 | 0
作者:hechun 留言时间:2021-12-31 21:58:49
民主国家政治碎片化的根本原因,是部落文化,帮会文化,党派文化利用民主体制的形成,让法治精神下的公民社会逐渐自身瓦解。而这些部落之间,帮会,党派之间形成在价值观,道德,法律和经济利益不可调和的对立,和不相容,无法妥协的各个利益集团。所以,国家意识形态分裂,反映到经济,政治的各个层面。例如:在美国黑人的非洲部落文化与行为方式,与现代文明。在欧洲有伊斯兰教基础的西班牙,和引入伊斯兰教的德国,法国未来在现代文明的不和谐。不可调和的矛盾会逐渐反映到政治层面。民主与民主政治的滥用,被野蛮愚昧的部落,封建专制渗透。而民主政治逐步被瓦解,渗透。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12-31 17:32:49

【民主国家面临最普遍最深刻的挑战】应该是:

揭露厉害国提出的假的民主、假的社会主义,显示出真正的民主是什么样的。

而不是选举靠开后门、靠造假进行,以致总统都是假货。

这是本人的拙见。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2-31 13:55:48

even though Mr Pildes did not try to provide a solution to a problem which is essentially not a problem.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2-31 13:52:37

此文的基本事实论述乱七八糟,只有低级5毛如周带鱼的水平。

根据王先生或理查德先生的暗示,我国全过程民主是解决方案,并通过解放后的新香港对全世界做出了最佳示范。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