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高伐林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Gao-falin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5,269,13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鼓掌,热烈鼓掌,长时间热烈鼓掌
· 当今社会干嘛还需要讲良心
· 嘉庆皇帝让我们联想起今天的谁?
· 改良比革命好,但改良途径全被堵
· 有此一说:从秦开始中国文明每况
· 道歉从來不深刻
· 不是“最可爱的人”,而是最可怜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思聪老季:思聪老季
分类目录
【诗】
 · 国内师友马年来信让我看到人生的充
 · 关于马的成语典故,这个最发人深省
 · 一位河南农家走出的作家笔下的太阳
 · 悼念那些葬身“文革”的同龄人
 · 袁世凯的诗真写得不同凡响
 · 端午惊闻近30年破坏中国文化超过前
 · 星汉灿烂:谁来保护这样的星空?(
 · 再介绍几篇关于张志新殉难的作品
 · 悼念诗人雷抒雁,重温《小草在歌唱
 · 军人要和老百姓说清楚:打仗是很残
【识】
 · 有此一说:从秦开始中国文明每况愈
 · 道歉从來不深刻
 · 在刘宾雁传记发布会上争论的两个问
 · 黑匣子·保险箱·潘多拉的盒子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历史教科书?
 · 文章不是论左右,只是分好坏
 · 伏地魔之争:外交论战还是孩子骂架
 · 对习总说的私房话传到网上了
 · 我们都是毛泽东时代的“战废品”
 · 毛泽东在120周年冥诞重新被供上神坛
【史】
 · 鼓掌,热烈鼓掌,长时间热烈鼓掌…
 · 王友琴回应宋彬彬,网刊主编回应王
 · 迁都还是不迁都?这是个难题
 · 怀念不需要文人拿出牺牲勇气的时代
 · 邓小平两女儿曾上门警告卞仲耘遗属
 · 上一个世纪的八个马年
 · 她把毛泽东时代的苦难告诉世界
 · 青春的名片上印着“自由”
 · 父亲百岁生日断想
 · 毛在抗战中是否策划15万精兵袭击国
【事】
 · 重新点燃民族心灵中熄灭的圣火
 · 惋惜那些政坛落马的同窗
 · 浮世绘与心声录:春节师友来信集锦
 · “被毙稿次数最多的中国作家”一席
 · 他看到一个独特的毛泽东
 · 纪念刘宾雁88岁冥诞和8年忌辰
 · 《国家秘密》撕开密封的史实一角
 · 共青团作协这些衙门,都是时代最后
 · 他愿承担当中国公民的一切代价
 · 个人恐怖主义来自于生无所恋者
【视】
 · 中国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组图)
 · 今冬多少雪?这场最好看(组图)
 · 每次到德国古城都有新感悟(组图)
 · 画作卖到天价时,回忆北京第一家现
 · 走进纽约城里的时光隧道(组图)
 · 曼哈顿后院的舒缓节奏(组图)
 · 今年提前度过平安夜(组图)
 · 他离世八年,为何人们还要纪念他(
 · 女儿重返她度过童年的北京(组图)
 · 秋天到最后,火山大爆发(组图)
【拾】
 · 当今社会干嘛还需要讲良心
 · 嘉庆皇帝让我们联想起今天的谁?
 · 改良比革命好,但改良途径全被堵死
 · 不是“最可爱的人”,而是最可怜的
 · 当过知青的领导人把知青研究视为禁
 · 薄熙来对“文革”记忆进行软性干预
 · 让科学的归科学,政治的归政治
 · “我们不可能原谅你,因为我们家人
 · 毛泽东对潘汉年下狠手的另一解释
 · 林彪研究者舒云痛驳中央党校教授王
存档目录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林豆豆口述》是本“乱史”的书? 2012-10-16 18:09:39
  半个多月前,我摘录了林豆豆口述文章《我所听说的武汉“720”事件》。阅读者众,评议者却近乎零。40多年前震惊全国、对“文革”走向产生重大影响的武汉“720事件”,今天已经无人肯发表见解了?但昨天早上,辗转得知一位“文革”学者对林豆豆这本书和这篇文章大有看法


  9月28日,我在博客上发出《林豆豆告诉我们完全不同的“720”事件》,写了一小段按语,摘录了林彪女儿林豆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原收入《林豆豆口述》一书(舒云整理,明镜出版社出版)。先是由《新史記》杂志全文刊出,随后“明镜历史网”“明镜新闻网”和“明镜网”等都分段转载。我则是在明镜旗下网站刊登完了之后放上我的博客,让更多读者来讨论、评议。但虽然阅读者众,评议者却近乎零,只有一位网友跟帖,却是规劝我:“也不用扯别的什么历史,您能否关注一下现实的薄熙来案?”
  看来,40多年前震惊全国、对“文革”走向产生重大影响的武汉“720事件”,今天已经无人肯发表见解了?
  却不然。
  昨天早上,一位多年的朋友给我转来一位身在大陆的“文革”学者(未得其同意,我就不提姓名了)的信,恰恰就是对林豆豆这篇文章大有看法。
  转来的这封信中说:
  附件是邱(会作)的长子邱路光加注的高伐林文章,绿色的大致都是邱注。邱在一月前告诉我林豆豆出了本乱史的书,要组织批判她,其中一条就是把“720”庸俗化了,且生造了许多花絮。我把林(豆豆)的口述找来读了,全本大多系伪作。可以逐段评注。我们后天聚会议论。仙子阿(疑为“现在”两字打字笔误——老高注)还不知是林自己搞砸了,还是出版者编造。但出版者说她是按96年左右林的原件技术加工出版的。现在假恶丑的“研究”不少。


  从信上看,不仅海外所出版的《林豆豆口述》一书,国内读者能够读到,而且海外网站上的文章,国内读者只要想读,也能很快读到,信息流通,能够翻越高墙,令人欣慰。信中所说的“出版者”,用了女字旁的“她”,看来这位“文革”学者是指该书的整理者、林彪研究专家舒云。

  我立即回覆了转信给我的朋友:
  你转来的×××的信我看了,很高兴此事引起争鸣。林豆豆的这篇文章所讲述的情况,我在按语也说了,觉得需要进一步的资料证实。现在有邱路光和×××等人对此文和对《林豆豆口述》一书提出质疑和反驳,大家来推敲、驳难,有利于逼近史实。
  不过,×××信中所说“邱的长子邱路光加注的高伐林文章”,不准确——那不是“高伐林文章”,是高伐林写了按语在博客上转发、希望引起讨论的林豆豆口述文章。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相信是此书编纂整理者舒云“编造”,或出版“伪作”。根据我对舒云两次采访和多次通信,感觉她是很认真、很刻苦地在做这些事。当然,任何人都会有局限,舒云也不例外。而林豆豆自己也承认:“关于此事,我不在现场,均听他人所说,且记忆有限,以核实为准”。
  请代向×××致意。若他(以及邱路光)对林豆豆此文,或对《林豆豆口述》一书写出质疑文章,《新史記》都乐于考虑首发(光是点评,我们就比较难于处理)。若他们在别的媒体发表了,也烦请告诉我们,若作者和原媒体认可,我们可以在“明镜历史网”等网站转载,以利推动大家共同来探讨历史真相。

  今天我就接到我的朋友回信,如下:

伐林:你好!
  前天收到×××发来的对《林豆豆口述》的评述,就顺便转给了你,不想你立即回了信,我已将你的回信转发给了×××,他们几人明天要开研讨会,看看会后会不会有文字披露。我看了你的按语,应该说是比较客观的。如果能引起争论当然更好,但现在愿意为此事较真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

  在现实诸多大事纷至沓来之际,愿意为历史真相较真的人不多,这很可以理解。但我还是把这几封来往信件贴在这里,希望引起更多读者关注!



评论(0) 引用 浏览(3707)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