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虽然川普不靠谱,民主法治靠得住 2017-02-23 09:17:06

  川普让大家看到了自己对美国行政权力其实并不了解,对如何监督它的细节也不甚了了,今天才开始问:什么是行政命令?总统到底有多大权力?其实,一个稳定的监督制度一直默默在那里,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群体关键时刻走出来


  老高按:川普当选四个月、上任一个月,美国竟然发生了诸多戏剧性的事件,让我这样的普通公民、普通移民看得眼花缭乱,对美国乃至西方的民主法治制度的命运,产生各种担忧。即便有人坚信民主法治制度具有稳定性,有很强的自我纠错能力(与专制体制相比,虽然运行效率有所不及,但长处就在于能够及时地自我调整),川普当了总统也最终会在民主法治制度面前败下阵来云云,但这种信心,在我看来,似乎过于空泛。我们还需要具体地了解,这个体制,通过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样的程序,如何能够制止乃至纠正行政权力的违宪行为?
  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可供解剖的个案,这就是川普总统关于七国国民不得入境美国的行政令被法官叫停的事件。美国著名华人女学者林达写了一篇文章《当靠不住的总统遇到靠得住的制度》。从开头一段和全文的语气看,林达主要是写给在大洋彼岸的读者看的,但是我们这些在美国生活的人读来,也觉得十分解渴。虽然并不能完全解除我对于美国民主法治制度的疑虑(这个制度毕竟有很多日益严重的漏洞和积重难返的弊病),并不能完全解除我对川普总统的担忧(这位总统不按常理出牌,思想解放,敢于往下突破政治、外交和做人的底线,又有先天和后天的煽惑民众的能力,让人防不胜防),但是,林达的文章给我开拓了深入了解美国相关制度的思路。


  当靠不住的总统遇到靠得住的制度

  林达,凤凰网

  如果你远远拉开距离,想了解美国的制度如何运作,那么,遇到特朗普这样一个从个性上自信到自恋、几乎刻意要表现自己强势和执行力的总统,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民主制度建立得非常之早,且不说它宣布独立建国的1776年,就是它制宪的1787年,也还在乾隆五十二年。回顾历史,人们会更多记得,精心设计了制度、而且相对自律的华盛顿们,大家却常常忘记他们背后的国民,那是从世界各个角落蜂拥而至的的冒险家,是无数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可以只为一个致富念头、就在根本没有路的荒原中风餐露宿、横穿整个大陆、奔向西部去淘金的的茫茫人群。当精英政治向平民政治转化,就会出现各种风景。
  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大众对政治人物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不是他们惊见一个罔顾法律的强势总统,而是他们多少意识到:不是你遇到了一个坏了规矩的总统,把他请出白宫就了事,而是现代政治人物其实都可能有表里不一的两面性,总统是靠不住的,而行政分支在急剧扩大,靠不住的总统大权在握。
  选举制度逼迫政治家们改变外部形象,而他们不一定是真正改变了自己。假如尼克松没有“记录癖”要记下自己分分钟的言论,大家怎么知道,人前道貌岸然的总统,关起门来会不尊重司法,遇到难题也会本能地要钻法律空子、竭尽所能和司法分支打地道战地雷战各种迂回战术,甚至如底层平民一样忍不住有儿童不宜的破口开骂。
  尼克松事件以后,白宫阴谋论的影片盛行,《纸牌屋》在美国受如此热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把高端政治家们,可能在“表里不一”达到的“高度”,推到极致:再推到大家的鼻尖下面:政治家们可能刑事犯罪,建制之内可能有利益交换,等等。 它还让大家看到:这样的作为,不仅可能来自个人权力欲的驱动,也可能来自想对国家和世界“有所作为”的雄心壮志,而且常常二者混为一体。
  特朗普究竟让大家看到了什么?我想,他首先让大众看到了自己。今天的美国大多数民众应该开始发现,自己对行政分支是不了解的,对如何监督它的细节也不甚了了。今天大家才开始问:什么是行政命令?它的权限多大?总统和他的行政分支到底有多大权力?到底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在这个时候,其实一个稳定的监督制度一直默默在那里,有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群体,关键时刻走出来。他们就是美国的一大批法律工作者:检察官、律师和法官。

  特朗普总统上台七天,就发出对禁伊斯兰七国移民和难民的总统行政令,看事发之后的进程,却特别美国。
  行政令一下,大家立即看到,行政分支权力有多大。说粗糙一点,除了国会和联邦法院,其他联邦事务都是它了,例如行政令涉及限制移民进入的海关、海外管签证的使馆、管移民和难民的联邦机构,等等,一个行政令,就“令行禁止”了。
  如果不是特朗普总统的骇世行政令,民众很少注意到,每个总统都会签署很多行政令,而更多的行政命令是关系到这里的普通百姓、千家万户。最典型就是,前政府令停的一段极具争议的美加石油管线铺设,换个总统,行政命令就开绿灯放行了(打不打官司再看以后)。更严重的,还有军队。行政分支以非宣战名义,有可能打实际上的战争。总统巨大权力可见一斑。

  但是,在制度设置中,总统又不是至高无上、统管一切的。
  首先,总统权力受到的一个限制,是州以下地方分权。他的“行政令”局限在联邦事务,他不能给州事务下行政命令。换句话说,在州的层面,州长的行政权力也是够大的了。但是,州长又不能在县、市层面下行政命令。这就是我以前写过的,三权分立如果说是三条胡萝卜的话,它又是在纵向被切成一段段。在这个意义上,权力是因切碎而受到制约。所以,状告要求暂停总统行政令的,因是联邦层面事务,都是告上联邦法庭,虽然它是联邦的地区法庭,也不算地方法庭,法官也是联邦法官而不是地方法官。
  那么,在联邦层面,总统这个“令”本身如果“不合法”和“不合宪”怎么办? 那个乾隆五十二年开始的制度设置,在关键时刻确实会起作用。
  首先,“合法”和“合宪”并不一定是一目了然的。总统班子包括法律顾问办公室。在总统行政令出来之前,一般要经过法律顾问的再三审核,那么,假如说,这家伙就是不信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推出去再说,怎么办?
  在行政分支,上级给下级下令,如果事涉刑事罪,下属是必须抵制的,否则会有法律责任。举个极端例子,假如,像《纸牌屋》虚构的黑社会大佬那么个总统,说是你给我把谁谁给干掉,你服从命令因此杀了人,你并不能在未来的法庭上说,“我没有责任,只是服从上司命令” ,哪怕上司是总统。
  可是,总统行政令决不可能是一个“黑令”,如果被起诉违法违宪,也不涉及刑事罪,它还常常有超大理由顶在前面,例如国家安全,所以还会有一个法律上的辩论空间,也就不会以下级抵制的方式中止,再大命令,通常就能令行禁止。

  既然总统行政命令可以令行禁止,那么,如这个移民禁令,涉及个人伤害怎么办?这时,司法分支“临时限制令”的制度设置就立即起作用了。
  法庭应该是依法行事,还来不及常规庭审、判定行政令是否违法,法庭凭什么立即紧急叫停、对个人进行法律救济?凭的是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这是西方普通法系之下的悠久传统。
  人身保护令是一系列令状的名称,基本功能是释放受到非法拘押的人。在英国查理二世时,据此制定了的具体《人身保护法(Habeas Corpus Act)》,旨在对普通法不能提供实质性救济(尤其是紧急情况)、而个人权利受到侵犯时,提供紧急法律救济。它没有引进新的权利、也没有改变法庭授予令状的惯例。
  也就是说,人身保护令发出,不是对双方法律诉讼“谁是谁非”的一个裁决,而是中止一方可能对另一方有伤害的行为,就是“立即叫停”一方行动。然后,原案下面要打官司,正常继续打。关键的关键,就是它可以绕过冗长司法程序、立即生效“叫停”,对于保护个人权利和个人自由,挑战非司法机关的非法拘押和侵犯人身自由,是一个强大利器。
  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在法律上完全接下这个英国传统。立宪时就在合众国宪法内明确规定:“除非在叛乱和被入侵情况下而出于公共安全的必要,不得中止人身保护令所保障的特权。”而且,不管什么公民不公民,只要在美国土地上,哪怕是非法移民,如果被无理扣押,都可以立即申请人身保护令。
  当然,宪法要具体落实,人身保护令最后落实成为各级各州逐渐完善的具体法律。例如人身保护令OP(Order of Protection)或PO,刑事人身保护令CPO(Criminal Protection Order)。当有人向法庭提出“人身保护令陈情”获准的时候,法庭发出的叫停的命令就是“临时限制令TRO(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这次很多联邦地区法庭的临时限制令,都是在法庭接到ACLU代理的、受总统行政令伤害者“人身保护令陈情”之后发出的。
  所以,虽然“临时限制令TRO”本身只是一个命令,是各种限制令(injunction)的一种,是来源于衡平法上的救济措施。可以有各种陈情条件,但是假如它批准的陈情条件有一条是人身保护令,它就是在执行人身保护令。
  各种限制令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发出,都是在各法律中早已具体规定的,法律人对这些条文都烂熟于心。这就是具体化的法治,静静守在那里,一但有犯规者发箭,不论是庶民还是总统,挡箭牌是早就准备好的。
  说临时限制令是一个强大利器,因为它和总统行政令一样,也是个可以立即生效的“禁止”命令,相当于“另一个反向执行令”,即对总统行政令即刻叫停。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其实很少有美国人关心:要是总统不服从限制令怎么办?
  说它很有意思,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根据这个法治国家的制度文化,总统不可能在行动上不服从法律。
  那么,如果真的不服从呢?
  在美国历史上,也确实有过行政分支抗命不从的。1861年,林肯总统曾在一部分州,以行政令暂停过执行人身保护令,结果被联邦法院判其违法。林肯总统没理法院,他想的可能是宪法规定“叛乱可除外”吧?既然当时“南方叛乱”,他大概觉得自己有宪法依据,但这一段还是被历史学家念念不忘。内战结束后的重建时期,联邦政府也一度暂停一些州的人身保护令,当然,这都是约一百五十多年前特殊时期的事情了。此后一百五十年里,美国法治越来越完善。
  违反“刑事人身保护令(COP)”是刑事罪,可以立即逮捕,处以刑事惩罚。而对总统行政令发出的临时限制令TRO,其实是民事限制令。违反TRO,法庭只能以判藐视法庭的民事罪处以罚款。因为民事限制令处罚轻,所以在一般民间的民事案中,“限制令”还常常被批评为“一纸空文”。但是,官员几乎没有不服法的。不服从可以被判藐视法庭罪,继续不服从的话,法庭还可以升级为“刑事藐视法庭罪”。官员藐视法庭,就是不想当官了吧。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谁来执法呢?法庭在发出临时限制令的时候,就通知了美国法警局USMS(The United States Marshals Service)。它是美国最早的联邦执法机构,真是乾隆54年(1789年),根据华盛顿时代通过的《司法法(Judiciary Act)》建立的。美国法警执行联邦层面的法律。临时限制令的传票就是由他们送交总统的。可是,USMS其实是归属联邦司法部,也就是归属特朗普行政分支。说到底,如果总统犯罪,是行政分支是自己对自己执法。
  所以,法庭运作只是一面,行政分支是否服从裁决,向一纸命令低头、向法律低头,才是这套制度能够运行下去的基本要求。这才是制度的力量:表面上可能尖锐对立,但是这个“对立”,是在法庭上的辩论,不是总统煽动自己的支持者上街、不是掌握了警察系统和作为三军统帅的总统下令刀枪相向、而是司法、行政两大分支运作有序,一切均在轨道内。
  这一次,先是立即有一批联邦地区法院,发出限于地区的法庭限制令,2月27日,位于西雅图的联邦法院不仅给出限制令,还把有效范围扩大到了全国。总统当然要挣扎。可是,要复活行政令,不是对法庭抗命,而是按法庭要求、先暂停总统行政令。然后,再向上级法院上诉,要求解除限制令。这是案子进入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起因。
  如果特朗普不这样做。而是藐视法庭到底,那么,后果只有一个,就是立即被弹劾和卷铺盖回家。不要说总统藐视法庭本来就可以被弹劾,更何况这临时限制令,因其背后的人身保护令,实际就是宪法规定不得中止的人身保护令,知道这个来源,就会明白总统不可能不服从。违反限制令,直接就是明确违抗宪法、就是违背就任总统时“服从宪法”的誓言,当然总统就立马当不成了。所谓对特朗普没有“希特勒担忧”的人,其实是对美国法治运作的熟悉和信心罢。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三人小组一致裁定,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败诉。要说制度运作,其实就是法庭的常规工作,这次华盛顿州胜诉,也是州司法部律师们非常脚踏实地工作的结果。

  纵观这个审理,简单说,最后华盛顿州胜诉、维持了临时限制令,有很关键的有几条。
  一是“以实对空”。法庭自有它自己的逻辑。作为法庭上的实证证据,华盛顿州诉状所罗列的伤害实实在在,它统计了本州有7280名在行政禁令内的七国非公民受到影响,提到州经济对移民的依赖,具体提到微软和亚马逊等大企业对技术移民的依赖,本州华盛顿大学的学生教授受到的具体影响,等等。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缺乏与被禁七国近期与恐袭案例密切关联的具体证据,司法部提出的几条和反恐相关的辩护,在强调具体证据的法庭上,就成了拿不出近期具体伤害证据的臆断。
  二是,在庭辩时,提出的理由必须有法律条文、或以往判例支撑。特朗普政府司法部提出争辩:行政令应不受司法审查。但是,却提不出任何案例支持,而上诉法庭意见有充足案例支持。也就是联邦司法部在法律意义上几乎变成无依据强辩。
  最后,关于是总统令否合宪的问题,就是行政令是否针对了特定宗教,这涉及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宗教自由,政府司法部当然否认,上诉法院支持了华盛顿州的诉状,主要落在正当程序的权利上。对合宪问题的更深入展开,是对行政令按普通法起诉的任务,如果诉总统行政令违宪的案子也一步步上诉,这可以是在最高法院精彩辩论的议题。
  从整个案子的几方意见看,特朗普政府执政七天就推出行政令,明显法律准备不足,也就是没有充足的法律检视。都没好好想过,自己的行政令是否经得起司法挑战,就匆匆出台了。

  有一些后续问题:
  一,上诉法院三人小组的裁决,只是支持华盛顿州联邦地区法庭的全国临时限制令,即“暂停”总统行政令。停止伤害,一切回到原点,留出充分“无伤害”时间,开始“总统行政令本身是否违法违宪”一案的审理。这个案子在判决后当然也可以上诉、一级级打上去。虽然特朗普的司法部也可以赢得时间,补充恐怖袭击罪犯案例和被禁七国的部分国家的关联,例如,从2011年以来,在美国被控犯有恐怖主义罪行的180名罪犯中,有5人来自索马里,等等。但是,根据目前各类资料看,不可能证明此类案件和全部七国密切关联。所以特朗普政府胜诉的可能性极小。
  相反,特朗普总统的“满嘴跑火车”,也会有法律上后果。例如,在上诉法院,特朗普政府司法部辩称:一些国家内战及动乱,令恐怖分子容易混入美国,国家必须采取行动,即使是已获签证者,也要确保他们和恐怖分子没有联系。并强调“这是行政命令的真实动机”。但是,在总统竞选期间和上任后的任何与种族相连的言论,都可能成为对方在法庭上反证的证据,以证明行政命令可能有种族歧视。而且,未来的位于华盛顿州的联邦法庭,很可能会要求特朗普行政分支,提供在行政令决策过程中的相关文件、作为法庭证据。论本届政府的风格,我想相关内部文件很可能是经不起司法检验的。
  二,上诉法院“支持法庭临时限制令”的裁决,当然还有再上诉空间,例如,1,要求同一个上诉法庭作全庭审判(不只是三人小组);2,上诉到最高法院。同样,根据前面提到情况看,估计特朗普的司法部不可能赢。所以,败诉方的特朗普政府很可能最后决定是不上诉(果然,林达的预测准确: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上诉。——老高注)。
  三,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基本分为两类:一种是全票和大比分裁决,无分歧和分歧较小;一种是4:5裁决,也就是议题有极难确定性和争议性。但是,从前面分析可以看到,就限制令一案,假如进入最高法院,肯定是无分歧或小分歧裁决。所以,虽然媒体对正在审核的Gorsuch大法官“入局此案”的“加一票”影响作了很多文章,我想,他入不入局,应该不会影响裁决。
  四,现在特朗普还在“原行政令打华盛顿州官司”、“放弃原行政令出台一个新行政令”、“对限制令上诉”等几种说法中游移,我的感觉是,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只是碰了法律钉子之后,想找出路却事实根本没有出路。行政令无坚实法律基础,是根本原因。

  我上次写了个短评后,一个朋友转了个读者留言给我,那位读者讲了个笑话,说的是,“一个美国人自豪地对德国人说道,如果希特勒在美国,我们会把它变成个好总统,二次世界大战就不会发生了。”美国人对自己制度,有时确实有夸张而可笑的自信。又想起一位朋友说,并不担心出个希特勒,倒是担心民众非理性撕裂,这才是点到点子上了。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这个国家遇到这类问题的处理方式,预设的制度在那里,法治在那里。
  回头再看,虽然特朗普的这个总统行政令,看上去是个国际弥天大祸,涉及了多个国家、众多个人,实际上,它一下令就能立即执行的简单粗暴,也就决定了如果要叫停、要撤销,在技术上也是不难做到的事情。临时限制令发出,运作立即就停。所以,这样的大事,在监督和纠偏上,从技术上并不是最难,这次就像给司法分支一个机会,对限制总统和行政分支的权力练个兵。

  但是,这个案子还遗留一些具体问题,例如:司法其实还没有定义,一个总统在确定谁可以进美国的问题上,他到底有多大权力?
  另外,仅仅就制约总统和行政分支来说,监督机制是不是可以很放心和乐观?又不完全如此。
  随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总统和联邦行政分支权力,其实越来越大。尼克松之后,美国人对“伟大总统”的期待,基本画上了句号。但是对总统的监督,却越来越难。不知不觉中,三大分支中的行政分支,经常已经扩大到其余两个分支监督困难的地步。这是大众平日很少去思考的事情。
  就立法来说,国会现在基本不会立法了吧?现在的立法基本是由行政分支在做草案。行政分支有几乎是无穷尽的税收资源加上扩大国债的权力,也就是有极大的人力物力、可以作出让立法分支很难做出、甚至很难审查的庞大法案。
  从国会出来的法律,其实都还只是框架,它需要无数细则(code)作为血肉去填充,细则往往更重要。细则制定权,又归到了行政分支手下。具体是一些专业联邦机构,例如,联邦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联邦贸易委员会,联邦通讯委员会,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等等。那么到底有多少行政机构,很少有人说得出来。2015年,据美国行政委员会公布,是115个;司法部公布的,是252个,等等。 之所以“数目不清”,是因为联邦机构下还有许多相对独立的分支机构。但是,其中很多机构,可以制定具法律效力的、多如牛毛的法规、细则。
  这些法规在规范着人们的生活、也限制和规范企业,有些是合理的,有很多并不合理。正因为其琐碎、细小、多如牛毛,所以要通过诉讼、经司法纠正,也非常困难。
  我最近和一个在政府机构工作多年的朋友聊天,才知道这些法规又通过技术手段,大多变成了计算机程序,千千万万个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每个人只占据一个细节位置,把一小块的数据输入进去,经过计算机几番运算,输出来决定某个人一部分命运的一个结果。所谓的大数据管理。它的优点之一,是几乎绝对地杜绝了贪污腐败和开后门。但是,工作人员并不知道每项政策的前因后果,你也没办法和计算机去理论和讨论。在执行过程中,原来由执行者、在具体执行中可以发现错误的机会,消失了,哪怕知道错,要纠正也特别困难。尤其是超大法律的纠偏改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制度完善是一条漫漫长路,对行政分支的制约,不仅是对付一个另类总统的问题。未来面对各党各届政府,更多难题,还在后面。也许,特朗普的贡献是:终于有一位总统,强烈刺激了大众对行政分支权力必须力察和监督的警觉。
 

  近期图文:

  正视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全球冲击  
  
民主是最坏的制度――除了所有其它制度  
  
台湾是川普的筹码,朝鲜是北京的筹码  
  
索罗斯要把普京的阴谋告诉全世界  
  
川普横空出世:全球性三股右翼保守主义  
  
川普很可能推行对华人相当不利的政策  
  
放妖容易收妖难:美国大选,华人撕裂  
  
选之后说大选:公民权利和媒体责任  
  
对“人民领袖”要特别小心,时刻警惕  
  
美国历史上没多少危急时刻能与今天相比  
  
川普胜选:民主的胜利还是民主的失败?  
  
特朗普来了,你真的不怕?  




浏览(1714) (10)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02-24 13:55:30

有一个东西应该没有太大的异议,就是川普政府的实际控制人是班农,至少他的作用很大。

而从班农在这次CPAC的讲话来看,他提出了一个过去美国政界包括保守派都没有说过的概念,就是要在美国提倡文化修改运动,他认为这是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关键。

听着是不是熟悉?

班农是列宁主义者,这是他自己的说法,只不过不是现在,而是没当政的时候。他信奉列宁那种打破一切才可能建设一个新国家的观点,在不止一次的电台讨论里讲过。

而提出文化层次的改变,这是对美国立国理念修改的性质,也就是改变美国的独立宣言所表现的关于人权方面的内容,至少有这个可能。

而从CPAC的代表接受采访来看,明显具有种族主义的倾向,认为类似在学校里对trans学生的bullying行为是“从来就有,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一直就是这样”的,可以想象要是谈论奴隶制呢?

而这是与班农所代表的国家主义理念完全一致的,而国家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一个特征(尽管不能等同与法西斯主义)。

而这些东西在过去,哪怕是民权运动之前都是不入流的,但现在因为川普的当选而具有了某种社会合理性,可以公然提倡,甚至在保守派主流会议上,这是一个没见过的现象,因而是值得警惕的。

川普的当选所带来的一些东西是美国历史上没有过的,尤其是那种对制度有最基本的尊重的态度不存在了,川普可以随便造谣而被社会中不少人接受,否定媒体(所谓第四权力)和攻击司法系统,这本质上是打破体制的做法,而打破体制也是班农一贯提倡的。美国权力制约的两个最重要的成分被他直接否定和鼓动社会攻击,另一个权力国会被他挟持和利用,或彼此利用,他直接控制另一个,那么还剩下什么制约力量?

换句话讲,如果不是美国政治和体制经历过的,怎么能肯定这个体制能制约这种现象?尤其是这个体制很可能自己都不能自保。

通过挑起社会矛盾,导致危机,让社会愿意接受国家权威主义,这是法西斯主义能在20世纪出现的原因。而川普从当政开始就是通过否定奥巴马来制造社会矛盾,不论以什么理由,客观上是制造矛盾,完全是法西斯主义发生的路线图,而历史证明民主体制是不能克制法西斯主义发生和发展的,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17-02-24 12:57:15

至少我不会装明白。。。还是先拯救一下那些糊涂的连思考都不会的迷途羔羊吧。。。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4 12:46:56

啊,主啊,请您拯救一下新天狱博这位迷途的羔羊吧!

他至今连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都弄不清楚,阿门!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4 12:17:21

所谓“民主,人权,自由,尊严”等人类“绝对主观理念”的实现过程, 概念上讲, 无异于物体的物理运动,只有在理想环境条件下(运动体不受任何外力作用),才有可能实现人类社会进步速度达到一个“普适常量”。

什么是人类社会理想环境?

没有弱肉强食,没有疯狂军备竞赛,没有你死我活的竞争,没有恶性通胀,债务危机.....

当然,你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波口能.

那么,人类世界也就波口能有全球共同一致的人权,自由,民主,尊严等标准存在.除非你自欺欺人, 哗众取宠,别有用心.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4 12:02:21

制度完善是一条漫漫长路,.......

==============================

哦,制度的完善还涉及时间, 距离和速度, 以至加速度, 对吧?

那么, 请问作者阁下, 您是根据什么来确定一个特定国家特定制度的完善所需要的时间. 距离(路程),速度和加速度等变量的具体数值的呢? 这些具体的变量的变化快慢需要具体“能量”来实现吗?

这些决定制度完善过程快慢的具体条件值, 对于当今的世界各国, 是一系列不变的,共同适合的,普世适应的“常数”吗?

由此可见,所谓“民主,人权,自由,尊严”等人类“绝对主观理念”在 “相对的客观现实世界”,有不同客观条件下,不同的客观标准吗?

回复 | 0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7-02-24 11:50:03

川普是个靠谱的总统。你看他执行的政策都是他在竞选纲领中反复陈述过的。大家吃惊的是川普上台后怎么真的雷厉风行的执行自己的竞选纲领,而不是像其他政客那样,那个竞选纲领只是说说而已。

川普是一个做事的总统。你看川普上台一个月,做了多少事情!你看奥巴马总统最后一任4年,做了多少事情?打了几次高尔夫?赦免了多少毒贩?同情了多少次犯罪的罪犯?攻击了多少次警察?导致了警民关系紧张,加剧了族裔分裂。

川普上任后,举行了多少次工商界的会议,以促进美国的经济。奥巴马在任上8年,举行过多少次工商界的会议,听取工商界的观点?

川普是一位直爽的总统。他太直爽了,不像那些政客八面玲珑,四面讨好,以多拿选票为目的,而不是以整个国家的福祉为目的。川普直爽的性格,大嘴巴的风格得罪了许多人。但是你得同意,川普是一位做事的总统。相信他做的大多数事情,最终会有利于美国,有利于美国人民,有利于你和我 -- 居住在这里的合法移民。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17-02-24 11:42:51

我认为【什么才是“正掰”】正是这个世界要去探索的,照抄美国是没希望的。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4 10:20:25

谢谢新天狱提供的对我讲法的2个反例。

【三权鼎立就是一句空话,其他都是瞎掰。】

依你的看法,什么才是“正掰”?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4 08:57:54

看看美国最高法院的几位大法官对堕胎、同性恋结婚、大选捐款。。。截然不同的态度,就清楚知道:法律是一个,但是对法律的诠释因人而异。古今中外都是一样。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4 08:53:21

“民主可靠”已经成为一句口号,就像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样。。。美国的民主制度既然可以选出不靠谱的川普,也可以选出同样不靠谱的国会。三权鼎立就是一句空话,其他都是瞎掰。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4 08:47:23

奥巴马也同样和CEO联系频繁:

The president and his top advisers have kept an open door for CEOs of Fortune 100 companies, keeping almost 1,000 appointments with them, a Reuters review of White House records shows。。。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17-02-24 08:46:10

【不记得最近这几十年来的那几个美国总统,与各企业的CEO曾经分别开会,互相交流过。】

那是你的记忆力有问题。。。布什号称CEO总统。

The president and his top advisers have kept an open door for CEOs of Fortune 100 companies, keeping almost 1,000 appointments with them, a Reuters review of White House records shows。。。

回复 | 0
作者:凌吉可 留言时间:2017-02-24 08:17:11

红太阳大救星靠不住了,就来“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了?

问题是,问题是从哪里来的?靠屁吹灯,怕是会有火烧安腚门的危险,哈哈!

回复 | 0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7-02-24 01:41:53

老高,前些日子你在编者按中还说川普可怕,现在又说民主制度靠得住。我的理解,你的话有前后矛盾之处。既然民主制度靠得住,川普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7-02-23 22:22:18

老高,你的眼光太受限制。川普是个要做事的总统,美国的制度不会让他全部如愿,但部分如愿就可解决很多问题了。

民主党的混仗之处就是竟然对美国的重大问题视而不见。Well,他们只想讨好不作为,那就让想做事的人来解决美国的问题,民主党当反对派就好。川普若做到宣称的一半就是成功了。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7-02-23 20:21:38

如果讲“阴谋论”,大选之后反川普的言论和示威游行不断,后面是否有黑手,让人深思。

这些来源,起于教育部门(特别是大学)、好莱坞,……,这些都是民主党的大本营。

几十个地方的美国群众同日进行游行示威。在美国这个自由主义盛行的国家,发动得如此整齐划一,就像在中国由政府组织得一样那么有效率,也发人深思!

回复 | 2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7-02-23 20:15:08

“出水才见两腿泥”!

不记得最近这几十年来的那几个美国总统,与各企业的CEO曾经分别开会,互相交流过。

而川普上台仅1个月,已开过5-6次这样的会了,似乎会见了几十至近百位CEO。

美国企业是美国经济的骨干。不把美国企业弄上去,把企业税和个人税(不要光提富人减税,中产阶级也要减的)减下来,把大政府消减成小政府(肯定有人不开心,例如被削下来的原政府雇员),……,这一切应该都走在正路上。

只是这些正路,与原民主党的那条“正路”大相异趣。不是注重LGBT、非法移民、伊斯兰难民等少数人的利益,而是注重美国多数人的利益。

我想,人们是心中有杆秤的!

至于禁止那7国人暂时入美境的总统令,是有不够周密之处。那重新再发一个新总统令即可。“朝令夕改”,在美国不稀奇!

回复 | 3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7-02-23 18:47:54

维基百科和百度都有“林达”条目如下:“林达,是一对美籍华人作家夫妇合用的笔名。另有“丁林”、“Dinglin2”等笔(网)名。夫为丁鸿富,妻为李晓琳。他们都于1952年出生在上海,1978年进入大学。曾在黑龙江省插队。1991年移居美国。” 另外,豆瓣有“林达夫妇的自我介绍”: “我们夫妇俩,叫丁林也罢,叫林达也罢,都不过是为了发表一些话非要一个名字不可时,起的一个名字。男的原来姓丁,女的名字里有一个林。通常都是女的写头一稿,所以仔细的人看得出有女性的痕迹。” 如果这些是错误或过时的,还望老高具体指明,以正视听。谢谢。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回复 一沙鸥 留言时间:2017-02-23 18:30:23

观察任何国家的政局变化,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你们如果还是抱着唯制度论不放,那只能永远一惊一乍下去了。

-----------

哈哈哈,更确切点说是:

他永远抱着美国的制度论不放, 并用以作为“普世制度”乃至“普世价值”来审判全世界.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02-23 18:30:06

老高,像是自我安慰。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说美国民众遭受了“屠杀",社会是一片黑暗,后来又说他接手的是个”烂摊子“。而这样的抨击,正是大嘴上台的基础。那么逻辑上说来,有这样两种可能,一是大嘴说谎,但美国民众把骗子送上了总统宝座;第二种可能是大嘴说的,很大程度上是实情:包括过去若干年的经济下滑,外交失败,百姓的生活水准大幅下降,生活艰难,美国民众不满已到极点。

无论怎样,这两种情形说明了目前美国民主法治制度的危机。因为人们需要一个制度,是为了保障社会进步与民众生活的提高,而不是为保一个所谓形式上”终极美好“制度而整天在那儿欣赏用的。

现在美国的左右派之争,就是制度无法解决问题的真实写照。今天大嘴被所谓法律羁跘一下,明天就能冲越过去。两院在手,形式还在体制内,实质早已冲出体制外了。

美国症候的死结并不在于大嘴的上台,而在于不能与世界共进退,不知美国人也是人,也是世界百千种族人类当中的普通一员。国家强弱有定数。过去奥巴的”不当老二“已经是在苦力支撑,而大嘴的”重新伟大“更像是用吗啡止痛。没有发展经济基础的新的支撑点,没有全社会的同心协力,没有与世界的合作共赢,就像一个已经体力不支的人,光是麻醉剂解决不了问题的。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7-02-23 18:19:08

哟哟哟, “还没看清楚他挑战宪政、破坏法治的现实危害和潜在危害?”

你真拿美国 “宪政” 当太阳啦? 即便太阳, 就永远不变啦?

告诉你点常识, 美国从未停止过挑战别国的宪政或法律. 只不过, 你认为新总统川普在挑战美国自己的宪政了.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别国的"宪政“ , 法律, 宪法越来越不够或越来越不能满足美国的挑战或越来越难以被外来挑战了, 所以, 必须依靠挑战点自个儿的宪政来弥补了.

回复 | 0
作者:一沙鸥 留言时间:2017-02-23 17:40:25

老高好像松了口气,我再来吓唬你一下,制度既然那么靠得住,怎么还能选出“靠不住”的总统涅?一般人只看到美国政治体制内部三权分立的相互制衡,却看不到美国社会对国家的制约,它包括了法治精神、文化传统、价值观念、社会心理等,这才是美国的权力制衡制度能真正发挥作用的前提。观察任何国家的政局变化,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你们如果还是抱着唯制度论不放,那只能永远一惊一乍下去了。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2-23 17:12:40

哈,哈,gmuoruo还继续挺川普?还没看清楚他挑战宪政、破坏法治的现实危害和潜在危害?可别再继续助长他继续饮鸩止渴、一意孤行啦!这一次是靠法治的力量暂时挡住了,他是否还会再次滥用权力、草率施政?我希望他悬崖勒马,干好四年(干好了,自然我也拥护他接着干满八年);但我怎么会不担惊受怕?他这样情绪不稳定又高度自恋、睚眦必报的人,太有可能会干出更多、更大、甚至不可挽回的蠢事啦。美国的诸多弊病没有解,他自己就已经成了美国最头疼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dawnstar 留言时间:2017-02-23 17:08:20

好文,很长知识。感谢老高转载。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7-02-23 16:46:31

关于林达的情况,您说的是错误的,至少是过时的。

回复 | 1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7-02-23 16:12:03

记得林达是一对夫妻的笔名。“独立评论”上的“老丁”是夫,是川普支持者,曾介绍过华人动员Amish人出来给川普投票的事。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2-23 14:59:38

一看就是条阿里狼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3 14:29:12

无最基本的初中物理概念和思维能力。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3 14:26:39

美国,作为超级军事力量支撑下的世界警察,世界货币发行国, 绝非世界的利益至高无上,而是美国的利益,美国的权力至高无上的.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3 14:20:59

但是,在制度设置中,总统又不是至高无上、统管一切的。

=====================================

当然,总统不是至高无上,统管一切.

但美国极其军事联盟的武力,在今天人类世界,是至高无上的.

美国,作为超级军事力量支撑下的世界警察, 绝非世界的利益至高无上,而是美国的利益至高无上的.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2-23 14:12:50

哈,哈,老高要是早早学习了,就可免了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

老高是愿意学习的,土共同志们则早给洗脑至全残,无能再学了。

也正好证明了川普:这些土共脑残,是美国的祸害,为何要收他们?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3 12:20:05

作者的话没说完阿?

一个特定国家的特定“靠得住的制度”又靠什么具体物质条件来支撑呢?

这些“靠得住的物质条件”又靠什么靠得住的手段来实现呢?

而这些“靠得住的手段”对于当今人类世界, 有百分之几的国家有能力复制呢?

如果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能力复制这种对某个或某些国家“靠得住”的手段,那么这种所谓“靠得住的制度”对于绝大多数国家还照样能“靠得住”吗?

同时,如果当一个国家自己都越来越难以满足其长期“靠得住的制度”所必须满足的具体物质条件和经济基础的时候,这种“靠得住的制度”还能持续“靠得住”吗?

当然也可以,除非干吗呢?

回复 | 0
作者:五步蛇 留言时间:2017-02-23 12:11:36

当靠不住的总统遇到靠得住的制度

==============================

作者的话没说完阿?

一个特定国家的特定靠得住的制度有靠什么具体物质条件来支撑呢?

这些靠得住的物质条件有靠什么靠得住的手段来实现呢?

而这些靠得住的手段对于当今人类世界, 有百分之几的国家有能力复制呢?

如果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能力复制这种“靠得住”的手段,那么这种制度对于绝大多数国家还照样能“靠得住”吗?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02-23 10:13:46

现在说这种话有点早,因为美国的环境已经不是以前的了。

川普目前具有不小的民意基础,而且这些支持者信奉反智主义和阴谋论,属于没有多少全局观念和完整世界观的,也就是趋同度很高的,这是法西斯主义特征之一。

过去这种人是没有机会在社会上影响和发表观点影响他人的,但如今因为社交媒体的发达,任何人都可以大鸣大放,最差也是可以混淆事实,导致社会权威失去影响,包括法院和媒体和国会议员。

如果川普利用基建项目boots经济,就可能获得更大的民意基础,类似希特勒解决当时德国的失业问题。

从驱赶非法移民这件事来看,如此高调不仅仅是表现竞选诺言,更是要分裂社会,通过社会一部分人的恐惧而导致社会分裂,红脖子尽可以说你要是合法移民不需要惊慌,但这就更导致对立,最终是一小部分人的恐惧引起整个社会的恐惧,届时法西斯政府就是最合理的东西,当年墨索里尼就是这样获得意大利和欧洲精英层支持的。

到时候你以为法院和国会议员们会站在那一边?这些人都是人,也并非都是理想主义者。

川普当选的社会因素是美国开始了帝国走向下坡的过程,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经济水平,经济顶点已经彻底过去了,不是美国不努力,而是世界更用功,因此社会开始恐惧。

而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环境。

民意可以导致国会修改法律来限制法院的权力,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3 09:47:42

既然能选出不靠谱的总统,当然也能选出不靠谱的国会。不靠谱的总统提名不靠谱的大法官,不靠谱的国会盖一个不靠谱的橡皮图章。。。又该如何呢??

这篇文章是立意在先,cherry picking自己要的所谓证据,就是要说明自己的先入之见是对的。

回复 | 8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2-23 09:40:31

【所谓的大数据管理。它的优点之一,是几乎绝对地杜绝了贪污腐败和开后门。】

哈哈哈哈哈。。。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