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585,37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识】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祭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史】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 金日成说大话:中共夺权我给了十万
 · 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谜
 · 科技落后祸及当下,人文落后贻害长
 · 晚清时期的三国演义
存档目录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信息员制度:他们还要怎样坑害下一代? 2019-04-02 13:03:18

  几年前我介绍过美国没有学生班干部。没想到,中国竟在班干部制度基础上变本加厉,大规模搞起“学生信息员”!实在是后果严重的坑害。对这些年轻幼稚的学生信息员,我们应告诫他们:从告密那一刻始,就会被牢牢地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老高按:一个多星期以来,“告密”这个词在中文社群媒体上刷屏。四川唐云教授被下课,引发了民众对道德底线的大论辩,对告密陷害的大讨伐,权力者一纸有权任性的处分令,成了开启民智的导火索。
  上一次“告密”这个词被热议,如果我没有记错,是近十年前章诒和揭露冯亦代、黄苗子奉命卧底打小报告等,引发网络媒体陆续披露英若诚、钱伟长等人的告密行径。那一次是“听老人讲那过去的事情”,主要是几个老一代文化精英——在当时那种政治文化环境下,多少减轻了他们告密行为的恶劣程度;这次则是“现在进行时”,告密者是代表祖国未来的普通青年学子,而且执政者公开化、系统化、制度化地建立“信息员”(也就是告密工作者)队伍,不能不引起民众大规模的恐慌和愤怒。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赵士林教授在微信公众号发文,一针见血地怒斥:
  一个社会如果告密者泛滥,表明这个社会已经腐烂透顶。一个时代如果怂恿告密者,表明这个时代已经黑暗至极。一个民族如果以告密为荣,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这个民族已经万劫不复。

  我还要加一句:一个政党如果鼓励告密行为,表明这个政党已经堕落成了黑帮。

  更多的网友旁征博引,借古喻今,一个劲地猛介绍前苏联、前东德和纳粹治下如何告密成风给民族给自己带来的恶果,以及中国古代著名告密者的下场——虽然不便明说,只能是“对着和尚骂贼秃”,但这些他山之石,前车之鉴,有助于形成扬正气、灭邪招的强大舆论场,对潜在的告密者,既是警醒:使其明辨善恶,不愿告密;也是威慑:令其审时度势,不敢告密。
  有网友在网上转发美国影片《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的8分钟片段:艾尔·帕西诺饰演的残疾退役中校弗兰克·斯雷德,发表了极具感染力的辩护,来支持照顾他的年轻学子查理宁可舍弃前途也不告密出卖同学的行为。这部影片我早就看过,艾尔·帕西诺凭本片的表演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影片还赢得金球奖最佳电影、最佳剧本等),我原来看到这一段就非常激动,在中国群起讨伐“告密”的声浪中,再次看这一段斯雷德中校激情洋溢的雄辩,心情更是激动不能自已。这部影片,至少这一段视频,实在应该让中国广大莘莘学子都看一看!
  几年前我介绍过,美国学校里没有学生班干部。没想到,中国竟在过去班干部制度基础上变本加厉,大规模搞起了“信息员”!此举对这些孩子,对这些孩子周围的老师和同学,实在是后果极其严重的坑害和陷害。对这些年幼无知、年轻幼稚的学生信息员,我们应该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爱护他们,指点他们,让这一思想牢牢地铭刻在他们心里:从告密那一刻始,他就会被牢牢地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读到今天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海娜的文章《别让教育成为桎梏:从高校里的“告密者”谈起》,她从教育过程中的思维方式,分析了告密的思想误区来源之一。其中提供的很多信息,值得我们深思并参考!


  别让教育成为桎梏:从高校里的“告密者”谈起

  徐海娜(FT中文网专栏作家),FT中文网2019年4月2日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新闻爆出几件类似的事情,内容大致是某大学教授被学生举报“讲课不正确”,重者甚至“因言获罪”离开讲台。我想结合自己的经历,从教育的角度谈一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到了高等教育阶段仍然对何谓“正确”有着“非黑即白”的认识,那么一定是教育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教出这样的学生也可谓是现代教育中的一种耻辱和失败。

  “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方式和不恰当的管理,害了学生,害了教育

  毫不讳言,我曾经也做过一次“告密者”,那是在我的第一个初中一年级(我读过两次初一),当时我是一名学生干部,有一天被教导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给了我一张表,要求我诚实记录每个老师上下课的时间等情况,一周交一次。当时,我们的英语老师有一次上课大迟到,大概迟到了20多分钟,我就如实记录上交了。后来英语老师找到我说,她辛辛苦苦去帮我们拿英语磁带,我却报告她迟到令她伤心难过。当时的我因为事先对老师迟到原因并不知情而内心委屈,而且左右为难,这位英语老师是我特别喜欢的老师,我也不想看着她难过,可是我也不敢违抗教导主任的命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后来这件事大概是这样结束的,英语老师和我一起去找了教导主任一次,说明了情况。
  之后的我,内心一直很不是滋味,记录表再也没有填过任何老师迟到早退的情况,直到有一天教导主任收回了他的命令。老师只告诉我们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正确的”,却没有告诉我们在这两者之间还有非常多种可能。就像是迟到是错的,却不知道什么样的迟到是应该被原谅的。而学生只会机械地服从老师的命令,而不会自己思考和进一步发问。
  在我整个中小学的学习过程中,我大概只做了一件事,就考上了大学,那就是学会写出“正确答案”。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自己多看专业书,而不只是教科书,也是可以通过考试的;用自己的观点写论文,也是可以毕业的。但当时大学老师的授课方式仍是“填鸭式”为主,我们仍然按照老师的基本教导去判断正误。可想而知,毕业之后的我对生活的认识是非常肤浅的,我曾经对社会上的各种丑恶现象义愤填膺,好像浑身充满了“正义感”,而不能像教科书一样“正确”和“简单”的社会令我头晕目眩。因此,作为曾经的电视新闻记者,我的一身热血,很快便被现实打败。后来我决定将自己“清零”,重新接受教育。
  那时候我到了香港,很多场合不改记者本性,到处跟人攀谈,还喜欢发表意见。在香港认识的新朋友曾经说我的观点犀利,“非黑即白”,当时的我不明所以,还以为是一种赞誉,后来才知道,当时的我距离真正受过现代教育的人有多远。
  只有“正确”和“不正确”的这种二元思维方式,直到我在香港开始研读硕士课程才真正得到打破。当时的老师一节课三个小时,逼着学生要动脑筋,学生再也不能享受“填鸭式”的“快感”了(事实上“填鸭式”于师生而言都是一种懒惰的学习方式)。课堂上讲到的每一个问题,几乎都有古往今来诸多学者提供了无尽的思路和学说,我们要学习的不是哪个“正确”和哪个“不正确”,而是需要了解每一个人提出的每一种学说背后的原因和道理,学会从不同的视角去理解同一个问题。老师每讲一段,就会停下来,征求学生们的看法,这时也算是个小型辩论的时间,可以听到各种观念的碰撞。更有意思的是每个科目的主课上完之后,还有很多堂“导修课”,这些课上学生要分组合作,对主课衍生的一些小课题做研究汇报,由另一组同学来辩驳,或者接受其他全体同学的辩驳和质疑。我再也不能通过写出“正确答案”来拿高分了,因为我们每门课的成绩都是由大课的表现和考试、导修课的表现和独立的论文三大部分来组成的,每个人必须看完老师推荐的海量阅读材料,历经通宵看书澄清疑惑的辛苦,提出自己的问题和心得,全面理解所学习的主题,才有可能取得好的成绩。
  硕士毕业之后,我又攻读了一个特殊教育文凭,这份文凭课程讲理论的同时,十分注重实践。拿其中一门长达56个课时的“读写障碍”那门课来说,学校除了请不同高校研究此议题的老师都来讲了几节课之外,还请了此领域中的脑科学家、医生、医药学领域等专业人士来讲课,还穿插不同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以及不同专长的治疗师也来讲课,谈现实中帮助读写障碍学生的经验,也请了家长和学生来谈感受。我们这些学生也要自己做选题研究和报告,以及实习,接受质疑和检验。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很多有意思的观点,完全矛盾的也有,都能促成我们的思考。这些课程尽可能全面地为我们这些学习者构建了对读写障碍者的基本认识。56个课时虽然够长,却令学习完的人意犹未尽,感到自己的无知像是深渊一样巨大。读完这些课程,我对自闭症、资优儿童、过动或注意力不足、听障等等有特殊学习需要的学生有了初步的认识,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打破了自己原有知识构筑的堡垒,意识到自己巨大的不足,认识到这个世界的纷纭复杂,我们不得不怀着一颗谦卑和敬畏的心,去学习我们不曾了解的事物和观念,去学会用开放的心看待人类文明的多样性。
  我这么详细地讲述我的求学过程,也是为了说明一个人的成见是怎样一步步地被打破和怎样重构知识体系。现在内地的很多高校也已经改革了他们的教学方式,也开始注重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可惜的是,仍有很多学生固定的思维模式很难打破,这不得不说也是教育的一种悲哀。先哲孟德斯鸠曾针对早期的东方专制社会这样说过,“任何专制国家的教育的目的都是在极力地降低国民的心智。” 我们的国家早就已经脱离了封建专制社会的阶段,那么教育就应该朝着打破思想藩篱,打破人生桎梏的方向前进。如果我们所受的教育成为我们的一种桎梏,那么这种教育就是落后的和失败的。

  从“思辨教育”和培育“成长性思维”中寻找出路

  我以为只有大学阶段的教育才是这样开放性地鼓励不同思想的碰撞。后来亲眼目睹了香港部分国际学校的教学,并作为志愿者老师参与其中,让我知道了孩子们的思辨教育是应该从小就开始的。随便举几个例子吧,有一次和孩子们共读童书,那本书讲的是恐龙的生活,到结尾部分,讲到了恐龙的灭绝,列举了三种恐龙灭绝原因的假说,不仅如此,每种假说都简单给出了道理和论据,而不是给出一个“正确答案”,这让小朋友学会用科学家的思维方法去思考问题。关于历史的很多图书也是这样,对于一些历史事实,会告诉小朋友,历史学家是通过什么方式做出判断的,而不是简单给出一个“正确答案”。我还记得,四年级的小朋友上课,学习阅读报纸上的新闻,老师给出的指引,首先是要小学生们判断一篇新闻报道中,哪些话是在纯粹描述事实,哪些话夹杂着观点,哪些话是在纯粹表达观点。历史课的时候,给一篇阅读材料,小学高年级学生要分析其中那些史实,巴比伦的早期民主,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权利,女人的地位,和现代民主有什么不同等等,可以各抒己见。最重要的是,你不能什么都说不出来,那代表着你没有思考也没有学习。在这些国际学校里,从小学生开始,背诵“正确答案”已经不可能取得好成绩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成长性思维”的教育,这是打破思想桎梏的绝好思路。基于斯坦福大学学者Carol Dweck的研究和推动,成长性思维即Growth Mindset在当今世界的教育学界倍受重视。2000年,Dweck发表论文指出,人们如何看待智力可以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固定性(Fixed mindset or entity theory),一种是成长性(Growth mindset or incremental theory)。这一理论的起源要追溯到Dweck和另一位学者Diener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学生如何面对失败的多项研究。那个时候,他们就发现,学生对于失败的反应,可以分成两大类型,一个类型是“无助”(helpless),另一个类型是“征服导向”(mastery-oriented)。后来Dweck又和学者Leggett一起研究发现,这两种类型的学生追逐的目标也不同,“无助”型的学生追求表现性的目标,看重外在的评价,关于智力持有固定性和实存理论;而“征服导向”的学生追求的是学习性的目标,以增加自身竞争力为目的,关于智力持成长性和增长理论。Dweck以及后续很多学者的继续研究发现,拥有成长性思维的人总体上的学业表现要优于固定性思维的人。渐渐地,成长性思维的培育也开始在教学的实践中受到重视。除了Dweck写的《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这本书之外,还有很多学者写了关于Growth Mindset的许多书,都值得一读。
  总的来说,两种思维方式的人在面对挑战、障碍和批评上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固定性思维的人,倾向于回避挑战,遇到困难容易放弃,倾向忽略那些实质上有用的负面反馈,觉得越努力好像越糟糕,别人的成功会给自己带来很大压力,视其他人的成功为一种威胁。我相信高校里的“告密者”也是固定性思维方式的受害者,是“非黑即白”思维方式的受害者,是不能容忍没有一个“正确答案”,或者说不能容忍“不正确答案”的人。他们不能容忍老师挑战自己的固有认知,认为自己过去习得的才是正确的。我不想揣测,在教育的过程中,是否有人为孩子们灌输了——只有某一种思想才是正确的——这种可怕认知。仅仅从教育的角度来讲,教育应该是努力培养一个头脑开放的人,一个能够面对未来社会挑战,能够承担起人类的明天的人,而不是培养一个在求知的道路上固步自封的人。

  高校的管理也许该去官僚化,尽可能扁平化管理

  最后,高校出现“告密者”也和管理上的官僚化有关。假如高校管理者注重的是自己的学术声誉,就应该看重大学“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不是如何保住位置以及如何步步高升,“告密者”也就没有发生的土壤。
  有一年我在东京旅行,拜访了过去我在香港的一位老师林教授,当时他已转到了东京大学任教。在谈到东京大学为什么出了那么多诺贝尔奖得主的时候,他说的很多东西令我印象深刻。在高校的管理上,他说到了东京大学的两个优点:一个是高度的教授治校,东京大学单纯的行政人员非常少。校长是由有永久教职的人按照东京大学章程,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任期五年。另一个是,在大学层面,几乎抹掉了所有等级,创造了十分有利于学术研究发展的文化。例如,日本文部省的研究拨款是按照讲师、副教授和教授等名衔而不同的,但是东京大学每个系都将所有研究经费平均,而且通常是教授们主动提出将自己的额度平均分给同事。在大学里“当官”更多情况下是一种个人牺牲,是在为整个学术机构贡献自己的服务。这些经验也许是值得借鉴的。
  此外,告密和“依法举报”也是有所不同的,假如老师有违法行为、收受贿赂、性骚扰等行为的确应该举报,但是因为主观上认为老师“讲课不正确”,或者“言论不当”,“有辱国家声誉”而举报就属于典型的告密行为,因为他们依据的不是法律。《人民日报》也曾经在2015年1月22日针对一家学校鼓励学生间相互揭发事件而发表过评论文章“不告密不揭发是道德底线”。再说,课堂本来就应该是一个可以开放讨论的地方,教育是为了让人更开放,而不是束缚人。身在其中的教育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努力,使得我们的教育至少不成为一种精神的桎梏,才能迎接未来文明的挑战。


  近期图文:

  今天有多少人对自由主义仍满怀信心?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代  
  
《走向未来》丛书的往事和中国的未来  
  
我得赶快去补上逻辑这一课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中美合作,双方得利,中美对抗,双方更得利?  
  
从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的错字连篇说起  
  
中国农民是怎样一步步陷入人身奴役的?  


浏览(3195) (29)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4-06 06:32:56

【至于邓力群之流,他们本身就是体制内居功自傲的高官(邓在新疆“解放新疆”中有“大功”),并且一直有党内保守势力支持,早已挟毛自重,如果写信不公开签名,那才叫奇怪呢!】

不明白你的逻辑。照你的说法,保守派就该【公开签名】,改革派就该下作、龌龊、偷鸡摸狗??温家宝不是要宪政吗?不是说他忠于邓小平的路线吗?朱荣鸡不是说他是清官吗?为什么不敢直接挑战习近平?

【在中国当前的高压环境下,为了自身安全,一时间不敢说话或者拐着弯说话,也可以理解,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是勇士,何况毛主席说过,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么!】

这算神马高压环境?比国民党的暗杀差远了。连这点压力都受不了,还搞什么【民主】??!!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4 13:34:54

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既然说了,就是为让人家知道,既然是为了让人家知道,就不应该怕告密。。。还用2016年171位【忠诚的共产党人】的匿名信做例子, 你们要是和邓力群等人一样公开签上自己的姓名,还会怕别人告密吗?还会【人人自危】吗??真正的问题是,你们究竟怕什么???======================告密还有密告的意思。老师的观点和你不同,但并一定违法,你应该光明正大地向老师指出,并且要让老师有解释和反驳的机会。你可好,偷偷跑到校方甚至国安那里去密告,让老师挨整甚至丢饭碗,缺不缺德?是不是卑鄙小人?班上那么多同学,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去告密?是不是显出你的人品格外低劣啊?以前很多老师从来没想到过会被特务学生告密,何怕之有?现在随着被告密遭整肃的老师越来越多,应该是怕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光彩,毛主席还说过“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么!即使如此,也仍然有教授勇敢发声、支援被整肃的同事,比那些生活在西方却指责国内因言获罪者、开脱卑鄙小人的“明白人”要强上百倍!拿邓力群作例子,本身就是个笑话。邓力群之流自恃建国有“功”,又有党内保守势力支持,他们的话语权岂是一般党员可比?他要是不公开签名,那才是怪事呢。中共不是“自信”吗?为什么怕自由言论、要以言治罪啊?鼓励告密这类下流卑鄙的行为,吓得大家不敢出面说话,难道是好事吗?大家嘴里不说,心里有数,到了你垮台那一天,一起算总账,告密者害怕,你也害怕,鬼知道会有什么下场,这不就是人人自危么?“你们究竟怕什么???”这话你应该去问中共才是。如今,遭到整肃的老师被横加指责,无耻的告密小人却理直气壮,还有一点基本的是非观念没有啊?

回复 | 2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4 11:45:43

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既然说了,就是为让人家知道,既然是为了让人家知道,就不应该怕告密。。。还用2016年171位【忠诚的共产党人】的匿名信做例子,你 们要是和邓力群等人一样公开签上自己的姓名,还会怕别人告密吗?还会【人人自危】吗??真正的问题是,你们究竟怕什么???

==============

“告密”也有“密告”的意思。老师在课堂说的话可能不符合你的观点,但并不一定违法。有种就公开对老师提出批评,并允许老师解释和反驳。有学生说“老师,我要举报你”,也算是光明的行为。如果当面不指出,而是做特务,偷偷到校方甚至国安那里去密告,就是卑鄙下流的行为,没什么好辩护的!那么多同学都听到了老师的话,为什么只有一两个人去报告?还不是说明大多数人心地善良,不想当小人损人利己?老师讲课前都是经过认真备课的,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会去当特务告密,又何来“怕告密”之说?现在好了,老师因告密而挨整,过去不怕现在也怕了,但仍然有勇敢的教授发声抗议、声援被整肃者,比起那些跪添当局、为龌龊告密者辩护的“明白人”要强多了!

至于邓力群之流,他们本身就是体制内居功自傲的高官(邓在新疆“解放新疆”中有“大功”),并且一直有党内保守势力支持,早已挟毛自重,如果写信不公开签名,那才叫奇怪呢!

在中国当前的高压环境下,为了自身安全,一时间不敢说话或者拐着弯说话,也可以理解,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是勇士,何况毛主席说过,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么!然而从长远看,如果老师不敢讲课,学生卖师求荣,对党国有什么好?难道把学校都改成党校,只教授误国害民加愚蠢的习近平思想,培养出一批批没有思想的卑鄙小人,就能引领世界潮流么?

现在的中共,早已不是那个建党时立志探索真理、救国救民的政党了。说来好笑,当年给刘少奇戴的三顶帽子,“叛徒、内奸、工贼”,扣在今天与人民为敌的中共头上,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至今还捧中共臭脚的人,不是倚权附势的即得利益者,就是死不开窍的糊涂虫,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04-03 22:19:13

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有的人以个人利益最大化为标准,哗众取宠,所以才有【密】,才怕人告。。。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9-04-03 22:14:33

【敢不敢说,怎样说,这是胆量和策略的问题;告密(密告)则是个人品质问题,属于卑鄙和下流那一类】

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既然说了,就是为让人家知道,既然是为了让人家知道,就不应该怕告密。。。还用2016年171位【忠诚的共产党人】的匿名信做例子,你们要是和邓力群等人一样公开签上自己的姓名,还会怕别人告密吗?还会【人人自危】吗??真正的问题是,你们究竟怕什么???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3 07:21:42

自己要是害怕就别说那些缺盐少醋的屁话,说了就不要怕被告。拿出点【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气魄

===============================

敢不敢说,怎样说,这是胆量和策略的问题;告密(密告)则是个人品质问题,属于卑鄙和下流那一类。官方鼓励告密的结果,就是人人自危,谁也不能幸免,包括告密者自己。

回复 | 1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2 23:45:11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保守派的胆子比改革派要大得多。2001年江泽民权大势高的时候,以邓立群为首的17位共产党人,写了公开信,严词痛斥江泽民的七一讲话,每一个人都堂堂正正写了自己的名字。和那封信相比,2016年那封据说作者有171位【忠诚的共产党人】之多的给习近平的匿名信,就显得有点儿龌龊了。它先是替李克强鸣冤叫屈,愚蠢的暴露了自己;又用黑社会式的流氓语言威胁习近平和他家人的【自身安全】;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忠诚的共产党人】敢写上自己的真实姓名。。。这好像跟告不告密没啥关系吧??!!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 8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19-04-02 23:41:10

“信息员”早已有之。从前那些里弄居委会里的小组长们/治保委员们不就是吗?

刚从乡下回城,几位待业哥们上我家听邓丽君,第二天就有居委会主任上门来查看,因为小组长们/治保委员们就是邻居

还有周围那些追求进步的团员们/党员们又何尝不时时处处盯着呢?党书籍得对被他/她们管辖的人们了如指掌 ......

回复 | 5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2 23:40:36

【改革派】人物总是抱怨这,抱怨那,就是不说自己没出息,没骨气。我在去年年初著文《请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带头【北伐】!!!》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E2MDMz《为什么改革派不出来保卫改革开放?》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E2NzM1

说的就是这件事。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对的,就拿出点男人气概,为什么要怕告密呢??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4-02 23:27:11

如果发表意见的人不计个人得失、不吃了里还要爬外、不当两面派、不虚伪、不作秀、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不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就不怕被人【告密】。自己要是害怕就别说那些缺盐少醋的屁话,说了就不要怕被告。拿出点【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气魄,别天天偷鸡摸狗、鸡鸣狗盗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完了事还装出一副清白无辜、廉洁奉公的样子,高唱神马【宪政、民主】,其实他们那点猫腻大伙都清楚。。。。呵呵呵呵呵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4-02 21:27:44

万维格大师宣称除了小孩与弱智,都决定了一生或为善或从恶。

呵,呵,他一定是像这些土共信息员一样,18 岁早就决定做土共文痞的。

回复 | 7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9-04-02 20:48:38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干的是魑魅魍魉之事吗?他们心里明白着呢!有一个所谓信息员敢于堂而皇之的站出来说某某是我举报的吗?这就是这个场子里的特色,干的是“堂堂正正”的事,可身份得保密?真的不是第一次,8964的镇暴功臣们也一样,几乎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自己也不希望人们知道他们有这一段。因为人通常不傻,知道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功勋分分钟会变成罪证。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一点奉劝“信息员”们要想清楚!

回复 | 7
作者:liucarl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9-04-02 20:18:59

有的人在少年时就主动学着怎么做魔鬼了。看着他们青面獠牙的样子,我只好诺诺而退。

回复 | 6
作者:yuan222 留言时间:2019-04-02 19:49:25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中国共产党在加倍的制造卑鄙者!这不是什么信息员。他们是告密者,是当局的走狗鹰犬。

回复 | 8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4-02 15:02:20

中国的学校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你可以见到少年中的魔鬼,魔鬼中的少年。

回复 | 15
作者:天雅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4-02 10:42:41
还听说习有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简直像从棺材里爬出的幽灵说的。
回复 | 10
作者:天雅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4-02 10:40:15
简直就是纳粹盖世太保还魂。
回复 | 10
共有1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