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代 2019-03-28 10:02:52

  为什么这套书要从1945年写起?中共建国不是1949年吗?因为作者调查采访的地区是山西北部地区,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就完全在中共管辖下,“土地改革”杀地主斗富农,是由这里开的头。这里的农民,比全国的农民早四年迎来“新生活”


  前天,我对中国独立社会文化考察工作者周浙平的专访第一期,在YouTube上播出了。怎样将对他的专访节目贴到这里来,我实在不懂如何操作,就将链接放在这里吧,请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前往观看: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的毛泽东时代
  
https://youtu.be/3VSqhLCa3DE

  我和周浙平在节目的开场白中这样介绍——

  高伐林:
  前不久,明镜集团旗下的国史出版社出版了一套电子书《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共七卷130多万字,记载了中国北方黄土高原363位农民和农村基层干部的访谈。在中共即将迎来建政70周年之际,这套书的出版,为人们真切地了解那个年代——1945年到1984年——中国农民的生存状态,提供了生动翔实的第一手史料。

1553792070606381.jpg

  《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第一卷(国史出版社)

  给大家看看这套书的封面——没有标“作者”,只标上了“周浙平 访问记录”——周浙平,就是我们这期节目的嘉宾。之所以让我来主持对他的访谈,是因为,我曾经参与过这套书编辑的全过程。
  刚才我说“1945年到1984年”,为什么这套书从1945年写起呢?中共建国不是1949年吗?是的,但是作者调查采访的地区,是山西省北部的平、朔地区,也就是平鲁县和朔县。现在这两个县都已经没有了,几经沿革变迁,现在大体上归到了山西朔州市——在朔州市下面有平鲁区和朔城区。这两个县,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就完全在中共管辖下,中共的“土地改革”杀地主、斗富农,就是由这里开的头。平鲁县和朔县的农民比全国的农民,早四年迎来所谓“新生活”,早四年陷入苦难岁月。
  这套书,讲了什么?访问记录的周浙平是什么样的人?
  周浙平是我的同时代人,出生于1948年,去年是他的古稀之年。他现在人在中国大陆。所以我们对他连线专访,麻烦多一些。下面他的讲述,采用音频的形式。我们就请他自己来做一个简单介绍,周先生,请您介绍一下您的这套书,以及您本人,包括您还出过哪些书。

  周浙平:

1553792162950878.jpg


  我访问记录的这本农民口述史有135万字,有口述人363人,但照片只有362张——有一个口述人的照片遗漏了。
  这本书的结构由两部分组成,每一卷由编年史部分和口述人故事并列叙述。编年史是从平鲁、朔县两县的政府档案文献中摘编撰写的,内容依年、月、日顺序,呈一个时间轴参照。摘编的选材都是当时不能公开的内部文件,现在解密了,共七千多页,与目前已出版的各类共和国编年史不同,都是些中共县委、县政府内部执政措施的文献。
  我采用的叙述方法是官史与民史并列,官与民不同的思维,不同的行为,造成不同的结果。哪一个是真相,读者可以自己判断。
  我个人没有什么要介绍的,进过11年学校,初中毕业,没有选择进高中,我对农业有兴趣,报考了北京农业技术学校,却分配在农业机械化专业。我一直很讨厌教科书,上学基本上是糊弄,考个及格,不留级就行了。到了农校也这样,没有读成农作物栽培专业,就继续糊弄。读了两年就遇上文革停课了。1969年去了山西平鲁,1971年至1988年做的都是一件事,在县、市、中央各级报社工作,中间还干了几年广播新闻。大陆的媒体都是政府办的,自然都是政府的工具,不求真实,只为政府所用。
  1988年我就辞去了公职,成了无业游民。在朋友的帮助下,90年代作了一件事,到川、滇、藏、青、甘五省、区考察了藏族的习俗文化,在高原上跑了几年。08年返回平鲁。09年开始《酸刺林》的访谈,到17年11月结束,用了九年的时间,加上翻记整整十年。每年去平鲁一到二次,最多三次,背上录音机、磁带、电脑、照相机一大堆设备,后来改用数字的录音机。这里给大家放一段访问朱珍的口述,这是最后一位的访谈录音(朱珍讲述录音):

  

https://i.imgur.com/kiCutB2.jpg

  口述人:朱珍(1955-),当年平鲁县乱榆卜村生产队社员。

  完成这部书多亏了我的朋友们,那还是我在平鲁结识的老人,九年中他们为我提供食宿、交通,还充当向导,帮助查资料,找访问对象等等,没有他们的支持,这部书是很难完成的。还有就是我的家人,他们帮我把几百万字的材料、书稿录入电脑,帮助操作整理。也是不可或缺的。
  至于我有什么著作,我是1979年开始出版作品,至今都是些经过官方出版社删改过的作品,没什么可说的。我的主要作品都在抽屉里,这次得到你们的支持,《酸刺林》才有机会在国史出版社出版,非常感谢,还要感谢这本书的责编。

  高伐林:
  我要补充几句:周先生说他出了什么著作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这套书,我们拿到书稿时都很惊讶,无论是文字还是照片,都做得非常专业。后来我才知道,他曾经在海内外出版过《影像中的“文革”农村》,《周浙平文献摄影集》,在摄影方面,他就是专家。刚才他放出的农民讲述录音大家也听见了,录音质量很高。周浙平先生说“感谢家人”,据我所知,他的家人和亲属具有在音像领域的专业水准。《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这套书,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周浙平先生全家人心血的结晶。令我非常敬佩!
  您为什么要将平朔农民口述史这套书,取名为“酸刺林”呢?
  (下略)


  近期图文:

  我得赶快去补上逻辑这一课  
  
《走向未来》丛书的往事和中国的未来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中国农民是怎样一步步陷入人身奴役的?  
  
中国人从土改开始激起刻骨阶级仇恨  
  
听一听中国农民怎么讲述毛时代的家史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期  



浏览(1007) (2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