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626,6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识】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祭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史】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国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实” 2019-09-27 12:13:21

  世界在50年后转回到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一个高举意识形态的年代。这是一个情绪超越理智和思想大于真相的年代,是一个思想与观点泛滥如洪水而事实与真相不再重要的年代。还有多少人相信那句我辈奉为圭臬的名言:“事实胜于雄辩”


  老高按:传统媒体的衰亡与新兴社交媒体的崛起导致社会结构、精神生态的巨大变化——这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是,越来越惊悚地感觉到一个令我们这些自由民主小文人瞠目结舌的趋势:原以为能成为专制终结者、突破并摧毁专制信息封锁高墙的互联网、自媒体,却产生了始料未及的正好相反的效应:可能成为民主的终结者!
  高新科技信息传播手段兴盛与民主制度受到冲击,这两件事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直接,可能有些人未必能看到。美国西东大学汪铮教授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专论《后真相时代与民主的终结》,比较言简意赅地阐述了二者的关系,值得我们大家参看。
  所谓“后真相”,也就是“情绪及个人观点比客观事实更能影响和塑造公众舆论的情况”(《牛津字典》)。在“后真相时代”,我这个多少可以算“实证史学”信徒,就彻底out了!——举出再多确凿无疑的史料论据,也等于零,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前天我在“老高的博客”上加按语推荐了一篇《纽约时报》出版人A. G. Sulzberger的文章《在危急时刻,为捍卫新闻自由而战》,引起博友们的争论。让我欣慰的是,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我及Sulzberger的看法的人,虽然各自持有强烈的观点,但是在交锋中,多是企图用事实(当然,是自己认可的事实)来说服和驳斥对方。我欣慰的正是这一点:在我周围,有这一批博友网友,观点针锋相对甚至势不两立,但是至少大家的共通点是:都还是相信那句俗话:“事实胜于雄辩”——谢天谢地!
  

  后真相时代与民主的终结

  汪铮,FT中文网 2019年9月27日

  汪铮,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威尔逊中心研究员。

  今天的世界是不是有些像50年前的1968或是1969?世界在50年后又重新转回到了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一个高举意识形态的年代。这是一个情绪超越理智和思想大于真相的年代,是一个思想与观点泛滥如洪水而事实与真相不再重要的年代,是人们的观点差异如同太平洋一般宽阔而又执着己见和歧视异见的年代。
  2016年底,牛津字典选择了“后真相”(post-truth)作为年度词汇。牛津字典把“后真相”定义为“情绪及个人观点比客观事实更能影响和塑造公众舆论的情况”。2017年,关于参加特朗普总统就职仪式的人数是否是一个历史记录的争论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流行词汇:“替代事实”或“平行事实”(Alternative Facts)。无论是“后真相”还是“替代事实”都强调了在这个新的“后真相时代”里,事实和真相可以不是唯一的和排他的,因观点和认知的不同,事实和真相也可以是“替代的”、“平行的”和“发展的”。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在后真相时代里,新观点、新思想、新战略层出不穷,学者们激辩他们对于世界的各种观点和看法。后真相时代也是一个思想家、战略家以及野心勃勃的机会主义者粉墨登场各领风骚的好时代。比如,华盛顿的智库圈子里都在议论史蒂夫•班农(Stephen Bannon)和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两人的思想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特别是中美贸易战的政策制定的影响。2018年5月,美国著名媒体Quartz的一篇报道的标题让人哑然失笑:《特朗普的头号中国专家本周将第一次访问中国》。文中提到特朗普的主要中国问题顾问彼得•纳瓦罗不会中文,这次参与美国代表团访华据信实际上是他第一次访问中国。
  事实上,在中美两国目前都存在一个特殊的现象:现在经常对两国关系发表看法的比较活跃的学者和意见领袖往往并不是真正的两国关系的专家,很多“专家”甚至像纳瓦罗一样很少或者从未去过对方国家,而真正的专家则保持沉默。在后真相时代,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因为无知才能无畏,知道的不太多才能相信和扩散各种替代事实和阴谋论,才能对纷繁复杂的问题做出简单迅速的判断,才能更好地吸引民众和决策者的注意。国际关系本来就是一个门槛不高的学科,在后真相时代就更有可能成为投机者和“半瓶醋”们的乐园。

  后真相时代并非只有观点没有事实,实际上每一种观点和主张的鼓动者往往都有自己专属的事实与真相。以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为例。主张留在欧盟的“留欧派”就向公众展示了这样的统计数据:“一旦脱欧,英国将失去95万个工作机会,人们每周的平均工资将下降38英镑,每个家庭每年要多支付350英镑以购买生活品,欧盟在英国的6600万英镑投资也将面临风险。”与此同时,主张脱离欧洲的“脱欧派”则花钱把他们认定的事实和数据直接印在了伦敦市的双层巴士的车身上:“我们每周给欧盟送去3.5亿英镑,让我们这笔钱可以用于英国的国民健保服务(NHS),投票脱欧!”但这其中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事实与真相呢?一般的民众应该相信哪一个呢?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各种各样的观点辅之以各种各样的数据引用,让人目不暇接,很多观点都看似有理有据却又相互矛盾。后真相时代是一个让民众困惑和无所适从的时代。
  后真相是和社交媒体的崛起紧密相连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让人们获取信息和交流看法变得无比容易。但是,表面上社交媒体上观点非常的多元化,但是,事实上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一方面让极端的观点更容易引起关注,另一方面人们往往更多地和有相同见解的人聚在一起,在同温层相互取暖互相支持。于是在社交媒体上,左派和左派在一起,右派和右派在一起,民族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相互唱和,自由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相互关注。互联网可以让少数人的观点表现得声势浩大,也可以让持极端观点的人感觉到自己和自己的观点是受到支持和拥护的。
  民国初年,袁世凯的长子袁克定为了能当上太子,曾专门伪造一份《顺天时报》每天提供给袁世凯阅读,上面刊载的文章一律拥护恢复帝制,最终促使袁世凯下决心洪宪称帝。(这一说法并无史料依据,唯一的出处是袁世凯的女儿袁静雪晚年的回忆,发表在当事人、她的哥哥袁克定去世数年之后的1963年《文史资料选辑》第74辑。因为她的身份被认为有相当的权威性,半个多世纪以来广为流传。但有学者和知情人士提出质疑和澄清,例如“腾讯·短史记”主持人谌旭彬的考证文章,认定其为“伪史”;2017年6月23日,我在电视节目《历史明镜》第44期,邀请袁世凯曾孙、袁克定之孙袁緝燕[艺名原始]当嘉宾,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此事子虚乌有,“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详见: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707/296230.html——老高注)
  在今天,同样的事已经不需要费力地专门印一份报纸了,网站和社交媒体的推送功能已经可以根据我们每一个人的阅读习惯和喜好来为你定制和推送专属于你的新闻和评论。如果不是主动改变的话,我们的阅读以及接受的观点和信息实际上是越来越单一化而不是多元化。袁克定的《顺天时报》的故事多少年来被当作笑话,可是,在后真相的时代里,我们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新时代《顺天时报》的读者、作者或是记者,不是吗?在后真相时代,很多传统媒体也失去了曾经奉为圭臬的新闻报导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根据皮尤中心统计,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公众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度达到70%以上,而现在则跌落到30%以下。也就是说有差不多70%的民众和特朗普一样,认为现在的主流媒体是“假新闻”(fake news)。
  在后真相时代,不仅当今的事实与真相可以有替代事实,过去的历史也常常被人们根据今天的观点和意识形态重新改写,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被重新解释。一场场“让我们重新伟大”的民粹民族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内风起云涌,并与后真相时代完美结合。恢复旧日的荣耀对民众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匡正历史的名义则给了后真相的种种指鹿为马的行为以合理性,这是一个重述历史的时代。
  不久前,在飓风“多利安”在美国佛罗里达登陆之时,特朗普总统发了一条推特,表示对飓风将要给阿拉巴马州带来的灾害性影响表示担忧。但是事实上阿拉巴马州并不在“多利安”的行进路线上。特朗普大嘴巴讲错话是常有的事,但是有意思的是,在总统被质疑的情况下,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发表了一则声明为总统大人背书和辩护。著名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看不下去了,他写了一篇文章把这件事“上纲上线”到了“美国式民主的终结”。他说:“想想吧:如果连天气预报员都要为‘敬爱的领袖’辩解,那我们的体制可就腐败到家了。”他警告说:“过去,随着坦克隆隆驶向总统府,民主国家会突然崩溃。然而在21世纪,这个过程往往变得更加微妙。威权主义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进往往相对平静,而且是渐进式的,因此很难指着某个确切的时刻说,这就是民主结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它没有了。”
  保罗•克鲁格曼并非危言耸听,后真相和替代事实可能会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巨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影响,我们必须警惕世界的后真相现象。1978年5月《光明日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此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真理大讨论和重回实事求是的路线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最为关键的内因之一,这是真正的中国经验。回顾历史,任何时候只要一个国家不尊重事实和真相,不实事求是,就必然在决策上出现偏差,就会犯错误,走弯路。
  后真相时代也给所有的学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首先,我们如何获取真相和事实?互联网和搜索引擎让研究更加便捷,但是我们可以相信我们从网上获得的信息吗?我们如何甄别各种替代事实?我们是否还依照先认定事实再提出看法和政策主张的传统研究方式?与根据市场或特定机构喜好先产生观点然后再寻找替代事实的新方法相比,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太累、太慢也太笨了?因此,后真相时代对所有的学者也是一场学术道德的挑战。
  在后真相时代,我有的时候真的希望我们的学者和众多的思想库能不能不要产生观点而只提供事实。因为观点已经太多了,而经过检验的真实的事实则太少了。


  近期图文: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视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深深感动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学  
  
张扣扣案的辩护词引发了舆论之争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录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徒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人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除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浏览(744) (23)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29 20:52:55

亚里士多德说一个桌子是一个桌子,黑格尔说一个桌子也可以被看成一棵树。这跟雄辩赢不赢事实没有关系,而是事实和真相不再管用,也许从来就没管用过,而是西方启蒙后理性的一个试验。power和control才是key, d 人们由于启蒙层度不同,有的还在试验中享受所谓理性真理的快乐,中共及其代言人从不信这个试验,美国西方处在后启蒙或者叫后现代,轻舟已过。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29 05:19:52

当然,你说了就是真的,谁能跟你”雄辩“?

你若真信“新闻自由”、有能力“甄别事实”,就不至于左媒说啥信啥,被民主党营造的“通俄门”猴耍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28 17:42:13

我早说了,你不需要新闻自由、也不需要甄别事实。

你一直在寻找大救星。

在天朝你需要蒋介石、在美国你需要川普。

回复 | 2
作者:gugeren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9-09-27 23:41:25

【这就是垃圾信息存在的意义,让你不得不依赖他人来替你思维。】

懒人,这里指的是思想上的懒人,偷懒总找得到理由的。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27 21:37:01

呵,呵,牧人,你是通俄门的坚信者,没有任何事实能胜过你的“雄辩”。穆勒调查报告了,都没说服你吧?当然没有石牛那么“雄辩”,穆勒报告也拿他没奈何。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9-09-27 21:11:09

就是所谓spin嘛,话语权,解释权,这些内容是很实际的东西。民主体制与独裁在信息管理上的区别是前者是靠大量的垃圾来把人弄迷糊,后者是简单的控制。

perception is truth的概念是人类思维误区,但也是最普遍的现象,那么各种垃圾信息的目的就是激发你陷入这个误区,最低也是让你产生思维疲惫,不得不依靠“专家”的解释来走捷径。但这就与中世纪的教会类似,对上帝的真理的理解要依赖神父,你需要靠神父来解释拉丁文的圣经,神父客观上是具有上帝同样的权威。

这就是垃圾信息存在的意义,让你不得不依赖他人来替你思维。

所以甘地大爷说过,对于寻找真相的人,就需要抛弃perception is truth的思维。这事情说起来容易,但需要足够的知识,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哲学思维。

说到底就是个哲学基本问题,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两个问题解决了,也就有合理的思维方式。

但即使合理,也并不保证这个思维是对的,毕竟哲学是主观范畴的东西。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27 17:36:06

老郭也是“雄辩胜于事实”的例子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9-27 17:35:11

你就是“雄辩胜于事实”的例子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9-09-27 17:13:40

事实其实一直都在那儿。关键是人们要用自己的脑子去进行综合和分析。

许多人发懒,不喜欢动脑子。那么,就有人趁机兜售自己之私,发懒的人还不自知。

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27 16:09:15

现在经常对两国关系发表看法的比较活跃的学者和意见领袖往往并不是真正的两国关系的专家,很多“专家”甚至像纳瓦罗一样很少或者从未去过对方国家,而真正的专家则保持沉默。

-----

一定要去了土共强国才算“真正的专家“?

一定要去了苏俄才算““真正的专家“?

是偶尔有这样的专家,但大多数所谓的专家都被美酒美女招待后成了 useful idiots!费正清更纳瓦罗比就是个笨蛋。

回复 | 2
作者: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9-09-27 16:07:27

这篇真棒!谢谢转帖。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9-27 13:53:52

其实跟体制的关系并没有一些人鼓吹的那样大。美国川普现在就是【“雄辩”胜于事实】。。。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27 13:45:44

恭喜你进步了。。。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27 12:58:15

原来我以为 “事实败于雄辩”只发生在独裁、极权国家譬如天朝。

川粉让我认识到,“粉”们不需要事实、他们粉的对象比事实重要的多。

回复 | 2
共有1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