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路” 2019-04-27 10:36:42

  八九民主运动中有多次重大行动,“4·27”大游行可算是其中全民认同度最大、公约数最高的标志性事件,北京女学者、《八九民运史》的作者陈小雅说,这次游行甚至能作为八九民运的象征。当局今年禁止她出境,但阻挡不了她发出声音!

  ◆高伐林

  经历过波澜壮阔的1989年民主运动的人,都一定会记得4月27日北京高校学生大游行——
  十万青年学子跨出校门,冲破防线,历时十五小时,行程六十华里。这次大游行,浩浩荡荡,有力有节,有理有序,虽然当事人事后的回忆表明它并不是一次“有组织”行动,但是学生们洗清“乌合之众”的污名,表现出坚强不屈的斗志、团结默契的精神和理性自觉的意识,不仅没有为当局的“动乱”指控提供口实,更迎头痛击《人民日报》前一天按邓小平旨意出笼的“4·26”社论的汹汹杀气。
  “4·27”大游行,是八九民主运动从对胡耀邦的悼念,转向惩治官倒、要求民主、争取权利的对话的转折点,开启了中国体制改革、突破僵局的良性互动契机,展现出八十年代末中国大学生群体的形象,让首都市民、中国民众和全世界耳目为之一新,也让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和保守派都感受到了震撼,从而各自调整部署。
  北京女学者、《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说,八九民主运动中有多次重大行动,“4·27”大游行可算是其中全民认同度最大、公约数最高的一次标志性事件,甚至能够以之作为八九民运的象征。
  陈小雅女士是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1996年因为在台湾出版了一本《天安门之变——八九民运史》,被政治学所解聘,就以独立学者的身份,出版了关于毛泽东的多种专著,并继续研究1989年的民主运动。2016年她经过修订、充实,再次出版《八九民运史》,这次是三卷本,共130万字。今年元月,她前往越南旅游,在广西东兴口岸遭到边防海关阻拦,被告知: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于去年10月已发出通知,她因“出境有可能妨害国家安全”被限制出境。

WIN_20190403_135731.JPG

  北京女学者陈小雅。

  出生于1955年的陈小雅,从年满花甲开始,每年4月27日,都要“重走4·27游行路”,重温当年情境,重振当年激情,如此已有三番。她告诉我,今年“4·27”大游行30年,她还会再走。今年她是否能顺利走完这一趟游行路程呢?
  陈小雅本人被限制出境,但是她的想法和声音阻拦不住。今天上午11点,我与远在北京的陈小雅女士做了一次远程访谈节目,请她讲一讲她看到的、想到的“4·27大游行”。下面就是采访视频的链接,请各位移步观看,指教!

  历史明镜|陈小雅 高伐林:“4·27游行”——八九民运的象征
  

  近期图文:

  总书记审歌记:胡耀邦忌辰再忆一件小事  
  
30年前后“426”《人民日报》让我震惊  
  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情结,剪不断理还乱  
  
21世纪的在线“天天读”是什么滋味?  
  
一本从群众运动角度研究文革的专著  
  
一个幽灵,民粹主义的幽灵,在世界飘荡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代  
  
《走向未来》丛书的往事和中国的未来  



浏览(443) (23)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wangqinbichu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9-05-21 21:43:46

戚本禹回忆录里面歪曲事实的记述多了去了,也没见你说他无耻。即使陈关于日期的观点不准确,你也不至于那么深仇大恨啊。可见你仇恨她另有原因,肯定是她的作为把你的血泼回你的头上去了。

回复 | 0
作者:wangqinbichu 留言时间:2019-05-21 21:34:05

巾帼英雄。都是红二代,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4-28 14:18:26

至于您说曾自授权我写的反驳文章,因为过去11年了, 期间我换了两次电脑,不知道原稿是否还在,如在,我发给你个人,不想公开发表了,因为曾自不愿意别人用田家英的遭遇评价毛泽东。只是陈小雅污蔑了她母亲董边才让我代她拍案而起,现在时过境迁,田家英死因讨论早已平息下去,她不会希望那些沉渣重新泛起。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4-28 14:10:48

上次有人在我的博文跟帖没马上出来,就指责我删帖。幸亏您的跟帖在您自己的的文章里,不然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曾自对陈小雅文章发怒是可以理解的。陈小雅认为,董边因为惊恐失措,记错了田家英去世的日子,戚本禹坐牢太久昏了头,也记错的日子。两个当事人的记忆都不对,唯独她陈小雅的推断是正确的,理由是5月26日是星期日,中南海不上班,所以戚本禹不可能去田家英家。就等于对曾自说,你爸爸几号死的,你妈惊恐失忆,记错了,我说得有道理,那天星期日,中共中央不上班,戚本禹不可能去你家。曾自气愤地说,她连永福堂门朝哪开都不知道,竞敢妄言5月26星期日中南海休息不上班,内会儿您在哪儿啊,对中南海的事比我都门儿清。如果有个小孩对你说,五十年前你爸爸几号死你妈说的不对,我说得对。你想不想给他一大耳贴子。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4-28 07:13:02

好了,现在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4-28 06:28:02

奇怪,昨天晚上写了对羊市大街网友的回覆,竟到今天上午也登不出、看不到。不知是有故障,还是因为写得较长,所以显示出来也较慢?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9-04-27 20:35:34

羊市大街好!欢迎光临并发表对陈小雅文章的不同看法。

田家英之死,有自杀说和谋杀说等多种说法。我看过陈小雅那篇文章,我个人还是觉得自杀说更为靠谱,但是也认为某些疑点未能排除。即便是董边,除了陈小雅等研究者之外,也已有当事人指出其说法不实。我对此没有研究,无法置喙。但我认为,对于中共党史这个大黑箱中的无数人与事,各种说法彼此驳难,不仅很自然,而且很必要。在田是自杀还是被杀问题上,您阐述为何您不同意陈小雅的说法,为何认为其站不住脚,或者您进一步质疑和批评她的学术能力、分析水平,这都很正常、很应该;但是说其“无耻造谣”“无耻之极”,“狗血喷头”云云,就过了。您觉得呢?

据我所知,陈小雅在被社科院政治学所解聘之后,成为独立学者,她写这类文章纯属个人兴趣,不可能带来什么收入。您说起《多维时报》,我在2009年春之前一直是多维总主笔,印象之中没有见到这篇文章。据我所知,如果不是独家专稿(她这篇稿显然不是),不会给什么稿费。我离开之后,是否《多维时报》有了新规定就不知道了。这篇文章如今还高挂“爱思想”“文革博物馆”等多个有影响的网站,都是不可能给她支付报酬的。而她多年来采访写作130多万字的《八九民运史》,也没有向任何机构申请过研究经费,更不用说还屡屡受到打压和阻挠了。

没有读到您经田的女儿授权发表的文章,很遗憾。如有可能,何不在贵博客刊出,在更大的范围内澄清事实,让大家向还原历史真相再迈出一步?

回复 | 1
作者: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9-04-27 15:26:40

这个陈小雅写过一篇研究田家英之死的文章,楞说当事人董边过于悲伤震撼,记错了日子,另一当事人戚本禹坐牢做糊涂了,也记错了日子,唯独她的推断正确。而她的目的就是要证明田家英不是自杀,是他杀。见过研究历史无耻造谣的, 可没见过她这么无耻之极的。2008年我看到这篇文章 立刻给田家英女儿曾自打电话核实,曾自用事实把她驳了个狗血喷头,并授权我撰文澄清事实。我的文章发表后,《多维时报》腰斩了她的连载。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