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626,65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识】
 · 赵紫阳百岁冥诞前读到子女所写的祭
 ·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
 ·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
 · 支持香港抗争者的理由其实未必站得
 ·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 “标题党”勾我看了篇有价值的文章
 ·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
 ·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
【史】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 中国政坛纷争背后的那只手
 · 除人名地名不同,许多历史事件一再
 ·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
 · 中日签“马关条约”怎样谈的?文本
 ·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
【事】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 “这祸咋就躲不过哩?”
 · 在绝症死亡的阴影下,我体验温暖和
 · 横财降临穷国:民主不堪承受油桶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
 · 赵紫阳提出与江胡习截然不同的治国
 · 赵紫阳的忏悔:痛定思痛,改弦更张
 · 德意志银行用重金敲开中国大门
 · “事实胜于雄辩”输给“雄辩胜于事
 ·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
 · 六四四君子之一提出拨正中国航向方
 · 谁当签约代表谁就得戴上“卖国贼”
 · 中国的“国关专家”怎样拼过“的哥
 · 李鹏去世之际重读《李鹏六四日记》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骗局和误区 2019-09-24 14:12:38

  多年来人们控诉文革反右、揭露大饥荒,却没怎么提及土改和镇反。一般民众的心目中,认为共产党虽然做了很多错事、犯下很多罪行,但土改和镇反总是必要的、合理的吧,有些过火,也可以谅解。——大错特错!土改和镇反,从根上就是错误的


  老高按:上个星期到纽约参加了两天“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深感这是一次学术水平很高的会议。此前类似的大大小小研讨会参加过不少,关于文革的就有四十周年和五十周年的两次,还有大跃进-大饥荒,还有反右……但论收获,对我来说,这一次会议是最大的一次。与会学者宣读的论文,资料之翔实,论述之深入,话题之广泛,都让我深受震动。有全景,有个案,有土改最和缓的北京地区和最血腥的晋绥、川东的调查,也有对云南、内蒙少数民族地区的研究,还有学者专门介绍了台湾、越南、日本土改与美国土地制度作为对比,有学者探索当时中国一些著名知识分子在土改中的经历,还有学者审视七十年来文艺作品描述土改的变迁轨迹……
  与土改基本平行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镇反”),也是这次会上的话题之一。
  对于土改之血腥残酷,或许过去已经有了不少披露,并不算多么新鲜的话题。但是对土改的政治目的、社会根源、思想来源、经济后果、历史影响……对我本人来说,确实如一位学者在发言中所说,是一个“盲点”。这么多年来人们控诉文革、控诉大饥荒、控诉反右,却没有怎么提及土改和镇反,前年我的校友、作家方方写了长篇小说《软埋》,涉及土改的暴行,竟遭到围攻和封杀,这种围攻与封杀并未遭到民意的重大反弹,也说明在一般民众的心目中,认为共产党虽然做了很多错事甚至罪行,但土改和镇反总是必要的、合理的吧,有些过头、过火,也可以理解、谅解。
  大错特错!土改和镇反,从根上就是错误的,造成的后果更是绵延至今。我说的“根”,有两个,一个是新政权对中国农村社会结构、土地状况的研判、对当时农村阶层关系、矛盾程度的推断,未经翔实缜密的调查,基本上不符合中国的现实(这次八十年代著名青年小说家徐星,后来从事电影纪录片拍摄,他刚刚完成电视片《长工》,采访了十几位当年给地主干活的长工,会上播放了一些片段,徐星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所采访的这十几位长工,没有一个说东家的坏话。)
  “根”的第二方面,指导土改的理论基础,如孙中山的“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主张,以及马克思、列宁的阶级斗争学说、暴力学说,都有严重缺陷。土改不仅使地主富农阶层,本人及家庭陷入万劫不复的浩劫——被屠杀、被洗劫,也使农村所有其它阶层,包括贫农、雇农、下中农、小土地出租者等等,遭受严重冲击(许多地方的调查报告证实,中农和贫农被杀者也是惊人数字——当局后来归之为“左”,但对于这些家庭来讲,领导人一念之差的“左”,就意味着他们和家庭再也无法挽回、永远无法挽回的痛苦)。土改造成乡绅阶层及其文化被摧毁殆尽,原有人际关系严重分裂对立,更不用说,当局在宣传“耕者有其田”的同时,已经在暗中策划合作化、将土地收归国有了,也就是说,土改,把土地平分给农民,其实就是一场对农民的规模巨大的骗局。后来,这种食言自肥重演了无数次,整风反右时的“引蛇出洞”,文革时的“造反有理”……一直到今天所谓“扶持私有企业”,能相信吗?
  “镇反”的主要对象,是所谓“历史反革命”,也就是前政权的政、军、警、特人员。对这些人的镇压,同样也是当局背信弃义的见证——他们放下武器遣散回家之际(其中甚至还有大批的投诚乃至起义军人),在他们按照当局要求如实登记之际,当局信誓旦旦“既往不咎”,这次当局突然翻脸,一夜之间就成百上千地抓,大批被杀……
  研讨会涉及问题甚多,不及细述。我要等待会议组织者按照他们的时间表,来公开这些理论成果,然后再来介绍,不能抢先。
  下面阳凡所写的报道中一一列举了与会正式发言学者,但另有几位没有写到,例如已经移居美国的前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专程从弗吉尼亚赶来全程参加并发了言;还有滕彪博士,参加了第二天的讨论,并在最后发表了看法;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友渔主持了一个单元的论文宣读;住在新泽西的程晓农、何清涟夫妇也参加了会议,程晓农博士还发了言。


 “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在纽约圆满举行

  阳凡,明鏡网

  今年,2019年,是中共建政后发动的第一场政治运动——土地改革运动以及与此平行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七十周年。这两场运动,在中共的语境中,通常被简称为“土改”和“镇反”。
  由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主办,美国《中国当代政治运动史数据库》编辑部和台湾民主基金会等协办的“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于9月18日到9月20日在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进行。五十多位来自海内外的学者汇聚一堂,就中共的土地改革的国际背景、历史渊源、理论实践、暴力土改的前奏和灾难性后果等等方面,进行严肃深入的探讨。这是迄今所知的世界上第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彻底否定中共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大会共收到来自全球学者四十三篇学术论文,其中有二十九篇为大会演讲论文,十四篇为书面发言。其中来自中国大陆学者的论文有十六篇。会后,会议的组织者还将很快在香港和台湾出版近百万字的、上、下两册的论文集,以飨万千读者。

  宋永毅教授和夏明教授
 
  会议的组织者是劳改研究基金会两位新任理事:洛杉矶加州州立大学的宋永毅教授和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出席会议发表论文和演讲的北美学者,有吴国光、程映红、郭建、丁抒、谭松、胡平、陈奎德、余杰、李江琳、丁一夫、谢宝瑜、文贯中、裴毅然、丁凯文、滕春晖等人;来自港澳的学者有郝志东、程惕洁、安劭凡、金钟等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除了有郑也夫、智效民、徐星等人,还有发表书面论文的姚监复、徐立志、王海光、叶曙明、刘志、潘学芳等人。来自台湾的学者有周茂春和廖彦豪;还有来自日本的日吉秀松教授。这一会议集海内外知名学者于一堂,可谓规模宏大、阵容坚强。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Lee Edwards)在会议开幕式上演说。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到会,发表题名为“中国共产主义的历史罪恶和现状”的精彩的开幕演说。与会议组织者长期合作的明镜媒体集团总裁何频也在会上致辞,热烈欢迎与会代表。
  9月19日,会议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有三场精彩的演讲:(1)国际和比较视野下的土地改革;(2)从土地革命到土地改革;(3)暴力土改的理论和实践。
  9月20日,会议的第二天,有两场演讲:(1)土改面面观:社会•民族•知识分子,和(2)后果:走向更多的镇压、杀戮和破坏。最后,还有一场题名为“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的历史和现实意义”的自由发言和讨论。
 

20190919Ri-jxs1a.jpg

  日本大学教授日吉秀松在介绍日本的土地改革
 
  一个问题会迎面而来:时过境迁七十年,是否还值得这么多学者对这一课题进行重审和辨析?换句话说,七十年后的今天再来重新研究和否定毛泽东的土地改革运动,还有什么特别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与会学者们的答案是非常肯定的。这不仅因为七十年来中共官方制造了种种关于他们的土改的“伟大成就”的政治神话,导致毛泽东土地改革的血腥真相至今还没有被全部揭露;还因为七十年前的土地改革的后果正滞后着中国大陆现代化的健康进程;更因为而当今的中共领导人千方百计地想让整个民族遗忘历史的教训,以便他们可以顺顺当当地延着这条独裁和极权的道路走下去。在中共大肆吹嘘他们建政七十周年的伟大成果之际。这一探讨和揭露中共建政后第一场政治运动的国际研讨会更有它特殊的意义。
  会议在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The Graduate Center,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召开,不少位于纽约的高等学府的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也与会旁听。北美地区的主要媒体,如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都报道了会议。明镜媒体集团等进行了全程的录播。

  以下照片是我在会上用手机拍的——


20190919Tan-song1a.jpg

  原重庆师大商贸学院教授谭松。

20190919Zheng-yf1a.jpg

  北大教授郑也夫。他在会议举行当天的凌晨才从北京赶到纽约。

20190919Xu-xing1a.jpg

  北京小说家、电视纪录片制片人徐星

20190919Wu-gg1a.jpg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讲座教授吴国光。他在论文中不为尊者讳,叙述了在河南和广东土改中,赵紫阳的做法也产生严重后果。

20190919Liao-yh1a.jpg

  台湾博士生廖彦豪虽然年轻,但是对台湾土改史料有相当深入的探究,让大家印象深刻。

20190919Guo-jian1a.jpg

  威斯康辛大学教授郭建讲述了七十年以来五部《暴风骤雨》折射的历史变迁。值得一提的是,郭建教授,是杨继绳《墓碑》、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等巨著的英译者,付出心血,令我敬佩。

20190919Xie-by1a.jpg

  加拿大退休会计师、独立学者、作家谢宝瑜。他十几年前创作的长篇小说《玫瑰坝》就涉及土改暴行,会上他讲述了从小了解到的土改往事。

20190919Cheng-xn1a.jpg

  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


  近期图文: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机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除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英译者访谈录  
  
为革命而造谣和为民主而隐瞒  
  
圣徒再跨一步,就成了令人胆寒的歹徒

浏览(2053) (66)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19-09-26 23:58:37

农民起义也算作土地革命的一部分,跟古代的几起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相比,建国后的土改确实算作温和的,毕竟跟黄巢起义比死的人很少,而且死难人数被局限在某个阶级。但正如不能用现在的人文眼光看那场土改一样,我们也不能把土改和黄巢起义相比。如果说人类是进步的,一个进步的阶级就不应该去比烂,一个进步的阶级和思想就不能因为自己不是垫底的而沾沾自喜。否则日本人肯定不服,因为南京大屠杀如果跟曾国藩的大屠杀比,甚至跟蒙古人的灭绝性大屠杀比那是肯定远远不如的,但我们谴责日军的兽行,正是站在20世纪形成的人文人本的立场上说的。所以我们当前看待一切问题的立场一定是人文人本的立场,而不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

回复 | 3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9-09-26 10:21:31

土改和镇反很残酷,也是一种罪恶。不过这种罪恶的源头是历史积累下来的阶级矛盾。当土地兼并贫富悬殊到一定程度,血腥残酷的暴力就不可避免。类似的事情中国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用邻家老头的道德情操去判读对错,没有毛线用处。墨菲定律说明可能发生事情就必然发生。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9-25 22:07:11

你说出了问题的真相。如果蒋介石的民国如此美妙,为什么如此多的老百姓推着小车为解放军送军粮、弹药?我以前说过:一些人不是对反右有意见,也不是对文革有意见,是对毛把蒋打出中国有深仇大恨,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蒋利益集团的后代。

看了一下这些人的特别是老高的【土改和镇反从根本就是错误的】根据,觉得老高如果考美国历史一定不及格。这几位基本是从今天的角度来看70年以前的事情,而且还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不知道武汉大学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学生学历史的,刚去世的刘绪贻老先生会如何评价自己的弟子。。。呵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19-09-25 17:40:48

值得关注的情况是土改的主要恶果就是农村的地主阶层惨遭迫害,地主家庭成员也长期受到歧视与肉体折磨,而真正农民的土地被逐渐剥夺的经济问题全部是1982年宪法造成的,农民土地价值的90%以上都是围绕大中城市近郊的土地,在城市化的过程中,被地产商开发租赁70年,土地权完成了国有化,这是真正对农民的经济灾难,所以邓小平中共比毛泽东中共更坏。

回复 | 1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9-09-25 14:24:06

将农民土地都没收的所谓土改,它的本质是对农民欺骗性的掠夺。“国有”是建立在“民没有”的基础之上,侵犯私产掠夺民财……

回复 | 3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9-09-25 12:39:17

2】“指导土改的理论基础,如孙中山的“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主张,以及马克思、列宁的阶级斗争学说、暴力学说,都有严重缺陷。”

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暴力学说应该是指导土改的理论基础之一;但是孙中山的“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的主张,却并没有说要杀地主、闹出人命来。台湾1950年代的“和平土改”【所谓“三七五减租”等等,不但没有杀人,还使得一些地主转行成为资本家】,就是遵循孙中山的“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主张的好例子。

参见: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0%95%E8%80%85%E6%9C%89%E5%85%B6%E7%94%B0

回复 | 2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9-09-25 12:32:39

撇开镇反不谈,博主说的那两个“根”的出处不知从何而来?不敢苟同。

1】“新政权对中国农村社会结构、土地状况的研判、对当时农村阶层关系、矛盾程度的推断,未经翔实缜密的调查,基本上不符合中国的现实”。中共在执政之前一直就活跃于农村,中共对中国农民应该可以说是最熟悉了。所以要搞血腥土改,我认为,目的之一是让农民得到甜头,永跟中共走;更重要的,是不让农民回头:杀了地主的人,分了地主的地,即使“东家”再好,也与作为“东家”的地主彻底决裂,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回复 | 3
作者:James_Boston 留言时间:2019-09-25 00:40:45

如果从博弈论角度看,土改和镇反是非常英明的。在1949年夺取政权后,全党全军喜气洋洋,忘乎所以,唯有毛和周能够居安思危,头脑清醒,明白这个政权是骗来的,靠得是当时反独裁要民主的旗号赢得人心,主要战斗力来自满洲国的军队和国民党的起义部队。这些人一旦发觉上当而造反,必然政权丢失。伟大的毛运用土改,镇反,和抗美援朝这3步好棋,彻底消除了潜在的军事威胁。当然这里冤魂无数,但站在毛的角度看,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毛猜对了,例如,韩战的中方战俘大多数去了台湾。伟大人民就是这样一群东西,完全不反思自己的愚昧,当时如果能支持国民党半壁江山,或者跟着去台湾,就不会有这样灾难。自己买错了股票,输得惨不忍睹,其实棺材都是自己造,坟墓都是自己挖。从博弈论看,毛做了对自己最有利的事。问题在于伟大人民的愚昧,造成了毛能够这样做事的机会。

回复 | 3
作者:Siubuding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24 23:55:20

文革就是中共高层争夺做坏事的权力。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要做斯大林式的,毛泽东要做秦始皇斯大林式的。

回复 | 5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24 23:37:11

一般民众的心目中,认为共产党虽然做了很多错事、犯下很多罪行,但土改和镇反总是必要的、合理的吧,有些过火,也可以谅解。——大错特错!土改和镇反,从根上就是错误的

-----

早就发现,毛泽东坏事做尽,但借文革剿共倒是歪打正着。

回复 | 6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9-09-24 23:22:09

一个按照列宁主义建立起来并结合了秦以来最反动的专制文化的政党,

其最高宗旨是血腥而从来不是人性。

所以这个政党,可以以任何名义镇压它所界定的敌人。从党外到党内,这已被

中共49年后的每一项政治运动所证实。

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对地主乡绅的镇压,三五反运动、高饶反党集团、所谓

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派运动、所谓彭德怀反党集团、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任

何渴望求生者的迫害、所谓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革命中基层民间的“反革

命集团”到所谓刘少奇、林彪反革命集团。直到今天的执政者对北京外来人口

的驱离、对维权律师以及上访民众的迫害。行政“反腐”,对异己集团的迫

害,没有一个不是血腥定律的呈现。

回复 | 4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19-09-24 22:32:51

推荐一下,很不错。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11747

重審毛澤東土地改革的歷史和現實意義作者:宋永毅

回复 | 3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9-24 22:06:52

在暴风骤雨中跑步是很爽的,而在腥风血雨...?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9-24 22:05:18

《暴风骤雨》及类似的作品,尽管其纯文字的水平很高,然而都是将革命的腥风血雨和惨绝人寰浪漫化。

回复 | 3
作者:Siubuding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9-24 22:01:25

《暴风骤雨》是语文课有读的。本大少早知博主用此的渊源。然而,请不要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共和国,应准确的说人民共和国。

人民共和国(英语:People's Republic;法语:République populaire)这个称号通常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府采用作形容他们的国家之用,使用这个术语的背后动机是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府宣称他们代表着国家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地富反坏不是人民,这是政治课一直强调的,因而不配共和,而是革命对象。什么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类似种种。 任何人,包括高等人民例如刘少奇,毛夫人可以成为反坏。

回复 | 3
作者:高伐林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9-24 21:34:52

您说的有道理,土改(以及镇反)确实充满“腥风血雨”。但我用“暴风骤雨”,也是有典故的。

《毛选》开卷第二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这是这个成语用来形容农村大变动的滥觞;

21年后,1948年,作家周立波写了反映东北土改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获得了斯大林文学奖三等奖;

13年后,1961年,谢铁骊根据小说导演了电影《暴风骤雨》;

44年后,2005年,蒋樾等独立制作反映土改的纪录片《暴风骤雨》;

2012年,凤凰卫视推出5集纪录片系列《暴风骤雨》;

2019年9月,也就是此时此刻,央视播放根据周立波长篇小说改编的50集电视连续剧《暴风骤雨》,大概算“红色剧目”“70年献礼片”吧?

以上五个《暴风骤雨》,是与会学者郭建教授讲述的内容。

七八十年间还有许多小一些反映土改的同名作品,如尹戎生创作的油画《暴风骤雨》,袁阔成创作的长篇评书《暴风骤雨》……

如此,用“暴风骤雨”来形容土改,也算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符号了。
回复 | 7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09-24 20:43:34

所有革命都流着巴黎公社污血,基因所然。就连稍后的合作化运动表面看没有多少血腥,当事人心中在流血,大众还用热馒头沾鲜血兴高采烈庆祝!

回复 | 5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9-24 16:53:58

博主差矣。应该是“人民共和国第一场腥风血雨"。地富反坏不是人民,不配共和,而是革命对象。

回复 | 4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9-24 16:23:01

其实看看李嘉城,就知道以前的地主是怎么回事情。香港贫富差距那么大,他还是心安理的的当邻家老头。这些人的却无可杀之罪,但这种贫富分化机制长期持续,就必然有的血腥革命。必然会要砍他们脑袋的事情发生。

回复 | 4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09-24 15:31:15

文革,大饥荒,反右的受害者多数还活着,可以控诉伸冤,土改镇反的受害者基本死绝了,无法发声了。

回复 | 13
作者:天宝 留言时间:2019-09-24 15:13:59

孙中山搞土改、毛泽东搞土改,其目的都是抢钱!

不过,孙是要钱不杀人!

毛是抢钱又杀人!连刚出生的小孩、老妇都不放过,惨绝人寰!

回复 | 15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09-24 14:58:19

土改,不就是谋财害命吗?只是规模大些,而且土匪有理论。

回复 | 16
共有2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