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爪四哥的博客  
乐晕你没商量  
网络日志正文
秋念:写给大洋彼岸的母亲 2015-10-12 15:17:01

前言:二十二年前来美留学之际,母亲一定要让我带上两条秋裤,说天凉了可以换着穿. 说来惭愧,来美后俺一次都没有穿过. 前些天中秋节给家打电话,母亲又一再叮嘱换季要注意添衣,俺都四十好几的人了,在母亲眼里依然是一个让她放心不的孩子...

autumn sea.jpg


秋念:写给大洋彼岸的母亲

秋深霜重叶红处
碧水连天
扶杖远瞩
银鸥舞白发
娘不哭
年年望穿秋水
怕儿忘穿秋裤


小诗贴出来后,承蒙万维几位才子才女的厚爱,把它翻译成英文. 我把这些译作收集起来,全都放在一起吧. 


英译 by 沐岚

Longing in Autumn:   To My Mom Overseas

Into autumn deep

When frosts become heavy and  leaves crimson, 

The emerald water shimmers on the horizon.

Who leans on a walking-stick

Gazing afar by the water 

Is my mom,

In the wind her white-hair stirring, 

The silver seagulls dance.

She doesn't weep, 

She longs for her son overseas

Year after year,

Having concern for him 

Not to put on warm trousers.


海天博的译作:


Hoary grass glowing, crimson leaves falling

The autumn goes deep

Emerald water rippling, silver gulls lazing

Gray hair blows in the wind

Leaning on a stick, gazing afar 

There stands my mom

Year after year, eyes worn cold N’ sad 

Son yet in sight 

No tears shed, no ease in mind:

May the long johns keep my son snug. 


海天公子的译作

In autumn
when the leaves and grass blush red and yellow
when the green lake-water shimmers silver
as seagulls rest around

She leans on a stick
Grey hair billowing in the air
gazing afar in hope

There she stands, looking for her son.
year after year after year;
Disappointed yet never shedding a tear
She's worried about one thing though:
"Is he wearing his warm pants?"


叉鱼哥的译作

Shade of leaves turns autumn-red, frost-bitten
Enduring water flows to meet sky-blue
Cane in hand, tight and full
Eyes into afar
Grey hair blown in the wind, dancing the gull's swing
Cry, thou not, my dear Mom
Year by year, right here you are waiting
Just to say: forget not the autumn fitting 







图片来自网络

浏览(2026) (7) 评论(4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5 10:10:18
小马师傅终于被激将法逼出来了。

不谋而合,把四哥顶上一哥的位子,这也是我这个星期以来在四哥这里起哄的原因。

你我都有“打砸抢”的嫌疑,被涂上砸场的fifty shades of black,也无可厚非。

小马师傅是否眼红,就不妄加评论了。

你我互砸实属家常便饭,所以在此你也不用谦虚,该砸就砸,这样为我以后砸你有了借口。至于那个加出来的My Dear Mom, 要是你说的法国大餐是西洋文化的话,那么My Dear Mom留在这里挺好,因为洋人的情感是很直露的;君不见,法国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第一次见面就是喳喳喳左一下右一下的吻面礼。倒是我们老中比较含蓄,所以给老中看,My Dear Mom可以拿掉。

在这个网上,自我膨胀和自恋的很多。我个人倒是喜欢那些能够自贬和自嘲的人,因为他们不乏幽默和能力。那些自我膨胀和自恋的人既小家子气又目空一切:要么皮挺厚、要么蠢到不知英文中还有Goose Skin这词。

最后重申一下:我不是鱼片粥。要是鱼片老兄看见这里,肯定是满地找牙:不是被砸的、而是乐的。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5 09:16:00
@沐岚@叉鱼哥@marsfield:哈哈,各位都是大才,在中译英方面都有独到的见地,正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俺绝对涨姿势啦!俺下定决心不辜负各位的厚望,除了写笑话,争取今后多写些能引起大家共鸣的诗歌来😀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10-15 05:56:12
打倒Jets.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10-15 05:52:06
爪子哥,你要警惕我来砸你的场子,嘿嘿!我这人酿不出优质的老抽,就眼红你的“爪”牌老抽,然后就斩你一爪或两爪--我记不得了,其实,我是好意,要把你推到爪一哥的地位 ,成为爪大哥。

真的,我是眼红那么多人赞美你的老抽:那么的又香又醇,又有酱缸的韵味,如果倒装一下,还能看到上面漂浮着一层晶莹剔透的浪漫autumn deep, 哇,我居然没有能力欣赏你的这么美妙的原酿,还自作高明地指责你的老抽不地道,罪过啊!

你爪子哥过中秋,切开一个月饼,用的那把刀那个快!刷!不偏不倚,月饼对半分开,露出里头圆圆的黄橙橙的蛋黄。爪子哥触景伤情,默然思念老母亲情,诗意盎然,一挥而就:《秋念》。哇塞,我真的很感动。不过,我对诗歌是门外汉,理解不了爪子哥思念母亲的心情是何等的程度。以我自己的感觉,是没有达到Longing 的程度的。

另外,我一不小心就达到土豪粥的理解能力,真是没有料到的。土豪粥,你知道,让我调侃你的大作是很伤我元气的事情。不但要绞尽脑汁,还要废掉不少功夫。不过,我顺便说一句:Cry, thou not, my dear Mom,里的my dear Mom的Mom,感觉就像吃法国大餐,配了一道Donut,腻啊!

雨露滋润禾苗壮,明年大豆大丰收。祝爪子哥来年酿造出更好的“爪”牌老抽。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5 03:12:47
即使是英语作为母语的人士写作一篇文章也好诗歌也好,不会第一稿就完美无错的,就好像我们的中文博文,细究之下不知有多少语法错误,大家也并非那么挑剔。其实作为英语写作,被人指出错误 是很划得来的事情,因为一次就可以永久记住了。人家在网络上高兴 又不是哭哭啼啼,有何可指责的?不知这个少朽哪根筋不对劲,专扫人家的兴,呵呵。就此打住。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5 03:04:24
叉鱼哥这句话要顶。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5 02:59:02
哪来大作一说,仅仅是即兴的习作而已。大家都不是专业出身。至于看得懂还是看不懂,那是水平问题。水平是双向的,既有作者的水平问题,也有读者自身的水平问题。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5 02:08:25
很期待少朽把叉鱼哥的大作赏析赏析。不过我得承认那个deep autumn 是匆匆间译出,后又被忽略,要谢得谢雨露的指出,可惜我仍然没有重视。 但是我是不欣赏把别人非常好的原诗自作高明地发挥一通的。这万维上发的英文我基本上没看懂过,不知所云哎。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5 01:59:14
Marsfield 老弟,虽然咱经常拿着火铳朝你扣扳机, 但这次就文论文,对Deep Autumn 的理解你我是一致的。很难得。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5 00:30:45
怎么得了,老朽刚又翻译了一首杜甫的《春望》,某少朽是等着职老评了再搬来还是能挤出点自己的句子?

爪四哥,不好意思,搅场子的人,你得警惕点。有些人是自己做不来又眼红别人做。呵呵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5 00:12:15
呵呵 脱不了的中文诗歌味,always。deep Autumn 是颜色,deep autumn也是?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4 14:44:14
叉鱼哥:大赞特赞!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4 13:51:52
刚刚发觉先前忘了把题目译成英文了。我把之定名为:Autumn Ode to Mom's Grace. 直译为母亲恩泽的秋日赞歌。有点神圣的意涵。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4 01:01:59
楼上的,这次我就不用以前对你的尊称了。我說的四哥不是指你啊。此四哥非那si哥。走眼了吧?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10-13 20:49:32
土豪粥,你装什么蒜?说你两句好听的,你还羞答答的,来感觉了哈?还不赶紧跟万维申请一个临时驾照,也好出来露露脸!?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20:10:57
四哥喜欢就好。以前偶尔和海明威的孙子坐过同一条板凳,最近又和鱼片粥对上了暗号。看到四哥这么好的诗,水分特别盈眶。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17:23:55
@marsfield:哈哈,能让您老兄觉着煽情,俺还真要骄傲一回. 嗯,对中译英的评价很中肯,说到点子上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17:20:09
@叉鱼哥:哇噻,叉鱼哥大才!这一首俺收藏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17:18:41
@红妆:都是性情中人...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17:16:48
@绿岛阳光:说滴是涅!今天被感动得找不到北了.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10-13 16:14:11
爪子哥的小诗挺煽情的。让一般遗老遗少激动得不行。最近好像开始流行中诗英译。万维的老朽挺能折腾的。偶然看到职老的讨论:

【首先,诗歌翻译是一种再创作,不但要贴意,更要出神,也就是说,不但要用中国人的思维读懂原作,把意思翻出来,还要找到英语或者美语贴近的语言环境和习惯用法,或者说法:也就是说李白的原作是中国人的说话方式,千万别顺着中国人说话的方式翻译,要用英文的习惯手法。 ;另外要求对仗,如果原作对仗,其他部分可以稍微松散一些,最后是节奏。 当然,如果能灵感来袭,翻译出一两句传世的家具,真人生之大幸!诗坛之大幸!吾辈之大幸也,可遇不可求。 所以,轻易不要翻译古诗歌,除非有灵感,好像再写一手,将进酒,用英文。 首先,这首的第一个高潮是:黄河之水天上来。 这句的气势一定要翻出来,好像唱歌的第一句。 我们对比一下豌豌和兰兰的各自翻译: 豌版: - See more at: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097188#sthash.kVo3Uj9P.dpuf】

点评的非常到位。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期待职老的大作)。

客观地说,在万维还只有土豪粥的诗译算是有点样子。我偏偏喜欢调侃他。

就爪子哥的这首诗,第一句的“深秋”二字翻译成“deep autumn”,就是典型的中式英语的望文生义译法。“深秋”意为很晚的,接近尾声的秋天,理应是“late autumn”; 而英文里的deep autumn是指一个色系,像爪子哥的配图那样的色系。

其他的,俺没有闲工夫和雅兴进一步胡侃。
回复 | 0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14:08:21
哈哈,为四哥增加一个点击:

Shade of leaves turns autumn-red, frost-bitten
Enduring water flows to meet sky-blue
Cane in hand, tight and full
Eyes into afar
Grey hair blown in the wind, dancing the gull's swing
Cry, thou not, my dear Mom
Year by year, right here you are waiting
Just to say: forget not the autumn fitting
回复 | 0
作者:红妆 留言时间:2015-10-13 13:48:55
赞深情好诗~~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5-10-13 05:46:48
第一次在诗坛里呀!爪四哥不是刚被俺的感动感动了,还自己给自己点赞啦!刚发生的事就忘啦?:)))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02:57:48
@绿岛阳光:弱弱地问一句:第一次是啥时候感动滴,俺咋不记得了涅...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3 02:55:25
@沭岚:千万别客气,客气得我都快无爪自容了 :-)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5-10-13 02:46:43
又被爪四哥感动一次!羡慕!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2 20:05:23
要谢谢你带给我们这么情深意重的好诗,太感动了。也不好意思打搅,老是贴出来后发现有漏掉的或打错的。 再谢谢你。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5-10-12 20:01:04
@沭岚:久仰沭岚大才,今天大开眼界!收藏啦,这个一定要带回去读给妈妈听,大谢神译.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5-10-12 19:55:27
再贴一次修改过的:

秋念:写给大洋彼岸的母亲

秋深霜重叶红处
碧水连天
扶杖远瞩
银鸥舞白发
娘不哭
年年望穿秋水
怕儿忘穿秋裤 -

Longing in Autumn: To My Mom Overseas

In the deep autumn the frosts become heavy and the leaves crimson,

And the emerald water shimmers on the horizon.

Who leans on the walk-stick gazing into the distance by the water is my mom,

The silver seagulls dance with her stirring white-hairs in the winds.

She doesn't weep,

She longs for her son overseas year and year,

Having concern for him not to put on warm trousers.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