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如此纷争撕裂,为何他说是“最好的一年” 2020-01-01 13:00:47

  在世界仍存在如此多问题的情况下,欢呼进步似乎不得体、存在误导或效果适得其反。但这位普利策奖得主担心,对世界现状的深度悲观让人麻痹、绝望,而不是增强人们的力量;这就是他为什么写文章来提醒,在对抗人类共同敌人上取得的进展


  老高按:2019年成为历史,2020年翻开了第一页。
  我想在新年第一天,恭祝各位博友、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但新年我们快乐得起来吗?
  近几年来各种糟糕的消息联袂而至,中国、美国、欧洲、南美、非洲……到处可见混乱与撕裂、禁锢与造假。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这些公认的普世准则,遭到公开的羞辱和违反;撕毁契约、背弃诺言不仅司空见惯,而且有很多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有许多威胁人类和人类文明的危机,如气候、AI、移民、环境、宗教冲突等等,越逼越近,看不到突破困境的出口。
  我的许多亲朋好友,不约而同地成了悲观主义者,对中国、美国乃至整个人类的前景,不仅不看好,更认定还将每况愈下,最终毫无希望。一篇传为王朔所写的岁末感言《一眨眼,2019年已完,慌不慌?》说:“2019年,又发生了很多事……人类就是闲不下来,为了各自的利益纠缠不休。我希望外星人赶紧来,这样地球人就有借口团结一致了,再次证明了:借口真是个好东西。”——让人哭笑不得。
  但是适逢岁末,因报道中国及达尔富尔而两次获得普利策奖的著名记者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就很有挑战潮流的意味:《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他为什么要这样评价这一年?他这一评价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还是真的指出了一般人忽视、忽略的关于形势和趋势的另一面?他的看法弄能得到人们的认同吗?
  我们就来看看他的判断。
  在该文的英文原版中,还有多幅图表,在中文版中没有翻译,但不影响阅读。若哪位朋友有兴趣进一步了解这些数据,请前往——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1231/2019-best-year-poverty/
  不管新的一年发生什么,我对博友和读者的祝愿,并无改变: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纪思道,《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12月31日

29Kristof-master1050.jpg

  孟加拉国罗辛亚难民营一所女校的学生。 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自2001年成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如果世界的现状使你感到沮丧,请听听我的一个想法:在人类历史的长弧中,2019年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那些让你烦恼的坏事是真的。但下述情况也是真的:自从现代人类在20万年前出现以来,2019年几乎肯定是儿童死亡的可能性最小、成人文盲的可能性最小,以及人类遭受极痛苦、损毁外形的疾病可能性最小的一年。
  在最近几年里,每天都有32.5万人首次用上电。每天都有超过20万人首次获得自来水。每天都有65万人第一次上网。
  对所有的人来说,最大的灾难也许是失去一个孩子。这在过去经常发生:历史上,几乎一半的人类死于童年。直到1950年,全世界仍有27%的儿童在15岁前死亡。现在,这个比例已下降到4%左右。
  “如果你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出生时间,选择在过去几千代人中的任何时间都有相当大的风险,”牛津大学经济学家、“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网站的负责人马克斯·罗瑟(Max Roser)指出。“过去,几乎每个人都生活在贫困中,饥饿是普遍现象,饥荒经常发生。”
  但是……但是……但是现在有特朗普总统!现在有气候变化!有也门战争!有委内瑞拉的饥饿!有与朝鲜发生核战争的风险……
  所有这些都是重要的担忧,也是我为什么经常写这些话题的原因。但我担心,新闻媒体和人道主义领域如此不懈地关注坏消息,以至于我们让公众以为,所有的趋势都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半数以上的美国人在民意调查中说,世界贫困人口的比例正在增加,然而,过去50年的一个趋势是全球贫困人口大幅减少。
  近在1981年,地球上还有42%的人口忍受着“极端贫困”,联合国将极端贫困定义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两美元。如今,这个比例已降至世界人口的10%以下。
  这相当于在十年中的每一天,报纸上都可以刊登这样的头条:“昨天又有17万人摆脱了极度贫困”。如果使用更高门槛的话,标题可以是:“过上每天10美元以上生活的人数昨天增加了24.5万人”。
  当然,许多摆脱了极端贫困的人仍很穷。但因为他们不再赤贫,成为文盲或饿死的可能性就小了。人们常常认为发生饥荒是常规,但得到世界粮食计划署承认的最近一次饥荒是2017年在南苏丹爆发的,它只涉及了南苏丹一个州的部分地区,而且只持续了几个月。
  脊髓灰质炎、麻风病、河盲症和象皮病等疾病正在减少,而且,全球的努力已经扭转了艾滋病的形势。半个世纪前,世界上半数以上的人曾经一辈子是文盲;现在我们正在接近90%的成人识字率。我们在女童教育上取得的进展尤其之大——在改变世界方面,几乎没有比教育和赋予妇女权力更有力量的东西了。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感到不舒服。在世界仍存在如此多问题的情况下,欢呼进步似乎不得体、存在误导或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我明白你的想法。此外,这些数字也存在争议,而且,2019年的数字是推断出来的。但我担心,对世界现状的深度悲观让人麻痹,而不是增强人们的力量;过度悲观不仅让人感到绝望,也让人感到无助。
  例如,读者总对我说,如果我们拯救儿童的生命,结果将会是引发新饥荒的人口危机。他们没有意识到,当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会活下来,而且父母有控制生育的手段时,他们会生更少的孩子。亨利·基辛格曾嘲笑孟加拉国是“经济状况极差的国家”,但现在孟加拉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比美国快,而且孟加拉国的妇女平均只生2.1个孩子(低于1973年的6.9个)。
  是的,世界上每六秒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这仍令人震惊,但想想就在几十年前,每三秒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认识到进步的可能,能激励我们作出更大的努力,这就是我为什么每年写篇文章来提醒人们,我们在对抗人类共同敌人上取得的进展。
  气候变化对我们的地球仍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富裕国家的同情疲劳也如此,而且,我们很可能实现不了联合国在2030年前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与此同时,在美国,特朗普对我们的制度构成了持续不断的挑战,数百万个家庭被甩在了后面,并在苦苦挣扎。我们应该在所有这些方面继续努力(我很关心美国家庭的状况,这是我新书的主题),但如果我们承认有来之不易的进步这个背景的话,我们将提升士气。
  “我们是一些历史上首次找到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人,”经济学家罗瑟说。“我们已经改变了世界。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多令人惊叹啊!”
  “三个事实同时存在,”他补充说。“世界比以前好了,世界很糟糕,世界可以变得更好。”
  我也从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展现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热情中找回信心。我最近发表了我的年度“有意义的礼物”指南,建议向四个组织捐款来取代传统礼物。到目前为止,读者已向这些组织捐赠了160多万美元,为拯救和改变国内外人民的生活做出了贡献。
  所以我保证,我还会在我每隔一天的专栏里为世界发愁,但让我们打断这种忧郁片刻,来看看最终可能会被历史学家视为21世纪初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趋势:我们在消除可怕的疾病、文盲和极端贫困上取得的进步。
  我1959年出生时,世界上半数以上的人一辈子是文盲,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到我死的时候,文盲和极度贫困有可能差不多已被消除。很难想像人类社会在我们的注视下,取得比这更大的胜利。


  近期图文:

  群众心理是可怕的,运动力量也是可怕的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机  
  
有理想的人对社会的危害超过没理想的人  
  
假如“四大发明”风波发生在美国大学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视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驴  
  
对独裁者宁可高估,千万不要低估  



浏览(484) (6)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20-01-02 07:56:02

“1959年出生时,世界上半数以上的人一辈子是文盲,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到我死的时候,文盲和极度贫困有可能差不多已被消除。很难想像人类社会在我们的注视下,取得比这更大的胜利。”

所以说:一年更比一年好,每年都去年强,每年都是最好的一年。哈哈哈!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