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世纪战疫》(转贴) 2020-01-27 13:27:07
《世纪战疫》(中文片名又译作《传染病》)

上映时间: 2011年

导演: 史蒂文.索德伯格
主演: 马特·达蒙/裘德·洛/凯特·温斯莱特/玛丽昂·歌迪亚/格温妮斯·帕特洛/劳伦斯·菲什伯恩

观看资源: 爱奇艺、腾讯视频等


*********************************************************

本文作者:非非马,微信公号:夜暖暖影视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展牵动人心。

武汉疫情指挥部发布通告,全市离汉通道暂关闭,公共交通停运。

有很多人不理解,如此大动干戈,是否有必要,为什么?

我不是疾控专家,但这个决定可能是靠谱的至少,这比搞什么社区万人宴要靠谱多了。

而今天要详细介绍的这部电影,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很多人理解这些举措。

2011年公映的科幻片《世纪战疫》(香港译法),英文名《Contagion》,直译就是《传染病》

编剧坦承,剧情inspirations正来自于2003年的SARS非典,以及2009年的甲型HINI全球大流感。

影片详细呈现了:一个新型致命病毒,是怎样由一个传染点,经由怎样的路径、途径,在短短几日内便扩散至全境,最后导致全球数千万人死亡。

大家所关心的“封城”,也是电影里美国政府所采取的“防控疫情蔓延”的重要手段之一。

而影片在台湾上映时的译名就叫:《全境扩散》

影片中有疫情发生的一个香港小村庄里,尚未感染的人抱团聚集在一起,“避难”求生。




01

传染/Contagious


《世纪战疫》的剧情“灵感”虽然来自03年的非典与09年的甲型HINI流感,但影片里描述的灾难性后果,比如全球死亡人数,要远比当年的现实严重无数倍。

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肇始于某一个小“点”,一个“0号病人”

影片中集中掩埋死亡病患的尸体

2003年SARS,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数据,全球共有8096个疑似病例,死亡774人(数据来源于维基百科。)

2009年的甲型HINI流感,全球死亡人数超过1万人(数据来源于维基百科。)

而电影里,在疫苗终于研发出来之时,仅美国就已经死亡250万人口,全球死亡2600万人口,且因为疫苗生产能力的局限,死亡人口数在疫情得以完全控制之前,仍将不断增加。


这个比例,大致参照了人类历史上几次最严重的疫情爆发时期的人口死亡比例:因染病而致死的人口大约是总人口数的1%。

其实,从致命性和基本传染数(R0)来讲,电影里的新型病毒并不比SARS、甲型HINI流感病毒更高——甚至甲型HINI的R0指数是最高级别,第6级,SARS在2-5之间,而电影里的新型病毒,基本传染数(R0)最初被定为3,之后被升级为4。

影片里,疾病防控中心的米尔斯博士,在给明尼苏达的官员们科普R0的常识。

不熟悉R0指数的朋友,我这里摘一下维基百科的相关介绍:

“基本传染数”(R0),在流行病学上,是指在没有外力介入,且假设所有人都对这个病毒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染病者会感染多少其他人的平均数。

若R0 < 1,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

若R0 > 1,传染病会以指数方式散布,成为流行病(epidemic)。但是一般不会永远持续,因为可能被感染的人口将会慢慢减少。(因为人群中总有对此项病毒有先天免疫力的人群,且部分染病者可能在病愈后产生相应的免疫力。)

若R0 = 1,传染病会变成人口中的地方性流行病。

R0的数字愈大,代表流行病的控制愈难。

以下为几种传染病的R0:

  • 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2-5;在新加坡案例为3。
  • 艾滋病:2-5
  • 麻疹:16-18


既然电影里的新型病毒其基本传染数并非最高级, 为何却会如此迅速地大规模扩散,导致如此之巨的死亡人口?


除了电影本身营造戏剧冲突的需要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

  • 传染途径更多,除了分泌物接触之外,还包括多种形式的surface touch,即表面接触,这意味着感染源拉过的公交车把手、按过的电梯按钮、交给收银员的银行卡等等,都成为了传染介质;


  • 没有“控制好”

没有控制好的原因是多重的。

首先,比如感染病毒后的每个人都成了传染源,身体不适,却意识不到自己患了传染病,患了什么病,“四处行走”,结果无意间把病毒传染给了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或者餐厅、商场、巴士里的人。

病毒就是这么在无意间以指数级扩散。

在全球化的今时今日,短时间内的“全境扩散”,不再是危言耸听。


一起来看看《世纪战疫》里,由点及面的“全境扩散”路径。

一只蝙蝠停留在香蕉树上吃香蕉时,遇上美国一家伐木公司在亚洲热带雨林伐木,被惊吓到的蝙蝠衔着香蕉在惊恐中飞离,飞行途中经过了一个养猪场,蝙蝠口中的香蕉落入猪群,被一只猪吃了。


就这样,蝙蝠这个天然宿主将病毒传给了猪,并在猪的体内又变异出更凶猛的新病毒,携带新病毒的猪作为中间宿主,又被送到了香港一位大厨手中。

正在大厨料理生猪的过程中,一位服务员上来告诉他,有一位美国来的女食客想感谢他。然后,大厨习惯性地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刚碰过生猪的手,就出去见食客了。

意料之中的握手致谢、合影。


新型病毒就这样被传染到了这位美国来的女食客身上——她成为电影中的“0号病人”,头号“超级传播者”

她把病毒一路从香港带到澳门,又带到芝加哥,带回了有330万人口的Minneapolis。


由格温妮丝.帕特罗饰演的女食客Beth,先是在澳门赌场这种高人口密度的封闭型空间内,感染了多位国际人士。

首当其冲地,她将病毒传染给了和自己在赌场一起玩耍的日本男同事。


然后,这位日本同事乘坐回程国际航班时,已感不适,又将病毒传染给了空乘,回到日本后,他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乘坐公交出行,结果在车上暴毙,成为日本的“0号传染源”。


令人慨叹的是,当他直吐白沫倒地后,他身边的围观者第一时间不是报警或者呼叫救护车,而是拿出手机对着一阵猛拍,将自己暴露在生命危险之中。

而在伦敦工作的美丽乌克兰姑娘,则仅仅是因为摸了一下格温妮丝.帕特洛落遗落在吧台上的号码牌,就感染上病毒。

不知情的她,带病坚持上班,成为伦敦的“0号传染源”。


被“意外”击中的,还有徐天佑出演的赌场服务生。他因为碰过了格温妮丝.帕特洛的酒杯,而被感染病毒。

他身体已经出现了明显不适症状,携带病毒从澳门回到香港。


更悲剧的是,他虽然已严重到呼吸困难、意识模糊、行走不便,却因为缺乏警惕、也欠缺病理常识,完全意识不到这很可能是病毒来袭,也很有可能具备高传染性,结果——

他拖着沉重病体出门,不戴口罩、没有任何隔离措施,进入有老人与孩子的电梯间、更走进人潮拥挤的菜市场……


而他的女朋友,也不幸被感染,几日后身亡。


“格温妮丝.帕特洛”自己呢,把病毒直接带向了芝加哥和明尼苏达。

她不知自己已感染病毒,在飞抵芝加哥转机时,背着丈夫偷偷见了自己的前男友,并发生了性关系。最后,她的前男友感染身亡。


这位病毒“超级传播者”,以为自己只是国际长途飞行后的jetlag,回到明尼苏达的家中后,还热情地拥抱了自己的儿子。

不几日,母子双双毙命。但她的儿子在发现身体不适前,已经将病毒带到了自己的学校。


前情人、儿子之外,“帕特罗”还在明尼苏达把病毒传染给了公司里去接他的同事。

结果这位同事很快就身体不适,一直咳嗽,却依然坚持工作,还乘坐了巴士出行……结果,从巴士上一下来,就跌倒在地。


所幸,“帕特洛”的丈夫,“马特.达蒙”先天对这种病毒免疫,躲过了这场浩劫。

不需要戴口罩的马特.达蒙,虽无生命之忧,但先是被妻儿的猝死打击,后又得悉妻子出轨,也是非常痛苦

虽然有一些人群会像马特.达蒙这样,先天对此病毒免疫,但还有很多人缺乏对这个病毒的免疫力,于是,短短十天之内,病毒就出现在全球各地。


看到这样的情节,你会很直观、很强烈地感受到,要有效防止疫情在更大范围内蔓延,首先一条便是尽可能地切断掉“传染路径”。

频繁的人口移动与近距离的接触,的确风险太大。

封闭而拥挤的公共交通工具,诸如飞机、火车、地铁、巴士,的确是高风险场所。

所以,每个人尽可能地减少外出,不做非必要的出行,是对自己、对他人负责任。


在此也积极呼吁各位疫区和非疫区的朋友,出行都能戴上口罩,这不仅是保护自己,也是防止自己在无意间成为“传染源”,对社会承担起一个公民所应承担的安全责任。

关于这一点,影片里有一个细节特别令我感动。

疾病反恐中心的米尔斯博士(凯特温斯莱特扮演),一直冲在疫区最前线工作,不幸染病。


在发现自己感染后,她不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上司求助,而是一边哭一边立刻给下榻的酒店打电话,要酒店提供24小时内所有服务过她房间的工作人员的电话。


作为一名疾控专家,她深知这个病毒发作致死的速度有多迅猛,却一直等到安排好所有的“告知”、“指导”事宜之后,才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boss,疾控中心的负责人,Dr. Cheevre。

那一刻,我潸然泪下。

她在临终前,还试图把自己身上的毯子分给隔壁床上一直寒冷的另一位病人……


当然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高尚情操和觉悟,但起码,不该出现非典时期那种为了一己私,刻意隐瞒非典病患接触史的现象,导致那么多不知情的医护人员被感染。


尽可能地切断传染路径,是防控的关键一步,这要求全民的积极理解以及配合。

政府干预,在这样的疫情面前也是必须的。

电影中,为了控制疫情的蔓延,美国官方也在多个地方采取了“封锁”策略,停止地区间的流动。


在此之外,政府当然还有责任及时妥善地处理好现有及新增病患,安顿好他们的收住、隔离与治疗,并且稳定好整个社会的秩序。

防止疫情的扩散蔓延,这是一个高难度的系统工程。



02

信息/Information


在人类“战疫”的过程中,“信息”的及时发布、沟通和处理,大约是社会应对疾病本身之外,最为重要的一环。


知情不报、刻意隐瞒疫情或者疫情的严重性,是政府有关部门的渎职行为,也侵犯了民众的“知情权”。

及时告知公众信息,有助于民众了解实情的危害性,及时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有助于减缓疫情的蔓延,这是防控环节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相反,如果刻意对民众隐瞒,民众和各级组织机构,纷纷掉以轻心、不以为意,很容易会错过最佳防控阶段,造成事态升级、恶化。

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是没有教训的。

所以,美国疾控中心认为向公众清楚说明这个新型病毒的严重性,是自己的责任。


因为,他们宁可让新闻说他们反应过度,也不希望因为自己告知不及时、不到位,而导致更多民众丧命。


再反观我们这次武汉疫情的升级扩散过程:

武汉政府有关官员、有关部门在初期时,“信息披露不够及时准确,‘大胆’放任病人出行,‘大胆’放任疫情源头营业,‘大胆’让关键易感人群不戴口罩……”(据人民网评论),恐怕难辞其咎。


诚然,关于如何向公众作信息披露,在美国政府这里也历来是个大“难题”,观点并不统一。在本片中也有不少呈现,但很重要的一点是:

你隐瞒信息的初衷和动机是什么?是为了一己之私,个人的官职官位,还是公众的整体利益?

因为不同的初衷,会导向皆然不同的行为选择和结果,它所引发的民众反应也会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影片中,明尼苏达的一个女官员之所以反对“立即”作信息披露,是基于上次流感的经验,就这么告知公众实情,会导致大面积恐慌。

她的出发点不是个人利益,是公众整体利益的最大化考量。也因此,这样的人,如果发现信息隐瞒会比披露的后果更严重,依然还是会选择支持“披露”。即便是她因此犯了错,公众也更容易谅解这样的行为。

我还想特别指出的是,在《世纪战疫》里,还讨论了这样一个值得思考的“两难”问题

在政府尚未做好应对方案,以应付“全面披露实情”之后所可能带来的各种后果时,“及时公布详情”,有可能带来更大的麻烦,给“战疫”过程增加更大难度。

片中的国防安全部的官员,早预见到了随之而来的社会骚乱和失序,只想尽可能地赢得更多点时间来部署。因为,随着死亡人数的激增,必然是“纸包不住火”的。

Make sure nobody knows, until everybody knows.



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料。

人们在面对疫情时,是很难始终保持冷静和平静的。

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大面积群体性恐慌,以及恐慌所带来的社会失序与混乱,有时比疾病本身更难控,它对社会整体的危害性,一点不亚于病毒。

人们冲进已无人看守的超市哄抢食品

可悖论点在于,随着事态恶化扩散,纸包不住火,信息的不透明只会给谣言提供温床,给投机者提供发“灾难财”的机会,而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加剧,也会让这场必须集所有人之力共同抗击的战疫,更难打。

所以,客观说一句,要把握这其间的分寸尺度、时间点,其实对哪个国家、哪一届政府都不容易。



03

骚乱/Disorder


战争、瘟疫、灾荒时期,是最容易导致社会失序的。

很幸运,我们当年经历严峻的SARS之战,虽有谣言泛滥,虽有过民心恐慌,但我们的社会是井然有序的。

而我在英国,却经历过一次波及多个城市、造成180多名警察受伤的大型社会骚乱事件。那是2011年8月,是社会矛盾所导致的骚乱,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烧杀抢掠。

2011年8月,英国被骚乱分子烧毁的店铺、住宅

作为一个生活在和平时期的人,真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真地相信,传说中的“烧杀抢掠”,并不一定只是发生在人类的“侵略战争”里。

而在人类对瘟疫的战争中,当无数个体感到自身的生命受到严峻威胁时,求生的本能会让其中的很多人“变异”为一个“侵略者”。

《世纪战疫》中的场景,是电影化的、夸张化的,但它有现实的影子。


如果人们不控制自己内心的阴暗面,如果每个人考虑问题都只从个体利益出发,而没有大局意识,如果政府维护社会稳定秩序的能力不够,骚乱和失序是必然的。


电影里,在疫情宣布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死去,无数的美国护士、医生,甚至是警察拒绝上工,护士甚至开展了罢工行动,因为他们认为,“健康的人就应该防止被不健康的人传染。

这的确是不符合职业伦理的行为,但是,再一想,你似乎除了叹口气,也并不忍过于苛责。试问,换作我们自己,又如何?不是不严峻的灵魂拷问。

不再有人维持城市秩序的街头

也正因此,在我们这次“全国战疫”中,武汉那些写了“志愿书”上“前线”的医生、护士们,真是值得我们每个人鞠躬敬礼的。

因为有他们在,每一个市民的心里才有踏实感,人们会相信,自己即使患了病,也不会被社会抛弃,陷入各人自扫门前雪、无人愿意救治的境地。

这对维护社会稳定有极重要的作用。


04

投机/Profiteer


疫情、死亡、恐慌、骚乱,已然糟糕,更可恨、更雪上加霜的,还有阴谋论者、投机倒把分子,借危机散步谣言,大发“灾难财”。

影片里,裘德洛扮演的blogger,就是这样一个阴谋论者、骗子。在社交媒体时代,他因为所谓的“敢于传播真相”(半真半假),通过极端和煽动性言论,在网络上吸引了全球1200万粉丝,极富影响力。


很无耻地,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大肆散播“连翘可以治病”的谣言——伙同投机商人谋私利。因为这个谎言,他轻而易举地赚了450万美元。


他的手段其实并不高明,却在危机时刻被千万人当成了“救命稻草”。

完全没有感染病毒的他,假装自己被传染,然后在网上直播自己吸食连翘并因此治愈的过程。

结果,市场上的连翘被哄抢一空。排队购买的病患,本来还算有秩序,在得知药房当日近剩50份人头配额时,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人们砸了药房的玻璃就冲进了柜台……

可其实呢,这个骗子根本没有“解药”,每天出门都全副武装。他无耻地说:我不是历史上靠灾难发财的第一个人!


哎,人们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就是会很容易相信谣言,“宁可信其有”。可能也包括你我。

非典时期,我们这些亲历者,有多少人没买过点板蓝根、白醋和消毒水呢?

利用人性弱点大赚不义之财,这不仅应该是被道德谴责的,还应该由政府出手来制裁。正如影片中裘德洛的结局,他将面临诈骗等多项罪名的公诉。


这几天看到咱们的社交网络上流传着不少消息,“吃什么能有效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等等,有过之前的教训,只想提醒大家,这种非正式渠道来的消息,千万不要轻信,别被不法投机商割了韭菜,让他们乘虚而入、大赚黑心钱。

这几日,也看到各种消息说,市场上的口罩因缺货而价格暴涨,有一些不法商家,甚至一度把N95口罩哄抬到了近千元一只。

你看,现实里,总有人想要借机发灾难财的。这回,幸有政府出手,及时干预稳定住了口罩的市场价格。我今日登陆淘宝搜“口罩”,发现各商家标出的价格、供货,都已恢复正常。



05

希望/Hope


这是一场艰难的“世纪战疫”,它犹如照妖镜般照出了社会百态、人心幽暗;但是,它也同时照出了人性的光辉、高大。

灾难面前,总有一些英雄,以他们的智慧、勇敢、善良与牺牲精神,化解了人类危机,引领整个人类奔向光明。

银幕上下,皆如是。

除了我前面写到的米尔斯博士(凯特.温斯莱特)的例子,还有很多勇敢战斗在一线的科研与医护人员。

传染病毒研究专家萨曼斯,在被要求摧毁样本,停止实验的情况下,明知风险剧增,依然冒生命危险继续研究,终于成功培育出疫苗。


疾病防控中心的女博士艾丽,为了加速验证疫苗的人体实验结果,放弃动物实验,直接将疫苗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


最后,疫苗人体试验成功,投入生产,给无数人带来生的希望。

然而,在政府表彰大会上,却不见她的身影,因为她在工作室里忙着核对疫苗生产的批次。


而艾丽的父亲,也是一位战斗在一线的医生,在其他医生护士逃离医院时,他坚守岗位,不幸被感染。

关于这对父女,电影里有极为动人的一幕。

自我注射了未经人体检验的疫苗之后,艾丽走进医院来到父亲的病床前,她摘下所有的防护,亲吻拥抱了即将不久于人世的父亲。既是和父亲最后的告别,也是她以身试险,亲测疫苗的有效性。

首批疫苗终于问世,因数量有限而不得不采取摇奖的方式发放。疾控中心的主任,在获得政府特批给自己和妻子的两剂疫苗后,将自己的那份,让给了疾控中心里环卫工人的儿子


这世界,终究是正义善良会压过邪恶丑陋,光明会战胜黑暗。

银幕上下,皆如是。



作者简介:非非马:资深媒体人,而立之年赴英留学攻读电影研究硕士。毕业后留英,为著名文化国企创建英国子公司,任总经理。现为文化创业者、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领英专栏作家、英国FT中文网特约撰稿。创办有微信公号:非非马FM & 夜暖暖影视。个人微信号:feifeima778。




  近期图文:

  历史学家和政治家不同的地方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白桦忌辰一周年:这一只早叫的公鸡  
  
两封信的祸殃,一个人的毁灭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群众心理是可怕的,运动力量也是可怕的  
  
法国有几位先贤被拦到了先贤祠之外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这不是语言,也不是音乐,分明是哭泣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视  



浏览(868) (4)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iubuding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1-27 15:45:56

I had watched "Resident Evil" all 6 movies. :)

and many similar like "World War Z"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1-27 14:45:36

我在看《生化危机》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1-27 14:19:58

我党有党性。

我国屁民相信党,不信谣,不传谣。

我党是唯一合法的有组织有预谋的组织,尽管从未登记为合法社团组织。屁民有组织有预谋就已经是罪名。

这保证屁民在大难临头各顾各,一盘散沙,只能靠党的领导。我党再怎样搞到一锅泡,如“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人(中共承认的)到四千万人,非典一锅泡,武汉肺炎一锅泡,也不过是“党和政府的某些工作不足”,不过是“艰辛探索”的一部分。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