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是时候 2020-02-11 12:54:46

  中国学生缺乏三门课:伦理、逻辑与修辞,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没有伦理,不知善恶;缺乏逻辑,难判是非;不懂修辞,莫辨美丑。修辞与美丑何干?修辞是语言之美,语言是人类最基本交流符号,中国人说话的能力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老高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中国这些古诗古文告诉了我们一个生活常识:对自己的处境和环境,往往很难自知,需要旁观者来提醒。最近日本捐助中国抗击瘟疫的物资,箱子上的中文祝词让国人惊悟久违了的语言美: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

  除了感动,就是钦佩!然后就是——惭愧。
  这些语言,就好像自己家族代代相传的一把折扇、一方印鉴、一串璎珞,被我们放在阁楼上某个网结尘封的纸箱里,早已忘却了其存在,甚至就可以说是丢失了,现在却被一位邻人郑重其事地端给我们。我能不感动加钦佩、再加惭愧么!
  回想国人的语言表达,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有了大变化。平心而论,毛泽东所说的要学习工农鲜活的语言,不无其积极意义;但是很快就走向简单化、粗俗化、野蛮化,最高领袖带头,“不须放屁”入诗,到文革时全面掀翻中国文化、中国语言的一切成果,致使我们这一代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到下一代、下两代,虽然教育受到空前的重视,但是当局的意识形态灌输加市场的实用主义导向,导致年轻学子在文化上失血缺氧的状况,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这次日本送到中国的救灾抗疫物资,是雪中送炭;日本附赠给中国人的这些中文祝词,何尝不同样是雪中送炭!
  读到我的母校一位副教授韩晗博士的文章,与大家分享。


  为什么别人会写“风月同天”,而你只会喊“武汉加油”?

  韩晗,微信公众号:语言与安全

  韩晗,男,1985年4月出生。文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副教授、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庙岭分校(UNC-Chapel Hill)亚洲学系访问学者……等等。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八个字火了,火的不是时候,也是时候。
  不是时候,是因为正值疫情蔓延,危急时刻不能玩情调,否则自讨没趣。说是时候也有道理,恰是传统文化复兴的关键时刻,此时不火,更待何时?
  很多人不懂这几个字的来由,我初看也不知来自何处。幸亏钱文忠教授微信解惑,细述八字来由,始知渊源有自。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尤其行文修辞典雅,但我们大多数都望尘莫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八个字,是盛唐时日本权臣长屋王赠给中国高僧大德袈裟上刺绣的字,后面还有“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日本是非常尊重中国传统文化的国家,尤其是唐代文化。其实唐代也是中国修辞学的一个重要起点,古文运动与诗歌皆为中国文学之冠,而且“修辞”一说正是在古文运动中被较为系统地提出:
  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未得位,则思修其辞,以明其道。
  语出韩愈的名篇《争臣论》,“修辞明道”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修辞主张,在韩愈看来,修辞的核心是“惟陈言之务去”、“惟古于词必己出”甚至“必出于己,不蹈袭前人一言一句”,一言以蔽之,修辞必须创新。韩愈本人是修辞大师,我们知道韩愈写过《师说》,这是文质彬彬的韩愈。梁实秋先生讲过,骂人也是语言艺术。所以说修辞当然不只是温文尔雅,骂人骂到极致,更可见骂人者修辞水平之高: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馀,岂宜令入宫禁?
  韩愈骂的谁?佛祖释迦摩尼的舍利子,当时唐代佛教盛行,唐宪宗执政时,法门寺开塔,全民迎佛祖舍利,一时盛况空前。韩愈反其道行之,直接给唐宪宗上书,在他看来,即使释迦摩尼借尸还魂,不远万里来长安朝拜,最多也只是安排外交部长请客吃个饭,皇帝送一件袈裟,然后送客滚蛋,到此为止。若是尸骨就算了,这玩意儿不但“枯朽”而且“凶秽”。一代文宗,如此辱骂佛祖却不带一个脏字,恐怕旷古绝今,行文中处处见怒火却笔扫千军,更见识其修辞登峰造极,中国古典修辞之美,于此亦可见一斑。
  这次新冠肺炎蔓延,满世界看到的是“武汉加油”,或者“湖北加油”,再往上“中国加油”,精神可嘉,但修辞贫瘠却令人汗颜。后来日本方面又送来援助物资,又改写“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句话很多人倒是读过,因为入选过中学语文教材。遗憾在于,这些课文年轻时都耳熟能详,甚至还能背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名句,可惜到头来激动了兴奋了还是只能说一句:卧槽。
  当然有人说,谁说我们在修辞上没有创新?且看我们创造出了古人从未使用过的新成语——
  全面推进、统筹兼顾、综合治理、切实抓好、扎实推进、加快发展、持续增收、积极稳妥、从严控制、严格执行、坚决制止、明确职责、坚定不移、牢牢把握、积极争取、深入开展、注重强化、规范改进、积极发展、明显提高、不断加强、大幅提高、显著改善、日趋完善、比较充分……
  说上述词汇是成语的,不但蠢,而且坏,这些词汇的本质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保守修辞,这不禁让人联想“多快好省”、“三面红旗”等四字搭配。四个字的不只是成语,也可能是易烊千玺。就像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联对“一带一路四中全会”,对仗平仄都没大错,但是不能这么用。今天我们的修辞似乎走入到死胡同里,前进无路,倒车无力,官样文章中的修辞贫瘠犹如念经,据说已经延伸到了小学生作文。如果我们把这种词汇而不是“风月同天”或是“岂曰无衣”传给我们的后人,试想千百年之后的子孙后代,会用什么样的语言交谈?
  顺便说一句,除了中国大陆修辞贫瘠之外,另外一处修辞灾区就是香港,当然我不是说香港的学者与作家,最好的汉语修辞——饶宗颐、金庸、董桥与最差的汉语修辞——港媒都在香港,港媒的抑郁狂躁,其修辞已不止于贫瘠,如“×××劈三腿狂亲嫩模”、“×××巨乳诱惑贱男”之类的洪水猛兽般标题已经自成一家,令人侧目,怕羞者不敢当街读报,怕反面标题吸引路人误判自己是登徒子。这种修辞亦不是香港特有,乃至民国上海小报风格,1949年风云突变,一批报人南下香港,也将这类杂碎修辞带来,始开此风,七十年来修辞不变,近年来反而愈发光怪陆离,亦是奇闻。
  当然好的中文修辞也并非只有日本有,中国台湾与海外华人也保留了非常好的修辞传统。记得十几年前,正在读大学二年级,一位台湾学者给我写信,“台鉴”二字一时无法理解,也不知回信是否也该用这两个字,于是急盼有高人解惑。
  正好某个阳光灿烂的夏季中午,古典文学专家杨树帆教授邀我到府中品茶,我忽然想到此事,于是问及此问题,杨教授微微一笑,用浓重的四川口音为我解答:“除了台鉴,还有钧鉴、惠鉴,这是古人写信的尊称,表示是请你过目,玩修辞,古人花样多得很。看看我们今天,写信在对方称呼后面只会加‘你好’这两个字,但是对方如果女性,你就不要用台鉴,最好用芳鉴、淑鉴,如果年长的女性,则可以用惠鉴。”
  临别前,杨教授建议我读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他告诉我,修辞是一门学问,形容为人类语言的一种境界亦不为过。后来我读西方理论史时发现,古希腊人重视修辞,古罗马更甚,干脆将修辞学发端为学问,犹如中国古代的“六艺”,以至于相关论著好几种,如昆体良(Quintilian)的《修辞教育》(Institutio oratoria)与无名氏的《献给赫伦尼》(Ad Herennium)。
  古希腊与罗马人的修辞,恰用在政治学上。比如说西塞罗,是政治家也是修辞学家。古罗马贵族16岁就要去念修辞学校,犹如我们今日的大学,学的就是如何雄辩,如何说话,如何成为一个用语言表达思想的人。但修辞与政治相联系,却源自雅典民主政治的伯利克里,在雅典时代,“言(logos)行(ergon)一致”是雅典时代修辞学的核心命题。比如说雅典时代对于好吹牛逼者(eu legein),一样鄙视有加。
  其实从古希腊到古罗马的修辞学,说到底无非是研究如何通过语言来精准、优雅地传递信息。说到优雅,这里面就自然就会“花样多得很”,因此古罗马的诗歌,翻译起来绝非易事,当中一个代表是古罗马语言大师维吉尔。这位诗人说话并不容易让人一眼读懂。马克思是维吉尔的拥趸之一,在马克思最有名的那篇《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里,开篇如是说:
  我们不是那种心怀不满的人,不会在普鲁士新的书报检查法令公布之前就声明说:Timeo Danaos et dona ferentes。
  最后这句话是拉丁语,Danaos是答耐人的意思,就是希腊各部族人。整句话翻译成中文就是:“纵然希腊人携礼登门,我亦恐惧万分。”这是维吉尔在《埃涅阿斯纪》里的名句,懂得拉丁文的人不多,但知道马克思这句话的人不少,可是有谁知道语出维吉尔?
  说维吉尔是修辞大师,马克思亦不遑多让。比如说这句话德文原文中用了“Unzufriedenen” 一词,翻译成英文是malcontents,就是“心怀不满的人”的意思。这个单词在马克思的文集中并不鲜见,但绝不止一种意思,有心的人可以查一下,在不同的文章中,各自是什么含义。这般看重修辞,今日看来近乎不可思议。
  杨教授说“玩修辞”,于我启发甚大,修辞本身就是用来玩的。要把玩品读,我喜欢读台湾作家的书,包括台湾学者。因为台湾没有经历过五四,没有被“口头的白话文”瞎折腾,也没有经历过一系列政治运动,更不会被大字报体与口号诗所荼毒。当然与之类似的地方还有海外华人,有一段时间喜欢马华作家,也是因为修辞,比如说黄锦树。
  这几年每到海外大城市,必去唐人街,既是旅行,也是思考。当中最喜欢悉尼唐人街,因为华人去悉尼较早,因此店铺招牌、报章启事乃至对联匾额,无一不有着典雅的修辞,“礼失求诸野”便在于此。人家的报纸,内容不过是海外华侨的生老病死与悲欢离合,但读来却令人齿颊留香。
  中国学生缺乏三门课:伦理、逻辑与修辞,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没有伦理,不知善恶,缺乏逻辑,难判是非,不懂修辞,不辨美丑。修辞与美丑何干?修辞是语言之美,语言是人类最基础的交流符号,往上则是图像。连语言的美丑都不分,谈何图像?当我们嘲笑“老年专用表情包”时,这些表情包也在嘲笑我们,正如你凝神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待你满头白发时,审美未必强于今日的父辈。
  最后再冒死说一句,我们的修辞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若再不创新,中国人几乎丧失了会说话的能力。创新要有方向,是应当朝更远的历史深处回望。就像是当人家说出“风月同天”时,我们不只会说一句“谢谢”,因为我们自己也知道,“武汉加油”和“风月同天”,不搭。


  近期图文:

  官骗民来民骗官,一直骗到金銮殿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的记录  
  
疫情当前,别丢了人性的根本  
  
控制舆论骗人害人,最后被骗受害者是自己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世纪战疫》  
  
历史学家和政治家不同的地方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白桦忌辰一周年:这一只早叫的公鸡  
  
两封信的祸殃,一个人的毁灭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浏览(2630) (19)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6 22:34:26

你应该是武汉人吧,怎么不见你为武汉人呐喊!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6 22:33:30

【中国学生缺乏三门课:伦理、逻辑与修辞,】完全错误,中国学生和所有中国人缺乏的是道德,人性,独立的人格和正义感。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6 22:31:03

湖北导演常凯一家四口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常凯留下遗书:因父亲感染后无法得到收治而被迫留家,导致全家感染。据悉,常凯导演是入党重点考察对象,积极争取为共产主义伟大理想奋斗终生,也算死得其所了。常凯导演的作品:1.《延禧攻略》 2.《招摇》 3.《烈火军校》 4.《从前有座灵剑山》。//石扉客:我友老唐说,灭门之祸,常规是车祸空难等小概率事件,这次武汉之疫已有多例,真是惨绝人寰。我的感叹是,常凯老师本系名导,功成名就,阖家安居在大武汉,孩子也早送到国外,应属岁月静好的典型家庭,大疫之下灭门。想象下我们这样家境条件可能还不如他的普通人,易地而处将会是何种凄惨光景?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6 22:30:17

你的校友胡发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你知道吗?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16 22:26:49

日本希望日月同天。中国却是不共戴天

回复 | 0
作者:快活老人 留言时间:2020-02-14 20:12:49

山川分异域,

日月不同天。

雪未融君处,

花开我砚前。

Reference:

诗二首:【五绝】致友;【新诗】谬 送交者: 快活老人 2020年02月13日12:00:40 于 [诗词歌赋]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0-02-12 04:47:12

让“山川异域”给寒碜了一把?发现装逼装的没人家够味了?这真是中国的悲哀,作为一个古老的国家,中国确实太喜欢推倒重来了,而且二三百年一次, 只有提前,从不推后的。因此古老的,有韵味的东西剩不下什么。游欧洲,甚至游日本,你可以看到几百年,上千年,甚至二千年以前的建筑,中国基本上是欠奉了,肯定有过比罗马竞技场,希腊神庙还要宏伟的东西。可惜留不下来。基本上都烧光,拆干净了。好容易老祖宗留下个囫囵个的北京城,幸运的没有毁于历次战火,虽然才几百年历史,可规模和完整的程度也是世界罕见了吧?自己看着碍眼,给TM拆了!对文字的摧残则基本上是始于54的白话文运动,然后是文革破四旧,现在才发现装逼装居然装不出人家那味了?那你追求进步的同时,别急着把老祖宗的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毁了,砸了行不行啊?那里面有很多糟粕不假。可也要很多精粹吧?所以毛的所谓破字当头立就在其中了,就是屁话。破肯定是三下五除二,可哪儿那么容易立呀?你现在发现人家拽的够味,你拽不出来了?因为破了以后,没个百十年,你立不起来!当然拽也要分时候,比如我听见“时节如流”的时候,忽然发现真不是十分了然这四个字到底是个什么梗?第一个冲动竟然是想要去查查百度,看看这到底流的个啥玩意?咱好赖也算假假的读过几年书了,想象一下得有多少人比我还要惨,是要当场懵圈了?你拽这几句都时候,是真心想跟他们说点儿啥还是根本就没这个意思呢?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