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越战争 2019-02-18 10:58:29

  邓小平发动对越战争,除了党内和国内的因素之外,其国际战略上的考虑,是希望通过惩罚苏联支持的越南,一箭双雕:第一是向美国交上投名状,表明决不会再回到苏联红色阵营;第二是以“围魏救赵”之计,为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解围


  老高按:昨天,是中国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整整40年。
  还记得1979年2月17日,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称:“越南政权三番四次挑起边界事端,严重地骚扰了中国边民的日常生活和生产活动,中国一再发出警告,越方却置若罔闻,一意孤行,中国政府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发动边界自卫反击战,对越南实行惩罚。”
  实际上,学界根据多方史料指出,邓小平力主发动这一次战争,除了党内、国内的因素之外,其国际战略上的考虑,是希望通过惩罚苏联支持的越南,一箭双雕:第一是向美国交上投名状,以实际行动落实此前访美时对卡特的当面许诺,表明决不会再回到苏联红色阵营,让美国消除疑虑,放心援助中国、扩大与中国的合作;第二是以中国古代的“围魏救赵”之计,期望迫使越南调动正在攻打柬埔寨的主力部队前来抵御中国进攻,为摇摇欲坠的红色高棉政权解围。
  二十世纪中叶的越南、柬埔寨、老挝(寮国),通称“印度支那”,局势十分混乱,战火连绵不绝,大国争霸,小民遭殃,陷入无边无际的灾难。最遭殃的应是在印度支那生活的华人华侨,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政权更迭中,改一位中国古代诗人的名句来形容:“胜,华人苦;败,华人苦!”在某种程度上说,比当时中国大陆正在文革水深火热之中的民众更暗无天日、更看不到一丝光明。
  尤其不能饶恕的就是红色高棉政权,丧心病狂地屠杀近三分之一的本民族国民,华人华侨死在其暴政之下的比例更高(据说达到该国华人华侨总人口的一半)。红色高棉政权悍然不顾这些华人华侨的母国中国是自己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援助国;而中共当时的领导人出于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原因,也对成千上万同胞弃之不顾,对其苦难命运不闻不问,任人宰割。更有甚者,邓小平等领导人竟为挽救这样一个恶贯满盈、人神共愤的政权,动用全国军力六分之一的九个野战军,以成千上万军民伤亡的惨重代价,对越南发动一场相当规模的战争,在中共的党史、国史、军史上留下了可耻的一笔!
  此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住在费城的余良先生,得知他是《红色漩涡──中柬美惊险人生路》这本自传体小说的作者,在我的博客上,介绍了他的经历和文字。去年夏天,他给我寄来一本《印支华人沧桑岁月》(黎振环主编,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该书汇集了历经劫难、死里逃生的印度支那华人华侨幸存者、当年印支“华运”(华侨华人革命运动的简称,因地域不同而有柬埔寨华运、越南南方华运等等之分)地下组织参与者的回忆录和见闻记,我一口气读下来,夜难入寐,深感这段血泪历史应该让更多的读者了解。于是我通过余良先生,向位于法国的该书编者和出版者联系。经他们授权,由明镜选载一些篇章。
  昨天正值中越战争40周年,我就选取了书中署名白云的文章,写了一段推荐词(大意如上),转给明镜。明镜很快就刊登了,我的推荐词也以“编者按语”的名目一并刊出。这里我将白云这篇文字转载于此。


  中共发动惩罚越南战争要解救的恶魔红色高棉

  白云,选自《印支华人沧桑岁月》

  (此文根据白云两篇文章《柬共是如此对待中共和越共》、《死在赤柬屠刀下的华侨干部》合并而成。)

1550516210245343.jpg


  柬共在其当权期间滥杀反对派人士的所作所为

  柬共从1970年到1975年在它的管辖区内和从1975年到1979年在全国范围内做了些什么呢?笔者认为柬共在这九年间一切作为其终极目的都是为了权力三部曲——争夺权力、巩固权力、扩张权力。而进行权力三部曲的手段就是残暴和欺骗。
  杀敌人——要夺取权力就要消灭敌人。这是权力斗争的正常规律,无可非议(这一观点,并不符合现代政治理念和实践。——老高注)。可是朗诺政权己经投降、军队已经放下武器,其军政人员仍遭全部杀害,这是世界各国所少见的。据悉在金边危机时没有抵抗也没有逃亡、留下来准备将政权交给柬共的郎诺军政要员几乎全部被杀死。著名的如:总理隆波列、军队司令麦西灿、情报局长通林鸿、财政部长郭添林、旅游部长诺努夫人……
  杀朋友——柬共夺取政权后,其首要任务就是要巩固权力保住政权。由于柬共要巩固的不是人民的权,而是一党一人的权,要巩固这样的权,就必须全力打击甚至消灭一切异己力量。柬共残酷地消灭敌人,也无情地对待朋友。西哈努克亲王及其追随者本来是柬共推翻郎诺政权的国内主要盟友。可是郎诺被推翻后,亲王以前的官员也要被杀害,亲王的家庭就有十八人被杀,包括他最心爱的儿子,曾经留学中国的纳拉迪波王子和两个女儿,两个女婿,十三个孙子。亲王夫妇也被软禁在金边的皇宫里,不准外出,不准见家人,不准和外界通话通邮。如果不是中国方面的过问,亲王也已遭殃了。
  越共军队潜入柬埔寨,帮助柬共建立政权,培训和扩充军队,是柬共能够迅速胜利的首要因素。可是他们之间,一方面并肩作战,一方面又各有算盘。柬共对越共早有宿怨。事缘1954年实现印支停战的日内瓦协议中,越共取得半个越南(即越南北方),寮共取得两个省份,柬人民党却一无所有。后来柬共就认为越南出卖了柬埔寨,怀恨在心。由于这个宿怨,加上可能还有其它原因,是柬共对进入柬埔寨帮它打天下的越共一开始就抱着防范甚至敌视的态度,多方为难,製造矛盾甚至小规模的军事冲突。
  下面列举的一些情况是在根据地曾经或多次发生过的。柬共的检查站借故检查证件而扣留甚至枪杀过路的越共军政人员。有一次越共一位部队首长路过时被柬共杀死,其警卫员抱着首长的尸体痛哭说:“我们的首长身经百战没有被敌人(指美国)打死,现在却死在朋友的手上。”柬共埋伏袭击越军的运输车,抢走车上的物资;袭击越共的交通联络站,甚至付之一炬;冲入越军的后方医院杀死伤病人员;包围并窜入越军的仓库偷抢军火和物资。
  由于柬共对越南人的仇视态度,1973年南越停战后,越共不得不将早已定居在柬埔寨的数十万越侨逐步撤回南越。南越易帜后,撤侨的工作更加速进行。最后大约只剩下二万人未能撤回,后来都被柬共杀光了。至此己经没有越南人可杀,于是柬共的屠刀就指向柬人中有越人血统的和会说越语的。可怜这些人就成了越南人的“代罪”羔羊。
  两个并肩作战的战友,其关係如此恶劣,如同仇敌,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也许有人会说:“柬共对越共有宿怨,故才如此刻薄。它对中共一定非常友好吧!”柬共的靠山和在国际上主要的盟友无疑是中国。可是它在柬埔寨人民中极少宣传柬中友谊。柬共军队的武器装备明明是中国通过越南供应的,可是他们的干部却对人民说,这些武器是他们用钱向朗诺的军官购买的。
  有一次越共将几十辆中国赠送的军用汽车在桔井近郊移交给柬共, 举行移交典礼时,还邀请民众参观。可是柬共代表在致词时却避提中国的名字,仅说这批汽车是世界上一个人口最多的国家送给他们的。1973年哥士马县长派人到逢坡乡的华侨学校强迫拆下在多年前就已挂在礼堂里的毛主席像。理由是“你们挂毛泽东像,美国间谍认为这个地方己被中国占领,就要报告美机来轰炸。”
  中国全力支持柬共,柬共胜利了公开感谢中国吗?请看看吧:
  1977年9月27日,在金边举行一次易帜以来最热闹最隆重的群众集会,以庆祝柬共成立十七周年并宣布柬埔寨共产党的公开。在这个集会上,波尔布特作了一次历来最重要的长达五小时的讲话。他谈到柬共领导柬埔寨革命的许多问题。关于柬埔寨革命的胜利和当前的建设,他特别强调是他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结果。一句话也没有提到中国对他们的援助和支持。他还强调柬埔寨革命和建设的路线完全是柬共的独创,并不模彷任何外国的先例。难道真的如此吗?事实是从1965到1970年间,波尔布特就曾三次秘密到中国访问和取经。柬共的武装斗争、打游击战、农村包围城市、统一战线等策略都是来源于中国。波尔布特的极端政策,也受毛泽东的极左路线影响,只是更加荒谬和残酷而己。

  华侨干部大批死在赤柬屠刀下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王国首相兼国防长朗诺政变后,有一批城市左倾华侨,进入柬共根据地(原书编者按:他们是在中国驻柬大使馆指示与号召下,通过秘密渠道入柬共区),连同原来在当地的一批,总数大概有六七百人。他们一心参加和支持柬埔寨革命,可是柬共把他们视为异议分子,不获信任。大部分人被拒在革命的大门外,并受到可怕的迫害。其中大规模的集体逮捕就有两次。
  1971年12月12日贡不省柬共逮捕了四十多人,并污蔑他们是“刘少奇派”。1974年4月28日505区(即桔井市)柬共逮捕了八十八人,并污蔑他们是“林彪派”(其实他们最崇拜的是那位“红太阳”毛泽东)。其他各地被零星逮捕的也有几十人。尤其令人心痛的是在这六七百人之中,据不完全统计有六十三人被柬共杀死(还不计其被杀死的家属在内),有十三人在被柬共监禁时受折磨而死。反观被朗诺政权以政治原因杀死的华侨,众所周知的只有三人:两人是参加柬共的地下武装活动,查有实据,经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另外一人并无政治活动,是死得冤枉的。此外有许多左倾和亲中的华侨仍然照常在金边和各城市生活,并未受到迫害。回顾这些事实,不能不令人感慨,柬共这样的朋友还不如敌人。
  对于华侨,柬共把他们视为“资产阶级”,认为他们以前靠剥削柬埔寨人民而在城市里过优裕的生活,现在要把他们赶到农村,让他们吃吃苦才能改造。曾经有一位高级干部说,要把华侨困在农村,让他们永世不能再见到柏油路(公路)。华侨由于比柬人更难适应农村的艰苦生活,因此其死亡率比柬人更高。一般估计在柬埔寨大约五、六十万华侨中,死了大概有一半左右。在逻粒省南力县的华侨几乎全部被柬共杀光。1999年柬埔寨新政权对波尔布特的控诉书中也说“他们有系统地消灭少数民族,包括反对他们的泰国人和中国人在内”(这里“反对”一词用得不当,因为被杀死的泰国人和中国人并未反对柬共,只是柬共敌视他们而已。——笔者白云注)。
  对于参加柬共工作的华侨,也被视为非我族类,大部份遭杀害。例如张东海,抗法时期就参加柬革命,是党内地位最高的华人党员,负责柬共的华侨工作,后来又担任商业部副部长,于大整肃时被杀害。他手下的一批华侨干部也被斩草除根。原金边中华医院的院务主任苏灼及其太太洪乙华医生,在六十年代就参加柬共的地下工作,曾培训一批华侨青年到柬共的根据地工作或留在金边参加地下工作。金边易帜后,波尔布特选取洪乙华担任他的私人医生,苏灼则被派到香港担任柬共政府的驻港商务代表。后来波尔布特竟诬陷洪乙华为特务,将其秘密杀害,并命令苏灼赶回金边述职,最后苏灼与太太同归于尽。
  1975年以后,中国派出大量专家到柬帮助柬共进行建设。柬共一度招募大批华侨青年当中国专家的柬语翻译员。但柬共对这些翻译员也不放心,怕他们和中国专家过多接触,竟禁止他们和专家们谈业务之外的事情。并在他们完成工作后加以集体杀害。例如:川龙华侨青年黄锡龙等八位翻译员在橡胶园中被集体杀害。由国防部招募来翻译中援武器的中文使用和保养说明书的四十位翻译员中,有七人被杀死(另外有三个小孩也被杀死),二十多人完成工作后被外调,外调后也无消无息。仅剩下六人因尚未完成工作而留下来,直到1979年1月7日越军打入金边后他们才乘乱逃出魔掌幸免于难。柬共曾派一批士兵到中国西安学习空军,并招募几十名华侨青年陪同前往担任翻译工作。后来竟把这批翻译员召回金边全部杀掉。担任波尔布特访华时和中国领导人交谈的高级翻译员吴植俊后来也被杀害。


  近期图文: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的激辩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备至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期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境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乡了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浏览(3070) (18) 评论(1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2-19 17:07:23

也要看到当时国际社会反霸的大格局。越南当时在东南亚搞地区霸权主义。它的背后是苏联的扩张。当时,苏古雇佣军还出现在非洲的安哥拉。80年苏联又出兵阿富汗。苏联扩张势头很强烈。中国也有被包围的不安全感。所以,全盘考虑,邓小平决定惩戒越南小霸。在此之前,中国援助越南。越南后来看见中国与美国改善关系。也很不满。最后,矛盾激化。发生战争也有一定原因。可以看出,马列主义价值观无法压制民族主义。但是,西方的普世价值能克服民族主义的可能兴起,如法国和德国之间。德国政治家一直说,他们相信法国的普世价值。所以,就不会有战争。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9-02-19 16:05:30

白云此文以及包括老高在内大家的讨论,忘记了一个重要事实:美国政府当时一直和中国一起,支持红色高棉政权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直到其垮台。当然美国的媒体是最早报道赤柬野蛮残暴兽行的。当时美国政府的立场很清楚,哪怕赤柬是一个恶魔,这个恶魔在与中美的敌人苏联越南做对,阻止印度支那成为苏联的整个控制区。这就是国际地缘政治的所谓结构现实主义。不同的是,美国的现实主义包含着理念良知价值判断,美国政府不会因为赤柬与苏联越南做对,就去隐瞒或者公开支持他们的残暴野蛮,更不会对历史进行掩盖歪曲粉饰。这就如同二战时美国支援苏联,但无论民间还是政府,都没有去美化歌颂斯大林政权与制度,最多是容许美国共产党及其左派分子有活跃的空间。而苏联在战时也还指示美共不得支持罢工以及黑人民权运动呢。而中共一贯的做法是,要支持的就是伟大光荣正确了不起的同志,耸入云霄的高山,要打的就是十恶不赦的反华恶棍。这其实也怪不得邓小平。他这个党的干部党员与他的子民, 只有三岁小孩的非黑即白的认知,只有革命与反革命,伟大光荣正确与十恶不赦的反动派,只有这样的极简二元认知思维推理接受能力。中共统治的一贯做法,就是知晓掌握与强化这种党性与中国国民特色。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柬埔寨人,不会公开把赤柬暴行算到中国与美国头上。也不会公开感谢纪念越南帮他们清除了赤柬恶魔。但是柬埔寨人的民心与历史,会知道谁是魔鬼谁是魔鬼的支持者。苏联越南是出于魔鬼动机来打击赤柬,中共与美国当时是利用赤柬这个魔鬼阻挡苏联越南在东南亚的称霸扩张。邓小平的反苏反霸打越南以及不遗余力支持赤柬,最根本的是出于他在国内巩固权力以及实行他认定的治国平天下战略。关于波尔布特暴行的任何报告,他都不会有兴趣看。但是卡特和里根要看,以决定支持这个残暴政权到何种程度。

回复 | 10
作者:yuan222 留言时间:2019-02-19 15:56:33

谢谢老高!好文,值得大家一读。余良先生的书多年前拜读过。真是句句血泪。红色高棉的罪恶,那是罄竹难书。

个人认为邓小平发动对越战争,有多重因素。国际上的原因如同老高所述,第一是向美国交上投名状,表明决不会再回到苏联红色阵营;第二是以“围魏救赵”之计,为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解围。

其国内因素,有为自己立威的意思,也有检阅军队战斗力的意思。

中国共产党党中央实际上以后对这场战争改变了态度。似乎1990年代末中宣部出版了一本改革开放20年纪,就没有列入这场战争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2-19 12:54:09

其实老邓是辣手,他上台后,很多在军队和秘密警察里跳得高的毛左份子,都被他下令秘密枪决了。

没这一手,仅凭着真理标准的辩论,老邓他能上台吗?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2-19 12:46:03

【虽然小邓不再红色意识形态至上,但想帮赤柬解围的目标显而易见,依旧是邪恶无比的。】

也可以这样说。 对于一个政治人物,在现实中他就必须这样说这样干,否者在党内他就无法生存。

柬共是毛左,波尔布特是毛的学生,波尔布特是毛培养的,他是在中国受训的,党内保守派很大一部分,都是毛左,如果邓要象老高一样的反对赤柬,他早就被开除出党了。

这就跟司马懿一样,必须熬到曹操(老毛)驾崩,乘接班人羽翼未丰之际,玩弄政治策略和政治技巧,制造机会扩大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借用军队的力量,来夺取最高政权。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2-19 11:41:52

赤柬屠杀越侨,逼得越共兵戎相见。

赤柬屠尽华侨,土共却是一直相助。

越共攻打赤柬时,土共更趁机在越南后方偷袭,大肆烧杀抢掠。虽然小邓不再红色意识形态至上,但想帮赤柬解围的目标显而易见,依旧是邪恶无比的。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9 11:21:47

中共挽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政权,这是史实;但挽救的动机,并非出于意识形态。这有那么难以理解吗?

-----

哈,哈,哈,老高点到同志的死穴了。

同志替爱党心切,竟宣称土共只是为了讨好美国,就趁越南后方空虚,大军入侵,烧杀抢虐!

把土共说得这么卑贱,比老高还反共啊!

回复 | 2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9-02-19 10:07:45

【邓小平发动对越战争,除了党内和国内的因素之外,其国际战略上的考虑,是希望通过惩罚苏联支持的越南,一箭双雕:第一是向美国交上投名状,表明决不会再回到苏联红色阵营;第二是以“围魏救赵”之计,为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解围】

是这样的,当时如果要发动对越战争,一定需要得到党内保守派的支持,以形成党内主流共识,如果不提出为了维护柬共的利益和安全,党内保守派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对越作战,如果在党内不能形成多数支持意见,而仅由邓一意孤行的来打越战,如果胜利了还好说。,如果战争打成胶着甚至遭到苏军从北方进攻,那么责任谁来负? 那样一来邓就危险了,很可能下台。

无论如何,越战发生了,也可以说最后险胜,但对越一战巩固和扩大了邓在军中的影响力,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所以邓本身是越战的政治受益人,这对邓后来夺取华的军权,推行改开,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

如果事后来分析邓是怎么忽悠党内保守派同意对越战争的手法,是值得任何实际政治操盘者所参考的,至于个人当时的主观动机如何,都是学者们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回复 | 2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2-19 09:14:11

中共挽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政权,这是史实;但挽救的动机,并非出于意识形态。这有那么难以理解吗?

回复 | 2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02-19 08:59:51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中越战争”

“为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解围”

-高伐林

我从来没有说过,邓小平惩越救柬,是出于意识形态、“拯救国外的红色政治,红色政权”的考虑。这是您自己想当然,虚设了靶子,再来反驳。

高伐林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9 08:46:09

ok!我打住。

不同政治观点的交流,永远以失败告终。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2-19 08:40:07

我从来没有说过,邓小平惩越救柬,是出于意识形态、“拯救国外的红色政治,红色政权”的考虑。这是您自己想当然,虚设了靶子,再来反驳。

至于十一届三中全会,我的态度,在去年年底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多篇博客文章中(至少有十来篇吧)已经表示得非常清楚和详细。那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但也不像您所简单化了解的那样。

回复 | 1
作者:yala 留言时间:2019-02-19 08:33:04

不光是柬共,中共,越共,朝共,古共,苏共都是魔鬼。中共,越共,苏共就是黑吃黑,狗咬狗。

回复 | 5
作者:水蛇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9 08:08:50

《纽约时报》也说:“为了惩罚越南推翻波尔布特政权,邓小平发动了那场为期一个月的惩罚性战争。”

一家之言可做参考,但不该左右你的正确判断。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9 08:01:47

十一届三中全会,不管你支持还是反对,都不得不承认,它是中共历史上的一次蝉变。

老邓连国内红色政治都抛弃了,他会在那个关键时刻拯救国外的红色政治,红色政权?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2-19 07:55:30

你还不错,知道是讨好美国。

在反对这场战争这点上,你和一些毛派观点是一致的。

老邓的阴险,你还没领教过?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2-19 07:49:23

谢谢光临指教。您可能是针对我这篇博文的标题提出批评。标题因受字数限制(若太长在其它地方显示时可能被截断),所以只突出一方面,确实不够准确。但我的按语中已做阐述,与您的观点大同小异:邓小平“其国际战略上的考虑,是希望通过惩罚苏联支持的越南,一箭双雕:第一是向美国交上投名状,以实际行动落实此前访美时对卡特的当面许诺,表明决不会再回到苏联红色阵营,让美国消除疑虑,放心援助中国、扩大与中国的合作”;第二才是“围魏救赵”。

说中共领导人惩罚越南的动机之一是解救红色高棉,是否“不大靠谱”呢?

官方披露史料和学界研究,这应该是不争的史实。

1978年12月7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研究决定对越南采取有限军事行动。用3-5天时间歼灭越军1-2个师,速战速决。内部对下提出口号是“为了支援柬埔寨人民反对越南侵略扩张的正义斗争,打击越南的反动气焰,牵制越南侵略行动,争取我国边境的和平稳定,决定实行机动作战”,简称“牵越援柬,机动作战”。

中国最初决策军事打击越南,解救柬埔寨确是直接的考虑。当1978年12月25日越南入侵柬之后,中国一度相应准备扩大对越军事打击;但红色高棉不经打,两周后金边就陷落,越军势如破竹,柬败局已定,中国便将战略重点从解救柬埔寨转为惩罚越南,让红色高棉能有机会收集残部站住脚跟。

当然往深一层说,中共高层的考虑更为复杂:越南一直有称霸和统一印度支那的企图心,侵柬胜利被中共看成追求“印支梦”的实质性步骤,如果真的控制印度支那,“远交近攻”亲苏反华几乎是一定的,而苏联也一定会支持越南来牵制中国。那么,中共当然期望扶植红色高棉来牵制越南,反制苏联。我的按语中这些不可能展开论述,因为所推荐文章的重点不在此。

前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安全研究项目主任的朱锋教授(现为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认为,“这叫围魏救赵,希望对越南的打击能够缓和越南对柬埔寨的入侵行动。同时,越南还在国内展开针对华侨的排斥政策。中共因此极为不满,发动了这场战争。”

《纽约时报》2015年3月31日文章《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也说:“为了惩罚越南推翻波尔布特政权,邓小平发动了那场为期一个月的惩罚性战争。”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2-19 07:43:11

土共只是为了讨好美国,就趁越南后方空虚,大军入侵,烧杀抢虐?

同志们拍马心急,但让土共更显得卑贱,阴险,还胆小如鼠。

回复 | 3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02-19 05:06:38

不大靠谱。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1978年12月召开。其中一个最最关键的看点,就是将政治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

一个月后(1979年1月),老邓以副总理的身份第一次访美。与卡特主要谈的都是改革开放。而且还是通告了将要发生的事:动动越南。

2月17号中越开战。

打越南,除了教训教训他们,练练兵,最最最重要的,就是献上一份投名状,整个战斗,其实是打给美国看的。

文章将那场战争说成是拯救高棉,不是小瞧老邓,就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了。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