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我的网络日志
ZT: 一言除我终身苦 2019-11-08 09:55:35



一言除我终身苦

 

作者/侯爵良   编辑/赳赳

达巴驿站 达巴路口心灵驿站

     

  时代不同,婴儿的命运也不同。今天的婴儿满周岁的时候,为了防止“小儿麻痹”,政府组织给每个孩子打针吃糖丸,从此小孩就不会患上那可怕的“小儿麻痹”,健康一辈子,多幸福!可是,倒退70年,在生我的那个年代,社会黑暗,医学落后,哪有什么“糖丸”可吃?哪有预防小儿麻痹的措施?于是,我的不幸发生了。当我1岁的时候,白白胖胖,正欲学步,忽然我的左脚瘫软,站不起来。全家人惶然不安,呼天叫地,莫知所措。家里人不知得了什么病,全村的人也不知得的是什么病,大家都茫然不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弟弟得病,哥哥挨打。母亲误以为是大我10岁的哥哥背我到河边玩把腿摔坏了。哥哥成了罪人,多次挨打,真是“冤大头”。  

     

请来的骨科医生王玉成也说是摔伤,骨头摔坏了。医生吹牛显身手,给我左小腿绑上竹夹板,绑得紧紧的。其实,他是骗财的大庸医,钱到手后,一走了之,40天也不回头,缺德庸医对患者极不负责。母亲急了,自己动手把夹板拆了。啊呀,不得了,母亲哭了:儿子的脚强直了,小腿萎缩了,肌腱坏死了,脚不能上下动。这不是成残废了吗?母亲的心被撕裂。在旧社会人吃人,人害人,家里出了这样不幸的事,竟然有人幸灾乐祸,说风凉话。“那是前世作了恶呀!”“这是老天报应呀!”“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母亲的心冰凉冰凉,人前似乎抬不起头来,残疾儿子给他带来了抹不去的伤痛。她怨老天爷的不公,更怨世人的冷漠。


       腿坏了,站不起来,我只能在地上爬。别人家里与我同岁的孩子能在地上跑了;我却只能在地上爬。比我小2岁的孩子也会走路了,我还是只能在地上爬。爬呀,爬呀,我一直爬到4岁才勉强站起来学步,开步比正常孩子晚了3年。虽然能走了,但不怀好意的人还在说难听的话:“有残疾的娃儿生长在穷人家,一定长不大”;“长大了,不能耕田犁地,养活不了自己,会饿死”;“饿不死也成不了家,哪个姑娘肯嫁给他。”幸灾乐祸的人就这样给我算命。当然,也有好心的人在为我将来的生计发愁,出了好几条主意。一是要我过继到富人家里当儿子,有吃有穿。这主意并非空穴来风,真有人上门商量过继的事,人家问我:“你愿意不愿意?”我回答:“白天去吃饭,晚上回家睡觉。”别人一听,笑了,人也走了,不再旧话重提。二是要我认识些字,到庙里去当和尚,不干体力活,成天坐着念经。当地“罗汉寺”有个名叫孙普俊的大个子和尚,见我记性好,决意背我进庙,下山来了。我不忍离家,终于作罢。还有人劝我母亲别发愁,学手艺,当裁缝,也是一条路。天生一人必有路,还会饿死了?教书先生劝母亲:“送他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听人劝,得一半。”我便好好读书,心存高远,走出大山,从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走来,到了北京。在求学期间,我的这条病腿带来许多别人想象不到的困难,盼望有机会把腿治好。可是,在四川的医院不知我得的什么病,长期不得治疗。到北京工作以后,心中燃起一团烈火,料定北京的医疗条件好,名医云集,治疗我的病脚有望。


       20世纪60年代的第三个秋天,我去自己单位的合同医院——北京协和医院,进了骨科门诊室。我的心“咚咚”跳,盼了十几年的诊断治疗今天就要开始了,我多希望有一位名医高手来除却我的病苦!协和医院名气大,这里的医生想必出手不凡。不一会,一位漂亮的高个子女医生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身白大褂,戴着口罩,穿一双高跟鞋,在诊室里走来走去,“嘎噔嘎噔”,颇有气质风度,听是从德国留学回来的,举止不凡,说话有些傲气。求人者畏人。我是求她诊断的,心存敬畏。她坐在我面前,不冷不热地问:“哪里不好?”   

       我把从小得病的情况对他诉说了一遍。她又不冷不热地说:“这是骨头上的毛病。”

       骨头上的什么病呢?她并未细说。我接过话问:“能治吗?”

       她伸过手来摸我的病脚,断言道:“不能治。”

       “为什么?”

       “你的年龄太大了。”

       是的,我年龄大了,已经二十好几。难道这个年龄就不能动手术了吗?这一辈子就这样残废下去?我不甘心,我用乞求的眼光望着这位留学德国的白衣战士,问道:“还有别的医院能治我的病吗?”


       不料,这一问,冒犯了这位高傲医生的权威,她斩钉截铁地大声吼道:“我说不能治就不能治!我这里不能治别的任何地方也不能治!”

我像掉进了冰窟,浑身透凉,在蜀地蓉城上学时长期盼望有朝一日进北京治好病脚,不料北京协和医院的权威医生使我的希望成灰。我有点自暴自弃,到此拉倒吧,别再做梦,认命吧,去忍受一辈子的痛苦吧。


       从协和医院出来,低头不语,漫步王府井大街。冷静出智慧,我的心又活起来了:你说不能治就真的不能治吗?我不信!偏要找到能治的医院,除我终身苦。人贵有心,不到黄河心不甘。

       我想起东交民巷的整形医院,也许那里的医生能为我整形矫正。

       然而,希望又变成了失望,他们抱歉道:“我们是对人的面部整形;骨头上的毛病我们弄不了。”

       失望的我还不死心,问道:“哪家医院能对骨头整形呢?”

       “积水潭医院,去那里看看。”


       多谢指点,我迅速去积水潭医院。快要下班了,医院关照我,加了个号,让我成为最后一名就诊者。


       护士要我脱光衣服躺在检查床上。我不好意思。护士狠狠地批评我:“怕什么,害羞是不是?科学检查就得这样。”


       照护士的吩咐,我躺下了,5位骨科医生来会诊,这个来摸摸我的腿,那个来摸摸我的脚,那些温暖的手使我身子产生一股又一股暖流,我的心在说:多好的医院!多好的医生!多好的护士!


       摸来摸去,半小时过去了,医院已经下班。躺着的我十分不安,因为看见身边的大夫个个面有难色,护士的脸也异常严肃,失去了微笑。听他们在小声议论:这是小儿麻痹症,马蹄形内翻,肌腱已经坏死;髁关节变形,多长了骨头,成为畸形;小腿肌肉严重萎缩,要是病人年轻10岁就好了,通过动手术,把多余的骨头敲掉,可以把脚板放平,打上石膏,进行矫治,走路就不再内翻,和正常人一样;现在年纪偏大,不好动手术,有风险,万一出事故,矫正不当,反倒事与愿违。议论的结果是不能治,请我下床。


       听到这样的结论,我差一点哭了,对医生哀求道:“我不下床,求求你们,再看看,再商量商量,能不能死马当活马医,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治好我的痼疾。”


       医生是治病活人的人道主义者,他们同情我,可怜我,但他们并不改口,仍旧说 “不能治”,要我下床,结束诊断。我躺着不动,坚决不下床,说道:“你们不拿出治疗方案我就不下床。”


       医生们理解我急于求治的心情,改口道:“我们是没有办法可想,要不,请主任看看。”


       他们说的主任是骨科主任崔大夫。我把希望寄托在崔大夫身上,盼他给我带来福音。可惜,他眼下不在医院,社会活动多,出外开会去了。


       我苦等了一周,在崔大夫出诊的那天下午我去挂了号。不巧,崔大夫又临时出外开会未归。护士劝我耐心地等,说崔大夫这个人心在患者,非常尽责,只要有一点时间,他也会来诊室。果然如此,临下班时,主任来了,几位大夫迎过去,请他为我诊断。


       进了诊室,我和崔主任对面而坐。我诉说了自己的病情,他一言不吐,把我的病脚抱在他怀里,一只手用力捏着我的脚板,闭上双眼,紧锁眉头,默默无语。几位大夫和护士都围着他,鸦雀无声。这里的诊室静悄悄。我的心情紧张,呆呆地望着崔大夫那张慈祥和善的脸,胖胖的,红红的。他不出声,久久地沉默者,思考着,一个劲地抱着我的脚。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在作什么样的判断?他将发出来的声音是给我带来惊喜还是悲哀?


       10分钟过去了,不说话;20分钟过去了,仍然不说话;半个钟头过去了,还是无声的诊断。我的心一阵紧过一阵,有点忍耐不住了,便壮起胆子贸然问道:

       “崔大夫,我这病能治吗?”

       被问的崔大夫如梦初醒,两眼炯炯有光,一脸微笑,大声回答:

       “能!”

       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别人都说不能治,他怎么说“能”呢?我遇到救星了。我是多么有幸啊!我异常激动,闻言而喜,要不是他抱着我的脚,真想立即向他跪下叩头。一个“能”字使我心花怒放,忙问:

       “怎么治?” 

       “动手术。” 

       “什么时间?”

       “明天。”


       这就是崔大夫的医风,说治就治,“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很想早一天结束我的病苦。


       我回到工作单位,做入院的准备。积水潭医院不是我的合同医院,还必须去协和医院开转院证明,否则,住院费不能报销。


       我再次去到协和医院挂号,又见到了那位留学德国的女大夫。他见我没好气,责问道:“你又来干什么?你的病脚哪里都不能治!”我说:“万一有地方能治怎么办?”她火了,反问道:“什么地方?”我慢慢地回答:“积水潭医院。”她狐疑不定,怪声怪调地说:“他们能治就治去吧,又来找我干什么?”“找你开转院证明。”这句话让她好没面子,因而怒从心上起,呵斥道:“你怎么不早说?绕来绕去,谁有工夫听你说废话!”


       我不说话了,她无可奈何地给我开转院证明,一边开,一边唠唠叨叨,拿我撒气。

      

       我一点不介意,心里反倒高兴,毕竟她在帮助我,在给我忙着开转院证明。如果她生气刁难我,不给开,岂不是半路遇到程咬金。她要通过泄愤来挽回自己的面子。这位自视高明的大夫目空一切,把话说得很绝,不留余地,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她不能治的病以为北京城里谁也治不了。现在崔大夫能治这又怎么说?当初我如果傻乎乎地听她的话,不再投医,岂不误了我的大事!她喝了点洋墨水,自命不凡,草草诊断,轻易下结论,对患者极不负责任。她哪像崔大夫,人家把我的病脚抱在怀里,那是什么态度?什么感情?何其认真!何其尽责!白求恩在哪里?就在我的身边。我很幸运,遇到了崔大夫这样的医林高手。他嘴里的一个“能”字,使我住进了积水潭医院的病房。


       动手术那天,护士先给我“备皮”,把整条病腿的汗毛全部剃光,然后用手术车把我推进手术室,水银无影灯把手术室照得格外亮。王大夫穿着短袖手术服,戴着大口罩,只有两个眼睛露在外面,像个“屠宰场”的把式,我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凉气,阴森森的,生出几分恐惧。王大夫走近我,轻声问道:“害怕吗?”我言不由衷地回答:“不怕。”王大夫宽慰道:“不用怕,要相信科学。”


       是呀,要相信科学,这是在新社会,在北京动手术,由医德医术都很好的医生主刀,有什么可怕?在旧社会我哪有这福气!那时遇到的是骗钱的庸医,胡乱地治一通,加重了病情。那时,谁来关心我?看见的是白眼,听到的是风凉话。今天,多少人在关心我!住院的治疗费全由公家报销,何幸如之。前后对比,我这一条腿有了不同的命运,可说是“新旧社会两重天”,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医生。想起这些,我的心平静不下来。我控制情绪,躺在手术床上一动不动,让麻醉师打麻药。只麻醉下半身,属于局部麻醉。他们担心我忍受不了手术时的疼痛,专门安排一位护士坐在我身边,给我聊天,分散我的注意力。聊天的护士知我在房管部门工作,话题转到房子的分配上。他问我怎样才能要到房子,怎样才能换到房子。那个年代,城市住房问题最为头疼,北京人均住房2.8平方米;想必护士家里的住房情况也好不了,所以要向我问这问那。我理解她的心情,仔细回答她的提问。后来,不能回答了,因为麻药向身子的上半部扩散。扩散到胃部,
























浏览(575) (13) 评论(1)
发表评论
实验证明:数钱可以减轻心理和生理的疼痛感 2019-11-07 03:38:19

转贴前言:

记得有人问李嘉诚,什么是幸福?

李嘉诚荅,老两口做个小生意,每天打烊后在灯下数钱,这就是幸福。

由此㸔出,数钱的确有用。但这种作用,只有在当一个人还没有迖到他(她)心目中的财务自由时才会有。当他(她)已经迖到心目中的财务自由时,钱只是一个数字,数钱也就不能减轻疼痛感了。

乔布斯生病时,数钱能减轻疼痛感吗?

 

实验证明:数钱可以减轻心理和生理的疼痛感

以下文章来源于国际科学 ,作者薛定谔的CAT

各位读者朋友,你有没在心理或生理上有什么不舒服?一个绝妙的良方来了,那就是——数钱!

 

众所周知,钱被认为是个好东西,想要在当今社会生存,就不能离开金钱二字。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充当着流通货币的角色,我们能用钱买来很多我们需要的东西。但是,俗话说,“有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那么钱除了能够给我们带来物质生活上的富裕之外,在心理层面对我们有没有影响作用呢?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2009年的时候,时任中山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周欣悦(现为浙江大学企业管理系教授)作为第一作者,并联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学者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学者,共同在著名的心理学顶级期刊《Psychological Science》(心理科学)发表了一篇名为《金钱的象征性力量:金钱缓解社会焦虑和生理痛苦的提示》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以6个心理学实验,探索了金钱对人们的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影响作用。

周欣悦教授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科技英语系,硕士和博士毕业于美国亚利桑拉大学。曾为中山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现为浙江大学企业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该文章一经发表,就引起了学术界的轩然大波。随后,在2012年由果壳网和浙江科技馆联合举办的首届“菠萝科学奖”(被称为中国的“搞笑诺贝尔奖” )上,该研究一举夺下心理学奖!这一消息当时也被很多新闻媒体予以报道,如下图所示。

除此之外F1000Prime网站(一个专门推荐世界上最重要科研论文的网站,其推荐人包括全球近6000名生物学和医学领域的顶尖科学家以及另外5000名优秀科研人员)也对该研究进行了推荐,评价星级为“好”(Good)。

金钱的心理学意义及其与社会性的关系

首先,该研究探讨了金钱在心理学上的意义,并认同了当下研究的普遍观点:金钱是一种社会资源。

随后,作者对金钱和社会性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论述:在最原始的文化色彩中,人类是一种社会性和文化性动物,人类需要依靠彼此(即依靠他们的社会群体和组织系统)来获得他们想要和需要的东西。这种社会性的相互依赖也给各自带来了归属感,因为获得群体的认可对于生存而言十分重要。然而,在除了最原始的文化之外的所有文化中,金钱都可以代替社会性,人们认为金钱可以帮助他们操纵社会系统,给他们想要的东西。总而言之,无论是金钱还是社会性,都能让人们从社会制度中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研究中提及的几点假设

在本研究中,作者对金钱暗示可以改变社会事件影响这一假设进行了检验,特别是接受与拒绝。研究认为,即使只是拥有金钱的一点点想法或感觉,也能够对心理或生理上产生一种广泛的影响。这一假设的具体内容是:被拒绝的感觉(即社会认可度低)应该会增加对金钱的渴望,相反,对金钱的渴望应该能减轻被拒绝的痛苦。相比之下,失去金钱的想法可能会增加拒绝的痛苦,因为一个缺钱的人更依赖于别人的认可。

此外,本研究还对有关潜在过程的假设进行了检验。Panksepp(1998)的一篇开创性著作提出,当动物进化到使用社会互动作为达到生物目的时候,它们并不总是形成新的系统来应对这些新的现实,而是对现有的系统进行调整来应对社会事件。因此,人类心理上的快乐和痛苦系统便开始适应了社会接受和拒绝等问题。而以往的一项研究表明,社会排斥产生的大脑反应类似于对身体疼痛的反应,这项研究为此研究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之后,其他研究也发现了社会和身体疼痛之间存在联系,表明社会排斥产生的镇痛效果类似于伴随身体伤害产生的身体疼痛的暂时麻木。后来的若干研究也证实了,社会排斥会导致人类对身体疼痛暂时麻木。所以,尽管金钱可能与社会痛苦联系在一起,但它也可能与身体痛苦联系在一起,因为社会痛苦和身体痛苦拥有类似的机制。

那么为什么金钱的概念可以减轻身体的痛苦呢?作者认为,金钱作为一种万能的社会资源,能够激发人们的信心、力量和效能感,而且过去的若干研究也已经证实,强烈的自我效能信念可以提高承受身体疼痛的能力,并且有助于人际关系的成功。因此,研究假设金钱与身体疼痛有关,身体痛苦会增加对金钱的渴望,对金钱的渴望应该能减少由外部刺激引起的疼痛感,并且花钱或丢钱的想法应该会增强痛苦感。

接下来是这六个实验的具体内容:

实验1

被试者们首先对问题熟悉5分钟,然后被带到单独的房间。每个人都需要指出他或她希望与哪个小组成员一起完成即将到来的任务,但是实验者最终通过随机分配来确定一起参与任务的人选,旨在模拟出一个社会接受和社会拒绝的情景。

本研究中对金钱的渴望程度有三种衡量方法:首先,被试者被要求根据记忆在纸上画出1元硬币,以往研究表明,硬币画的越大,其对于金钱的渴望就越深;第二,被试者需要列出七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如阳光、春天、巧克力、沙滩),并被问到他们中有多少人愿意永远放弃这些,而将其转换成1000万元人民币(140万美元);最后,当被试者准备离开实验时,另一个实验者走进房间,要求为孤儿院捐款。

实验结果发现,社会拒绝的被试者(即不按照自身意愿所搭配的小组成员)所画的硬币显著大于社会接纳的被试者(即按照自身意愿所搭配的小组成员)所画的硬币,而且更渴望得到1000万人民币,所以,实验1结果说明社会拒绝可以增加对金钱的欲望。

实验2

被试者进入实验室,首先完成一项单词拼写任务,其中一半被随机分配到中性状态,这些人是控制组,他们接收到30个单词片段,完成拼写这些单词片段后,会发现这些词代表了中性概念(如石头、午餐);而其他被试者则被分配到疼痛状态,为模拟心理痛苦实验组,并接收到10个单词片段,同样,当拼写完成之后,这些词指代的是生理上的概念(例如头痛、疼痛、酸痛)。然后,给被试者一张显示10枚硬币大小的纸,并要求他们选择与三枚硬币大小对应的圆圈。最后,被试者被要求列出他们一生中所珍视的除金钱之外的10件事,然后被要求指出其中哪件事他们愿意放弃,并转换成1000万元人民币。

实验结果发现,心理痛苦的被试者选择的硬币尺寸显著大于控制组,并且更愿意放弃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来换取1000万人民币。

实验3

首先,被试者需要完成一个被称为“手指灵巧”的任务。那些被分为数钱组的人从实验者提供的一堆纸中数出80张100元钞票,而被分为数纸组的被试者则数出80张纸。接下来,所有被试者都各自玩了一个电脑投球游戏。他们被引导相信和3个现场被试者一起玩,但事实上这3名现场被试者只是电脑玩家。最初,球在4名队员中被均等地抛出去,在正常的游戏条件下,这种平等的游戏在整个游戏中一直持续。在社会排斥条件下,模拟电脑玩家在10次投掷后会停止向被试者投掷球。随后,被试者使用南安普敦社交自尊量表对他们在游戏中感到的社会压力进行了评估。这个量表上的样本项目包括“我觉得有价值”和“我觉得被拒绝了”。最后,被试者估计了他们收到的投掷次数,并完成了正面和负面影响清单。

实验结果发现,数钱可以增加人们被社会拒绝的承受力。

实验4

在进入实验室之前,被试者被随机分配去数钱或纸。完成计数任务(与实验3中相同的任务)后,被试者再执行疼痛敏感性任务。在高度疼痛的情况下,一名助手将被试者的手放在一个物件上支撑和固定它,然后将左食指和中指浸入水中三次,一次是在43摄氏度(基线)下浸泡90秒,然后在50摄氏度(非常热)下浸泡30秒,然后再在43摄氏度下浸泡60秒。在中度疼痛状态下,被试者的手指仅浸泡在基线温度(43摄氏度)的水中180秒。之后,被试者使用9点量表来评估这项任务的疼痛程度。最后,他们完成了作为情绪测量的正负性情绪量表。

实验发现,数钱可以减轻人们的身体痛苦感。

实验5

首先,一半的被试者需要列出他们过去30天的金钱支出,而其他人被要求写下过去30天的天气状况。然后,所有被试者玩网络橄榄球游戏,体验正常的游戏或社会排斥条件,如实验3所示。同样在实验3中,被试者完成了南安普顿社会自尊量表(对社会困境的测量)和正负性情绪量表。

实验结果表明,回想已经花费的金钱会对社会拒绝产生更加消极的情绪。

实验6

被试者首先完成了实验5中所使用的书写操作(书写费用与天气情况)。然后,他们进行高痛或中度疼痛的水浸任务,与实验4相同。在进行疼痛操作后,他们评估了他们经历过的疼痛程度。最后,被试者完成了正负性情绪量表。

实验结果发现,回想起已经花费的金钱以及身体疼痛均会对社会拒绝产生消息情绪。 

通过这6个精彩绝伦的心理学实验,研究最后证实了金钱对于生理上的疼痛以及社会性痛苦(社会拒绝)具有缓解作用,即金钱概念的暗示可以帮助人们进一步抵御来自身体上的痛苦感和来自心理层面的社会痛苦感! 

那么,下一次当你身体受伤或者感到伤心难过时,不妨打开自己的钱包来数一数钱

参考文献:

https://person.zju.edu.cn/0015189

https://f1000.com/prime/1163818

 

 



浏览(389)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在美的老年海华的形象(体育老师) 2019-11-02 20:19:48

在美的老年海华的形象(体育老师)

 

大约是十年前,一天下班回家,开门见从门缝中塞进家的一张纸条,写道:“大爷、大妈:我们已搬家了,请来我家有事相商。” 畄下了具体地址和姓名。一时真想不起,留条者是谁?更不知有何事,约我们上门相商?但第一次被称为大爷、大妈,心暖暖的,留条者应该是北方人吧?

周末进城看了场电影,顺路按地址找到了留条的人。见面便想起来了,是搬家前住在我们附近的同胞家。

几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晚饭后,我和老伴带上刚从国内出来,暂住家中的孙女在周围遛弯,碰上了这家人。到了我家附近,邀请他们進屋坐坐。刚进屋,他们家的两三岁大的男孩,便冷不丁地着我孙女,在其腿上狠狠咬了一口。我孙女痛得大叫,咬得不轻啊,四个牙齿印深深崁進肉里。

孙女懂事,很 快擦干眼泪,拿出糖菓、玩具招待弟弟。我对他们说,男孩可能缺钙。缺钙的孩子牙痒,会咬人。他们听后没说什么,喜欢上会让着弟弟、哄弟弟玩的我家孙女。

過一阵,一天下班回家,见家门边放着几株粗粗壮壮的辣椒、茄子秧苗。定是那家姥爷、姥姥送的,那天他们提起过。国内同胞,大多会在家周围种些菜蔬,丰富生活,享受种植的快乐。当年这些苖,还真的在我家花园里,开了花,结了果。

进门见满屋狼藉,姥姥揹着外孙女,摇着、㨪着、拍着,哄其睡觉,另隻手牽着孙儿,一脸疲惫、无奈,见我们如见救星。

约我们来,是想把孙儿、孙女托付给我们。因孙女儿才半岁多,希望能住他们家。原来他们在找住家媬姆,相中了我们。

这次弄清楚了他们的情况,一家的高级知识分啊!两老夫妻是国内某大学的教授,退休了,来帮女儿女婿带孩子。哪知这活实在不是他们对付得了的,他们决定打道回府了。女儿、女婿都有双博士学位,工作 忙碌。小外孙儿是自闭症患儿,难怪那天刚進我家门,就把我孙女儿咬了,说明病情已到攻击了他人的程度。

他们的确需要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媬姆。我告诉他们,目前不能帮他们,一时间辞不了眼下的工作。太让他们感到意外和失望了!姥爷姥姥挺同情我们的,在美国也真不容易啊,这么大年纪了,还要㸔门打更找生活。

临走时,我向他们表示,尽快帮他们物色一个合适的人。回家后,马上电话联系了一个朋友。出国前朋友是中文老师,来美后一直为其他同胞带孩子。

当孩子们的妈送我们出门时,见到我们的还祘新的SUV,说,你们会开车?我明白了,他们想当然,我们是靠儿女过日子的。孙女已懂事,Offer我们一份工作,赚取一份额外的工资,天上掉馅饼,何乐而不为啊。

一家杠杠的高知,看我们慈目善眉,主动Offer一份媬姆工作。本人既开心又自豪,除了实验室,我还有本事找生活。

我把这个故事 告诉过几个朋友。西人朋友听后,无不开心地说 :“It’s interesting!”(有意思),毫无贬义。但有同胞说,亏你还笑得出,在国内教授眼里,你们也就媬姆那档次!

我们这些漂泊在美的老年海华的形象,在国内同胞眼里,差的真不是一两条街啊!

浏览(1067) (14)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