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乡了 2019-02-13 10:12:12

  我这个思乡客,读到国内发小从武汉的“年度来信”,好像享用“满汉全席”——这个比方,不是形容其豪华讲究,而是形容其丰富扎实,他的信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他说写信是“还债”,我则说:不收到他的信,就不算真正过年


  老高按:每年春节,都会收到发小、武汉市一中初中同学杜先荣的长长来信。常读“老高的博客”的人,也知道,我每年都将他的“年度来信”转发于此,供武汉乡亲和所有读者分享。以前我不便公布其姓名,后来他说,公开无妨。
  杜先荣其实与我并不同班,甚至也不同级。但我们在中学的课外活动中结识,友谊持续至今,掐指一算,超过半个世纪了!有了微信之后,其实平时也经常联系,但先荣与我都很重视这封“年度来信”,要保持这个传统。一年到头了,他一定要写一封详详细细的信给我,号称“还债”,而我也习惯了,说这是我过年的“新传统”——不收到先荣的信,就不算过年!
  今年杜先荣的这封信发来很早,大年初一就发来;但我收到较晚。他说这封信写得比较仓促,不太好,但在我这个思乡客,却感到十分解渴,比凡是过年过节,所有微信群、朋友圈都是大发贺卡,又是彩图、又是音乐,现在又加上各种视频,热热闹闹却空空洞洞的那种风气,要实在得多!我以前用过一个比喻,他的来信好像一场关于故乡的“满汉全席”——这个比方,不是形容其豪华讲究,而是形容其丰富扎实!以前他的来信,我们这里读过的网友跟帖评价说:客观、可信,我相信读了今天我转发的这封信,不带偏见的读者也会有类似感触,肯定是与老毛所批评的正相反:先荣的信,“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
  好,下面就是他的信。今天是中国猪年正月初九,用先荣的信,延续同胞们过春节的喜庆!


伐林好友:春节快乐!
  每逢佳节倍思亲。由于懒惰,平时难得写一封信,每年到年关时写一封信,交流一下自己一年中的经历、思考和家乡城市的发展变化,谓之“还债”。
  先说说这座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的武汉市。
  现在的武汉是网红城市,城市的排名不断上升。2018年的GDP排名为全国第九,一些综合排名将武汉排在北上广深之后的第五名,虽然在计划经济时代武汉曾经长期高居全国第四,但落后二十多年(应该是1992年南巡讲话以后开始追赶),经济还未完全复苏,让人难以置信。武汉的传统优势是“一五”期间的重工业、交通运输业企业:武钢(武汉钢铁公司)、武重(武汉重型机械厂)、武船(武昌造船厂)、武锅(武汉锅炉厂)和长航(长江航运公司)。这些国字号的大企业,除了武船和一些船舶科研院所依赖于军工依然繁荣外,其它的早已衰退。而和武船生产能力不相上下的长航青山船厂,早些年还依靠出身长航系统的省长、省委书记罗清泉揽到一些国外的造船工程得以维持,现在已彻底关门大吉。
  武钢前些年与上海宝钢合并,裁减了一大半职工,现在的青山区经济发展在武汉13个区中是垫底的,整个青山区一片萧条。原与武钢集团合并受武钢代管的武汉市冶金局下属的各厂,早已在90年代的改制中垮掉。(我当年就先是在武汉市冶金局下属工厂当了几年工人,后来被抽调到局机关工作几年,从那里考上大学。对企业和系统,有一份源自青春年华的老感情,对它的消失,不免有几分怅惘。——老高注)
  长航萎缩得更早更彻底,由于东西方向的公路铁路的兴建,水上运输时间长的劣势尽显,三峡大坝又增加了过往的难度。长江上现在很难看到大型的客货轮,只有很少露面的几条旅游船,让人记得起长江还有水上通道的功能。原来遍布武汉长江汉江的码头,因江滩的修建改造也即将消失殆尽。武汉江面还保留了少数几条过江轮渡船线,主要是作为观光旅游的需要。

  比起航运的衰落,铁路这十几年倒是无限风光,武汉现在是全国拥有火车站最多的城市。除已建成的武汉站、汉口站、武昌站以外,已规划并开工建设新的汉阳火车站、天河(机场)站、光谷火车站。武汉始发的高铁和动车,可以在几小时内抵达全国二十多个省会城市。火车的便捷也促进了旅游的发展。现在到新疆、西藏旅游已经不再是畏途。武汉现在已跃升全国的十大旅游城市。
  武汉前二十年主要是发展汽车制造业,以沌口的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为龙头,建立汽车城,后来又在江夏和蔡甸建了一些汽车合资企业,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现在,汽车制造已经到了一个拐点,销量首次开始下降,市场趋向于饱和。武汉下一步要重点发展纯电动汽车。但武汉的新增长点是光电子技术,光谷的崛起,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发展非常迅速,光谷一带完全是年轻人的天下,走到那里完全是当年到深圳、上海的感觉。外来人口充斥其间,本地人倒是很少见到。
  武汉的发展,靠的主要是城市建设。现在最引人注目的是地铁的建设。武汉主要的城区,地铁已经四通八达。据一位当老总的同事介绍,地铁这个耗费巨资的建设项目,主要靠地铁沿线的土地开发。政府将地铁规划线路的土地划拨给地铁集团,沿线的土地增值,地铁集团通过经营土地筹集工程资金。他还告诉我,武汉一些市长、市委书记因武汉快速发展被提拔调到外地,并把武汉建设地铁的经验也介绍给外地,让外地的人到武汉来学习、取经。地铁的近乎疯狂地建设,提高了城市的GDP,也推动了房价的不断上升。现在衡量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不高,主要看这个城市能否吸引外来人口。像东北那些大城市,由于工资水平低,就业渠道少,人口不断外流,又没有新的人口流入,所以不断衰退,东三省的经济增长这些年一直低迷甚至是负数,就是这个道理。

  武汉承办今年10月世界军人运动会,新建、维修了35个运动场馆(我曾经工作过的武汉商学院,就由政府出资兴建了一个马术场、一个游泳场,还改造升级了一座体育馆)。城市的道路、沿街的海量房屋都由政府出资修葺一新,有的地方一些破烂不堪的私房也将外观粉饰一新。还有绿化、灯光亮化,建设了数百公里长的东湖绿道、东沙湖绿道、月湖——知音湖绿道、后官湖绿道等等大量的绿道,使城市焕然一新,让外来人留下繁荣的印象。这种投资,对促进经济增长的短期效果显而易见。不惜血本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这应该也算是中国特色。大兴土木、对美化这座城市是有好处的。只是,不过十来天的运动会,这样挥霍投资,这些场馆运动会后不知有什么办法维护,便其发挥投资效应?运动会开完了以后城市如何发展?这是难以预测的。现在官方期待着中央批准建设武汉的第四镇——长江新城,地点在汉口的东边谌家矶以下至黄陂的武湖、新洲的阳逻一带。
  武汉的市内交通现在是非常方便,出行有地铁、公共汽车、电车、有轨电车(建成两条线,一条在光谷,另一条在沌口的郭徐岭到汉阳的黄陵)、轮渡等,公汽一部分已经改为纯电动的,将来逐步淘汰汽柴油发动机的公汽。以上这些交通工具,65岁以上的老年人持证全部免费。外地人长住武汉也可以办老年证,享受免费待遇。路过武汉的外地人持身份证、护照乘地铁也免费,武汉市政府比北京、上海等地大方得多。乘公用交通出行的范围已经到了武汉过去的三郊四县即远郊)。还有出租车等,私家车也到处都是,泛滥成灾。
  现在城市的公园(包括黄鹤楼、动物园、植物园、园博园等收费景点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半价,对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免费。各类博物馆也都是免费的。另外,所有公家医院对65岁以上老人看病挂普通号是免费的,挂专家号则照章收费。现在挂一个普通号一般是几元钱,挂专家号按医院等级和科室,有十几块、几十块和一百多块的。
  昨晚(除夕)因为禁鞭,加上几乎所有的商家店铺关门,街上人、车均极少,显得极其冷清安静。饭后和家人一起看了一下春节联欢晚会,虽然节目不是那么吸引人——我从来没有看过一次完整的春晚,还是聊胜于无。今晚开始连播《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在一部分人群中,收视率可能会超过春晚。

  说说我的退休生活。我是2010年正式退休的。在企业工作的同龄同学中,我算是退得比较晚的。90年代兴起的企业改制中,当年全国8000多万企业职工,有6000多万人被迫下岗,多数人被迫买断工龄,自谋生路,连社保费也靠自己打工赚钱来交。多数人不能适应这种变革,以致生活很艰难。所以,很多人想方设法地以病或特殊工种为由,办理了提前退休。这样做有利有弊,有利的是可以不再交社保,并可以早点拿退休金。但弊端是,社保退休工资的计算的几个决定因素,一是交费多少,二是工龄长短,三是退休早晚(退得越早社平工资越低)。由于交费低、工龄少、退得早,所以退休工资低。
  武汉市企业退休职工2018年的平均工资是2800元,约相当于全国退休职工的平均工资。武汉市与北上广深等富裕城市的企业退休职工比较起来,平均每月要少一千多块钱。请注意“平均”二字,现在企业退休职工高的可以拿到五六千元甚至更高,那么相应的,可想而知,就会有很多人只能拿到一两千元(我记得我母亲,一个资深麻醉师,因为退休比较早,到2009年去世之前每个月只能拿到一千元左右,看到别人拿到两三千甚至更高,心里也是很不平衡。——老高注)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武汉市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9737元,平均每人每月3300元。企业退休职工的收入低于全市人均可支配收入500元。这说明企业职工的收入严重偏低。记得我们当青年工人时,退休的老工人退休工资多数是每月六七十元、还有个别是八九十元一百多元的,还可以养家。现在退休人员沦为社会上的低收入者。
  而公务员退休最低的每月四五千元退休工资,处长七八千元,局长就有上万元了。而且每年还有几万元的绩效工资。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工资系列,比公务员退休待遇略低。
  企业职工与公务员退休待遇的双轨制,是城市反应最强烈的社会不公现象,二十多年来许多人四处告状反映,结果是投告无门。说企业职工退休工资“十四连涨”,实际上购买力并没有丝毫提高。有人拿未调整退休工资前的热干面价格打比方,“十四连涨”前热干面每碗卖1元钱,现在每碗卖4元至5元,与上涨后的工资倍数相等。新班子上台以来,退休工资增幅由每年10%降为5%,甚至有人将上一年的退休工资能买4000多笼小笼包,调整后的退休工资仅能买3000多笼小笼包,质问:谁偷走了那1000笼小笼包?
  国务院1997年就明令取消了福利分房,可直到前几年,公务员还享受福利分房,他们用两千多元一平方米买到的住房不仅地段好、质量好、环境佳,还有暖气、建有最佳的公办幼儿园和小学。而同时间同质的住房已经卖到了两三万元。他们一转手就增值几百万元。这是普通老百姓工作几辈子也挣不来的。拥权自肥,这在任何国家都是违法犯罪的丑闻,但这些事至少现在还是合法的。这和水泊梁山好汉打家劫舍,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有什么两样?!
  我的退休工资加企业补贴,略高于同年龄同性别同时退休的。两人退休工资加起来相当于武汉市一名退休的科级干部。按我的标准,这个收入能满足我的日常开支,吃饭、穿衣、吃药、住院(每年大约一两次,社保局承担总费用的三分之二,本人自付约三分之一。每次自己负担几千元)、国内旅游(每年3一5次短程)、网络手机订报刋等。我们吃的方面尽量讲卫生讲营养,比如买米买油买肉买鸡蛋尽量买质量有保证的,不买转基因和喂激素催大的。家中从来没断过水果、牛奶、酸奶,想吃什么从来没有顾虑过经济。但我们这种收入毕竟不很宽裕,不敢买房、买车,也经受不住大的挫折。如遇到我小弟弟那种大病(一年自己要承担几十万元)就无法应付了。还有,想要更新摄影器材,如购置尼康D850单反相机,购置拍鸟用的超长焦镜头,开车或租车去边疆名山高原草原作摄影游……就不能那么任性了。

  每天接送小孙女上学是我的主要任务。小孙女在距离家5.5公里处上小学,必须家长接送。我每天乘坐公汽,每天花在路途上的时间是4小时。老伴则担起洗衣做饭买菜采购做清洁的工作。我们家没有亲家老人帮忙,我们必须尽到老人的职责,所以,这些年,很多时间较长的出国旅游的活动我必须放弃。一些费时费力的社会活动我也尽量避免。连一些自己特别爱好的锻炼身体、外出摄影的项目也不得不忍痛放弃。
  小孙女上的学校是我们自己找的收费的私立学校,每学期学费1万元。这个钱是家长心甘情愿交的,政府并没有动员你去报名。但中国教育的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了。教育局规定,公办幼儿园不得教授小学阶段的知识,一些家长便将孩子从中班以后就不上大班了,而去上一年的所谓“銜接班”,提前一年学习小学一年级课程。
  教育局按住房划片对口的学校教学质量不好,我们小区几乎没有小孩上对口学校。都是家长各显神通找路子送孩子到别处去上学。另外,孩子还有课外培训,一般有好几门,我们为小孙女报了舞蹈、绘画和奥数,每周一门课一个半至两小时。我们已经坚持了数年。我们上校外课算是比较少的。比较多的孩子每周补五六门,业余时间全部被占用了。每次课学费至少一百多块钱。说是“九年义务教育”,实际上一个小孩一年上学加校外培训费一般都要几万元。有人计算过,现在在国内,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家长要承担的费用至少要一百万元。有的从幼儿园起就上一些新东方等校外培训机构,一年的学费就要五六万元。这些费用基本上由孩子的父母承担。
  有一首打油诗,写退休老人生活,很形象,抄录如下:

  退休十等人

  一等退休唱京剧,
  延年益寿百病去。

  二等退休无忧愁,
  天南地北去旅游。

  三等退休精神好,
  养鱼种菜溜溜鸟。

  四等退休好时尚,
  唱歌跳舞打麻将。

  五等退休没啥事,
  闷在家里练写字。

  六等退休挺可笑,
  无病花钱吃补药。

  七等退休也不闲,
  返聘回去挣点钱。

  八等退休最辛苦,
  甘为儿女当保姆。

  九等退休缺钱花,
  看门打更赚补差

  十等退休心不宽,
  在家憋出脑血栓…

  一些社会活动也不能免。去年,我组织原大队二十多名知青去汉川、大冶等山庄小住,去沌口下放的村里(因土地征用已改为城镇居民)回顾上山下乡五十周年。去宜昌参加武汉三中老三届组织的“上山下乡五十年回望”活动。每次活动都是三四天。收集历史资料工作也费时不少。
  应小弟的要求,编辑自印了家史《先父百年》。参加了《曾经沧海(续集)——纪念武汉一中、十九中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纪念》一书的编辑工作。
  另外,还和家人到恩施等地旅游。
  每天花费时间最多的,是浏览微信,回复来信,不少于四五个小时。
  你说,退休生活还算丰富吧?
  你多次邀请到美国旅游,我一直感激并挂在心上,因事多难以成行,非常抱歉和遗憾。只有等有机会再作决定。
  祝新年快乐!好好享受退休生活。问候你的全家人好!
  先荣
  2019.02.05(正月初一)


  近期图文: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期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境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关于猪的热回忆与冷知识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真名人加真名言,变成了假名人名言  



浏览(2776) (29)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i_Duan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4 02:52:42

谢谢回复,90年从喻家山旁的大学来伦敦,早期很少回国,现在儿女成人了,年年回国看望父母,武汉变化太大了,但天天雾霾。

回复 | 1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9-02-13 21:42:01

大约在1981年我还在北京上大学时去武汉过年,记得阴、冷、灰蒙蒙,好像没见过太阳,记得下雪。不记得有黄鹤楼,记得有“三楚雄风”的牌坊在龟蛇锁大江的那个地方。也去了武大校园,略有印象。有个同学家住文联宿舍,楼层高得记不得了,却记得没有电梯。

我有个哥现在还在武汉。这老兄满脑子幼稚病,一辈子失败。原在武汉无线电工业学校教书 (现为武汉职业技术学院),1980年代中期辞职下海,档案无处存放,就放在汉口的某个街道办事处,连个收据都没要。后来街道合并,档案就丢失了。

过去几十年,这老兄转战上海、海南、重庆,一败涂地,现在老了(65岁),回到武汉,却因档案丢失找不回原来的13年教龄(视同缴费工龄),不但无法领取养老保险金,还在继续交(交了十年了)。我帮他咨询武汉社保,答案是要求原单位提供相应的材料如当年的工资表、招工表,等等,可是联系现在的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院就是不答复,不说不提供,也不说要提供。

我那老兄身体还有问题,高血压已几十年了。热闹得很。有关国家文件、政策都很人性化,可具体到百姓、单个社会成员的具体事情,就只能干着急、看热闹。

网上如有熟悉武汉的高手,请帮忙提供有可能用得着的信息。也可以到我的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u/5116/)给我留言。谢谢!

抱歉借了老高的风水宝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贴出来。

回复 | 1
作者:雨村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3 20:38:56

【如果我也在黑名单上,那这个黑名单得多长、多大、多厚呀!】

老高:你太小看自己的知名度了。万维是海外著名的中文网站,是国安重点盯防对象,你是万维的高产作家,又是明镜集团主笔,在明镜视频上也经常露脸,在海关国安一眼就能认出你。你的知名度不低于杨恒均。不是吓唬你,还是小心为妙。

回复 | 6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3 20:17:49

多谢fangbin、雨村二位提醒、关心!

我最近没有回国的打算。不过我想,如果我也在黑名单上,那这个黑名单得多长、多大、多厚呀!当然今年是比较特别一些。

回复 | 2
作者:雨村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9-02-13 17:48:09

老高肯定也是上了黑名单的,现在最好别回去。你看看杨恒均,以前也是年年回去,可是今年就不灵了。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9-02-13 16:47:28

楼主可以思乡,但不可回国。在习某人治下,小心被抓。

回复 | 5
作者:旧客1 留言时间:2019-02-13 14:56:56

计划今年暑假回武汉看看,要把家乡的各种小吃吃个遍,也领略一下武汉如今便利的交通。哈!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回复 Li_Duan 留言时间:2019-02-13 13:23:03

欢迎老乡光临!我原来也是每年回武汉看望父母,后来父母相继去世,好多年没有回去了,所以老同学才每年写来长信,对武汉的方方面面做全方位的回顾、巡礼。

回复 | 2
作者:Li_Duan 留言时间:2019-02-13 13:08:28

你原来是我们武汉老乡,最近几年年年回武汉探亲,因父母年岁已高。

回复 | 2
作者:Li_Duan 留言时间:2019-02-13 12:52:07

很亲切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