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2021-02-07 10:57:17

  诗苑文坛固然有“文人无行”,但更有“文人相轻”,后者更是家常便饭。哪能“一犬吠形,百犬吠声”?真以为“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时代又回来了?“贾浅浅屎尿诗”这个话题,可以分解为三个子题,关键在她的究竟写得怎么样?


  老高按:2021年《文学自由谈》杂志第一期唐小林的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经该刊物微信公号发布后,引发网民狂欢。几天来海内外各个微信群里都在传抨击贾浅浅“屎尿诗”的檄文,嘲讽段子、漫画纷纷出炉,捎带上贾浅浅她爹、作家贾平凹。
  但我担心:恐怕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吧?
  “贾浅浅屎尿诗”这个话题实际上可以分解为三个子题:
  诗歌美学:贾浅浅的创作水平和审美取向如何?
  诗坛或文坛特权:父亲是否利用职权和影响,直接间接地提携、安插和吹捧子女?
  文坛风气:诗人诗评家竞相称誉写“屎尿诗”贾浅浅,是否说明文坛充斥逐臭之夫?
  凭直觉,我感到这三个方面,似乎都很难断然否认负面例证;但我也感到,恐怕不能对这三个子题,简单化地做出判断:
  疯传的几首屎尿诗,确实上不得台盘,但这位女诗人是以臭为香上位的吗?
  “文二代”确实有凭父荫、得虚名的,这里面往往有太多可意会不能言传的灰色操作,但具体到这对父女,有父亲提携女儿的确凿实锤吗?
  文人无节,文人无行,确实在中国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但当今已经烂到这种无不指鹿为马的地步,“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一人爱惜羽毛?

  凭空争论,不容易得出正确结论,我感觉,症结还在贾浅浅。只有了解她真实的创作实力,对后面的问题,才能得出相对公允的结论。
  得查一下资料。
  资料看起来似乎浩如烟海:不仅中国大部分报刊,而且美、法等多个媒体,都关注、都报道这一关于贾浅浅诗歌和相关问题的讨论,俨然成了跨国界的文化话题,贾浅浅已经成为国际名人。简直让我疑心,最先抨击“屎尿诗”的那个唐小林,是不是与贾浅浅密谋好了一波欲扬故抑的大操作?
  在此之前,谁知道有个贾浅浅?
  在此之后,谁不知道有个贾浅浅?

  但这些资料都是第二手到第N,网上贾浅浅的作品并不多。费了一番功夫查到她几篇作品,我无法判断算不算她的最好水平,但肯定比那些“屎尿诗”好得太多,“屎尿诗”只是她的游戏之作。用她自己的话说:有人选我最差的诗歌,拿来取笑。
  口说无凭,看看下面几首贾浅浅的作品:

  《我的“的”》

  在我的诗里
  那些靠近动词的“地”
  像是从热带雨林爬出的瘴气
  会催眠每一个刚爬上枝头的词语
  我必须趁着暮晚,将它拔去
  换成月光下好看的“的”
  让它的洁白
  变成一窝可爱的小兔
  蹿入我的每行文字里

  《秋》(不知是全诗还是片段?)

  所有的句子,都竖着身子
  长成秋天的芦苇
  微风中,那里停歇着
  草鹭和我即将折断的叹息

  《临睡前》
 
  孩子光着脚从她的房间跑过来
  抱着我说:妈妈晚安
  十分钟后又跑过来
  和爸爸拥抱,说晚安
  之后,十分钟后
  她又去到了妹妹的床前
  一样的拥抱,一样的说晚安
 
  她如此认真地一一道别
  仿佛关上自己的房门之后
  她就要开始
  在黑夜中长久地漂泊

  (这后一节,真是神来之笔!——老高评)

  《夜》
  (我在网上查到的这一首没有分行。作者将“夜”比作“猫”,而“拆下零件”“拔下脑袋”“卸下四肢”的意象更让我称奇——但是不一定让读者感到舒服)
  一只琥珀色的猫,弓着背,挤进夜色的窗棂,躺在床上,我开始一件件拆下我的零件,先拔下脑袋,仔细端详;那因为愤怒,而充血的双眼,在反复流出塑料眼泪后,变得纯净、明亮。
  那因为悲伤、失望,而扭曲的嘴角,也在不停的抚慰、按摩中,变得上扬、柔和。梳理好头发,给自己一个拥抱,卸下四肢,摆放整齐,一切都悄无声息,唯有那只琥珀色的猫,如蛇的尾巴,扭动在暗夜中。


  读了上面这些诗,我感觉这位女诗人,至少是有才气、有灵气。网民们凭她写了“屎尿诗”就全盘否定其人,是以偏概全了!
  由此我还联想到许多——
  我想到现代艺术史上杜尚那个著名的作品“小便池”;
  我想到现代文学史上众多不避粗俗的诗文,例如教材上必举的美国诗人威廉斯那首著名的《便条》;
  我还想说:唐代诗人陆游写过近万首诗,现代诗人郭小川写过几千首诗(诸位不会去读,但是三十多年前,我竟然不幸基本上读了郭小川全部诗作,那真是受刑!),绝大部分都是不折不扣的垃圾,虽然似乎没写到屎尿。——话说回来,写屎尿的也不应该成为禁忌,庄子不是说“道在屎溺”么?

  总结一下,以免误会或曲解(我已经发现,网上有些人对于揣测他人的意图、误解他人的原意,颇有偏爱、也有专攻):
  贾浅浅几首“屎尿诗”如《朗朗》《我的娘》等等,并不是好诗;
  我相信贾浅浅成名不是靠这些诗,更不是只写这种诗——她写过若干不错的诗;
  我相信许多我有所了解甚至景仰的诗评家,不是读了“屎尿诗”而称赞贾浅浅;
  我相信决定一个诗人的优秀程度,不是他(她)写过多少垃圾,而是在于他(她)写过多少佳作。
  读到素以“毒舌”著称的端木赐香一篇辛辣文章《贾平凹的闺女被炮轰,莫言的闺女还远么?》,从另一个角度抨击了这种文化现象背后的社会心理。与大家分享!


  贾平凹的闺女被炮轰,莫言的闺女还远么?

  端木赐香,端木小香

  唐小林炮轰贾浅浅所带的节奏,
  跟当年有人炮轰赵丽华所带的节奏,何其相似乃尔。
  网络群众很是踊跃。
  不踊跃能行么?
  现在的网络情形是:知识人三缄其口,鼠辈们异常活跃,真金沉在水底,泡沫齐聚水面。
  当年炮轰赵丽华的时候,很多网络群众就说了,诗这么容易写,我也会。
  可等到现在,你也没发现有几个网友变成了诗人。
  倒是赵丽华浴火重生,不但成了诗歌界的梨花体教主,出版了她的诗画集,创建了她的梨花公社,诸多女人在她的公社里,也得到了重生一般,从此走向了亦诗亦画的开挂的人生。
  就是现在,梨花公社群里,三天一艺术人文讲座(她能请来的专业老师都请来了),五天一美术作品拍卖(有专业老师的作品,也有学员的作品)。一句话,正是教主打破了艺术神圣的面纱,或者说,引导某些有灵性的门外妞纷纷踏进了神圣的殿堂。
  按我的认知,艺术就是玩的。
  玩票玩票,像张伯驹那样,不就是富二代官二代积攒出来的心力与财力,才能玩出来的艺术大师?甚至他还能把他的女人培养成更艺术的大师。
  你可以说三代培养一个贵族,也可以说流动的斯文。黛玉宝玉可以亦诗亦画,刘姥姥与焦大则只能连蹦带骂。如果连这一点都想推翻,那只能让贾浅浅上山下乡,劳动改造。
  我现在比较欣慰的是,老贾与小贾都没出来回应——凭啥呀,网络随便一张大字报,人家就得出来给你们交待呀?要不要父女两个头戴白帽,胸挂纸牌?
  网络无产者大形其势的氛围下,官是原罪,富是原罪,名是原罪,甚至家里有个公职人员,都是原罪。所以对二代的炮轰,从官二代,到富二代,再到文二代……
  会不会漫延到拆二代?
  担心之余,我去查了查莫言有没有女儿。一查一个准,居然真有,叫管笑笑,山东大学本科,推荐上的清华,最后是博士。专业居然也是跑不出的文学圈,是什么比较文学和世界文学。有篇论文,居然也是写的她爹——坏菜了坏菜了!
  我发现你们文学大家,给闺女起名字都约好了似的。贾平凹家叫贾浅浅,莫言家叫管笑笑——请愿谅我,知道的文学大家不多,然则,残雪家的叫残缺缺?洪峰家的叫洪果果?刘索拉家的叫刘豆豆?王朔家的叫王丫丫?
  我的意思,丫们,请做好准备,大观园外,一群爷们糙汉,要炮轰你们了。
  也搜索了一下,炮轰贾浅浅的,乃是一个叫唐小林的。四川宜宾人,高中学历,三十七岁到深圳打工,曾做过企业管理、日语翻译。现在专事文学批评,而所谓的批评,专门针对文坛名家群体,据说击打目标专一,也就是定点清除吧。这次炮打贾浅浅,下次瞄准谁,丫们请注意,你们被炮轰的危险,大约跟你爹的知名度成正比。
  有人说了,现在的网友,只能接受小人物逆袭。
  一句话,刘姥姥家的板儿做了博导,焦大家的闺女做了明星,任正非的女儿扫了厕所,宝玉的儿子摆了地摊,他们才能心下稍平。
  当然,等刘姥姥家的孙女做教授,焦大家的外孙做了童星,网络群众可能就又受不了了。
  现在的网络人心,不是你潜了什么规,违了什么则,而是你比他们过得好,就是原罪。没有拦住你们的爹,现在须得拦住你们的娃!
  唐小林这次炮轰,专门摘了几首他认为上不得台面的,然后笼统指向后门与特权这两个群众G点。没有实证,没有实锤,文学批评,就这样变形成了打倒“官倒”。
  父女两个有种,打死也不说,于是火势烧到了父女两个先后所在的学校。一个啥子建筑学校,一个西北大学。一个是贾女凭什么进入这些学校,一个是凭什么评的副教授。
  两个学校也沉得住气。打死也不给你们说话。
  犯得上么?
  什么时候秦始皇批的奏折,改为网络群众批阅了?
  高校评职称越来越规范化了,最近几年干脆有公示期了,公示期间没人抗议,就过了。而且,再公示,也不是公示给网络群众。一句话,你们算哪根儿葱呀。
  至于进入学校,各学校有各学校的硬门槛与软条件。别说闺女了,有些人才的引进,学校还得包人家老婆的工作。你们以为,学校想挖一个自己最需要的人才是容易的?
  说说人们最喜欢的民国年代。蔡元培作为浙人,能在北大教师队伍中,培养一个“浙籍日系”,当然,非浙籍的,比如安徽的那个独秀,老蔡还帮他伪造个文凭,也要把他请到北大来。对了,鲁迅进中山大学,中山除了给他500大洋的高薪,还得给广平兄助教的高薪,然后让她专职做鲁迅的助理——总之,老婆在自己家里给你做饭抄稿,学校都得发工资。
  什么叫公平?
  公平就是学校与你两得相宜。学校要你的名气,你要学校的待遇。
  现在更公平了。都是按硬规来。看文凭,看论文,看课题,看论著。
  话说,你们查了她的文凭,与学校引进人才办法,确定贾浅浅是后门么?你们查了科研成果与当年的职称评审办法,确定她评不了副教授么?至于诗作,你确定看了她的诗集——就别说文学评论家了,你确定你算是个文学内行么?
  截止到现在,我公号后面,想模仿贾浅浅的,没一个所谓诗意的——诗嘛,按我的认识,一是韵律,二是意境,最好两者都有,否则必有其一。别说韵律了,没一个有一丁点诗意的。有一个家伙,以为不要脸就是诗,写了一首,大意是他的母亲,看见他的小鸡鸡鼓着,就给他吮吸了……并且反问我,这是不是也叫“反文化规训”——我没有给他上墙,替她娘不值。我想说的是,这个读者,连“反文化规训”这个概念都没理解。小学语文阅读与理解严重不过关。但也就是这样的人,在网络上有冲天的正义感,那嗷嗷叫的,愤怒呀——贾浅浅写孩子的屎尿就能入诗并且出版,他与他娘都这样了,都引不起注意。
  我得承认,我真的很同情这样的网络群众。
  这个社会,多少人因为成功的欲望得不到释放,而转化为,对成功之人的愤怒?
  下面一首诗的片段,是莫言同志写的:

  想想莎士比亚是怎么秃的?
  想想列宁是怎么秃的?
  我们不是不允许他秃,
  关键是他要秃得好看!
  我们不是不让丫儿出来混,
  出来混他要照顾我们的观感。
  起码去割了那两个眼袋!
  讲究点嘛就去把头发栽栽!
  好的假发还真看不出来。
  最起码丫儿要去把满嘴的黑牙洗白。
  ……


  我想说的是,莫老头你小心点,要是人家模仿着你的小样儿,也骂你家管笑笑呢?
  还管笑笑,以后可以叫管哭哭了。我公号读者中,就有人把贾浅浅当作你闺女了。说,她爹写什么臀和乳,她就写什么屎和尿——我一口老白茶吐了出来:哥们,你可不能如此串垄,贾爹管代。写丰乳肥臀的是莫言,不是人家老贾。怎么说呢,就你们这些起码文学常识都没有的家伙,还想搞文学评论,别说诗歌小说了,就是《知音》《读者》都没读过几本。还有些人,逻辑、概念双不过关,上来不是打比方,就是偷换概念,当然,打比方就是理论不过,为了偷换概念,才打比方的,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在人家那里,就成功地置换如此:谁喜欢读贾浅浅的诗,谁就是喜欢吃屎……
  文学界固然有圈子,有互相吹捧,但更有文人相轻,后者不是家常便饭么?问题是哪轮得上你们来轻?真的以为,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的时代又回来了?大象可以跑到瓷器店里对各种瓷器评头论足了呀?文学确实是圈套圈。问题是一个概念你不理解,一个结论你敢瞎下,然后就想圈中破圈,黑瞎子一般,冲向玉米地?
  我都替你们害臊。
  真成了我们地方群,有群友一听我是研究袁世凯的,就直接盖棺论定:袁世凯不是好东西,还研究袁世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研究袁世凯的,不如直接下放劳改!
  也只有门外人,才会如此的无知无畏。这种人你如何给他说理?你一个白眼都不给,是不是人家更是赢定了?你不战自降嘛。
  好在现在网民只能攻陷文学阵地,音乐美术,还没见动静,比如常玉,画一条女人大腿,就一个亿,也没见人民群众围攻过。
  估计这些专业,光认字儿还不行吧。哈。


  近期图文: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标准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悲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之恶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士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家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现代价值系统的三大支柱和两朵乌云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更糟  



浏览(2073) (19)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yangr 留言时间:2021-02-08 14:29:49

一阵风。说英语源自汉语,又说西方文明全是伪造,全民欢腾。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2-07 18:05:51

“重庆有官尽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文革中红卫兵小报冒充的毛诗/毛屎乎?是不是薄熙来所作也不一定呢,哈哈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