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历史是学术研究对象,不是爱国教育工具 2016-10-04 09:19:28

  事件发生的当时,为了政治宣传的目的而部分地偏离史实是可以理解的;但事过境迁之后,就应该“纠偏”,通过历史研究,逐步恢复事件的本来面目。糟糕的是,权力者不仅坚持原来政治宣传的说法,更在此基础上继续新发挥,创作新神话


  老高按:政治宣传与历史研究本为两回事,但在现实社会中,二者确有联系,不同的政治势力在对待历史研究的问题上更有共同点——都希望历史“为我所用”。当权者如此,挑战者何尝不是如此?于是真正只对追究历史的本来真实面目感兴趣者,常常感到左右为难。这种尴尬,日本华人学者姜克实看来是感受到了,写了一篇文章《宣传与历史——抗战史记录的病理》,发表在爱思想网上。转载于下,供各位参考。
  我常常浏览的共识网(www.21ccom.net/),10月1日遇到了麻烦,有海外媒体报导是被封杀了,我在微信朋友圈上收到的信息是该网总裁周志兴说:“当局希望我们关闭共识网,认为是传递错误思想的平台。我们无奈准备关闭。特此报告。”但随后又有报导说:周志兴否认是其本人发的,而且据称该网还在与当局交涉,希望在删除当局特别不能容忍的文章之后,能够勉強生存——这又遇到我多次提起的那个两难老问题:是不是该妥协求存,牺牲最深刻尖锐的文章,但让读者、民众至少还能读到一些次深刻尖锐的文章?
  不管交涉的结果如何,几天过去,我多次登录共识网,眼前都只有一行黑字:“因网站程序升级,暂停更新,敬请谅解!”只能转向其它网站。爱思想网也是我常去的网站,在共识网不能浏览的情况下,我上爱思想网就更多,在此也向读者推荐:www.aisixiang.com
  按照习近平、刘云山的架势,爱思想网是否也会是下一个封杀的对象?难说。
  我希望,习、刘诸位,都能读到姜克实的文章,将政治宣传和学术研究分别开来。但我对这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不敢抱任何希望。


  宣传与历史——抗战史记录的病理

  姜克实,爱思想网


  日中战争的战后,至今已经历了71年。人更换了三代,今日所谓的高龄者层,也绝大多数没有过战争体验。战争这个名词,对21世纪的现代人来说,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过去。若任其自然,东亚各国没有战争体验的民众之间,不应该存在任何对立,反目的理由。可是事实并不如此。国家间的对立,国民间的反目,战后71年的今天仍在继续中。为什么历史的怨恨总不能得到消解?原因到底在哪里?
  有关历史认识对立,笔者认为有两个基本原因。一是历史教育的问题,二是历史记录的问题。两者间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即国家间的政治立场、利害面的对立,战后并没有过间断,不仅被继承发扬,并通过政治手段介入于学校的教育现场和历史记录中。
  在历史教育面,战后各国政府,长年以“爱国主义”教育为指导方针,在教育现场,教科书中进行人为的、有意图的史料选择和历史解释,以维护国家的声誉,强调本国的立场。在这种国家主义的教育影响之下,不正确、或不全面的历史解释,对他民族的历史怨恨从小被播种于青少年的心底,使狭隘的、非理智的、被政治所扭曲的民族怨恨传宗接代。其结果使各国间的历史认识偏差越来越大,终于在怨恨不需要的时代,失去了相互理解,国际接轨的可能。可以说今日的教育,不仅不能促进民族,国家的和解,反而蜕变为播种历史怨恨的场所。
  关于历史教育的问题,笔者已有别论[1]在此书中不再赘言。本书中提起的是第二个问题,即为历史教育提供材料,方法的历史记录面的问题。可以说它是历史教育的基础。其最大特征,是以宣传取代历史。

  1-1-1 历史研究与政治宣传

  在日常用语中,我们平常总无意识地将“政治”与“宣传”、“历史”与“事实”两组单词相互搭配使用。为何如此搭配,有没有相反的组合,并没有人认真考虑过。实际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反应了政治和历史的语义面特征,是一个最适当的搭配法。
  政治,指某特定权力集团(政党组织)的统治,为了达成这种统治,需要种种的方法和策略。宣传,即是其实施统治的手法之一。特征是将自己政策的正确,统治的功绩等进行超出实际的扩大描写,相反,贬低政敌之优点,只强调其过失,丑闻和缺点。
  出于这种宣传的必要,政治家的言辞,国家的公式立场中总是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对外宣传”,另一个是“内部传达”。前者公开的内容,数字中多含有水分、不实之处,而后者传达的基本上接近于事实。所以,对各种信息,情报分辨其虚实,弄清是“对外”,还是“对内”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政府发言人,外交官,政治家在公式场合弄虚作假,掩盖事实的现象,哪一种社会制度,哪一个国家都相同。由于诡辩、否定、掩饰事实的行为是为了维护至上的国家利益,所以也不会有人追究政治家,外交官和政府发言人的道义上的责任。如此,政治与宣传之间,产生了特殊的亲近关系,不管在哪一个时代,哪一个国家,哪一种政权下,政治总要利用宣传的手段来夸大自己,贬低政敌。所以必须认识到,宣传属于“政治行为”,其内容不一定等于事实。
  相反,历史和政治的不同,在于其目的是要准确记录过去所发生的事实,从其学问性质上来说,绝对不容许作假。所以从手法面、目的面,和宣传都水火不容。不否定,对同样的历史事件,各国,各政治组织间会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解释方法,不同的历史观,但“事实”不会有两个,所以在历史(事实)记录中,不论敌我,都有严谨、如实地记录历史事实的必要。若违背此原则,就不能称为是历史。从此点讲,历史记录要有能经得起事实、史料、证据验证的普遍、超时代的科学性,这和根据政权需要,时代变化不断变换姿态更换目标的政治宣传截然不同。
  换言之,宣传是带有政治策略性、夸张性的一时性统治方法;而历史则是具有科学性、真实性、普遍性、永久性的学问和知识。为了能正确,严谨地记录历史事实,正确地解释历史,所以产生了历史学这一种学问,并出现了为其提供根据,证据的档案馆、资料馆、图书馆等。

  1-1-2 历史被政治利用的现象

  以上从了理论面指出了政治宣传与历史事实的异质性关系。值得注目的是现实上,存在着许多政治介入于历史的现象,或将政治宣传与历史事实混同在一起,甚至用政治宣传取代历史教育,取代历史记录的现象。特别是在国家、民族、政治集团(政党)的对立仍在继续中的近、现代历史的教育和记录中,可以说这种现象非常显著,普遍。
  比如,在近代史教育中,存在中、日、韩三国间各在在自己的政治立场上编写自己国家的历史教科书,强制进行爱国主义的历史教育,宣传民族间的历史怨恨的现象,此现象最近,已成为一个阻碍民族间的历史和解,妨碍历史认识间国际接轨的深刻的政治问题。再者,在大陆中国,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历史被看作“政治统治的工具”,中国共产党史、阶级斗争史占领了历史领域,成为“近、现代史”的代词。在这种历史中,政敌国民党的正面形象从整个历史中被抹煞,或遭到不应有的贬损、诋毁。诸如从前的教科书中出现的“中国共产党全面领导中国人民抗日,而蒋介石却躲在峨眉山上等着下山摘桃子”之类的记述。
  历史若被政治所利用,蜕变为统治工具时,会出现以下几种问题
  1.特定国家、政治集团的立场,利害被反映到历史记录中,并出现研究组织和研究者的御用化,党人化现象。其结果特别是近、现代史的部分加入了党性,政治立场,不可能保证历史记录的公平性和学术面的严谨性,出现从立场、党性面排斥异己,政治干涉学问自由的现象。
  2.政治宣传的历史化。在国家史观、政治史观的影响下,出现将政权组织的“宣传内容”,也作为“历史事实”,记录到史书、教科书中的现象。
  3.政治宣传的教育化。这种被正统化的特定,偏颇的政治宣传内容,和不正确的历史事实,历史解释,还会通过国家管理的学校教育,思想教育,渗透到青少年的历史认识中,造成国家间历史认识对立的社会温床。

  1-1-3 军神存在的国家

  政治宣传在战史记录面的表现特征,是创造,塑造极端的英雄形象。其本身目的是为了宣传对某特定组织的忠诚,献身精神,以达到实现政治目的(比如抗战,革命),巩固政权统治的需要。战前的日本,为了驱使国民为天皇制国家的侵略战争献身,用宣传手法创造出大量的军神(英雄)如日清战争中的喇叭手木口小平,日俄战争中旅顺封港战斗中的广濑武夫中佐,太平洋战争中珍珠湾袭击九军神,神风特攻作战的“敷岛队”长关行男等。大多数是人为创造,美化的形象[2]。败战后,日本人对战争进行了彻底反省,接受了和平主义,所有的“军神”也从教科书中,公共场所中消失殆尽。至今已经不会出现有人以军队的神话引为自豪的现象。与其相反,在战胜之国,战争的神话却被保存下来,至今仍出现在历史记录和教科书中。笔者并不是想否定,贬低抗战事迹和民族英雄。视为问题的仅仅是创造英雄时的宣传手法(神化)的存在,和以此取代历史,取代事实,运用于学校教育中的愚民现象。对于历史研究者,历史科学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非常值得忧虑的大问题。
  举一个例子,即对共产党、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1937年9月25日、山西省),和对国民党第五战区的“台儿庄大战”(1938年4月、山东省)的过度渲染。这两个战斗,从战史上角度看并不是一个特殊的,战果显著的战斗,其军事面,战略面的意义也有待再论。但因为其中有对日军作战“初胜”的政治意义,所以都被国共两党扩大宣传,利用于鼓舞国民士气,团结抗日力量,提高共产党,国民党的威信的政治手段。经过长时间,多方面的政治宣传,大捷的内容被添枝加叶,作品化,故事化,使其形象远远脱离了实际。
  实际上,此种政治宣传也起到了预期的政治效果。鼓舞了国民的抗战热情,坚定了其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信念。从当时政治的目的――粉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取得抗战胜利--的角度看,此宣传政策是成功的,有实效的,即使不符合事实,政治面也是需要的。因为在此,其仅仅是作为一种政治的手段。

  1-1-4 宣传效果的“再利用”

  问题不在战前的“政治宣传”里,而出在战后的“历史化”过程中。抗日战争以胜利告终。政治目的(胜利)的达到,使宣传在此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此时本应该将宣传的对象,从政治操纵下解放出来,经过历史研究还原其本来面貌(如硫磺岛的星条旗报导)。可是实际上,失去现实意义的宣传并没有停止,反而被新的政治需要再次利用,继承下来。并且运用同样手法,在原来的宣传基础上继续进行了新的发挥,创造,使其形象变得更完美无缺,更接近于故事中的神话。
  这新的政治需要即是“爱国主义”教育。国内几乎所有的战争纪念馆中,都有一块同样的招牌,即“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说明纪念馆的主要目的不是正确地记录历史,是利用历史题材进行政治教育。以宣传国家,民族和执政党的伟大,光荣,正确,达到巩固政权统治的目的。当然出于此目的展示,内容多含有宣传的水分,并不一定能经得起学问,和历史事实的检证。
  战后和平时代的教育普及,还使宣传产生了一种新的副作用,即政治宣传内容的固定化,历史化现象。不仅介入于教育,并且通过御用的研究机关,学者之手正统化,作为历史事实记录到史书之中。
  在政治宣传内容的固定化、历史化过程中,还不能忽视一个客观环境条件,即民族主义色彩极其强烈的庶民嗜好的存在。当然它和政治宣传,思想教育是相辅相成的,可以说是历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私生子。其低俗的大众口味,和对故事情节的猎奇心理更刺激了商业性大众作家的创作意欲。小说家,剧本作者,各种媒体大量参入,产生了大量低俗的文学、影视作品,使宣传内容也越变越庸俗,越变越脱离事实。这种经过教育管理产生的大众化现象,可以说又成为促进神话普及的社会土壤。其恶果之一例,即2016年6月27日的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的判决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出现。这种荒唐的判决,象征着政治权力、无知对法、学问、言论自由挑战的胜利。可悲的是大众的舆论,并看不到这种危险。对真正的学问研究处处喊打,不仅自愿充当打手,更有投石下井,等待尝血馒头者。理由仅仅是学问的研究损坏了自己心中被“种植”的英雄形象。形如鲁迅笔中的阿Q,不知道学问的自由已被剥夺,法的尊严遭到践踏,而自己也正在一步步被推上专制的刑场。

  1-1-5 神话创造的方法

  英雄的神话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笔者认为并不会是无中生有。肯定都有事实根据。狼牙山战斗中牺牲,跳崖的五名战士,刘老庄战斗中壮烈殉国的82名勇士,平型关的歼敌的胜利肯定都不是虚假的,只不过在表彰、宣传——政治化——过程中进行了不间断的美化。把“小胜”扩展为“大捷”,把“殉国”的行为,抬高到“歼敌”的形象。使原始事实在加工过程中发生了失真。创造神话,塑造英雄的过程中,政治宣传采取的常见手法如下
  一,添枝加叶法。如平型关大捷中,伏击取胜的基本事实在多年的宣传中逐渐被扩大,出现歼敌精锐主力之说,林彪三次赴乔沟侦查说,乔沟伏击为林彪独创说,飞机、坦克的出动,大规模肉搏说,国军的不协力,或故意打开缺口纵敌逃窜说等。
  二,反衬法。以虚造杀敌数字来衬托英雄的伟大。如狼牙山、刘老庄连的宣传,本只是誓死不屈、壮烈殉国的行为,但为了使其形象趋于完美,有利于鼓舞抗战士气,故意创造,制造出大量无中生有的歼敌数字。据笔者根据日军档案资料的调查结果,平型关宣传中歼敌1000名之说,还是和实际死伤(240名)最接近的数字。先对比之下狼牙山五壮士“歼敌90名”(实际为日军负伤1名)说,刘老庄英雄连“歼敌170-300名”(实际为死亡2名,负伤不详)说,腰站阻击“歼敌3-400名”(实际死2伤7名)说,倒马关战斗“歼敌30-100”(实际轻伤1名)说,阳明堡夜袭“击毁敌飞机24架”(实际重创一架)说等,其宣传的内容和事实数字都有天壤之别的出入。
  三,伪军法。此也是反衬法的另一种表现,由于日军有严谨的死亡统计,歼灭日军数字很难大做手脚,所以在日军档案公开后,为了不使宣传数字露出马脚,出现了以增加伪军,“二鬼子”(朝鲜人)的人数来调整平衡,衬托共产党革命军队党形象之倾向。实际上,所谓“伪军”多是在白区经日军宣抚工作后成立的地方伪组织的自卫武装,一般不会到第一线作战。像平型关,台儿庄的这种正规军的移动作战中,是不会有伪军出现的。根据地的地方扫荡中,即使有伪军(一般日军资料中称和平军、保安队、皇协军)参加作战,日军的作战档案中肯定会有组织,人数记录(一般没有死亡记录)。狼牙山作战中,可看到共产党把被强迫运输根据地物资(清乡物资)的非武装民工都称为伪军,作为杀伤对象。谁曾考虑过,使用这种民族的苦肉计,牺牲的是谁的尊严,维持的又是谁的荣誉?

  1-1-6  本书的基本方法

  1.国际接轨和多种价值观
  从科学角度看,一,只有接触外部史料,异种环境,不同立场的论文才能了解他国,世界。二,只有比较各种文献,史料,才能分辨事实的真伪,检证自我主张的正确与否。所谓“国际接轨”的价值就在于此。若此两点原则被政治所忌讳,被民族之虚荣拒之门外时,就不可能有真的历史存在。剩下的只是局限于国境内,体制内的,宣传创造的历史(党史),闭门谈经的故事,国家,民族的英雄夜谈。此岂非国内抗战史研究,抗战精神宣传的现状?虽然这种闭门的历史叙述和教育,若借助国家的权力也可以培养出上十亿的诚信者,但其内容,结果并不能作为真理,事实永远留在青史之中,也不会成为有普遍价值的文化遗产。
  本书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外部的史料,通过实证研究的方法来启迪以上之道理。告诉国人,井外也可以见到月亮,国外也有不少重要的史料。对同样的历史事件,也有不同的解释方法。笔者并不是想否定国内的既成研究成果,只是想开拓新的研究场所,寻找出新的研究方法的可能。不同的学说,不同的立场并不一定都是什么“历史虚无主义”。真理,须要史料的检证,研究的对比才能判断出其价值。历史研究是神圣的学问场所,绝不是什么爱国主义教育的工具。

  2.避免政治立场,文学手法
  此书强调、遵守的一个原则,是在历史记录中,不使用文学手法,不滥用形容词。也不能翻译史料名称、固有历史名词。用形容词描述的是感情,并不是历史,而热衷于煽动爱憎感情,是非利害的人亦不能称为是真正的史家。历史并不是一个民族,一党一派的私产,不是宣传,铭记一个民族荣辱的道具。而是留给整个世界,留给所有民族,全体后人的文化遗产。利用史料证据写出所有人都能首肯,都能心平气和地接受的史论,才是史学家的目标。所以本书在基础事实,史料研究中尽量排除政治立场,坚持公允的态度,客观,全面,公平地记录史实。研究,叙述中不区分敌我,不偏袒一方。

  3.注重档案文献记录
  研究历史时最重要的是史料根据。而史料中,档案记录贵重于回忆录,文献记录贵重于口述记录,历史记录贵重于文学作品,当时的记录贵重于事后的再录。这些最基础的历史学常识也是本书研究,记录的原则。本书运用的主要是第一手史料,如当时的战斗详报、统计、命令、日记、日志等档案资料。尽量排除回忆录、口述资料和联队史类资料的叙述部分。并避免不必要的臆测,坚守对每个观点,每个阐述,每个数据都负责的实证原则。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以日军的档案资料研究为中心,有可能,也尽量参考国内的档案资料进行对比研究,以期实证结果的准确。

  注释:

  [1]拙著“历史认识问题の现状と将来”‘冈山大学文学部纪要’54号、2010年12月。
  [2] 比如喇叭手宣传了两年之际,连人名都没搞清(一直称白神源次郎),九军神中故意抹煞了一名被俘者。军神关行男,也是为了赞扬特攻,经过事先调查被选拔出来的人物。

  近期图文:

  日军八年中如何狂轰滥炸陕西各地  
  
日寇几乎不轰炸延安,确是有些蹊跷  
  
日军记录中截然不同的狼牙山作战  
  
“日军小队长磕头谢罪”神话如何出笼  
  
同是英雄后代,对历史的态度有天渊之别  
  
又一个可让国人照照镜子的美国事例    
  如何对待民族英雄,匈牙利提供另一镜子

浏览(1066) (132) 评论(7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16-10-08 06:27:06

中共俄杂割地党灌的“历史”可以说99%是假货。就连俄杂党自己就经常打自己的脸:中央全会定论刘少奇是“证据确凿”的叛徒,十年后又说不是;1971年前谎称“平型关大捷”歼敌三千,如今缩为一千;四十年前一直谎称“1950年6月25日,美帝发动了侵朝战争”,2000年后改为“朝鲜南北双方爆发”内战;……。

中共俄杂党对中国人撒了无数次的谎。对思维正常的人来说,俄杂的话根本无法相信,因为中共俄杂党的“历史”变来变去。

那些为中共俄杂党辩护的人,俺看也不会信。只因为这些人是享卖国福的黄俄衙内,其父辈因“我们中共服从联共”割地卖国而享福,所以才拼命为中共辩护。(说明:“我们中共服从联共”是中共代表团团长刘少奇原话)。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8 01:23:59

这位Pia是互联网上人们称为“Troll”。好几次都是跟着我烦,甩也甩不掉。好几次想拉黑他,又实在是喜欢网路的自由。 西方人的用词,定义:Troll,a person who makes a deliberately offensive or provocative online posting. Pia不懂这个就是无知,要是懂自己的这种行为,就是无知+无耻。孔雀开屏后的展rear,还自以为在“教”,就是无知+无耻+无聊。不知道有什么好方法处理pia此类。

回复 | 1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7 02:16:03

“按老高的思维方式:汪精卫没有说过自己是汉奸,认为汪精卫是汉奸是不尊重事实。老高的思维能力看来还不足以明白,历史学术研究是怎么回事。”

--老高还不懂主客观之分,不懂客观具有第一性。方法论对老高有点抽象,这方面的讨论的确对牛弹琴浪费时间。

--主客观不分,反毛也会有麻烦:毛没有说过自己是坏人,说毛是坏人是不尊重事实。

--方法论而言,老高是白丁流。科学方法遇上白丁,也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10-06 16:49:47

如果你没有时间就算了。

牧人就是觉得你在老高这里的留言没有说清任何问题,徒然浪费老高和你的时间。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6 14:55:12

是牧人想讨论,还请牧人自己发个帖子表达清楚争论主题(是什么为什么)。本博还不知与牧人分歧所在。本博时间少喜效率。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10-06 14:08:41

在老高这里不合适。

牧人最近在写别的东西。拜托你发一个帖子,牧人跟过去讨论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10-06 07:59:01

老高君子,你就耍痞?一个到现在还只知百团大战平型关的,还想“指教”老高?呵,呵,还是先试着去除土共洗脑吧。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6 04:48:40

客随主便,牧人可以随意选一个,条件是,就事论事讲道理,有论点有论据,理性交流。本博对老G这样情绪化骂街的主,那是从来没有兴趣,牧人知道。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10-06 04:29:10

牧人的几点看法,Pia可以挑一条咱们讨论:

1。共党对历史(乃至当代)真相的扭曲是史无前例的;

2。你过去被教育、你认为是事实有定论的东西不一定是事实;

3。你不能告诉一个学者去研究什么东西,研究什么是学者的自由(如果你在西方做了很多学术研究的话);

4。除非对方承认或者你有强大的事实支撑,不要把结论强加给对方。

回复 | 1
作者:pia@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6 00:33:03

问好牧人,老相识别来无恙?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5 19:11:20

哈,哈,牧兄,阿屁对百团大战平型关很有研究的:小学就开始学了,现在可以用西方训练包妆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5 17:33:59

Pia,不如你自己写一篇吧。

你“指教来指教去”,让人看到的却是孔雀开屏后的屁股。

回复 | 1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10-05 14:31:23

老高,开篇之时,本博总结你的问题就是:没有学会尊重事实,不懂学术研究。讨论之中,本博给你的小结是分不清主客观,大胆假设越过求证(=造谣)。

希望讨论可以对你看清自己的毛病有所帮助,也算没白教你。

回复 | 1
作者:pia@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6-10-05 14:14:32

老高质疑客观质疑事实,理由是什么?理性思维的质疑是建立在理性基础的,需要理由。感性思维是喜欢就喜欢,不需要理由。

老高质疑客观质疑事实,那么理由是什么?老高当然说不清楚,这样的想法就是标准白丁。

请问老高,客观事实如何质疑?客观事实是已经发生的客观存在,不以主观而转移。

回复 | 1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4:03:31

老高,你的这个评论就是个愚蠢的评论,因为你根本不懂西方的学术研究,完全的白丁。在西方的学术研究中,客观具有第一性,事实是老大,被质疑的是主观假设。主客观不同的时候,被质疑被抛弃的是主观,而不是客观。

--老高不明白这个学术研究的基本常识,是不是?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4:02:27

老高有够君子,那个阿P的水平只够欣赏中宣部的材料。

有这么多政委同志们攻击你,你完全可以自信做的好。若哪天政委同志也说你的好话了,你倒要警醒了。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6-10-05 13:58:48

阿P竟然连老高的职业都看不懂,只会胡扯。

老高是个主编,而主编的最高职业要求就是有眼光看出哪些才是有份量的文章。老高在这方面眼力颇高,比如介绍的姜克实的抗日研究。而像花蜂老头那种土共还只会抄中宣部的谎话,你等洗脑后患者们还当宝。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53:59
作者:高伐林留言时间:2016-10-05 10:43:45

  谢pia@再次指教!我确实有很多思维短板。不过,有的短板,或许正是长处:越是什么“共识”,我越是想推敲一番:究竟是否真的符合史实?真的是“史学界、民国政府、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吗?您从何得知是“史学界和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这个“不能分清主观与客观的区别”的短板,您自己做得如何?您认为的“客观事实”,是否其实是您自己或者前人的“主观认定”?您能否举证支撑您的“客观事实”这一论点(我查到的资料,就有多种说法,而并非人云亦云、吠影吠声的“共识”)。您连所批评的我的观点,都还没有找出根据证明我“罪证如山”呢!您认为前人已有所谓“共识”而不再探索,我质疑前人成见,宁愿自己动手去查有关史料,独立得出结论,那么相比之下,您与我,谁更是“历史学术研究”的“思维能力有问题”?

老高,质疑汪精卫是汉奸是客观事实,它来自你今天的发言。全文如上。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45:03

老高,你的这个评论就是个愚蠢的评论,因为你根本不懂西方的学术研究,完全的白丁。在西方的学术研究中,客观具有第一性,事实是老大,被质疑的是主观假设。主客观不同的时候,被质疑被抛弃的是主观,而不是客观。高白丁明白这个常识吗?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38:50

抱歉,恕我愚钝,与pia@多次对话,发现鸡同鸭讲,请pia@继续指教吧,我不再插言。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35:28

pia@,您太让我惊讶了:您连在学术争论中“谁质疑谁举证”(或“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规则,都不懂?竟然好意思来指教我这个学术白丁?请您自己举证,我何时何地说过此话,不要偷懒。我关于汪精卫的文章,都在“老高的博客”上,您不难查到或者根本查不到。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27:35

怎么老高不敢确认自己说过的话,让万维读者一览老高的白丁流,美不胜收之事。请老高确认自己所言。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18:29

老高的意思是,老高质疑有汪精卫是汉奸的客观事实。请老高确认。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3:16:07

好!请继续手把手指教我这个白丁。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留言时间:2016-10-05 13:04:46

老高,本博不是批判你,是手把手教你,西方的学术研究的基本方法你完全的白丁!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10-05 13:02:34

越是什么“共识”,我越是想推敲一番:究竟是否真的符合史实?真的是“史学界、民国政府、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吗?您从何得知是“史学界和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

--老高,上面是你的话。意思是,你质疑有汪精卫是汉奸的客观事实。

--为防止你跑题偷换概念,请老高先确认这段话老高想表达的意思是:老高质疑存在汪精卫是汉奸的客观事实。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留言时间:2016-10-05 12:54:19

在汪精卫研究中老高的个人主观并不重要,客观具有第一性。这个学术研究的常识老高能明白吗?

这么简单的问题,老高就是不回答。这种交流当然是费劲。

算老高明白,可以不?咱们进入第二问,具体例证。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2:49:56

pia@说得对,我也感到“交流起来费劲”。是否我“没有受过西方学术研究的正规训练”之故?让我反省。请pia@接着批判,我洗耳恭听。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留言时间:2016-10-05 12:40:44

讨论问题用的是脑子,不是情绪,还请老高安静。再请老高回答区分主客观的第一问,还不能问答的话,则只能视为老高不知,进入第二问,以老高刚刚问的问题看老高主客观具体短路。

老高,你没有受过西方学术研究的正规训练,交流起来费劲。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2:37:53

pia@再三要我“不跑题”,并称“主客观不分是你的主要短板”。但是要我自己找例证: “具体例证可以看你的汪精卫研究”。这就是指责我“不懂历史研究”“思维能力有问题”的人的辩论方式?呵呵呵!您认为是“客观”的东西,您是否证明了它不是您或者他人、前人“主观”的认知?您没有证明这一点,却口口声声要我区分主观和客观——这是什么逻辑?我说我“主客观”区分得很清楚,倒是您自己搅作一团,您服气吗?“这个学术研究的常识老高能明白吗?”我感觉我很明白,但是提出这个问题的人,自己明白吗?“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此之谓也。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留言时间:2016-10-05 12:34:34

具体例证就在你的问题中,第二问会拿出来。第一问老高还请回答:在汪精卫研究中你的个人主观并不重要,这个学术研究的常识老高能明白吗?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2:27:28

区分主客观能够交流清楚的话,老高80%的毛病就能被看清。这是重点所在,还请老高不要刻意跑题回避。若连主客观的区别都不敢谈的话,那老高你又何必来讨论?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2:21:13

老高,还请不跑题,主客观不分是你的主要短板,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它是低级错误。你的大多数毛病以及这里提的很多问题都源于不能区分主客观。

具体例证可以看你的汪精卫研究。老高,在汪精卫研究中你的个人主观并不重要,这个学术研究的常识老高能明白吗?请老高回答,不要总是跑题回避。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2:03:16

pia@再次凭空指控辩论对手而不举证:“老高认为尊重事实是黑白思维”,我何时何处这么幼儿园式地“认为”?能指出吗?呵呵!我只不过告诉您,“A或非A”,不等于“非A即B”。也就是说,我认为“汪不是狗熊”,并不意味着我说“汪是英雄”。但看来您对这一点,理解起来并不容易,虽然这是大一的逻辑课內容。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您仍然摆出好为人师的教训人的架势,我也很难相信您的指教真有价值啦!但不管怎样,感谢您有教无类。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6-10-05 12:00:59

阿屁,你自己没有足够的历史知识,这年头还只知平型关百团大战的土共洗脑教育水平,笑死人了。无知还好办,又没有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看出土共抗日史的谎话连篇,自然看不懂老高的问题。

老高介绍了一系列的抗日历史研究的文章,对你反洗脑或许有益。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1:41:00

老高,这种跑题就很幼儿园了。理解了你的短板一吗?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没有问题的话,咱们进入短板二。

汪精卫是否是汉奸,这个问题上老高的个人主观并不重要,这个学术研究常识老高能弄的懂吗?请回答。

老高认为尊重事实是黑白思维,尊重事实(事实是A或非A)与黑白思维没关系,老高现在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请回答。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1:27:51

pia@谈起逻辑,形式逻辑碰巧是我这个“不懂历史研究”“思维能力有问题”的人的強項。pia@說得对:“A或非A”。但虽然您能複述这个逻辑的排中律,在运用中,您却悄然偷换成了“A或B”。具体到汪精卫身上,“A或非A”,意思就是汪要么是狗熊,要么是非狗熊(非狗熊,意味着可能是牛、马、猪、狗、鹰、虎……总之绝不是狗熊)。我指出了汪不是“狗熊”,但在pia@看来,我的意思就必定说汪是“英雄”!这就是您所自诩的能帮助老高“解疑”的能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我再次疑惑,您连形式逻辑都没搞通,您和我谁更不懂“历史研究”?接着再谈谈逻辑。“汪精卫是汉奸这是客观事实”,在您看来,这是不言而喻的大前提;但在我看来,这正是需要辨析之后才能验证真假的结论。您能否用您自己考察得来的论据证明“汪精卫是汉奸”,别跟我说什么“共识”“有目共睹”,人云亦云,吠影吠声,恐怕不是一个懂得“历史研究”思维方式的人的水平吧。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1:08:11

老高,学术研究方面你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方法上存在无知与短板。弄懂本博提示你的两个研究方法上的短板,你的大多数问题自己就可以回答。还有不懂的话,本博继续帮助解疑。讨论中还请逻辑清晰,逐一而进。请问老高,明白了短板一了吗?不懂就问。

短板一:方法上不能分清主观与客观的区别。学术研究中客观具有第一性,个人好恶的主观并不重要。尊重事实就是尊重客观,汪精卫是汉奸这是客观事实,推翻这个客观事实被称之为颠倒黑白。老高认为尊重事实是非黑既白的思维,这是因为老高没有理解客观具有第一性。在客观面前,主观并没有选择,这就是做学问。康德称之为理性命令式。

逻辑而言:事实是A或非A,这个明白吗?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0:53:26

  再说,我在《日寇几乎不轰炸延安,确是有些蹊跷》文中下了结论了吗?恐怕是pia@自己这么认为吧?我下了什么结论?从这个标题,到我的按语,都只是说这个“日寇几乎不轰炸延安”现象很蹊跷,我甚至还谈不上“大胆假设”,没有“假设”任何事,更谈不上“做结论”!在此请求具有历史研究“思维能力”的pia@举证:老高如何“大胆假设就成了大胆造谣”?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0:46:26

  至于pia@说“事实是共党在抗日中与日军战斗”,更是让我怀疑您与我一样,也是“思维能力有问题”。我在一次跟帖中提醒过:【有的讨论者似乎比我还要“书生气十足”,既不懂“此一时彼一时”,也不懂“说一套做一套”,更不懂“阴一手阳一手”;于是,既难免混淆时空,又流于以偏概全,甚至上了一些古人冠冕堂皇的言辞的当。】在这里,您转移了话题的焦点:谁也没有否认“共党在抗日中与日军战斗”,这确实是事实,我就认识好几位中共老人,曾经与日寇交过手;但我,和众人所质疑的焦点是:中共是否如自诩的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中共从来没有说过国军是“中流砥柱”,相反,过去百般贬低,毛选中说蒋介石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音犹在耳;现在不说了,却自命为“中流砥柱”!“中流砥柱”这个词的本意,您亲自动手查过没有?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0:43:45

  谢pia@再次指教!我确实有很多思维短板。不过,有的短板,或许正是长处:越是什么“共识”,我越是想推敲一番:究竟是否真的符合史实?真的是“史学界、民国政府、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吗?您从何得知是“史学界和老百姓”的“共识”、是“客观事实”?这个“不能分清主观与客观的区别”的短板,您自己做得如何?您认为的“客观事实”,是否其实是您自己或者前人的“主观认定”?您能否举证支撑您的“客观事实”这一论点(我查到的资料,就有多种说法,而并非人云亦云、吠影吠声的“共识”)。您连所批评的我的观点,都还没有找出根据证明我“罪证如山”呢!您认为前人已有所谓“共识”而不再探索,我质疑前人成见,宁愿自己动手去查有关史料,独立得出结论,那么相比之下,您与我,谁更是“历史学术研究”的“思维能力有问题”?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留言时间:2016-10-05 10:18:52

双迎老高交流,交流中可以更好看清老高思维能力上的短板。

短板一:方法上不能分清主观与客观的区别。学术研究中客观具有第一性,个人好恶的主观并不重要。尊重事实就是尊重客观,汪精卫是汉奸这是客观事实,推翻这个客观事实被称之为颠倒黑白。老高认为尊重事实是非黑既白的思维,这是因为老高没有理解客观具有第一性。在客观面前,主观并没有选择,这就是做学问。康德称之为理性命令式。

短板二:研究方法上无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老高对求证没有概念。假设共党在抗日中与日本人是一伙的,假设本身没什么,大胆而已。接下来的是小心求证,去看事实,但是若跳过事实,假设就成了造谣。百团大战共党出动主力对曰作战,平型关主动精锐,事实是共党在抗日中与日军战斗,根据事实上面的假设可以很简单的直接否认。但是老高忽略小心求证,忽略事实,那么大胆假设就成了大胆造谣了。

回复 | 2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5 10:06:28

  多谢pia@多次指教!不过,虽然我的“思维能力看来还不足以明白,历史学术研究是怎么回事”,但我至少“见贤思齐”,自知不足,便努力反省和改进。记得谈及治学,北宋大理学家朱熹有名言:“学贵有疑。”胡适更有言:“对事要于无疑处存(疑),对人要于有疑处不疑。”固然如您所说,“汪精卫是个汉奸……是史学界,民国政府,老百姓的共识。”但前人“有目共睹”的共识,是否后人就不能有疑?有疑,不将汪简单化地看成“狗熊”,是否就意味着将之捧成“英雄”?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属于历史研究呢,还是政治宣传?您与我相比,谁更不明白“历史学术研究是怎么回事”?

回复 | 0
作者:凌吉可 留言时间:2016-10-05 08:26:13

人类文明史也就区区数千年:也就是个巴比伦体系,总是要倾倒的。而各股大小政治势力的背后,都是各类怪兽的互授权柄、互受荣耀、互相利用、互相残杀......。只不过,这些怪兽们也不得不服于上天的铁律。

老高不喜欢历史作为爱国教育工具,完全可以理解。但又会怎样?难道你老兄想学“大圣”一样,拔出自己脑壳上的几根毛一吹,就可以占山作王说了算?再进行自己脑子里的爱山教育?哈哈!

所以,问题是准绳在哪里?不定睛神,没有天道,人那点脑花,就是一团浆糊,不知会臆想出什么来......

历史是什么?有俗语说 Civilization is Syphilization! 按圣经的说法,人类的历史,就是个属灵淫乱史。

因此,在此奉劝高兄,识时务者为俊杰,认清人类的本性和真正的出路,千万别效法犹大,追求绝对自由,却走上了自伤自残的自杀之路!

回复 | 1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10-05 02:32:21

老高认为自己不懂历史,本博同意。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历史是学术研究,不是宣传工具",这个题目针对的正是老高的毛病:不懂历史,谈史只是借题发挥文宣之用。

汪精卫是个汉奸,这是事实,也是史学界,民国政府,老百姓的共识。按老高的思维方式:汪精卫没有说过自己是汉奸,认为汪精卫是汉奸是不尊重事实。老高的思维能力看来还不足以明白,历史学术研究是怎么回事。

回复 | 2
作者:pia@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4 22:21:53

老高,你的思维能力有问题。小偷去偷东西,是用行动去偷,小偷不会自己说自己偷东西。老高的逻辑是,小偷没有说自己偷东西,所以小偷没有偷东西。小学生都不会有这样的逻辑混乱。老高的毛病是没有尊重事实的习惯。判定小偷的偷是根据小偷去偷的行为。

老高热捧汪精卫这个汉奸,以历史为工具黑中国,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6-10-04 19:49:07

哈,哈,牧兄看得准!阿屁,政委任务就是当搅屎棍,不奇怪。

但花蜂老头竟然说马航Mh17是乌克兰打下来的、他还辟谣说雷阳嫖娼袭警?呵,这老家伙给老毛俄化洗脑洗成这样?越来越残了。

回复 | 1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10-04 19:03:40

中共这九十五年来,做的恶可谓空前绝后,黑得不能再黑,还需抹黑吗?

倒是高伐林先生,需要大大的给他抹点黑的!只是,抹黑也不是想要抹就抹得成的。观者之中,不乏眼睛雪亮的。

高先生,支持你!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4 18:51:03

pia喜欢预设结论,胡乱打一棒子就跑。

西岸习惯把水搅浑。

蜜蜂兄辟谣说马航Mh17是乌克兰打下来的、他还辟谣说雷阳嫖娼袭警(所以该死)……

跟这几个人,老高不必浪费口舌。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10-04 16:08:01

老高,皮厚些。别人怎么说当他/她白说,一笑了之。

能与他们较劲吗?多费口舌啊!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