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爪四哥的博客  
乐晕你没商量  
网络日志正文
这是要把孟浩然气活过来的节奏 2016-05-11 03:57:35

昨天老赵把孟浩然的千古名诗《春晓》的神译贴在足球群里...

《春晓》 

春眠不觉晓, sleep sleep in spring night, 
处处闻啼鸟, gu gu gu gu birds say hi. 
夜来风雨声, hua la la la rains come by.
花落知多少! oh, shit ! flowers all die !!!

这一贴不打紧,立马激发俺们这群只知道踢球,从不读唐诗的糙哥们的极大创作热情!不过片刻,老陈就一板一眼地把英译版又翻译回了中文:

睡睡入春夜,
咕咕鸟招呼。
哗啦风雨劲,
多少花乌乎?


诗刚贴出来,老张立马回贴:老陈你的 no good,没把 or,shit !的意思表达出来,看我的:

睡睡入春夜,
咕咕鸟招呼。
哗啦风雨劲,
靠!
多少花呜呼?


老张这“改良版”甫一贴出,随即收到八个回贴,全是一个字:靠!哈哈,乐得我吆...靠!

爪四哥当然不能闲着,于是大笔一挥,贴了个日本鬼子版:

春眠滴不觉晓滴干活,
处处闻啼鸟滴大大滴. 
夜来风雨声滴不要,
八嘎!
花姑娘滴统统地没有了!


俺山东老乡老宋当仁不让,立马跟贴来个山东话版:

春眠地不觉晓接着昏,
到处地闻啼鸟吵得尚。
夜来风雨声有完木完,
窝们!
俊闺女越来越少了娘滴。


从德国归来的老钱不甘示弱,给大家贡献了一德语版:

春眠不觉晓, schlaf schlaf in Frühling und nicht erwacht,
处处闻啼鸟, gu gu gu gu ist was Vögel gesagt. 
夜来风雨声, hua la la la kommt Regen in der Nacht.
花落知多少! ah Scheiße ! Blumen wurden umgebracht !!! 


老蒋看后发言说:你们这帮土鳖的翻译都太俗,看哥给你们写个压缩版

春梦,
闻鸟,
风骚,
花泄!


老蒋的压缩版立马在群里引起最强烈的共鸣,点赞者无数. 老蒋正得意,老周发言道:老蒋的诗还是太长,瞧我的:

梦,
鸟,
骚,
泄。


乖乖隆地咚,孟浩然如若有知,非要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不可!

此时一直未发言的杨队冒泡了:你们这帮猥琐男把才情激情与想象力全用在这上头了,难怪在球场上踢得这么烂!奶奶!俺也来它一首:

迷迷糊糊入春夜,
滴滴咕咕鸟招呼。
犀利哗啦风雨劲,
奶奶
多少好花皆呜呼?


俺看到后,当然先给队长点赞,然后委婉地指出诗里的问题. 这是俺与杨队的对话:

爪四哥:杨队,您这个奶奶后面应该加个滴,奶奶滴,才能更好地代表 or,shit!

杨队:爪四你鸡蛋里挑骨头!俺这奶奶发的是二声与四声,所以就是 or,shit!

爪四哥:中国文字博大精深,人家歪果仁可分不清发三声三声的奶奶与发二声四声奶奶的区别... 

杨队:So what? 

爪四哥:So what? 哈哈,会 So funny. 给杨队活学活用一下:

奶奶从北京来美国看望孙子,下午去幼儿园接孙子,几个金发碧眼的孩子看到奶奶,于是高声冲着孙子喊:your "or shit" is coming to pick you up! 

杨队:......... or, shit! 


浏览(3869) (6) 评论(1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爪四哥 回复 ladybug 留言时间:2016-05-11 18:19:10
哈哈,大鼎小瓢虫,给《春晓》添加了魔幻的情节,而且意深刻. 俺这个魔幻帮长老收藏啦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6-05-11 18:15:11
艾玛,俺这是在班门弄斧,噢不,是七分儿门前炫德语啦
回复 | 0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6-05-11 16:07:15
乖乖,这都是古文,俺的中文的白话文都不大利索,读起古诗忒费劲。不过,也来凑个热闹,用硬文代个步: spring is coming, rain is pouring, demons are dancing, people are hiding. darkness is reaching, evils are laughing, doors are closing, (only)Angels are striking.
回复 | 2
作者: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6-05-11 15:53:07
回答爪爪哥,是德语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5-11 15:32:26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6-05-11 15:31:48
哈哈,七分儿几天前写了那首诗是啥语呀? 俺读不懂涅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5-11 14:45:51
回复 | 0
作者:七分儿 留言时间:2016-05-11 13:20:20
呵呵,仰望一群高才,艾玛,德语也有啊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6-05-11 10:50:57
哈哈,绿岛MM的美妙诗篇,让俺读得都不敢胡思乱想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6-05-11 10:48:53
乖乖,不顶不行!俺兄弟这洋为中用的本领够伟光正的党学三年的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韫栋砳 留言时间:2016-05-11 10:46:34
哈哈,赞一个!再请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唱出来,就更贴意啦
回复 | 0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6-05-11 09:30:30
还是土洋结合比较好:春天睡觉股毛宁,处处鸟叫Bonjour。夜里风雨斯密达,樱花飘落以马斯!
回复 | 0
作者:韫栋砳 留言时间:2016-05-11 08:36:33
孟老的千古名句,风流潇洒自不必说。然好虽好,却少了那么一点儿阳刚之气。今斗胆补上,不当人子。春眠苦短兮不觉晓,处处杨柳兮闻啼鸟。夜来屋外兮风雨声,花姑娘一去兮就回不来了。
回复 | 0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6-05-11 04:18:29
费劲!太费劲!俺将孟诗人的诗旋转一下就新奇啦:春处夜花,眠处来落。不闻风知,觉啼雨多,晓鸟声少!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6-05-11 03:59:16

特此声明:

睡睡入春夜,

咕咕鸟招乎,

哗啦风雨劲,

多少花乌乎的原创作者为酱油帮帮主阿立;德文版来自好友岩子;山东版及杨队的奶奶版的原创作者为好友梁大王. 经阿立,岩子与梁大王允许,把他们的“湿”借用一下.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