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2018-12-26 10:52:34

  《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的历史叙述就是一部现代农民苦难记,从“苦难降临”到“走出苦难”。现在有人声称要回毛时代,如果是不知道毛为首的执政集团造成人民的痛苦遭遇,他是傻子;如果是知道了还煽动回毛时代,他是骗子

  ◆高伐林

  上天不知怎么安排的,一过耶诞就是毛诞,今年又是一又四分之一世纪的逢五之年,网上网下就更热闹,又是文章,又是集会,红图红歌红标语……《毛主席给20所学校写过校名,有你的学校吗?》《毛主席33副文采非凡的对联,终于找齐了!》……尤其是一段好几分钟的视频,大爷大妈们发出时代的强音:“不过圣诞节,要过伟人节!”
  有人说:“中国当前最主要的矛盾是:12月25日和12月26日的矛盾!”让我莞尔。
  毛泽东125年诞辰这样的纪念日,我也有感要发。
  最近正在编一套《酸刺林:山西平朔农民口述史》,共七卷,近140万字,中国退休媒体人周浙平访问记录,即将由国史出版社出版电子书。
  本书的内容简介说:
  本书是作者对中国北方典型的黄土高原地带的363位农民进行的口述史访谈记录。受访者回忆了从土地制度改革至包产到户时期的个人自传式历史,再现了农民在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下四十年的生活场景。作者通过摘编政府解密档案结合口述人叙述的故事,展示了农民在政府控制指挥下遇到了什么?选择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本书的第一卷《不敢靠前》,农民讲述的是1945年到1948年的经历。一般说“毛泽东时代”,是从中共建政的1949年开始,但山西平朔一带比较特殊,比全国大多数地区更早被中共掌控,农民的苦难比其它地区也就要多四年。
  这一卷的内容简介说:
  受访者生活的西雁北地区是中共最早推进土地制度改革的地区之一。抗战一结束,在中共控制占领地区立即着手进行土改,在边区、专区、县、区、村各级农会领导下对每个农民划分阶级成分,没收地主土地,通过三查运动,采用残酷暴力的方式完成了土地全部平均分配的改革。出现第一次规模非正常死亡人口。
  口述者回忆起私刑遍地的场景,对被斗争者施行的各类刑法,令人不寒而栗。大量富裕农民携家外逃。农会的暴民对地主、富农、恶霸没收土地,扫地出门,没收房产、财物、粮食,甚至没收家中女人,分配给贫农为妻。在打杀地富、恶霸的过程中,所谓剪草除根,连小孩一并杀死,男女老幼一个都不放过。

  我给周浙平先生写信时说:深为近40年千万农民家庭(广义的农民,包括地主及后代)的悲惨遭遇一恸!这些农民和基层干部没有多少文化、更没有多少话语权,多少年来他们的苦难无人知晓,他们的冤屈无人倾听,感谢您投入巨大精力和心血,做了了不起的工作,将他们的真实命运和真实心声呈现于世,为历史存证!
  周先生回信说:
  《酸刺林》的历史叙述就是一部现代农民苦难记,从“苦难降临”到“走出苦难”……
  本书尚未出版,我无权擅自披露内容。这里仅仅从第一卷中摘抄少量文字,这是毛泽东时代的沧海一粟。其中有少量方言,但联系上下文不难懂。这不是一部轻松消遣的书,肯定也不可能销掉多少本。我希望这本书能找到它真正的读者。
  各地有各地的特点,也许山西雁北地区是比较极端的例子,像我的家乡和我插队的地方,农民们说起往事来,就没有这样血腥。但是那也只是程度上有点差异。
  现在有人在说“梦里都想着”甚至还声称要回毛泽东时代,他在海外,如果是不知道毛为首的执政集团造成的巨大灾难、人民的痛苦遭遇,他是傻子;如果是知道了还煽动回毛时代,他是骗子。


  大斗小斗恶斗软斗硬斗

  口述人:王杰(1936—),土改时为平鲁县下水头村村民(后提拔为干部)。
  访问地点:华宇宾馆
  访问时间:2012.9.19

  我11岁时,1947年10月,朔县西山区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下水头是其中一个村庄(后归辖平鲁县)。在土改工作组的指导下,成立了领导土改运动全权的贫农委员会。先查阶级成份,开诉苦大会,揭发地主富农的剥削行为,启发贫下中农的阶级觉悟。在此基础上把地富抓起来进行斗争。地主大的大斗,有罪恶的恶斗,地主小的小斗,吃软的软斗,吃硬的硬斗。恶斗的那天,我同几个伙伴钻进斗争的大四合院里。院里有许多人,乱纷纷的,有几个地主被捆在那里,裸着上身,一边有冒着黑烟的炭火堆,里面烧着烙铁、火箸,十几个人围着,用火红的烙铁或火箸轮着烫,每烫一下,被烫者发出惨烈的嚎叫声。有个姓马的地主,被绑在柱上。平时他家土地多,粮食多,骡马多,长工多,是结结实实的大财主。那时,他长袍子马褂一穿,一手托着个水烟袋,举在胸前,一手捻着半佛珠贴在背后,在大门口一站,谁见了,远的躲闪回避,近的点头哈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被绑到柱上,这个在背上嗤啦烙一下,那个在胸前嗤啦烫一下,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他声嘶力竭的叫喊:“爷爷们,饶命吧!要啥我给啥!”他被烫的脑袋耷拉下来。一会儿,贫农会又捉来从部队要回来的姓党的,他家是富农,有底财,必须挖出来。几个后生马上把他十指用拶子夹起,往其间拧指弹头,痛的他猫一般嚎叫。还有一个地主,说他没底财了,群众中的几个积极分子把他按在靠墙的一把长条形桌上,将其双腿捆在上面,从脚跟底填砖,痛的他死了过去,接着一盆凉水浇身。第二天,是人们叫大斗的一天。我看到的是一家姓李的地主婆,被几个贫农积极分子用大麻绳拴住一双小脚拉了起来,从家门口拉到前街,又拉到后街。我们一群小孩夹到大人中跟着观看。那地主婆脸上蒙着毛巾,被拉的号啕大哭。坐起来穿的棉裤很快被拉破了,露出臀部,躺下去,头被拉的似葫芦在地上滚动,所以,她只好一会儿坐起来,一会儿躺下去,反反复复了许多次,直到交出底财为止。还有个姓王的地主婆,被吊在自家大门上,令她说出银元藏在什么地方。吊了一阵,她坚持不住了,讨饶道:“爷们,放下来呀,我给你们找!”她被放下松绑后,从两处寻出二百银元。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村里人又说在下井村开土改大会,搞搬石头呀!那时,我们十几岁的小孩对所发生的事朦朦胧胧,开大会搬石头是什么?不太清楚,所以跟上大人群也去了下井村。下井村在下水头的村东,相距7华里。到了村西的一个打谷场上,已经有好几个村的群众押着地富站在那里,不大工夫,别村的也来了。那些经过恶斗、大斗的地主分子身穿破旧衣服,面黄肌瘦,在寒风中缩着脖子索索发抖,站在场的东边。参加群众站在场的西边。会场气氛异常紧张,好几百人鸦雀无声。不知是那个单位的领导宣布开会,也不知是那个单位的领导讲了话,接着宣布对有民愤的地主和恶霸进行镇压。会后,各村民兵持枪将地富押送到沤麻沟。
  沤麻沟在下水头东,下井西北,下石窑南三村交界处,是一条由北向南流的季节性小河沟。进入沤麻沟,戒备森严,四周持枪民兵把守,令地富站成一字形队列,围观群众遍布沟沿四处。此时,不知是那个村的群众,先把自定的一个有民愤的地主拉出来,剥光全身衣服,推在乱石窝里用石头活活砸死,接着各村都把自定的地主推拉到乱石窝里,用同样的方式开砸。有的照准后脑勺用力砸,那个被砸的地主向前倒地,没再动一下,有的没砸在致命处,倒了又爬起来,再砸,直至死亡。下水头村一个姓尹的地主被砸死,一个姓吴的不是地主,因他当村干部多年,有强迫命令和欺压群众问题,得罪了许多人,按恶霸被砸了。
  这段土改历史,印象太深了,每次回乡过沤麻沟时就想起来,在脑际里闪现着,总觉得当年斗地主斗得太过火、太残忍了。后来的历史资料记载果真是斗的过头了……


  砸富农每人丢一块石头就没不是了

  口述人:边文成(1929—),土改时为平鲁县干柴沟村村民。
  张银娥(1935—),女,土改时为平鲁县干柴沟村村民。
  访问地点:北坪移民村
  访问时间:2015.10.4

  边文成:(土改)“三查”那会我爸还活着,刀口没好。……刘文是筷子里头拔旗杆,连个富农也不够,让大黄眼、二黄眼引上跑口外了。后头赶冬哩,回来引媳妇和老婆,二黄眼引回来在小连沟烂窑窑钻的,让民兵知道了,通了信抓逃亡户。一伙我村民兵去抓,他们钻的那个烂窑窑就是当年躲日本人挖的小土窑,我也去抓了。他们在那搅块垒(当地食品)呢,还没吃哩。民兵下去寻见了,拿把莜麦秸点把火,民兵拿着枪,进去寻呀,搜查呀。
  张银娥:刘文拿着手掷弹。
  边文成:刘文拿着个铁圪蛋,一个也没着。从窑里飞出来,打在她富官的枪上,他也是民兵,就听见富官喊我的妈呀。上头民兵拿些石片子往窑门口打,村里有个民兵往里扔手掷弹,可灵哩,一货顺着窑门甩进去,一下着了。刘文让手掷弹把腿执着了。弄回村里。刘文、陈进山的老婆这会在村里黑窑圈着呢,不由她了。接上那个政策准备往死打呀。有人说割耳朵、剜眼呀。村干部说不能,村干部说要不打死,不能割耳朵、剜眼。五更里就是开会,喊口号,干部问咋办,人们喊打死,这就没说了。穿的烂皮裤也让人脱走了,赤脚板穿的单裤子,说往死打呀。往马路沟里走,我还跟着哩。
  张银娥:我可不敢去看。
  边文成:刘文就跪在冰棱上,说拿枪崩了我吧。民兵骂哩,哪里舍得那颗子弹,就那烂石头。就拿石头打呀,村干部说不能,这还在村里呢,就又往沟里头走了一截,刘文也歇心了,跪也没跪,做声也没做声,个人就躺倒在烂石头沟里。一人一石头,谁也不敢打,亲的也得打,明的也得打,恨的也得打,有人在头前就摱(扔)一块石头,打正打不正我也打了,就没不是了。打了半天说打死了,不打了,走呀,身上打了一顿了,头没打烂。村里有个海生,是党员,他说咋也不咋,要打就打死哇。他又折回去。他也是好心,不死也是个往死冻,看活不了了。他拿起块石头,走到跟前,打到刘文的后疤(脑),一下血咕嘟咕嘟冒开了,这才打死了。


  每天死了的地主富农都填旱井了

  口述人:刘善(1935—),土改时为朔县李家窑村村民。
  李开(1927—2012),土改时为朔县李家窑村村民。
  访问地点:李家窑村
  访问时间:2011.7.26


  周(周浙平,下同):那时候李家窑把全县的地主富农关在这里?
  刘:那是不好才往这里执(整、弄)着哩,那会儿那地主富农他总是不那啥,正儿八经贫下中农谁斗哩。
  周:关在哪里了?
  刘:旧院里圈的哩。(指本村地主朱万福的院子)
  周:打不打?
  刘:不听说还不打!……不打镇不住。最后圈完这茬人,不知道那儿哩,也多死了(多得要命),在这地方多死了,可多死了,我那时候还见一天(从)几个家(窑里)往出抬哩。这死人,咱这场面上,东西正地这圪塄底下灰溜溜的扔得满满的。都从旱井跟前填的一旱井哩,那也没人去寻,死了就算,光是狼多,转住光成(围着都是)狼了,全吃了,就那啃的全吃了。
  周:那人也不埋?
  刘:没人管,谁管哩。全是些地主,家里跑的还不知道有没有人了,捉住谁就在这圈着哩,那会儿还不知有个人没了。
  周:捉的那些人是大人孩子,还是男的女的?
  刘:男的多,没见女的。
  周:年龄有多大?
  刘:有老的,也有小的,有30几40来岁的,有五、六十岁的,再比这大不了了。
  周:小的呢?
  刘:40来岁。咱见过的咱能说,不知道的不能说,咱那会儿也是个娃娃,我记得那院里把四面的窑齐整成这么宽些这么高些这么些巷落落(指肩宽的巷子),你放风得爬上去哩。锁子都是这么长的铁棒锁,打弹锁,我倒多见过。我们在窑头上看,看过。
  周:有多少人?
  刘:百十来个,多哩,这一院哩。屡屡有来的,有走的,又有送来的,就像现在法院那,有放的,也有往进捉的。这村靠近西山根据地,安全。那时咱们这里解放了,周围还没解放,应县是(19)49年才解放,比咱迟三年。
  周:村里人参加不?
  刘:也有。不多。我记得李德金老汉叫圈过,死鬼郝万先圈过,死呀才执回去,死在家里了。那时窑头上还有个岗楼哩,站岗哩。朱存让在这里哩,还有朱福珍,在窑头上哩。死了的朱七老汉,齐在这里,在民兵队伍里头哩,他们做过,他们在这看的哩。
  周:他们是民兵?
  刘:成了部队了。就在这看的哩。我怎知道,在我家住的哩。专门维持这里哩。那时候我小哩,影影绰绰,你说影影绰绰,可这事怕我记住了。谁参与这,我记住哩。
  周:死了多少人?
  刘:每天不少,不脱空,每天往出抬死人。就都存在这西墙底,灰溜溜满满的。那个地方有个旱井,填的可多哩,这会儿挖开,骨头也能看的见。可多了。
  周:有多长时间?
  刘:秋天开始,过年时候没有了。
  周:你家啥成分?
  刘:中农。
  周:土改前没有地的户多不多?
  刘:哪家也有哩,有多有少,不成数(的)人家,闹不成好的,狗不啃的地。
  ……
  刘:……统购统销时,粮食紧张厉害哩,整一黑夜把这人们叫去,人家调班班睡哩,不叫你睡,赶你迷糊了,噌一下,一把手把你头旋起来,你倒睡呀,你怎那么泰(安心)哩。石庄窝有个杨步池,在咱村下乡哩,管你有粮没粮哩,给你拿一捆麻袋,顺门扔进来了,你装哇,那叫拧背兴了。
  周:粮价呢?
  刘:不说价。
  周:给钱不给?
  刘:给啥钱哩,那有钱哩,就像缴了国家税务了。
  周:下乡干部是个什么人呢?
  刘:我是记住,石庄窝杨步池,头大大的,愣歪歪的,这人就可残豁哩,真叫人害怕,还带着个姓陶的,这货,把人欺倒告(求饶)了。姓杨的是区里的干部,别的人是这个村里的干部。一户一户挤得要哩,硬要哩。这个姓陶的,困难时期背兴了,走口外(出长城以北)死了。
  周:以后征粮?
  刘:也就是那个。国家年年要得些哩……主席老汉(指毛主席)穷家难当,他那会儿在困难时候,到不了这会儿这个地步。

  周:李家窑土改时候关了很多外村的地主、富农,怎地关法呢?
  李:后头他们也齐走了,朝外头走了,也没个关法了,有啥拿出啥了,朱万福那会儿三查土改斗争(前)倒死了。儿们不在咱这地方,都在外头念书哩。朱(家)他们那娃们,齐从包头走了。
  周:朱万福那旧院,有外村的地富?
  李:朔县没解放了,就在那院圈的哩,可多圈了,多死了。
  周:死了多少?
  李:啊呀,怎也在大几十个。他吃不上东西,你明白了,后头钻那里头,困渴的,可多死了,后来那齐是。
  周:前前后后圈的有多少?
  李:在百十来个,那院钻的满满地。南大窑、西窑、正窑圈的满满的。共产党是在窑头上垒个炮楼,在那站岗哩。
  周:那年你多大了?
  李:廿几,今年84岁了,47年土改,就廿几。
  周:圈了多长时间?
  李:春天圈的,冬三查呀,齐着走了,不圈了。死的死,走的走了。有的拿钱雇上,那会儿这村朱明家养个驴,人家鞍鞑上送在本手(死者家人)能赚一石米,把这死人(运一个死人)。没地方(要)的,就那牲口(狼、狗。)啃了,啥也不,就是个那。那死人朱明家也多拿驴送了,一天送那一个,那小斗卡顶一石哩,就朝那哩(办法)。
  周:那没人领尸的多不多?
  李:可多了,那枯井里头就多哩。北院那会打了眼枯井,多扔下哩。这六十来年了。
  周:那会儿什么人看守?
  李:四、六区。窑头上有个炮楼。区长姓赵。
  周:那会儿你在村里干啥?
  李:种地。
  周:你没参加?
  李:我没。咱看也看不见。
  周:你啥名字?
  李:李开。我这过去真穷哩,不是我二哥当共产党,我妈连裤子还穿不上。人家我二哥当兵,共产党年年给个布。我二哥到今儿在烈士塔,牺牲时候到连级干部了,打仗牺牲了,日本人在时候参军了,在三团三营,47年牺牲,打陕西榆林时候牺牲了。
  ……这村就朱万福土地多,别的(人)就顷二八十亩,有的还得种人家的地。
  周:怎那多地?
  李:人家买的。
  周:怎那么多钱?
  李:开始还是穷人。初头担货郎担,后头收雕翎,以后又领戏(指朱带戏班子巡演),慢慢发展的土地多得没远近了。这会儿人们还拉(说)哩,人家怎就闹下那么多土地?可多啦。那人就是有本事,还没文化哩。你要靠人家,还不猛剥削人哩。那会儿那穷人全凭人家哩。你谁没办法,女人娃们开不了锅,去人家那里装上些粮食,给人家受,你能开锅了。那家人家救人哩,你别看土地多,人家猛救人哩,不就为啥土改时候一个也没损失了,没受执,好人。那会儿穷人多,周围村人来这地方给人家受苦哩,养活女人娃们哩。打的粮食多,养的牲口多,过年杀了猪羊给人们就像放粮哩,你用多少来装上,过了年了,还开的油房。别看人家是老财,人家救人哩。人家也没抢人,没骗人,就是自己闹起来的光景。
  周:这村有几户地主?
  李:就他。他的牲畜在土改时候人们分走了。


  近期图文: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节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时代”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避免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史?  
  
如今闹事大爷大妈们的文革青春生涯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车上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束语  

浏览(6122) (41) 评论(8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Zuu 留言时间:2018-12-29 20:35:10

是给了这几个农民多少钱拿到他们的口述“历史”的?

回复 | 2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9 06:44:20

林彪在毛泽东授意下的“政变”讲话,毛泽东大加赞扬,立即发中央文件说林的讲话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文献”。林彪搞死后,又写信给江青,说林彪讲话让他不安。你看毛泽东是什么人?或许连人都不是,就是流氓畜生!

回复 | 9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9 06:34:13

毛泽东今天说林彪是好学生,接班人,明天就打自己的脸说林彪是野心家,阴谋家。好话坏话全他一个人说了算。这是人干的事吗?完全就一流氓!

回复 | 9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9 06:32:08

老狼从不“大胆假设”而是说的历史事实。只是毛泽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今天说桃园经验好,要在全国推广。你也不想一想:没有毛泽东的同意,谁敢全国推广?

为了倒刘,又说是“形左实右”毛泽东自己说话经常打自己的脸,自己否定自己说的和做的,这样的事例还少了吗?

回复 | 7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8 21:28:29

一个山沟的农民,21年加入共产党,49年(28年)登上天安门,振臂一呼,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 民族之林。

++++++++++++

一个山沟里的农民毕竟视野有限,又是个中专文科生(数理化完全没有学好),其实也不是什么农民了,要不怎么会相信亩产万斤呢。

49年后干了几票大的,最后全被人否了。

什么人民公社,否了!

什么反右,否了!

什么三年自然灾害,没有饿死人,否了!

什么消灭剥削阶级资本家,否了!

什么黑五类成分论,否了!

大批的冤假错案,否了!

什么粮票、布票、豆腐票、火柴票、肥皂票等等,否了!

什么“四五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否了!

什么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否了!

什么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否了!!!

主席身后留下的要员华主席、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汪东兴、苏振华、陈永贵、吴桂贤、吴德、纪登奎,抓的抓,判的判,劝退的劝退。

彻底反了!

回复 | 3
作者:google007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8 19:59:39

"大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一个山沟的农民,21年加入共产党,49年(28年)登上天安门,振臂一呼,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 民族之林。这不是“天赋人权”,这是“人赋人权”。一个 八国联军侵略,军阀混战,日本侵略,蒋介石的分庭对抗,一个贫穷落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变成了现在的统一的“中国”。没有登高一呼 万众响应豪气,没有全国的精英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前赴后继,倾心为之奋斗是不可能的。所以,毛时代全国精英奔延安,荒山野岭,艰苦奋斗,建立新中国。邓时代全国贪官聚北京,贪污腐败,吃喝嫖赌。污水,臭气,贪官,刁民--这就是结论!!!

回复 | 6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8 17:12:37

【你把 毛 周 邓猫 猪荣鸡 瘟鸡煲 的照片摆在一起,好坏一眼分明】

还真是这么回事。最典型的是李瑞环,一看就是一个恶霸杂霸地的样子。。。为什么【改革派】都长得那么龌龊、猥琐、下作、恶心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回复 | 7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18-12-28 17:04:27

老狼的说法当然是自己【大胆假设,毫无根据】出来的。。。是毛主席让王光美去桃园搞四清的吗?是毛让刘少奇跑到全国去推销他老婆的【经验】吗??当时各大区的老同志对刘的做法就非常不满,议论纷纷。华北局的情况我亲身听老同志讲过,北京中央机关和华东局的情况都有文字材料可查。老狼为了反毛哪里还顾得什么事实、历史???

回复 | 1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8 16:43:17

新天狱真如三岁幼儿天真得可以。王光美的桃园经验毛泽东当年亲自批示:很好,毛泽东要求把桃园经验在全国推广。这事都不知道,还谈什么历史?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8 11:31:30

实际上"坏人坏相”自然规律,难以违背。

++++++++++++++

不能以貌取人,主席的拥趸也不都是帅哥。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8 11:17:43

49年以后历次整人整群众运动都是出于刘邓之手

++++

把刘邓赶下台后,文革就达到了整人巅峰,往死里整!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8 11:12:33

“文科生”在“未名空间”网站,就是“笨蛋”的代名词,

++++

你在骂主席这个不懂数理化的中专文科生?亩产万斤他都相信。

回复 | 1
作者:google007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8 07:45:09

一个“理科生”的政治“启蒙”。层出不穷的“历史新编”逼迫我拿起Google 来寻求历史真相,得到很多“颠覆性”的结论。

1,远离“乡村野史”“贾语村言”,犬儒文人太多。直接Google 当时当地发生的原始文件 讲话 报纸 去伪存真寻求历史真相,再求旁证。

2,分析当时历史的基本矛盾。你偷了我家的二亩红薯,侵犯经济利益,你威胁了我老大地位(中美贸易),或者为争夺老二你死我活。显然,高岗之死,和彭德怀挨整都出于此。

3,“最大获利者”理论。政治斗争 阴谋而隐蔽,始作俑者往往躲在幕后 ”嫁祸于人“,但是,不可能“嫁 利与人”。整倒 高 彭 谁是最大获利者??

4,“一脉相承“,狗不改吃屎,本性难移。49年以后历次整人整群众运动都是出于刘邓之手-从”二次土改“直到 坦克开上天安门镇压学生--一脉相承!毛的发动群众 依靠群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批评自我批评,知无不言,闻者足戒,整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也是一脉相承。

5,年轻时人总说“人不可貌相”,实际上"坏人坏相”自然规律,难以违背。你把 毛 周 邓猫 猪荣鸡 瘟鸡煲 的照片摆在一起,好坏一眼分明。Google他们的所作所为,“面相论”立马证明。

“土豪理论”请别见笑,呵呵

回复 | 8
作者:何华 回复 何华 留言时间:2018-12-27 23:57:13

欧美国家理工本科生有通识课要求,必须修6-7门人文和社会科学科 (H&SS), 但都有很多的选修课可选,大家一般选容易的课。

理工研究生没有任何通识课要求。

回复 | 0
作者:何华 回复 何华 留言时间:2018-12-27 23:47:23

当然可以选修逻辑学。但理工生很少或没人修,太难了!

回复 | 0
作者:何华 回复 何华 留言时间:2018-12-27 23:43:47

逻辑学一般归在文科吧。(欧美国家放在哲学系)。

我是学工的。在中国和欧美国家,逻辑学从来不是理工生要学的课。

回复 | 0
作者:雨村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12-27 23:31:59

以后见到007的帖子完全不用理睬,顶多回复一个字:呸!这厮发文从来不查资料,完全信口胡说,他的网名是对Google的侮辱。

回复 | 5
作者:何华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23:23:52

你的逻辑学是在那里学的呢?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7 21:08:23

毛远新出来后应该给张志新下跪谢罪,但他好像还是很牛逼哄哄的。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7 21:04:31

我们应该说在毛主席领导下打倒了高岗、习仲勋、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贺龙、林彪的情况下,在毛主席权力达到巅峰的情况下,死刑犯是这样判的:

1975年2月,辽宁省委常委开会讨论“现行反革命犯张志新的案情报告”。我后来在档案中,也看到了这份会议记录。毛远新说,判了无期徒刑,还一直相当反动,看来是死心塌地;服刑期间还那么疯狂,还犯罪,让她多活一天多搞一天反革命,杀了算了。张志新的死刑讨论记录大概只有60多个字,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决定了。

+++++++++

张志新后来也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我们的重点不应该是程序,而是应该讨论这样的人应该判死刑吗?

如果你们要讲程序,请问秦桂珍被关进秦城监狱符合什么法律程序?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12-27 20:35:41

2)关于口述史的真实性问题,要十分注意。首先承认我不是学历史的,我对历史学研究的了解仅属于耳濡目染,没有正规的训练。但是,我知道所谓【口述史】可靠性很低。美国有一个实验:4个人在一个加油站同时看到一次抢劫案,并且有监控录像。事后四个人对这个事件的描述截然不同,与录像记录的结果有天壤之别。这说明:即使没有其他干扰,每个人对事情的观察也有误差,有时误差还极大。更不用说如果那些【采访人的人】再凭着自己的意识【加油添醋、积极引导、循序渐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说到这里,不禁想起文革时造反派到家中外调武汉某高校一位领导的情景。。。有人曾尖锐地指出:“口述历史正在进入想象、选择性记忆、事后虚饰和完全主观的世界……它将把我们引向何处? 那不是历史,而是神话。”

老高是文科科班出身,又是书香门第,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吧?

3)关于四清和文革刘少奇要负很大的责任。首先,是刘少奇把自己行政14级的老婆推上政治舞台,让华北局第三书记林铁陪着她搞了什么【桃园经验】,还强行向全国推广。据华北局当时参加会议的老同志回忆,刘在会上说:【我给你们请来一位老师,她的马列主义水平比我高】等等。华东局的江渭清也有相似的回忆,前中南局的老同志也有类似的经历。看来刘少奇在64年以后确实有一些动作,引起毛的反感,加上其他因素导致文革的发生的可能性是有的。【桃园经验】的很多做法和文革时相似,例如:罚站、脱了衣服在外面挨冻、喷气式、【洗热水澡】。。。都在文革中出现。从这个意义上说,【老婆参政】是刘少奇首创的,江青出来参政是在这之后,文革之后的一些说法在这方面是不准确的,甚至是歪曲事实。

回复 | 6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12-27 20:34:22

不管文理科,还是要客观地看问题,那种大刷子式的涂抹是【宣传部】用的办法,不适合讨论问题,希望老高能同意这种看法。

有几个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由于万维的技术问题分几次回复:

1) 老高说【最搞笑也最容易被一眼看穿的荒诞不经说法是,您竟然有这样的勇气胡说:“毛时代判死刑要经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应该说至少文革以前的死刑核准还是要经过正式程序的。195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中。第11条第5款规定,死刑案件的判决和裁定,一般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但在当事人对高级人民法院死刑案件终审裁定不服,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的,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复核。这不代表就没有走形式或者冤假错案(美国的冤假错案也有),但是说是【荒诞不经】是不准确的,或者说是加了【感情色彩】的。

回复 | 0
作者:google007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18-12-27 19:19:06

“文科生”在“未名空间”网站,就是“笨蛋”的代名词,或者说“你的逻辑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万维 的“大傻妞”“高老头”就是“文科生”的代表。脑袋里缺少“基础理论”,不懂基本的“逻辑”,不会研究历史事实论证。他们的文章就是 驴头-马嘴式的串糖葫芦。用一个人的故事代表一个时代,用小说代替历史,就是他们的大骗术。

回复 | 4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2-27 19:07:29

问题是刘邓等走资派不是后来被打倒了吗?在毛主席大权独揽的情况下,中国发生了什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18:43:24

邓小平如果不【左】的话,56年不可能进入中央常委,大跃进时期刘邓都很活跃也是事实。

土改的问题和刘少奇有很大关系。全国土地会议是刘少奇主持的,刘少奇在会上作报告强调:土地会议的中心是要彻底进行土地改革。刘少奇指出【土改政策不彻底的问题解决了,整编队伍就成了首要关键。整编队伍的方法,主要是“思想打通,组织整顿,纪律制裁”。对混进党内的地主、富农、阶级异己分子和蜕化分子要清洗;对小资产阶级思想和自由主义要进行思想斗争。党内思想斗争以反右为主,防止左倾。】。还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中共对土地会议的评价承认【会议对前段土地改革不彻底的问题和党内组织不纯、思想不纯的情况,估计得过于严重,而对于已经出现的“左”的倾向却注意不够】。老高文中的人物对土改的【控诉】其实是针对刘少奇主导的土改的,所以加上【毛泽东时代】的大帽子似乎有用大刷子涂抹的嫌疑。事实上毛泽东在1948年1月就说过:“土地改革在群众尚未认真发动和尚未展开斗争的地方,必须反对右倾;在群众已经认真发动和已经展开斗争的地方,必须防止‘左’倾。”

土改的情况也很复杂,有过左行为也有还乡团报复掺杂在一起,国内一些院校对这一段时间的情况有一些研究,不合适用极端的言论概括。

回复 | 3
作者:hapoi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18:24:59

我觉得中国这群上过大学的文科生(年龄比较大的),他们其实和理科生一样受文革后当政的文盲老干部们洗脑,问题是文科生们更缺乏反思能力。把毛泽东当神来审查,又把他当恶魔来蔑视。而一个明显的恶魔邓小平又被他们推为中国一切进步的改革开放的头功。不基于事实又没有逻辑,记忆还扭曲,非常可笑。当然邓小平毕竟是中国后来的政权的基准,到海外扮演反对派的特务们也以骂毛泽东来取信西方,这太可笑了,也是他们狡诈之处。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17:47:07

彭真仅仅是不想在北京报纸上转载姚文元的狗屎文章,就被污蔑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事实上仅仅给了点口头警告北京的报纸就乖乖的转载了,有这样的“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吗?那些年就是一个乱扣帽子的年代!

最后被钉在耻辱柱上的还是杂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等。

回复 | 2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16:06:35

”世上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

你在骂江青和王洪文?

回复 | 1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8-12-27 16:03:31

和我说明”毛不是独裁者“

++++++++++

邓小平曾对江泽民交待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李锐叙述,见《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回复 | 0
作者:google007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8-12-27 15:57:49

”世上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和你讲道理。你就耍赖皮,转弯骂人啦。既然你是”超人类“的文科”黑洞专家“,那么,你自己承认 你是哪一类?动物,植物,邓猫类,走狗类,,,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