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2017-11-26 10:01:15

  虽然网管忙得不亦乐乎不断删贴,但是首善之区这么大的事,纸包不住火。前天我看到中国人民大学一批校友发起联署给中共中央等四领导机构的呼吁,官方媒体有良知的新闻工作者,也不断在报导——虽然转弯抹角、提心吊胆,报得不深不透


  老高按:今天早上看微信,不免一惊:大家关注的焦点甚为集中——北京整治违章建筑、排查安全隐患、驱赶“低端人口”。好几个朋友圈都在转贴报导和文章,或者争相讲述自己的观察和体验。
  朋友圈中某位,转述清华副教授刘瑜说:
  大兴着个火,加强消防就是了,却要弄得到处赶人。我家钟点工被勒令三天之内搬家,我朋友孩子的幼儿园被关,我住宿舍的表妹也被勒令走人……这仅仅是我的熟人朋友圈子。失去了调查记者、维权律师、网络大V所有这些臭公知的屏障,一个所向披靡的庞然大物,面向一个彻底原子化的社会,你们的美丽新世界终于可喜地降临了。
  另一人介绍:昨天(2017年11月25日)54届金马奖新鲜出炉——纪录片获奖者是马莉《囚》,领奖时马莉说“我和耿军这样的人都属于待处理的低端人口”,台下掌声雷动,然后这边直播就被掐了。
  朋友圈中转发的许多文章,我点击其链接,被告知“此文章已被删除”“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例如:《夜访京三村》《三天时间北京请走了328万人》……其中有的可以在网上另行检索到,但有的就完全消失了。
  朋友圈中也转发了不少官方文字,例如:央视评论员文章:《整治行动要力度也要温度 需重温北京精神之“厚德、包容”》,文中温馨提醒地方当局:要“让他们(住在隐患重重的建筑中的民众——老高注)能够有尊严地、体面地追求美好生活、追求自己的梦想”。又例如《北京通州台湖镇清退中租户接通知:可住到年底》,这就是说他们搬迁的deadline宽限到一个多月,比起限当天搬迁、三天清空,毕竟还是好多了!让我宽心。但不知这样有“温度”的政府,还有多少?
  还有不少澄清的帖子。例如北京市安委会26日称“这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表述,没有‘低端人口’一说”。但网友马上检索出来,最迟从2011年,北京市的房山、海淀等区县的文件和报导中,就不断在使用“低端人口”的概念,例如今年7月海淀新闻中心的一篇报导中,就说:“减少了低端人口无序聚居”云云。口说无凭,网友晒出了原件的照片。
  虽然网管不断删贴,但是发生在首善之区这么大的事情,纸包不住火。前天我看到中国人民大学一批校友发起联署、许多学校校友跟着签名的给中央四领导机构(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和全国政协)的紧急呼吁。官方媒体如财新网、中青在线的有良知的新闻工作者,也不断在报导这件大事——虽然转弯抹角、提心吊胆,报得不深不透。
  前天我发出《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善,而要防止人性恶》的博文,引发持各种观点的网友纷纷跟帖,批判我的占多数,其中不乏对我的动机的剖析揣测。我感谢各位的关注!但我思忖:我的动机哪有那么重要,谈到的这些问题才重要啊!大家若都承认这些问题确实存在,那么群策群力、献计献策,帮助中国当今各级权力者警悚和尽快纠正,才更是当务之急。相形之下,一个海外布衣(或者如某些人所说“被体制甩出来的”“海外失意者”)的用心究竟如何,值得一提吗?我的用心,与我转载的许多评论和报导的作者、照片的拍摄者一样——用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话来说,那就是:“微斯人,吾谁与归!”
  当然,有人乐此不疲地追究用心,尽管继续!而他们的用心如何?我根本没兴趣去推测。
  下面,我转发《中国青年报》记者李隽辉的摄影报导《村里的房客搬走了》。标题和照片,都如此平和,如此含蓄,如此冷静……“于无声处”啊!

村里的房客搬走了

中国青年报 李隽辉|摄影报道                                                     

11月24日晚,北京市南六环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三层,鲁女士抱着7个月的孩子眼泪又掉了下来。一晚上,她忙着打包行李,丈夫在外送快递,孩子在床上哇哇哭。这里的所有住户被要求于11月24日搬出,她已经买好26日返回河北衡水老家的汽车票。


“我是2015年10月13日来的北京,记得特别清楚。想多赚点钱,家里地少,没有收入,觉得北京是大城市,发展机会多。”


11月20日,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下发的《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关于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的通知》指出,本市连续发生火灾及各类安全事故,特别是2017年11月18日,大兴区西红门镇发生火灾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社会影响恶劣。市安委会决定北京将集中40天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其中,以城乡结合部为核心,清查整治仓储物流、汽配城、批发市场等。根据通知,此次专项行动将结合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集中整治一批突出问题,取缔一批违法场所,拆除一批违章建筑。


位于北京市南六环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的出租公寓是其中之一。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公寓二部前。



11月24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租户匆忙搬家时扔弃的垃圾堆到门口。


11月24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门前,正在搬运行李的女孩。



11月24日晚6点半,通州区西周路,拉着行李的电动三轮车拥堵在车流中。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搬家的住户站在车顶。


11月23日,马驹桥镇诚信家园二部公寓门前贴出一张红纸,“本院所有住户于11月24日搬出”。


41岁的张志震和女儿连夜将行李收拾好后,将暂时借住在公司同事的家中。他在马驹桥镇的公寓住了有一段时间。他来自内蒙古包头,在北京已经二十年。据他描述,大兴发生火灾的第二天,消防人员就拉闸断电了。


公寓的墙上一张7月20日贴出的公告显示,根据北京市政府“疏解整治促提升”的总体工作部署,对马驹桥镇城乡结合部不符合通告要求的公寓一律予以取缔。经相关部门认定该公寓属于无证无照、违法出租,租住的人员、个人物品、财产应立即搬离。



11月25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27岁的快递员赵圆飞在搬空的公寓里。他从河南刚来北京三个月。搬走后,他和妻子将带着三岁的孩子暂时住在快递公司提供的住处。他搬完家后特意把家里的地扫了,“来的时候是干干净净,走了也不能弄脏了啊。”



11月25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25岁的邢同锐在屋里。他老家是山东聊城,从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北京从事印刷厂的工作。因为距离上班单位比较近,价格也便宜,他在这个公寓已经住了一年。



11月25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27岁的陶乔姐在已经搬空的房间里。她手上拿着的是国庆节时父亲从老家带来的干豆角。她的丈夫陈华是一名快递员,今年32岁,16岁就来到北京打拼。陶乔姐来北京也7年了,现在在电子厂打工。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只能送回江苏南通的老家。陈华说,之前想来北京创业,多赚些钱,但现在打算年后和妻子一起回老家,不会再来了。



11月25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32岁的马铁锤和35岁的妻子许文革准备离开出租屋。他们都来自河南驻马店,马铁锤来北京工作已经十年了,他说,如果再这样居无定所,就打算回河南老家。



11月25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离开的租客们在搬运行李。


据了解,创客公寓有近400个房间,诚信家园二部有近700间房。公寓30平方米的房间月租金价格为750元~850元。由于房租便宜,这边居住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或是在周边工业园区上班,或是从事仓储物流的工作,还有极少数的老年人。搬离通知贴出后,附近的房子都在涨价,从500元到800元、从1000元到2000元、从半年付变成年付。


11月24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一名从事运输工作的租客用手挡住蜡烛。同住一屋的共有五人,都在同一单位上班。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张女士(中)下班后帮住在公寓的父母搬家。张女士的母亲今年72岁,老人描述说三天前公寓突然断电、断水、断暖。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近60岁的王大姐是北京本地人,退休后将房子留给儿子住,自己在通州租房打工,前一天下班回来看到贴出通知,只能辞了工作,搬到天通苑的亲戚家住。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搬家的汽车堵在院子里。



11月24日,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租房处门前排起了退押金、退房租的长队。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创客公寓,已经停水停电的公寓前。



11月24日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周营村诚信家园二部,搬家的汽车来自不同的省份。



租客们留下的物品。

-------------------------------------------------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无关。十一月图片主题:集市)

ChichinIza.JPG


  墨西哥坎昆附近的玛雅文化遗迹奇琴伊察(Chichen Itza)游人甚多,在角落里摆摊的却寥寥无几,让我有点纳闷。语言不通没法问,不知是否因为要保护古迹,摆摊缴费的门槛太高?



  近期文章:

  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善,而要防止人性恶  
  
历史这一团乱麻,是否真能理出线头?  
  
写了《1984》的乔治·奥威尔立起了一座铜像  
  
十月革命:理论家的鸡汤,阴谋家的鸡蛋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缝史  
  
四桩几乎未遂的“学术诈骗案”展現人格  
  
我一向不相信领导表态,我只相信行动  
  
比起人工智能,人在逻辑上确实甘拜下风  


浏览(8156) (23) 评论(1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oogle007 留言时间:2017-12-03 08:23:41

Google 49年后的中国历史,52年毛退居二线,中国历次整人整老百姓的运动无不出于刘邓之手。52年搞“二次土改”迫害地富及其子女,53年整死高岗,56年带头反对毛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57年鼓动反右,毛明确全国5千左右,邓猫子划了55万以上,鼓吹58年大跃进,邓猫子和四川的万斤水稻在人民日报有大幅照片,然后推向全国,59年整彭德怀(查黄克诚回忆录),62年拒绝给彭平反,致使彭两个月崩溃。64年四清运动,大批抓捕农村基层干部,文化革命派工作组高校抓捕“反动学生”,而后,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反动血统论,废胡耀邦,倒赵紫阳,89年直接把坦克开上天安门镇压学生,全国实行大镇压。,,一脉相承。

回复 | 0
作者:北冥有笋 留言时间:2017-11-29 21:01:06

大家忘记了当年德国议会纵火事件了?纵火之后,出现了什么?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1-28 05:15:05
咱们普世派的一个基本依据就是“迁徙自由”。但奇怪的是这迁徙自由只能在一个国家内进行,出入国家边境不行。这个让普世派洋洋得意的“人权宣言”不正是对所谓“普世价值”最绝妙的讽刺吗?
既然“普世”不出国界(西老大早就提出过这点),那么就少管别国的闲事。把有限的肾上腺素用在身边的事情上。那边离你十万八千里,棚户没搭到你家墙上,垃圾没堵塞你家车道,大火没熏黑你家屋顶,关你P事?
中国人过平静的生活,就是一群猪,一窝狗。今天棚户失火了,就成了宝,成了阶级亲人。亲人啊,你们不要退却,拼命也要坚持,让更多的人搭起帐篷,让更多的火光照耀。咱们在这儿为你们乞求,猪狗们在烈火中才能再生。
但猪狗的属性一时难以改变。从雷洋,刘晓波到“低端人口”,好像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墙外更热闹。结果是:雷洋老婆,刘晓波哥哥都被收买,成了可耻的叛徒,幼儿园虐童受害者竟然每家分到一套房子,那一整班被脱光衣服的儿童男肛裂,女红肿的肯定被规划成一个免费高档小区。老高这儿比较现实,虽说迫害“低端人口”没有好下场,但他们还是搬了,不知背后是猪性起作用,还是金钱起了作用。
“发展是硬道理”,还是邓大人英明,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民运朋友们,你们一没权,二没钱,就剩一腔革命热情,这年头,谁会再买你等“热情”的账?
牢骚发完了,探头窗外,有没有人到咱家门前搭棚子,那才是最最重要的。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7-11-27 12:48:24

妇人之仁!什麽意思?!

***

1970年代,台北市金山街,一条“低端人口”打造出来的违章建筑街。穴居,肮脏,拥挤,电源乱接。。。

电线走火,祝融之灾,整条街被烧个精光。火窟里逃出来的,除了人,还有硕鼠,硕鼠 硕鼠。。。到处乱窜。

那是蒋氏党国时代,蒋氏的处理手法,大同小异。不准“低端人口”重建。民不与官斗,“低端人口”散了,不知所终。土地规划,政府说了算。中国特色,红包文化,天上掉下来的贪腐机会,当官的,乃金山街大火的受益人。

当年的金山街,今天的金山南路,金山北路,南北通衢大道。两旁高楼林立,因为毗邻流氓蒋介石的“大庙”,再走过去,是总统府,高级住宅区。

***

私慕,膜拜蒋氏政权的人,此刻,没有批评的资格,(坏)愚民故也。愚民,中国的国害。

***

这其实是个严肃的社会问题。妇人之仁,言不及义。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7 11:43:49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的时候,这些公知大V都上哪里凉快去了?朱荣鸡鼓吹【代价论】改制让一大批工人下岗的时候,那些【知识分子】跑到哪里去了??“低端人口”是全面私有化的必然结果,搞全面私有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会是这样。那些说【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的李克强的太子太师、太子少保们,不是认为有了“低端人口”才能促进经济发展吗??“低端人口”是客观存在,说的是他们的经济地位比马云、赵薇、段卫红、温家饱他妈低。难道不是事实嘛?这和刚到北京的蔡奇有神马关系?

一些人假惺惺的【义愤填膺】、认为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却认为造成这个结果的朱氏【改制】、打着改革旗号自肥的私有化是完全合理,是按经济规律办事,这不可笑吗??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17-11-27 05:25:57

这个问题我早问过西岸了,洗地的人是不会回答的。

回复 | 4
作者:欧阳峰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05:08:44

西岸:

你真是火星上来的吗?要是没有政府的默许,那么大规模的“贫民窟”会形成和发展到今天吗?这仅仅是贫民的“选择”吗?还有,要是不大规模驱赶贫民,就是“什么都不做”?政府的选项就只有这两种?亏你还是自诩逻辑性强的呢。建议你重温一下你自己关于美国非法移民的评论,看看你的思路是否有起码的一致性。

回复 | 13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04:13:17

不要又和外国人比坏嘛。法国摧毁的是外国难民的帐篷,中国驱赶的是本国公民,有可比性吗?违章和不安全建筑在北京大量、长期存在,北京市政府难道没有监管的责任?早干什么去了?以火灾为由,让数万公民流离失所而不提供临时救援,这是为了“人民的安全”么?法国没有钱救助难民,中国难道也缺钱么?火灾前监管不力,火灾后推卸责任、驱赶“低端人口”,北京市主要领导人蔡奇等必须引咎辞职。

回复 | 11
作者:路基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02:07:26

不要删帖就好。说什么都行!说政府应该管也可以,说政府管的时候没有温度,缺乏人权意识也可以等等等等,就是不要删帖,不要删帖就好了嘛。呵呵

回复 | 5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6 22:17:44

好奇问一句,如果这次大火事件后北京市政府什么都不做,会不会有人会说这是不顾人民死活?

从网上能看到的消息,大火和死人与违规居住方式直接有关,那么就需要对这种违规的现象做点什么,比如纠正。

也就是不能住那么多人,或者那些建筑本来就不应该住人,比如不合格住人。

那么对于里面已经居住的人怎么办?

我们这里每天有德国DW的英语台,几个月前报道法国摧毁难民城,把人家辛辛苦苦建造的几千帐篷摧毁,导致几千家人无处可去。

但法国政府并非没有理由,因为这种地方不仅是罪犯猖獗的地方(难民不知道如何报案),也是导致火灾和有大规模传染病传递的可能。。。对了,对于这些被捣毁了帐篷的人,法国政府是不管的,因为没钱管,也不知道能如何安排。

当然,这种行为也遭到很多人的批评。

问题是,有谁给出了更合理的解决方法嘛?

目前在世界上还没看到。有些人第一关心的是如果再晚一步做这种事,惨案还会发生。有人关心的是一旦做这种事,就是没人权。。。

因此这是个关于的“选择”的问题。

有人选择这种地方居住,是因为这是唯一可能的选择,比如钱的问题。但未必就具有合法性,和合理性。没人认为容易导致火灾死人的住处属于合理的。你家保姆因为政府不许再住在这种地方而出现生活困难,因而责任就是政府的,是需要谴责的。但要是明天她因为这种地方也着火而被烧死了呢?

责任是谁的?谴责谁?到底有没有一个客观标准?一个社会和个人的价值观是怎么体现?

别跟我说政府应该把这些人的住处都管起来,只有计划经济的环境里这种方式才有可能。只要中国还不是彻底的计划经济,就会出现所谓的“个人选择”的现象,包括选择非法或者违规的居住方式。

事实上,这种事情没有一个perfect solution,不论什么国家。但有一件事也是明显的,就是如果当地政府不对这类事情修正来改变,那么根据墨菲定律,再次大火烧死人的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而已知会出事而不作为,是失职的性质。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1-26 20:44:06

京城新段子:

高端人口往秦城奔,中端人口把娃儿扔进红黄蓝染缸染黑,低端人口被驱逐到墨西哥。

回复 | 10
作者:牛仔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1-26 20:30:40

呵呵,大家拿也要学,取经。大家拿等待expel的人,你猜哪个国家国籍最多?天朝是第一。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11-26 19:39:53

看来川普要立即到北京取经,看如何这般高效的驱赶非法外国人,包括对待唐人街的华人。

回复 | 3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7-11-26 18:12:00

抗议!抗议!抗议!

毫无人性!这都是习看好的那个“孝母”的蔡奇干出来的。这就是所谓人民共和国。海外华人应当联署抗议!递交中国驻各国的大使馆或领事机构。

回复 | 18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11-26 12:00:45

过二天,等证据被消失完后,这件事又会变成是遥言了,什么时候发生的?

暮投新建村,

有吏夜逐人。

业主逾墙走,

租户出看门。

吏呼一何怒!

妇啼一何苦!

听妇前致词:

三年入京都。

一纸诏令至,

众人大迁徙。

留者且偷生,

去者长悲泣!

室中无一人,

惟有破盆锅,

有孙母未去,

出入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

求吏勿翻柜,

家唯一废柴,

犹得备晨炊。

天明登前途,

从此与京别。【转】

回复 | 2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