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险 2018-11-19 10:33:23

  在纪思道看来,川普总统和习近平都是冲动、专制和过于自信的民族主义者,似乎都低估对方造成痛苦的能力,危险称让他们朝对方冲去。在20国集团峰会上就算能达成贸易战停火协议,可能也只是暂时喘息,不会改变两个大国日益走向冲突的态势


  老高按:《纽约时报》发表了记者潘公凯(Philip P. Pan)的重磅长文《中国:拒绝失败之地》,该报中文网已将其中文全文发表。我本来想转载,但看到万维上已有博客转载了,作罢。但因为转载者并未直接从纽约时报中文网转载,而是拷贝自海外某中文网站,所以刚发表出来,马上就有网友表示怀疑是否有人伪托纽约时报的名义呢。
  其实是真的,纽约时报中文网此文链接如下:
  https://www.nytimes.com/zh-hans/interactive/2018/11/18/world/asia/china-rules.html?_ga=2.12843191.1613130350.1542642240-242915446.1519433181

  该文作者潘公凯(Philip P. Pan)是《纽约时报》亚洲主编,著有《走出毛泽东的阴影》一书。他原是《华盛顿邮报》常驻北京记者,还担任过该报驻北京和莫斯科分社的社长,后来又担任《纽约时报》驻北京分社社长。他在中国居住并进行报道已近20年,非常熟悉中文(算不算“精通”,就要看以什么标准判断了,在我看来,他比百分之九十以上中国人的中文要好),也非常熟悉中国。多年前,我曾经接到过他从北京打来的一个电话,那时他还是《华盛顿邮报》记者,在写《走出毛泽东的阴影》这本书,我已经忘了他是因为什么问题而越洋问我。《走出毛泽东的阴影》这本书,是他从2000年到2008年在中国的采访文集,英文版于2008年出版,而中文版今年才出版,由闾丘露薇作序。
  令我感到亲切的是,潘公凯出生于新泽西。毕业于哈佛大学。多次荣获各种奖项,包括“李文斯顿国际报导奖”、两次海外记者俱乐部奖以及亚洲文化协会“奥斯本·埃利奥特最佳亚洲新闻奖”。《走出毛泽东的阴影》这本书获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瑟·罗斯图书奖”金奖,并被《经济学人》杂志和《华盛顿邮报》评为2008年最佳图书之一。
  为便于大家了解《纽约时报》潘公凯的长文,索性我将《走出毛泽东的阴影》的目录主要部分摘录如下:

  前言
  第一部分 记忆追思
   第一章 公开的追悼会
   第二章 寻找林昭的灵魂
   第三章 血与爱
   第四章 墓园

  第二部分 明偷暗抢
   第五章 奴隶们,起来,起来!
   第六章 富婆
   第七章 党官大佬

  第三部分 前赴后继
   第八章 诚实的医生
   第九章 报人
   第十章 人民的审判
   第十一章 看不见的正义
  后记


  潘公凯如果看到了万维博客上转载他的文章引起的争论,想必啼笑皆非。转载者惊叹:“这是迄今为止,我所读过的,美国人评价中国最为全面、详尽、观点精准、细致入微、几乎不带有色眼镜和意识形态偏见的文章”;但同时匪夷所思地断定:“从彭斯和《纽时》的长篇文章里,我清晰地感受到,有着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习性及思维方式了如指掌的中国人汉奸,已经为特朗普新政府,以及美国的各类智库所招募,为其提供破解中共领导的中国政府的神秘和奇迹而效力”,是“活学活用中国的中堂大人李鸿章对付蛮夷的方法:师夷长技以制夷。特朗普实行鲁迅式的‘拿来主义’,改头换面一下,就成了‘师华反贼以制华’”。
  而此文后面的跟帖不少,几乎没有人围绕潘公凯这篇重头文章进行商榷、驳难,一如往常地陷于“汉奸”“走狗”“俄杂”的互骂。跟帖中提到班农等许多人,观点褒贬且不用去管它,但“事实”部分却没多少事实,几乎全是揣测臆想。看来,就像转贴者批评美国看待中国,是“隔靴搔痒”“瞎子摸象”一样,转贴者和反驳者,也都是“按照自己的思维模式”对他人做判断。令人感叹:误读,误判,误导,是多么普遍的现象——当然也包括我!
  人们关注潘公凯的文章,大概没有太留意,在纽约时报中文网首页上还有一篇文章: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的《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天真很危险》。这篇文章虽然份量不太大,但也很有意味,全文转载如下。


  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天真很危险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纽约时报中文网2018年11月19日

02.jpg

  去年11月,特朗普和习近平在北京会晤。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有点相似,这对全球秩序构成了威胁。
  美国和中国的领导人都是冲动、专制和过于自信的民族主义者,两人似乎都低估了对方造成痛苦的能力。这种危险的对称让他们朝着对方冲去。
  贸易战中已实施的10%关税计划于明年1月上调至25%,但还有更广泛的对抗。
  特朗普和习近平在两周后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很可能会达成贸易战停火协议。但是,就算能达成协议,可能也只是暂时的喘息,不会改变两个大国日益走向冲突的态势。
  双方都会做出错误判断,认为对方可能屈服。中国认为白宫的一个疯子在说大话,最终在同欧洲的贸易中摔了跟头。北京方面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特朗普对中国的挑战源于一些核心观念,反映了美国对中国的的普遍幻灭。

  我就是一个例子。我学习中文并且在中国生活了五年;同妻子合写了一本关于该国前景的乐观书籍,名叫《中国觉醒了》(China Wakes)。但习近平破坏了中国的品牌,就像特朗普损坏了美国的品牌一样,如今已经很难找愿意为中国说话的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了。
  华盛顿也做出了错误判断。它认为中国经济是脆弱的,并且不认为中国在贸易战中还有关税以外的武器。事实上,中国可以打民族主义牌,让中国公民购买麦当劳汉堡、喝可口可乐或者穿耐克鞋都变成不爱国的行为;安全检查可以令美国酒店关门;税收调查可以使美国公司陷入困境;海关延误可能扣押零部件,导致美国工厂停工。
  中国赴美旅游可能会放缓,学生可以被引导到澳大利亚大学而不是美国大学留学,美国企业所需的稀土矿可能会出现短缺。中国可以进一步放宽对朝鲜的制裁,从伊朗购买更多石油,或在南海变得更具侵略性。它还可以取消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拥有的中国商标——这可能会引起总统的注意——它还可以抛售美国国债。
  中国没有公平竞争,特朗普是对的(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写下了这句话!)。最好的回应是与盟国合作,从各方面同时向中国施加压力;然而相反,特朗普在盟友当中引起敌意,令我们只能孤军作战。
  为什么我和许多人都对中国感到不满?
  这不仅仅是特朗普和习近平的问题。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旨在令该国融入全球贸易体系,成为一个日益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在邓小平和江泽民的统治下,这一进程基本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在胡锦涛的统治下停滞不前,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则出现了倒退。
  中国窃取技术和知识产权,在南海的军事行动更为激进,并在国内遏制自由。习近平拘留新疆地区的100多万穆斯林,逮捕律师和基督徒,不断挤压自由思考的空间,冒犯普世价值。过去,我每年都在中国进行报道,但现在,发放记者签证的限制变得极为繁琐,以至于不值得申请。而且我本来还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呢。
  还有其他理由令美国担心中国那些并未受到太多关注的不负责任行为:据我估计,每年约有2万名美国人死于过量使用来自中国毒贩的毒品。其中三分之二或更多的美国人都死于芬太尼,这是一种比海洛因更致命的合成阿片类药物,它们似乎来自中国。
  公平地说,中国已经做出了一些打击毒品贸易的努力,但只要贩运者把大部分芬太尼用于出口而不是内销,这就不是中国的优先事项。如果中国政府以打击持不同政见的基督徒、劳工活动人士、律师或女权主义者的力度追捕毒品走私者,这些毒品出口就会告终。
  美国的企业高管们曾经是亲中国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但他们也心冷了。前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长期以来一直积极倡导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因此他前几天在纽约给予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的清醒警告令我感到震惊。
  “经济紧张局势正在达到一个临界点,”保尔森在演讲中提醒。他的结论是——我认为他是对的——如果美国和中国不解决它们的问题,世界将面临“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自2001年成为时报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近期图文: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史?  
  
一战与中国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  
  
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到底哪头重  
  
悠久深厚的文明土壤种不出一株自由之花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题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多久  




浏览(1195) (4) 评论(1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8-11-21 02:11:34

中国的历史,中国从来没有像西方国家“主动出击”的。如果这位作者真是一位中国通,应该知道。

对世界秩序的威胁?什么时世界秩序?中国威胁从何而来?还有,如果有点人类的基本生活常识,“新疆地区拘留100万穆斯林” 。100穆斯林就是100人,新疆地区总人口时多少?拘留100人要多少人来管理和监禁这100人?多少房子来监禁100人?如果每两个警察去抓一个人,需要200万警察去抓捕?每一个警察看管20个被监禁的穆斯林,需要5万X3=15万警察?

这些没脑子的话,真是痴人说梦话。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11-20 14:18:55

俺感觉这些美国的中国通,和澳大利亚那位前联合国副秘书长类似。 不能说他们没有见识道理,甚至不能说他们理智不高深。但是他们似乎都是好心的局外人。国际格局巨大变化以及中美关系具体走向, 不以他们的意志好心为转移。普通大众不看书读报了。

回复 | 5
作者:破棉袄 留言时间:2018-11-20 13:56:17

两个半疯的领导人,都低估了对方给自己造成的痛苦。这个观点正确,但是痛苦并不是可怕的东西,很快就能适应的。而为了拍脱痛苦,忍受不公正的待遇,才是真正的痛苦。今天的中美关系,让我想起了1938年后的日美关系,要是美国无视日本的暴行,就不会有珍珠港的痛苦,也不会有死伤数十万的太平洋战争。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1-20 13:22:02

“戈尔巴乔夫倒下之后,有普京啊。齐奥塞斯库倒下之后,有现在的罗马尼亚总统啊。地球什么时候停止转动了呢?”

哟?看化了,倒就倒,地球照转?可此倒可不同于彼倒,这种倒还有个说法叫做改朝换代。这个也行?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咱可是一等一的拥趸啊?在主子爷哪里也唱唱倒就倒,地球照转的调调试试?哪估摸着你的牙医会最开心,要有的忙了。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11-20 10:17:45

纪思道的观点在万维没有影响应是太过平庸老套:不懂实际操作,只会各打五十大板;关心的也只是感觉,解决问题不重要。

纽时们当年也是如此对付雷根的, useful idiot 的名声历史悠久。对于共产极权来讲,让纽时等书生们专注感觉,对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就是完全成功了。

老高若不信,可以问问小鱼等同志们。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8-11-20 08:41:59

今早起來照例浏览一下纽约时报中文网,发现昨天我介绍的那篇纪思道的文章《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天真很危险》,不仅高居当天最受欢迎文章排行榜第一名,而且还是一周最热文章第一名;明镜网早上的头条,也是“中美两国领导人的天真很危险”(此刻已经滚动下去)。其它中文媒体也都比较重视。

但在老高的博客这里,读者看来对此文不甚关注。可能是我原来的标题“美国两党中很难找愿为中国说话的人了”不太醒目?现在换个标题看看!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11-20 08:05:25

方宾博,你还在这里。你怎么不来看看我呢?嘿嘿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8-11-20 08:04:33

毛泽东死了之后,中国人民就不过日子了?都跟秦始皇的随从一样,去陪葬了?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8-11-20 08:03:25

呵呵呵,你的理解能力堪忧啊,真不敢恭维。

戈尔巴乔夫倒下之后,有普京啊。

齐奥塞斯库倒下之后,有现在的罗马尼亚总统啊。

地球什么时候停止转动了呢?

哦,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美国总统之后还有美国总统啊?

齐奥塞斯库被打死之后,罗马尼亚就再没有总统了?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1-20 01:09:19
一直喜欢你,虽然我们的政见皆然相反。你来万维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现在只是偶然评一评,基本不写文章。可能在明年的下半年要开始多写一些。比较系统地讲一下中国的问题。篇幅都比较长,届时希望你有耐心看完。等着你的”炮轰”。其实你刚来万维时,就问候过你。可能你没有注意到。多维我是永远不会去了。那是中共在海外的灰色网站。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1-19 17:24:52

“毛泽东下,邓小平上。邓小平下,习近平上啊。很可怕吗?”

我的文字你居然也能看明白了?不容易。戈氏把自己玩下台了,齐氏给自己弄了一身的窟窿,很可怕吗?就是个历史的一瞬。可比之处就在于,哪天川普把自己给玩死了。老百姓大约日子照过。中国的歌会怎么唱?掐算的出来吗?比较靠谱的看法应该是更接近前苏联垮台那味。这回听明白了?

回复 | 1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8-11-19 15:02:37

毛泽东下,邓小平上。

邓小平下,习近平上啊。

很可怕吗?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18-11-19 14:05:48

两个半疯的领导人?有同感。不过犯疯的场子不一样,结局可能大有不同。川普如果没有严重的违法行为被抓到,最不堪的下场大概就是下次选不上回家呆着,而美国就换个没那么疯的继续领导。中国恐怕就没这只歌唱了,这种制度架构下最高领导人行差踏错会发生什么?想来大家都见识过了。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11-19 12:56:38

哈,哈,老高,潘公凯的文章没有问题,到这个年代都可算常识了。本人只是顺便提醒土共同志们骂”汉奸文人“前先照照镜子,否则它们更肆无忌惮地把民运人士当书呆子窝囊废的。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8-11-19 07:19:46
而编辑成的“论文”,就会对中国的目前状况明白如水顾准无愧于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思想家,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仍然需要顾准,这就是我坚定地支持中国必须走民主之路的原因而又全然不支持海外的所谓“中国民主运动”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8-11-19 07:14:42
回过头去看了一下潘公凯的原文。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潘公凯虽然在华呆了二十年,但他一定没有读过顾准的书。理解中国一定不要忘记两个人,一个是陈寅恪,一个就是顾准。相比前者,顾准对中国的问题探讨的更详尽,涉及的领域更广泛。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顾准在年轻时期“是党的人”因此能够揭示党文化的机制,这是陈寅恪无法做到的,也是我们不应当对陈寅恪所苛求的。中共所以不倒,所以取得它所吹嘘的“成就”就是因为中共部分地回到了顾准称之为的“经验主义”。这种中国人的思维特色。王元化与顾准的胞弟陈敏之先生为顾准的文革期间的“论文”最终起名为《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是点睛之笔。凡是不理解当代中国的,回去看一下顾准这部以通讯集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8-11-19 06:36:27
纪思道当年对习近平的幻想,我当即指出,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他总算明白了,还不晚。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8-11-19 06:33:24
特朗普与习近平的相似,我早有定论:一个是民主制度中的无赖,一个是专制制度下的流氓。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