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爪四哥的博客  
乐晕你没商量  
网络日志正文
六四亲历记:追忆那个被枪杀的孩子及所有蒙难者 2016-06-04 03:00:24

我是六月三日被老爹从广场上强行揪回家的。六三晩上与大院的人们一样,一夜未睡,聚集在院子里传递着一个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当军队开枪杀人的消息传来时,大院里男女老幼没有一个人相信是真的。大家认为顶多是橡皮子弹,人民解放军怎么可能向人民开枪呢?!而且五一九戒严后我们大家都亲眼看到一旦军队与学生老百姓接触,知道真相后,立即站在人民一边,军民一家亲此起彼伏。人民子弟兵怎么会突然翻脸不认人屠杀人民呢!这种事只有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才干得出来。

凌晨时刻,更多的消息传来,说是军队的确开枪杀人了。大家正处在将信将疑,紧张不安的气氛中,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忽然长鸣着开进了大院。司机是一个光着膀子的小伙子,用近乎恐怖的声音嘶吼着:杀人啦!杀人啦!李鹏,我操你妈X,我操你妈X!车停下后,大家围拢过去,发现车里坐着一个年轻妈妈,整个人都痴呆了,眼睛里流的不知是泪还是血,红红的两道挂在腮帮子上,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也就六,七岁大的男孩(这是当年我的猜测,不一定准确,但绝对不会超过十岁),人已灰白,孩子的胸前,从前胸到小腹整整一排弹孔,显然已死去多时。

此时,整个大院里除了出租车司机的骂娘声,万物肃杀,寂寞无声。突然间,德高望重,平时不苟言笑的老教授们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们哭了起来,年轻人与孩子们哭了起来。我记得我当时没有哭,只是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两眼喷火,当时骑上自行车就要去长安街找党卫军拚命。我爹死死抓住车把不放手,我气昏了头,要与我爹动手,我妈哇哇大哭着把我们爷俩儿分开... 

这是我人生的分水岭,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夜晚。那个孩子在妈妈怀里的样子,将永存我心底,直到正义公理得到申张的那一天。

那天晩上,还有一件事让我万分揪心。我的最要好的一个把兄弟(他还在国内,为了他的安全,隐去我们的实际关系与姓名)是某高校学生领袖,六一没有跟我们回家,留在了广场。当晚各种消息传来,说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大开杀戒,鸡犬不留。我以为我那把兄弟不会活着回来,伤心欲绝。两天后,得到消息,谢天谢地谢人,把兄弟居然活着回来了!

他告诉我他是六四凌晨最后一批被党卫军押解出广场的学生之一。那天晚上,当他看到武装到牙齿的党卫军端着枪冲上来时,他以为自己肯定没命了。但不知是否因为党卫军有在天安门广场封刀的军令,把兄弟和他周围的同学们与长安街上的学生与市民相比,反而幸免于难。那些去长安街阻拦党卫军的学生与市民们的命运则惨不忍睹,被党卫军毫不留情的用冲锋枪,机枪扫射,用坦克辗压...

后来党卫军给广场上的学生开了一条生命通道,让学生离开广场,敢胆擅离生命通道路线者,格杀勿论。我把兄弟亲眼看到一个外地学生,估计是没听清楚命令,离开指定路线,立刻就被党卫军枪杀。在撒离的路上,把兄弟亲眼看到脑袋被掀掉半个的尸体,与被坦克压扁的肉泥....

后来复课返校,记得夜深人静时,与我的好兄弟小段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弹着吉他,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齐秦的《昨天的太阳》,直到东方破晓...

昨天的太阳走了

我有一种被欺骗之后的疲惫

而今天的心情是梦

你是我梦里不能了解的世界

我的伤悲

我独自在冷冷黑暗中

用昨天的回忆想着你

而昨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我己迷失

我己迷失

我在黑夜里徘徊不停

我的伤悲....

64-2.jpg


后记:

下面这首诗,是我的一个好友为六四而写。众所周知,爪四哥的博客全部都是原创,从不转发。但今天为纪念六四破个例,特意转发朋友用心语写的心声。愿六四死难者的在天之灵能听见这首诗,看到这首诗。请亲们放心,虽然二十七年过去了,但我们活着的人不会忘记,永不忘记。

《不会忘记》

原只是泛泛而谈的话题

不记得何故 

会碰到这个日期

你顺便说了一句  

那个时候是学生 

住在北京

于是  

我们从客气的常规中走出来

沉默了一会子 

就已经是

四分之一个世纪

噢,朋友,

地理上我们隔着距离

所有的好日子和不太好的日子  

不会相同

也来不及细细体会

只有那个糟糕的夏季

那一个非常糟糕的夏季   

从来不需要想起   

栀子花开的时节 

我们永远的记忆

64-1.jpg


 


浏览(14730) (127) 评论(9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9-06-08 12:00:46

一个罪人(或者说一批罪人),握有了国家机器,为了保护自家的私利,对反抗的民众大开杀戒。

这类事,自亚当堕落后,就发生了有发生。惟有等到基督再来,审判世界,才能彻底申冤,彰显公义。

回复 | 0
作者: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6-09-14 21:16:35

怎么说呢?首先,事情到了那一步,怎么结束,谁都不知道。也只有邓大人有足够的底气做出这个决定。一点都不奇怪,他是看够了横尸遍野的战争场景。其次,发生这样一件大事,没有流血是不可能的。人民军队不向人民开枪,对,没错。但是,谁是我们的人民?谁是我们的敌人?谁说了算?你吗?我吗?想想吧!把我们过去被灌输的理论就足够理解政府的做法,什么阶级,统治工具等等。在推翻一个政权之前,肯定说现政府(政权)是如何如何不应该。而在,政府(政权)取得之后,做的和前面没什么两样。过去两千年的历史就证明如此,吃不过蒙上了不同的面纱。正如胡适说,历史就像小姑娘的脸,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如果还想着,平反啊,等等,就有点幼稚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6-06-10 03:06:44
谢谢兄弟的补充. 让我们把真实的历史记录下来,一代代传下去,直到正义战胜邪恶那一天.
回复 | 4
作者:sonchi 回复 sonchi 留言时间:2016-06-09 19:35:56
6月4号早上,协和医院门口目睹了一夜伤员死者被陆续运来的人们,感觉极度绝望,让我终生难忘的是,一妇女求我翻译给一个外国记者的话: 求你跟联合国联系一下,来救一下中国人民。人民军队对手无寸铁的和平民众屠杀,那晚上目睹了一切的人们深信不疑,政府已与人民为敌。而早上,睡了一夜,早上出来不知发生什么事的人们告诉大家,广播说: 北京发生了暴乱,政府毅然镇压!后来单位也不知道局势会怎样,给我们研究生们发了工作证 - 以免坐火车拿学生证遭镇压, 让大家先回家了。
回复 | 3
作者:sonchi 留言时间:2016-06-08 21:48:45
我那天晚上在协和医院门口看了一晚上,人们的情绪和救人的人情绪与你说的类似,感觉至少有几十名伤员,感觉有至少十几人抬来的时候就死了。我在大约一点多的时候还在天安门附近,在一辆坦克从东面进入天安门是, 传说坦克路上碾死了人,在天安门坦克被烧,而里面的士兵则被学生保护到了一个医院在天安门的一个帐篷里。我感觉有一颗闪亮的像子弹的光影从我身边闪过, 似乎来自大会堂方向(6月3号是大家都知道大会堂里屯了无数士兵的,在6月3号大会堂西面对峙情况很热闹; 士兵大概是从地铁运来的,地铁是秘密通西山,大会堂和中南海的)。之后,看到有人脚中弹被抬下去(在天安门前方长安街上偏东,接近历史博物馆的的地方),与同学说虽然都说是橡皮子弹,但我们还是去医院核实一下,如果是真子弹,没有必要留在这。后来就去了协和。看到第一个小伙子屁股中弹,仍然以为是橡皮子弹。后来护士长急得在医院前嚷道, 谁上过手术台,赶紧涞帮忙。第二天早上,进到手术室, 看了一下,满地是已死的人堆在地上盖着布。还有躺在走廊里,奄奄一息,来不及也没人抢救的伤员。看了瓜四哥的纪实,感觉北京那晚上至少死了几百人。单位在那附近,晚上有两人中弹。同一系统的另一研究所,有一要毕业的研究生,至今下落不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概尸体被处理掉了。
回复 | 4
作者:爪四哥 回复 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6-06-07 05:29:48
公孙先生请打住,我们在这里祭奠六四蒙难者,不谈文革
回复 | 0
作者: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6-06-06 22:22:40
在此时刻,更加的要牢记毛主席说的“学生从来都是对的”一类的话,更加不要忘记,毛主席文革时依仗的就是学生,对象就是后来六四是下令开枪的人。这是血的教训,毛主席一贯正确!
回复 | 0
作者:公孙明 留言时间:2016-06-06 22:17:25
六四开枪,原因是反官倒,反邓小平和赵紫阳家族,邓羞恼之下开枪令,是元凶,其他人都是淫威之下的可怜人。冤有头,债有主,算账的时辰快到了!但给四哥捧场者大都是拿人手软之徒,这点要反省!
回复 | 4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6-06-06 12:39:17
做为一个经历了广场上的风风雨雨的亲历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到了五月下旬,广场上本地的学生已不多,很多学生已经返校,老百姓的热情也已过去大半,如果政府再拖个一两个月,象香港占中一样处理,估值最后就无疾而终了. 根本没有到要亡党亡国,生死存亡的地步. 我还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全北京市的老百姓包括各个军区大院的子弟,没有人会料到政府竟然会让军队开枪杀人. again,这里不是讨论对错的地方,是让六四所有蒙难者安魂的地方,到此为止,please。
回复 | 6
作者:金陵梦回 留言时间:2016-06-06 10:44:49
“六四”时,我在大三,但我不在北京,也可以算是“六四”的一个经历者。我们学校的老师去北京把我们学校的同学全部安全地带回来。在校园里,我就站在她面前听她讲述在6月3日晚的撤离情况。她说,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广场已经基本上清空了,部队还没有进来;就在他们到达北京火车站时,她听到了枪声。所以,应该说在广场上不应该会有社么血流成河的说法。 就在来到北美的第一年,我用了整整一晚搜索了internet, youtube, 等等,都没有看到什么新的东西。当然,那是还没有“轮子”来搅局。我一直在怀疑这些传闻,无论是白宫秘闻,还是加拿大大使馆密电,都语之不详。还有就是“天安门母亲”的组织。从我们可以看到的数字来看,远非传闻说的那么多。 对于政府动用军队,对老百姓开枪等等,其实一点都不用吃惊和奇怪。如果老邓不那么做,那可真要吃惊和奇怪了。老邓什么人?横尸遍野的战场他看多了去了。任何一个国家或政府,但他们感到政权收到威胁的时候,不管威胁来自何方,他们都会采取和“六四”一样的行动。狗急了还要跳墙,兔子急了还要咬人。人民的军队不把枪杆子对着人民。没错!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说了算! 我们追求民主与法制,“六四”是用了不民主也不法制的方法在追求民主与法制。这正如过去在我们取得胜利以前的做法。如果我军烧了国民党的军械仓库,我们说肯定是一件好事。是吗? 在现行的法制体系下,用合法的行为是否能够实现我们的想法,这是第一;第二,又如何去实现。其实“六四”把这个问题给提出来。在万维上有一篇博文说,在中国有一个领域是最禁止研究的,那就是马列主义。这听起来非常荒谬,其实,我认为,无比正确!不要说研究了,只要读一点,或者,自己好好想一想,从课堂上学的,就足以理解那位仁兄所言极是!!!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6-05 18:34:50
草兄,对不住,俺把您添的砖都搬走了. 这篇文章是写给六四所有蒙难者的,用来跟樊今品比盖楼不合适.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6-06-05 17:49:54
爪哥,坐稳当了,这边要起楼了。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能让樊东西得逞。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回复 留言时间:2016-06-05 11:29:41
To jchip:我一般从不删留言,除非是漫骂我的家人. 但这篇是祭典六四蒙难者亡魂的,容不得什么下流胚子搅场. 所以把您老的流言删掉.我明天重新开始写段子,专门写几个拿李鹏,陈希同,华山,鱼片儿开涮的段子,您尽请留言,如果想让我把你写到段子里,绝对没问题!
回复 | 13
作者:爪四哥 回复 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6-06-05 03:42:04
同祭同祭,点点火烛在心头.
回复 | 4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镰斧帮 留言时间:2016-06-05 03:13:42
不必理会这种象华山一样的人渣. 它的垃圾贴我已都删掉. 让我们点起心烛,同祭同祭.
回复 | 7
作者:爪四哥 回复 河乡 留言时间:2016-06-05 03:11:29
握手,同祭.
回复 | 3
作者:爪四哥 回复 温润如玉 留言时间:2016-06-05 03:10:43
记录下真相,让更多的人能记住六四,才对得起良心,对得起逝者.
回复 | 5
作者:爪四哥 回复 良石 留言时间:2016-06-05 03:08:18
握手,良石与良心共存,同祭.
回复 | 2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闲汉凡人 留言时间:2016-06-05 03:07:17
共产党自从建党以来,特别是执政后何时光明磊落过. 要求它不撒谎,就如同要求华山不在博客园拉屎一样,是不可能的.
回复 | 4
作者:爪四哥 回复 海天 留言时间:2016-06-05 03:04:38
谢谢海天留玉. 我们虽然没有改变现实的能力,但有怀念追忆,把真相记录下来的权利.
回复 | 5
作者:爪四哥 回复 tickers 留言时间:2016-06-05 03:02:08
纵观世界史与中国史,屠夫是注定被清算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回复 | 7
作者:爪四哥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6-06-05 03:00:49
我与马黑兄一样,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回复 | 7
作者:爪四哥 回复 寡人 留言时间:2016-06-05 02:59:26
对,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日子,把真实的六四一代代传下去.
回复 | 4
作者:注册笔名2 留言时间:2016-06-05 00:41:18
如四哥同感!顶你,永远不会忘记。jchip是一5毛狗在这上窜下跳。
回复 | 6
作者:镰斧帮 回复 留言时间:2016-06-04 23:52:24
你的意思是,只有被打死的人来这里亲自宣布自己死亡,那才是真实的??
回复 | 2
作者:河乡 留言时间:2016-06-04 23:13:38
忘记六四,就是失去了做人的良心。
回复 | 10
作者:温润如玉 留言时间:2016-06-04 23:07:48
为逝者祈祷,愿逝者天堂安息。谢谢博主,让我们知道了一些当时的具体情况。
回复 | 7
作者:良石 留言时间:2016-06-04 22:53:24
谢谢博主好文!亲历亲见,铁证如山!泣血锥心,永远铭记!六四精神长青!
回复 | 7
作者:闲汉凡人 留言时间:2016-06-04 22:02:58
六四过了27年,然而至今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政府不敢面对历史面对事实,说一句真话,到底死了多少人?这是一件历史大事件, 掩盖撒谎,不让别人说出真相.....,这些都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行为。如何让人相信?
回复 | 12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06-04 21:05:23
昨天刚读到一篇微信文章,比较办公室里60/70后,80后,90后同事之间迥然不同的方方面面,各有各的精彩。爪四哥当年见到的那个遇难的孩子如果活到今天,也该是正当盛年的80后,该有着自己美好的事业与家庭。可是他无辜地死去了,至今人我们无法确定他的名字。他的忌日,完全不为很多的90后所知,但总有许多良知未泯的60/70后一定要默默地纪念。</p>谢谢爪四哥,你的博文与跟帖中补充的记述,把我的记忆又带回二十七年前那个沉痛的日子。这么多年来,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许多,看穿了许多,可是读到这些充满真情实感的记述,仍然那样震撼,痛心疾首。谁能忘记?岂敢忘记!</p>
回复 | 7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