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网络日志正文
ZT: 1966年为什么取消高考? 2020-08-26 21:35:32

1966年为什么取消高考?

                                          

dang归网                                                            

                         


来源:公众号“王学森高中物理”转自网络


革命也要讲水平,四中作为北京市的顶级名校自然在革命上也有其“高人之处”。在从内部得知中央高层的意向后,四中的青年人们颇具创造性地完成了一项壮举——废除高考,谁也不曾料想在中国延续了千年的考试制度竟会在一群年轻人的躁动下土崩瓦解。

 

一群高考中的佼佼者站起来砸烂了他们曾经为之寒窗苦读的高考制度,这怎能不令人深思?


19666月,当时在四中高三(五)班就读的几个高干子弟从他们的父辈那里打探来了中央有意废除高考的消息,与生俱来的政治敏感使他们决定抢先立下这一革命新功。于是一篇洋洋洒洒的“革命宏文”炮制出炉,这就是《北京市第四中学全体革命师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全市师生的倡议书》。此时,同在西城的女一中(现161中学)有如与男四中相呼应一般也推出了《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

 

于是,男女两所高干子弟云集的中学联手将高考制度推向了终点。被公认革命形象好的四中高二学生王倩倩与另一名女一中的同学被选派来到北京电视台宣读了信与倡议书的全文,在一个电视有如熊猫般珍惜的年代里,四中的学生想尽办法观都看了这次直播,与之说去真切地感受一下高考制度废除的喜悦,倒不如说是去享受那“革命成功”的精神快感。

 

“就在这个月的一天,北京四中初二学生刘源,把一封轻飘飘的信件,悄悄搁在了时任国家主席的父亲刘少奇的案头。把信交给刘源的时候,高三(五)班的两位同学很郑重地告诉刘源,说是要造反,要造资产阶级教育制度的反,说当时的教育考试制度让白专的留下来了,把闹革命的、工农兵都挡在学校外面了。

 

刘家有规矩,不允许捎信。刘源不敢把信直接交给父亲,只搁在桌上。而这封信就刊载在1966618日的人民日报上。信的结尾,是‘现在北京四中全体革命师生向全市革命的同志倡议:立即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制度’。和这封信同时刊载的,还有来自北京女一中的另一封抨击高考制度的信件,和《人民日报》社论《彻底搞好文化革命,彻底改革教育制度》。

 

信中,热血沸腾的红小将们这样写到:‘现行的升学制度就是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来的旧科举制度的延续,是一种很落后的、很反动的教育制度。现行的升学制度是和毛主席给我们制定的教育方针相违抗……其具体罪状如下:


(一)使许多青年不是为革命而学,是为考大学而钻书堆,不问政治。不少同学有严重的‘唯有读书高’、‘成名’、‘成家’、‘个人奋斗’、‘走白专道路’等剥削阶级的反动思想。现行的高考制度助长了这种思想。


(二)使许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而造成许多“特殊”、“重点学校”、专收高材生,这种学校为一些只钻书本,不问政治的人大开方便之门,把大批优秀的工农、革命干部子女排斥在外。


(三)对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起到严重的阻碍作用……我们具体建议如下:从今年起就废除旧的升学制度。”1

 

随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推迟半年进行的通知》发出,新中国在1952年建立起来的统一高考制度由此而废。而11年后,同样还是刘源,写信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要求恢复高考。历史像是跟刘源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他用两封信两次影响了中国的考试史。

 

是的,历史就是这么让人摸不清头脑,因为这次“伟大”的考试改革其实只是四中1966年红色乐章由缓转急的一首变奏曲,而真正的高潮还在编排着它的音符。


1)刘源《邓小平批准我参加高考》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我国高校招生走过一条曲折之路,196619705年没有招收新生,197119766年推荐工农兵学员上大学,1977年才恢复正常高考。在这之前,19581965年的8年中,高校招生还有“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的政策。笔者是1959届高中毕业生,同学中有不少是新中国教育史上这一极“左”招生政策的直接受害者。

 

尘封于历史死角的一段往事


笔者的中学时代是在古城开封度过的。从民国时期一直到五十年代初开封都是河南省省会,这里代表着全省教育的最高水平。母校育才中学的师资、学风、学生在开封都是很好的。我所在的高59届共200余人,1959年高考时除了不愿升学的以外,都考上了大学,而一些尖子生却落了榜,这真让人费解。

 

在当时的氛围下,人们不敢询问原因,心中的疑问只好压在心底。改革开放后,“左”的错误一次次得到纠正,当年的谜团才慢慢解开。原来,我们上高三时,校方在极为保密的情况下对学生一一作了政审,除了推荐留苏生和保送生外,政审结论基本分为四类:


1.可录取机密专业;

2.可录取一般专业;

3.降格录取;

4.不宜录取。

 

政治审查的依据,并非个人表现或学习成绩,而是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出身地主富农家庭的,或者家长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的,或有海外关系尤其是港澳台关系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者。当时高校招生时先看政审结论再看考试分数,我的同学中因此失去上大学机会的不在少数。这里略举数例。

 

江雪,1954年从入朝志愿军退役经考试插班到育才中学初二,始终保持门门功课5分的优异成绩。被保送入高中后,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小说,又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团支书,还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团干部”,1959年高考时,江雪对自己的政治表现和学习成绩都是很自信的,报了北大、北师大等名校。

 

然而,他接到的是一封这样的信:“……由于招生名额有限,今年你未被录取……”。后来,江雪才知道自己因为家庭出身问题而落榜,并获悉在1959年的文科考生中,各科成绩都在85分以上的,全省只有两人,江雪分数最高。当时有八所大学都想录取这位“省文科状元”,可是均在“不宜录取”政策面前望而却步。

 

范天成,是老师眼中的文理全才,高中时对巴甫洛夫的高级神经活动学说,卢瑟福的原子结构模型理论,化学中的电离理论,数学中的非欧几何体系十分着迷。他兴趣广泛、视野开阔,已经在有意识地追寻前代成功学者的科研思路与方法,以期为升入大学后及早转入创造性研究做好准备,这样的学生也因家庭出身问题被“不宜录取”。他找工作时碰到一个急需语文算术代课教师的小学,听说他语文算术都能教,高高兴兴地把他领走。

 

吕延梅,初中时是“全5分”学生,被保送到高中部。他虽出身富农,但自恃学习成绩优秀,报了北京大学数学系。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信封右下角印着北京大学四个字,但被蓝水钢笔划掉,改写成“开封师范学院”,又被用钢笔划掉,最终改定为“开封师范专科学校”。开封师专属两年制大专。吕延梅虽被该校录取,上的却是一年制的数学短训班,这种短训班不算学历。从北京大学一降再降,落到师专一年制短训班,吕延梅可谓1959年高考“降格录取”的典型。

 

“不宜录取”遍及全国


当时这样做的,自然不是开封育才中学一家,也非河南一省。受伤害的也不单是高中生,连初中生也因同样的缘故剥夺了上高中的资格;而且这样做并非一年。文革初期开封某中学档案室被撬,学生们发现正要参加高考的66届应届毕业生的政审档案,分类与前所说相同,此事曾引起轰动。这无疑证实了直到1966年“不宜录取”、“降格录取”仍在执行,只是因为“文革”突起导致高考中断,才悄然止息。经查档案,1958年河南省某市高考“不宜录取”的比例是7%,1966年是6.1%。自1958年至1966年,8年里全国遭“不宜录取”“降格录取”的高、初中生究竟有多少?只有问老天才能知道。

 

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在《我的祖父孙中山》的后记中记述:“1955年,我从上海第八女子高中毕业,我三年高中的总平均成绩在90分以上,还被评为五好学生。在教师的指派下,我还负责帮助五位同学通过了毕业考试。虽然有这样的成绩……我不能进入任何大学读书。我对自己的未来非常悲观,却连哭都不敢哭……就写了一封信给祖母宋庆龄……祖母很快回了信,信上说:上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不过,她在信的最后一行提到:但愿我明年能进入大学;次年我进入上海同济大学。”孙穗芳的回忆表明1958年以前高考中也有类似的政审条件。只不过1958年以后政审涉及的内容更多了而已。

 

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9月出版的《荆棘路》中收录了剧作家吴祖光的几篇文章,他谈到自己因鸣放而被打成“右派”后的悲惨遭遇:“什么反右、批判、检查、劳动我们都经受了;但是使我最痛苦的是我的家庭,我的母亲、妻子、子女……再说我们3个孩子,都不许升学。长子吴刚去近郊农村‘锻炼’,次子吴欢初中读完也送到北大荒,作了7年‘兵团’通讯员,每天走70华里送信的苦役。小女儿吴霜初中毕业后,竟被原来最喜欢她的女班主任老师取消了她升学的权利,只能留在家里……”吴老在这里记述了初中不能升高中的小女儿。我的一位中学老师夫妻二人曾带过一个业余班,里面全是初中不能升高中的学生,这些学生不能升学更不能进工厂。老师说他们都很刻苦,既爱学习,又能干活,良好的学风、艰苦的环境让他们夫妻至今难忘。

 

集作家、画家、艺术家于一身的冯骥才也是一位天津的“不宜录取”者。在接受台湾作家施叔青的采访时,冯说:“我1961年高中毕业,考中央美术学院,我出身不好,复试完了,教师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上李可染的山水画系?’我说:‘愿意。’最后我没有被录取,原因是我出身资本家的家庭,那时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时候。美术学院进不去了,就到‘天津国画研究会’去画画、仿古,沉浸在艺术里,……”(《文坛反思与前瞻》,新加坡,明创出版社,1989年)

 

遇罗克也有“不宜录取”的经历。遇罗克1942年生,北京市人,其母是解放初期北京一家有十几个工人的小厂老板,遇罗克因此成为资本家出身。1957年遇罗克的父母双双被打成“右派”。1960年他参加高考时落榜。之后,他主动报名到北京郊区人民公社当农业工人。1962年遇罗克又参加了高考,北师大准备录取他,但他所在的大队却坚决不给档案,理由仍是“家庭出身问题”。结果,他再次名落孙山。

 

获得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的作品《胡杨泪》记述的主人公钱宗仁也是一位不宜录取者。钱1963年在湖南参加高考时是湖南省的前十名,清华要录取他,因家庭出身问题,他所在的公社不给档案。1964年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3个月后,因公社书记多次到学校逼迫,迫使学校将其退学。1965年他又一次要求参加高考,公社出面不准他报考。钱宗仁被迫到新疆谋生,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但是他仍然自学数学。1984年《胡杨泪》一文发表后,钱宗仁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改行到《人民日报》当记者,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时,却被诊断出已是肝癌晚期,于1985101日凌晨去世,年仅41岁。

 

“不宜录取”最终伤害的是国家利益


“不宜录取”执行的年代并不是考生过多,而是考生不足、国家急需高等专门人才的年代,从当时河南省教育厅下达的文件可知。1959年高考因招生名额不足,部分高校于1960年又进行春季招生,还鼓励在职人员报考或保送大学。1960425日河南省教育厅颁发了“关于从今年高中二年级学生中动员部分学生报考高等学校的通知”。该通知指出,1960年各类高校在河南招生17300人,而应届毕业生仅为14756人,其中因政治、健康条件不合格或其他原因不能升学的按10%估算,将为1476人,把这部分学生扣除后,还缺少4010人。经省委同意,从今年高中二年级中动员4000多名学生报考高等学校。这个不能升学的10%,主要成分是政治条件不合格的预估人数。这些学生大多数是学习成绩上等、胸怀报效祖国志向的人才苗子。

 

就全国看,“不宜录取”政策的执行也有较宽松的。八十年代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聂荣臻语)的蒋筑英之所以能成为万众瞩目的“当代英雄”,和他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是分不开的。他有父亲被劳改的家庭问题,竟考入北京大学,实在应感谢他的母校对他网开一面。

 

开封育才中学前校长,在天津某中学读高中时也是老师喜欢的高材生,他报志愿时,因有家庭问题,老师曾暗示他不要报机密专业、不要报一流大学,他报了第二批录取的洛阳农机学院,被顺利录取,他至今感激老师对他的爱护。类似这样的例子相信在全国也不少。

 

本文提到的江雪、范天成、吕延梅均在日后的工作中做出了优秀成绩,其中两人入了党。


19981031日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获奖的美籍华人崔琦1939年生于河南宝丰。这一消息使我和我的中学同窗感慨不已。因为崔琦是我们的同龄人又生于河南,更因为崔琦有三个姐姐在香港的严重家庭问题。如果当年崔琦不去香港上中学,而是留在河南宝丰,他也很难逃脱“不宜录取”的命运,岂能与诺奖有缘!相反,那些“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者之中,如果有人被命运推上崔琦式的人生轨道,获得诺奖也不一定是痴人说梦。此类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反差,显然不是仅凭个人的聪明才智、技术手段等所能消除的。更需要一个崇尚文明、民主、宽松、和谐的教育生态环境,国家的繁荣昌盛才有保证。

 

十分有趣的是,开封作为古都汴梁,一千年前曾是宋朝的都会,我国的四大发明,有三项出自宋朝,这是因为北宋的高等教育当时在世界居领先地位。我国太学始建于西汉,经过隋唐进一步发展为教育体系完善、学科设置齐全的国子学,到了宋朝已成就了一批有专长的知识分子队伍,才推动了宋朝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繁荣。使汴梁成为十一世纪时举世向往的科技文化中心、也是举世稀有的拥有百万人口的繁华大都市。抚今追古,这一段“不宜录取”历史对我国在二十世纪中期培养科技人才队伍方面造成的损失可想而知。

 

“不宜录取”政策,明显烙有那个年代“左”的印记,由于它摧残人才于未成之际,受害者受的是“内伤”,具有隐蔽性,故而时至今日,“右派”公开“改正”了,国门打开了,历史上种种冤假错案平反了,而关于当年“不宜录取”、“降格录取”对一大批潜在人才的摧残,却尘封于历史的死角,极少被公开提起。然而这段历史的教训却是不应被忽略的。【完】





浏览(1087) (47) 评论(3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hapoi 留言时间:2020-09-02 10:30:19

言之有理。知识分子尤其是教师子女,在分数掛帅的年代占了先机。但在特别左的年代,也特别受伤。记得1964年,我们省医被外界称为高干宿舍的全省第一栋单元房,住的都是解放前科班出身的大夫,中考无一人进普通高中,高考无一人进大学。

回复 | 0
作者:hapoi 留言时间:2020-09-01 20:41:58

我觉得高干子弟毁掉高考也有各种原因。公平的说,高干子弟的平均功课成绩肯定不如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在高考中走后门的情况,无论文革前,文革中及文革后都是明显存在的。据我的一位好朋友说的,他是绝对的高干子弟,文革前入大学的,从1957年开始,干部子弟们之间就流传一种说法,美国的西点军校都是将军子弟保送入学,中国的高干子弟也就保送哈军工了,因为哈军工够牛,而部分高干子弟还不想去,所以他们基本上也能够走后门进入自己想进的大学。到1966年他们要求取消高考时,本意是不会影响他们升学的,哪里知道因为文革开始后的前三年太乱而取消了招生,1969年又发生珍宝岛战争,及全国大疏散,直到1973年才开始以工农兵学员方式招生,合了他们的意,基本是干部子弟及文革新贵子弟完全把持升学机会。改革开放最初的招生也是在他们快速反应下,后门还是较明显,不过知识分子家的孩子们学习成绩好的比较多,的确恢复高考为他们提供了似乎很公平的机会。以我当年观察,1977年开始,从中学的好学校,快班,好大学,大学中老师的偏向,毕业分配,走后门一直是明显存在的。这也是,多年后,我们发现文革后的大学毕业生,脑袋瓜比较笨的人非常普遍,思维方式非常明显地由四川龙门阵江浙狡辩及华北指鹿为马混合而成。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8-28 12:21:19

【 但是真正的老北京绝不说脏话,狠话。】

这倒是真的。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0-08-28 12:18:59

谢谢补充。

北京真的很大。

所以北京爷们没一个不拽。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8-28 12:14:53

文革的北京,有什么好? 狼烟四起,烧杀虐抢。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8 06:38:10

男中还有很多,如(男)21中、(男)41中,数字越大越差;不过

有个100中却是飞行员预备学校,也是男校,德智体及出身等等方面的要求很高,全校只有100多人。

男校女校差不多,都不足二十。


回复 | 1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8 05:36:40

“没见过北京爷们彼此说过好话”

也不尽然,只不过看谁不顺眼绝不掖着藏着。但是真正的老北京绝不说脏话,狠话。只不过被进城的“老革命”后代把这老北京文化全都毁了。木秀于林自称父母是老革命进北京,蛮横霸道惯了,参当年“破四旧”抄家,行刑打死黑五类的“红色恐怖”行动,双手沾满无辜受害者的鲜血。而且至今他还洋洋得意地以自己当年犯下的的反人类罪行为荣,毫无羞耻地对我说他是“专门整治黑五类滴”。他的另一个马甲老尚童则恶狠狠地诅咒我,“黑五类,就欠当初被共产党整死”。破四旧高干子女红卫兵骑车横冲直撞,撞到人第一句是,你什么出身。出身好说声误会,遇到出身不好的,则大骂,他妈的,狗崽子敢挡老子的道,然后打个半死。如果车摔坏了,还得赔修车钱当年我的马甲是“羊市大街”,北京人看见羊字首先想到的是涮羊肉,白水羊头。而木秀则用在老家天天见的羊圈,羊屎骂我,自己暴露出身。我只回他俩歇后语儿,老太太喝稀粥,老太太站墙根。

我回他的文章在这,网上看不到: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yODIw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8 05:05:35

口语简称女附中,民国时北师大在和平门外,旧址现为师大一附中占据。师大二附中在北太平庄师大附近,北师大一共三个附中,全是北京顶尖重点。北京所有女中校牌,校徽全都标明北京女X中,男中全都不标,只存在于市井口语中,与女中对称。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8:01:24

文章中第二节讲高考录取内幕是真的!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27 17:58:46

【 此文讲的相当表皮,有意无意为中共洗地,愚弄读者的思维方式。】

北京爷们都好这ㄧ口。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8-27 17:56:28

【 你一人披木秀,老尚童俩马甲累不累。老尚童讲北京故事胡编乱造,被我找五个硬伤,又讲故宫秘闻,被我挑出4个错误,恼羞成怒,撒泼耍赖,删了我的跟帖】

没见过北京爷们彼此说过好话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0-08-27 17:54:04

也就是说,全北京共有6所男中,女中无数?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8-27 17:49:59

【 女附中】只有一所,北师大女附中?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27 17:17:43

此文讲的相当表皮,有意无意为中共洗地,愚弄读者的思维方式。还把9唔搭8的什么古而有之的“北宋的高等教育当时在世界居领先地位”拿来糊弄。


取消高考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深化文革的重要谋略之一,首要目标就是刘少奇及其他独立王国。

回复 | 1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7:14:39

你一人披木秀,老尚童俩马甲累不累。老尚童讲北京故事胡编乱造,被我找五个硬伤,又讲故宫秘闻,被我挑出4个错误,恼羞成怒,撒泼耍赖,删了我的跟帖。老尚童自称在四中六年,你就在这里胡说“没有“北京四中”这么一号儿”“男四中”只存在于市井口语中,没有出现在任何文字记录,无论是校徽还是校门儿上的郭沫若题字,都是“北京四中”。而且北京所有男中都没有标明“男”字。你在这里又拿“男四中”说事,又被我揭穿,你就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到这里看看我怎么回答你俩马甲的。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yODIw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0-08-27 17:03:47

补遗:男一中、男二中、男三中、男五中、男六中;

灯市口女中(很差)。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6:53:08

女附中是建国后名气大起来的,因为靠近中南海,国家领导人的女儿有不少在那里。宋彬彬她爸都排不上。北京最牛的女中是女十二,以前的贝满女中,比清华还难上。只有王公贵族,社会名流的女儿才考的进去,上得起。后改名一六六中。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6:40:55

北京从女一中到女十三中,外加女附中。我进去过三所,女三中在我爷爷家傍边,邻居女孩带我进去打乒乓球。文革认识女四中,女八中的学生进去找过。女八中是老女子师范大学旧址,出过刘和珍,现在改名鲁迅中学。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4:51:54

【 女子爸爸】

好爸爸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4:50:52

有个女子爸爸真的很重要!俺明白了,为什么包子也能当皇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3:52:38

不是,差远了。

文革前夕,升学率最高的两所学校是四中和清华附中。

文革前,虽说也有走后门,不过后门儿门槛儿高,当时我们同学之间也分析过,大致是“革军”子女在将军以上,“革干”子女在正部级以上。这也是为什么好学校“高干子女”多的原因。好学校的“高干子女”没走后门的少数,不过后门不是很明显。

贺龙的儿子贺鹏飞那种才属于纯粹的后门(清华大学)。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2:10:47

【 师大女附中】应该是高考最厉害的?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2:08:30

【 京四中历史上一直非常有名,可以从薄熙来的履历中查到。哪年哪年毕业于北京四中。(其它人很少提中学),可见北京四中在薄熙来心目中的地位。

江泽民曾说,听到北京四中如雷贯耳。】

牛B环境出牛B人,也有牛B人造就牛B环境,可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0:59:25

北京四中历史上一直非常有名,可以从薄熙来的履历中查到。哪年哪年毕业于北京四中。(其它人很少提中学),可见北京四中在薄熙来心目中的地位。

江泽民曾说,听到北京四中如雷贯耳。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8-27 10:54:43

曾经只知HK有男中,北京也有。多少所?

北京四中的校徽,白底红字金色边框。“北京四中”四个字,郭沫若题。不过当时校徽收费,每枚一毛五。

北京我知道的:西城区:男四中、男八中、男十三中……东城区:男26中

东城区、女一中、女二中、女十二中、女十三中……西城区:师大女附中。

女四中似乎在朝阳区。

分男女的中学大多属于好学校或比较好的学校。文革中靠红卫兵“成名”的学校也集中在这几所。二十五中是男女混合学校,由于中央文革的干预,其红卫兵首领李东民,成为北京第一届中学生红代会主席。俗称四四派。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0:34:57

【文革中,毛泽东给平民百姓的亲笔覆信只有两份是真实的 】

两封信掀大浪

回复 | 1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0:28:12

曾经只知HK有男中,北京也有。多少所?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10:18:08

只知HK有男中,不知北京有男中,还不只一所?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0-08-27 10:07:05

其他省只听过有一所女中,文革开始后变为普通中学。

北中有多少所女中?

北师大女附中是最牛的中学?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8-27 07:29:21

男四中还有一种更早的校徽“北京四中”。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