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爪四哥的博客  
乐晕你没商量  
网络日志正文
最后一枪:从东亚病夫事件看美国华人的表现 2020-02-10 07:03:26

美国华尔街日报为博眼球,在Mead专栏文章的标题中称中国东亞病夫。这种用华人过去与现在的苦难做噱头,为惨淡经营的报纸拉流量的作法,在美国报届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如果在中美角力的夹缝中求生存的美国华人不示显力量高调抗议,甘做缩头乌龟,美国其他报纸媒体必将柿子找软的捏,群起效仿。美国华人被称为黄祸,黄皮鬼的日子就不远了。

做为这次抗议运动的发起人(https://bbs.wenxuecity.com/joke/1100857.html
),我只求问心无愧,不怕漫骂攻击。别以为爪哥就是一搞笑的段子手,真要掐,论语言的尖酸刻薄损人没商量,我不输于任何人。不信邪的尽管放马过来,嘿嘿!

这是一位华裔教授及一位美国律师关于此事的看法,我认为代表了绝大多数美国华人的心声:

xin-889.jpg

xin-888.jpg

这次抗议的形式之一,是白宫请愿。不过,有不少老中告诉我说,美国政府不能干预媒体,所以白宫请愿的方式不可取,不如直接给WSJ 写信。这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釆用白宫请愿的方式:

1. 不为结果只为效果白宫请愿是最有效的把我们想传达的信息通过微信及网络传递给美国华人千家万户的手段。目的已经达到,不到三天,鉴名已超过十万。

2. 容易参与,花一分钟就可以表达自己的立场。给WSJ 写信不是每个老中都会舍得花时间去做。10万中有一百就谢天谢地了。不过,我在下面的文中也提供了给WSJ 写信的链接。

起来,不愿做东亚病夫的人们!

3. 这是美国,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不同意见的自由。所以,绝对不强求每个美国华人都同意我的观点。不过,二天多就得到10万多美国华人支持,还是满欣慰的。

4. 再去看看作者Mead Twitter 留言部(https://twitter.com/wrmead/status/1224483408807546882?s=19
),成千上万个美国各族人民的留言中,几乎没有一个为他辩解的,全部是在批斗他哈哈。

不过,在我自己的博客留言部中,却充斥着美国华人为华尔街日报的辩解与洗地,以及对我的囗诛笔伐。节选几个美国华人的留言,让大家见识一下它们的嘴脸...

xin-890.jpg

xin-891.jpg

这些美国华人的觉悟,与在Mead 文后留言的美国各族人民相比,是不是低了点儿?郑重告诉这些自私自利生怕得罪白人以二等公民自居的美国华人

虽然我很鄙视你们,一旦你们头上被种族主义者拉了屎,我还会捏着鼻子去替你们清理干净。

备注:

Swan与燕子,是美国华人反对AA 逆向歧视的领军人物,是爪哥非常尊重与敬仰的华人领袖。这是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女士的看法:

Swan:”我倒不是批评标题 racist,虽然这也是一方面。我是觉得这种语言用来形容经济问题,怎么着也就只是钱的事儿,多赚点少赚点,还有翻盘的希望。但用来形容很多病人,家庭正在挣扎的人命关天的事儿,没有表达出任何起码的人性关注,装样一下都没有,而是纯粹就是你们正在死人,那你们的financial market对我们就很危险,比你们的野生动物市场还危险。别人的生命危险对你来说构成了赚钱的危险,太不方便了? 这是很缺乏基本人性,极端自私自利的话,他真好意思说出来。这真的就是吃人的 hannibal之流的思维,对于人的生死存亡缺乏基本的 empathy 。他要是以前用这个 phrase来纯粹谈中国的经济,我也就懒得有意见了。单纯看一个语句是否出现过是一方面,但是语境,在什么样的 context 出现也很重要,甚至更重要。这个其实也不是作者或者其他人可以告诉你是否 offensive的,还是看自己的感受。不需要让别人找些借口 write off 你的感受。”

燕子:On Twitter if you search Mead WSJ 还有更多批评声。玻璃心这个,每次什么事儿出来,那些有行动的总会被自认理智、博学的叫作玻璃心,在杀光中国人、挺梁、哈佛申诉等等事件中,领头的、发声的都被叫过玻璃心。虽不能各事儿都相同观点,只是说别人玻璃心时恐怕忘了自己也曾被如此称呼[Sticker]。比如这次给WSJ写信、与编辑沟通的有一些教授们(因为很多都把WSJ推荐给学生),我想张教授吴教授不会轻易误解几个词的来源的。所以那些引经据典分析最早出处的,并且说类似词语也用在欧洲国家经济分析上的,那是以为这些尤其商学院教授们不读经济文章吗[偷笑]?只涉及经济和把疫情纠缠起来的笔法加上标题,背后的意思值得分析。也不排除一些保守派华人迁就WSJ这样的保守派媒体。我也常转发Jason Riley and Bill McGurn等等的文章,但不能所有都迁就。真正的政治正确也不应该是哪个党派独有的。


浏览(965)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爪四哥 回复 紧跟着学 留言时间:2020-02-12 08:03:06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回复 | 0
作者:紧跟着学 留言时间:2020-02-11 11:48:01

这个事件只能谴责写这篇文章的专栏作者,不能谴责WJS。我就在美国报社工作,和中国报社不同的是,中国的报社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老百姓能不能在报社上写不同的观点,是要经过报社审核的。美国的报社是私人拥有的,专栏版给左中右派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不代表报社的观点。自从Trump上台,我们的偏左和偏右的专栏作者出现极端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也造成很多读者对报社不满而停订报纸。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保持给专栏作者版面。这也是为啥WJS不会道歉的原因,报社只是一个平台给持不同意见的人发声。报社对专栏作者的审核是最低标准,只要没有恐吓和恐怖的言论。当然我们华人对这样的专栏文章必须抗议,结果是WJS以后不会用这个专栏作者而已。但让WJS道歉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WJS记者写的文章,不代表WJS的意见。

回复 | 0
作者:紧跟着学 留言时间:2020-02-11 11:45:55

这个事件只能谴责写这篇文章的专栏作者,不能谴责WJS。我就在美国报社工作,和中国报社不同的是,中国的报社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老百姓能不能在报社上写不同的观点,是要经过报社审核的。美国的报社是私人拥有的,专栏版给左中右派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不代表报社的观点。自从Trump上台,我们的偏左和偏右的专栏作者出现极端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也造成很多读者对报社不满而停订报纸。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保持给专栏作者版面。这也是为啥WJS不会道歉的原因,报社只是一个平台给持不同意见的人发声。报社对专栏作者的审核是最低标准,只要没有恐吓和恐怖的言论。当然我们华人对这样的专栏文章必须抗议,结果是WJS以后不会用这个专栏作者而已。但让WJS道歉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WJS记者写的文章,不代表WJS的意见。

回复 | 0
作者:紧跟着学 留言时间:2020-02-11 11:45:53

这个事件只能谴责写这篇文章的专栏作者,不能谴责WJS。我就在美国报社工作,和中国报社不同的是,中国的报社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老百姓能不能在报社上写不同的观点,是要经过报社审核的。美国的报社是私人拥有的,专栏版给左中右派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不代表报社的观点。自从Trump上台,我们的偏左和偏右的专栏作者出现极端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也造成很多读者对报社不满而停订报纸。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保持给专栏作者版面。这也是为啥WJS不会道歉的原因,报社只是一个平台给持不同意见的人发声。报社对专栏作者的审核是最低标准,只要没有恐吓和恐怖的言论。当然我们华人对这样的专栏文章必须抗议,结果是WJS以后不会用这个专栏作者而已。但让WJS道歉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WJS记者写的文章,不代表WJS的意见。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