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欧阳峰的blog
  以文会友,不亦乐乎!
网络日志正文
从华府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e 的离职谈起 2010-11-18 17:31:46

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是“变天”级的大事。在国会和很多州都可说是发生了政治地震。然而,一个华盛顿市低层官员的去留却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她就是华盛顿市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e。

三年前,年仅37岁的韩裔第二代移民Michelle Rhee被华府市长聘为公立学校总监(public schools chancellor of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主持学校系统改革。今年十月,因为支持她的市长在初选中落败,Rhee决定急流勇退,提出辞职。

在这三年中,原属于全国问题最大的学区之一的华府学校已经显示了初步的改进。通过改进学校设施和环境,他们吸引了更多的白人和中上阶层家庭不去私立学校而在公立学校就读,增加了学生群体的人数和多样性。学生成绩的上升速度在全国居首,特别是黑人学生的成绩大幅度提高。这些进步当归功于Rhee大刀阔斧份的改革措施。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对于人事体制的改革。Rhee开革了98名机关人员,24名校长,22名助理校长,250名教师和500名教师助理,并关闭了21所学校。通过两年多的艰苦努力,她终于和教师工会达成了新的合同,允许教师以放弃终身雇佣权来换取可能高达一倍的加薪。而今后的裁员和加薪都不再是以年资为准,而是要考虑工作表现。这个改革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也遭到全国教师工会的强烈反对。她的辞职表明,教育改革在美国仍然是举步维艰,任重道远。

在外人听来,“以表现定报酬”绝对是一个好主意。资本主义的精髓就是以金钱作为员工努力的动力,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但仔细考虑,事情未必那么简单。且不说人的动力是多种多样的,只说一个问题:如何衡量教师的成绩?通行的办法是看学生的考试成绩进步或退步,但这难免带来“应试教育”的弊端。应该说教学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就像我们很难比较家长的好坏一样,比较教师的好坏也不是容易的事。当然,有些教师毫无疑问是不合格的。那么对他们应该重新训练还是应该开除呢?这也是个困难的选择,因为两个选项都要付出很大代价。

但是 抛开这些学术考量,教育改革更大的阻力来自于“体系”。美国的中小学教育在工业化国家中敬陪末座,改革刻不容缓,这些话已经说了十几二十年了。但是当改革触及切身利益的时候,人们往往就拼力抵制。就拿Rhee试图推进的新合同来说,虽然得到了联邦政府和私人基金的资助和支持,也得到高达80% 的教师的赞成。但是教师工会还是强烈反对。这次华府市长的落选,就可归因于全国教师工会为其对手助选的努力。

说到教师工会,通常都认为它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Rhee就多次说过,应该把学生利益放在首位,而教师是为学生服务的。而据说教师工会却公然扬言,他们只考虑会员的利益,而学生不是会员。而且工会除了代表教师外还有维持自己的地位和权力的需求。所以,在学校改革中双方处于对立地位,并不奇怪。

在民主制度中,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折冲是很正常的。教师工会也是在做他们的本职工作。这里的问题是:教师工会的权力没有得到适当的制衡。虽然对教师终身制和教师工会的墨守成规不满甚至于公开批评的人很多,但并没有形成有力的团体。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如华府),对于学校改革最利益相关的家长没有精力和知识来参与这个过程。他们可能更相信教师和他们的“代表”——教师工会,而不相信Rhee那样的“政客”。所以,改革失败的罪魁祸首不是教师工会,而是我们大家,而是这个社会现状。Rhee在临别文章中呼唤改革团体,可说得上是一语中的了。

Michelle Rhee的经历并不是孤立事件。民主党在期中大选中受挫,也可以看成是奥巴马总统这个“改革者”的一次失败。而这两个人的确也有不少共性。Rhee说:“别人的建言和反馈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不能为了得到所有人的同意而影响为了孩子们的改革。特别是,人们永远都有不同的观点。”奥巴马任内也是倚仗国会的多数强行通过了健保改革,不顾另一党和相当一部分民意的反对。当然,敢作敢当,甚至于独断独行是改革者身上常见的品质,也是他们克服阻力的有效手段。但是在一个民主体制中,毕竟各种制衡的力量很强大。如何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大步前进甚至打“擦边球”而又不被体制的反弹所击败,这不仅需要敏锐的判断力,也需要高超的沟通和说服能力。如果因为自己“目标正确”而一味蛮干,最后受损害的也许不光是那个具体的改革事业,而且是作为“改革者”的整体形象。其次,Michelle Rhee和奥巴马还有相似的一点,就是倚仗个人魅力而对抗官僚体系。Rhee被很多媒体作为明星来报道,自己也乐于到处演讲,推销自己的理念。在辞职后,她立刻设立了Tweeter,Facebook等站点来聚集支持者。奥巴马的当选也是依靠一个非常投入和忠诚的助选群体,可以说是煽起了一种狂热。但是他当政后,似乎对那些支持者有点远离了。平心而论,这两个人的确非常有魅力,几乎可以说是头戴光环。可惜的是在这个民主制度中,个人魅力的作用虽然有,但却很有限。真正决定结果的往往不是那些“死忠”的粉丝,而是游离于各派之间的独立选民。所以改革者只有如履薄冰,对公众意见心存敬畏,才能保持民众的支持度。最后一点,就是“欲速则不达”的教训。美国社会基本上是一个稳定状态中的社会。现有体制下已经有了相当强大的利益集团。要改革,就必然要触及这些人的利益而引起反弹。同时,过快的步骤也不免引起中间派的疑虑,Rhee和奥巴马都面临过这个问题。当然也有人会从改革中得益,而且这样的人数很可能更多。但是这些人目前还处于弱势,力量不大。如果过早决战,己方力量得不到机会成长,自然胜算不大了。总而言之,在美国改革如逆水行舟,“举步维艰”是自然的。

民主制度具有一套防止领导人犯大错误的机制。这套机制,即使对于“改革者”来说也是有必要的。“改革”并不意味着天然正确。在改革过程中凝聚共识,平衡各种势力,甚至不断做出妥协的过程,也就是不断“纠偏”,避免走向歧途的过程。不应该把这些努力看成是改革者的“额外负担”。但同时,这个机制确实也阻碍了改革。所以除非到了非常时期(如罗斯福年代和里根年代),大刀阔斧的改革很难行得通。这一点,作为政治家和选民都要有清醒的认识,有现实的期望。

Rhee在辞职发布会上说:她的离去不意味着改革的结束。相反,她是为了消解改革的障碍才辞职。她的职位目前由她的副手接任,而且整个学区的管理团队都将留在岗位上。新任的市长虽然以前常常与Rhee意见相左,现在也表示会支持学区继续改革。所以,目前就对Rhee推动的改革事业“宣判死刑”还为时过早。万维网友多思有个“两条腿”理论,认为美国社会往往在不均衡中前进,表现为在各种思潮和流派之间的摆动。就像走路忽而左腿在前忽而右腿在前一样。所以,也许Rhee和奥巴马的挫折也是从激进到稳健的又一次摆动,甚至是为下一波改革准备条件。Rhee本人也完全可能以别的角色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为Rhee的个人生涯和她的改革事业祝福,也希望奥巴马把握好未来两年的机会,不要让支持者和选民失望。果如此,实乃美国之幸也。

引自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556/3771814907_e74456e38c_o.jpg


引自 http://3.bp.blogspot.com/_rIStsf6uzLk/SR-zNZqUkVI/AAAAAAAAAvM/TDsRegZV6gI/s400/rhee-2.jpg

浏览(6402) (0) 评论(2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twalker 留言时间:2010-11-19 13:46:18
欧阳兄,谢谢你的回复。看样子我们对美国中学教育的看法有许多共同的地方,都有孩子在上学啊!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58:48
寄自美国:欢迎来访!对于选举结果的解释,实在是没有科学的方法。我想大家都是在解释中带进了自己理念的“私货”,我也不能免俗,哈哈。

关于奥巴马远离支持者,我不是指某个阶层,而是他的follower,在个人层次上的。我看过一篇有关的报道,可惜现在找不到了。大意是说,当初狂热支持奥巴马的那些人,现在很难动员起来为中期选举助力了。

关于医疗改革,我的看法以前写过不少了。我个人倒不觉得public option是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对控制医疗花费没有多少作用。这样大的改革,我想只有50%多的民众支持率是不够的。

关于共和党的百般阻拦,我也很看不惯。以前也写文章批评过。但是现在毕竟民主党处于主导地位,似乎打他们板子多些也合理。下一届国会共和党是多数了,他们再如此负面,那可就难逃责任了。

老兄对美国的事门儿清。虽然我们有些看法不同,我还是非常敬重你的文章。以后多交流!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51:22
西岸:非常感谢你的介绍。我对加州的事还真的不了解。以前到过三块馒头,觉得那是个很适宜居住的城市。可惜在北加州,被旧金山和湾区抢了风头。希望那里建设得好,以后到加州也多个去处。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48:55
莺歌燕语:非常感谢你提供的资料!我正在找这方面的资料,但一直不得要领。你帮了我大忙了!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46:56
昭君:谢谢你来回访。关于工会,你有第一手的经验。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分析。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45:46
木兰:你说的很对。Rhee的公关确实是“滑铁卢”。其实我听过她演讲,觉得她还是个有亲和力的人。我觉得她的问题是self righteous,看不到对方意见中合理的部分。另外她似乎相信改变别人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其实我觉得这两点和奥巴马很像啊。据说克林顿就做得好一些,虽然他的健保也栽了大跟斗。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27:35
twalker:

欢迎来访!在中小学层次,培养劳动力还是培养精英一直是个争论的问题。作为华人家长,我自然希望更多资源被花到“尖子”身上。我常说,超常儿童也是需要“特殊教育”的,因为他们在通常课堂里也得不到有效的教育。但是我们所到“特殊教育”,总是指学习有困难的人。在他们身上花的钱大大超过在尖子身上的花费。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很欣赏美国教育的这个特点:只要你有天分又肯努力,终究是不会被埋没的。教育体制内,外有无数的机会让你表现。这一点又对于精英学生有利了。这个两者的平衡,恐怕很多程度上与学区有关吧。

再次感谢你的评论!很喜欢你关于中,美政治的文章和评论。以后常来坐坐!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12:19:43
皇兄:你说的很对,校长的确是关键。实际上,一个好的管理者需要知道,没有什么规则对所有人都是最佳的。必要的时候需要bend the rule。所以说管理是一门艺术。可是在工会面前,所有规则都被搞得死死的,校长能做的事很有限。当然,这和各个学区有关。我自己的经验更接近下面昭君所说的。我以前所在的学区是州里名列前茅的。但几个学校的校长换得跟走马灯似的,基本原因就是和教师工会搞不好关系。

关于公立学校的管理是否能借鉴私立学校,这又是个大题目了。我对这个问题了解很少,连私立学校的质量是如何评估的都不知道(只听说过几家特别有名的私校)。老兄能否详细介绍下?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0-11-19 11:11:34
赞美的话都让网友们说了,我就不重复了,附议吧。:-) 赞成文中的大部分观点,有个别地方要向欧阳兄请教一下。

2010年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失利,我不认为是改革的失败,而是美国当前特殊困难形势的必然结果,改革可能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这可能是我跟老兄最大的分歧吧。

“但是他当政后,似乎对那些支持者有点远离了。”老兄能说得具体一些吗?他是远离了liberal,或者是非裔,或者是Hispanic,或者是年轻一代?有点好奇而已。

关于医改,“奥巴马任内也是倚仗国会的多数强行通过了健保改革,不顾另一党和相当一部分民意的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去年到现在,超过50%的美国人是支持Public Option的,众院最初通过的法案就包括它。参议院有55位支持,但达不到突破反对党filibuster需要的的60票。民主党人不顾“相当一部分民意的反对”通过了他们认为他们能做到的最佳结果,这跟反对党不顾大部分民意而阻挠public option,还是有根本区别的。事实上,现在的共和党在参议院对90%以上的法案都filibuster,已经不是制衡或者妥协合作,而是地地道道的obstruction。在这种气氛下指责改革者不会打“擦边球”,或者是行之过快,或者不会妥协,我觉得是一种苛求。

说到底,美国人民的选择还是有限,如果他们有个强大的第三党,这次大选中得势的肯定不会是共和党。根据民调,国会共和党的支持率还低于支持率本来就低得可怜的民主党。选民只不过是用手中的票来发泄对现状的不满和对执政者的报复。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9 09:23:02
关于她辞职的原因,news week上有一篇文章提到,是因为北加州想请她来,因为加州的公立学校教育问题是个很大的问题,从60年代的全美第一到如今的大陆倒数第三(比几年前的倒数第一进步了),虽然13号公投是主要因素,但教师工会也是个麻烦。她在DC的主要贡献其实就是打破了教师工会对教师的垄断,加州公立学校系统有不少教师认同她的方法,因为有可能增加至少20%的收入,因此愿意放弃工会的保护,所以有一定基础。而加州的教育系统规模和底子不是DC可比的。
她是Johnson的女朋友的说法也是出于同一篇文章,提到Johnson要求她过来把DC的那一套在北加州实行。
Johnson目前在加州属于上升阶段的政治明星,目标应该是州长档次的位置。在三块馒头,近水楼台,与州政府各层关系不一般,都要求他,电视上出镜率很高,民意也不错。
但最近的king的新的场馆的建设出了麻烦,考虑到他是NBA出身(记得也是king的),他的责任不能推脱。微软的CEO最近出手股票套现1.2B,就是想用这笔钱把king弄到西雅图。这个诱惑是很大的,因为北加州的族裔成分非常分散,缺乏以白人为主的NBA观众基础,非明星队的NBA比赛一般观众人数不多,球员劲头也不大,吸引不到明星球员。最近看的一次现场的king的NBA联赛,我感到其激烈程度也就是我们当年高中联赛的档次,球员挺懒散的,很不吸引人,连个专业的cheerleader队都养不起。
其实king的老的arena不过建了不到十年。
如果真的被诱惑去了西雅图,对Johnson的选票和政治生涯是个非常大的打击,毕竟他的NBA背景与普通政客不同,因此得到的谴责会大得多。

三块馒头在经济危机前的规划是争取几年内建成美国大都市档次,因为其地理环境满足,有大河,有国际机场,属于北加州交通枢纽(超过LA),位于sanjuan三角区的北端,属于有历史和经济相对富裕地区,至少比南加州阔气多了,预计人口会被吸引迅速再增加数百万,可以与LA竞争,这是Johnson的巨大野心,因为都是其上届时定的目标。但危机一下子把钱弄成了问题。
回复 | 0
作者:莺歌燕语 留言时间:2010-11-19 08:38:29
好文!确实“教育改革在美国仍然是举步维艰,任重道远。”其实在教育有没有问题上美国还没达到共识。下面是两位搞教育的意见,一位是同胞,一位是美国thinking tank里的人。Michelle Rhee 是靠着市长行事的,就像前面木兰所说,公关太差,又一阵我还担心她会被人揍了,杀了。

http://asiasociety.org/video/education-learning/catching-or-leading-way

http://www.dianeravitch.com/speeches.html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9 08:34:48
哈哈~居然还有“一个学区学监(superintendent)”这么一个“中层干部”,读者都没听说过。昭君补充的好。或许各州的教育体制有些区别吧。没研究过。如果学监是个关键人物,那就要从学监抓起。谁有实权就找谁。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19 08:13:13
我倒不觉得中小学的校长对学校的教学质量有多大的影响。相反,一个学区的学监(superintendent)如何,倒是对整个学区的资源分配和教师质量监督起到很大的作用。具体到校长这一层,是没有多大的自由度的。

说到教师工会的“作用”,上次在怡然那篇文章后面也讨论过。总的感觉是,工会这个institution 在今天的美国社会,已经失去了它曾经有过的积极的历史意义,成为许多行业(尤其是汽车制造, 航空服务,和公共教育行业)提高效率和业绩的障碍。即便在大学里,教师工会的首要考虑也是如何保护教师的利益,而不是怎样在提高学校质量这个共同的目的下获得双赢。没办法,这是他们的“职责”,所以“us vs. them”的思维定式是不可能改变的。

至于说学校到底是应该用“精英教育”还是“劳动力培养”,我想在中小学阶段恐怕主要还是基础教育为主吧;“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的区别,应该是在大学阶段才真正显示出来的。好在美国的大学很多元化,各种模式都能够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因为它们各自面对的market niche不同。
回复 | 0
作者:木兰 留言时间:2010-11-19 07:31:23
大家漏掉了很重要的一点,RHEE 的改革路上公关做的太差, 这一点她自己在NPR采访她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很佩服她的魄力,但不赞成她的咄咄逼人。OBAMA这点比她强。
回复 | 0
作者:twalker 留言时间:2010-11-19 07:29:06
欧阳兄好文!Michelle Rhee 的确是大刀阔斧的改革者。

个人认为美国的中学教育体制是大问题之一。但是还有一个更本质的问题没有得到充分的讨论:学校的目的是培养精英,还是培养劳动力?如果是培养精英的话,会忽略大部分学生,如果的培养劳动力的话,必须面向最广大的人群,会忽略高层和底层学生的需求。美国历史延续下来,主要还是在培养精英的模式中。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19 07:18:11
对美国公立中小学教育现状,做为生产者的教师,不为做为产品的学生的质量负责,做为校方的高管和做为资方的政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学校的好坏的关键是在校长。一个有能力的校长总是可以在“体制内”通过各种方式制约教师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最常见的情况是,家长对一个区的最好的学校评价是跟着这个区的最好的校长走的。最好的校长走(调)到哪儿,哪个学校就是最好的学校。所以,从校长抓起,是对教师工会副作用的一个很有效的制衡。

读者对美国中小学校长的产生机制还不了解。既然现实中,教师工会的实力还很强大,学生自身素质又不统一,所以读者希望看做为资方的政府和受教育方的学生(家长)对自己学区教育质量的控制能从校长开始。 比如,政府完全可以聘请好的私立和公立学校的校长组成一个考核委员会,专门负责聘用和考核校长的管理能力。

公立学校对学生教育质量控制的量化完全可以借鉴私立学校而不是简单地把责任推卸给学生自身的素质。

当然,政府管理的结果正如作者文中提到的,其政治大环境对具体的政策执行人的影响很大。别指望民主党会有什么诚意。他们是不可能得罪他们的选票的。而民主党的选民蠢就蠢在他们宁愿希望看到政府对自己这一代有一个好的福利政策,而放弃对自己后代的培养和教育问题的改进。他们看不到,跟他们具有共同政治立场的教师工会是他们自己后代健康成长的最大的障碍。这也是读者为什么说,只为自己考虑,而不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的那种自私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应当受到全社会真正有良心和道义的人的抵制的。无节制的福利行为和结果不是爱心的体现,而是对我们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的犯罪。 这也是左派和右派的理念的本质区别之一。
--------

谢谢作者的好文。狂顶!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06:29:05
多思:谢谢你的称赞!的确,如果每次改革的努力,虽然不成功,但也能沉淀为渐变地积蓄,那对于社会进步也是非常正面的。而这些改革者,不管我们是否认同他们的理念,他们做出的努力和牺牲都值得我们的尊敬。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06:26:13
西岸:好久不见了!

我也看到她的未婚夫是三块馒头市长的报道,但不确定这是她离职的原因。我想如果她干得顺的话,应该新老公搬过来才对啊,哈哈。

的确,Rhee给人总的印象是非常正面的。这次她辞职,全国媒体对她都是一致好评,连她的对手(新市长)也表示支持改革继续下去。全国教师工会虽然参与了击败她的后台市长的努力,现在也发表了有保留的称赞。但是,对于涉及切身利益的教师,学区工作人员来说,就非如此了。似乎家长中不满的情绪也很大,虽然我不知道细节。这也是民主制度的一个特点:“公认”没有选票管用。这算优点还是缺点,又是见仁见智的事了。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06:19:07
怡然:的确,教育改革既有重大社会意义,又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如何处理其中利益涉及者的角色和参与程度,真是个大问题。就拿辞退不合格教师来说吧。在一般工作单位,对于不合格的员工都会至少提供一个改进的机会,包括额外的训练,特别的督导等。但是教师的工作对象是孩子们。如果在教师“改进”的过程中孩子们受到损害,是否可以接受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感性和理性上都不那么简单。而且,在改革过程中增强学生与家长的参与,也反映了民主过程中的一个普遍问题:如何为他们的参与减少障碍,以及如何为他们的参与提供动力。所以,教改的问题对于整个社会的意义,也许超出了学校和孩子的范围。

你在这方面写过非常专业的文章。希望继续看到你的高论!
回复 | 0
作者:欧阳峰 留言时间:2010-11-19 06:12:23
昭君:是啊,我听过Michelle Rhee的演讲,可以为她的明星气质作证。她年纪固然不大,而举手投足更有teenager的特质。这点在公开访谈中她的语言风格中也能表现出来。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执着,热情和精力充沛。她马上让我联想到奥巴马,虽然她比后者直白,没有后者那样的精英心态。
回复 | 0
作者:多思 留言时间:2010-11-19 05:13:30
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彩好文!从一个华府低层官员的去留联想到奥巴马的功过与民主制度的优劣,联想到民主制度下改革者的选择与举措。用过去语文老师讲评范文的要点来说,此文“角度新,选材严,开掘深”。

非常非常赞同文中论述的两个要点:

1,民主制度具有一套防止领导人犯大错误的机制。这套机制,即使对于“改革者”来说也是有必要的。“改革”并不意味着天然正确。在改革过程中凝聚共识,平衡各种势力,甚至不断做出妥协的过程,也就是不断“纠偏”,避免走向歧途的过程。

2,在一个民主体制中,各种制衡的力量很强大。如何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大步前进甚至打“擦边球”而又不被体制的反弹所击败,这不仅需要敏锐的判断力,也需要高超的沟通和说服能力。如果因为自己“目标正确”而一味蛮干,最后受损害的也许不光是那个具体的改革事业,而且是作为“改革者”的整体形象......

推行改革就会遭遇阻力,这是人所共知的。如何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制度体系中稳步地推进改革,渐进地改良社会,这是考验各国政治精英的学问,也是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

Michelle Rhee的辞职并不等于她倡导的改革已经宣告失败。相反,她被其他地区所聘以重任;她的改革理念引起全美国的注重;她的同伴继续留任;所有这一切都清楚的表明:Michelle Rhee的努力已经影响了美国。社会就是在这种不断累积起来的渐变之中走向明天。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0-11-18 20:17:42
本地的新闻是她辞职是因为北加州请她来,这里很欣赏她在DC的改革。而加州教师工会的势力是很大的。
据说她是三块馒头市长Johnson的女朋友,是这个前NBA明星邀请她来,也算是家庭团聚。
作为教师工会来说,确实其责任是对教师,而不是对学生。工会是政治组织,属于私人的(尽管教师是公务员性质),不是负责学生的,也不能代表学生利益,因此工会与学生的利益不一致属于正常。
工会势力与教师质量是个矛盾,不是容易处理的。她在DC的实验的评价还是比较正面的。
回复 | 0
作者:怡然 留言时间:2010-11-18 19:58:01
赞欧阳好文!

教育改革确实是件步履艰难的事。,尽管从长远意义来看,受益的不仅仅是学生及其家庭,更是整个社会。但是,在改革过程中学生及家长似乎成了最没有发言权的一个群体。从这个角度讲,Michelle Rhee应该算是个他们的有力的代言人吧,可惜是个不被人认可的代言人。

的确如你在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纵观任何一项改革,仅仅依靠改革者自身的魅力或者是其“目标正确”,未必能达到改革的最终目的。这正是民主制度的一大特色吧。
回复 | 0
作者:昭君 留言时间:2010-11-18 19:21:19
好文! 看到过不少关于DC 公立学校改革的报道, 对Michelle Rhee印象很深刻, 感觉她很有“明星气质”, 读了你的文章, 更印证了这种感觉。不过还不知道她是韩裔(看她的外貌还以为是东南亚后裔呢),更不知道她才37 岁!

非常赞同你关于民主体制中各种利益集团相互制衡的观点。 “如何在体制允许的范围内大步前进甚至打“擦边球”而又不被体制的反弹所击败, 这不仅需要敏锐的判断力, 也需要高超的沟通和说服能力。如果因为自己“目标正确”而一味蛮干, 最后受损害的也许不光是那个具体的改革事业, 而且是作为‘改革者’的整体形象。” 从这个角度来说, Michelle Rhee的辞职的确是一个可以“以小见大”的事件呢。
回复 | 0
我的名片
欧阳峰
注册日期: 2007-09-18
访问总量: 1,775,43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近期内不定期更新
最新发布
· 解码性别不平等——2023年诺贝尔经
· 给电子运动拍照——2023年诺贝尔物
· 银行和信息-2022年诺贝尔经济学
· 一个世纪的纠缠-2022年诺贝尔物
· 大繁至简:2021年物理诺贝尔
· 从相关性到因果性-2021年诺贝尔
· 机会平等与结果平等
友好链接
· 刘以栋:刘以栋的博客
· 高伐林:老高的博客
· 潜伏:潜伏的博客
· 2cents:2cents博客
· 伊萍:伊萍的多彩世界
· 谷语草鸣:谷语草鸣
· Beaubien2010:Beaubien2010的博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老秃:老秃笔侃山
· 水柔石刚:水柔石刚的博客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 寄自美国:寄自美国的博客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昭君:昭君的博客
分类目录
【政治经济-2020大选】
· 川普走了,常态回来了吗?
· 拜登真能成为“团结美国”的总统吗
· 2020,美国保守派选民该挺谁?
· 拜登:生逢其时的平庸候选人
· 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数学分析
【旧贴回顾】
· 衔接量子与经典物理:2012年
· 数字通信介绍(5) 什么是MIMO?
· “免费”的代价
· 美国的收入差距:社会流动性(完
· 那是谁建的?谈谈大小政府之争
· 成功者的心态
· 政经随想(5)资本主义之后是什
· 亚洲传统价值在西方:财富还是包
【书山有路-经济篇(3)】
· 《国家为何失败》读后
· 北欧模式与《北欧理论》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从《大空头》看颠覆性创新
· 收入差别,市场经济与左右之争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从金融危机看政府的角色(上)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下)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中)
· 资本:贫富差距之源?(上)
【政治经济:政经随感(2)】
· LGBT与“宗教自由案”
· 奥巴马健保的新考验
· 美国的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
· 美国铁路面面观
· 提高执政效率:自适应(下)
· 提高执政效率:自适应(上)
· 谁是乐善好施之人?
· 美国中期选举:谁是赢家?
· 围观美国打老虎
· 美国教育体系中的“扶贫”措施
【政治经济-美国华人】
· 华人和黑人:盟友还是对手?
· 亚裔传统月:关于美国亚裔的几个
【政治经济-收入差距】
· 收入差别,市场经济与左右之争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美国的收入差距:社会流动性(完
· 美国的收入差距:政府能做什么?
· 美国收入差距的原因
· 美国的收入差距:谁是最富和最穷
· 美国的收入差距:中产阶级与贫穷
· 美国的收入不平等:非主流意见
· 美国收入不平等:引言与现状
【书山有路-宗教篇】
· 关于道德与宗教问题与网友的讨论
· 进化论是上帝的克星吗?(下)
· 进化论是上帝的克星吗?(上)
【政治经济-12大选】
·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 美国大选投票:除了“罗马”别无选
· 谁动了Medicare的奶酪?(下)
· 谁动了Medicare的奶酪?(上)
· 那是谁建的?谈谈大小政府之争
· 正戏开场——简评美国两党全国大会
【书山有路-心理篇(3)】
· 性别差异与神经心理学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上)
· 思维快慢道(下)
· 思维快慢道(中)
· 思维快慢道(上)
· 如何避免决策误区(下)
· 如何避免决策误区(上)
· 沟通技巧:“粘性学”(下)
· 沟通技巧:“粘性学”(上)
· 习惯的力量
【政治经济:亚裔爬藤(2)】
· 高院判决,平权与亚裔入学
· 控告哈佛歧视案讨论小结(转)
· 反抗种族歧视,何不从帮助亚裔子
· 亚洲传统价值在西方:财富还是包
【政治经济:亚裔爬藤(1)】
· 亚裔学子的大学门槛:几本有关书
· 虎妈猫妈,异途同归?
· 亚裔学子的大学门槛:统计证据一
· 亚裔学子:大学门槛格外高
【书山有路-心理篇(2)】
· 自律的本能
· 诚信的心理学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下)
· “双管齐下”的变革秘诀
· 实现自我,完成中年转变 -- 《中
· 成功有秘诀吗?《超人》读后
· 惊险小说中的上品 -- 《Ambler W
【政治经济:政经随感(1)】
· 简讯:美国竞选经费比往年减少
· 再谈科学的威力与局限
· 读奥巴马“国情咨文”有感
· 政经随想(5)资本主义之后是什
· 政经随想(4):民主与市场经济
· 政经随想(3)美国的末日到了吗
· 政经随想(2) 美国经济困境与全
· 政经随想(1)关于美国国债的几
【书山有路-经济篇(2)】
· 大政府,小政府,聪明政府
· 回首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下)
· 回首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 (上)
· 窥视右派的内心:读《美丽的美国
· 中国起飞的发动机 ——民工
· 介绍Peter Drucker
· 信息时代的新生态 – What Would
· 书评:《讨还资本主义的灵魂》
【书山有路-政治篇(2)】
· 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反思
· 从金融危机看政府的角色(下)
· 谁是乐善好施之人?
· 关于普世价值的随想
· 谈谈美国公知(4/4)
· 谈谈美国公知(3/4)
· 谈谈美国公知(2/4)
· 谈谈美国公知(1/4)
· 第三只眼看民主与专制
· 赖斯与她的自传《无上光荣》
【书山有路-传记篇(2)】
· 格林斯潘《动荡年月:新世界的冒
【学海无涯-数字通信】
· 关于数据权利的随想
· 数字通信介绍(5) 什么是MIMO?
· 数字通信介绍(4) OFDM为何如
· 数字通信介绍(3)信道编码
· 数字通信介绍(2)香农与信息论
· 数字通信介绍(1) 调制
【学海无涯-心理学(2)】
· 心态是衡量快乐的一杆秤
· 千里送鹅毛的心理学
【学海无涯-诺贝尔物理奖(2)】
· 给电子运动拍照——2023年诺贝尔物
· 一个世纪的纠缠-2022年诺贝尔物
· 大繁至简:2021年物理诺贝尔
· 黑洞的神秘和神奇-2020年物
· 宇宙学中的理论和实验:2019年诺
· 别开生面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
· 引力波探测:成就“不可能之任务”
· 量子漩涡的奥妙-2016年物理诺贝
· 神秘的中微子
· 换灯泡,得诺奖
【学海无涯-诺贝尔经济奖】
· 解码性别不平等——2023年诺贝尔经
· 银行和信息-2022年诺贝尔经济学
· 从相关性到因果性-2021年诺贝尔
· 拍卖中的信息和博弈-2020年
· 随机对照试验与扶贫:2019年诺贝
· 充满“科学元素”的2018年诺贝尔经
· 行为经济学和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
· 怎样制定好的合同?2016年诺贝尔
· 大数据经济学 (2015年诺贝尔经济
【政治经济-美国政治(2)】
· 机会平等与结果平等
· 我们的媒体怎么了?《美国大分裂
· 剖析美国国债难题:让数字说话
· 大政府能救美国吗?
【政治经济-美国教育(2)】
· 美国理科教育(5)教育改革话题
· 美国理科教育 (4) “不让一个孩
· 美国理科教育(3)成绩差距
· 谈谈美国理科教育(2)教育与国
【政治经济-美国经济】
· 关于美国经济的对话
· 奥巴马的赤字
【政治经济-美国贫困】
· 美国的救济陷阱
· 社会阶层分析的标尺:收入还是消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下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中
· 美国穷人:另外的百分之十五(上
【政治经济-国际政经】
· 阿富汗天上掉馅饼儿,福兮,祸兮
· 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关于美国核武新政策的随想
·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政治经济-随想杂谈】
· 用事实说话:循证决策
· 关于维基解密与媒体的随想
· 谁打败了麦卡锡?
【政治经济-税法福利】
· 扯扯美国的“税务局丑闻”
· 关于税法数据的分析 (评《纽约
· 税季谈税
· 社会安全保险及其危机
【政治经济-健保改革(2)】
· “健保法案”为何“好事多磨”?
· 美国医疗保险:既太多又太少
· 健保法案解读(4)健保改革的目
· 健保法案解读(3)怎样从Medicar
· 健保法案解读(2)“公共选项”与
【政治经济-健保改革(1)】
· 健保改革法案H.R.3962解析(1)
· 美国医疗服务真是倒数第一吗?
· 奥巴马能完成医疗改革大业吗?
· 旧文重贴:美国政治的下一个热点
【政治经济-金融危机(2)】
· 关于做空,赌博与趁火打劫的随想
· 从高盛的“欺骗”与“趁火打劫”谈起
【政治经济-金融危机(1)】
· 冒险的代价:美国“信贷社危机”回
· 旧贴重放:关于AIG副总裁辞职信
· 旧文重发:“奖金门”争论中震耳欲
· 华尔街的信用危机
【生活百感-心态心情(2)】
· 人到中年:从耕种到收获的过渡
【生活百感-子女教育(1)】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下)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上)
· 孩子该读文科还是理科?
· 中小学数学的存废之辩
· 虎妈猫妈,异途同归?
· 从“网上直播”引起的自杀谈起
· 育儿漫谈:“高指标人”和“多情趣
· 也谈大学教育:作为家长的期望和
【生活百感-新大陆点滴】
· 也谈一位“海二代”:国防部CIO高
· 从“网上直播”引起的自杀谈起
· 民族主义是非谈
· 节日食谱:中式烤火鸡
· 美国进入“节俭时代”
【生活百感-人际社会】
· 谈谈《蜗居》中的三个男人
· 关于人际交流的模式: 何时需要较
· 参与公益,从娃娃抓起
· 科学与宗教之我见
【学海无涯-全球变暖(2)】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7)其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6)关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5)全
【学海无涯-全球变暖(1)】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 (4)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 (3)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2)
· 全球变暖的科学根据之检讨(1)
【学海无涯-博弈论】
· 也谈博弈
【学海无涯-科学方法】
【学海无涯-科普读物】
· 无所不在的“网络”
· 科学的未知与伪科学 -- 《科学的
【书山有路-科普篇(2)】
· 也论科普的风格 – 三本科普书的
· 人脑比电脑到底强在哪里?
· 无所不在的“网络”
· 科学的未知与伪科学 -- 《科学的
【历史纵横】
· 美国南北战争:到底是为了统一还
· 真相,正义与和解:“肯特屠杀”以
· 谁打败了麦卡锡?
· 西雅图的“地下城”
【法律观察】
· 邦联旗与言论自由
·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GPS跟踪的判决
· 案例分析:“米兰达警告”与“毒树
【好文欣赏】
· 好文欣赏:《糖水》
· 转载mendel文:《从“胎教”开始》
· 甘阳:自由主义:贵族的还是平民
· 【转贴】朱学勤:金重远 复旦首
· 好文推荐:村外
· 酒到陈时味方醇
· 转贴:“專訪袁偉時:不恪守法治
· ZT: 铁腕戴上丝绒手套
· 血缘(转帖)
· 秦晖: 全球化的第三种可能
【政治经济-美国教育(1)】
· 美国理科教育(2)教育与国力(
· 谈谈美国中小学理科教育(1)关
· 谈谈美国中小学理科教育(1)关
· 从华府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
【政治经济-美国政治(1)】
· 奥巴马2.0?
· 从华府公立学校总监Michelle Rhe
· 也谈工会
· 谈谈美国的民主制度:“一票定乾
【生活百感-心态心情(1)】
· 放暑假乐!休博到九月。
· 初秋随想
· 人生如流水,只有变化是永恒
· 人性与理性:你是“99一族”吗?
· 随感:后院的野猫
【生活百感-愚人节笑话】
· 祸中祸:日本核电站释放超级细菌
【学海无涯-心理学(1)】
· 诡异的数字暗示:参照效应
· “诱饵效应”和“心理相对论”
· 从“破釜沉舟”谈起
· 千里送鹅毛的心理学
【学海无涯-诺贝尔物理奖(1)】
· 诺贝尔物理奖介绍2007:巨磁阻和
· 闲谈CCD
· 闲谈光纤
【学海无涯-科技译文(2)】
· 引力究竟是什么?
【学海无涯-科技译文(1)】
· 大脑是怎样工作的?
· 人类终将访问火星吗?
· 战争是我们生物本性的归宿吗?
· 科学重要吗?
【书山有路-政治篇(1)】
· 自我推销的范文- 读奥巴马的《大
· 信仰与政治
·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 《世界是平坦的》书评
【书山有路-心理篇(1)】
· 面对灾难,你准备好了吗?
· 完整大脑与后信息时代 《A Whole
【书山有路-科普篇(1)】
【书山有路-经济篇(1)】
· 古狗随想录(下):一统天下,“
· 古狗随想录 (上):“掌控中的混
· 关于做空,赌博与趁火打劫的随想
· 信息时代的新生态 – What Would
【书山有路-文学篇(1)】
· 一扇管窥当代大学生心灵的窗户——
· 道可道,非常道 – 读《遥远的救
【书山有路-传记篇(1)】
· 华盛顿政治的一扇窗口:Tenet自
· 《食祷爱》:心灵疗伤的良方
· 股神巴菲特的人生 ——《滚雪球》
· 洋“愚公”的故事 – 《Three Cups
【学海无涯】
· 关于数据权利的随想
· 随机对照试验与扶贫:2019年诺贝
· 宇宙学中的理论和实验:2019年诺
· 充满“科学元素”的2018年诺贝尔经
· 别开生面的2018年诺贝尔物理奖
· 行为经济学和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
· 引力波探测:成就“不可能之任务”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神秘的中微子
· 大数据经济学 (2015年诺贝尔经济
【书山有路】
· 北欧模式与《北欧理论》
· 自律的本能
· 关于认识论:涌现和贝叶斯法则
· 性别差异与神经心理学
· 保守主义该怎样帮助穷人?
· 诚信的心理学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下)
· 怎样对待老与死?(上)
· 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反思
【政治经济】
· 川普走了,常态回来了吗?
· 拜登真能成为“团结美国”的总统吗
· 拜登:生逢其时的平庸候选人
· 我们的媒体怎么了?《美国大分裂
· 对“全民基本收入”的数学分析
· 杨安泽(Andrew Yang)和《对普
· 论保守派该投票克林顿
· LGBT与“宗教自由案”
· 华人和黑人:盟友还是对手?
· 奥巴马健保的新考验
【生活百感】
· 如何点燃天才的火花?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下)
· 谈谈美国高中课外活动(上)
· 放暑假啦!休博到秋天
· 孩子该读文科还是理科?
· 休博到明年一月
· 停博一阵
· 也谈一位“海二代”:国防部CIO高
· 纪念汶川地震五周年
· 中小学数学的存废之辩
【朝华午拾】
· 为什么调制解调器会有不同速度?
· 什么是网路电话?
· 旧文重贴:谈谈学习中的思考
· 菜鸟上路——我的第一份工
· 怀念敬爱的黄老师
· 感恩节前话感恩
· 数学竞赛与我
· 哲人讲座
存档目录
2024-02-04 - 2024-02-04
2024-01-06 - 2024-01-06
2023-12-06 - 2023-12-18
2023-11-20 - 2023-11-20
2021-08-24 - 2021-08-24
2021-02-02 - 2021-02-24
2021-01-25 - 2021-01-25
2020-10-05 - 2020-10-20
2020-09-07 - 2020-09-07
2020-08-26 - 2020-08-29
2020-07-15 - 2020-07-15
2020-01-05 - 2020-01-05
2019-11-27 - 2019-11-27
2019-10-20 - 2019-10-26
2019-08-15 - 2019-08-15
2019-07-27 - 2019-07-27
2017-05-06 - 2017-05-06
2017-04-19 - 2017-04-19
2017-03-11 - 2017-03-19
2017-02-06 - 2017-02-06
2016-11-22 - 2016-11-22
2016-10-24 - 2016-10-24
2016-07-11 - 2016-07-11
2016-06-09 - 2016-06-26
2016-04-07 - 2016-04-07
2016-02-03 - 2016-02-23
2016-01-05 - 2016-01-19
2015-12-08 - 2015-12-16
2015-11-03 - 2015-11-12
2015-10-20 - 2015-10-28
2015-09-23 - 2015-09-30
2015-06-04 - 2015-06-04
2015-05-04 - 2015-05-26
2015-04-07 - 2015-04-21
2015-03-03 - 2015-03-30
2015-02-05 - 2015-02-24
2015-01-14 - 2015-01-29
2014-11-06 - 2014-11-24
2014-10-01 - 2014-10-28
2014-09-08 - 2014-09-24
2013-12-04 - 2013-12-11
2013-11-06 - 2013-11-27
2013-10-02 - 2013-10-30
2013-09-04 - 2013-09-24
2013-06-03 - 2013-06-03
2013-05-01 - 2013-05-29
2013-04-02 - 2013-04-24
2013-03-06 - 2013-03-27
2013-02-05 - 2013-02-28
2013-01-03 - 2013-01-30
2012-11-14 - 2012-11-28
2012-10-02 - 2012-10-31
2012-09-04 - 2012-09-26
2012-08-14 - 2012-08-30
2012-05-02 - 2012-05-02
2012-04-09 - 2012-04-17
2012-03-13 - 2012-03-28
2012-02-07 - 2012-02-29
2012-01-03 - 2012-01-31
2011-12-07 - 2011-12-21
2011-11-02 - 2011-11-30
2011-10-04 - 2011-10-11
2011-09-05 - 2011-09-27
2011-08-01 - 2011-08-31
2011-07-05 - 2011-07-27
2011-06-21 - 2011-06-28
2011-04-01 - 2011-04-07
2011-03-09 - 2011-03-23
2011-02-07 - 2011-02-28
2011-01-03 - 2011-01-31
2010-12-03 - 2010-12-14
2010-11-10 - 2010-11-23
2010-10-01 - 2010-10-30
2010-09-01 - 2010-09-29
2010-07-02 - 2010-07-02
2010-06-01 - 2010-06-29
2010-05-07 - 2010-05-26
2010-04-01 - 2010-04-29
2010-03-03 - 2010-03-29
2010-02-04 - 2010-02-27
2010-01-09 - 2010-01-31
2009-12-03 - 2009-12-19
2009-11-01 - 2009-11-28
2009-10-04 - 2009-10-31
2009-09-01 - 2009-09-30
2009-08-29 - 2009-08-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