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阿妞不牛
 
注册日期: 2009-11-07
访问总量: 7,419,67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与马黑商榷:川普的中东战略靠谱
· 新年献词:为完善伟大的互害机制
· 怎样过一个有意义的毛主席诞辰日
· 习帝如何进退?
· 共产党是狼还是羊有什么差别?
· 华为或许开启一台中共内斗好戏?
· 习大朝前走,高歌一曲信天游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神州今日:大习小戏新曲】
 · 新年献词:为完善伟大的互害机制而
 · 习帝如何进退?
 · 共产党是狼还是羊有什么差别?
 · 华为或许开启一台中共内斗好戏?
 · 中共否定文革与肯定文革一样可怕
 · 北京需要在香港重演六四
 · 习近平大位与川普挂钩
 · 任凭“疯狂宇宙”,习近平大位无忧
 · 川普是真爱习近平
 · 习boss 的南非荣誉博士为啥不宣传?
【神州今日:小习大戏连续剧】
 · 港人争公民权与美国黑人争民权
 · 贸易战中美双赢的必然结果
 · 从厉害国到被黑天鹅才一年
 · 马云对李克强直言的胆量何来?
 · 华为根本困境来自一个英国佬
 · 丢了包子,洪洞县有更好的货色吗?
 · 为什么习近平令人想到华国锋?
 · 从三鹿奶粉到假疫苗,一路走好
 · 毛之后中国无神?若有,真神是谁?
 · 李鸿忠被部下抢了锋头(疯头?)
【习大大戏万点红】
 · 习江胡并肩阅兵说明了什么?
 · 习江胡,京津试比高?
 · 杀了毕福剑,请回芮成钢
 · 对徐才厚的临终关怀
 · 香港在逼着习近平做邓小平?
 · 关于周永康案最简明的中央文件(草
 · 表哥来信:你造谣有术后果很严重
 · 习近平决定了周永康的命运之后
 · 老龙抬头被塔罩:东海识别区的要害
 · 中国惊天轮盘赌:习近平对周永康
【神州昨日:习大登场】
 · 要命的真话与真相
 · 对令计划及十八大前后经典八卦质疑
 · 习大拿下周永康后如何体现伟大
 · 习大的信仰是什么,有人在意吗?
 · 四中全会的雾霾谜底
 · 习大催开屍花把玩新时代的张铁生?
 · 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的讲话要点
 · 近平做小平之前要先做国锋
 · 一国两制大观园:占中与占台
 · “可教子女”:习大是文革坩埚里的
【神州异像】
 · 李鹏临门一脚篡党夺权!
 · 反台独等等都听党的话, 可这“人独
 · 李锐走了, 胡锡进同志有点懵
 · 看了流浪地球俺流泪期待下一巨制
 · 猪年提防狗叫,好好做人
 · 辞旧迎新的最佳民间智慧神话
 · 中共中央2019一号文件
 · 从刘强东桃色案看中国富豪的颜色
 · 毛孙不在朝鲜翻车团,但被压在五指
 · 可与吉尼斯纪录媲美的中国速度
【台海风云】
 · 香港给了台湾至少五十年
 · 给郭台铭贡献一个竞选政纲口号
 · 美国为何不能支持台湾独立?
 · 中共为什么不骂蒋经国?
 ·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说明什么?
 · 统不干独不敢vs独不干统不敢
 · 台湾的困境说明了什么?
 · 520给蔡英文一个忠告
 · 不共戴天仇敌之死,不堪忍受的胜利
 · 掰开包子吃菜:中国到底是什么
【中美关系】
 · 还抱基辛格这佛脚?
 · 中美贸易战:12月15号会不会再加关
 · 人民币贬值华尔街卖花圈的政治学
 · 中美关系黑洞:中国内战没完
 · 贸易战及终极决战, 这位台胞看得透
 · 懵!中美冲突最根本原因竟然是
 · 中美走向对抗,怪不得川普与习
 · 邓小平能摆平今日中美关系吗?
 · 台湾海峡煞疯景的美国佬
 · 从芬太尼看中美保持合作关系的另一
【江湖神州:江落石出】
 · 江胡习的江湖戏:姜还是老的辣
 · 江对胡锦涛习近平的胯下之辱
 · 江CORE 为何不适“可”而止?
 · 习如果要动江,必须趁早
 · 习近平抽刀断流,能动江泽民吗
 · 名不正而言必顺:中国的信仰
 · 江泽民是个好同志
【江湖神州:胡涛温饱】
 · 中共能通过互联网打赢信息战吗?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毛邓江胡选——统统叫胡选
 · 令计划发疯与胡锦涛折寿
 · 胡为胡不为?和小思小议胡锦涛
 · 令计划是这篇小说的原型吗?
 · 胡耀邦胡锦涛的二胡小调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感谢郭美美为雅安地震做出的贡献
 · 胡温政府最突出的遗产
【神州毛古:毛骨考古】
 · 怎样过一个有意义的毛主席诞辰日?
 · 五四与六四学生确实"愚蠢&quo
 · 从张铁生到崔永元
 · 搞不懂转基因就搞死它!
 · 理性思考知青运动的伟大意义
 · 去尽文明要素,剩下腐朽神奇
 · 鲁迅胡适与毛,真的值得细思量
 · 所向披靡的娃娃兵
 · 毛时代的“走后门”说明什么?
 · 美俄中 国人,谁最掌握毛泽东思想?
【神州鸟瞰:蜻蜓点水】
 · 好活不赖死,赖昌星是了不起的前辈
 · 乔石之女与李小琳的不同在哪里?
 · 科普:鸭梨与褐梨的差异
 · 台海两岸上流的嘴炮
 · 贺驻美使馆乔迁新址致崔天凯大使
 · 64坎坷到98高龄:共产党风云老人许
 · 人民日报关于薄案难产的社论“正气
 · 为中共的“精神分裂”叫好
 · 中共内斗的底线
 ·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中国梦”之方
【神州鸟瞰:鹞子抓兔】
 · 五四到六四:一个月时空错落
 · 喝了一瓶鸿茅,俺为这位蒋公后怕
 · 环球时报胡锡进被网友施暴
 · 从中领馆枪击案看黑名单之黑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冯胜平新作《文革人》值得关注
 · 蔡英文:很有全局观念的国家领导人
 · 黄灯警示:中国的脊梁所背负的昆仑
 · 最聪明的脑残:人大代表的残疾证
 · 难以承受的贵重与极为稀罕的贵轻
【神州远古:千年以贯】
 · 新发现:中国人民不想要皇帝啦
 · 为何苏联垮中共立—俄罗斯没太监文
 · 中国贪官为什么不怕死?
 · 千古奇文:日海军致丁汝昌劝降书
 · “珍贵”共产党的事业
 · 禁止老外学中文,违者咔擦
 · 图文并茂:孔子遗言出土!
 · 网友佳作:台湾的“自古以来”
 · 从李中堂到李克强:中国何时走出“
 · 四大发明外中国最伟大的文明遗产
【寰球鸟瞰:金蛋蛋】
 · 半岛终战协定,有必要中国签字吗?
 · 经贸杀台海紧朝鲜合作,川戏(习)
 · 核武来袭仍从容;夏威夷军民好悠闲
 · 不骗你,朝鲜核爆真的迫在眉睫!
 · 从海湾战争看美对朝打击之可能
 · 习被将军:给金三脸还是自己被打脸
 · 朝鲜局势的挑鬼卖与买鬼挑
 · 朝核荒诞现实与荒诞的“解决方案”
 · 两高丽棒子就把习近平打晕了吗
 · 朝鲜是今日世界最安全的国家
【川金蛋】
 · 从中美贸易战看金三的战略价值
 · 川金会的热闹与重要门道
 · 川金会还有会头吗?
 · 阉猪易,给金三去势难
 · 川普金三同台戏不爆炸也无突破
 · 朝核问题,谁先动手重要吗?
 · 金三胖的当量
 · 要准备朝鲜爆炸,而非爆炸朝鲜
 · 川习会后两人最重要的功课与白卷
 · 国际政治的恐怖常识,连川普都学得
【俄罗这厮】
 · 普京可同习近平做一笔好交易
 · 普京是中共不可容忍的现行反革命
 · 俄乌冲突是美国维系世界秩序的支点
 · 奥巴马同普京的田忌赛马乌鸡斗
 · 前临大海后有深渊;乌克兰局势没多
 ·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
 · 乌克兰局势:塞翁与马和渔翁
 · 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北极熊到双头
 · 乌克兰——无克之难,乌云之窗
【寰球纵览--一揽无鱼】
 · 汉奸吴三桂汪精卫与法奸贝当
 · 人性与国家民族以及国际关系
 · 国际政治高科技:老祖宗留下的土地
 · 整整八年过去,中共常委还来得及学
 · 与解滨商榷;美华如何美如何升华
 · 朝鲜台湾与中美关系本质变化 2
 · 现代国际政治的无解方程
 · 台湾究竟是谁的阿喀琉斯之踵?
 · 突然发现,栗战书是半文盲
 · 卡斯特罗之谜:大国夹缝与小国生存
【环球纵览:一篮有玉】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日本有必要为偷袭珍珠港道歉吗
 · 川普与克林顿:内政外交的承接
 · 著名美共党员打造的美式政治正确
 · 小石头砸大锅:土耳其击落俄战机
 · 俺最佩服的有钱有识之人
 · 美加华人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同性恋?
 · 美国高法同性婚姻判决与图灵的苹果
 · 什么是现代?
 · 美国日本未加入亚投行是二百五
【寰球仰视:月亮人看地球】
 · 在霍金面前我们都是残障人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公是万恶之源”:从兰德看川普随
 · 看图说话:川普的美国与习大的世界
 · ZT未来的穷人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
 · 希拉里必须上台的天理(图文并茂)
 · 默克尔能竞争联合国秘书长职位吗
 · 快评:彭博竞选,有望破局
 · 习出访中东三国:人们没看重的一个重
 · 超简明中国近现代史
【寰球横看成岭--成楞】
 · 与马黑商榷:川普的中东战略靠谱吗
 · 川普如果连任, 脑袋一定会爆炸
 · “无产者”的当量与资产者的本钱
 · 乌克兰人民让中南海极度失望
 · 马杜罗会得到上帝之手的救赎
 · 从对待祖宗之法看中美根本差异
 · 纽时聪明, 川普傻帽,美国壮大
 · 现代非暴力和平抗议集会的不同结局
 · 川普当选班农出局:弔诡的时代世界
 · 如何看待西方对中国的新认识?
【环球側看成峰--成疯】
 · 对暴行恐怖分子有“理解”必要吗?
 · 王沪宁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过时
 · 川普说中国学生是间谍吓死你了吗?
 · 川普白头鹰普京双头鹰,习成雕
 · 川普骂了中俄是流氓国家吗?
 · 加拿大华人超市可以拒绝英语服务吗
 · 只了解这一点是否就懂了伊斯兰教?
 · 给金三加油打气鼓劲的中国同志
 · 驴声若洪钟,世界必反华
 · 压抑啊亚裔!从福满猪到模范公民
【劲爆雷文:神州疯擂】
 · 中国唯一的一位伟大的共产党人
 · 习近平的一张知青照片很值得玩味
 · 天津爆炸真相大白:你能接受吗?
 · 令计划听谁的令,为谁计划?
 · 毕福剑的一剑封喉效应
 · 毛泽东的绝密文稿《我的自我评价》
 · 习近平“失踪”期间致中央常委与元
 ·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好得很!
 · 中国不会有茉莉花革命的九条保证
 · 国民党领导抗战,是胡说还是总书记
【劲爆雷文:五洲风雷】
 · 新加坡到底有多「专制」?
 · 为何战后戴高乐占领德国而蒋介石拒
 · 中日争斗的诡异:龙虎斗与龙虎盘山
 · 默克尔——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民主自
 · 人的尊严,是苏联垮台的直接原因
 · 美国债务危机的核爆炸
 · 油价250:谁赚五百二谁做二百五?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世界之涡中国之福:奥斯曼帝国废墟
【自选陈酿:神州大曲】
 · 大阅兵快评:天安门城楼好挤啊
 · 习近平的《邓小平》究竟说了啥?
 · 为托克维尔进入中国而兴奋欢呼
 · 薄熙来事件的看点:中共无阴谋,周
 · 百年辛亥两对冤家何时共和?
 · 赖昌星与邓小平:中国改革开放的两
 · 林彪是因为“忠诚”而被毛选为“接
 · 阿妞弹琴:《我的祖国》一株竹笋
 · 梁山伯与祝英台同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 逻辑与文明——从吴仪的一则传说谈
【万点老窖:神州惊雷】
 · 中国最严厉禁止研究的“科学”
 · 毛登辉:真正实话实说的中国人
 · 薄与习,中国人民做出了正确选择
 · 南海再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中国贪官贪图的是什么?
 · 十八大释放的两个超强烈信号
 · 胡德平同习近平私人晤谈记要
 · 妞眼看审谷--瞪大牛眼相信是真的
 · 中共要活,方励之不能死
 · “党中央再次拨乱反正”意味着什么
【万点陈酿:五洲风云】
 · 普京来京阅兵,是有看头滴
 · 中国报刊怀念齐奥赛斯库:哭吧!
 · 将独裁者送上断头台只要七天
 · 大家没想到的中国战后未驻军日本真
 · 乌克兰蝴蝶效应:美国衰落与国际失
 · 朝鲜危机结局:金大元帅完胜升帐
 · 这样的国家,不疯才怪呢
 · 卡扎非尊严体面地被活捉不被捕
 · 维权维稳维他命:新三维世界大片开
 · 穆巴拉克何去何从?
【自选陈酿:西洋红】
 · 暴乱暴乱,奥巴马如何维稳
 · 世界杯的杯具——黑马真黑
 · 美国是“最干净的脏衣服 ”
 · 冷战年代不朽的和谐钢琴插曲
 · 为何美国人平均寿命在发达国家中垫
 · 究竟什么是奥运最大的兴奋剂?
 · 西洋镜照中国:最长命的法西斯与西
 · 华裔美国人要醒悟什么?
 · 美国不好玩:忠告中国富贵少年留学
 · 邓小平如何用“信仰”赢得美国
【自选陈酿:小说大编】
 · 特殊年代普通人被俺弄成二品
 · 山伢子传奇5:山伢子成了山爷
 · 山伢子传奇4 救人要紧
 · 腊肉和玉米粒:知青朝花夕拾旧文重
 · 山伢子传奇3:割下耳朵喂狗
 · 山伢子传奇 2:山伢子的女人
 · 俺老公镀了土豪金:山伢子传奇
 · 博君一璨——万维征文获奖感言
 · 住宅小区守传达的胡锦涛清华同学
 · 大阔特阔之海一代二代
【湿兴大发:疯花打油】
 · 和曹雪葵老师给金川会凑兴
 · 圣诞节快乐!在北美的中国女人ZT
 · 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
 · 汪国真的诗有味道
 · 俺也来狠狠《乡愁》一把
 · 毛诞圣歌
 · 忽然想到西双版纳
 · 海边裸奔——题岑岚照并唱和
 · 一树秋风一树光
 · 甘草黄连忆江南
【湿兴大发:噱月作茧】
 · 红耗之智阉鸡知
 · ZT两首犀利无比的清明古诗
 · 茅台抗旱诗和鼻涕检讨书(旧作存档
 · 骑驴唱和曹雪葵迎韩国朴槿惠总统访
 · 唱和曹雪葵【七律】老顽童忆六一
 · 七律:纪念撒切尔夫人
 · 鸟诗侃鸟事:习大人治鸟国
 · 美西海岸杂感新年
 · 七律:云曲鹤步大漠孤烟
 · 【浪淘沙】秋雨(和雪葵兄大作)
【8964】
 · 六四,魂兮归来!
 · 六四不反毛,也就别骂邓
 · 64坎坷百岁风云老人许家屯
 · 什么是真正的六四精神?
 · 六四毁了苏联救了中共
 · 共和国卫士与六四持枪暴徒
 · 为了六四,世界公民都有权怒吼!
 · 不谈六四,莫问中国有无将士为国阵
 · 记念六四,勿忘“共和国卫士”
 · 呼应解滨:六四“平反”的意义与无
【愚乐鸽蛋集锦】
 · 紫薇出国记(有美图啊)
 · 胡耀邦值得念唱但搞不成交响乐
 · 雷锋伟大还是俺家的书记伟大?
 · 华盛顿同中国贪官都怕挨一刀
 · 散落世界的华人——新年献词
 · 俺神奇的祖国和故乡热烈庆祝中奖
 · 为了中国,向俺开炮!
 · 混账的华盛顿与英明的党中央
 · 六合彩八卦官司
 · 花五分钟说说五毛的事儿
【愚乐鹞子集锦】
 · 俺想起了自己的追悼会
 · 土包子和洋包子
 · 莫言获诺奖,谁有莫能言之苦痛?
 · 中共十八大胜利与否,关系我等小命
 · 没有了卡扎非的世界不好玩
 · 海鬼变海龟的得失
 · 邦声震国:“五不搞”太搞了!
 · 连战是六岁娃娃,还是夫子老朽?
 · 小习好球!
 · 响应习副主席号召,一起美化党史
【愚乐鸽鹞】
 · 习大朝前走,高歌一曲信天游
 · ZT 路边社记者采访特朗普
 · 海华的毛蒋或陆台情节
 · 神马叫反动?阿Q跟着神马飞
 · 中国驻南非林大使摊上大事了
 · 中国人智商不低情商太高
 · 我怀疑自己是神仙,你们很多都是
 · 去年在京高考落第,今年去四川混
 · 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和健康继续奋斗
 · 这样的骗子无罪---古老的俄罗斯寓言
【五味杂陈】
 · 抄袭在万维不犯法, 因为不要脸不一
 · 休博公告
 · 关于死多维的活记忆
 · 万维是否带有病毒?
 · 万维网友寡言博主辞世周年祭
 · 从中国“家”的说文解字谈海归
【自行删除】
 · 包子颂原装进口版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山伢子传奇5:山伢子成了山爷 2014-06-10 21:27:44

从劳改农场回来的路上,范健忍不住问秀妹:你如果怀上了山伢子的孩子,一定要想办法尽快跟他结婚啊。

秀妹说:看你这个书呆子,比我还猴急。山伢子碰都没碰过我,我怎么怀他的孩子?

“你不是在我家里亲口告诉大家的吗?”范健说。

我说了你是个书呆子。我那是跟我舅舅赌气,说给他听的呀。我当时瞪着你的眼睛说“煮米酒的”,哪晓得你傻筋一根啊。

秀妹,我服了你啊。记得要代替山伢子给我写信。

“山伢子还写书,怎么要我代替他写信呢。”秀妹狡诈地笑道。

“山伢子的书我可以帮他写,可是信就要你代劳啦,”范健也笑呵呵地回答。


范健上大学那天,秀妹来送行,带来了一瓦罐子甜糯米酒,她妈特意做的,还嘱咐他在火车上就可以凉着吃,吃不完到了学校还可以放半个月也不会变酸。山伢子他爹挑来一对箱子,就是湖南乡村老式的嫁女装嫁妆的红木大箱子,里面有分隔的套箱。他砍了屋边一棵酸枣树,请村里出名的俞木匠特地打造的。说范健他爸当年到省城念洋学堂,就是山伢子的爷爷亲自挑着这么一对书箱上路的。今天他就要挑着这担箱子送范健上大学。范健他爹连声说,就是就是。我当年是地主少爷,剥削欺压贫下中农,罪大恶极。今天你再送范健这样的箱子,我们就真的领当不起了,你再给他挑箱子,真的就让他再当地主少爷了。山伢子他爹说,

“老范啊,你就不要再说这样的官话了。官话那样说,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当年你读书用功,知书达理,你爹让我爹陪你读书,我爹大你好几岁,硬是跟着你学会了认字打算盘,土改就当村里的会计呢。我家八代没上过学,就我爹识字,我儿子写了文章出书,都是托你们家的福呢。人心都是肉长的,可是八字命运不一样。你看我们闹翻身,翻了这么多年,年复一年在山里翻红薯,水田里翻牛屎,有上顿没下顿,一个女娃还饿死了。山伢子还翻身到劳改队去了。范健还是上大学,你们夫妻很快也会平反官复原职的。你看中央坐牢的都回中央了呢。我们这么多年对你们不恭也不敬,都是上头的政策,不要记恨我们啊。”

“哪里哪里,”范健他爹说,“你们的关照和再教育,我们感谢都来不及呢。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说的好哇。”

范健他爹说什么也不让山伢子他爹挑担子送行。范健就接过担子自己挑。山伢子他爹一会就抢过担子。就这样,范健父子和山伢子他爹就三个人争争抢抢挑着这担红箱子,一路从家里到了镇上的汽车站。山伢子他爹还帮着汽车站的人把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客车顶上,用绳子扎妥当,盖好油布。范健在汽车窗口挥手告别秀妹子和母亲,还有父亲和山伢子他爹一个高瘦一个矮壮,赤脚草鞋,头上缠着黑毛巾头盖,两个烈日曝晒得像黑人,风吹雨打满脸皱纹的老农,朝他挥动两双青筋暴凸布满老茧的手,范健咬着嘴唇没有哭出来。


秀妹果然接连给范健来信了。她信中的述说,好事连连,可是有点离奇古怪。

首先是山伢子在劳改农场受到特别的优待。秀妹子去探望时,问他是否受苦了。山伢子傻呵呵地说,受么子苦哇,翻泥巴比范健上大学啃书本日子还好过呢。他说,监督他们那个小组劳改的是一个姓孙的大光头,长着一副特别的大耳朵。第一天,那人吆喝大家上工修湖堤,要大家带上细篾箢箕,因为是要挑稀泥。山伢子故意选了一对粗篾大孔箢箕,这样的箢箕挑稀泥会漏得空空的。那光头看见了,就朝山伢子吼道:你没长耳朵?我说了要带细篾箢箕挑稀泥!

山伢子瞪着他的光头,说:“我的耳朵是没有你这个龟孙的大。要不把你的摘下来换给我?”说着,动手就去揪光头的大耳朵。山伢子刚一揪住大光头的耳朵,大光头一下子就象被电击一样,跪在地上直嚎:山爷爷,求你啦,不要割掉我的耳朵!我不是你舅舅,我是你孙子好了吗。从此,山伢子就称呼光头“大耳朵龟孙”,大耳朵就叫山伢子“山爷”。

最离奇的是,这个大光头有时候半夜会捂着耳朵脑袋跑进山伢子他们睡觉的工棚,大声喊叫,山爷,山爷,我是你孙子,你不要割我的耳朵啊!山伢子和大家都被叫醒,莫名其妙。原来自从被山伢子揪过耳朵之后,大耳朵经常睡觉做噩梦,梦见山伢子拿刀子割他的耳朵。从此以后,任何人的耳朵只要被山伢子盯住看一眼,就会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护住耳朵,对山伢子毕恭毕敬,尤其是那些领头的干部们。不少人也跟大耳朵一样晚上做噩梦,梦见山伢子在他们睡觉时拿刀子割他们的耳朵。农场里谁都莫名奇妙地怕山伢子,尤其怕他看他们的耳朵,都叫他山爷。好多人都用缠头的毛巾把自己的耳朵严严实实包起来。有些戴帽子的干部也学样,不戴帽子改缠毛巾盖头包住耳朵了。孙光头找领导好说歹说,调到别的大队去了。山伢子,不对,山爷,就当了这个劳改队的组长。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吆喝大家上工,转发上面的命令,末尾只要加上一句:大家长耳朵没有,听清楚没有?大家们都不约而同摸一下自己的耳朵,齐声回答:都听见了,山爷!


秀妹母女和刀疤眼在城里开了“满屋香米酒店”,这还是秀妹外公创下的老招牌。城里老年人都还记得,很快生意兴隆。统战部特别关照,通知粮食局给了优质糯米“游水稻”和食油指标,税务局给了一年“爱国侨胞企业”免税优惠照顾。他们的家传“满屋香”糯米酒,有凉卖,有鸡蛋热冲,还有特别的油炸糯米坨和油碗糕,从早到晚小店满座满屋香。他们母女舅三人一天忙到黑,不能请帮工,因为当时的政策,还刚刚开始允许个体户,而且还只能优惠这样的海外关系“爱国侨胞”家属,不允许雇工,那叫剥削,是资本主义。这时候,母女舅三人都想起了山伢子:要是他不劳改,跟秀妹结婚,一家子开店多好啊。

刀疤眼自从一只耳朵被割掉之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白天用白毛巾头盖把割掉耳朵的那边包得严严实实,满得满头大汗也不在乎。晚上经常做噩梦,梦见山伢子要割掉他另一只耳朵。他经常半夜跑进秀妹母女的房间,跪在地上捂着脑袋哭喊:秀妹子,告诉山伢子,我对不起你们啊。你肚子里有了山伢子的娃子,是我让你们不能结婚在一起,山伢子不放过我啊。我宁愿去农场代替山伢子劳改,放他出来你们一起开店。山伢子不出来,他每天晚上都来割我的耳朵呢。我受不了啊。


秀妹她妈也跟着大哭。秀妹说,妈,舅舅,没有的事啊。我肚子里没有孩子啊。我当时只是激你一下子呢。不过,我们是要想办法让山伢子早点出来。这样吧,我们多劳累一点,把生意做的更好,赚了钱,找领导找关系,让他们给山伢子减刑,早点放出来吧。

啊,找关系,刀疤眼也明白了。他说,这只能找公安局啊。我认识的就只有龚副局长,他就是曾经带领我们基干民兵的军分区干事。山伢子没有判更重的刑,他应该是说了话的。对了,有一个经常来店里吃米酒糯米坨的穿军装的小伙子,好像就是他的儿子。

秀妹也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小伙子,穿着的确良布料的没有领章的新军装,军帽折成方方正正的像电影里国民党军官的大盖帽模样,总是歪戴着。他有几个哥们喊他龚油子。他有时候几个哥们一起来,有时候他一个人来,总是吃鸡蛋冲米酒和油炸糯米坨。他每每盯着秀妹看,要秀妹亲自给他炸糯米坨,而炸油锅往往是舅舅做。那小子长得干瘦,尖嘴猴腮扫帚眉,除了油里油气,秀妹子隐约感觉到他猴眼睛里有一股子邪气。想到这里,秀妹说,舅舅,你既然认识那位龚局长,就不要找他儿子了嘛。

刀疤眼说,我虽然认识龚局长,可是人家是大局长啊。他儿子毕竟是个小字辈,我们跟他交上了,让他跟他爸说话,要比我们直接去找人家局长顶用啊。

秀妹她妈说,你舅舅说的是。今后这个小伙子来,我们对他多客气点。


一大早这个龚油子就来了。秀妹她妈一眼认出,赶紧给他搬凳子擦桌子,问他今天想吃什么。龚油子说,外甥打灯笼——照舅。鸡蛋冲热米酒,两个糯米坨,要秀妹亲自炸的。

“好的好的”,秀妹妈忙不迭地答应。“鸡蛋米酒秀妹冲,糯米坨也让她炸——来四个好吧。”

秀妹端来了米酒。龚油子说,好香啊。

秀妹说,谢谢你夸奖,我们的米酒是叫满屋香嘛。

“我是说你人香呢,”龚油子猴眼盯着秀妹的眼睛,色迷迷的。

秀妹回盯着他的色眼,还是带着笑说,“我做米酒香,我男人做醋就不香呢。”

“谁是你男人?”龚油子毫不顾忌,指着刀疤眼问,“是那个炸油锅的吗?”

“你眼睛是这糯米坨做的吧,”秀妹没好气地说。“那是我舅舅”。

“那你男人在哪里?”

“在农场里。”秀妹说。

“哪个农场?”龚油子问。

“卫东农场”。秀妹回答。

“卫东农场?那不是劳改犯的地方吗?”


“小龚你好,”刀疤眼端着四个油炸糯米坨过来了。

“你认识我?”龚油子有点吃惊。

“对。我认识你爸,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刀疤眼回答。

“是吗?”龚油子问,“你怎么认识我爸的?他抓过你?”

“没有。”刀疤眼说,“你爸带着我一起抓过反革命。我原来是他手下的基干民兵。”

“是吗,”龚油子心不在焉地咕哝了一句,“抓什么反革命呀?”

“抓的就是秀妹的男人。”

“是吗,”龚油子来了些兴趣,转脸问秀妹,“你男人为什么要当反革命啊?”

“他也不是什么反革命,”刀疤眼接着说,“就是打架斗殴,被当反革命抓了判了劳改,这有点冤枉。你爸知道这个案子。”

“真的吗?”龚油子说,“我爸从不冤枉好人的。”

“就是就是,”刀疤眼接着说,“你爸是好人,好局长,我们都知道。我这个外甥女的男人,是个好人,就是脾气有点冲。他在劳改队表现也很好,听说现在还当了队长。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向龚局长问一下,他这样的情况能不能提早释放?”

“他判了几年?”

“判了两年,”秀妹妈赶紧插嘴,“已经快半年了。”

“那不只有一年半了,”龚油子说,“急什么嘛。”

“劳改队度日如年,你不知道吗。”秀妹忍不住说了。

“是啊,”龚猴眼望着秀妹,眼睛眨巴着,“是你想男人度日如年吧,哈哈哈!

“你说话像放屁!”秀妹立即回敬了他一句,转身走进里屋去了。

“开句玩笑嘛,那么大牌干嘛呀,”龚油子自嘲地说。

“就是就是,”刀疤眼赶紧陪笑脸,“我外甥女不懂事,刀子嘴豆腐心,小龚你莫见怪,莫见怪!

“哈哈,刀子嘴,豆腐,豆腐心,哈哈哈!” 龚油子一阵淫笑,“豆腐和米酒都好吃!我不见怪,见怪不怪!”

“不见怪就好,不见怪就好!”刀疤眼再次陪笑,“你先好好吃,慢慢吃!”

不一会龚油子吃完了,叫道,“秀妹,我吃完了,你要来收钱呀!”


刀疤眼赶紧过来了,连忙说,“不要你的钱,不要钱! 你喜欢就尽管来吃!对了,我们开店,你爸爸是我的老领导,还没来赏光呢。这里有两罐子秀妹亲手特制的好糯米酒,请你带回家给你爸爸尝尝。他喜欢,就叫他来我们这个店里坐坐,给我们带生意啊。”说着,就抱两个罐子塞到龚油子怀里,另外还有一个红布包,布包包得不紧,里面一叠十元钞票都露出来了:“这是一点小意思,给你做零花钱。”

“你们这样客气啊,”龚油子大大咧咧地说。“这米酒算是你请我爸的客,我帮你转送。这红包是不是秀妹给我的呀?”

“就是就是,”秀妹她妈和刀疤眼同声说。秀妹在里屋说,“是我男人送给你的。”

“好的,”龚油子说,“我就替你男人收下啦,不过还是要谢你秀妹子啊,呵呵呵”。

说完,龚油子把红包塞进口袋,抱着那两罐子米酒,摇摇晃晃出了门。


龚油子有两个星期没有露面。终于有一天来了。他骑着一辆紧俏稀罕的崭新的凤凰包链条女式自行车,到店门口一只脚蹬在地上,对秀妹说:我今天不吃了。你到我家去一趟,我爸跟你说话。

刀疤眼和秀妹母亲眼睛都放亮光了,一齐催秀妹,快去快去!秀妹妈赶紧又拿出两罐子米酒,叫秀妹带去给龚局长。刀疤眼还连忙包好十几个刚炸好的油砣和油碗糕,附带一个红布包,递给龚油子:小龚,多谢你了!这些也带回去吃吧。

秀妹子拎着这两罐子米酒和食品,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到了龚家——公安局大楼后面的宿舍区。龚局长住在一个两栋三楼单元的顶层一个三室一厅的套间。

进了屋,里面没有一个人。客厅墙上一边挂着毛主席华主席领袖像,另外一边是龚家一家三口的几个镜框照片。丛照片上看,这个龚油子长得既不像爹也不像妈:他爹有着一张吴法宪一样的大脸双下巴和林彪一样的扫帚眉,他妈脸型尖瘦,细眉细眼。可是仔细一看,这龚油子都有点像他们:娘的尖下巴细眼睛瘦脸配上了他爹的扫帚眉。客厅里有一个考究的独腿圆桌,秀妹把米酒罐和吃食都放在了桌子上。客厅里还有一个大沙发。龚油子要秀妹坐到沙发上。秀妹子从来没有坐过沙发,只在电影里见过。她一坐上去,说,这皮椅子好软啊。

龚油子嬉皮笑脸说道:你的屁股比沙发还软呢。说着就紧挨着秀妹子坐在沙发上了。

秀妹赶紧起身,说,这沙发我坐不惯。龚局长和你妈呢?

龚油子说,我妈在税务局上班,我爸等会回来。你先把米酒煮上,我爸回来会吃的。

龚油子领着秀妹进了厨房。秀妹就低头不语,认真煮米酒了。一会儿房间里就充满了米酒的醉人的甜香。龚油子说,好香啊,我都要醉了。

秀妹仍旧不搭话。龚油子拿出两个大腕,盛满了米酒,端到客厅圆桌上,对秀妹说,来来来,我们一起吃!

秀妹说,不是说等你爹回来吃吗?

龚油子说,他经常很忙,说不定不回来了。我们先吃吧。你的米酒难道不让我吃吗?

秀妹说,那你就先吃吧。我刚在店里吃过了。

龚油子仍然油嘴滑舌地说,你给我煮了米酒,就要陪我一齐吃。要不这米酒把我一个人吃醉了,你不醉就没有味道嘛。

秀妹不接他的话,只说,你就一个人吃吧。你快告诉我,山伢子的事,你爸操心了没有?

龚油子说,你看,你就只记着那山伢子。我对你这么好,你一点也不领情!

秀妹子说,对你爸和你领情,就是你们对山伢子好嘛。你爸到底操心了山伢子的事没有?

龚油子说,有我劝说,我爸当然操心啦。告诉你,我爸已经把山伢子调出卫东农场了。

“真的?”秀妹子眼睛放光了,兴奋地追问,“调到哪里去了?”

“到县畜牧局的养猪场去了。离卫东农场三十里。”

“为么子调那么远去养猪呢?”

“唉,”龚油子装模作样叹口气,“山伢子的事复杂啊。他在农场招人恨,经常威胁要割人家耳朵。劳改农场还打报告要给他加刑呢。我爸看你舅舅曾经是他带的民兵,加上我说情,就决定让他去那里跟其他更厉害的劳改犯一起养猪,不加刑。那里的劳改犯很多是杀人犯,一个比一个厉害。山伢子就不会逞英雄了,会好好改造吧。我看你秀妹一朵鲜花,就不要插在这样的牛粪上啦。”

“你们怎么这样啊,”秀妹蹬大眼睛几乎喊起来了,“这不是想法子折磨他吗?”

“我这是为了你好啊,”龚油子色眼痴迷地盯着秀妹,“你并没有跟山伢子结婚。跟我好,不比跟着一个劳改犯强吗?你还没有跟山伢子睡过吧。就是睡了,我也不嫌弃你嘛。”说着,一只手就抓住了秀妹的手,另外一只手就来摸秀妹的脸。

“你臭不要脸!” 秀妹站起来,一把推开龚油子的卤猪手。龚油子仍旧嬉皮笑脸,站起来隔着桌子两只手来摸秀妹的脸。秀妹拿起自己面前那碗滚烫的热米酒,对准龚油子张开的嘴巴和嬉笑的猴脸一把泼去,然后推开门就往楼梯下跑。她也没看一眼龚油子被热米酒烫一脸的光辉形象,也没有管他的像座山雕唱京剧样板戏一样的古怪嚎叫和恶毒下流的咒骂。甚至在一楼几乎把一个人撞到也没管,一路跑回了家。那个几乎被她撞倒的人,就是龚油子的爸。


当天秀妹就赶到了畜牧局的养猪场——叫远岸劳改队。刚进劳改队的大门,就看见山伢子跟着一群人挑着满满的一担担水淋淋的鳐扁草刚进门。那鳐扁草是当地湖泊里生长的一种类似海带的淡水藻类水草,通常用来做猪饲料。


这个劳改队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它不是监狱,也不是卫东农场那样专门实行管教改造的劳改农场,而是属于公安局领导畜牧局管理的一个种猪生猪饲养研究基地,同时负责为县政府招待所和机关提供鲜肉猪的生产基地。而这里的苦力工,除了少数几个正式的国家职工,就是县公安局负责从抓捕关押管教的犯人中“选送”。这些犯人,五花八门,从右派分子历史反革命到现行反革命到各类打架斗殴盗窃等“坏分子”,大多是重要不到正式判刑关监狱甚至枪毙,也轻微不到可以送到农场当农工,最关键的是因为各种“复杂因素”,没人没空去彻底处理他们的案件,而且这些人一般体格比较强壮,是优等劳动力。他们在这里的劳改没有任何期限。他们可以今天进来明天就走了,也可以跟周总理一样“活到老改造到老”。这个“远岸”劳改队,名字不错,一点都不冤案。他们在这里虽然不能自由出走,但是如果有人来探视,却也不比去劳改农场管制更严格。秀妹跟门卫讲明来意后,居然获准进到猪圈去自己找山伢子。


“山哥”,秀妹刚进猪圈,就听见一个络腮胡子大汉对山伢子喊叫,“你放下鳐扁草就快点跟我来阉猪。今天有好几头公猪要办呢!”

“魁哥,好咧。”山伢子答应着,一转身,看见了秀妹,“秀妹,你怎么来啦?”

“你来了这里,我就也要来不是?”秀妹站在那里没好气的回答。“这里好臭啊。”

“没有猪屎臭,哪来猪肉香,”山伢子笑咧咧地说,“范健还这样写过作文呢。”

“看样子你在这里蛮开心的啊,”秀妹揶揄道。

“我妈把我当屎一样在山上红薯地里拉出来后,这日子哪里都一样过。”山伢子说。“这里除了猪屎臭,不比卫东农场风里雨里挑泥巴苦。阉猪杀猪还很过瘾呢。你要不要跟着去看我阉猪?刚学的呢。”

“我大老远跑来跟你学阉猪啊?”秀妹更加没好气。“你能不能跟那个大哥说一下,我有要紧事跟你说。”


山伢子看出了秀妹有要紧事,就跟那络腮胡子打招呼,“魁哥,我婆娘来了,借我个光吧。”

“好的,”那魁哥很爽快,在一边独自把几头公猪摆弄得嗷嗷叫。在这些猪们的嚎叫声中,秀妹把龚油子的事全部告诉了山伢子。

“这个狗日的!”末了,山伢子对秀妹如此这般嘱咐了一番。“你哪天把他带到这里来,就说我要当面把你交托给他。”


不久之后,秀妹领着龚油子和山伢子在这个猪圈见了面,成就了龚油子的一个美妙人生插曲。


这段插曲究竟如何美妙,请大家现在预定门票。



前文连接:

俺老公镀了土豪金:山伢子传奇

浏览(1938) (2)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22:34:04
哈哈,金水桥博友,看你这桶凉水把俺浇得——成了《艳阳天》,还有什么写头看头啊。
不过,“阶级斗争”是挺复杂的。这韶山冲隔壁的不比韶山冲里面甚至世界外面的简单啊。
回复 | 0
作者:金水桥 留言时间:2014-06-11 21:32:15
阿妞怎么不搞政治,写起小说了。看着里面阶级斗争还挺复杂,快赶上“艳阳天”了。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39:02
谢谢敬丘!把俺追紧一点,让山伢子跑不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36:01
谢谢吴敬中网友!你的构思很有逻辑性,是懂棋道的行话。
但是,这个山伢子是不按常理干事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33:16
谢沐岚。秀妹子是个典型的湘妹子。她后面的故事传奇更多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30:34
哈哈,万沐,心急不能吃热豆腐啊。山伢子的故事经历了四十多年,俺争取在一年之内说出来, 好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27:13
谢马黑。俺让你这个不爱看小说看起俺的小说来了,这与其说是俺的小说功夫,不如说是因为你是家里人啊。
是隔了些日子,如果你能够接得上上文,那说明你记忆力真好,而不是俺的上文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功夫吧。
俺就这样磨蹭着,检验大家的记忆力或者俺刻烙印的功夫,哈哈。
(只要俺自己不忘记前面写了什么就行)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17:21:04
谢谢gugeren抢沙发。这沙发有点像龚油子家的,不舒服,哈哈。
俺鼓捣了一个多小时修好啦。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4-06-11 15:25:15
现在没乱码了,真好!一直在追山伢子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吴敬中 留言时间:2014-06-11 15:17:36
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俺还是憋不住小人了:骗那衙内过来,阉了?这可得十年八年的加啊。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6-11 08:37:11
终于又见山伢子了,秀妹子很泼辣的,性格鲜明,典型的湘妹子 :)
回复 | 0
作者:万沐 留言时间:2014-06-11 06:43:14
快出下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00:46:51
终于把那段乱码改过来了。原来是俺一段一段写的时候,微软中文设置有改变,跟万维系统不相容。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6-11 00:20:44
对不起, 我已经花了一个小时, 就是没有办法改正那一段乱码。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6-11 00:07:36
有一段时间了,要慢慢才接上前面的故事。好看,很乡土很有那个时代的味道。等着看下集。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4-06-11 00:06:41
打错了,是“中间有些乱码”。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4-06-11 00:05:36
看得不过瘾:中间有些乱吗。
回复 | 0
共有1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