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五四到六四:一个月时空错落 2019-09-04 14:21:24

五四到六四:一个月时空错落

  作者:阿妞不牛

2019/05/07 首发万维征文


  五月四号到六月四号,刚好一个月。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到1989年的六四运动,周而月始,差一个月,而且正好都是勾勾月,而不是圆圆满月。有道是,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这不是诗情画意。所谓纵观历史,漫长得不得了。短点就好说清楚记明白,因此俺这个一个月时差,大家应该能够忍受。

  一个月的故事,也还是有点长。俺尽量再简短,也是一篇长文。没法比俺的一篇短篇小说再短。耐不住的,换频道吧。

  干脆再从漫漫长河说起。


  人类起源与智人标志

  人类从起源到如今,说来话长,也可以很简短。以色列历史学家Yuval Noah Harari 尤瓦尔-赫拉利2012年出版了一本畅销世界的奇书---《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他只用一本小书, 就把homo这个叫人类的物种两百万年的历史娓娓道来。根据赫拉利的讲解,人类历史两百万年,可以这样简单明晰分为四个时期:认知革命时期,农业革命时期,货币革命时期,与科技革命时期。我把他的简史再简化一下,就是这样子的:

  homo 人类,从直立人算起,考古证据和研究证明有了两百万年历史。但是和我们现代人类真正相同的homo sapiens 智人,却最多只有十万年历史。而那两百万年直立人,实际上与其他猿类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智人真正区别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标志,是有语言来系统表达思维。而智人的这种思维,不同于直立人和其他任何高级灵长动物的脑细胞活动之处,在于一种特有的认知能力。这个对世界事物认知与表达能力之特殊在于,智人不但能够详细描摹看见的事物,还能够进行联想,而联想出来的,很可能并非真实的事物,也就是进行了想象思维加工,结果很可能创造出一个不存在的事物,也就是幻想,编造故事,甚至到凭空创造出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简单说来,智人的标志并非能够生火制造简单工具或者恩格斯所谓“劳动”,而是能够互相“八卦”,描述从来没看见过接触过耳闻过的事物和故事,能够画出甚至雕刻出一个比如狮头人身的物件。经典证据,除了一些更古老的洞穴岩壁画,就是这个在德国施泰德洞穴发现的距今32,000年的象牙“狮人”雕像。

Capture.PNG


  这个远在三万多年前的牙雕,除了出色的手艺,蕴含着智人的密码:逼真表述现实,然而创造出非真实的事物。前者我们今天称之为现实主义,理性客观:后者谓之浪漫主义,自由奔放。结合在一起,就是所谓现代人。这样的创造,也是智人互相交流的媒介,伴随着的就是高度发达的语言与特有的人类认知思维。这种语言以及思维和艺术,能够让其他人理解相信,或者害怕敬畏,或者怀疑,这是什么神仙还是玩意。这就是人类的认知革命。自由想象思维表达,理性浪漫,人类就这样与生俱来。在这样的认知革命发生后的智人,本质上就是今天的你我他,homo sapiens。也就是说,如果把一个大约十万年前的智人娃娃放在今天的北京,一生下来就作为革命接班人培养教育,他成为一个城管到国家主席的基因和基本条件与可能都存在。而城管到国家主席的差距,说小就是每一个人的基因生理只是极微小的差异,说大就是每一个人的生长环境到教育机遇几乎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差别再大,哪怕是一个智障儿,也是属于人类,而不能归属于动物园。哪怕是国家主席,也掌控不了哪怕半个世界,别说成为神。

  明白了这个两百万年到最近的十万年,后面的三个阶段都好理解了。农业革命,智人开始驯养动物为牲畜,驯化野草树木为粮食,让动植物按照人的意志要求生长,成为他们的主宰。而在同时,人类也找到了自己的主宰:天神。宗教由此产生,人类社会也依照这类想象产生秩序规范社会组织。人在主宰动植物生灵的同时,也开始让自己这样类似被主宰:酋长可以用部落的童男童女做牺牲敬奉神灵。酋长宣称神灵附体,子民就如同牲畜一样伺候供养他。这个历史时代并不短,也不太长,大约一万多年,甚至并没有完全过去。哪怕后来人类又有了一大想象与发明:货币,有了金钱革命,再到后来又甚至从嫦娥奔月的幻想到了真的登上月亮甚至涉足火星(科技革命),我们人类还是这样的homo sapiens. 我们把这都叫做文明与文明史。

  几百万年人类史简单说到这里,下面稍微详细一点,扯到


  1919年的中国与世界

  所谓中国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文明史,就不过是从北京山顶洞人(或许更早的广西柳江人)到了秦始皇帝一直到满清。也就是从会编故事会八卦,敬畏天神玉帝到皇帝官人财神菩萨的智人,到了农耕文明到了货币金钱文明,刹那间到了现代工业革命时代。而这个现代工业文明科技革命不是中国智人自己想象出来闯出来的。中国人和其他民族一样,很早就有了精湛(不是精甚啊)的工艺技术以及了不起的科学发现,但就是没有产生出自己的科技革命。大清国无论怎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中华智人与船坚炮厉的蛮夷,其实也就是非洲智人后代,也就是后来只隔了那么几代几百年,碰巧那场欧洲文艺复兴人文启蒙科技革命,山顶洞人后代没有脑洞大开而已。如果放眼几千年到两百万年,这就是不到一年几个月的落差而已。

  这个落差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说大,只要看看乾隆皇帝与华盛顿这两个同时代国家元首的真实肖像画,再稍微了解一下他们的话语思想,一个古人一个现代人,一目了然。说小,看看清朝大臣袁世凯的着装以及他给慈禧太后和宣统小屁孩跪安的模样,到他成为中华民国总统,与卑斯麦和沙皇几乎一样的戎装照。孙中山一介落魄书生,到剪掉辫子西装革领孙大炮,然后大清国标志男人的辫子女人裹脚几乎一夜之间没了。这证明大清子民与美国国民英王子民,并非智人与尼安德特人的差异,而是一样的homo sapiens.也就是说,人类任何文明文化差别,都不是种族差别。大家都是一个种:homo sapiens.

  对了,就是这么个说大就大说小也小的落差,导致或者引发了五四与六四。现代欧美人一样的中国人,就有着一样的智人智力,却有着类似于homo sapiens 和 homo neanderthalensis 的认知思维与行为差别。这也说明,人类不同文化文明差别,确实是某种根本性的认知思维差别。

  五四标志着中国进入现代,突厄地进入。山顶洞人突然成了现代智人。

  1911年辛亥革命,中国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从1911年辛亥革命王朝崩溃到共和国诞生,虽然有起义与革命,但是并没有历史上以及他国的血洗山河与万民涂炭,而是通过掌管皇家军队的大臣袁世凯与革命党领袖孙中山谈判妥协,休兵和平,交接政权,迫使清帝退位,废除王朝制度建立民国,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改制立国而非改朝换代。袁世凯并非简单摇身一变从满清大臣成为民国总统。他的实力权位加上对国家大局世界潮流的认知接纳,令暴力革命转变为宫廷政变结合,停止杀戮或者至少大幅减少生灵涂炭,实现的是一个千年王权国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改制革命与建政。

  中华民国三权分立政体结构,效法于一个远在地球另一面,在世界知名度都不那么高的美利坚合众国。这说明孙中山这个在美国殖民地夏威夷呆过的大炮,虽然并没有在武昌起义指挥发炮,但是他的认知与见识呼号对于国人扩散影响力之巨。他的革命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革命后并没有把满族统治者与旗人驱逐至外兴安岭,更没有将其灭族为奴。这另外显示出一个内涵:辛亥共和革命不同于包括太平天国在内的中国历史上一切造反革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认知革命。妥协谈判取代纯粹的狡诈阴谋残酷报复你死我活,烽火狼烟尸横遍野打斗,士兵草民第一次被争雄天下的英雄们摆到了人的生命价值考量位置,而非纯粹工蜂兵蚁。而这就是自从晚清维新以来,西方近代现代人文人本人道主义以及其他诸如公民共和民主文明理念,被中国精英吸收传播发芽,形成与金田聚义太平天国造反以及义和团迥然不同的景观结果。

  经过短暂的辫子军闹复辟以及袁世凯做83天皇帝,共和政府政制得以继续。男人辫子女人小脚顿时消失。军队警察公务员从着装到基本制度立马改观西化现代。连城市消防车也立即出现。大学与民间报刊兴起。从民主自由华盛顿林肯,到拿破仑卑斯麦巴枯宁马克思列宁,到国学释道儒,各冒各的泡,新文化运动热火朝天,老学究照样可以知乎也者,西装马褂旗袍短裤国民随意。总统总理虽然是在北洋军头之中轮流转马灯,国家也并未真正一统,总统统辖不了三军,总理理不了他鞭长莫及的事政。但出奇的是,这个新生共和国不但保持了垮台的清帝国之基本疆域和主权,从俄国手中夺回了蒙古,从英国手中争回了西藏宗主权,和日本也还保持对等外交,还敢于出兵蒙古到出兵西伯利亚武装护侨,却没有与任何国家发生正式战争。还从宣战万国到被八国联军痛宰的大清,到主动参与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派出30万远征欧洲的“支前民工”,并令人难以置信地成为了战胜国之一,还目睹了一战对手西邻奥斯曼帝国的彻底崩溃。这一切就在乱纷纷的民主共和扯皮吵架甚至未遂兵变闹剧中出现了,而且从武昌起义起不到十年时间!

  别说中国自己千年历史的改朝换代,就是同历史时期的法国大革命俄罗斯革命,甚至美国独立战争南北战争来参照,都能清楚看到,中国的这次共和革命,是何等的少血腥残暴,多文明智慧!中华民族,就是这样几乎一下子从老朽古董三跪九磕头的满清帝国,到站起来与人握手的东方新的国家民族!这个不到十年的年代,是何等惊人辉煌!而成就这些的“总统总理”们,如今甚至当时都名不见经传,甚至背负着“北洋军阀”“卖国贼”的骂名。他们也确实都不是什么伟人奇才英杰。但是他们确实是当时中华民族接受过西方教育培训,是晚清以来睁眼看世界获取了新的认知能力的国家民族精英。恰好这个中华民国的新的架构制度,尽管不完善甚至很简陋可笑,使得他们不能像过去的帝王一样思维行为,而不得不试探进行现代国家与新的文明世界政治家们的运作,在现代世界折冲樽俎,尽量协调满足国民要求执政施政,在一片灰黄甚至满目苍夷的古老土地上,治理一个新国家。成就辉煌也没什么好炫耀,但是留下的灰黄与创伤苍夷,他们的责任跑不掉。很简单一个道理,你们不是过去打江山为自己的帝王将相,你们是民选的公仆,哪怕你是贿选上台的,也是你自己要求拉这趟车,做这个牛马的。

  这就是五四发生的基本时代背景。是西方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的思潮传入中国,引发的至少是一部分中国知识与权力精英的认知革命。国家叫民国,就不再是帝王私家产业,而是国民的国与家,国家天下大事,就是国民之事,政治,就是众人之事。


  五四发生了什么?

  先看1919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件。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举行的巴黎和会中,列强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消息传来,知识分子与青年学生极度不满。

  要清楚为什么冒出一个巴黎和会,以及山东问题,以及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会什么一下子怒发冲冠,火冒三丈,先不得不大致了解三件事: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十月革命,以及电报这玩意。

  辛亥革命之后不到三年,中华民国从临时首都南京到定都北京,总统从临时工孙中山转手到合同工袁世凯,再到袁世凯撕毁合同做洪宪皇帝,再到举国讨袁,孙中山建立革命党再谋大位大业,再到北京政府走马灯换总统总理,世界上发生了更大的事情:船坚炮利曾经痛打大清的欧洲国家,那些大英帝国的皇亲国戚姑丈舅爷互相大打出手打群架了!这样远在天边的变局,由于通讯革命电报的发明以及世界范围的应用,加上世界范围出现的新闻报纸信息自由传播,中国立马与这些世界风云挂上了钩。中国的总统再不像乾隆慈禧万岁爷那样信息闭塞不知地球方圆,知文识字的书生也就真正开始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欧洲列强打群架,真的关乎中国的国事甚至国运!这不是什么中国人觉得英国女王漂亮,德国和奥斯曼大胡子难看,要出来挺谁。而是形势是这样子的:

  别忘了辛亥革命爆发大清倒台的背景历史,是腐朽的大清被欧洲与俄国日本列强像腐肉一样啄食,连民主自由共和立国的美利坚也进来插了一杆子。他们都在中国有着租界和治外法权。中华民国继承大清获得国际列强承认,获得承认当然就有条件:继承疆域主权也要继承条约义务与债务。包括一系列大清与列强的不平等条约,就都没法去废除。日本率先加入欧洲大战,对同盟国宣战,主要目的就是抢夺德国在中国的地盘。中华民国如果袖手旁观,日本与他的俄英美等协约国盟国都会借机打击同盟国德国等在华利益,如果真要中立,就类似于当年大清让出东北给俄国日本做战场,甚至比那还要惨。如果为了阻止抵抗日本对中国的侵犯而加入同盟国,作为同盟国的德国奥斯曼等都远在西域,而协约国的日本俄罗斯和控制印度西藏的大英帝国就在家门口甚至家里边。他们可以趁机在中国大打出手长驱直入。情绪化的中国人怎么也不会去想到与俄毛子日本鬼子来结盟,而理性选择,却是要和这么一帮子蛮夷强盗参合进去,帮他们去打几乎毫不相干的德国佬奥斯曼鞑靼甚至什么保加利亚农蛮子。

  北京政府的段祺瑞很精明。他主张中国加入协约国一方参战。除了上述理性分析,还判断了同盟国实力不敌协约国,中国能够押宝赢。但是议院反对。最后还是通过了决议,在1917年8月战局已经显示同盟国大势已去时,北京政府正式对同盟国宣战。但是中国没有发兵,而是派出30万劳工奔赴欧洲前线。这30万华工有十分之一死于异国他乡,换来了中国的“战胜国”地位。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既然中国在一战处于中立,并正盘算加入同盟国,中日一下子成了准盟友,居然还做了这么一笔私下交易:1915年北洋政府暗中支持日本,趁德国自顾不暇,允许日本出兵夺取了德国在山东的所有权益。因此,日本和中国一起坐在“战胜国”桌子上,日本接收德国权益,似乎就像完善一项私下交易的公证手续。

  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孙中山在袁世凯称帝后讨袁,后来也就不承认北洋政府,组建中华革命党。北京政府对德国宣战后,孙中山以段祺瑞宣战违反中华民国约法为由,组织“护法运动”,在广州正式反对北京政府。

  可是,突然间,这个除了讨平太平天国逆贼以来从来没有跟外国打过胜仗的国家,成为了一个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国民一下子兴奋得懵逼了。而做出这个决定导致中国成为战胜国的北京政府,却立即陷入了焦头烂额的“胜利成果分赃”的艰难处境。巴黎和会,宰割战败国分赃,要割地赔款,可是中国这个战胜国自己的地还要被人家割去,而且割走的是山东,孔夫子的故乡祖业,要割让给日本人!于情于理,是可忍孰不可忍!皇帝老儿如此做,也要造反了!

  5月4日下午1点,北京大学等十三所院校三千余名学生汇集天安门,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提出了“外争国权,内除国贼”、“取消二十一条”、“拒绝合约签字”等口号,并在集会上宣读了罗家伦起草的,《北京学界全体宣言》:「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国亡了!同胞起来呀!」。然后,总指挥傅斯年扛着大旗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队伍随即向东交民巷使馆区进发,学生代表求会见四国公使。仅美国使馆人员接受了学生的陈词书,英法意使馆均拒绝接受。在“外争国权”而不得的情况下,队伍中喊出一句:“去找曹汝霖算账去!”矛盾遂转向“内惩国贼”——学生开始向位于北京长安街东端之北的赵家楼曹宅所在地移动,一路上高喊「收回山东权利」、「拒绝在巴黎和会上签字」、「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宁肯玉碎,勿为瓦全」、「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还我青岛」等口号,并且要求惩办交通总长曹汝霖、币制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下午两点多钟,大规模游行队伍到达曹宅,发生暴乱,痛打了在曹家串门的章宗祥,并火烧曹宅,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随后,军警给予镇压,并逮捕了学生代表32人。

  这就是“五四血案”。后续就是所谓“五四运动”。

  学生游行活动受到广泛关注,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和支持,抗议逮捕学生,全国工商界罢工罢市,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务农人员。北京政府颁布严禁抗议公告,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镇压。但是,学生团体和社会团体纷纷支持罢工罢市继续抗议。

  6月,由于学生影响不断扩大 。3日,北京数以千计的学生涌向街道,开展大规模的宣传活动,被军警逮捕170多人。学校附近驻扎著大批军警,戒备森严。4日,逮捕学生800余人,此间引发了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6月5日,上海工人开始大规模罢工,以响应学生。上海日商的内外棉第三、第四、第五纱厂、日华纱厂、上海纱厂和商务印书馆的工人全体罢工,参加罢工的有两万人以上。6日、7日、9日,上海的电车工人、船坞工人、清洁工人、轮船水手,也相继罢工,总数前后约有六、七万人。上海工人罢工波及各地,京汉铁路长辛店工人,京奉铁路工人及九江工人都举行罢工和示威游行。

  6日,上海各界联合会成立,反对开课、开市,并且联合其他地区,告知上海罢工主张。通过上海的三罢运动,全国22个省150多个城市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6月11日,陈独秀等人到北京前门外闹市区散发《北京市民宣言》,声明如政府不接受市民要求,「我等学生商人劳工军人等,惟有直接行动以图根本之改造」。陈独秀因此被捕。各地学生团体和社会知名人士纷纷通电,抗议政府的这一暴行。面对强大社会舆论压力,曹、陆、章相继被免职,大总统徐世昌提出辞职。6月12日以后,工人相继复工,学生停止罢课。6月28日,中国政府代表顾维钧等人没有在和约上签字。

  到这里为止,我们看到的历史真实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以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为首的民族精英,第一次把国家当成自己的,把政府也当成自己的政府,行使抗议反对政府决策行为的合法公民权利,要求政府守护好自己国家的疆土利益;也是第一次以基本和平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诉求,要求自己的政府代表国家民族为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在世界争取正当权益。而这正当权益的定义是符合当时国际法与国际民族主义和民主自由共和潮流的,不是过去肉食者谋之的帝王之间的势力与领土争夺。

  另外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是中国的政府在努力按照新的时代与国际潮流以及法律规范做事。允许了和平示威游行,按照法律抓捕惩罚了火烧赵家楼的暴力不法行为分子,没有以“反政府就是叛国犯罪”来行事。动用了水龙头对付失控的游行示威群众,但是没有出动大规模军队武力镇压格杀勿论。事后总理还当街下跪,以求平息民怨众怒。最后在国内民众压力下外交官拒绝在国际不平等条约上签字。

  这两条,在国际上体现的是中国与中国人完全不同于原来满清的思想行为与形象(想想顾维钧与李鸿章仪表言行比较吧)。也是英美等西方国家看到了一个出乎他们意料的,一条开始变得像他们国家国民类似的现代中国龙。

  但是,这些热血加智慧,却几乎没有换来任何实质性成果。因为拒绝在合约上签字,本来在巴黎和会中,顾维钧慷慨陈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之以义使得列强答应接受的中国这些重大要求,全部付之东流,一条也就没有兑现:

  一,废除德国和奥匈帝国在华特权,包括领事裁判权;

  二,中国停止向德奥支付庚子赔款,对俄赔款暂缓,其余国家赔款参考美国做法,赔款转为在中国兴办教育基金。

  三,德国对华赔款8400万元,德国军舰赔给中国。二与三一停一入的赔款,就相当于当年北京政府财政收入的三倍。

  四,日本同为战胜国,态度强硬。因此德国在山东的经济权益仍归日本,但是山东主权明确属于中国,不是租界,更不是殖民地。

  并非所有国际强权都喜欢中国学他们样“文明进步”。日本与苏俄尤其如此。对于日本,像他们一样走向明治维新的中国是噩梦。对于沙俄苏俄,腐朽满清是好下饭菜,满清垮台沙皇也垮台,苏俄要同时继承沙皇与大清慈禧太后的祖业,他们才是真正的成吉思汗继承者。日本与苏俄的影响,在这时候的中国,已经大大超出孙中山所了解传播的美国式民主共和理念。因为在一战后的格局,中国人看不到英美的力量以及对中国的助益甚至关注。实际上巴黎和会顾维钧获得了英美同情支持,才有了那个被考虑接受的中国四点清单。但是中国自己没有签字,废了。威尔逊这个书生,正在全力以赴在欧洲组建他的理想世界秩序“国联”,理想很美丽,现实很骨感。美国要在欧洲与日本这些列强中玩平衡。一个看起来依照美国宪法建立的乱糟糟无序的“新中国”,对美国没有大的新意。五四青年玩的“民主科学”旗号,无论怎么符合美国理念,实际上中国人了解与鼓吹的内容,大多是欧洲俄国日本版本,是以新型民族主义到马列主义到无政府主义为核心的。

  五四爆发口是中国作为战胜国,却把应该从战败国德国手中收回的利益,交给了日本这个刚刚暴发就欺压侵略中国的宿敌。甲午海战鸦片战争等“国耻”,其实国人并没有那么与大清王朝一道分享耻辱。满清割让台彭,几乎没一个子民哭号。建立民国后,这份耻辱被继承了,因为这国家是民众民族自己的了,就成了真正的国耻。

  有了新的认知的中国人有了一个新特点:容易发怒。因为继承并感受到了大清的“国耻”,加上新旧中外对比反差太他妈的大!更因为他们有了发怒的权利与自由。布衣一怒,天下缟素!同时,政府与民众的职责分工与视野,也不一样。八国联军把慈禧宣统老少赶出京城,子民没什么亡国不亡国,大不了剪掉辫子跟着洋人留大胡子。如今山东从德国转让给日本,这就是老子们的土地家园了,老子孔子的家国!至于什么满蒙,北洋政府如何管,教授与学生几乎没留意。谁也没当回事。列宁的苏俄就来了机会了。因为他们就是这么一帮子布衣草民,在口若悬河的导师指导下,一怒而起,“当家作主了”的!

  因此所谓五四运动,根据国共两党难得一致的说法,就前后延伸自1915年中日签订《对华要求》到1926年北伐战争这段时间。苏俄日本为了满蒙以及对中国更大更深的利益谋求,都利用孙中山削弱打击北洋政府,最后孙中山选择了苏俄。中共在国民党里借壳生蛋孵化。中国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反思及批判传统文化,打倒孔家店,追随「德先生」 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探索强国之路的新文化运动的继续和发展,胡适之这类欧美自由派曲高和寡,李大钊陈独秀张国焘毛泽东科盲们的苏俄式革命与“工农民主”甚嚣尘上。

  五四事件以及后续,北京政府声名狼藉。新文化与前所未有的新闻与思想自由继续扩散,新旧武化势力也就趁机占山为王。孙中山声名再次鹊起,共和被正式的革命党取代,苏共也正式在中国下崽。

  1921年中共在苏俄特派员指导监督下正式成立。1924年4月19日,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和秘书毛泽东联名发出通告,第一次要求各地的党团体的组织展开“五一”、“五四”、“五五”纪念和宣传活动。纪念五五(马克思生日),目的在于传播马克思主义。由于国共都是在苏俄扶助支持下讨伐“北洋政府”,整个的五四运动从此从民众与政府共同磨合尝试共和制度,转向二次革命再次造反。秀才打不过兵,智识不敌愚昧,文明不敌野蛮,共和婴儿死于老而不朽之手,国共最后胜利,枪杆子里出政权。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北洋政府”就成了军阀卖国政府,五四运动,就成了国共两党甚至到如今两岸认定的“反帝反封建,兴科学要民主争自由”爱国运动。

  其实五四当天的事件,学生市民爱国,享用自己的民主自由表达公民权,以及对家事国事天下事指点操心是真的,但是后来完全不是这回事。道理其实很简单:五四运动搞垮了北洋政府,但是中国“反帝反封建科学民主自由”胜利在哪里?为什么国民党领导抗战胜利还被共产党一下子打跑?为什么“五四先驱”的共产党七十年后会来个更残暴惨烈的六四镇压?

  虽然爱国因素与激情不可否认,这个国共两党后来杜撰的所谓“反帝反封建科学民主”作为当时五四的旗号,矛头对着北京政府一点由头都没有。

  反帝?当时的所谓帝国主义强权,并没有在辛亥革命之后挥师侵略进攻中国,包括日本也没有继续与中国交战武装侵略,而是首批正式承认中华民国的国家。沙俄到苏俄倒是明目张胆要分裂吞并蒙古,控制新疆,和日本人争夺满洲。北京政府倒是很麻利地利用国际局势,取得了国际上对中华民国继承大清帝国疆域版图主权的承认,保住了蒙古和西藏的至少名义上的主权。而蒙古西藏新疆甚至满洲,被沙俄苏俄大英日本凯觎到控制,最根本原因除了这些帝国的野心,是这些满清帝国的藩属领地从来就是对大清皇帝并不忠心的外族控制,满清东北老家早就让给俄国日本去打仗了。而新的闹哄哄的北京共和政府,什么总统总理在他们眼中还不如紫禁城的帝王威严。如果口号是列宁的“反帝国主义”,他们不是完全可以用来反北京中华帝国吗?而北京政府的内外折冲樽俎,既没有对内使用过去皇帝的征剿,对外也是有理必争,有力就出手。没丢掉满蒙藏啊。引进苏俄马列主义并组织中国共产党的李大钊陈独秀们,倒是一直鼓吹“民族自治民族独立”呢。

  事实上,李大钊们就是拿了卢布,为蒙藏疆独立开路的带路党。李大钊是中国最早的苏俄革命鼓吹者,是中国共产党的真正创始人,也是中国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也是在国共第一次合作、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期推翻北洋政府的主要角色之一,同时确凿证据确认他是共产国际的成员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1927年遭到逮捕,因里通苏联颠覆中国政府遭张作霖控制的北洋政府判处绞刑。他宣扬共产主义思想学说,甚至鼓吹在中国进行苏俄式革命,都一直享有他的思想言论自由。直到他从文化人变成里通外国武化分子,才被抓捕处决。这说明北京政府对苏俄野心是觉察认识防范反对的。如果按照列宁创制的“帝国主义理论”,北洋政府是反帝的。李大钊则是通帝通敌的。孙中山也是。

  反封建?北洋政府所作所为都是大清遗老遗少?苏俄继承的沙俄专制扩张是真民主自由?要科学?北洋政府反对和禁止科学研究学术自由了吗?

  五四前后中国知识分子与知识青年对民主自由科学的追求,反陈腐孔教,创导追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以及学习传播西方各色思想主义,都是中国人开始新的认知革命,其积极意义作用不可低估,更不能抹杀。胡适鲁迅们并非如此针对与反对北京政府以及他们的一切作为。他们针砭时弊与民族文化痼疾,是唤醒国民,开启民智,与新共和制度下真正民主自由民富国强是并行不悖的。五四游行以及随后抗议活动,都是有了基本公民意识与权利的中国人行使共和国家公民权利, 追求言论表达新闻集会结社自由的尝试。但是要指出的是,北洋政府的举措也是基本符合一个共和国家政府规范的。除了中共,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报道或者记述1919年五月四日这次事件是令人发指的暴行或者暴动。这是一次后来世界上真正自由民主国家几乎司空见惯的民众抗议与政府的冲突互动。客观地看待那一天的历史事件,会发现这是令今日世界都惊叹的,中国人最早的一次正当行使公民权利与国家公权力被制约,作为初生共和民主婴儿,国民与国家政府,这第一声啼哭喊叫是令人惊艳而不是惊恐。哪怕这样啼哭叫喊三百次五十年,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就一定会成熟长大,不会有哪怕一次长春围城雪白血红那样的血腥残酷恐怖杀戮。

  可以说,从孙中山袁世凯段祺瑞,到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蒋介石,到胡适鲁迅等等,直到五四以及后来的有志青年仁人志士,都是在寻找中华民族出路与光明。可以说当年时代的他们,没有一个是恶魔,更不是傻帽。他们接受怀抱的理想志愿,没有一个是要复辟大清王朝或者把中国带进地狱,而都是在黑暗的中国之外的世界寻找光源,向那些先进发达强大的民族与国家学习,包括向侵略欺负中国的敌国学习。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们没一个是这样的恐怖分子,反整个中华民族反人类,要做人肉炸弹毁灭中华与人类世界。我到今天还可以相信他们都是立志把中国带进光明,甚至天堂。

  问题就是这个天堂梦,把中国带进了地狱。苏维埃成了主导中国的天堂梦。苏俄成了主导到主宰中国命运的北极熊,中国人从想吃熊掌到了落入熊掌。也并非没有一个知识与权力精英能够事先看见这片血海,这个陷阱。一个鸳鸯蝴蝶的诗人作家徐志摩,在1925年到苏联溜达了几天,就写下了如今让包括俄罗斯人到几乎整个世界都震惊的经典报告《欧洲漫录》。他报道了亲眼所见的苏俄布尔什维克革命后的痛苦凄惨萧条民生,看破苏维埃政权的蛮横残暴与狡诈欺诈,掩盖真相制造假象愚弄民众欺骗世界,写下了这样经典的话语:

  “人们不根本悔悟的时候,不免遭大劫,但执行大劫的使者,不是安琪儿,也不是魔鬼,还是人类自己。莫斯科就仿佛负有那样的使命。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山,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要实现那血海。”

  权力精英们,也不是完全没听到或者不懂徐志摩这样的文人的话。但是他们也被徐志摩说中了:他们决定要实现那血海,因为是他们在带领中华民族上天堂,先把他们引诱驱赶到地狱集合。

  真正令人痛哭的是,这个共和民主初生儿,被狼奶一直喂大,不但把中国带到后来的连年血腥内战,而且最后带回到一个远古秦朝井田制的毛中国。民主自由科学,除了原子弹科技人员,统统进了劳改营。就连他们也不过是被使役的高级特殊工匠。饥荒愚昧赤贫恶斗大整肃,子民成年累月整天被“运动”,万家墨面遍地蒿莱,山光岭秃,成为了伟大领袖的辉煌。中国人在现代世界新文明大潮流大革命时刻的认知革命,就这样再次被革掉了命。


  于是就有了七十年后的六四

  1989年的六四之前还有一个重大的天安门事件:1976年的四五运动。血风腥雨凄风苦雨几十年的毛民,包括毛的干部忠臣,在周恩来去世时找到了一个宣泄机会:把一个毛的近身搭档与宿敌,当作新的圣像来表达对毛始皇的愤恨。结果是遭遇到“工人民兵”无情镇压。连着1919年的五四,这三个天安门事件,都是中国的执政者用暴力镇压以学生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和平集会民众。镇压的暴力与血腥程度则与时俱进。这三个血葫芦,被一根古怪的钢丝串起来:100年前的“闹事份子”的主体,是后来年代施暴的执政者或其先驱;而最后一个也是最残暴凶狠的镇压者,是1976年的被镇压的示威抗议者所同情支持和寄予厚望的代表人物和势力。而就是这个势力,一直教育我们当年北洋军阀如何残暴残酷残忍对待和平请愿游行示威的爱国学生与群众,一直以“五四爱国学生运动”的发起者组织者身份自居,一直到今天还特别要求大学生继承与发扬五四“爱国爱党的革命传统”,绝对不允许闹事游行反政府,严禁妄议中央,包括腹诽肚议!

  1989年六月四号,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如果去问习近平,什么也没发生!李鹏邓小平比较诚实。他们告诉我们,那天发生了反革命暴乱!规模还特别大,远远大过了五四!好家伙,一个三千余学生的游行示威就成了把北洋军阀政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铁板钉钉,被上百万学生群众聚集天安门广场旷日持久静坐绝食抗议的政府,倒是无比伟大光荣!六四有没有火烧赵家楼?只关死了一个赵家人!还绝对不是学生们干的!如何对付这些反革命暴乱分子的?去镇压反革命暴乱的人民解放军官兵英烈,是如何被纪念的?

  五四集会游行请愿本身对北洋政府其实并非致命威胁。新文化运动也不是。广大参与游行示威的知识分子与学生,其实也并非整体笼统反对北京的中华民国政府,更不是反对这个新生的共和制度与国家。他们和北洋政府,都不清楚后面的真正苏俄黑影黑手。而1989年学运的发生,倒是共产党的爷们深切地感受到了党国的危机。自从孙中山引进的那个美式共和幽灵,在世界与中国转悠近百年后,真正回到了慈禧太后身边。五四新文化鼓吹的“自由民主公民权”,今日慈禧太后远远比当年的徐世昌段祺瑞更难招架。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诉求与绝食游行,没有任何公开反对共产党的口号,也没有什么抗击外国侵略救亡图存的口实。甚至没有什么大名鼎鼎的思想家宣传鼓动新颖独特的意识形态。无非是立了一个纽约自由女神的模拟像。这一点几乎完全与五四不沾边。他们和1976年的四五运动非常类似:借助一个形象开明而被整肃的中共前总书记的去世,来抬棺集会,锋芒直指控制共产党的元老集团。含混矛盾的思想与诉求口号,反映出来的是中共执政以来制造的一切天怒人怨,包括对共产党高层内部一个稍微表露出些许人性通达而博得民众好感的领导人,被整肃打压的凄惨下场,联想到这个集团的毫无人性指望的绝望!他们绝望到迷茫,而迷茫悟出清晰: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要个什么政府甚至制度,要谁来当国家领导,但是共产党过去的所作所为,没一条道理说得通,没一件事见得阳光!

  四五,六四和五四的根本不同在于,五四是学生市民合法行使政府承认的公民权利开端,而四五和六四,是在完全没有什么公民权利与自由的统治下,学生市民打着共产党的红旗抬着一个共产党死人做圣人来集会,在没有自由集会机会的铁壳下找到一个由头一条缝隙,宣泄抗议。成功占据天安门广场静坐几十天本身,哪怕天天在那里唱共产党的党歌,共产党的老脸就破相了。那个“自由女神”,更是扎了共产党的心。邓小平的改开要融入美国的国际体系,但绝不是引入美国理念国家制度,而是要保证共产党的生存与永久掌控中国。如果美式民主共和自由会颠覆共产党政权,邓小平不惜与美国再次翻脸。孙中山站出来布道也要立即捉拿归案!毛泽东领头造反也要被抓捕!而六四聚集的学生市民,恰恰就是从孙中山到胡适鲁迅毛泽东林肯卡特基辛格都信仰崇拜的黑压压一群!共产党只要一出来哪怕认个小错,切开的口子不只是当时的腐败端倪,也不只是文革更深层的创伤,而必然会推及到大跃进,反右,镇反,土改,合作化人民公社,揭露中共上台以来的一切倒行逆施祸国殃民,还要追溯 “三年解放战争”围困长春活活困死饿死几十万平民的战争罪行,一直到中共作为苏俄渗透颠覆臣服中国的战略棋子而播种栽培的全部内幕,都要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在改革开放,尤其是所谓“解放思想”启动不久,无论从现代西方理念还是马克思毛泽东的说教,邓小平都无法自圆其说。只有他在“摸石头”,可是学生市民几乎一切石头都是砸向他和整个共产党。赵紫阳也只能够说“同学们,我们当年也卧轨抗议过”。醒悟的良知令他想不出任何更好的为共产党的辩护词。邓小平远比戈尔巴乔夫深远深刻地看到了世界共产党国帝国生死存亡命危旦夕的危机。因为他知道五四对北洋政府毁灭性的打击。五四时北洋政府只有不到八年执政,泛善可陈却没有作恶多端。共产党造反到执政折腾了国家民族已经六十多年。无论用现代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理念,还是共产党长年累月宣传的马列毛说教教条,扒开历史脱掉底裤,共产党将没有半点颜面和合法性留在台上。中国人被灌输的认知一旦被颠覆,布衣一怒,天下缟素! 而他也深知,当年北京政府搞不成的民主自由法制,未来也没人搞得成! 当年五四领头“闹民主要科学争自由的爱国青年领袖”,几乎没一个好东西!

  共产党爷们还有一个合理的恐惧促使其不惜铁血镇压:中国民众对他们的无情清算,国际上尚没有他们的任何收容和避难所。(至少要搞到现在贪官们才有本钱和资格往欧美跑。) 民运从当时甚至直到目前,以及中国社会民间,都还没有表现出对被打倒的统治者的人性人道法治甚至宽恕,没有导入社会各派非暴力竞争与妥协的政治智商与机制。毛式共产主义的制度和社会在残酷无情鱼死网破上,远比北洋军阀与蒋介石,以及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和佛朗哥法西斯他们做得绝。他们自己造反期间以及执政后对敌人对手乃至普通民众的镇压整肃迫害手段与规模,更绝。食肉寝皮掘墓鞭尸株连九族,割喉公审就地枪决,永世劳改代代为奴,是中国人就要这样做! 从共产党当权派最基本的求生本能来说,就是李鹏的话:我们将会无路可退。

  共产党无路可退,因此他们就“进步”----铤而走险死扛铁血镇压: 从五四到六四,进步了整整一个月,水龙头换坦克。也就是说,他们带领中国与人民,在漫长的千万年进化征途上,前进了时空错落的一个月。皇天后土玉帝阎王,航天数字时代的农耕酋长部落文明,保持着十万年前智人的认知想象神话特征。五四到六四,一个月时空错落,倒退不止一百年。

  追寻太阳,骄阳似火烧;举望明月,明月照沟渠。玉皇大帝阎王地煞财神爷,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公平正义,国家象征民族图腾苍生性命阖家天伦,对于中国人,从统治者到社会贤达精英到草民,从五四到四五到六四,到底哪一个是更有想象力创造力更鲜活的神话与神灵?

  没有自由的思想,没有表达交流结社与获取信息的自由,连神话都不会产生,连 homo sapiens 都不是。

浏览(2219) (21)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人与大海 留言时间:2019-09-10 14:25:43

五毛都去了香港,让阿牛在高谈阔论,这儿不是它们维稳的目标。

回复 | 1
作者:blee1 留言时间:2019-09-05 13:05:07

牛博高高见。

回复 | 2
作者:tripod 留言时间:2019-09-05 05:03:08

前面好像写的人类进化,后面写成了政治变化,是不是跑题了?5464还缺了56通知,怎么把这么大的政治运动丢了?老乡好久不见,又恰郭老倌的波力元克哒?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