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冬儿的博客  
疏懒常潜水,兴来偶提笔。世事不多议,山川入话题。  
        http://blog.creaders.net/u/396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坦桑尼亚散记4:东非的伊甸园 2018-08-26 09:29:15

 



坦桑尼亚散记4:东非的伊甸园(组图)

 

 

接上一篇,坦桑尼亚散记3

    7月10日, 我们离开塞伦盖蒂后就去了戈罗戈罗自然保护(Ngorongoro Conservation Area),途中参观了马赛人的部落和古人类博物馆 (Olduvai Gorge Museum)。第二天(7月11日),花了半天在戈罗戈罗火山口(Ngorongoro Crater),便返回阿鲁沙,至此,我们非洲之行的所有节目落幕,几位司机导游也都收到了小费,开心回家,与妻儿团圆了。
 


戈罗戈罗火山口(Ngorongoro Crater)

    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间破空而出,一束束光柱并在一起,像瀑布撒下,光瀑下有一头角马(下图),孤零零地沐浴着辉光。

1534957645915638.jpg


   巡游车慢慢地开着,渐渐地更多动物也进入了光瀑: 非洲水牛,斑马,大象,景象安宁祥和。此处就是坦桑尼亚的戈罗戈罗自然保护区的火山口,被人们称之为非洲的伊甸园。


1534911321925337.jpg


1534180267448129.jpg



    戈罗戈罗自然保护区(Ngorongoro Conservation Area),一般被人唤作恩戈罗恩戈罗,是一处联合国世界遗产。保护区的中心地带是一个巨大的死火山口,形成于大约两三百万年前的火山爆发。火山口有610米深,占地26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口之一,呈碗形,像个盆地。它自成一方小天地,中有湖泊溪流,草地阳光,是个独立的生态链系统,里面生活着约3万头野生动物,像个微型的小非洲。由于有足够的水草支撑,盆地里的动物不迁徙,生生死死都在里面。


    这里真是动物的天堂,动物的密度很高,是个天然的野生动物园。

 

1534286753249024.jpg

远处河边,一头狮子正襟危坐


1534180268667641.jpg

缓缓而行的大象的身后斑马成行

1534910354823367.jpg

 

 


1534180265393350.jpg

大群的角马(油画的感觉,有木有?)


1534180267303914.jpg


1534543489647794.jpg



  

1534286748270659.jpg

    去戈罗戈罗的途中,终于看见了猎豹(cheetah),距离虽然远,还是能看出它的精气神


1534286748812399.jpg

是两只呢

 

1534286748735522.jpg

这个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大猫,可以快达每小时75英里

 


1534286749208511.jpg

伊甸园里时时都在演奏着生生不息的乐章


1534286750882896.jpg

哪怕是歌里唱的要用猎枪对付的豺狼(Jackal)都是小可爱



 

火山口里的草丛中出现了一个狮子家族,有七八个成员 

1534286752716539.jpg

    很难得的,它们居然没有睡懒觉,而是在草丛中嬉戏(狮子每天平均要睡20小时)。



1534286752852097.jpg

互相拍打,头碰头地亲昵


1534910931254018.jpg

再紧挨着躺下,画面极为非常活泼温馨。


 

1534286752239377.jpg

这些狮子大都是雌的,它们看上去都干干净净的,毛色灿灿。

 

 

1534910931845251.jpg

里面有两只雄狮,鬓毛飘飘,不怒自威,尽显王者风范。


1534910931568001.jpg

1534286750448971.jpg

 想起金庸小说里有位叫做谢逊的大侠,被人唤作“金毛狮王”,真是个不错的绰号!

1534286751988310.jpg

 

 

  

    在戈罗戈罗我们最大的愿望是看见草原五霸之一的犀牛。来之前阿诺就告诉我们,戈罗戈罗是我们看犀牛的希望所在。


    司机拉菲尔眼力惊人,他辨别出了很远处的黑犀牛。那宝贝实在是太远了,肉眼看去就一个小黑点,在望远镜和我的长焦镜头下可以勉强看见。小姑娘兰试着用手机对着望远镜拍下犀牛。我的长焦也放到最长,难免有些颤抖,勉强拍出照片(左下图)。

 

1534286753729705.jpg

1534176516503688.jpg

    远处的水草上出现了粉色火烈鸟。由于相隔甚远,手机没法拍摄,小姑娘兰继续用她的特殊技术,拍出了有水粉画效果的片片(右上图)。



1534286753585150.jpg

 这些是写实的粉色火烈鸟

1534286755361657.jpg

1534286757768154.jpg

丑死人的疣猪(非洲野猪)(上下图)

 

1534286757110727.jpg

 

1534286757400204.jpg

美丽的东非冕鹤(Balearica regulorum)

1534286758350291.jpg

 翩翩起舞

 

 

1534180265806966.jpg

  打架的非洲水牛

  

 

1534180269498385.jpg

豪猪(摄影:霞。鸣谢!)

 

 

下面是在马赛部落拍摄的

1534543487405583.jpg

 

1534806783876324.jpg

 跳舞的马赛人

1534806782751052.jpg

1534543487559123.jpg

 

 

1534543488550143.jpg

 

1534543489448941.jpg

 

1534543490800047.jpg

 小学教室里

 

 

 

1534806783646910.jpg

住房内的灶火


1534806785986821.jpg

 马赛人正在修建中的房子


 

奥杜威峡谷
    戈罗戈罗保护区里有一个重要的史前遗址:位于东非大裂谷上的奥杜威峡谷(Olduvai Gorge) 。奥杜威峡谷是世界闻名的古人类学的考古之处,人们在那里发现了不少早期古人族的化石。从塞伦盖蒂去火山的途中,旅行社安排我们参观了奥杜威峡谷博物馆(Olduvai Gorge Museum)

    对奥杜威峡谷的考古发现有最大贡献的人是英国人类学家、东非古人类学的奠基人路易斯·利基(Louis Leakey, 1903-1972)。1959年,路易斯·利基和太太玛丽·利基(Mary Leakey, 1913-1996) 在此峡谷地遗迹中发现180万年以前的东非人(也叫鲍氏猿人)的化石。一年后,路易斯利基的儿子乔纳森·利基(Jonathan Leakey)又在峡谷里发现了东非能人化石。“能人”这个词是利基发明的,指的是最早使用石头工具的人族。利基家族可以说是这个峡谷的“第一家族”,全家从事考古,而且都围着奥杜威峡谷打转。


    博物馆介绍了东非的地理变化与进化论,展出了好些古人类的化石(复制品)和能人制作的工具,还有三百万年前直立的古人类的脚印。由于去之前不知道有这么重要一个博物馆,完全没有做任何功课,连利基夫妇也不知道,到了博物馆只能匆匆忙忙地看了一下。回家后恶补!

 

 

1534870945287247.jpg

 奥杜威峡谷博物馆(Olduvai Gorge Museum)的大门

 

 

1534870945540332.jpg

奥杜威峡谷(Olduvai Gorge)



1534870942879197.jpg

 奥杜威峡谷博物馆(Olduvai Gorge Museum)内景

 

 

1534870940666837.jpg

1959年利基夫妇在奥杜威峡谷发现的180万年前的鲍氏猿人

 

 

1534870944719712.jpg

 在坦桑尼亚发现的三百六十万年前直立人的脚印

1534870943409967.jpg

 三百六十万年前直立人的脚印

  

 

1534874461922558.jpg

 露西的复制品

露西(Lucy):最著名的标本。由唐纳德·约翰森等人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谷底Afar Triangle)阿瓦什山谷的哈达尔Hadar, Ethiopia)发现。露西生活于约320万年以前,被归类在人族,在阿尔迪发掘出来之前都被视为“人类最早的祖先”。(网络文字,鸣谢)


 1534870944816021.jpg

 12-20万年前的人类头骨化石。这个头骨特别完整

 

1534870943398683.jpg

25-30万年前的人的石器 



在阿鲁沙的最后一天

    阿鲁沙(Arusha)这个城市距离乞力马扎罗机场很近。我们来去都在那里的旅馆歇息一夜。回美国之前,我们有大半天的空闲时间呆在阿鲁沙的旅馆里,有机会自由行动。


    由于跟团,我们一路巡游看动物都是在指定地点,住宿的酒店都有围墙,看到的坦桑尼亚并不是真实的社会。最后一天有多余的时间,便想走出围墙,去附近的街道上看看。阿诺告诉我们他们不推荐我们去,因为城镇街上比较乱。


    我们这个华人小组最后还是去了镇上,但没有呆多久,酒店和外面的差距太大。其实当地人还是蛮友好的,路上还有人和我们打招呼,酱啵,酱啵,但街上很脏乱,看上去极不舒服,也没敢拍照(当地人不喜欢被拍照)。不过,我们真还没有遇上某些国家比如柬埔寨那样的情形,就是被人追逐着强买强卖。

    坦桑尼亚蛮像早年的中国。旅游团两次去了同一家礼品商店,那里只对外宾,当地人不能进去,跟80年代中国的涉外商店有些相似。据司机拉菲尔介绍,当地人平均每天只挣一美元,很穷的。

    去之前读到坦桑尼亚的环境保护很好,远超过他们的邻居肯尼亚。从我们接触的坦桑尼亚人来看,感觉他们环保的意识还是不错的。这些公园里都不可以随意扔垃圾。我们曾经在路上遇到蚂蚁过马路,司机就把车停了,等待蚂蚁走过后才继续开车,我很受触动。


领队阿诺
    最后几天,晚餐时领队阿诺总和我们这个华人小组坐一桌,细心的霞专门给他留了位子。


    我们都很喜欢阿诺,对他的好印象始于第一天。第一天分配车辆和乘客时,一共有16位游客,三辆车。有两辆车有六位游客,一辆车只有四位。阿诺让另外两位司机带六人,他带四人的车,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位领队做事不错,因为他把多赚钱的机会留给了别人,四人车的小费会比六人的车少很多。

    阿诺的自然知识很丰富。第一天篝火晚会后,我看见阿诺在给团里的人介绍星座,赶紧凑上去,询问我心心念念的南十字,也顺便问他头顶最亮的是什么星,他十分熟练地一指,喏,那就是南十字,头顶是的亮星是木星,果然如此。

    后来阿诺和我们谈起角马大迁徙,等等,介绍了不少自然知识。阿诺在坦桑尼亚应该算是比较富裕的人。每年他有半年时间给旅行社做事,收入颇为丰厚,另外半年是旅游淡季,几无游客,他便在家种瓜种豆,家里有很大面积的田地(不记得多少公顷了),夫人也是位医生。

    因为在旅游行业做事,阿诺去过很多地方,也给我们介绍了不少其他非洲国家的情况。他喜欢学新东西,听说我们用微信,马上就想多多了解,他说他想把新东西引入坦桑尼亚。在霞的帮助下,他加入了我们这个华人小组的微信群,当然从来没有发声。我在这里贴出他的大头照,是预先取得了他的同意的。这篇文章贴出后,我会在微信里知会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打开微信)。衷心感谢他和他的团队,让我们在坦桑尼亚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假期。

 

1534180268757895.jpg

 领队阿诺(站立者)

 


http://bbs.creaders.net/tea/bbsviewer.php?trd_id=1350224


全文完。谢谢朋友们的跟读点赞留言鼓励。



坦桑尼亚散记1:遥远的非洲

坦桑尼亚散记2:Tarangire国家公园和曼雅拉湖


坦桑尼亚散记3:亲睹动物大迁徙(图

  

 

 


浏览(4143) (19) 评论(5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冬儿 回复 一支笔 留言时间:2018-09-14 10:22:35

对不起啊,才看见你的留言,谢谢!

喜欢你的博客。

回复 | 0
作者:一支笔 留言时间:2018-09-08 08:51:15

温馨的画面,美丽的大自然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8-09-02 09:33:18

小草好,你们拍到的狮子交配的镜头好稀罕,你拍到的犀牛也是近距离的,不知道是你们运气好还是跟你们去的季节有关。

出行之前我们看了很多的关于动物的电视节目,动物知识大都从那些节目里来的,哈哈!

谢谢,长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8-09-02 00:09:34

狮子其实是孤独的动物,我们在草原上看到的狮子,都是两兄弟,两姊妹在一起,两夫妇只有在交配的季节才会在一起,所以一个狮子群里,有两只以上的雄狮是很正常的,一个狮子群里只能有一个雄狮完全是人类想当然,当然,动物的世界里,只有一个雄性能当上王,这倒是很普遍。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硅谷人 留言时间:2018-09-01 07:31:47

为你的女儿点赞,加油!祝她一切顺利。

谢谢你又回来分享,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硅谷人 留言时间:2018-08-31 17:56:09

感谢冬儿的回复,明年去坦桑尼亚一定得先做好功课。

我女儿去年停薪留职,去那里6个月扶贫,喜欢那里的工作,感觉能够为更需要的人们做出贡献,她自己生活更有意义,更有成就感。所以这次就义无反顾的辞了美国的工作。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硅谷人 留言时间:2018-08-31 12:32:30

硅谷人好!很高兴看见熟悉的朋友露面,谢谢你翻墙留言!

先大赞你的女儿,那么有爱心有担当的孩子,你们教育有方,令人羡慕啊。

我们跟团旅游,实际上并没有接触到真实的坦桑尼亚,真实的社会还是充满了贫穷。但从我们跟导游的交流和自己的经历,感觉坦桑尼亚在非洲国家中算不错的,当地人非常纯朴。

和你分享一个故事,我的中学同学和我们同时去了非洲,他去的是莫桑比克,紧挨着坦桑尼亚,是作为莫桑比克政府邀请去的专家,教授中医。他回来后告诉我那里太乱,海关人员任意开包,公开索贿。这些现象,坦桑尼亚海关完全没有。

你女儿在坦桑尼亚,你去探望她时可以在当地找旅游团。当地的旅游团很多,一般人不知道哪个好,不敢随便选用,你女儿在那儿生活应该能找到好的。再次谢谢!

回复 | 0
作者:硅谷人 留言时间:2018-08-31 05:52:41

大赞冬儿的非洲游记,使读者身临其境。我上个星期刚刚在首都机场送女儿去坦桑尼亚为一个欧洲公司工作至少3年,在那里为没有电的村民安装小型太阳能系统。她把在美国的顶尖咨询工作辞了,去非洲拿20%的工资,只为能够能使那里的人也能接触到现代文明,有了电,就可以有电灯,电视和手机了。冬儿的文章让我对坦桑尼亚有了非常真实的印象,也不那么担心女儿在那里的生活了。明年一定会去探望女儿,并沿着冬儿的旅游路线走那么一趟,非常感谢!我在国内靠翻墙偶尔上万维,能够看到熟悉的网友非常高兴。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30 14:06:55

芨芨草好,是我没有说清楚。游记写到后面觉得拖得太久了,难免有点点到为止的马虎行为,好些东西只碰一碰,没有仔细说明,比如这个博物馆,又比如马赛人。谢谢你在跟贴里的问题。

我在其他人的游记里读到那个清晰的脚印不是原件,是复制品,但因为我自己没有找到第一手的东西佐证这个说法,就没有提及。若真如此,不知道着会不会是你觉得那个脚印真实得不敢让人相信的原因。质疑是个好素质! 谢谢你的认真。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29 21:47:28

中国的皇帝在坐上宝座或要干什么大事之前,各地常会出现一些“瑞兆”,显示此事可行。习大大要改主席任期制之前,也出过“瑞兆”。这些“瑞兆”是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不过谁也不说破,史书上也会记上一笔,久而久之,后来人就以为确有其事了。这类东东都是根据需要应运而生。所以我也曾怀疑引力波的发现。

在冬儿的游记后面贴上些胡言乱语,罪过,罪过。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8-29 21:36:43

安博知道,远古化石的形成都带有偶然性。个别的琥珀里会有一只远古时代的昆虫,那是一滴树脂恰恰滴落在那个昆虫身上,然后包裹住了昆虫,再经过几百万年,树脂固化,没有受到岁月破坏,又恰巧被人类发现。庞培火山突然爆发,住在附近的人来不及逃走,被埋在火山灰下,以后的人们从而可以看见当时的人的姿态。骨头容易钙化,形成化石的可能性很大。脚印化石不是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了。那个峡谷现在很荒凉,如果几百万年前也是这样荒凉,早期人类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生存,所以当时那个地方应该树木茂密,果实累累。在那种地方行走应该很难留下那么清晰的脚印--太清晰了,而且还有那么多,还有大有小--表明有大人有小孩。远古时代的化石如果太真实了反倒令人起疑。

为什么我有疑问呢?几年前看过一篇报道,八十年代有一个日本的考古学者总能在日本挖到几万年前的器物,让日本考古界很振奋,认为日本的文化历史可以上溯到几万年之前。后来被记者发现,那个考古学者头一天把自己做的东西埋进土里,第二天再去挖出来,然后说是自己发掘出来的东东。考古造假、科技造假的事例看的多了,我对那些有很大意义的东西就持怀疑态度了。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8-29 21:08:03

在这个峡谷里挖出了很多东西,这个博物馆建在这个峡谷旁边,一般而言,这个博物馆是为了介绍这些东西而建,而不是为了介绍人类发展史而建,所以参观者会认为展品都是从峡谷里挖出来的。拿露西说事没问题,放一个露西的模型就有点儿拉大旗做虎皮的味道了。这是博物馆的问题,冬儿没问题,哈哈。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8-29 11:36:59

安博,非常感谢!

我查了我在博物馆拍的关于那脚印说明文字的原片,字迹都可以辨认(文章里贴出的经压缩后文字看不清楚了),我把大部分内容打出来,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 看来网络上的说明都来自于这里。这里没有说明脚印是不是复制品。

The Laetoli hominin footprint trail, discovered in 1978, was documented on the B horizon that separates the upper and the lower unit of the volcanic tuff where faunal foot prints occur. The trail is 24 m long. It shows a very brief episode of life in a 3.6 million-year-old landscape during just a few weeks (or even days). After the volcano erupted, ash was deposited on the ground. Before it became completely dry, a light rain added water to the sediment, which subsequently became dry and hard after the evaporation of sodium carbonate and the formation of calcite. Before this happened and the ash was still wet, animals including some hominis walked on its surface leaving thousands of footprints. Shortly thereafter, another volcanic eruption deposited another ash layer, covering and preserving the foot prints show evidence of stronger rains, involving erosion and watersheets including transport of sediments, which contrast with the light rain documented on the hominin footprints layer. This suggests that the time when hominins created those footprints may have coincided with the end pf the dry season and the beginning of the rainy season.

Although the homini trial is the most spectacular part of the footprint set preserved in Locality G, footprints of other animals are also documented. Elephants, giraffes and rhinoceros are responsible for the largest footprints. Hares, guinea fowl and insect trial are reflected in the smallest footprints.

Traditional reconstruction of the trail depict three individuals. The third individual was walking on the footprints of one of the first two. Differences in body size estimated from the footprints and the common directionality of the three individuals suggested that a nuclear family might have been responsible for the trail. However, re-examination of some of the footprints in 2011 showed that some of the footprints have traces of three and not only two feet of different hominis, suggesting that four similar-sized individuals walked together in the same directions. The individuals who were walking on the footprints of the first homini may have done so to avid getting mud stuck to their feet.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8-28 20:49:29

哈哈,正好看到你的回答。你的这些照片太珍贵了,只有真正的喜好和理解才能照出来。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28 20:41:31

"请教“二字不敢当,我也不是搞考古的。关于文中提到的脚印,我在网上搜过,正是火山岩石形成的。骨头和脚印是大体上在同一个地方,并不是凑巧在一起。

关于三叶虫和脚印的化石,如果是真的话,我想是对于鞋印的解读有出入。仅凭一个印子就断定是凉鞋很难,也许是其它的东西。 就像冬儿这篇文章里的脚印,需要许多才能真正的下结论。我不相信人类文明有好几次的说法。如果好几次都诞生完全一样的人,那一定有上帝或者根本没有灭绝过。

冬儿图中的两串脚印我不知道是不是真迹,还是加强了的复制品?一大一小两串脚印,靠得这么近,这么整齐,这么清晰,让人无容质疑。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28 20:11:20

先抢答一下,等安博来了再听他的专家见解。

我在网上读到的关于足迹的解释就是像你说的,是火山灰覆盖才得以保存。

我没有说足迹和骨头化石在同一地点发现啊?你说的是哪个骨头化石?露西虽然也是300万年前的,但她是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足迹是在坦桑尼亚发现的。谢谢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8-28 19:33:51

借冬儿的台子请教安博,人的脚印是很难石化的,这如果是人的脚印,那应该是人刚踩过去,马上有一层高温火山灰或什么东西把脚印覆盖住,长久之后形成化石。骨头化石和脚印化石在同一地点被发现,也有点儿太凑巧了。安博是否知道还发现过其它的人类脚印化石?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介绍,在美国发现一块化石,一个三叶虫的化石压在一个鞋印--而且还是凉鞋!--的化石上面。三叶虫在2亿多年前就灭绝了。如果这块化石是真,则2亿多年前就有人类了!如果考虑人类文明已经有过几次诞生、消亡,这块化石也不难解释。安博如何看这块石头?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8-08-28 12:07:44

美妮儿好,你儿子真勇敢,去了南非。我们也想去南非,听说开普敦非常漂亮,但这趟跑下来有点害怕坐那么久的飞机了。其实我们应该先安排去南非,再去坦桑尼亚。在南非safari 不及坦桑尼亚,去了坦桑尼亚就没有动力去南非看动物,只看城市好像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也许过几年会改变主意,忘记非洲有多遥远,呵呵!

谢谢美妮儿!

回复 | 0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8-08-28 07:30:59

仔细读了美冬儿的非洲游记,想起了三毛的撒哈拉。儿子今年夏天去了一次南非,一直告诉我们非洲的丰饶, 真希望哪天也能有一次神秘的非洲之旅。

MM的游记有趣生动,最重要的还非常实用,我记下了重要的信息,以备以后做参考。感谢之至。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27 21:15:57

这个问题很尖锐,我这方面的知识不够,不敢妄言。据我所知,相信进化论的人和不相信进化论的人解读不同,好像也没有统一答案。

只知道在阿尔迪被发掘出来以前,露西是最早的人,距今320万年。阿尔迪是距今440万年的猿人,也是直立人。阿尔迪究竟是不是最早的人,将来还会不会发掘出介于猿和人之间的生物的化石,都是未知数。谢谢你回来继续讨论!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快活老人 留言时间:2018-08-27 20:50:08

快活老哥好,谢谢你的用心长评,写得真好。你提的问关于我们“从哪里来,有灵魂吗”,是人类的终极问题,科学与神学不会给出统一的答案。我这里只是记录一下旅途所见所闻,远远不是想求证什么,或者否定什么。

至于什么是幸福,好像比较容易达成一致,幸福是体内多巴胺升高产生的一种感觉,呵呵!:))

问候!

回复 | 0
作者:芨芨草 留言时间:2018-08-27 20:46:50

露西站在人类和黑猩猩之间,是否可被视为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正确的佐证?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8-27 20:29:46

蜜蜂好!同意同意,动物都很漂亮,即使是很丑的家伙也有美的地方,可惜不是每人都长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哈哈。谢谢蜜蜂!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8-27 20:26:57

是我的错,照片不清晰,又没有明确说明,呵呵

谢谢牧人!

回复 | 0
作者:快活老人 留言时间:2018-08-27 18:56:11

大赞冬妹文好图美!

悠然踱步的大象,正襟危坐的雄狮,细腿曲项的火烈鸟,阵势浩大的角马群,翩翩起舞的美丽冕鹤。。。

冬妹给我们展示了井然有序的动物伊甸园,并指出即便是“一条大河”歌声中的豺狼,在小时也是蛮可爱的呢!

那些住陋棚裹长袍的马赛人瘦脸上的笑容,那三百多万年前人祖露西的骨架,格外令人深思:我们从哪里来?何为幸福?人有灵魂吗?。。。

再谢冬妹费时费力费心地领着我神游了一趟遥远的非洲!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8-27 15:35:49

跟着老冬儿也游了一趟坦桑利亚。动物都很漂亮,哈哈!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8-08-27 14:43:26

“犀牛,I guess”:哈哈,你跟牧人一样,也猜错了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8-27 11:37:22

谢谢安博。看来芨芨草和我一样,关于狮子家族的知识都是从电视节目里来的,:-) 节目里完全没有讲过双雄王。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8-08-27 11:33:16

回冬儿和芨芨草:

狮子群的双雄王是个挺普遍的现象,这样的双雄王源于两位是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被老狮王赶出来,一起在其它领地夺得江山。 兄弟联合比单独打拼多了很大的胜算,所以很普遍。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8-27 11:32:28

安博,你好厉害,看得出脚印的子曰,我完全看不出。在网络上查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说一共是四个人的脚印,有三个是同一时间,一男一女一小孩,非常温馨的全家福。另一个是不同时期,更晚一点,也踩在了前三人走过的地方。仔细想起来,非常耐人寻味!

嗯,俺已承认,对野猪相貌是有偏见,哈哈!

谢谢安博!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