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阿妞不牛
 
注册日期: 2009-11-07
访问总量: 7,419,6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与马黑商榷:川普的中东战略靠谱
· 新年献词:为完善伟大的互害机制
· 怎样过一个有意义的毛主席诞辰日
· 习帝如何进退?
· 共产党是狼还是羊有什么差别?
· 华为或许开启一台中共内斗好戏?
· 习大朝前走,高歌一曲信天游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神州今日:大习小戏新曲】
 · 新年献词:为完善伟大的互害机制而
 · 习帝如何进退?
 · 共产党是狼还是羊有什么差别?
 · 华为或许开启一台中共内斗好戏?
 · 中共否定文革与肯定文革一样可怕
 · 北京需要在香港重演六四
 · 习近平大位与川普挂钩
 · 任凭“疯狂宇宙”,习近平大位无忧
 · 川普是真爱习近平
 · 习boss 的南非荣誉博士为啥不宣传?
【神州今日:小习大戏连续剧】
 · 港人争公民权与美国黑人争民权
 · 贸易战中美双赢的必然结果
 · 从厉害国到被黑天鹅才一年
 · 马云对李克强直言的胆量何来?
 · 华为根本困境来自一个英国佬
 · 丢了包子,洪洞县有更好的货色吗?
 · 为什么习近平令人想到华国锋?
 · 从三鹿奶粉到假疫苗,一路走好
 · 毛之后中国无神?若有,真神是谁?
 · 李鸿忠被部下抢了锋头(疯头?)
【习大大戏万点红】
 · 习江胡并肩阅兵说明了什么?
 · 习江胡,京津试比高?
 · 杀了毕福剑,请回芮成钢
 · 对徐才厚的临终关怀
 · 香港在逼着习近平做邓小平?
 · 关于周永康案最简明的中央文件(草
 · 表哥来信:你造谣有术后果很严重
 · 习近平决定了周永康的命运之后
 · 老龙抬头被塔罩:东海识别区的要害
 · 中国惊天轮盘赌:习近平对周永康
【神州昨日:习大登场】
 · 要命的真话与真相
 · 对令计划及十八大前后经典八卦质疑
 · 习大拿下周永康后如何体现伟大
 · 习大的信仰是什么,有人在意吗?
 · 四中全会的雾霾谜底
 · 习大催开屍花把玩新时代的张铁生?
 · 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的讲话要点
 · 近平做小平之前要先做国锋
 · 一国两制大观园:占中与占台
 · “可教子女”:习大是文革坩埚里的
【神州异像】
 · 李鹏临门一脚篡党夺权!
 · 反台独等等都听党的话, 可这“人独
 · 李锐走了, 胡锡进同志有点懵
 · 看了流浪地球俺流泪期待下一巨制
 · 猪年提防狗叫,好好做人
 · 辞旧迎新的最佳民间智慧神话
 · 中共中央2019一号文件
 · 从刘强东桃色案看中国富豪的颜色
 · 毛孙不在朝鲜翻车团,但被压在五指
 · 可与吉尼斯纪录媲美的中国速度
【台海风云】
 · 香港给了台湾至少五十年
 · 给郭台铭贡献一个竞选政纲口号
 · 美国为何不能支持台湾独立?
 · 中共为什么不骂蒋经国?
 ·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说明什么?
 · 统不干独不敢vs独不干统不敢
 · 台湾的困境说明了什么?
 · 520给蔡英文一个忠告
 · 不共戴天仇敌之死,不堪忍受的胜利
 · 掰开包子吃菜:中国到底是什么
【中美关系】
 · 还抱基辛格这佛脚?
 · 中美贸易战:12月15号会不会再加关
 · 人民币贬值华尔街卖花圈的政治学
 · 中美关系黑洞:中国内战没完
 · 贸易战及终极决战, 这位台胞看得透
 · 懵!中美冲突最根本原因竟然是
 · 中美走向对抗,怪不得川普与习
 · 邓小平能摆平今日中美关系吗?
 · 台湾海峡煞疯景的美国佬
 · 从芬太尼看中美保持合作关系的另一
【江湖神州:江落石出】
 · 江胡习的江湖戏:姜还是老的辣
 · 江对胡锦涛习近平的胯下之辱
 · 江CORE 为何不适“可”而止?
 · 习如果要动江,必须趁早
 · 习近平抽刀断流,能动江泽民吗
 · 名不正而言必顺:中国的信仰
 · 江泽民是个好同志
【江湖神州:胡涛温饱】
 · 中共能通过互联网打赢信息战吗?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毛邓江胡选——统统叫胡选
 · 令计划发疯与胡锦涛折寿
 · 胡为胡不为?和小思小议胡锦涛
 · 令计划是这篇小说的原型吗?
 · 胡耀邦胡锦涛的二胡小调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感谢郭美美为雅安地震做出的贡献
 · 胡温政府最突出的遗产
【神州毛古:毛骨考古】
 · 怎样过一个有意义的毛主席诞辰日?
 · 五四与六四学生确实"愚蠢&quo
 · 从张铁生到崔永元
 · 搞不懂转基因就搞死它!
 · 理性思考知青运动的伟大意义
 · 去尽文明要素,剩下腐朽神奇
 · 鲁迅胡适与毛,真的值得细思量
 · 所向披靡的娃娃兵
 · 毛时代的“走后门”说明什么?
 · 美俄中 国人,谁最掌握毛泽东思想?
【神州鸟瞰:蜻蜓点水】
 · 好活不赖死,赖昌星是了不起的前辈
 · 乔石之女与李小琳的不同在哪里?
 · 科普:鸭梨与褐梨的差异
 · 台海两岸上流的嘴炮
 · 贺驻美使馆乔迁新址致崔天凯大使
 · 64坎坷到98高龄:共产党风云老人许
 · 人民日报关于薄案难产的社论“正气
 · 为中共的“精神分裂”叫好
 · 中共内斗的底线
 ·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中国梦”之方
【神州鸟瞰:鹞子抓兔】
 · 五四到六四:一个月时空错落
 · 喝了一瓶鸿茅,俺为这位蒋公后怕
 · 环球时报胡锡进被网友施暴
 · 从中领馆枪击案看黑名单之黑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冯胜平新作《文革人》值得关注
 · 蔡英文:很有全局观念的国家领导人
 · 黄灯警示:中国的脊梁所背负的昆仑
 · 最聪明的脑残:人大代表的残疾证
 · 难以承受的贵重与极为稀罕的贵轻
【神州远古:千年以贯】
 · 新发现:中国人民不想要皇帝啦
 · 为何苏联垮中共立—俄罗斯没太监文
 · 中国贪官为什么不怕死?
 · 千古奇文:日海军致丁汝昌劝降书
 · “珍贵”共产党的事业
 · 禁止老外学中文,违者咔擦
 · 图文并茂:孔子遗言出土!
 · 网友佳作:台湾的“自古以来”
 · 从李中堂到李克强:中国何时走出“
 · 四大发明外中国最伟大的文明遗产
【寰球鸟瞰:金蛋蛋】
 · 半岛终战协定,有必要中国签字吗?
 · 经贸杀台海紧朝鲜合作,川戏(习)
 · 核武来袭仍从容;夏威夷军民好悠闲
 · 不骗你,朝鲜核爆真的迫在眉睫!
 · 从海湾战争看美对朝打击之可能
 · 习被将军:给金三脸还是自己被打脸
 · 朝鲜局势的挑鬼卖与买鬼挑
 · 朝核荒诞现实与荒诞的“解决方案”
 · 两高丽棒子就把习近平打晕了吗
 · 朝鲜是今日世界最安全的国家
【川金蛋】
 · 从中美贸易战看金三的战略价值
 · 川金会的热闹与重要门道
 · 川金会还有会头吗?
 · 阉猪易,给金三去势难
 · 川普金三同台戏不爆炸也无突破
 · 朝核问题,谁先动手重要吗?
 · 金三胖的当量
 · 要准备朝鲜爆炸,而非爆炸朝鲜
 · 川习会后两人最重要的功课与白卷
 · 国际政治的恐怖常识,连川普都学得
【俄罗这厮】
 · 普京可同习近平做一笔好交易
 · 普京是中共不可容忍的现行反革命
 · 俄乌冲突是美国维系世界秩序的支点
 · 奥巴马同普京的田忌赛马乌鸡斗
 · 前临大海后有深渊;乌克兰局势没多
 ·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
 · 乌克兰局势:塞翁与马和渔翁
 · 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北极熊到双头
 · 乌克兰——无克之难,乌云之窗
【寰球纵览--一揽无鱼】
 · 汉奸吴三桂汪精卫与法奸贝当
 · 人性与国家民族以及国际关系
 · 国际政治高科技:老祖宗留下的土地
 · 整整八年过去,中共常委还来得及学
 · 与解滨商榷;美华如何美如何升华
 · 朝鲜台湾与中美关系本质变化 2
 · 现代国际政治的无解方程
 · 台湾究竟是谁的阿喀琉斯之踵?
 · 突然发现,栗战书是半文盲
 · 卡斯特罗之谜:大国夹缝与小国生存
【环球纵览:一篮有玉】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日本有必要为偷袭珍珠港道歉吗
 · 川普与克林顿:内政外交的承接
 · 著名美共党员打造的美式政治正确
 · 小石头砸大锅:土耳其击落俄战机
 · 俺最佩服的有钱有识之人
 · 美加华人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同性恋?
 · 美国高法同性婚姻判决与图灵的苹果
 · 什么是现代?
 · 美国日本未加入亚投行是二百五
【寰球仰视:月亮人看地球】
 · 在霍金面前我们都是残障人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公是万恶之源”:从兰德看川普随
 · 看图说话:川普的美国与习大的世界
 · ZT未来的穷人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
 · 希拉里必须上台的天理(图文并茂)
 · 默克尔能竞争联合国秘书长职位吗
 · 快评:彭博竞选,有望破局
 · 习出访中东三国:人们没看重的一个重
 · 超简明中国近现代史
【寰球横看成岭--成楞】
 · 与马黑商榷:川普的中东战略靠谱吗
 · 川普如果连任, 脑袋一定会爆炸
 · “无产者”的当量与资产者的本钱
 · 乌克兰人民让中南海极度失望
 · 马杜罗会得到上帝之手的救赎
 · 从对待祖宗之法看中美根本差异
 · 纽时聪明, 川普傻帽,美国壮大
 · 现代非暴力和平抗议集会的不同结局
 · 川普当选班农出局:弔诡的时代世界
 · 如何看待西方对中国的新认识?
【环球側看成峰--成疯】
 · 对暴行恐怖分子有“理解”必要吗?
 · 王沪宁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过时
 · 川普说中国学生是间谍吓死你了吗?
 · 川普白头鹰普京双头鹰,习成雕
 · 川普骂了中俄是流氓国家吗?
 · 加拿大华人超市可以拒绝英语服务吗
 · 只了解这一点是否就懂了伊斯兰教?
 · 给金三加油打气鼓劲的中国同志
 · 驴声若洪钟,世界必反华
 · 压抑啊亚裔!从福满猪到模范公民
【劲爆雷文:神州疯擂】
 · 中国唯一的一位伟大的共产党人
 · 习近平的一张知青照片很值得玩味
 · 天津爆炸真相大白:你能接受吗?
 · 令计划听谁的令,为谁计划?
 · 毕福剑的一剑封喉效应
 · 毛泽东的绝密文稿《我的自我评价》
 · 习近平“失踪”期间致中央常委与元
 ·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好得很!
 · 中国不会有茉莉花革命的九条保证
 · 国民党领导抗战,是胡说还是总书记
【劲爆雷文:五洲风雷】
 · 新加坡到底有多「专制」?
 · 为何战后戴高乐占领德国而蒋介石拒
 · 中日争斗的诡异:龙虎斗与龙虎盘山
 · 默克尔——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民主自
 · 人的尊严,是苏联垮台的直接原因
 · 美国债务危机的核爆炸
 · 油价250:谁赚五百二谁做二百五?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世界之涡中国之福:奥斯曼帝国废墟
【自选陈酿:神州大曲】
 · 大阅兵快评:天安门城楼好挤啊
 · 习近平的《邓小平》究竟说了啥?
 · 为托克维尔进入中国而兴奋欢呼
 · 薄熙来事件的看点:中共无阴谋,周
 · 百年辛亥两对冤家何时共和?
 · 赖昌星与邓小平:中国改革开放的两
 · 林彪是因为“忠诚”而被毛选为“接
 · 阿妞弹琴:《我的祖国》一株竹笋
 · 梁山伯与祝英台同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 逻辑与文明——从吴仪的一则传说谈
【万点老窖:神州惊雷】
 · 中国最严厉禁止研究的“科学”
 · 毛登辉:真正实话实说的中国人
 · 薄与习,中国人民做出了正确选择
 · 南海再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中国贪官贪图的是什么?
 · 十八大释放的两个超强烈信号
 · 胡德平同习近平私人晤谈记要
 · 妞眼看审谷--瞪大牛眼相信是真的
 · 中共要活,方励之不能死
 · “党中央再次拨乱反正”意味着什么
【万点陈酿:五洲风云】
 · 普京来京阅兵,是有看头滴
 · 中国报刊怀念齐奥赛斯库:哭吧!
 · 将独裁者送上断头台只要七天
 · 大家没想到的中国战后未驻军日本真
 · 乌克兰蝴蝶效应:美国衰落与国际失
 · 朝鲜危机结局:金大元帅完胜升帐
 · 这样的国家,不疯才怪呢
 · 卡扎非尊严体面地被活捉不被捕
 · 维权维稳维他命:新三维世界大片开
 · 穆巴拉克何去何从?
【自选陈酿:西洋红】
 · 暴乱暴乱,奥巴马如何维稳
 · 世界杯的杯具——黑马真黑
 · 美国是“最干净的脏衣服 ”
 · 冷战年代不朽的和谐钢琴插曲
 · 为何美国人平均寿命在发达国家中垫
 · 究竟什么是奥运最大的兴奋剂?
 · 西洋镜照中国:最长命的法西斯与西
 · 华裔美国人要醒悟什么?
 · 美国不好玩:忠告中国富贵少年留学
 · 邓小平如何用“信仰”赢得美国
【自选陈酿:小说大编】
 · 特殊年代普通人被俺弄成二品
 · 山伢子传奇5:山伢子成了山爷
 · 山伢子传奇4 救人要紧
 · 腊肉和玉米粒:知青朝花夕拾旧文重
 · 山伢子传奇3:割下耳朵喂狗
 · 山伢子传奇 2:山伢子的女人
 · 俺老公镀了土豪金:山伢子传奇
 · 博君一璨——万维征文获奖感言
 · 住宅小区守传达的胡锦涛清华同学
 · 大阔特阔之海一代二代
【湿兴大发:疯花打油】
 · 和曹雪葵老师给金川会凑兴
 · 圣诞节快乐!在北美的中国女人ZT
 · 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
 · 汪国真的诗有味道
 · 俺也来狠狠《乡愁》一把
 · 毛诞圣歌
 · 忽然想到西双版纳
 · 海边裸奔——题岑岚照并唱和
 · 一树秋风一树光
 · 甘草黄连忆江南
【湿兴大发:噱月作茧】
 · 红耗之智阉鸡知
 · ZT两首犀利无比的清明古诗
 · 茅台抗旱诗和鼻涕检讨书(旧作存档
 · 骑驴唱和曹雪葵迎韩国朴槿惠总统访
 · 唱和曹雪葵【七律】老顽童忆六一
 · 七律:纪念撒切尔夫人
 · 鸟诗侃鸟事:习大人治鸟国
 · 美西海岸杂感新年
 · 七律:云曲鹤步大漠孤烟
 · 【浪淘沙】秋雨(和雪葵兄大作)
【8964】
 · 六四,魂兮归来!
 · 六四不反毛,也就别骂邓
 · 64坎坷百岁风云老人许家屯
 · 什么是真正的六四精神?
 · 六四毁了苏联救了中共
 · 共和国卫士与六四持枪暴徒
 · 为了六四,世界公民都有权怒吼!
 · 不谈六四,莫问中国有无将士为国阵
 · 记念六四,勿忘“共和国卫士”
 · 呼应解滨:六四“平反”的意义与无
【愚乐鸽蛋集锦】
 · 紫薇出国记(有美图啊)
 · 胡耀邦值得念唱但搞不成交响乐
 · 雷锋伟大还是俺家的书记伟大?
 · 华盛顿同中国贪官都怕挨一刀
 · 散落世界的华人——新年献词
 · 俺神奇的祖国和故乡热烈庆祝中奖
 · 为了中国,向俺开炮!
 · 混账的华盛顿与英明的党中央
 · 六合彩八卦官司
 · 花五分钟说说五毛的事儿
【愚乐鹞子集锦】
 · 俺想起了自己的追悼会
 · 土包子和洋包子
 · 莫言获诺奖,谁有莫能言之苦痛?
 · 中共十八大胜利与否,关系我等小命
 · 没有了卡扎非的世界不好玩
 · 海鬼变海龟的得失
 · 邦声震国:“五不搞”太搞了!
 · 连战是六岁娃娃,还是夫子老朽?
 · 小习好球!
 · 响应习副主席号召,一起美化党史
【愚乐鸽鹞】
 · 习大朝前走,高歌一曲信天游
 · ZT 路边社记者采访特朗普
 · 海华的毛蒋或陆台情节
 · 神马叫反动?阿Q跟着神马飞
 · 中国驻南非林大使摊上大事了
 · 中国人智商不低情商太高
 · 我怀疑自己是神仙,你们很多都是
 · 去年在京高考落第,今年去四川混
 · 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和健康继续奋斗
 · 这样的骗子无罪---古老的俄罗斯寓言
【五味杂陈】
 · 抄袭在万维不犯法, 因为不要脸不一
 · 休博公告
 · 关于死多维的活记忆
 · 万维是否带有病毒?
 · 万维网友寡言博主辞世周年祭
 · 从中国“家”的说文解字谈海归
【自行删除】
 · 包子颂原装进口版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 2014-03-18 02:10:31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已经揭晓:超过80%的公民参加投票,近95%的票数赞成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乌克兰临时政府宣布这个公投无效,欧盟和美国反对这个结果,俄罗斯当然支持肯定这个公投以及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俺认为,不需要。原因很简单,只有三条。

 

第一条,  公民投票是西方近代的创举,是国家主权在民的体现,是一种直接民权。选举和投票是公民社会的标志之一,也是民众参与国家意志形成的一种重要方式。但是一个国家的治理,不可能任何法律决定都要求每一个公民来投票表决决定, 因此出现代议制,即由公民选举出代表,即议员,来讨论法案制定法律。而有关全民关心的非常重大的议题,公民保留着直接自己作主决定的权利,由全体公民投票决定,这就叫做全民公决,或者公投。关于这样的议题,是关系全民利益意志的大是大非或者取舍,比如摆脱议员派系争斗直接罢免最高公职人员,避免代议制对民意的扭曲,或者指定或修订,中止或废除某个重大特定法律政策,或者决定国家根本制度与国家领土主权,决定独立或者并入其他国家等等。凡是宪法或者其他基本法规定了这样的公民权力的国家或者地区,或者根据情势推动有条件举行这样公投的国家或者地区,这样的公投都体现着公民的集体意志。这种意志的表达,不在于外界是否认为对错,也不在于外界是否接受,是一个事实。

 

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区,乌克兰宪法以及克里米亚基本法规定了克里米亚有这样的举行公投的权利以及具体实施法则。因此,克里米亚举行了公投,出来了结果,确立了这样一个事实:克里米亚绝大多数公民赞成重新加入俄罗斯。国际社会,包括基辅的乌克兰临时政府,无论接受还是反对这个表决结果,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克里米亚公民的集体意志是要重归俄罗斯。

 

第二条,  克里米亚公投是否和平理性公正。公投必须有几个重要条件:必须是和平非暴力没有任何公开与暗中胁迫,必须具备公民社会,也就是有公民权投票制度,有资讯的公开与自由,议题需要兼顾理性和可回答,答案必须是二分是与否,民众必须对公投的过程与结果拥有共识。

 

从到目前为止的报道看来,这次克里米亚公投是公开进行的,没有军队警察或者其他暴力胁迫。虽然俄罗斯军队事实上进驻控制着克里米亚,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军队或者普京的特务直接暴力胁迫克里米亚公民参与投票和胁迫填写表决选择。公投过程是透明和平的。公投票的选择是符合规范的:只有两个问题:你是否支持克里米亚加入成为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你是否支持恢复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的1992年克里米亚共和国宪法?这两个问题都只有两个选择:赞成或反对,没有第三个“维持现状”的含混选择。这符合全民公决的选项规范。

 

第一个决定,加入俄罗斯,克里米亚表达了清晰的意志,当然需要俄罗斯接受。第二个决定,脱离乌克兰,当然也需要基辅政府或者整个乌克兰同意。但是,无论俄罗斯接受还是乌克兰以及其他国家反对,克里米亚的公投结果已经是事实,也就是说克里米亚公民的决定已经做出,他们的意志已经体现。

 

第三条,  如果克里米亚宣布独立,并真正成为一个享有主权的国际社会成员,当然需要乌克兰以及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在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接受承认之前,克里米亚的事实独立状态,只要没有外来武力干涉,就是个存在。在原苏联废墟圈,就有着不止一个这样的没有获得普遍国际承认的独立国家实体,比如南塞奥梯,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等,事实上独立存在。即使乌克兰和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克里米亚也可以获得事实上的独立存在。最明显的例子是科索沃。科索沃于2008217日通过独立宣言,塞尔维亚政府宣布绝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但是保证绝不使用武力阻止科索沃的独立。科索沃于今获得108个国家的承认,但是因为塞尔维亚以及中国的反对,无法加入联合国。2010722日,国际法院判决科索沃独立并不违反国际法。

 

因此,即使基辅以及欧盟美国反对,只要不对克里米亚使用武力,克里米亚的独立就是事实——这个事实就是,对独立的克里米亚动武,就是对俄罗斯开战。而如果俄罗斯宣布接纳克里米亚重归俄罗斯联邦,那么就连什么承认克里米亚独立都不必要了。作为俄罗斯领土主权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如果谁再去承认其独立,那不是干涉俄罗斯内政了吗?连俄罗斯的“外政”都没法干涉,变成了普京的“内政”,奥巴马怎么去干涉?

 

因此,作为乌克兰“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已经成为历史,哪怕“独立和领土主权完整”的乌克兰没有成为历史。让我们再简单回顾一下乌克兰同克里米亚和俄罗斯的历史:

 

1700年俄罗斯帝国在同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中获胜,夺取了梦寐以求的克里木,建立了黑海的出海口。此后几百年,俄罗斯始终控制着克里米亚。

1917年,苏维埃俄国最终继承了沙皇俄罗斯帝国的几乎全部领土,包括克里米亚。苏联在克里木半島建立了一個苏维埃自治共和国,隶属俄罗斯管辖。斯大林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與德国合作为由,把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居民強迫流放到中亚,大约46%被流放的人死于饥饿或疾病,其余的人直到几十年后才获准返回克里米亚半岛。俄罗斯人成为克里米亚主要居民。

19世纪时,乌克兰大部归属于俄罗斯帝国,其余部分为奥匈帝国领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的混乱时期,乌克兰曾在1917年至1921年短暂独立。在乌克兰内战后,苏维埃乌克兰在1922年成为了苏联创始加盟共和国之一。随后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原波兰統治的西乌克兰并入苏维埃乌克兰。

1955年,赫魯晓夫以纪念苏维埃乌克兰成立35周年的名义,將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

1991年,苏联解体,克里米亚不愿意成为乌克兰一部份,于1992年制定独立新宪法。乌克兰当局反对,甚至表示不惜动用武力。最終在俄罗斯的调解下,克里米亚继续成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俄罗斯则租借塞瓦斯托波尔軍港的部份作為黑海舰队基地,用以维持秩序和保卫安全。塞瓦斯托波尔由此成为主权属于克里米亚但管辖权属于俄罗斯的一个区域。

 

历史就是这样翻来翻去。于今又翻开了一页:克里米亚是俄罗斯一部分了,不需要国际承认,除非谁能够把她从北极熊怀里或者双头鹰翅膀下“解放”出来。

国际社会要面对的重要现实,就是一个再次捕获克里米亚与乌克兰的俄罗斯双头鹰,而不是对克里米亚纠缠纠结不已。具体紧迫的大问题,是那个“独立和领土主权完整”的乌克兰究竟是不是一个乌有之国。


相关博文;

乌克兰——无克之难,乌云之窗

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北极熊到双头鹰

乌克兰蝴蝶效应:美国衰落与国际失序

乌克兰局势:塞翁与马和渔翁

克里米亚,马岛和钓鱼岛

 

浏览(4457) (1) 评论(5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3-21 18:12:29
上面说了那么多,并不是说本人站在俄罗斯立场上,支持这种行为。就事论事,无关立场。
如果非要讲立场(或者利益),我希望尽量弱化俄罗斯,俄罗斯和日本是一百多年来对中国伤害最多的国家。
回复 | 0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3-21 13:37:55
其实克里米亚的事情,后果没有那么严重。首先,美国和英国其实有不少政治家认为克里米亚其实本来就是俄罗斯的。原来划给乌克兰是因为是同在苏联的一个国家里面无所谓。基辛格好像就比较能理解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对俄罗斯的意义。前几天美国公众广播请了一个英国历史教授,讨论克里米亚问题,他就仔细讲了克里米亚,尤其是塞瓦斯托普儿对俄罗斯人的历史,军事,和文化影响。说是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战争的时候,在那个城市死了很多人,在俄罗斯人心目中那里是他们的英雄们流血的地方,不会放弃的。

但是,俄罗斯这次搞的公投,其实是有点程序正义的问题。但是,有了南联盟的那个穆斯林地区强制独立公投在先,西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也不占理。所以才有俄罗斯人理直气壮的和奥巴马和克里争论,没有见美国人公开说出他们是如何争吵的。

至于短期的制裁肯定要有的,否则一点面子没有了。但是长期会有冷战?根本没有的事情。俄罗斯现在基本上还算民主体制,尽管不纯粹,有点问题。但是从俄罗斯的长远利益看,这也是人家老百姓的理性选择,每一个帝国崩塌的时候,都有很糟糕的地缘政治结果。俄罗斯当初在分家的时候,只要稍微强硬点,克里米亚当时就可以要回来的。现在只是在完成这个结果。仍算是苏联帝国垮塌的尾声,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长期来看,克里米亚归俄,短期制裁很快就过去了,除非俄罗斯有后续动作,但是估计不会的。另外,乌克兰加入欧盟或者北约?可能不大,除非他们不要东乌克兰了。只留下西乌克兰,那里本来就是波兰的,加入欧盟去吧。如果要保存一个完整的乌克兰,就保留中立好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20 15:26:28
谢谢newjoy! 你的评论分析很理性客观。
当年蒙古的公投,跟克里米亚有很强的可比性。第一,蒙古人要脱离中国独立确实是大多数蒙古人的意愿。第二,当年的国际情势,蒙古如果不独立并事实上进入苏联的保护,很可能也会被日本占领。第三,当然这种国土的分裂是中国内乱和苏联霸权的体现。
不同的是,蒙古人跟俄罗斯人并非今日克里米亚那样基本上是俄罗斯人居住并且历史上长期被俄罗斯占据的地区。所以蒙古一直保持着名义上的独立。至今还是中俄之间的缓冲。

至于所谓开先例之类,国际政治并非都要遵循任何先例。都是根据当时国际势力对比,不断破坏先例或者创造先例的。援引任何先例,无非是打嘴仗的顺溜而已。
回复 | 0
作者:newjoy 留言时间:2014-03-20 13:20:30
克里米亚的公投独立入俄,本质上和当年外蒙在苏军进驻支持下公投独立没有不同,所以老毛子玩这手也是驾轻就熟了。中国从自己当年惨痛的历史伤疤出发,也不应该支持这种做法。
至于克里米亚人民的意愿,无疑是在公投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这和当年外蒙人民的公投结果也是一样的,所以可以说公投本身没什么可质疑的,和历史上独裁者胁迫收买操控的公投选举没有可比性。当然,如果没有外国驻军可能程序上更加合法一些,可是话说回来,没有老毛子撑腰,无论当年的外蒙还是今天的克里米亚都是没有按当地人民意愿举行公投并获得独立的可能性的,乌克兰和中国政府不仅会不允许,必要时还很可能动用武力弹压的。
但这种随便就独立出去一块领土的事实,对乌克兰其他地方的人民、当年以及今天的中国人民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也是要坚决抵制决不接受的,这就是观点立场不同导致感受选择判断不同,和民主自由或普世原则没有一毛钱关系。
如右撇子所说,造成这种局面的根子在政府和执政者无能。外蒙独立时中国正贫弱内乱(当然中共捣乱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而今天的乌克兰“新政府”也是过于激进冲动,完全没有顾及自身处于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缓冲地带的微妙战略处境和国内俄罗斯等民族的感受,迫不及待地清算还有一定民意基础的前总统并宣布全面倒向西方,而其实自身军备废弛连格鲁吉亚都不如。在西方虽然口头高调但对俄罗斯实际缺乏有效制衡威慑的背景下,乌克兰最终咽下苦果也是势所必然。
而如果一个政府真无能到了无法维持国家统一的地步,我也赞成人民有自决的权利,包括摒弃这个政府或这个政府所代表的国家的权利。即便这种自决可能违反了“国际惯例”或开了“不好先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9 21:02:38
回kanke1111,

没研究过Bilderberg Group。以下是我平时阅读的材料之一,从交易石油价格的角度来看俄罗斯。我更喜欢这些角度,因为人家可是put the money where the mouth is. 而那些搞政治的人写的东东,本人不怎么感冒的。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s
By Louis-Vincent Gave

Nineteenth century statesman Lord Palmerston famously said that “nations have no permanent friends or allies, they only have permanent interests.” As anyone who has ever opened a history book knows,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 has always been access to warm-water seaports. So perhaps we can just reduce the current showdown over Crimea to this very simple truth: there is no way Russia will ever let go of Sevastopol again. And aside from the historical importance of Crimea (Russia did fight France, England and Turkey 160 years ago to claim its stake on the Crimean peninsula), there are two potential reasons for Russia to risk everything in order to hold on to a warm seaport. Let us call the first explanation “reasoned paranoia,” the other “devilish Machiavellianism.”

Reasoned paranoia
Put yourself in Russian shoes for a brief instant: over the past two centuries, Russia has had to fight back invasions from France (led by Napoleon in 1812), an alliance including France, England and Turkey (Crimean War in the 1850s), and Germany in both world wars. Why does this matter? Because when one looks at a map of the world today, there really is only one empire that continues to gobble up territory all along its borders, insists on a common set of values with little discussion (removal of death penalty, acceptance of alternative lifestyles and multi- culturalism...), centralize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ecisions away from local populations, etc. And that empire may be based in Brussels, but it is fundamentally run by Germans and Frenchmen (Belgians have a hard enough time running their own country). More importantly, that empire is coming ever closer to Russia’s borders.

Of course, the European Union’s enlargement on its own could be presented as primarily an economic enterprise, designed mainly to raise living standard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and even to increase the potential of Russia’s neighbors as trading partners. However, this is not how most of the EU leaders themselves view the exercise; instead the EU project is defined as being first political, then economic. Worse yet in Russian eyes, the combination of the EU and NATO expansion, which is what we have broadly seen (with US recently sending fighter jets to Poland and a Baltic state) is a very different proposition, for there is nothing economic about NATO enlargement!

For Russia, how can the EU-NATO continuous eastward expansion not be seen as an unstoppable politico-military juggernaut, advancing relentlessly towards Russia’s borders and swallowing up all intervening countries, with the unique and critical exception of Russia itself? From Moscow, this eastward expansion can become hard to distinguish from previous encroachments by French and German leaders whose intentions may have been less benign than those of the present Western leaders, but whose supposedly “civilizing” missions were just as strong. Throw on top of that the debate/bashing of Russia over gay rights, the less than favorable coverage of its very expensive Olympic party, the glorification in the Western media of Pussy Riot, the confiscation of Russian assets in Cyprus ... and one can see why Russia may feel a little paranoid today when it comes to the EU. The Russians can probably relate to Joseph Heller’s line from Catch-22: “Ju st because you're paranoid doesn't mean they aren't after you.”

Devilish Machiavellianism
Moving away from Russia’s paranoia and returning to Russia’s permanent interests, we should probably remind ourselves of the following when looking at recent developments: 1) Vladimir Putin is an ex-KGB officer and deeply nationalistic, 2) Putin is very aware of Russia’s long-term interests, 3) when the oil price is high, Russia is strong; when the oil price is weak, Russia is weak.

It is perhaps this latter point that matters the most for, away from newspapers headlines and the daily grind of most of our readers, World War IV has already started in earnest (if we assume that the Cold War was World War III). And the reason few of us have noticed that World War IV has started is that this war pits the Sunnis against the Shias, and most of our readers are neither. Of course, the reason we should care (beyond the harrowing tales of human suffering coming in the conflicted areas), and the reason that Russia has a particular bone in this fight, is obvious enough: oil.

Indeed, in the Sunni-Shia fight that we see today in Syria, Lebanon, Iraq and elsewhere, the Sunnis control the purse strings (thanks mostly to the Saudi and Kuwaiti oil fields) while the Shias control the population. And this is where things get potentially interesting for Russia. Indeed, a quick look at a map of the Middle East shows that a) the Saudi oil fields are sitting primarily in areas populated by the minority Shias, who have seen very little, if any, of the benefits of the exploitation of oil and b) the same can be said of Bahrain, where the population is majority Shia.

Now of course, Iran has for decades tried to infiltrate/destabilize Shia Bahrain and the Shia parts of Saudi Arabia, though so far, the Saudis (thanks in part to US military technology) have done a very decent job of holding their own backyard. But could this change over the coming years? Could the civil war currently tearing apart large sections of the Middle East get worse?

At the very least, Putin has to plan for such a possibility which, let’s face it, would very much play to Russia’s long-term interests. Indeed, a greater clash between Iran and Saudi Arabia would probably see oil rise to US$200/barrel. Europe, as well as China and Japan, would become even more dependent on Russian energy exports. In both financial terms and geo-political terms, this would be a terrific outcome for Russia.

It would be such a good outcome that the temptation to keep things going (through weapon sales) would be overwhelming. This is all the more so since the Sunnis in the Middle East have really been no friends to the Russians, financing the rebellions in Chechnya, Dagestan, etc. So having the opportunity to say “payback’s a bitch” must be tempting for Putin who, from Assad to the Iranians, is clearly throwing Russia’s lot in with the Shias. Of course, for Russia to be relevant, and hope to influence the Sunni-Shia conflict, Russia needs to have the ability to sell, and deliver weapons. And for that, one needs ships and a port. Ergo, the importance of Sevastopol, and the importance of Russia’s Syrian port (Tartus, sitting pretty much across from Cyprus).

The questions raised
The above brings us to the current Western perception of the Ukrainian crisis. Most of the people we speak to see the crisis as troublesome because it may lead to restlessness amongst the Russian minorities scattered across Eastern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and tempt further border encroachments across a region that remains highly unstable. This is of course a perfectly valid fear, though it must be noted that, throughout history, there have been few constants to the inhabitants of the Kremlin (or of the Winter Palace before then). But nonetheless, one could count on Russia’s elite to:

a) Care deeply about maintaining access to warm-water seaports and

b) Care little for the welfare of the average Russian

So, it therefore seems likely that the fact that Russia is eager to redraw the borders around Crimea has more to do with the former than the latter. And that the Crimean incident does not mean that Putin will try and absorb Russian minorities into a “Greater Russia” wherever those minorities may be. The bigger question is that having secured Russia’s access to Sevastopol, and Tartus, will Russia use these ports to influence the Shia-Sunni conflict directly, and the oil price indirectly?

After all, with oil production in the US re-accelerating, with Iran potentially foregoing its membership in the “Axis of Evil,” with GDP growth slowing dramatically in emerging markets, with either Libya or Iraq potentially coming back on stream at some point in the future, with Japan set to restart its nukes ... the logical destination for oil prices would be to follow most other commodities and head lower. But that would not be in the Russian interest for the one lesson Putin most certainly drew from the late 1990s was that a high oil price equates to a strong Russia, and vice-versa.

And so, with President Obama attempting to redefine the US role in the region away from being the Sunnis’ protector, and mend fences with Shias, Russia may be seeing an opportunity to influence events in the Middle East more than she has done in the past. In that regard, the Crimean annexation may announce the next wave of Sunni-Shia conflict in the Middle East, and the next wave of orders for French-manufactured weapons (as the US has broadly started to disengage itself, France has been the only G8 country basically stepping up to fight in the Saudi corner ... a stance that should soon be rewarded with a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20:32:11
同意孤独,911和拉灯基本是后美国时代的开始,小布什的反恐的激进的战略孤立了美国。形成了群雄纷争的局面。
孤独, 阿妞,老度,研究过Bilderberg Group在二战后对世界的影响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9 20:31:11
不知大家知道这个网站不?中国微博被删的博文 http://weiboleak.com/

【中国乌克兰2013年12月6日联合声明】双方强调,在涉及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是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双方相互坚定支持对方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支持对方为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保障政治社会稳定,发展民族经济所做的努力。中国和乌克兰关于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这就是这个政府的诚信。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9 16:29:08
谢谢老度和各位的纵深讨论。
俺还是要回到肯尼思的《人,国家与战争》的基点:国家民族之间的冲突与战争,永不会终止, 因为世界不可能建立世界政府,国际社会永远是靠实力均衡维系的无政府状态。这是从人的复杂本性以及民族国家几千年的存在与发展决定的。
世界靠着丛林法则运作了上万年,到了所谓文明时代,就是这种丛林法则有了比动物世界高级的标志:文明的旗帜与旗号。从为吾王而战到为吾家而战,到为上帝天主默罕默德而战,到为了共产主义而战。
近代文明的开端,是出现了人道主义的理念与旗号,在这种文明杀戮中出现了第一个国际法,试图在这种无政府的国际社会规定法律,这就是关于国家之间如何文明打仗的法律,即1864年关于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的首部日内瓦公约。人道主义从墨子的非攻发展到现代的不武,到研究讨论国家如何不打仗,发表了一大堆宣言,但是真正的法则精髓,还是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到马齐雅维利的“无利不起早”得失成本核算。

但是,毕竟人类进入到了现代文明世界。因此,国家民族之内以及之间的博弈争夺甚至打斗砍杀,都要有现代的文明理念旗号。美国西方还是用这个民主自由大旗,因为这个旗号连着打垮了法西斯和苏联共产主义。可是这个旗号动不了中共,也在埃及中东对不上星月弯刀。如今也甚至对不上普京大帝。
不管怎样,民主自由人道还是现代文明世界的旗帜,普京到底没有明确公开反对这样的旗帜。打着共产主义旗号,尤其是公开坚决反对民主自由人道文明理念和价值观的势力政权与国家,无论怎样在国际地缘政治中左右逢源逢场做戏甚至渔翁得利,只是在坚守人类从山顶洞人时代到近代之前的丛林法则,本质上是动物世界的突出代表。

看看人类的历史,过去几千几万年,刀耕火种,只是到近百年才真正进入火车电灯电脑飞机和原子弹时代。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9 15:57:08
我认为美国,西方制定北约东扩的计划的时候不可能考虑到宾。拉顿和911,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9 15:53:21
回kanke1111,

前面我转载了皮尤的调查,加上我个人过去的5年里在欧洲,中东和在美国跟年轻人的交流,我深刻的认为现在的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民意跟以前很多地缘政治大师们那时的民意基础完全不同了。原因可以读读皮尤的调查。有时我觉得困惑,这里很多支持普世价值,正义,民主的朋友们在发表高论的时候,好像对这些年来西方文明演变下的老百姓的想法的变化不怎么考虑,甚至忽略掉。很多反共的人还是自己在受中共压迫的那种情绪和状况下看世界。有些可能在美国,西方待的时间还不长,还有对西方的理想化情节吧。我跟很多老美交流,他们认为中国大陆比美国还好,请不要认为这些人都是为了做生意,有很多真的是认为美国的制度问题大的很,没救了。欧洲吗,就更不用说了。你说的美国序列1)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在这样的一个民意基础,背景下的演变。这就是民主的结果,不管你认同与否,你得接受。我的观点是奥巴马和以后的谁都不可能在国际上有很多人期望的那种“作为”,而且我认为美国也没必要像冷战时候那样,还不如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说,给别人一个向好的方向转变的机会,毕竟没有了共产主义。尤其是俄罗斯,2)戈尔巴乔夫,叶利欣,普京,XXX, 普京;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普京是不是共产主义者,如果不是的话,美国,西方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些面子,甚至一些好处来好好合作呢?我认为美国,西方制定北约东扩的计划的时候不可能没有考虑到宾。拉顿和911,现在看来如果没有911,美国和西方的北约东扩的目的还真的就能实现呢。那样的话俄罗斯就会是乖的多了。也没有什么俄罗斯支持的伊朗,叙利亚这些难题了。说不定我的理想还真的就是实现了,全世界联合起来逼着中共改好。可惜911把这一切都打乱了。但是北约东扩就像是火车出了站,停不下来,而且美国有很多保守派觉得美国有实力可以同时对付宾。拉顿和北极熊,这就是我认为的美国那些保守派大师们的无知或者是狂妄了。08年的金融危机把平衡更加倾向了北极熊。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好理解,普京再次做总统,本来美国和西方还是可以reset,不知道是Obama的国际观问题还是美国国际政策制定者们还残存的一些无知加狂妄,以为道义和民主,普世价值的宣扬就能把普京搞定。美国和西方甚至都没有吸取橙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的教训。要支持正义和民主,就是要坚持下去,或者制定条约,用法律方法来保障。光说有什么用。美国自己内部到现在还在争论班加西的事。说到欧洲,那可不是这个评论可以说清的 如果说知己知彼的话,美国和西方要明白自己到底处在什么position,尤其是民意基础。我的观点是为什么不能跟普京好好合作呢?让让步嘛。3)邓,胡,赵,邓,江,胡,习;中国这个系列就是6.4杀人以后,lucky,国际局面又给了中国政要几十年继续欺负中国的老百姓。改革开放的确让很多中国人的生活改善和有些自由,但是权贵们得到的更多。所以还是在欺负老百姓,剥夺老百姓应该得到的fair share,更不用说人权了。

所以这个世界上,道义的,理论的东西先撇开不谈,真的从老百姓好处的角度看的话,普京的俄罗斯是处在上升的,那里的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而且也有选票。有人说很多暗箱操作,贿选,等等,哪个地方没有,美国的选举就那么干净?美国和西方要解决的不是国际上怎么跟俄罗斯斗的问题,而是看看自己的民意,怎样鼓励老百姓恢复勤劳工作,而不是总是想着高福利。中国吗?本人认为无药可治,颓废,坏死, 等死。尤其是国际上嘛,除非美国,西方,俄罗斯联合起来逼中国改变,否则我看不到中国的党和政府会有什么变化,他们更不会突然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而改变。看吧,现在的打虎会是一个很好的风向标。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4:37:36
顶老度,回答了俺60%问题。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4:34:05
阿妞,孤独大侠,怎么看这个”后美国”时代?1)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2)戈尔巴乔夫,叶利欣,普京,XXX, 普京;3)邓,胡,赵,邓,江,胡,习;从这三序列能看出神马吗?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4/03/19/3109205.html

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公投入俄,是科索沃独立以来欧洲再一次发生的领土变更,在国际关系史上,欧洲地区每一次领土的变更要么是建立新秩序的肇始,要么是旧秩序崩塌的前兆,这一次也脱离不了这个规律。而乌克兰局势的发展则正预示着未来的世界格局。几乎未来能在世界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各方在乌克兰局势中都有着重要的表现——漩涡之外关键第三方的中国绵里藏针,苏联继承者的俄罗斯磨刀霍霍,以地头蛇自居的欧盟不甘寂寞,过气的“山姆大叔”搏命出头。中俄欧美四方都将乌克兰问题作为未来世界格局争势预演,美国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多极并举的“后美国”时代开始到来。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9 14:28:11
阿妞和寡言的博学本人一直是很佩服的, 我就没有你们的那种耐心来看很多的书. 而且不少书我认为都是傻子和书呆子写的, 使人越看越闷.
至于政治, 我还是可以心领神会的, 说穿了, 政治就是力量和使用这种力量的艺术, 当然军事也是一样, 政治和军事是相通的.
如果谈到世界和国际上的事情, 也就可以归为民族之间的问题, 这是国际问题的基本背景. 地球只有一个, 主宰地球的民族总会在竞争中产生.
看一下近代史就知道, 在十八世纪, 拉丁民族及其杰出代表拿坡伦领导的斗争已经失败, 拉丁民族已经永远失去了争夺世界霸权的机会. 在二十世纪初, 日尔曼民族及其杰出代表希特勒也在战争中失败, 所以日尔曼民族也出了局. 至于斯拉夫民族, 由于错过了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 一直以来都未能够进入现代的基督教文明, 所以从根子起就是落后的, 信仰东正教(天主教的一个变种), 使他们跟基督教现代文明(西方社会)隔离了.
通过几个世纪的斗争, 英格鲁.萨克逊民族迅速壮大, 从英国走向世界, 形成了英国, 美国, 加拿大, 奥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五个同民族的国家, 这个民族同时形成了一个纵深万里的海洋王国, 即使是希特勒再加上整个日尔曼民族, 也知道是大势已去, 无力争锋, 所以在二战中, 希特勒从来没有与他们为敌. 这是一个现代世界力量对比的基本背景.
至于泛斯拉夫民族, 例如俄罗斯, 由于愚昧落后, 民族性虽然强悍, 但究竟无法对抗新的文明, 衰落是迟早的事情, 并且从苏联垮台解体以来, 衰落下降的过程一直就没有真正停止过. 这也是个大趋势. 除了溶入西方社会以图生存外, 斯拉夫民族也是无路可走的.
至于普金现象, 那也是暂短的偶然, 这种偶然机会是因为美国人民突发奇想, 推选了一个肯尼亚人(随父系)做总统, 造成了英格鲁.萨克逊民族一时的政治真空, 使美国暂短失明. 普金是个最善于投机取巧, 混水摸鱼的精明之徒, 趁机兵不刃血, 夺取了克里米亚, 这就叫不拿白不拿, 该出手时就出手.
其实普金心里对世界力量的对比比谁都清楚, 他只不过是在趁火打劫, 捞一笔是一笔.
如果在台上的不是小凹, 而是里根, 普金就根本没戏. 他如果一上台, 首先就不会大印钞票, 那么大宗货物的价格就根本上不来, 如果再利用政治经济手法打压油价, 石油的价格就会徘徊在20美元甚至以下, 普金和俄罗斯军队就都要饿肚子, 我看他们怎么去打仗?
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普金虽然极度看不起小凹, 但他还是怕美国的, 何况克里米亚是个半岛, 这就决定了它经不起美国海空军力量的袭击.
即使英美联军不去登陆, 只要强力支持乌克兰, 武器军备源源不断的进入乌克兰, 俄军就没有取胜的把握. 到时候普金就会被迫回到谈判桌上, 从克里米亚撤军也是必然的.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4:04:54
这就是现在的这个世界,人类走出伊甸园就走向这个“死结”。自我的利益,国家利益,敌区利益。以二战为顶峰。自二战后,人类似乎聪明了些,建立联合国协调全球的冲突纷争。这个组织从诞生那天就高估了人类的智慧。再有北约,华约,欧盟,亚盟,这些都是政客们的会所。今天的世界放到春秋战国的时代,有不一样吗?

“历史就是这样翻来翻去。于今又翻开了一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9 12:54:28
我的观点历来如此,政治是肮脏的,政治家几乎都是伪善的,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国,西方的政治和政治家也是如此。我能理解有些人崇拜美国和西方的某些政治人物和他们的政治口号,本人只是不认同而已。美国和西方吸引我的是制度和老百姓,和追求,真,善,美的价值观。绝不是那些政客和大师们的那些东西。因为很简单,如果美国和西方真的是从正义和民主来领导世界的话 中共早垮台了。所以我鄙视美国和西方政府的伪善。我还是那个观点,普京所做的没有错,如果你是俄罗斯的领袖,你会怎么做呢?这是事实,用中共的那一套和美国,西方政府的那一套都让起鸡皮疙瘩。而且在我看来这个世界的前途取决于美国,西方,俄罗斯和好,联合起来反对中共。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4-03-19 12:23:41
忘了说一句,如果寡言也认为你犯了低级错误,那你确实应该反思反思。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4-03-19 12:19:10
阿妞好。博主也成了普京感谢的中国人民之一。不过这篇博文几乎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左右两派都大力抨击。远方的孤独比较中性。
没有必要用普世价值替普京的行为辩护。利益是第一位。把普京与中共等同一样可笑,似乎支持普京就是支持中共。
政治斗争,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归根结底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这是反杜林论中的一句话。
本人仍然认为这次事件不会闹得太大。普京到此为止,西方的制裁也有限。双方都得下台阶。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3-19 11:42:17
这正是我们这个世界,也是一个死结!个人利益,国家利益,地区利益当先。二战后人类似乎学到了,成立联合国,北约,华约,欧盟,这些都成了政客们(非政治家)的俱乐部。没有公义,举世没有一个义人!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4-03-19 01:58:48
阿妞,
也许你自己也喝了你那馋地沟油的大碗茶,喝的神智有点不清了。你每次都叨叨唠唠的说一堆,不能很快阐明你的观点。
关于前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 的那一段 让我来帮你一下吧

美国也就把人权外交当成妓女玩弄于股掌之间。 平时没事的时候吹吹人权显吧显吧。象卢旺达大屠杀这样明显践踏人权的事件上,美国却全力去阻止联合国去拯救卢旺达人。 为此美国还没皮没脸的和联合国秘书长大吵一通。

阿妞 我现在觉的 虽然你口齿不清,但是你对问题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了,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9 00:33:50
提到奥尔布赖特,她是人权外交的长期鼓吹者。可是,1993年1月克林顿上台,委任奥尔布赖特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任期间最受争议的事件,莫过于1993年爆发的卢旺达大屠杀事件,奥尔布赖特坚持著不干涉立场,甚至出面阻挠联合国干涉卢旺达内政,结果奥尔布赖特与埃及人联合国秘书长关系曾一度极为紧张。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政治家要面对现实为了国家基本利益作出怎样的抉择。这是在冷战结束,美国一强独大如日中天的时候,可是美国还是管不了鸟不生蛋的种族部落大屠杀的卢旺达。在此之前,老布什在苏联垮台之后对索马里的人道主义干涉遇到惨败,就是教训。

东西乌克兰,只要不出现卢旺达索马里的状况,估计谁也无法让他们到底说乌克兰语还是俄语,喝伏特加还是可口可乐。甚至他们喝醉了用伏特加瓶子互相砸头,只要不用机关枪,估计谁当美国总统也无法下令派出华盛顿的警察去维持秩序。普京如果下令让克里米亚只准说俄语喝伏特加,禁止乌克兰乡巴佬话,禁止喝可乐,估计也不能成为美国总统出兵干涉的理由,因为连咱们这些假冒伪劣美国佬也不会为此掏腰包,更不会派自己儿女上前线为了可口可乐同伏特加战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9 00:10:08
老度后面这个跟贴俺有不同看法。
俺赞成你的看法,普京不是斯大林,近日俄罗斯不是共产苏维埃,甚至也还达不到沙皇俄国的地位。但是,美国同俄罗斯的这种胶着,即使换了小布什,估计也不会出现英美联军进驻乌克兰同普京对峙。当年格鲁吉亚就是例子。
苏联分裂之后,有许多后遗症。最主要的是许多已俄罗斯人为主体的小国独立,从俄罗斯分离了。如果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制度,或者俄罗斯一直在叶利钦时代那样食不果腹,那么,不但那些非俄罗斯民族的独立国家不会尿俄罗斯,就是由俄罗斯民族为主的独立小国,也会挤进欧盟或者依靠欧美保持独立。欧洲人,包括俄罗斯人,是把家放在国之前的。

但是,俄罗斯在普京大帝治下,经济回升迅速,政治和社会制度也不再是苏联时代。这些俄罗斯人为主的小国,也无法挤进欧盟,无论从经济生活还是政治制度还是民族情感,自然就倾向俄罗斯民族国家。这是一种自然的向心力。

美国的世界战略,在冷战后有过两个主要争论:一是以尼克松为代表,(他当时还没去世),竭力主张对东欧与俄罗斯重开马歇尔计划,把东欧与俄罗斯整个拉进自由民主经济政治体系,在华约和苏联不再的情况下,彻底改变北约的战略性质,甚至开放让俄罗斯加入,然后美国战略转向中东亚洲太平洋。二是以克林顿以及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为代表,并得到资深国际政治学者兼政治家布热津斯基的支持,认为美国必须保持北约,对俄罗斯要静观其变,美国无力甚至也无必要在整个东欧和俄罗斯推行新的马歇尔计划。后来当然是克林顿主政,这个基本外交思路延续到了小布什时代至今。

依照俺的看法,以最现实主义政治出名的尼克松是因为冷战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变成了幼稚的理想主义。美国同苏联的敌对,并非只是意识形态理念制度的对立,而是从古至今的国家民族利益文化文明冲突在现代世界的表现。俄罗斯这样的古老帝国,不是去掉一件共产主义外套就成为了欧洲甚至北美人的。美国欧洲人的这种认识,在苏联垮台之后俄罗斯人对欧美的认识,互相应证反馈,因此他们达到了这么一个基本共识:共产主义不是好东西,但是没有了共产主义,并非大家都变成了好东西。我们并肩打垮过法西斯,然后我们还是敌人。我们一起搞垮苏维埃,但是我们还是冤家。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8 23:24:52
这里很多跟帖,都在恐俄怕俄,认为普金无法阻挡,其实这只是个假象。
普金其人并不是斯大林,更不是希特勒,他只不过是个投机取巧,浑水摸鱼的精明赌徒。 俄国也远没那么强盛,敢跟美国叫。 在美国强大军力面前,他是决不敢轻易动刀兵的。 他用的这招是军事讹诈,偏偏凹就吃这套,使普金兵不刃血,轻取克里米亚,你拿他奈何?
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好在主事的是罗斯福总统,如果换成是凹,美国也不会参战,那么二战的历史就要改写,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还真难料呢!
克里米亚问题,只要英美力挺乌克兰,局势就将大大不同,如果小凹吃了熊心豹子胆,英美敢果断出兵,我料定战争决不至于爆发,普老兄也会识时务,从克里米亚撤军的。 他也只不过是俄罗斯的总统,他并不是沙皇,那敢真那么玩命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3:02:17
哈哈,谢谢远方孤独。你那顺口溜太好玩啦。不过他们那些玩艺,真的只是中国特色的独特疯景线。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3:00:01
谢谢幸福鬼,你说的非常贴切!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22:58:31
老度看得透。
克里米亚的公投,是早已经投过的——早在1992年。当年他们就不愿留在乌克兰,不留在俄罗斯也要独立——他们跟那些乌克兰“乡巴佬”搞不顺。还是老美去斡旋,帮助叶利钦和乌克兰当时的领导同志们齐心合力好好把苏联散架。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二十年就是一个大变化,河东河西也要三十年啊。全世界的算命先生都想着这头俄罗斯北极熊至少要五十年才能坐起来呢。无论如何,当年把乌克兰去核武化是个大功劳。
因此,这次克里米亚公投,俺觉得也是不普京要跳起来搞的。就是普京这次没有出兵,乌克兰的动荡局势也不可避免,克里米亚就是在基辅政府的管治下也会要搞这个公投的。毕竟公投是欧洲人的伟大发明,世界通行的民主机制。如果只有一半热克里米亚人要独立或者要重归俄罗斯,说不定要推动这个公投的不是普京而是默克尔呢。这是一个民主招数。普京玩民主,也玩枪,这样的共产党,只有四十年代的毛泽东可以比。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22:25:16
【顺口溜】张召忠的嘴,郭美美的腿,刘光明的屁股真优美。司马南的头,邓亚萍的球,雷政富的12秒最风流。方舟子的假,毛新宇的傻,安慧君的性贿把下属耍。谷俊山的府,杨琨的赌,刘志军的权睡了一剧组。王立军的爱,谷开来的坏,薄熙来的绿帽争来戴。孔庆东的眼,聂圣哲的舔,胡锡进的文章不要脸
回复 | 0
作者:幸福鬼 留言时间:2014-03-18 21:13:13
博主谈的是国家政治现实,乌克兰没有能力阻止这场独立分离闹剧,国际社会也不可能军事对抗俄罗斯。克里米亚俄罗斯民族占多数,独立确有民意基础。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举世公认的国家公法,讨论克里米亚分裂合法与否是多余的。但是,克里米亚确实是分离定了,因为没有任何军事力量可以阻止它。

一些右派朋友不乐见克里米亚的分离,我也一样。我认为俄罗斯回头走帝国道路,对世界是个威胁。但这是我们的理想而已。这与博主分析的国际现实,两者没有矛盾。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3-18 19:42:52
竹笋倒是有很多厚皮,一层又一层的,永远剥不完!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4-03-18 19:36:29
阿妞呀,

你这馋了地沟油的大碗茶 真是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你原先的小伙伴喝了以后 纷纷骂你 是2奶,是更年期的自然反应 或者是拿了人东西嘴短了, 等等。
最和蔼的要算pumbaa:只是说你犯很低级的错误。 表扬一下。

我知道你是不怕骂的。反正你也没皮没脸的。 不过也是,干你这忽悠一行的 要是有脸皮 早就自杀了。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3-18 19:23:19
同意阿妞所言, 克里米亚公投的确是不需要国际社会的承认。
但普金同志为什么还要搞这个公投呢? 难道他是在脱裤子放屁吗? 这一点阿妞没能真正说清楚, 看来阿妞还是学者,不是真正的政治家呀。
我这里试着用小人之心,来度一下老普的君子之腹看看如何:
其实对克里米亚的公投结果,普金早就心中有数了,俄罗斯人的生活与福利均好于乌克兰,克里米亚的俄裔没有理由不投票回归俄国。 老普之所以搞个公投,是有两层含意的:
第一就是搞个公投,老普估计美国和西方一定坚决反对,那么克里米亚的独立就没戏了,没戏正好,正中普金下怀,他是希望两步并成一步走,不搞独立,直接并入俄国,这就是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一步到位的招数。
第二就是调动军队,占领克里米亚,摆出一副不惜一战的架势,把小凹整个镇住。 这就叫胆大吃胆小,吃定了他。 然后举行公投,给小凹台阶来下,如果不搞公投,小凹下不了台,被赶鸭子上架,那就危险了。普金深知,小凹虽然软,但美国人民可不软,当美国人民起来的时候,他普金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帮助小凹下台,帮助小凹忽悠美国人民,这才是搞公投最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从现在局势的发展来看,小凹主导的媒体已经在拼命的转移焦点,大谈马航问题和其他问题,克里米亚的问题就快要过去了。
孙子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 善之善者也”,看来老普用兵,也还算上乘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19:04:24
哈哈, “美国西欧搞乌克兰”, 北约东扩,就是美国领导既成世界秩序啊。
俺跟你同感。无法对普京有什么特别爱恨情仇。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8:42:56
为什么坚持认为普金是在挑战美国的”领导“呢?美国人和西方先不守信用搞乌克兰的。当然美国和西方不承认这么保证过。乌克兰加入西方和北约对俄罗斯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是美国和西方搞得过头了,没有认真考虑俄罗斯的安全利益,又自己互相斗。另外不明白很多人为什么自动讨厌普金,自动站在所谓的美国和西方“正义和民主”这一边。本人只有针对中国党和政府的时候愿意自动站在美国和西方“正义和民主”这一边。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18:14:24
俺上面的评论漏掉了关键的一句:
关键是,普京的俄罗斯虽然挑战美国的“领导”,但是他并不是挑战整个的全球秩序。而且,挑战美国这位领导的,并非普京一人。
老毛当年单挑过印度,甚至挑衅过苏联。邓小平“教训”过越南。都全身而退。尽管老毛公开声称就是要挑战苏美两霸的世界秩序,甚至叫嚣要实现“全球一片红”,但是美苏两霸都并不认为毛中国真的能够真正单挑任何一霸,或者真的让世界在这个毛太阳的照耀下讨生活。

俺想不出现在除了普京,还有谁能够像他这样朝哪里这样兵马蜂拥而至夺取一块领土而全身而退。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7:54:29
虽然跟阿妞有些不同观点,但是结论是相同的。美国人在国际上玩的从来就是Balance of Power,结帮联盟。道义的东西从来就是第二位的。现在美国的民意不会再允许一个新的里根出现了。共和党人死嘴硬的话,那就轮不到他们当政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17:41:42
谢谢远方孤独转载皮尤的调查。这就是世界大格局变化的时代。不要指望出来新的马克思或者里根领导世界潮流。世界局势将在这样一个大趋势下发展:美国将自己的全球利益调整聚焦到一美国本土安全和民生为中心,对各大国进行整体均势外交,对企图从根本上挑战全球秩序的势力,根据情势,分别进行围堵防范或斩首性打击。。
回复 | 0
作者:笋尖戳 留言时间:2014-03-18 17:31:18
阿妞

你这篇文章 引经据典对公投的理解非常深刻,我想欧美大概是读了 你的大作后 才决定了那些不痛不痒的对俄惩罚条约的。

欧美简直象小孩玩家家,对俄国的几个小喽啰说: 你不听话,不让你来我家玩了。 但对俄国的头头普京,欧美连这句气话都不敢说的。

看来欧美是要默认 克里米亚回归俄国的了。

阿妞,你的功劳不小呀。


至于 台湾公投,中国的分裂法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很简单,先给台湾来500颗各种各样的导弹轰炸一通,然后派兵占领就行了。
西方天天可以玩双重标准,为什么中国不可以?

如果有人质疑老共的决心,那他就不应该在这多废话,赶快去通知台湾准备公投吧。
回复 | 0
作者:鱼片粥 留言时间:2014-03-18 17:31:03
Crimea to Ukraine is as Taiwan to China, both are testicles of sovereign manhood. Crimea’s referendum to secede from Ukraine and subsequently to join Russia is like a lopitophomy without anesthesia to Ukraine, whose hysterical screams in excruciating pain and inconceivable shame are heard around the world, worse than the ancient Chinese Eunuch style self-castration. Crimea’s referendum-induced breaking-off from Ukraine is without legal merits by Ukraine Constitution or international laws. Territorial integrity always supersedes minority secession rights. It is an 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legal concept. Ethnical minority secession right shall only be protected if there are inundating evidences that the runaway ethnic group is subject to grave political suppression. Sovereign right will shall be determined by the whole citizenry of the nation, not by certain ethnic group from within.

In this sense, Crimea referendum is no more than a hustler’s slapstick.

However, this international legal norm was purposely altered by EU and the US to suit their need to break up the former communist bloc. In the early 1990, the we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and the US wasted no time recognizing former Soviet Republics’ referendum-approved declaration of statehood. In 1999, EU and the US introduced the resolution #1244 in UNSC to embolden Kosovo to break off from Serb by referendum. By manipulating the international laws, West forced the Polar Bear and its baby cubbies bend over in their all fours and have their pants lowered…, nobody gave a damn to their screams.

The Clumsy bear is no fool and learns quick. This time, the bear is doing exactly as West did to him 10 years ago, forcing Ukraine bend over in its all fours and have its pants lowered…

EU and the US proved to be as dumb as any other player in the boomerang game.

Chinese Confucian wisdom of ethic reciprocity is glittering by its abstention vote in the UNSC for Crimea’s independence. China doesn’t want to be bent over in its all fours on the issue of Taiwan in the futur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6:19:50
这个Pew Research Center应该可以提供一些根据,美国的国际政策和国际作用的趋势。作为美国公民本人跟大多数调查受访者的意见是一致的,这样的民意,我不信Obama在国际上还能有什么作为。

纽约时报:美国人对政府丧失了信心
  美国人对世界的看法,以及他们对美国在世界上所起作用的看法,正在发生显著的转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一次调查表明,半个世纪以来,表示美国应减少参与世界事务的美国人首次占到了大多数。在有记载的历史当中,首次有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对全球现状的影响力正在下降。略微超过半数的美国人现在认为,美国为帮助解决全球问题所做的努力过了头。


  乍一看,这有点像是孤立主义。被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弄得精疲力竭之后,面临经济持续停滞的美国人正在把目光转向国内。
  然而,如果你认真看看数据,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从经济上说,美国并没有转向国内。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超过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在经济上进一步融入世界。

  从文化上说,美国也没有把眼光转向国内。绝大部分美国人都接受文化全球化,以及院校和工作岗位的国际化。即使从行动主义的方面来看,美国人依然没有把目光转向国内。对于通过地位对等的个人化努力来推动民主、人权和发展,他们抱有极大的信心。

  目前的情况可以用以下方式作出更准确的描述,即美国人对全球事务的高层政治丧失了信心。他们不再相信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机构能为塑造世界发挥巨大作用。美国人的看法带有一种惊人的受限感,他们觉得,政治和军事行动的成效面临严重的限制。

  多项民意调查显示,怀有这种感受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一样多。对削减国防支出提案的反对之声小得出人意料,尽管该提案将把美军的规模削减到194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们不再确信,军力能让美国大有作为。

  这些变化并非是由伊拉克战后的幻灭感或奥巴马政府做过的任何事情造成的。外交政策价值观上的转变是更深更广的文化转变的一个副产品。

  二战老兵回归平民生活时,对庞大的军队、企业和工会等“大团体”秉持着一种基本信任。他们倾向于接受等级分明的领导风格。

  冷战是界定明确的民族国家之间的竞争。

  强势的美国领导人构建了一个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他们用游曳在各大洋上的舰队、驻扎在世界各地的军队和外交谋略来维护这个秩序。

  随后几十年里,人们对“大团体”的信念日益淡薄——在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是如此。管理层级已经变得扁平。人们如今更容易相信,历史是由聚集在广场的人群而不是自上而下地推动的。自由主义的秩序不是一个依靠美国军事实力来捍卫、组织的单一体系,而是靠人与人直接接触而自发形成的、在互联网的动脉中流淌的网络。

  世上真正的力量不是军事或政治力量,而是个人撤销原先给予的授权的力量。在市场和媒体全球化的时代,一些人认为,在大量个体汇聚成的力量面前,国家和坦克的力量显得苍白。

  全球事务不再有主心骨。政治领导者不再站在创造历史的前列;真正的力量属于人群。随之而来的学说肯定不是里根主义(Reaganism)——相信美国应该利用其力量来击败暴政并促进民主。也不是康德哲学(Kantian)——相信世界应该受到国际法的约束。它甚至不是现实主义——相信外交官应该在国际棋局中精心筹谋,从而平衡各方力量并推进国家利益。权力的本质——它来自何处,以及如何被使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是一个激进的信念,那些置身大办公室的人们就是不明白这一点。

  有些人太天真,以为世界上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没有冲突的合作解决,以为对文明的威胁无论是来自普京还是伊朗,都可以简单地无视。这是乌托邦式的信念,以为政治和冲突只是可选项。

  这些数据中有一组数字引人注目。几十年来美国人常常被问及一个问题:他们是否认为大多数人都是可以信任的。婴儿潮一代40%都认为大多数人可以信任,但千禧一代只19%持有这种看法。这一代人是高度全球化、高度互连互通,但社会信任水平空前低的一代人。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很多人都表现得好似历史是无人领导的。事件自下而上地自发形成。领导和号令这样的社会非常困难。只有那些可以激起强烈道德忠诚感的人可以治理它,但即便是这种道德忠诚感也可能稍纵即逝。

  作者戴维·布鲁克斯 2014年03月18日。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3月11日。  翻译:陈婷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3-18 15:29:24
谢谢各位。虽然有些朋友情绪激动,但是基本上还是因为普京这个混蛋而不是因为俺操蛋。
有人认为普京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采取行动之前,第一条就是考虑美国欧盟以及世界为他鼓掌通过赞成吗?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3-18 13:34:19
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坚持“主权在民”的民主原则。如果这条原则被人破坏了,不管以什么理由破坏了,最终受伤害的都是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权贵人物总是可以找到种种借口去证明“主权在民”的不适应性.

希特勒玩“魏玛公投”也许是假的,大量俄罗斯人拥入黑龙江后再玩公投,也许也是俄罗斯人的阴谋。但只要他们没有强迫人们投票支持他们,人们都不得不接受公投结果。不能因为结果对你不利你就不接受,对你有利了你才支持!

有人用技术手段钻空子,你无法指责他们。就如比赛规则定好了,如果有人用奇招怪招取胜,我们只好认命了!

我坚决捍卫“主权在民”的理念!如果香港人,台湾人,或者上海人,北京人想独立建国,我虽然不支持,但也都不反对!

今天你否定了“主权在民”的原则,明天权贵人物就可以用种种借口压得你说不出话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2:53:31
普金认为美国人喜欢在国际上玩零和游戏,事实的确是这样。普金只是在国内赢了,保证他能再任一届总统,国际上的麻烦没有结束。他一直的担心还是在那。如果乌克兰以后还是个亲西方的国家并加入北约的话,普金拿回克里米亚也不见得真的就帮了整个俄罗斯。我认为现在双方的争斗是很正常的。 美国,西方一直想把乌克兰拉过去,普金拿回克里米亚,并且展示了他的魄力,暗示最坏的话也可以打仗,并可以占领乌克兰。这种局面是大家预料到的。美国人只是喜欢说些国际警察的道义言论。同样Nuland说F**k EU的时候也是很务实的。最后结果乌克兰还会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制定一个代表各民族的利益的宪法,最终还是个美国,西方和俄罗斯的缓冲。这是唯一的各方都赢的结局。中国政府最好好好学习学习人家的外交技巧吧。那些觉得新的冷战开始,认为中国又赢了的人,是永远不会接受这样的结局的。怎么的,他们都会从这个事件中,发挥发挥高智商和爱国心的。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4-03-18 11:59:18
这件事情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北约解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德国具有最大的权重,这是美国在二战后第一次在欧洲问题上失去主导权。而德国几乎没有任何选择,不得不放弃对俄国的制裁来换取经济资源,至多是等到下届大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1:20:23
补充一下,俄罗斯议会建议Obama对所有的议员进行制裁,拒绝签证和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我想Obama可能搞出了,以为是中国的人大和政协了。要是对中国的人大和政协的那些花瓶们拒绝签证和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的话,相信足以改变中国的面貌哈。那些还支持中国政府,还要把中国跟俄罗斯比较,脸上就只能再加厚几层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0:59:23
不完全是肌肉,本人认为主要是俄罗斯大多数人喜欢普金,认为他可以把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地位变得强大。俄罗斯人在普金时代日子越来越好,只是民主和自由上跟美国,西方不同而已,人家俄罗斯不以美国,西方为标准也是无可指责的,俄罗斯的整体国民是处于上升状态,这跟中国是两回事,中国没有普金这样的人,中国国民的士气肯定不是处在上升状况,其实中国政府是美国的二奶,而且时不时还抱怨待遇问题。美国和西方的问题是他们国家的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被经济国际化带来的好处彻底惯坏了,努力工作和辛苦劳动的人越来越少了。这跟二战以后美国和西方作为胜利者的整个国民士气和那些generations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那些大师的理论是建立在那个背景,现在是行不通的。简单说就是,俄罗斯上升,老百姓有盼头,中国越来越颓废,打虎变打鸡,官员和富贵整天kiss美国的rear,嘴上还抱怨。美国,西方呢,老百性们早在高度民主后最求高度福利了。所以本人非常欣赏普金,鄙视中国政要,至于美国,西方吗,就只能感到孤独而无力了,希望美国,西方和俄罗斯和好,一起给中国压力。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4-03-18 10:39:15
很多人都玩得走火入魔了。

冷战是零和游戏,以苏联崩溃结束。今天是地球村,全球经济一体化,哪里还会有冷战?
俄国其实在价值观方面,也是西方体系一分子。哪有意识形态的分歧,再起冷战呢?

问题是乌克兰的事件中,俄国输掉了几百年来的势力范围。为了保持军事上非要不可的不冻港,普京拼老命占住克里米亚。

这就是我昨天在米笑处说的,普京输掉裤子,扯下一片尿布兜住自己。

如果没有尿布,他要露阴了。在国际大舞台,没人愿意看到有人露阴表演的。出于地缘政治,我想这是台下的交易早就成交了的。所以,这事是几百年俄国与欧洲的老戏文,为什么大家观看时没有一点幽默感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3-18 10:23:24
In his speech, President Putin railed against what he saw as Western “double standards” with regard to recognizing Crimea. He singled out the United States for its policies of foreign intervention since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Our Western partners, especially the USA, believe that they can decide for the world, that they can decide other people’s fate,” he said. “ Look at Belgrade. At the end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n Afghanistan, Libya. Those nations were tired, but the U.S. cynically used that.”

普金说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呢?你美国,西方要在乌克兰搞我,我就干脆把克里米亚彻底拿回来。而且普金可以毫无疑问的再连任一届总统,你美国,西方又能怎样?认为克里米亚的事对中国有利的话,肯定是脑残。美国和西方再用冷战时的那一套会越来越被动的。接下的国际外交才是最精彩的。普金这一届加上下一届差不多还有10年时间吧,美国,西方只能跟他打交道,所以普金还是不忘说Our Western partners。希望美国和西方的政界和智库好好反省吧,看看你们国家的年轻人在干什么,想什么,还能再打冷战?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4-03-18 09:56:59
蘇俄為何成為巨無霸?美國學院派裡一直有很多人,只要蘇俄強取別國領土,就立刻給出聰明的解釋:俄國的舉動很正常啊,是為了自己的安全需要!於是乎蘇俄占了一快領土保了安全,但之后又開始占更多的領土保衛新領土的安全,滾雪球般地越滾越大。萬一實在沒有俄國人在一个地方,就派軍鼓動原居民”公投“,把別國領土割出來變成新的”安全地帶“,外蒙就是這麼給斯大林”公投“出來的。克里米亞的俄國人之所以這麼多,也不過是斯大林在二戰后把當地 Tatars 全部趕走的結果,跟本談不上”自古以來“就是俄國的一說。
普金的俄國想重新擴張,美國學院派的這群人又開始聰明起來解釋了。現在美國需要的不是去 rationalize 普金,而是領導自由世界強勢對抗,否則普金會為了克里米亞的“安全”繼續攻打烏克蘭。
輿中共帝國的那種只敢打口炮的不同,俄羅斯是蠻橫的,只識更大的棒,美國就是這个更大的棒。杜魯門再差,把蘇俄的本性倒看清了。
回复 | 0
作者:寡言 留言时间:2014-03-18 09:26:24
阿妞的第一条有点忽悠人。以阿妞的学养,本不该犯这种错误的。如果第一条成立,二战后秩序早就崩溃了。

看看克里米亚现状和地理位置,可以看出克里米亚对乌克兰的依赖。当年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拨给乌克兰自然也有其道理。理论上,乌克兰可以对克里米亚进行经济封锁,俄国夺回克里米亚,乌克兰手里多了张牌。

今后,俄国要对克里米亚大笔补贴,下五年,也许高达500亿。克里米亚是否能经济自立还很难说?

因为克里米亚目前状态,克里米亚处于人口流失状态。 能否扭转这种现象,谁都不知道。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3-18 09:12:47
支持阿妞的说法,克里米亚公投结果不需要国际承认!

如果台湾也搞公投,绝大部份人支持独立,我虽然不希望看到这种结果,但也接受!

香港也可以,西藏,新疆也可以,四川,山东也可以!

如果大家都想独立,罪不在想独立的人,而在于中央政府!是中央政府昏暗统治逼着大家出走!

那些骂别人汉奸叛徒而不去深刻检讨中共自己昏暗统治的人是真正的混账!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4-03-18 09:06:12
阿妞现在犯很低级的错误了。如果克里米亚公投得到国际承认,根据联合国的规制,过了一定年限,就成为事实了。若没有得到承认,这个公投的结果不是领土的依据。

山哥说的对。中国其实是美国主导国际秩序的有力支持者。苏联的崩溃,在道德价值体系来说,是共产主义的没落,在军事力量的较量来说,是西方与中国两条战线共同作用⬇️的失败。否则,能够战胜拿破仑的国家,哪里就一下子四分五裂了呢。

其实,中共的头头脑脑们早已将自己的后代为赌注,押宝在西方了。如果他们将孩子都送到俄罗斯,那才是真的与俄罗斯结盟呢。共产党的早期,不都把后代送到苏联的吗?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4-03-18 09:05:08
阿妞应该看见CNN这几天狂炒马航飞机, 越炒越悬,连遥控载人无人机都吵出来了,基本上不敢提乌克兰, 无他, 美国媒体脸皮还是薄了一点, 太平凡了。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4-03-18 08:44:39
阿妞的话太实在了伤人啊。

下一届如果是共和党强人上台,很可能对普京强硬。但他不可能对中共也同时强硬。要知道从尼克松到里根,都是中共的最好朋友。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4-03-18 08:20:00
如果杜魯門聽從阿妞的老師(玩笑),斯大林早就赤化西歐了。如果雷根聽從那樣的學院派,蘇俄就不會垮台,普京最多就是个 KGB 的頭。

對於俄國,中共這樣的深受共產主義屠毒,又有悠久東方專制傳統,到現在還想靠槍炮搶奪領土的半開化半野蠻國家,自由世界絕不能以“接受事實”來“不再糾纏“,而是趁勢重新圍堵,否則自由世界就不會安全。

小奧是過去式,下一个共和黨的總統會更強硬,普京再有野心在硬漢,還能比上斯大林?美國真揮起大棒時,斯大林也就只能搞點陰招小動作了。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3-18 07:21:53
回平凡兄:

哈哈我也跟你学学,给他们和伟光正鼓掌助兴。

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那叫回归“新苏维埃”大家庭,对此欧美从武力到经济都无可奈何证明了民主国家已经日落西山。

台湾如果搞公投想彻底脱离伟光正那是汉奸卖国贼在兴风作浪,杀它3000万汉奸让宝岛其它还生还的百姓(还有吗?)跪在伟光正面前将向全世界宣告伟光正的理念比民主强千万倍。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3-18 06:54:09
康乐园兄说的正是,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俺是看到这个网上的土鳖们左右开弓自打耳光觉得好玩,给他们鼓掌助兴呀,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3-18 05:59:08
上面平凡兄和Marsfield兄两位:

疆独藏独台独梦做不得啊,不少中国人已经反复强调当今世界谁强谁说了算,搞疆独藏独台独,有没有得到世界最强大的伟光正之同意书呢,如果没有的话就是白日做梦。

杀它3000万确保疆独藏独台独30年内见不到天日,伟光正绝对做得到。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4-03-18 04:31:45
凡平,妞儿的意思就是让台湾人民独立。为了躲避土共的耳目,才这么拐着弯说的。这叫曲线救台。你一下把它说明了,可能坏了大事。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3-18 04:14:17
日本人真傻,还买什么钓鱼岛呀,搞个公投并入日本不就完了嘛,呵呵。台湾人也傻,搞个公投,两个选项,一个是独立,如果怕中共打,就来第二个选项,并入美国或日本,公投结果也是不需要国际承认滴,呵呵。

这个世界上如果都像阿妞这样聪明的中国人就好了,有没有鸡巴也对鸡巴强硬撅起情有独钟不就行了嘛,呵呵呵。
回复 | 0
共有5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